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旅游局称国务院明确要求坚持黄金周制度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6 11:23:03

风暴起于午市后。1点40至1点50这十分钟内,G宝钢、G长电、中石化(600028)、招商银行(资讯行情论坛)(600036)、中集集团(资讯行情论坛)(000039)、武钢股份(资讯行情论坛)(600005)、G韶钢(000717)、万科A(000002)等主要大盘指标股和上海本地股纷纷下行,并带动股指迅速下跌。

从蓝筹股领跳开始,两市综指于1点45分左右开始下挫,在收市前一个多小时内,卖出盘如本季的雷阵雨一样倾盆而下,股市的上涨行情就此终结。这一天也创下了今年以来股市交易的两个纪录:单日成交最大和单日跌幅最大,其中两市成交量合计374亿元,上证综指则下跌44.8点。

“那一个多小时真是紧张啊,我是接近两点半才收到减仓指令的,当时特别怕跌停。”一个操盘手抱怨自己所在基金公司的决策者“反应慢”。

券商基金研究员认为,1点半以后A股受挫是香港股市引起的。当时香港股市中,长实系股票引领恒指大跌,中石油、中石化、中国人寿、中国电信等大盘H股也一同跳水,继而波及A股。而长实系股票异动与香港股市中对李嘉诚健康不佳的传言有关。

基金向媒体提供的信息是:部分券商第一批央行再贷款资金在离场,而据说第二批马上到位。一位基金经理解释说,第一批再贷款已经花完了,如果要申请第二批贷款,须得把股价打下来,在目前高点位上银行很难放贷。

基金业内还有一种说法,千点入场的护盘资金到了1200点就不再管了。所以护盘资金一离场,各路资金都跟着出逃,保险资金离场亦在预料之中。

无从考证各种传言的真实性,仅就传言内容来看,1200点在很多人眼中,似乎是个心理预警线,这个预警线背后的客观趋势更值得预警。

令人惊讶的是暴跌的事实,值得注意的是下跌的开端。股指在象征性地冲上了1200点高位后,便不进反退,两市持续放量,显示各路资金对于市场中长期前景仍然信心不足。

一个私募基金的基金经理告诉本刊:“18号上午一开盘,我就觉得气氛有些不对。果然,一个小时内就冲破1200点,我赶紧抛,不抛是傻子呀!我在上午就把手头的蓝筹股抛光了,换了一些点位仍然很低的股票。现在的市场行情只适合在对个股中长期走势判断的背景下做短线。”

是哪支力量首先抛压,事后已很难追查清楚,但自近日坊间消息及公开数据中,不难发现出演跳水戏的角色之一。

18日两市成交金额居前的10只股票,几乎清一色是基金重仓股,上述8只大盘指标股和上海本地股均在其列。

从当日走势来看,高开-冲高-缓落-暴跌,每一个时点这8只股票的涨跌均与大盘一致,并且成交量变化也吻合。两市成交金额居前的10只股票总成交量约55亿元,其中G宝钢成交19亿元。

近期,业内谈到18日大跌原因时,纷纷将蓝筹兼基金重仓股的大幅放量下挫指向基金减仓,而基金减仓的最直接动力和压力都来自于其最大客户——保险资金。

“保险资金在基金进进出出,确实会影响基金盈利计划,这是一直令人头疼的事情。但是,国内多数证券投资基金又不能不吸收保险资金;而保险资金从其投资的稳健性和资产配置方面考虑,在直接入市购买股票之外,也还是会有相当部分放到基金里。”一个基金经理向本刊如是描述基金公司和保险公司的关系。

据分析,如果基金要保持仓位值恒定,则主要取决于基金赎回和资金流入情况。目前大量开放式基金购买了蓝筹股和G股,一旦保险资金要求赎回,基金公司便不得不考虑调仓,而蓝筹股在当前时段将会成为减仓首选。

不过,保险资金要求赎回对于基金公司而言,未必全是坏事。知情人士反映,一些基金公司也不是很看好1200点以上的行情,手头的蓝筹股尤其是蓝筹股加G股,经过千点之后的喘息,已经走出了一波行情,一些基金也希望可以做把短线。因为料定后市还将有大行情,所以目前适当抛压也不失为明智之举,何况市场回暖之后基金净值普遍提升,很多基金经理主要考虑的是周转压力。

