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帅寄望姚明成肌肉猛男 姚明:两个投篮王还不够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6 02:14:01

除刘利民外的6名被告人,也都认为公安机关的笔录存在问题。被告人赵云钢说,笔录中的一些内容他根本没有说过。

“安胜利接受警方讯问时受到精神和肉体上的折磨,一晚上不让睡觉。送到看守所时候脸上还是肿着的。”安的辩护人也认为,警察有刑讯逼供的嫌疑。她要求法庭去看守所调取安胜利被收监时的体检登记材料,以证明公安机关逼供。法庭表示,如有必要,会去调取资料。

此案为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被害人家属作为原告要求严惩刘利民的同时,向被告刘利民等9人提出259万元的民事赔偿。“包括被害人在内,刘利民毁了10个家庭。”原告的代理律师在宣读诉讼请求时,伸手比画了一个10的手势。

“原告家属有什么话说吗?”审判长让被告人发言时,李忠义的妹妹越说越激动,说话的声音发抖并带着哭腔。她拿出一封父亲写的请求法庭严惩刘利民的信读完说,由于前日出庭后父亲身体不适,急救车已将人送回北京。

“现在最怕的就是过节,一家里面有了两个寡妇。”她说,她的哥哥死后的一个月时间里,家人都不敢把这个噩耗告诉父母亲。因为3年前她的弟弟因车祸夺去生命,怕再说哥哥的死两位老人承受不了。

刘利民当庭回应死者家属:“理解被害人家属的心情,我应该接受法律的严惩。”

庭审到结束阶段,审判长让被告作最后陈述。刘利民拿出了事先准备好的一张纸首先发言:“我真的很后悔,但现在什么都晚了,只能向受害人及家属道歉……”接着,另8名被告低着头坐在椅子上相继向死者李忠义的家属说“对不起。”

此案的刑事附带民事诉讼部分,原被告双方同意由法庭主持调解。庭审至午后1时22分结束,法庭将择日宣判。

在案发时,除了刘利民迅速离开现场外,其余8名被告人是否都曾对李忠义有过拳打脚踢等伤害行为?公诉机关当庭宣读了数份书证和物证,包括侦查机关对9名被告的讯问笔录,以及案发现场的证人证言等,以证实8名被告都曾有对被害人的伤害行为,其中包括重要物证———带有血迹的木板。

法医鉴定,李忠义系急性开放性颅脑损伤死亡。根据技术分析,伤口应为直径1.4cm以上的钝器所伤。那么,是谁给了李忠义那致命一击?这个疑点,成了法院为9名被告人故意伤害致人死亡罪量刑的重要依据。被告人周传全的辩护人表示,周用木板不可能打出这样的伤口,有待于进一步鉴定。

前日,太原警方回应媒体“刘利民根本不是警察”。昨日,记者就这一说法采访太原警方,未得到回应。

昨天下午,记者赶到了刘利民之前工作过的尖草坪公安分局。“关于刘利民的采访我无权对媒体说,需要到市局新闻中心。”负责媒体采访的宣传中心洪瑞起科长还说,接受太原市以外媒体记者的采访需要太原市公安局新闻中心的同意。

随后,来到位于太原市五一广场东北角的太原市公安局。新闻中心负责人不在,该中心一位刘警官留下了记者需要采访的内容以及联系方式。

记者将尖草坪公安分局作了哪些调整工作、“刘利民根本不是警察”的说法依据是什么等问题留下。刘警官表示他回答不了这些问题,“等我们领导看过你想采访的内容后会和你联系。”他说。

傍晚6点多,记者去电新闻中心,电话无人接听。直至发稿,仍未接到太原警方的回应。

本报讯(记者李武)来自欧盟委员会的消息称,欧盟官员将在今天飞抵北京,并有望在明天正式和中国磋商中国纺织品进口危机的解决之道。此前,由于欧盟对中国纺织品进口配额实施严格限制,大量欧洲商人进口的中国服装积压在港口难以入关,并使欧洲服装业遭受重大损失。

欧洲当地时间8月22日,欧盟发言人克里斯蒂娜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欧盟贸易专家23日将前往北京,与中国磋商解决目前危机的办法,并有望在25日举行相关磋商。此前,欧盟贸易委员曼德尔森表示,在本月底欧盟将和中国紧急磋商解决进口中国纺织品危机问题。

