巴基斯坦地震死亡人数超过8.6万人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9 21:50:29

2月22日下午,专案民警在龙泉十陵镇一家歌厅里内将汪文学抓获。经审讯,汪文学交待了从2003年10月起,他与谢光辉、唐朝炳勾结在一起后多次实施抢劫杀人的犯罪事实。

原来在2003年12月20日晚,汪文学等4人在喝过血酒后发誓,要以抢劫杀人的方式来练习自己的胆量,为以后“干大事”做准备。

当晚,他们窜至龙泉驿区洛带镇,抢劫“野的”驾驶员廖国良现金2.8元后,将其杀害,后将尸体拖到龙泉驿西河镇焚烧,并将廖国良的桑塔纳出租车丢弃在新都区三河场镇一块农田里焚毁。

之后,他们几人驾驶租赁的汽车四处寻找作案目标。经多次策划后,唐朝炳建议把作案目标确定在了其远房亲戚、经营土豆生意的农民宋宗元夫妇身上。

2004年2月10日晚,汪文学等4人又将谢光辉的弟弟谢光洪拉入团伙,驾驶租赁的奥拓车窜至宋宗元家将其宋残忍地勒死,又将宋的妻子陈明玉连砍9刀,抢走现金1700元后逃离现场。

当获悉陈明玉没有死亡的消息后,谢光辉、汪文学生怕事情败露,遂起杀人灭口之念。2月13日,谢、汪两二人密谋并以去眉山抢劫鱼塘筹资外逃为名,将唐朝炳及随行的绰号叫“小六娃”的男青年骗至眉山市东坡区牯牛坡水库,于当晚将两二人杀害后捆上石头沉尸于水库中。

案件取得重大突破后,专案组于2月26在龙泉驿区西河镇一砖厂内将谢光洪抓获。3月2日晚,专案组民警在攀枝花市火车站将嫌疑人谢光辉抓获。

2004年8月11日,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处谢光辉、汪文学死刑,谢光洪有期徒刑15年。12月10日,省高院作出终审裁定,维持原判。按照死刑的相关程序,日前谢光辉、汪文学被执行死刑。

“当我到看守所会见谢光辉的时候,他表现的对受害者无动于衷,对可能面临的死刑惩罚毫无感觉,这让我吃惊不小。”在回忆起当初作为指定的法律援助律师,为谢光辉担任辩护人的时候,曾经办过不少重大刑事案件的赵卫,仍然记忆清楚。

赵卫说,在会见谢光辉的时候,谢始终情绪平静,说自己事情时仿佛与己无关。在他的保存的会见笔录上,有他和谢光辉的一些对话:

“野的司机廖国良身上只有2.8元,为了这点钱,要了包括你、汪文学和他的3条人命,值不值?”

“我会什么?除了一身蛮力,我啥子都不会干,只能犯罪。靠劳动致富?不可能。”

将这样的心态带到法庭上,其结果可想而知。赵律师在向省司法厅递交的《结案报告》中,不得不指出“一审判决后,谢光辉虽然在主观上认罪服判,但心理上仍存在‘破罐子破摔’的错误思想,给二审辩护工作带来一定的负面影响。”

“从材料分析,这是典型的反社会人格障碍。”昨日,陈智所长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

据陈所长介绍,具有反社会人格障碍的人有6种共同特征:1、情绪的爆发性;2、行为的冲动性;3、对社会和他人冷酷、仇视、缺乏好感和同情心;4、缺乏责任感和羞愧心;5、不顾社会准则、法律规范,经常实施反社会行为;6、不能从挫折和惩罚中吸取教训,缺乏罪恶感。

“而谢光辉的行为,基本上属于这6条概括的范围。”陈所长说,目前心理学专家非常重视对反社会人格障碍的研究,因为这类人引起的违法犯罪最多,而且是同一性质的累次犯罪最多,罪行非常残酷。据他调查,目前的暴力违法犯罪案件中,男性约占总数的99%,而其中的90%,就有反社会人格障碍。

