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尔西未忘蒿俊闵 高官赞其强于世青赛银球奖得主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06:39:42

国资在哪个行业退,哪个行业进,是困扰国资改革的一个长期问题。国资委主任李荣融对此也颇显无奈——“人家老逼我,说谁进谁退?我说不好说。”李荣融在最近的一个会议上透露说。

不过,对地区性的支柱产业,要发挥好国资的主导力量,却是国资委主任李荣融的一个鲜明观点。

上海组建锦江、百联两大集团,就被李荣融视为典范之作——虽然都是竞争性领域,但因为世博会和上海四个中心建设需要,国资进入,能发挥主导作用。

“手里没有储备,怎么来稳定社会?”李荣融反问道,“真正能调动的,只有国资经济。”

他的亲属有一次在上海打车,学着用上海话招呼出租车司机。司机跟她说,你不用上海话,我们也不会歧视你。

“上海出租车为什么能够这样规范,就在于有强生和大众两家国资主导企业。”李荣融总结说。

李荣融接着说,而我国个别大城市,尽管政府多次要求提高出租车行业水平,但还是得不到大的改善。李荣融认为,这是因为一个城市拥有国资主导力量,一个城市是“散户”。

不过,在这位国资委主任看来,国资进退比例并不是一成不变——国有经济如果没有活力,更谈不上控制力。

“我经常说的一句话:谁影响谁。如果你影响不了别人,别人老是影响你,你就要退出。”李荣融说。

遵循这种思路,国务院国资委正致力于对监管的170多家央企进行现代企业制度建设,以此为抓手提高央企的竞争力。那些不能进入行业前三名的企业,将会被退出——按李荣融的说法,这个名单将只“保留下80~100家企业”。

第二批试点的42家公司中,国有控股上市公司有19家,有电力、钢铁、交通运输业,也有房地产、食品零售业。国家股最高占到77.86%宝钢股份(资讯行情论坛)600019.SH;最低是22.88%(农产品(资讯行情论坛),000061.SZ,主营食品、饮料、烟草和家庭用品批发业);还有银鸽投资(资讯行情论坛)(600069.SH),国家股占39.26%主营造纸及纸制品业。

显然,第二批试点中有国资“进”的企业,也有国资“退出”的企业。不过据记者了解,对第二批试点公司来说,眼下最大的问题,主要还是对价补偿的标准问题。

“持股比例要报到省(市)国资委再定,省一级国资委批过后,再上报到国务院国资委。”试点的一家上市公司人士透露说。

而一些省国资委对此问题没有一个明确的态度。“最低持股比例是多少,各个省的情况不一样,要个案审批,不可能一刀切。”一位省国资委产权处处长说。

不过,按照市场逻辑,在这场股权分置改革博弈中,流通股股东希望非流通股股东持股比例越高越好,显见的理由是,非流通股股东减持,将会导致市场的扩容(上海申银万国证券研究所有限公司两位分析师李蓉和徐妍根据她们的估算,如果所有公司进行股权分置改革,在满足国资委最低控股比例的基础上,第二年和第三年按照5%和10%的最大减持比例,市场总的资产供给将在600亿和800亿)。

一般来说,国有股减持的主要来源在于国资委划定的第二类和第三类公司,即自然非垄断性的行业当然,第一类大盘蓝筹上市公司中的二股东、三股东等小股东减持也是一个主要来源。这类公司占了国有控股上市公司的大部分,它们所处的行业也是国资部门在国资进退哲学中最难把握的地方。

在目前的国资改革氛围中,这类公司何去何从,将极大影响我国国资改革进程。

一方面,大盘扩容的主要力量在于那些“退出”的国有控股上市公司,因为按国资委的逻辑,该“进”的公司持股比例会严格限制在一个高位上。

而另一方面,非流通股为获全流通,要对流通股进行对价补偿。但是按照市场逻辑,“退”的公司非流通股比例不高,支付对价就相对较少,“进”的公司大多是蓝筹公司,他们付出的对价补偿最高。