今年6月,欧盟重新对来自中国的10类纺织品实行配额限制。此举虽然满足了南欧和东欧一些纺织品生产商的要求,却损害了欧盟纺织品进口商、零售商和消费者的利益。目前,中国出口欧盟套头杉、长裤等纺织品早已超出欧盟进口配额,胸罩、女式衬衫和亚麻布服装又将达到配额限量,这使欧盟进口商面临较大压力。

欧盟贸易事务专员曼德尔森此前也表示,希望与中方磋商,允许从中国进口更多的纺织品,也许可以通过在今年使用2006年部分配额的方法加以解决。商务部有关官员表示,此轮磋商将有望解决中国部分滞关纺织品的通关问题,欧盟也将有可能通过追加进口配额的方式,扩大中国纺织品进口数量,以缓解进口承受的较大压力。

另据新华社报道,一些欧盟成员国政府、纺织服装进口商和零售商组织近日纷纷要求欧盟委员会放松对中国纺织品的限制。德国和北欧一些国家的贸易部上周致信欧盟贸易委员曼德尔森要求解决这个问题。18日,荷兰外贸大臣范根尼普、丹麦副首相兼经济和贸易大臣本特森、瑞典工业和贸易大臣厄斯特罗斯和芬兰外贸和开发事务部长莱赫托迈基甚至联名在英国《金融时报》上发表文章,再次敦促欧盟不要就纺织品设限。克里斯蒂娜表示,25日欧盟委员会将在布鲁塞尔同来自25个欧盟国家的代表举行会议,商量解决目前危机的办法。

迫于越来越多成员国的反对呼声,在进口商利益受损的巨大压力下,出于自身利益和维护欧中战略合作经贸关系大局,欧盟终于做出了一个明智的决定:主动要求同中国磋商解决进口中国纺织品面临的巨大压力;主动向中国纺织品抛绣球———全面提高中国纺织品进口数量。有纺织业内人士认为,此次欧盟与中国紧急磋商中国纺织品进口危机问题,欧盟也有望全面提高中国纺织品进口额度,并将在协议达成之后,最快的时间内付诸实施。

根据中欧达成的纺织品出口中国纺织品进出口商会副会长曹新宇昨天表示,今年中国出口欧盟的女式衬衫的配额已于18日用完,加上之前的梭织裤子和套头衫,目前欧盟对中国设限的十类纺织品中已有三类纺织品清关率达到100%.根据欧盟海关公布的数据,T恤衫、胸衣、连衣裙、亚麻纱等清关率都在90%以上,预计也将在近日将被封关。

中国出口欧盟纺织品相继达到出口上限,被欧盟拒之关外,此举意味着今后中国将不能再出口相关纺织产品;另一方面,也意味着欧盟进口商今后将进口不到中国质优价廉的纺织品。进口配额就好像是一把双刃剑,虽限制了中国纺织品的出口,但另一方面,也使欧盟销售商面临无货可进,供应趋紧的不利局面,欧盟进口商面临较大经济损失。

此前,英国、德国等多个欧盟零售商组织就向欧盟贸易委员会施压,称由于受配额限制,冬季欧盟市场毛衣、裤子等设限纺织品数量将减少,价格上涨,货物面临较大缺口,呼吁欧盟放松对进口纺织品的配额限制。中国纺织工业协会会长杜钰洲指出,中国出口服装80%的利润被进口商分享,欧美限制进口中国纺织品,欧盟进口商是最大利益受损者。

由于担心欧美设限而给企业造成利益损失,自去年广交会以后,许多中国纺织品出口企业在签订纺织品出口订单时都签署有“因欧盟设限造成损失由进口商承担”类似的合同,从而将出口风险部分转嫁给了进口商。江苏祥盛纺织染整有限公司总经理申素琴称,欧盟对中国纺织品出口设定上限后,一些企业担心因欧盟进口数量限制而进不到自己所需要的纺织品,纷纷加快进口步伐,一度造成中国纺织品拥堵海关现象。