“反社会人格障碍并非与生俱来,它的产生和发展无不受到后天的影响。”陈所长介绍,这种障碍的产生,主要有3种原因:早年丧父或丧母,双亲离异;先天体质异常;恶劣的社会环境、家庭环境和不合理的社会制度的影响。

“缺乏父母从生活上心理上的照顾和爱护,这是形成障碍的主要原因。”在这一点上,记者昨天上午从谢光辉的邻居处得到了证实。在谢光辉家所在的龙泉驿区西河镇钢铁村4组,组长丁文治告诉记者,从小“光辉子”(谢光辉的小名)的父母就不会教育,一个严厉无比,一个溺爱异常。

丁文治还记得谢家教子无方的一个典型,“有一次,光辉子因太调皮,被父亲捆起送到派出所,可他妈后脚跑到派出所千方百计把儿子要了出来,还给他钱压惊。”

人的性格形成,始于2-3岁,以后随着年龄的增长,个人性格逐渐形成。陈所长告诉记者,人格的成长具有一定的可塑性,不是直线发展和一成不变的,但其形成与童年期的教育和行为有密切关系却是毋庸置疑的。

作为父母,应该警惕孩子有没有出现如任性、逃学、离家出走、外宿、持续说谎与偷窃等表现,还有不断破坏学校规章制度、破坏公物等不良习惯。如果孩子有这样的表现,就一定要加以高度的警惕,还应将孩子送到有关机构进行心理治疗。

他指出,人格障碍的预防应从儿童开始。父母的爱护、悉心照料和正确教养以及良好的环境,可减低人格障碍的发生。儿童的一些性格倾向经适当的教育可以纠正,如听之任之,发展下去可出现不正常人格。

曾经有媒体指出,按照人们通常的思维习惯,如果一个人不是表现出明确的犯罪迹象,人们一般都不会将其视为潜在的犯罪者,哪怕他的心理再扭曲,他的行为再怪异,都是他自己的事。只有当一起惊天大案发生后,人们才会惊诧于一个人的心理问题竟然会对他人、对社会造成如此严重的侵害!当然,这种莫名的惊诧也往往随着时过境迁而被人们抛诸脑后,直到一起新的大案再来提醒……

人格障碍是指一个人的人格在其发展和结构上明显偏离正常,以致与正常社会生活格格不入。反社会型人格障碍又称病态人格、悖德性人格等,是在没有认知过程障碍或智力障碍的情况下出现的情绪反应、动机和行为活动的异常,是在各种类型的人格障碍中最受心理学家和精神病学家重视的一种。本报机动记者周牧

娱乐讯2005年3月1日下午五时,舞台剧《琥珀》将于三月三日开始在假尖沙咀文化中心公演六场。而演出此剧的男女主角分别是金马影帝刘烨及金鸡影后袁泉。

其中有场戏亦是全剧中最激的一场戏,不过是昨日下午才加上去的,因导演觉得若是借位拍摄,观众可能会看得不过瘾。首次演出舞台剧,便要当众演出接吻戏,可会感到尴尬?刘烨笑言不会尴尬,因为与袁泉是中央戏剧学院的同学,只是在大学四年都没有机会吻到她,今天终于有机会了。那么袁泉吻起来感受如何呢?刘烨怕丑的推说:“唏!”。阿通文并图

本报记者山旭报道3月3日是“全国爱耳日”,一项调查数据表明,CBD白领人群耳健康不容乐观。

来自斯达国际医学服务中心的最新抽样调查显示,中青年商务人士的耳病发病几率较高,主要取自CBD等地区的抽样表明,27%的白领人群的耳部存在不同程度的健康问题。如果不及时治疗,则会引发“听神经病”或炎症。压力大导致发病率上升朝阳医院耳鼻喉科的李金兰大夫告诉记者:原来在临床中基本没有听说过这种疾病,但是现在很常见,平均每天可以接待一两位“听神经病”或具有这种发展趋势的患者。导致白领耳病的原因都有“白领特色”,现在大多数中青年人工作生活压力很大,生活无规律,还喜欢“赶时髦”,如果不注意,都会让耳朵受害。

