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继海:我们机会比德国好 没有取胜感到很遗憾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12:00:00

个中原因,正是多年以来甚少公开过的事实:在那宁铂与谢彦波的时代,两个主人公自己却忍受着苦闷的煎熬。

直到毕业之后很久,宁铂还在不断地回忆自己赴中科大报到前一天的那个上午。那天他被倪霖叫到了家里——一切因倪霖的举荐信而起。倪霖说,自己对他有两点担心。这两点是:

1.宁铂被捧得太高,如在天上,希望他自己能够清醒认识;2.跟别的孩子不同,宁铂早熟,早恋倾向严重,尽管他的父母都还没觉察到这一点。倪霖警告说,如果宁铂去招惹女孩子的话,那么最终受害的将是他自己。

在宁铂自己看来,青春期是把双刃剑。比当时大多数孩子早得多,宁铂11岁就进入了青春期。这使得他相对成熟,在学习时拥有比同龄人更强的自控能力。不过发育与年龄之间的落差,似乎又让他备尝苦闷的滋味。

他多才多艺,兴趣广泛,不仅擅长围棋、中医,还是张树新组织的“星期天”诗社的成员。尽管如此,以当时中科大11∶1的男女生比例,以及他的比别人更小的年纪,实现浪漫憧憬的机会还是相当渺茫。另外一个不能回避的问题是,他身材矮小,在女生面前的魅力值并不高。

真正的苦恼大约出现在16岁左右。“当时明显地看得出来,他对女孩子感兴趣,”张树新回忆说,“但是他就那样——我是宁铂啊——不说,绷着。”

她对宁铂的印象是,极端自尊,又极端自卑。不过,她相当欣赏宁铂的一点:尽管看上去似乎不通人情,实际上他却相当绅士。

对于当时的少年班来说,类似的问题并不典型。入学时谢彦波11岁,干政12岁,他们的青春期焦虑还要在几年之后才能出现。

大多数孩子是如此之小,以至班主任汪惠迪不得不在早上帮他们冲奶粉,有时还要为每人煮上一个鸡蛋。除了白天的文化课之外,下午她还要给他们加上一节当时学校里还没有开展的体育课。晚上她要去查房,替他们关灯。

即便是在“神童云集”的少年班里,宁铂的聪明程度也让大家钦佩不已。不过,他在课业方面的表现并不出色,不及格的科目甚至多过了一般同学。然而外界的赞美仍在继续,公众意义上极具天赋的宁铂形象从来就没有被否定过。

“其实当时宁铂就不行了。”27年后,当年的同学彭兴说,“他的成绩很一般,而且表现出来的性格很怪。”

尽管如此,一条通往圣殿的道路一直铺到了宁铂和谢彦波的面前。这座圣殿就是在当时中国科学界红极一时的理论物理。

宁铂、谢彦波和干政3人的专业都是理论物理。干政显然适合这一领域,CUSPEA考试的优秀成绩就是证明;谢彦波的天赋更为明显,甚至在很多年里被周围的人半开玩笑地称为“未来的诺贝尔奖得主”。相比之下,宁铂与物理学的结缘却是一个再明显不过的错误。

在赣州八中时,宁铂的物理成绩就在各科目中较弱,更重要的是,他对它缺乏兴趣。

入学一年后,少年班学生开始选系。宁铂告诉汪惠迪老师,“科大的系没有我喜欢的。”汪惠迪帮宁铂打了一份报告,请求调到南京大学去学天文。这是他第一次试图离开科大,也是失败得最干脆的一次。“因为科大不愿意放走这个名人。”如今汪惠迪说。

她把报告交给了教务处长,报告立刻就驳回了,原话是,“既来之,则安之。”

对天文学的爱好受阻之后,宁铂把它转向了对神秘主义“星象学”的研究。在中科大内部,宁铂的“怪异”的名声在很大程度上来源于此。彭兴觉得,宁铂后来对宗教和气功的执著似乎与这一时期的爱好也有关系,“当时他就神神道道的。”