这样,造成的一个结果是,国资该“进入”的做优做强的上市公司将为国资“退出”的上市公司买单,出现“劫富济贫”情况,跟国资改革“有进有退”的本意相悖。

因此,当股市改革上升为国家的一项战略的时候,国资委能否经受住市场的压力,国资从上市公司中的退出通道有多大,是个伟大的考验。

专业工作室一条彩信能赚10万元经纪人一年赚20万元业余爱好者最少才卖50元

有报道称彩铃组合年收入超百万,记者调查——彩铃写手身价百万没谱专业工作室一条赚10万。

伴随着各种方言版本彩铃在各地的流行,彩铃在无线增值服务行业迅速崛起,让SP们赚得盆满钵盈。而彩铃写手这一领域更是被炒成了工作挥洒自如、财富日进斗金的传奇,更有媒体爆出彩铃写手收入过百万的消息。

记者在近日走访许多从业人士时却发现,彩铃行业的竞争日趋激烈,彩铃从业者并不都那么风光。

“喂,我是手机小强,我的主人最近有点累,经常加班呀,非常需要你的关心,你可以在电话接通后安慰安慰他,或者替他骂骂老板让他出出气,记住了吗?准备好了吗?我要接通了……”

“one,我不能接电话;two,我有个好办法;three,将你要说的话精简一下,然后发短信吧;four,怎么你还没挂;five,我看着电话直犯傻———你的执著终于感动我啦,我现在就来接电话……”

肖乐,北京音乐台《彩铃乐翻天》节目主持人,乐乐声工场创办人。这位在业界号称彩铃“一哥”的从业者对彩铃写手年收入百万的说法颇为不满,“说彩铃写手一年能挣一百万是媒体不负责任的炒作。”

肖乐告诉记者,一些记者把彩铃写手的收入理想化了,按照他们的算法,每一条彩铃下载,写手都要提成,下载率还必须达到几十万,这种情况是几乎不可能的。“当初有记者采访我之后说彩铃写手年收入百万,许多写手都打电话过来和我要钱,说挣的钱都被公司赚走了。”

当初肖乐也是误打误撞进入彩铃这个行业的,现在有了自己的彩铃公司。乐乐声工场旗下有吾酷、醉流行等彩铃制作组合。当记者问及肖乐现在的身价会不会已过百万时,肖乐则笑称,这些说法都是虚的,就连吾酷单纯做彩铃的年收入都达不到传说中的一百万。

据业内人士介绍,彩铃行业活得最滋润的是那些专业音乐工作室的音乐制作人。据了解,目前乐乐声工场和许多专业音乐工作室按照分成的方式签约。一些有名气的艺人和公司的分成是五五开,差一点的是四六开,最不行的是三七开或者二八开。

肖乐给记者算了一笔账,除去电信运营商的收入之外,乐乐声工场给制作室的人也就是一条彩铃0.4元左右,按照一条彩铃下载量在每个月3万次的话,这些专业制作室每月可以进账1.2万元左右。按照这个算法,一首彩铃火起来,在全国可以给制作室带来十万元左右的收入。

记者从北京移动网站上看到,音乐制作室吾酷制作的《123接电话》的下载量达到了34549次,每首彩铃2元,按照每首彩铃吾酷收取0.2元计算,除去和移动运营商以及SP的分成之外,这首彩铃可以让吾酷每个月赚到6909元。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在彩铃行业闯荡的个人大都是音频制作爱好者。相对于乐乐声工场签约的吾酷、醉流行等彩铃行业的大腕而言,那些不太专业的音频制作者是属于活得比较累的一群人。

去年大学毕业的杨洋曾制作彩铃卖给SP,还没有进入这个行业的时候对这个职业充满幻想,但实际操作的时候发现并不是那么回事。最让他伤心的是一条辛辛苦苦制作的彩铃才能卖50元,最多的300元,而且这些钱是买断,不管以后SP赚多少钱都和你没有关系。

杨洋告诉记者,没有名气总是使他处于弱势,而且这些公司最爱说的一句话就是“彩铃菜单有470多页,谁知道你的作品能不能火”。

在彩铃行业还有一个群体不为外界所关注,就是那些在上大学学习播音的学生。

据了解,一些比较小的公司或者是单打独斗的彩铃制作者,常常需要雇用几名学生帮他们录音,由于每条彩铃会录制几个不同的版本,这些学生的薪酬大概是每首彩铃在30元到50元之间。

和知名签约组合相比,专业SP公司的彩铃制作人员的收入少得可怜,但和“自由人”相比又稳定得多。

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的专业SP———华友世纪彩铃部门负责人何芳告诉记者,公司上彩铃业务没有多久,自己的税前工资不到6000元左右,效益稍微不好的公司则在三四千元左右。