李大夫说,许多白领男性生活无规律,喜饮酒、吸烟,患有高血脂、糖尿病等,也会导致耳疾。另外,现在许多白领喜欢听MP3,在用手机的时候戴耳机,这都会对耳朵造成物理损害,也产生炎症。“听神经病”患者可以听到声音,但是神经反应不过来,就像通常说的“反应迟钝”。这种病主要是工作生活压力太大导致的,患者多为职业女性。

2月26日,“七岁儿子马三多状告名编老爸马军骧,索赔一元钱抚养费”的消息传出后,在演艺圈引起很大反响。3月1日晚,马军骧的前妻、马三多的生母陆园园回应马军骧早前已支付25万元抚养费一说,她称这笔钱中大部分用于葛优劳务费。

回房对着镜子,我的额头和脸上各有一颗红心,都是小林画上去的。我舍不得擦掉这两颗心,就像是吻痕不忍拭去一般,我把那两颗心保留到了第二天清晨才洗掉。

我和家雄相处了8年,他可能是一个“好老公”,可是只相处了6天的小林唤起了我的激情,但是他能成为我的伴侣吗?我始终在挣扎着,不知怎么办……

和家雄平稳地恋爱了8年,比我大5岁的他是我的初恋,也是我为自己选择的结婚对象。他是个工程师,平常的工作就是和复杂的图表数字打交道,我们的感情也就像一张他绘制的图表那样,平淡却牢固地撑起未来的大厦基层。家雄性格内向,有时我也好笑,为什么8年前正读硕士的他居然有这样的勇气,跑到还在读本科的我的宿舍楼外,弹着吉他唱着情歌,让我就这样和他走到了一起。8年间,我也继续攻读了硕士,他又再读了博士,结婚被我们摆到晚些、再晚些的议程里,各自都暂且先忙碌起自己的工作与学习。

其实我是个比较热爱浪漫的人,否则也不会被那一曲吉他情歌打动。只是和家雄的恋爱中,虽然也有不少惊喜,但往往总缺了些激情。和朋友间一直很热闹的我,有时甚至会在脑中渴望着上演一场激情的恋爱。

家雄不爱动,有时间的话最爱躲在他那个小窝里吃东西、睡觉、看电视,顶多和我一起上街逛一圈;我却喜欢运动,也爱旅游,就这样也交了不少朋友,生活非常有情趣。看似不协调的两个人,在一起倒也相安无事,对于我的朋友,家雄始终都很客气而热心,大家也很羡慕我。

去年秋天,我决定和家雄趁这样的好天气去日本旅游,感受一下秋日里异国的阳光。想到即将和他一起出发,心里真是很开心。虽然我们恋爱的时间挺长,共同出门旅行的机会却真是不多,而且这次我们订的旅行票是六天的。

还没有出发前,我几乎每天都在整理行装,为即将到来的旅行兴奋着,到处给朋友们打电话、发短信说要和家雄一起出去旅行。朋友们开玩笑说:“去度蜜月吗?”尽管都用一通“去你的”打断对方的嘲弄,不过心里的确多少有一点期待,希望通过这次旅行找到我们的激情。

就当我们的费用已经交付旅行社,签证也已批下来时,事情却突然发生了变化。出发前两天,我接到旅行社的电话说要给我传真行程,我美滋滋地打电话给家雄,却听电话那头的他凝重地告诉我说:“对不起,文文,江西的一个工程出了些问题,现在要求我立刻赶赴当地,估计是赶不上我们的旅行了,怎么办?”我像只泄了气的皮球,头脑里也完全没有了主意,“那你说怎么办?”

“都可以,我全听你的,只是工作不能耽误。”家雄的话不容置疑。我默默挂了电话,倒在椅子里只剩下满肚子的怨气。家雄的工作关系重大,我怎么能无理要求他跟我一起去旅行呢?没话说,我决定去旅行社退订旅行。

但是,正因为旅行社的硬性规定,这才有了后面的许多故事。预订中心的小姐说,如果我要求退订,就必须要承担10%的赔偿金,而两人的旅行费用差不多是20000元,赔偿金就是2000元!百般商量未果,她只怪我那张落过自己签名的合同。“那另换一个人去行吗?”那小姐和颜悦色地回

