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家子公司停牌 中石化股改可能本月内启动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8 13:41:19

三名唐系“老战士”随即进入金新;王宏任总经理,张业光负责证券营业部,宋华杰负责理财业务。王宏早在1987年身为新疆八一农院学生时便认识唐万新,后曾负责过德隆驻京办事处以及管理北京JJ迪斯科舞厅。

掌舵者唐万新之所以没有出任董事长,是因为“资格不够”——人民银行规定,信托机构董事长要有从事金融业五年以上或在经济领域从业20年以上经历。当时,只有年近六旬的何贵品有这个资格。

收购金新后,唐万新停掉了金新以前的全部存款和信托贷款业务。据唐供述,接手金新后,早期业务是靠代销买卖石化债券转动起来的。实际的操作手法是超卖债券,即只有代卖8000万元的额度但实际卖出1亿元,于是在金新账上形成2000万元的沉淀资金。唐于是拿着这2000万元作股票申购。同时,8000万元资金也在金新账上停留一段时间,于是也被腾挪用于股票申购。

在唐万新的掌控下,金新的主业很快转向委托理财,大体有两种模式:一种对客户承诺最低收益率,并收取2%的管理费;另一种则是给客户固定收益率。

1997年9月至2001年中期,金新在各地设立了20多家办事处,专做委托理财业务。1999年上半年,金新设立上海理财管理总部、证券管理总部,由宋华杰、张业光分别负责;另于1997年即由屯河于上海成立投资部,由唐万新、王宏、唐万川负责。

由遍布全国的20余家委托理财业务网络吸纳而来的资金,最终的流向,当然是众所周知的“老三股”——湘火炬、新疆屯河以及合金投资;至2001年以前,总额已经超过100亿元。

2000年底,中科创业崩盘,引发庄股全面受压。2001年一季度,金新信托首次出现挤兑,20多亿元委托理财资金无法兑付。唐万新从德隆产业一翼调配资金救急,然而压力不减,至年底,金新到期未兑付缺口已然达41亿元。

2001年4月到年底,唐万新召集核心部下召开一系列紧急会议。在绝大多数核心干部主张金新破产的情况下,唐万新坚持继续扩大融资规模。他在笔录中解释,这是因为“如果金新破产,在新疆有10万股东(疑指参与委托理财的投资者),我们就会‘无颜见江东父老’,无法给家乡股东一个交待”。这个会议是德隆和唐万新的一个转折点——决意突进金融机构,凭借更大的融资规模来盖住窟窿的唐万新及德隆由此走向不归路。

唐万新金融领域的运作载体,便是现在已经广为人知的上海友联。在已审各案的起诉书中,上海友联均被称作“德隆系”金融机构的指使和操纵者。

上海友联的功能,用唐万新的话说,一则在于通过股东授权形式“管理德隆系的金融机构”,二则在设立新的投资主体,以便绕过银行体系对德隆二字的警惕。

上海友联注册成立于2001年6月,但其执委会早在2000年8月便已成立,成员有王宏、张业光、李强、唐万川、赵戈飞等人;其时的安排本为王宏负责金融机构,唐万新负责产业整合。友联创建之初主要由王宏负责。但在2001年底之后,唐万新免去了王宏友联执委总裁的职务,自任总裁。

自此,上海友联替代金新信托,成为德隆委托理财庞大体系的中枢,金新信托转而成为上海友联旗下的一颗棋子。与此进程相对应的,是委托理财客户由新疆“10万投资者”为主、转而变为分散在全国各地的从国企到上市公司到个人投资者无所不包的集合;而风险亦由过去高度集中于德隆一家,分散至友联控制的十余家金融机构。

“金新信托出现危机后,解决的办法只有不断地用新的资金去补充旧的资金。友联就像一个飞快转动着的车轮,已经无法停下来。”王宏在法庭上说。

尽管不复以往的战略重要性,金新信托仍然是唐万新最重要和最忠实的棋子。唐的笔录显示,金新2000年的“融资任务”为30亿至40亿元,从2001年起,每年均为50亿元左右,直至案发。