由于一些出口企业和进口商对相关货物进口情况缺乏全面了解,造成了部分纺织品在很短的时间内就达到了欧盟的进口上限,于是,超出配额部分纺织品无法办理出关手续,进口商不仅要租用仓库囤放货物,还需要为此支付数额不低的租借费用。为此,许多进口商叫苦不迭,他们纷纷呼吁欧盟放开对中国纺织品进口限制。

“这次欧盟和中国磋商纺织品问题,中国已经是胜利在望,欧盟也将有望和中国达成一项全面的纺织品进口协议,欧盟有望大幅度提高进口中国纺织品配额。”商务部研究员博士研究员梅新育表示,欧盟对中国纺织品设限实施才两个多月,但欧盟已面临设限的重重压力。

梅新育称,早在中欧签署纺织品谅解备忘录之前,欧盟成员国内的德国、英国等发达国家,原本就不同意对进口中国纺织品采取数量限制。如今,一些成员国已深切感受设限之疼。此次欧盟贸易专家紧急飞赴北京磋商,欧盟有意与中国达成一项全面的纺织品进口协议,欧盟也将主动提高中国输欧纺织品配额。

据梅新育透露,协议将不仅涉及目前滞留欧盟海关的纺织品,还将涵盖更多的纺织产品。本报记者李武

就在G股渐渐退潮、投资者都在等待管理层发布股改指引的时候,中国证监会、国资委、财政部、中国人民银行、商务部昨日深夜联合发布《关于上市公司股权分置改革的指导意见》,首次明确在股改中只有A股含权。

《指导意见》第11条指出,“股权分置改革是解决A股市场相关股东之间的利益平衡问题,对于同时存在H股或B股的A股上市公司,由A股市场相关股东协商解决股权分置问题。”

市场人士认为,这意味着含H股或B股的A股上市公司,在解决股权分置问题时,非流通股股东只是向A股股东买在A股市场的流通权,不必向H股股东和B股股东支付对价。这也可以解释近期中国石化为何走势如此强劲。

但这也暗示,为了不损害H股股东和B股股东的利益,此类公司的非流通股东只能用自己拥有的现金及持有的上市公司股权向流通股股东支付对价,换句话说就是含H股的境内公司的股改方案不能改变上市公司的总股本和各项财务指标,送股和送现金将成为主流。

西安秦岭野生动物园一只名叫“艾艾”的母猩猩16年前痛失原配“丈夫”之后,一度心情郁闷而染上烟瘾;1997年,陪伴了它7年的“后夫”又因病去世,加上一个孩子远“嫁”到沈阳,一个孩子不幸死去,使得“艾艾”在孤独和寂寞中变得烟瘾一天比一天大,随着年龄的增长,香烟使今年26岁的“艾艾”身体逐渐虚弱起来。8月23日,该园决定采取措施为其戒烟,并希望广大市民推荐戒烟良方,同时,欲在全国范围内为其再次“招婿”。

1982年,1岁半的黑猩猩“艾艾”和3岁的黑猩猩“健健”同时从日本来到原西安动物园“定居”。1989年,“健健”突然拉肚子,该园兽医尽最大努力也未能将它从病魔手中救回来。“健健”去世后,“艾艾”一下子情绪低落到极点,它整天不吃不喝。也不到笼舍内玩耍,且时不时将“手”从铁笼内伸出去捡拾游人扔下的烟头,并模仿游人吸食香烟。

1990年,该园又从日本为“艾艾”招回一只长它3岁的黑猩猩“大虎”为夫。此后的日子里,“艾艾”的情绪虽比以前有所好转,但吸烟的习惯却没有改变。“大虎”也许出于爱慕之心,一直包容着“艾艾”这个不良习惯。当它们俩的第一个孩子出生后,这对“艾艾”可谓增添了不少欢乐,吸烟的数量也明显减少。但由于动物园的原因,突然将它们的孩子远“嫁”到沈阳,这一远离爱子的现实又使“艾艾”整天郁闷不堪。这样的日子过了一年多后,它们的第二个孩子出生,这时的“艾艾”对孩子非常疼爱,并且主动戒烟。可孩子出生不久突然暴病夭折,再一次的打击使得“艾艾”情绪极其糟糕,有时候还动手打“丈夫”。1997年,18岁的“大虎”因病死去。当时,“艾艾”前所未有地发出了嗷嗷哭声,出于同情和理解,每当“艾艾”向饲养员要烟抽时,饲养员都尽可能地满足它。目前,“艾艾”平均每天要抽掉8至10根香烟。