答我:“签证怎么办呢?”我无语,脑子里忽然闪过一个念头:一个人出行吧,起码少损失1000元,也算给自己这段时间的期待一个交代。

打电话告诉家雄我的决定,他在那头只说了一句:“那照顾好自己。”于是,我第一次开始了单人旅行。飞机在大阪关西机场即将降落前,满目都是碧蓝海水,我真想给家雄发一个短信告诉他我现在的所见所闻,让他一同感受我现在的浪漫情怀。现在回想起来,当时我还是爱家雄的。

到达机场,当地导游小林来接我们旅行团,很年轻的一张笑脸出现在我眼前:“大家好,我是大家的导游小林。”他标准的普通话让人很有好感,小林告诉我们他正在日本某大学留学,这次是学校派出的社会实践组让他有幸成为我们的导游。

“现在让我来认识一下大家。”小林举着名单一一对照起我们来,左右环顾,15人的团队只有我一个人是孤零零出来的。别的不是一家人就是一群朋友,再不然就是情侣。我在小林的眼神里看出了他对我单身旅行的一丝关心。

晚餐是在大阪的一家和式餐厅里吃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伴,小林自然地坐到我的对面:“李文,你的英文名字也叫Coco吗?”我被他的话逗得笑了起来:“有你这么推断的吗?”小林也笑了起来,格外灿烂,我的心就微微柔嫩温暖了起来。好像很久没有在家雄身上感受到这样的灿烂了,我忽然有点抱怨起他来。一顿饭吃完,我和小林已经熟悉了不少,今年23岁的他家在美丽的海滨城市青岛,第二年即将从国际关系专业毕业的他并不打算留在日本,他所理想的地方是上海。“等我去上海发展时,我会来找你的哦!”小林只那么一说,我却在心里暗暗记下了。

这是我第一次到日本,平素只是在日剧中无数次熟稔一些情境与感受,其实我对日本完全不了解,多亏了小林一路上细心地介绍。他完全不像是第一次做导游,认真细致的态度十分老到,而对历史、文化的熟知更叫人惊叹。他的表达让人那样信服,甚至并不因为景点的美,只为着他详尽生动的介绍而叫人爱上那个地方。

第二天结束了大阪、京都的行程后,我们来到名古屋。回到房间的我奇怪地忽然没有了要给家雄打平安电话的欲望。“反正昨天已经打过,国际长途那么贵,算了。”我满心只有这一个念头,全然不想家雄会不会担心。那晚,我做梦了,梦里的男主角有一张愉快灿烂的笑脸。清晨,被一阵电话闹醒的我忽然从梦中惊觉,那张笑脸属于小林。

“反正只是六天而已,就让我的思想去出轨一次吧!”我安慰着自己。因为我没有同伴,小林特别照顾我,帮我拎包拿水,每到一个景点他都会主动问我要不要拍照。在那个可以看到富士山的地方,我很自然地对小林说:“一起拍张照吧!”小林高兴地把相机递给陪我们来日本的领队大张,走到我旁边。“靠近一点,亲热点!”大张一脸认真。小林看了我一眼顺势揽住我,不过我注意到他的手只不过是搭在了我的背包上而已。

照片拍好后,小林像个孩子般央着我:“给我看看。”照片上,我和小林在富士山脚下都露出了明媚的笑容,我也很满意这张照片。“回去要给我发e-mail哦,我要这张和文文的照片!”我推了他一下:“文文也是你喊的?!叫姐姐!”小林笑着闪开:“文文、文文、文文……偏这么喊!”看着他的笑容,我忽然觉得这趟单人的旅行变得格外愉快起来。那种久违的激情又在我身上燃烧起来,我甚至有了一种初恋般的心跳和紧张。

当晚我们入住箱根的温泉酒店,泡完温泉出来时,我看见小林正坐在休息处和同团的人聊天。“文文,过来!”小林一眼就看到了我,向我招呼起来。正和小林聊天的是一对小夫妻。“打牌吧!”那位妻子突然提出。“好啊,一起!”小林没有丝毫犹豫,我尽管不会打牌但也同意了,立刻去了那对夫妻的房间。一问下来,他们才知道我只会打“争上游”。在露出些许遗憾的同时,那位先生说:“那么谁输了就让赢的人在脸上画个东西吧!”我们一阵大笑后决定照办。