在友联统一指挥后,金新的融资任务一直“完成得很好”,每年均超额完成。从1997年设立到2004年4月,金新信托的融资总额达300多亿元。

金新的“融资”主要用于投资股票和兑付到期委托理财。唐万新供称,2002年以来,金新融来的钱90%供自己兑付到期客户,10%的富裕资金由他决策投向。

自2002年1月接任友联总裁后,唐每天下午4点在上海德隆大厦五楼会议室召开资金头寸会,明确当天各个金融机构兑付的客户资金的余额,决定第二天需要作的紧急兑付,由张业光负责具体执行。

至案发,友联从金新一共调走57亿元资金,其中23亿元用于国债投资,12亿元通过“德隆系”四家壳公司上海西域、中极公司、创索公司、创基公司,买进“老三股”,10亿元直接购买“老三股”。

在金新信托开庭的同一个星期,对宁夏伊斯兰国际信托投资有限公司及多名高管的起诉,亦在银川开庭。

据起诉书指控,伊斯兰信托从2002年3月至2004年6月,在上海友联管理研究中心有限公司的指使和操纵下,以承诺保底和固定收益率为诱饵,向202家机构和133名个人变相吸收资金29.8亿元。

据称,这些资金主要转入由上海友联控制的德恒证券有限公司,用于购买股票、国债,支付信托合同本金、利息及业务费。至案发时,仍有十多亿元资金未能兑付;包括伊斯兰信托董事长杨汝臣、总经理孙卫在内的九名高管亦被列为被告。

“德隆系”在伊斯兰信托实际控股40%。伊斯兰信托根据公诉方的调查和唐万新的讯问笔录,除了委托理财,伊斯兰信托的另一个融资渠道是向银行拆借,事涉昆明市商业银行和银川市商业银行。

据唐万新讯问笔录所言,伊斯兰信托与银川市商业银行有长期合作关系,因此可拆借资金,但一则需要伊斯兰信托股票质押,二则拆借量有限。为放大资金拆借数额,唐万新通过其影响力,使昆明市商业银行向银川市商业银行拆借5.5亿元资金,再由银川市商业银行将这笔资金拆借给伊斯兰信托。

之所以如此费尽周折,正如唐万新所说,“是因为信托公司与外地银行拆借限制太多。而银行间拆借没有限制,信托公司与本地银行之间的拆借限制也较少。”

前述5.5亿元来自昆明市商业银行的拆借资金,在友联公司的统一调配下,一部分用于伊斯兰信托兑付到期委托理财,绝大部分则用于友联旗下其他金融机构的兑付。唐万新还供认,除了三方理财业务的资金,伊斯兰信托绝大部分资金都委托给了德恒。

随着金新信托案、伊斯兰信托案庭审结束,加上月前结束的德恒证券案、中富证券案以及南京国际信托投资公司案审判,对“德隆案”的系列刑事诉讼已进入倒计时。

唐万新本人的供述,已成为这一系列审判中控方最重要的证据之一。如果不是有这一系列供述,公诉方仅以大量的委托理财合同书证,并不能让公众充分了解事实的真相。这些供述也成为“德隆系”当年干将、今日被告们的救命稻草。

辩护律师们反复引证唐万新在笔录中所言——“我是实际控制人,负责决策和指挥”——来证明其当事人不过是执行者。千夫所指,皆为唐万新。一位辩护律师说,揭开金新信托的面纱,只有三个字——“唐万新”。另一位律师则将唐万新称为“导演”,金新信托不过是他“导演的一出戏”。

中国日报网站消息:伊拉克警方10月3日透露,当日,伊拉克石油部长易卜拉欣·巴赫里·乌鲁姆险遭暗杀,他所在车队遭到一枚路边炸弹袭击,虽然乌鲁姆本人逃过暗杀,但他的三名保镖在这起袭击中丧命。