保险资金为什么不惜冒着“逆市砸盘”的指责而要求赎回?坊间较盛行的有两种说法。

一是保险资金获得直接入市通道之后,增加了一种已经在业内不是秘密的“玩法”:从开放式基金大量赎回,造成抛压,然后自己拿钱去抄底。毕竟,直接入市可以省去管理费,对于已经和即将进场的600亿保险资金来说,这可不仅仅是一笔零花钱。

另一种说法保险公司自己也愿意援用:从7月公布数据来看,经过股市短短的回暖期后,不少基金的净值已转为正,保险资金出于投资的稳健性考虑,稍有盈利便赎回,不必等待后市风险。

多数基金经理并不幻想能够用基金的理念给保险公司“洗脑”。保险资金毕竟是比基金更谨慎的资金。散户要求的是尽量赚多一点,亏一点无所谓,而保险要求的是不能亏,少赚一点也可以。所以,一旦行情刚刚好转,保险资金便迫不及待要求获利回吐。18日蓝筹股集体跳水戏无疑又重演这一幕,如此反复,行情难愈,这也是令监管层忧虑所在。

前期股市大跌,上证指数在千点摇摇欲坠,当时也一度传言保险资金试图大量出货,以防股市跌到800点。那时的机构心态极为悲观,同时,也是券商资金链条最为脆弱的时刻。而管理层对此的态度很是微妙,一句流传甚广的名言就是“谁砸盘谁就是找监管”。

随后,救市资金的传言广布天下,券商在六七月间开始得到注资的保证,股改试点也纷纷过关。此时资金的撤出,是否正当其时?

本报讯肥东县马湖乡一名20岁的男子常年危害乡邻,甚至令人发指地强暴患精神病的母亲,其父亲及长辈激愤之下将该其按进水缸溺死。这一罕见的家庭暴力案件立即引起我省法律界的关注。有关人士建议,有关部门是否能够建立针对家庭暴力的预警机制,有效避免此类由家庭暴力引起的悲剧再度发生。

安徽万事律师事务所王明红律师告诉记者,根据公安部门查明的案情来看,“父亲溺死逆子”案件中的受害者林某长期在村庄里小偷小摸、调戏妇女,甚至强奸母亲、威胁杀死父亲,按照他的所作所为,应该是家庭暴力的施暴者,而包括林某父亲、叔父、表叔等在内的家人则是受害者,在情感上应该得到同情。但是,受害者在受到长期施暴后,没有采取相应的法律手段来维护自身的权利,而是进行“以暴制暴”,将施暴者林某制于死地,受害者就转变成了施暴者。王律师认为,“以暴制暴”肯定是不对的,但由于此案的特殊性及被害者林某自身存在的过错,有关部门在量刑时应该会有所考虑。

记者在采访法律界有关人士时获悉,“父亲溺死逆子”是一起非常典型的家庭暴力案件。目前,“家庭暴力”案件时有发生,尤其在广大农村地区表现得尤为突出。有关人士认为,家庭暴力悲剧的频频发生,主要是当事人法律意识的淡薄,受害者在遭到侵害时不知道如何求助,不知道用什么样的合法手段来维护自己的权利。更有受害者认为,家庭暴力属于家务事,是丑事,最好不要让外人知道,然而长期忍受只会酿成更大的家庭悲剧。王明红律师认为,家庭暴力悲剧的发生还和我国目前没有完善的家庭暴力犯罪预警机制有关。以“父亲溺死逆子”案件为例,林某长期危害乡邻,以极端龌龊的行为伤害自己的父母亲和长辈,如果有关部门有一个健全的预警机制,完全可以提前对林某采取相应的措施,比如“隔离”或“限制接近”,此举不仅能保护受害人不再受到侵害,而且可以有效避免受害者采用暴力溺死逆子的极端行为。但实际上,家庭暴力的施暴人往往受不到这样的强力约束,也就最终产生了林某父亲等人绝望地认为“送(林某)到派出所,日后放回还是祸害”的想法。(本报记者楚杰)