2005年8月23日中午,记者来到“艾艾”的笼舍时,它只身坐在装有透明玻璃的活动场地内傻傻地望着远处,隔着玻璃墙,任凭游人怎么在它眼前挥手,它连眼睛都不眨一下。大约10分钟后,它突然起身直行到活动场里面一个窗口,双“手”抓着窗户上的钢筋大叫起来,见里面无人应答后,它又跑到铁门前,双“手”抓着铁门上方的钢筋嗷叫几声后,拼命地用“手”拍打着铁门,发出的声音令人毛骨悚然。

过了一会,饲养员吴明点燃一根香烟递到窗口,“艾艾”一把接过去猛抽起来,它抽烟的姿势与人没有任何区别,且蹲在地上,右臂搭在左肩上,左“手”食指和中指夹着烟,每抽一口烟都要扬起头,当烟呼出时,“艾艾”表现出一种十分满足惬意的样子。

抽完烟后,“艾艾”似乎一下子提起了精神,它不停地隔着窗户向饲养员吴明低头哈腰,并且还在地上双臂着地来几个“倒栽葱”。吴明对“艾艾”说:“等一下,我给你倒去。”“艾艾”听后立即连点3个头。约3分钟后,吴明用饮料瓶盛来一瓶热牛奶,“艾艾”在用右“手”接牛奶的同时,伸出左“手”握着吴明的手指尖在空中摇了几下,然后端着奶瓶坐到地上一饮而尽。

吴明说:“它刚才低头哈腰是想要奶喝,在空中‘倒栽葱’是我向它提出的的条件,只要能满足它的欲望,让它干啥它干啥。接奶瓶时摇我手指,是表示谢谢。不要看它是动物,基本的礼节它都懂,它的智商相当于一个5岁的小孩。只是随着年龄的增长和抽烟对身体的伤害,它的反应有些迟钝。”

已有16年烟龄的“艾艾”今年以来经常出现便秘,精神状态明显比以前差了许多。考虑到香烟对“艾艾”身体的影响,西安秦岭野生动物园决定为其强制性戒烟。饲养员吴明说,一方面,他们将在日常生活中在饮食上适当增加一些维生素和水果量,另一方面,逐渐减少抽烟数量,另外,希望广大市民能推荐一些为“艾艾”戒烟的好方法。这些都是从外在的角度去考虑,最重要的是要消除“艾艾”孤独、寂寞的情绪。对此,他们准备在全国范围内为“艾艾”找一个配偶或异性玩伴,也就是为其再找一个“夫婿”。

目前,“艾艾”虽然已经26岁,但它的一切生理规律正常,如有可能找到“夫婿”,它还有生孩子的希望。到那个时候,凄惨了半生的“艾艾”到了晚年将会享受到天伦之乐。

本报讯昨天,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七次会议在北京举行,个人所得税法修正案草案正式提交会议进行首次审议,随后还将进行两天的审议。草案主要对《中华人民共和国个人所得税法》进行了两处修改,将工薪所得减除费用标准从800元提高到1500元;明确要求高收入者自行申报。

此次修改草案主要涉及到两点,首先草案将第六条第一款工资、薪金所得减除费用标准由目前的800元每月提高到1500元每月,以解决城镇居民生活费用税前扣除不足的问题。

其次,草案将现行个人所得税法第八条修改为:“个人所得税,以所得人为纳税义务人,以支付所得的单位或者个人为扣缴义务人。个人所得超过国务院规定数额的,或者在两处以上取得工资、薪金所得和没有扣缴义务人的,以及具有国务院规定的其他情形的,纳税义务人应当按照国家规定办理纳税申报。扣缴义务人应当按照国家规定办理全员全额扣缴申报。”也就是明确要求高收入者自行申报。

规定自行申报,税务机关就可以按照税收征管法的规定,对不申报或申报不实的纳税人,处以不缴或者少缴的税款50%以上5倍以下的罚款;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同时草案规定,扣缴义务人都必须办理全员全额扣缴申报,这就形成了对高收入者双重申报、交叉稽核的监管制度,有利于强化对高收入者的税收征管,堵塞税收征管漏洞。