乌鲁姆的发言人吉哈德称:“部长准备去拜伊吉参加一次活动,不料遇到了路边炸弹。”吉哈德本人也在石油部长车队上。拜伊吉是位于巴格达以北180公里的炼油镇。

吉哈德说:“部长安然无恙,现在正在石油部与他的下属开会。”吉哈德说,据他了解,有两名乌鲁姆的保镖在袭击事件中丧命,还有两人严重受伤,车队中的两辆汽车被摧毁。警方后来说,有三名乌鲁姆的保镖丧生。(韩榕华)

近期丰原生化、广东甘化等为代表的农业股走势强劲,结合盘面,种种迹象表明,受到政策面支持,农业板块有望出现阶段活跃,并可能成为节后较具潜力的板块。

仅仅从去年4月份以来,农林牧渔指数的跌幅就超过了58%,而同期大盘的跌幅为44%。因此,农业板块已经积累了较大的反弹能量,在十六届五中全会召开的利好环境下有望展开强势补涨行情。

9月30日大盘以平盘报收,上证综指仅仅上涨了0.1%,但农业板块却整体上扬,行业指数涨幅达到1.3%,资金流入的迹象十分明显。不难看出已经开始有先知先觉的资金悄悄进场吸筹。但由于大盘环境影响,农业板块的行情还处在刚刚启动的阶段,建议投资者可重点关注该板块的盈利机会。关注三类农业股票

节前活跃的品种具有如下特点,一是行业龙头表现最为突出;二是低价股票,低价、小市值股票更容易成为资金猎取的重点;三是技术走势较好,调整充分。

根据上述思路,对于农业板块,重点关注三类个股,即行业龙头品种,那些具有规模优势、业绩稳定、行业地位突出的农业股票最具潜力;低价品种,关注那些价位偏低、下跌空间不大、未来反弹强烈的农业股票;调整充分品种,对于最近维持窄幅震荡、接近调整尾声的农业股也建议重点关注,这些农业股票可能成为农业板块中较具潜力的品种。北京首放

科技讯:瑞典皇家科学院诺贝尔奖委员会刚刚公布了2005年度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获奖人选:澳大利亚研究人员巴里-马歇尔和J-沃伦,以表彰两人在发现引发胃炎和胃溃疡病的幽门螺杆菌方面所作出的贡献。

诺贝尔奖委员会称,来自澳大利亚佩斯的病理学家沃伦观察到“在进行尸检的一半病人遗体的胃下部有一种细菌。他发现在能看到细菌的部分总是存在着发炎的现象。”

马歇尔对沃伦的发现很感兴趣,他们两人随后联合对100名病人的遗体进行了尸检。委员会称“在进行数次尝试后,马歇尔成功地在数例尸检中培养了一种先前不被人称的细菌,这种细菌后来被命名为幽门螺杆菌。他们发现几乎所有患有胃炎和胃溃疡病的病人的身体里都含有这种细菌。”

他们在这些成果的基础上提出幽门螺杆菌是导致这些疾病的病因。在他们提出这一理论之前,人们认为导致这些疾病的主要病因是压力和生活方式等因素。世界上三分之二的人口都感染有这种细菌,但多数人都不会出现任何症状。它可以引发胃癌。胃癌在癌症死亡疾病中位据第二。

民警孟阳春朝天连开3枪示警,但歹徒已经疯了,猛踩油门左冲右撞,试图甩下紧抓车门不放的孟阳春,而车前方是四处躲避的学生、路人,孟阳春再次果断开枪,这次他瞄准的正是这名歹徒……昨日,南县公安局通报,9月13日至9月19日,在重庆、湖北连续发生的6起劫案告破,警方击毙拒捕歹徒汤某,抓获其同伙刘伟魁。目前,犯罪嫌疑人刘伟魁已移交湖北警方,另两名犯罪嫌疑人正在追捕之中。