商报讯(记者张培娟)“国资委正在加快培育80-100家大型央企,通过并购重组,原来的198家央企完全有可能减至30-50家。”这是国资委政策研究中心主任王忠明在上周五举行的“2005第三届中国企业并购与融资论坛”上透露的。

王忠明指出,目前中央企业进行重组和调整的目标很明确,就是要围绕加快培育和发展80-100家技术先进、结构合理、机制灵活、具有自主知识产权、有较强国际竞争力的大公司和大集团,推动国有资本更多地向关系国民经济命脉的重要行业和关键领域集中,向具有竞争优势的行业和未来可能形成主导产业的领域集中,向中央企业集中。

王忠明表示,国有企业应该有胸怀去迎接并购重组。“并购是手段也是目标。”对央企来说,通过并购,可以实现其规模扩张,从而有利于其参与市场竞争。“规模是有决定性意义的,有质量的规模能够帮助企业提高竞争力,能够保证创新的投入,从而使企业有能力承担失败。”

昨日中午,记者几经周折,终于联系到侯莲的代理人南充市恒宇法律服务所的工作人员郑烈锋。他向本报透露,该案曾出现了一波三折的经过。

他说,接到侯莲的案件后,他多次往返川渝两地,找当事人、居委会、派出所、民政局等多方调查取证,终于弄清了案情,并收集了大量证据。而这一切都比较顺利。

可在提起诉讼时,却遇到麻烦。刚开始,他是以亲兄妹不能结婚为由,提起侯莲离婚诉讼。但法院工作人员告诉,要证明侯莲夫妻二人是亲兄妹,必须要作DNA鉴定。后考虑到侯莲的经济承受力,他只好放弃这一诉讼理由。

随后,他又以解除同居关系为由提起诉讼,但在取证等多方面遇到困难,只能又放弃这一诉讼理由。如该村的负责人拒绝在其表明二人处于同居关系的证明书上盖章等。

最后,他按照一般离婚案再次提起诉讼,诉讼请求包括:解除她和丈夫的同居关系;平分共建的130多平方米的农房;儿子由丈夫监护,女儿由她监护等。后因各项证明材料一应俱全,26日,该案件终于被南充市嘉陵区李渡人民法庭受理。

昨日上午,身在南充的侯莲接受了记者电话采访。她说,最近各地媒体纷纷报道了她要离婚的事情,这在当地引起了轩然大波,现在,她压力非常大。

侯莲称,现在根本不敢回家,只得寄居在南充的一位朋友处。目前,她只有一个愿望,就是尽快了结这一段畸形婚姻。

她简单的向记者透露悲剧发生的始末。她说,她母亲本是南充人,嫁给当地一林姓居民,生下林瑞富。林瑞富10岁时,母亲改嫁到永川,生下她。她14岁时随母亲一起回南充探望外公外婆,后住在外公外婆家。次年,她被外公外婆许配给当时27岁的哥哥林瑞富。她开始并不知情,在最近几年才得知事情真相,便向“哥哥丈夫”提出离婚。

我将尽快处理好这一切后,前往外地打工,其中也有可能回到重庆,开始属于我自己的全新生活。”她平静地说。(记者韩毅)

“这种怪异走势表明全天基本以卖盘为主,这对于宝钢集团来说,护盘压力较大。”德鼎投资分析师朱澄宇表示,“既然市场已经知道宝钢集团在4.53元承接,则不论多大的盘子只要你想出货在这个位置都可以成交,在抛盘占据主导的情况下,市场肯定是以观望为主,即使相信宝钢集团护盘成功,也只是会在453元这个目前能看到的最低价格来买入,而不可能高于该价格,这是波幅如此之小的主要原因。”

当天的成交明细显示,G宝钢4.53元和4.54元两个主要成交价格分别成交5650万和5200万股,占到当天总成交量的92%。“由此可以预测,宝钢集团当天用去资金约4.5亿元,加上25日已用去的3亿元,宝钢集团已动用增持资金约在7.5亿元左右。”朱澄宇指出。

由于抛盘巨大,宝钢能否守住保底价格已成市场关心话题,而同时更为关键的是,护盘失败的案例已接连出现,假如G宝钢这类公司都宣告护盘失败,无疑将引发市场对于“增持承诺”这一股改附加条件的更大质疑。