离开少年班16年后,宁铂曾私下回忆说,自己当时的痛苦主要还是来自于舆论的过分渲染。

“在很多场合,人们要求我七步成诗。”他说,“那时我只是一个不谙世事的小孩,长期接受的教育又是顺从、克己复礼,因此痛苦充溢着我的内心。那些年我就是在压抑自己的个性中度过的。‘神童’剥夺了我许多应该享有的生活和娱乐的权利。”

本科毕业之后,他留校任教,并在19岁成为全国最年轻的讲师。不过,这已经是他能创造的最后一个记录了。

1982年他第一次报考研究生,但报名之后就放弃了考试。第二次,他前进了一步,完成了体检,然后放弃了。第3次,他又进一步,已经领取了准考证,但是在走进考场的前一刻又退缩了。后来他对别人解释说,他是想证明自己不考研究生也能成功,那样才是真正的神童。不过汪惠迪以及身边的很多人却认为,他只是过分地恐惧失败。

在第3次退缩时,学校的一位老师抓住了他,逼他去考,他声称,再逼的话他就逃跑。

宁铂一直想逃跑。他很少做物理学科的研究,却把大量时间用于围棋、哲学和宗教。1980年代后期,在科大天体物理系的课堂上,他开始向学生询问托福考试的情况。1989年、1990年、1991年,他连考3次托福,均未过关。1988年结婚之后,他练习气功,吃素,与常见的生活习惯渐行渐远。1993年,因为与妻子的一次小口角,他跑出家门,四处游荡了半个多月。这之后两年间,他一度下海,最远跑到了海南,最终却不得不回到科大。

1998年,宁铂参与了一次央视“实话实说”节目,探讨“神童教育”。当年的一则报道说:“节目录制期间,宁铂频繁抢过话筒发言,语速很快,情绪激烈,猛烈抨击‘神童教育’。周围观众不时发出笑声,很多年轻人已经不知道他就是大名鼎鼎的神童宁铂。”“第一神童”的倾诉已经无人倾听,属于他的时代彻底烟消云散了。

2002年,宁铂前往五台山出家,很快就被中科大校方找了回去。他又一次失败。

本报讯(记者田富友)前日清晨6时30分左右,宜宾市江安县城某局宿舍6楼,一准备做新郎的男青年从六楼摔下身亡。

停电!跳闸!广州电网负荷今年已经第7次刷新负荷,全市用电进入紧张状态。从前天到昨晚,各区出现因配电房变压器爆炸等原因引起多处居民区停电的情况,广州供电事故报障电话已被打爆。市民酷热难耐彻夜难眠,纷纷摇着多年没用的大葵扇上大马路乘凉。供电部门也紧急加派人手奔赴各处抢修。

“砰”地一声闷响,火花四溅。前晚9时许,海珠区宝岗大道穗龙花园变压器突然自爆,并燃起火花蔓延,导致整栋大厦停电,居民连忙报警求助,警察及时赶到灭火。南区供电局电力紧急抢修车也接报赶来,由于该大厦变压器情况复杂,目前仍在进一步维修中。而整座大厦140多户约500多名居民酷热难耐,当晚纷纷走到楼下乘凉。

昨日凌晨,白云区京溪村一社配电房变压器发生炸裂,造成该村数千居民停电10多小时。昨日中午,广州供电抢修人员还在现场展开抢修工作。据抢修人员介绍,由于近来供电压力增大,该配电房变压器不堪超负荷运作导致炸裂。由于停电的因素,小巷坐满了出来歇凉的人们,人们拖儿带女摇着蒲扇。而受停电影响,小巷一些档口暂时关了门。

前晚11时许,海珠区赤岗一街、二街、三街以及附近海军宿舍、公安宿舍再度突然停电,而在当日上午就已经停过一次。

停电影响该片万余人正常作息,一些年轻的夫妇纷纷带着孩子来到楼下纳凉,平日交往不多的街坊邻居在这个时候到聚到了一块。停电害苦了附近一些卖冷饮的士多店老板,一名老板向记者表示,他上午刚进了两冰柜的雪糕等冷饮,两次停电使大部分的雪糕都化了,损失应该在600元以上”。