9月20日,省公安厅向南县公安局转发重庆市公安局协查通报。通报称,9月13日凌晨,重庆涪陵区一出租车被劫持,司机被绑放在该车尾箱,后伺机逃脱;16日凌晨2时10分,4名犯罪嫌疑人在黔江市江城区持刀抢劫一丰田威姿小轿车,将车主廖某砍成重伤;2时50分,又有4人在同一地段持刀抢走一辆出租车,歹徒刺死司机王某后抛尸,抢走随车现金和手机;18日上午,歹徒再次抢劫作案。据可靠线索,4名犯罪嫌疑人极可能向湖北、湖南境内逃窜。

9月21日,湖北宜昌市警方一行8人来到南县公安局,也通报了两起恶性抢劫案:18日,4名犯罪嫌疑人在利川市绑架一宾馆老板王某,抢劫现金1万元及价值5000余元的金银首饰等物;19日凌晨1时许,4名年轻男子在宜昌宜都市持刀抢走一辆东风“标致”307型深灰色轿车(车牌为鄂E·AA093,价值17万余元),歹徒从湖北逃往湖南,从澧县冲关逃往安乡,并于19日凌晨3时54分逃至南县境内。

南县公安局刑警大队经比照重庆、湖北两地犯罪嫌疑人体貌特征及重庆所抢手机的使用情况,推断两地劫案极可能系同一伙人所为,决定并案侦查,并从协查被抢车辆入手,缉捕嫌疑人。

民警经细致查询,发现被抢的“标致307”未出南县几个主要关口,犯罪嫌疑人可能是南县人或在南县落脚藏匿。南县公安局迅速向全局各派出所、城区交警中队发出通知协查被抢“标致307”,部署警力在牧鹿大桥、南华大桥收费站、茅草街渡口、原北洋大桥收费站等主要过往通道设立关卡。

9月22日下午2时30分,案件出现转机。交警大队民警发现一辆全新深灰色“标致307”无牌轿车在南洲镇(南县县城)南华北路行驶,该车与湖北警方所提供的特征相似。民警一边跟踪,一边向刑警大队通报情况。刑警大队侦察员火速赶至南洲镇湘鄂边市场与交警大队民警及110巡警汇合,得知该车正进入湘鄂边市场,民警决定兵分三路在市场内搜捕嫌疑人。

此时,南县公安局刑警大队副大队长孟阳春驾车在湘鄂边市场附近的城西中学巷内巡查,正好一辆深灰色“标致307”驶来,司机约20来岁,与协查通报上嫌犯汤某(南县人)的特征极相符,车内另有两名年轻男女(后经查与劫案无关)。

孟阳春来不及通知队友,立即下车拦住该车去路,并在车后发现该车尾箱上有307标志,牌照也有人为拆卸痕迹,综合判断该车极可能是湖北被抢车辆。

考虑到嫌犯是亡命之徒,孟阳春果断亮明身份并掏出手枪喝令司机下车接受盘问,司机却将汽车发动。孟阳春立即鸣枪示警,并灵机一动喊了声“汤某”,司机回应了一声,随即一愣,心知上当,立即加大油门猛打方向盘向左撞向孟阳春,将他逼到路边。此人正是抢劫嫌犯汤某无疑!孟阳春从地上爬上来,再次鸣枪示警,并用左手抓住副驾驶室的车门,大声喝令汤某停车。

但汤某已不顾一切,左冲右撞,孟阳春扣住车门被拖行几十米远。时值附近学生下午上学,巷内许多学生被这突如其来的情形吓得惊声大叫,四处躲避,车前方一名惊慌失措的中年妇女呆在那里。

孟阳春再次大声喝令汤某停车,并第3次鸣枪警告。但汤某不但不听,反而掏出一把匕首不断朝车窗外猛刺,企图将孟阳春刺翻。形势十分危急,孟阳春果断开枪,击中歹徒胸部,轿车“嘎”的一声停了下来,离几名避之不及的学生仅一步之遥。随后赶来的民警立即将汤某送往医院救治,后经抢救无效死亡。