光大证券投资经理王征向记者表示:“在G广控(资讯行情论坛)(600098.SH)、G韶钢(000717.SZ)相继宣告护盘失败之后,尤其是在G宝钢也将面临护盘成功与否的情况下,这已提醒未来的上市公司,在把增持承诺作为方案一部分的同时,应该把保底价格以及公司自身的情况考虑清楚,这种承诺也应该慎之又慎,不能在护盘失败之后只简单地扔出一句‘已经兑现承诺’就可以了,应该说这是对广大投资者的不负责任。”

而令人欣喜的是,在26日公布的《上市公司股权分置改革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中,重点提到了改革方案中应当包括适合公司情况的股价稳定措施。上述人士呼吁,在接下来即将铺开的股权分置改革中,管理层应加大对于股改方案中出现“增持承诺条款”公司的监管以及方案的审批力度,以减小护盘失败后其对二级市场的负面冲击。

本报讯昨日凌晨1时左右,记者对公明镇一带的发廊进行了一次暗访,发现以前聚集大量发廊的长春街、盘龙路、新围村、塘尾村等地已变得冷清,大部分发廊关着门。但是在稍后的暗访中,记者发现当地的发廊关门只是表面现象,更多的色情活动已经转入地下状态。

凌晨1时左右,记者租车来到长春街,这里的发廊大多紧闭着大门,好不容易看到一家开着门,里面没有开灯,门口坐着几个打着赤膊的年轻男子。记者佯装与老板进行交涉,得到的答复是当地派出所已经下发通知,现在风头紧,他们都改行只做正规“松骨”了,但熟客可以通融。老板还无意中透露,“芳芳”事件发生后,当地好多没有办证的发廊都关门了,“有人罩着的还在开。”此后,记者来到盘龙路,这里的“辉煌发廊”就是前些日子出事的发廊,玻璃门上已贴了两张封条。附近发廊也似乎没有了生意。

但是,在随后的暗访中,记者发现盘龙路附近小巷中大量聚集着“站街女”。在黑黑的小巷中,透过两边的车窗,可以看见很多穿短裙的女子在路边漫无目的在游荡,出租车司机说,这些就是所谓“站街女”,此次“芳芳事件”发生后,这些“站街女”并无丝毫收敛。

在“塘尾村社区”,一些发廊明关暗开,甚至关了前门开后门。在两家店铺之间的空隙,司机在一扇铁门上重重地敲了几下,一名中年女子见司机面熟,迅速将铁门打开,招呼记者和司机上楼。二楼是个两室一厅的房子,走进门,看见有两个女孩躺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电视,见有人进来,两个女孩懒懒地起身挪了一下地方。

在随后的攀谈中,记者得知这两名女孩都来自河南,其中一人自称阿英,河南新乡人,今年才16岁。二人直言不讳都是“干那事的”,可以跟“熟客”到外面过夜。记者问二人是否知道“芳芳事件”,二人抢着说:“当然,前几天我们河南有个女孩被人害惨了,所以现在我们都基本不出做事了。”见记者打听得太多,这名女孩显得有些不太耐烦了,一再催问到底要不要“接受服务”。记者佯称有朋友还在外头等候,不便久留,赶紧从这栋楼内撤了出来。(特派记者方瑜龙玲)

打算回上海定居的海归人士张明福(化名)决定通过跨美婚姻礼仪服务中心,在上海寻找自己未来的伴侣,值得注意的是,跨美婚姻礼仪服务中心总经理白乃慕称,根据这位海归人士出示的有关资料显示,张明福是一位身家上亿的富翁,“但他为人低调,不愿意在媒体上公开姓名、职业。”

上周六下午,记者在一家咖啡店见到了这位神秘的富翁,已过不惑的张明福身着白色短袖衬衣、衣着简单,语气平缓。“我正在考虑是否回上海定居,如果在上海能找到伴侣,会有助于我作出决定。”张明福表示,“我并非上海人,目前也不在上海办公,但重要的是,我喜欢上海人,觉得上海的文化也比较适合我,我比较喜欢传统的女性,人现代一点没有关系,但生活上最好还是传统一点,要有持家能力。”除了“上海籍”和“会持家”两项条件之外,张明福表示,对女方的年龄、外貌、职业、教育背景等均“没有特别的要求”。“外貌只要能看得过去就可以了,她一定要欣赏我,我不太喜欢与说话不负责任的人打交道。”张明福说。