据报料人梁女士反映,她们入住已经有四五年,但变压器一直是当初的房地产开发商建的,没有向供电部门报建,由于负荷过重出现停电后电力部门表示不能负责。

报料人表示自己近两日都睡眠不足,前天他就睡在木沙发上,汗水将沙发染透。本来想多洗几次澡解暑,但恰好又碰上停水,如果还出现停电现象,他只好到宾馆里开房过夜了。

报料人温小姐住在海珠区前进路万松园18号6楼,最让她感到不解的是该楼1到3层的市场都有电,而4到6层部分民居没有电。更让她感到不平的是,隔壁2套房有电,而她们3套房却停电。温小姐还表示不光是她们,4到6层几乎所有的楼房都是一边没电一边有电。她们表示自己也检查了线路,不是线路上的问题。

据温小姐介绍,在停电半小时后,她们开始向供电部门打电话,但一直都打不通。温小姐遂打了110,警方很热情地向她表示会代为联系供电局。

19日晚9时半,天河区员村西街4号大院突然停电,大院内5000多人受影响。据悉,4号大院主要居住的是广州二棉厂的职工。

由于停电已经近20个小时,很多员工表示停了电他们根本睡不成觉。而不少员工都说他们一个晚上就洗了几次澡,最多的有6次,“泡在水里总比呆在床上舒服点”。

据悉,停电是由于老变压器被烧坏所致。昨日下午3时许,黄埔电力部门从佛山运来新的功率更大的变压器,4时许安装完毕。

白云区同和镇白水塘村民潘先生表示,连续三天从晚上8点到凌晨1点停电让人感到很无奈,自己和妻子还好,多洗几次澡、到外面散散步、睡得晚一点就可以了,可是老人本来身体虚弱,很容易发生问题,孩子总是嚷着要看电视,让人烦得不得了。

报料人王小姐表示两次停电都发生在用电高峰期。王小姐表示对正常的停电能理解,但她抱怨供电部门没有任何通知和说法。她说:“其实大家都知道夏季用电紧张,如果事先通知大家,相信大家也能理解。

时报讯(记者蔡民实习生盛正挺)连日来广州持续高温,导致不少市民心理严重失调。昨日,记者从部分医院了解到,高温天气,一些医院每天都会接诊10多名有自杀念头的患者。为此,专家提醒人们高温天气别忘了也给情绪降降温。

“这几天心里觉得好难受,有时会不自觉地想到死亡。”走进医院心理科的林女士不安地说,近段时间以来,只要看到孩子或丈夫做出一点点让她不满意的事,她就会对他们大发脾气。比如孩子穿着拖鞋进卧室,她都觉得有失风度,于是便破口大骂。她也感觉到自已过于吹毛求疵,但控制不了情绪。当孩子对她表现出不可理喻的神态时,她又自责起来,晚上经常是恶梦不断,真想一死了之。她感到这念头很可怕,于是就来医院看心理医生。

据广医二院心理科的龚主任介绍,近期以来类似的患者明显增多,有自杀念头者都有10多例。广州市脑科医院心理科的徐主任也表示,近段时间,有自杀念头的患者有明显增多趋势。

对此,专家分析,当气温持续偏高时,心理病患者容易出现体内电解质失调,起床徘徊、无法入睡的情况显著增加,主要表现为:躁动不安、叫骂、摔东西、自虐(含自杀),还常常因微不足道的小事与家人和同事闹意见,觉得日子过得没意思。

专家提醒,夏季预防情绪不稳要注意三要素:一要重视饮食起居,多饮水,多吃“去火”的食物和饮料。二要避免在最炎热时外出,同时也不要在封闭的空间待得过久。三要注意心理调节,做到“静心、安神、戒躁、息怒”。遇到不顺心的事,要学会情绪转移。

时报讯(记者游曼妮实习生盛正挺通讯员黄桃园温志勤宋忠雷)记者从广州多家医院获悉,今年高温天气,中暑病人并不太多,但因打架受伤的倒不少。据了解,天气炎热导致人们心情烦躁,打架斗殴事件明显增多。