修改草案最后还增加规定,国务院可以根据实际需要适时调整工资、薪金所得减除费用的标准。这样将来居民收支水平和消费价格指数发生变化时,国务院就可以再调整减除费用标准,不必因此修改法律。另据透露,此修改草案有望一审通过,并在明年正式实施。

就个税起征点问题,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将于9月初举行立法听证会,广泛征求社会各方面的意见与建议。

昨天,财政部部长金人庆在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七次会议上作了关于修正案草案的说明,对各个疑点进行了详细的阐述。

[草案条文]将个人所得税法第六条第一项规定的工资、薪金所得的费用减除标准从800元提高到1500元。这实际上是对个人所得税起征点进行了调整。

[权威解释]现行个人所得税法的起征标准是1980年制定的,在1993年统计的就业者中,月工薪收入在800元以上的为1%左右,到2002年已升至52%左右。在收入提高的同时,职工家庭生活消费支出也呈上升趋势:2003年居民消费价格指数比1993年提高60%,消费支出明显增长,超过了个人所得税法规定的每月800元的减除费用标准,导致职工消费支出不能在税前完全扣除,税负明显加重。

根据国家统计局统计,2004年全国城镇单位在岗职工年人均消费支出为7182元。按人均负担率1.91计算,城镇职工的人均负担消费支出为1143元/月,因此将800元/月提高到1500元/月,高于城镇职工的人均负担消费支出水平使中低工薪收入者不缴个人所得税或者税负较轻。

[草案条文]在个人所得税法第八条中增加了有关高收入者必须办理纳税申报的规定。

[权威解释]现行个人所得税法第八条和第九条规定,只有在两处以上取得工资、薪金所得和没有扣缴义务人的纳税人必须自行申报,其他纳税人,包括高收入者,都只是由其扣缴义务人办理扣缴申报,纳税人不必自行申报。但是,当扣缴义务人没有扣缴或者扣缴不足时,按照税收征管法的规定,只能对扣缴义务人处以罚款,不能追究纳税人的法律责任,影响了对高收入者的征管力度。因此,有必要明确个人所得超过一定数额的高收入者,也必须依法自行申报,税务部门应重点加强监管。

但是,要求个人所得超过一定数额标准的高收入者自行申报,目前只有试点,经验不多。因此自行申报的范围以逐步扩大并最终实现普遍申报为好。也就是说,必须自行申报的个人所得数额标准需要不断调整。考虑到这一标准如果由个人所得税法直接规定,不便于调整,也不利于保护法律的稳定性,授权国务院确定并随时调整比较妥当。

[草案条文]在个人所得税法第八条中增加了有关扣缴义务人应当办理全员全额扣缴申报的规定。

[权威解释]扣缴义务人是指支付工资、薪金的单位或个人,也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个人所得税代扣代缴单位。通过实行扣缴义务人的全员全额明细申报,税务部门可以更为准确地掌握和核定纳税人的收入来源、数额和结构,及时堵塞征管漏洞。对于有扣缴义务人并且自行申报的高收入者,还可形成双重申报、交叉稽核的监管制度,有利于加强对高收入者的税收征管。

本报讯北京市地税局个人所得税处处长商尚昨天透露,目前本市需要缴纳个人所得税的人群在400万人左右。中央财经大学税务系教授刘桓据此保守估算,北京市将有1/10的人即40万人左右,在个税起征点提高后将可不再缴纳个人所得税了。

从2003年9月1日起,本市个人所得税的征税标准实际上已经提高到了1200元。今年上半年本市个人所得税收入达97亿元,同比增长18%。市地税局个人所得税处副处长史晓军透露,虽然本市的个人所得税收入肯定会因此受到影响,不过具体影响目前还很难测算出来。

本报讯“我平均每月收入也就一千三四,如果国家能够出台这种新政策的话,当然最好不过了,像我们这种上有老,下有小的人来说,当然是能省一点是一点。”说这番话的肖女士是一家宾馆的收款员。昨天,记者就此问题采访了多位北京市民,其中大声叫好的多为普通职工。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