实际上,张明福坦言,他已离婚10年,“生活总是此一时彼一时的,因为我是一个注重工作的人,所以就势必会忽略感情。”在他看来,过分注重工作是他婚姻失败的主要原因。

通过跨美婚姻礼仪服务中心总经理白乃慕的牵线搭桥,张明福已在上周六与一位30岁的未婚女性见了面,“他不是很满意,但愿意进一步沟通。”白乃慕说。

如何保证前来相亲的女性不只是看中了富翁的身家?对于这个问题,张明福表示,“我很成熟,通过沟通和交流,我能判断对方是否适合我,我是一个认真做事的人。”张明福承认自己是一个“事业成功的成熟男人”,“在很多人看来,像我们这样的人找伴侣并不难,实际上并非如此,工作的影响很大,市场竞争激烈,那么忙,没有时间考虑个人问题。”对此,白乃慕表示,“他已经委托我继续在上海为他寻找合适的伴侣,一旦有合适的,我们会再安排见面。”

2003年10月,东方市感城镇感城村委会的弱智女18岁的苏苏(化名)被人强奸怀孕5个月,其家人怀疑是邻居71岁的郑某所为。因无确凿证据,疑犯一直逍遥法外。为获取证据抓到强奸疑犯,无奈之下,2004年3月,苏苏生下男孩。日前,苏苏的父亲到公安机关报案,请求公安机关立案调查,做亲子鉴定,将强暴苏苏的强奸疑犯缉拿归案。

走进苏苏家的院子,记者一眼看到苏苏抱着儿子坐在门前的树阴下。20岁的苏苏是一名弱智女,皮肤细白,五官端正,说话含糊不清。

男孩有一岁多了,长得蛮精神。记者看到男孩头上有块淤血且贴着胶布。苏苏的堂姐告诉记者,苏苏喜怒无常,跟孩子玩时将孩子脑袋撞到门框上,高兴时会喂孩子,不高兴则几天不喂,孩子常常饿得哇哇叫。

苏苏的父亲58岁的苏某告诉记者,苏苏在家排行老三,从小患有痴呆症,7岁时才能说简单的话。因有病苏苏没有上过学,什么事都不懂,什么活也不能干,连钱也不懂数,如果家人不给她换衣服,衣服再脏她自己也不懂换。

苏某告诉记者,2003年10月,家人发现苏苏的肚子突然大了起来,家人感觉很奇怪,当时家人没有马上带苏苏到医院去做检查,因为他们发现苏苏已几个月没有来月经了,家人认定苏苏怀孕了。苏苏的母亲问苏苏跟谁有过性关系,哪个男人碰过她,苏苏虽说对母亲的话不是太懂,但明白母亲的意思,说是70多岁的邻居郑某所为。

苏某说,因苏苏是弱智,很多事情也不懂,家人也不敢随便相信她说的话,苏苏的母亲带着苏苏到村子几户人家指认是谁欺侮她,走了几家,苏苏都说不是,而到了郑某家围墙门口时,苏苏指着房子说“就在这里,是郑某,他不在家了”当时,郑某家的门关着,苏苏还叫着要打郑某。

苏某告诉记者,当时苏苏说,一天,她到郑某家玩,郑某将她拉到卧房中,扒她的裤子,她用手打他,郑某拿钱给她,她把钱扔掉,郑某将她按倒在床上,用毛巾捂住她的嘴,强奸了她,在强奸过程中,苏苏还咬了郑某的手。

据苏某介绍,郑某是他家的老邻居,今年73岁了,有老婆孩子,孩子大了都生活在外,老婆也随儿子在外住,郑某一人在家,常到他家要水煮饭,几乎天天到他家喝茶看电视。苏某说,当时他和老婆每天在附近的宝上村的建筑工地做工,每天早出晚归,苏苏的弟弟妹妹在学校上课,家里只有苏苏一人,郑某就是趁家里没人之际强奸了苏苏。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