许先生告诉记者,两天前他和一个朋友在恒福路散步,一边走一边唱歌。忽然,路边冲出三四个男子,不由分说就对他们拳打脚踢。他的朋友趁机逃脱,他一个人成了被围攻的对象,身上多处受伤,最后连怎样被送到省第二中医院的都不知道。

另据了解,前两天的零点时分,两个少年在天河石牌一餐馆吃夜宵。因小事和邻桌的几个男子发生口角。没想到对方竟拿出刀来砍他们。结果,一个受了皮外伤,一个肌腱被砍伤,被送往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急诊。

据省第二中医院温振杰医生介绍,近期以来医院就诊的打架斗殴者明显增多,比平时多了四五成。有时一天七八个。医生分析,打架斗殴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但最近天气异常炎热,容易让人动怒,是其中一个比较重要的原因。温医生说:“心情也会中暑!”

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心理科潘集阳医生提醒,持续高温的天气,要特别注意防治“心理中暑”。一旦发现症状严重,要及时看医生。

时报讯(记者刘谷华)连日的高温使不少在烈日下候车的市民吃不消,而纷纷改乘凉爽舒适的地铁。记者昨日获悉,连续数日,广州地铁运送乘客的数量激增到65万人次,比今年上半年平均日客运量超出10万人次左右。

广州连续7天拉响高温警报,日前更是录得39℃的入夏以来最高气温。酷暑之下,市民纷纷“趋凉避热”,凉爽的地铁对于不得不出门的市民来说,自然是一个不错的选择。记者昨日在地铁站看到,站台上的乘客密密麻麻,比平常同一时间明显增多。

据了解,通过空调调节气温,广州地铁一号线站厅的温度保持在30℃、站台的温度29℃;地铁二号线站厅温度为29℃、站台为27℃,车内温度也同站台温度基本一致。

目前,两条地铁线的日均客运量为54.8万人次,其中一号线为31.7万人次,二号线为23.1万人次。但最近连续数日,地铁运送乘客的数量激增达65万人次,比今年上半年平均日客运量足足超出了10万人次左右。双线的总换乘率为27%,其中从一号线到二号线的换乘率为21%,从二号线到一号线的换乘率为35%。

时报讯(记者何雪华通讯员交宣)昨天,在市区气温近40度、路面温度达50度以上的酷暑中,广州交警仍坚持在路面指挥交通。据了解,目前已经有个别民警出现头晕、发冷等中暑症状。

交警支队越秀大队一中队的曾桂枝中队长告诉记者,7月到9月是交警一年中最头痛的三个月。按照规定,他们要在早上7点15分到晚上10点分几个班次执勤,平均每个班次的执勤时间为3个小时。“这几天的酷暑,已经使中队个别民警出现头晕、发冷等症状。”天河中队的民警为防止紫外线,不得不穿着长袖警服,浑身汗如雨下。然而民警们对付高温天气的方法,仅仅是戴副墨镜,摩托车里放几瓶矿泉水而已。

天气酷热,容易引起司机心情烦躁。据不完全统计,仅天河路一天就发生事故100多起,多为一些小碰撞事故。为应付塞车等情况,交警部门将执勤时间和人力安排转为动态分配,夜间更有巡逻车上街巡逻。交警部门提醒市民,天热切忌心烦气躁,开车时间不宜过长,司机应注意休息。

时报讯(记者游星宇)记者昨日从广百、新大新、国美等企业了解到,连日来商场内的空调、冰箱、饮料、防晒霜等季节性商品的销售额屡创新高。不少市民面对热浪懒得出门,买空调干脆上网搞掂,开通网上购物的商家网购销售额都有较大幅度增长。

在各大商场内的家电卖场,空调整体销售额有大幅度增长,部分品牌促销的款式更出现断货。据广百负责人介绍,从前天开始空调的销售猛增,从平时的200套左右增至500套以上。

户外高温逼人,很多人除了上下班之外懒得出门,网络成为了他们购物主要方式。昨天下午,家住五羊新城的袁先生就在国美电器网上商城购买了一台空调。据了解,如今很多商场都推出了网络购物的业务,最近生意都很不错。广州国美电器企划部的周经理告诉记者,现在他们的网上商城每天单空调就可以卖30多台,比平时增加了一倍。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