第一局我就输了,赢者正是小林。我满脸不情愿,他们笑着说:“画好看点不就成了?”闭上眼睛,我只感觉到小林拿起那位太太的口红在我的额头上画了一笔,大笑声中我抢过一面镜子,额头上是一颗漂亮的红心。那一夜真奇怪,小林一局也没输过,而其他人脸上的花样越来越多,尤其是我,大家都笑出了眼泪。终于结束了牌局,我遮着脸不好意思,小林说:“没事,我送你回房。”

小林很绅士地送我回到房间,站在门口立正敬礼说:“文文,再见!”我又笑得乐不可支,目送他的离开。回房对着镜子,我的额头和脸上各有一颗红心,都是小林画上去的。我使劲擦掉了其他的图案,却怎么也舍不得擦掉那两颗心。就像是吻痕不忍拭去一般,我把那两颗心保留到了第二天清晨才洗掉。

六天的旅行就在我们的嬉闹中过得很快,第五天的下午是东京的自由活动时间,没人选择迪斯尼乐园,所有的成人都愿意享受秋叶原和银座的购物时光。小林陪着我们到处买东西,我忽而生出了些心疼,他那样疲惫地为大家服务着,而他说日语的样子又那样可爱。

“文文,你还想要什么吗?”几天来我已经买了不少价值不菲的小东西,我全然没有留心小林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只笑着回答他:“再看看喽!”不能否认,临别前夜,为着离愁别绪,我的心有那么一丝疼痛。什么时候能再相见呢?而我们是没有结果的。身在东京的我忽然就想唱起《东京爱情故事》的主题曲《突然发生的爱情故事》。

离别还是很快到来了,第六天的傍晚我们抵达成田机场,小林开始和我们每一个人告别,说着一些玩笑,和男生们拥抱,给大家留电话、地址、e-mail。当他走到我面前时,我完全没有任何犹豫,主动伸展开双臂,小林也拥了过来,只轻轻一下,但那个怀抱却是那样温暖。小林拿出一个小纸袋交到我手上:“等我回国一定来找你。”我惊讶地捧过那个小小的纸袋不知所措,“小东西喽,怕你回去分发的礼物不够。”小林简单地解释了一句,笑了。忍不住,我的眼眶有些湿润。

走进安检门,大家都热情地回身和外面的小林挥手,我也在人群中拼命招着手。忽然我看到,小林抛出一个飞吻,我扭头一看自己已经在队伍的最后,那个吻是飞向我的!

通过后,别人都奔向免税店,但我的第一件事就是拆开那个小纸袋。里面有一对手机链,是穿着和服的Kitty猫,各捧着一颗大大的红心。我忽然想起那夜他在我脸上画的两颗红心。他什么时候买的?他也在爱着我吗?

直到登上飞机,我的脑子中还在闪烁着这些天来的每一幕。直到看见飞机上的杂志出现“上海”两个字时,我才突然惊醒,几天来我甚至忘记了打电话给家雄。飞机降落在浦东机场时我依然神情恍惚,旅行团再没有顾着我的人,大家都在匆忙地入境回程。只有我的心还留在了东京,留在了那个阳光的男生的身上。打开手机,一直响个不停,我一条条看过去全是家雄发来的短信。我这才想起家雄的存在,没有回他电话,继续关了手机。

独自回到家,家里电话又响了起来:“文文你到家了吗?把我给急坏了!”我只淡淡应付着他说自己很累,要去洗澡。什么时候,这个木讷的老兄也学会了着急?

我立刻打开电脑在MSN上加了小林,从这一刻起我的心真的越走越远,那个六天的心灵出轨一直持续到今天。从那天开始,我和小林经常在网络上聊到深夜,我刻意隐瞒了自己有男朋友,只是每当小林提到爱情时,我就用“叫姐姐”来混过去,甚至连今年的元旦我们也依靠网络视频共度了新年。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