经办案民警排查,南县公安局刑警大队民警又在南洲镇湘鄂边一旅社抓获汤某同伙刘伟魁(山西太原人)。刘某交代,9月13日至19日,在重庆、湖北发生的系列抢劫案正是他伙同汤某、汤某之兄及“刚儿”(四川大足县人)所为。周喜丰刘淑娥蔡学军

据报道,近年来一直流传着一种谣传,那就是美国和俄罗斯都卷入了“气候武器”的研究,当“卡特里娜”飓风在美国路易斯安那州和密西西比州造成了难以想象的巨大破坏后,美国人立即想起了俄罗斯自由民主党主席弗拉基米尔·日里诺夫斯基在一次酒后引发争议的谈话,在那次谈话中,日里诺夫斯基威胁道:“我们的科学家只要轻微地改变一下地球的重力场,美国就会陷入洪水灾难中。”

美国气象学家斯科特·史蒂文斯日前耸人听闻地宣称道,俄罗斯军方科学家正是引发美国墨西哥湾“卡特里娜”飓风的罪魁祸首。美国科学家相信,俄罗斯从前苏联时代起,就一直在从事“气象武器”的研究,而主要实验场所之一就是位于俄罗斯中部的“苏拉实验基地”,该基地位于尼兹尼·诺夫哥罗德市150公里外的一片荒凉地带,那儿是俄罗斯研究“气候武器”的秘密场所。

史蒂文斯日前向媒体披露道:“我怀疑是俄罗斯军方科学家通过能够改变气候的实验设备,故意引发了美国的‘卡特里娜’飓风灾难。”

“苏拉实验基地”内部研究人员称,HAARP设备根本无法引起像“卡特里娜”飓风或“丽塔”飓风这样大的自然灾难,俄罗斯无线物理研究所负责人尤里·托卡里夫说:“目前不管是俄罗斯人还是美国人,都还没有能力人为地炮制出像卡特里娜飓风或丽塔飓风这样的自然灾害,这些实验设备的能力太低了,美国人试图将HAARP的功能增大,但它仍然不足以引发自然灾害。”沈志珍编译

事实上,美国气象学家不是惟一一个指责其他国家使用“飓风武器”的人,美国自己也曾受到过相似指控。早在2002年,当欧洲遭受洪水袭击后,一些欧洲政治家谴责“美国军方”制造了这场洪灾,目的是为了破坏欧盟经济。2002年,俄罗斯国家杜马国防委员会再次提起美国的“气候武器”,俄杜马议员称,美国位于阿拉斯加州的HAARP“气候武器”系统,能够改变地球的电离层和磁层,从而可以对气候引发灾难性的改变。

据悉,俄议员提到的“气候武器”设备是位于美国阿拉斯加州安克雷奇市以北400公里处的一个军方实验场所。在广阔的苔原上,有数千根25米高的天线竖向天空,该设备被称做“高频活跃极光研究计划”,简称为“HAARP”。

据报道,这一神秘的“HAARP”设备是由美国海军和空军联合建立的,一些科学杂志消息来源称,“HAARP”设备可以对地球的电离层和磁层产生重要的影响,引发难以想象的后果。然而最难以想象的是,“HAARP”设备据称还可以对大自然气候产生巨大的影响,从而引发气候剧变。消息来源称,在以前的试验中,“HAARP”设备据称已经引发过数次类似“卡特里娜”飓风和“丽塔”飓风的自然灾害。沈志珍编译

本报记者陈羽啸摄本报讯(记者肖玉实习生秦小琼)当初回重庆给父亲送钱治病的陈昌敏,现在却因自己患上肾衰竭而生命垂危。如今,面对随时可能离开的儿子,患有胃炎和十二指肠息肉的父亲陈德彬主动放弃了医治。昨天,只剩下皮包骨头的陈德彬竟提出要为治疗中的儿子捐肾。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