每个季度的奖金是从事无线增值业务人员的一大收入来源,根据业绩的不同,奖金占工资的152到一些音线比较好的人员会在工作之余到一些合作比较好的公司或者朋友那里去录制一些彩铃,每个月会得到超过1000元的“外快”。

王赛,北京电视台在职员工,喜欢音乐与文艺,之前曾作为短信写手为门户网站创作短信。

身在文艺圈,王赛目前除了电视台的工作还,还做一些还没有成名的艺人的彩铃中间商,也可以说是经纪人。据王赛介绍,半年左右的时间自己帮几个艺人放到网上供下载的彩铃歌曲有8首,最好的一首彩铃每月能从SP那里收回两万多元,但最少的那首彩铃还不到20元钱。“估计我半年在彩铃方面的收入不到10万元钱”。

乐乐声工场的创办人肖乐提醒想入行的人注意:要做好吃苦的准备。他说,目前彩铃写手有两种死法,一种是累死,一种是赔死。

所谓的累死就是当你所做的彩铃不能走红的时候,每条彩铃50元到300元的价格会累死你;没有作品就没有饭吃。而赔死就是说,那种两三个人的小作坊,要充分考虑录音人员的费用、聘请创意人员、租用录音棚的费用以及后期合成的费用;还要在运营商和SP拖欠付款当中支撑下去。

1.在无线增值服务这个行业,拖欠已经成为整个行业的毒瘤。运营商拖欠SP、SP拖欠内容提供商、内容提供商拖欠下面的制作室,最后加上一些虚假的点击率,本来最理想情况下能挣到的二三十万,到制作室手里有个七八万就不错了。

2.网上“盗版商”让人头疼。一些小的SP擅自把与其他服务商有合作关系歌手的彩铃放在他们的网上供人下载,却不付任何费用。据“彩铃经纪人”王赛透露,他“旗下”歌手的一首《回心转意》彩铃的盗版下载次数近100万次,照此估计就让他们损失了三四十万。

本报讯记者叶枫报道暗器高手从笛子中吹出一根针,让对手防不胜防。这本是武侠小说中的情节。但这两天,沈阳新立堡村村民却传说着一个真实的“故事”,村里的谈女士半夜就遭遇了一名神秘男子吹出的“飞针”。

“飞针”是用小孩的彩笔改装而成,长10厘米左右,头上换成了针头,后边安上了稳定飞行的塑料丝,“飞针是一男子用嘴吹出来的。”昨日依然头疼的谈女士描述,前晚9点,大东区珠林桥下灯光昏暗,谈女士骑着倒骑驴捡拾归来,一名穿着深色夹克衫的男子骑车在离她两米远处跟着,该男子嘴里叼着一个黑色饮料瓶。突然,谈女士感到后背处疼了一下,她还以为是该男子用石子打他,回头骂了男子一句,该男子立刻骑车跑开。

然而谈女士继续骑车不到50米,就感觉头晕目眩,这时,每天来这里接她的爱人赶到了,看到爱人,谈女士昏了过去。她爱人发现,谈女士后背右侧插着一根“飞针”。

谈女士爱人介绍,他先将昏迷的谈女士送到附近的204医院,但由于其近乎荒诞的病因,医院不敢轻易检查。在报警之后,他们又到医大二院就诊,没有得到明确的结果后,他们又来到医大就诊。医大的病历上写着就诊时的病因:在没有察觉的情况下被针扎,导致昏迷。

珠林桥派出所值班民警也对谈女士受伤害的情节连连称奇,“以前从没有听说过类似的案件。”

信报讯(实习记者王蓉蓉)昨天早晨7时许,一名赤裸上身的男子站在北京站北侧一交通岗台上,对过往的车辆瞎指挥一通,引得路人驻足观看。

东城区交通支队工作人员刘先生说,由于交警是巡逻值班,再加上这名男子逗留的时间不太长,所以交警未发现该男子。“如果交警当时在场,一定会及时制止该男子荒唐的举动。”汪先生/供图

如果通过市场化减持,解决股权分置本身有非常简单的方案。但这,似乎一直成为被市场和利益团体强烈误导的游戏。解决方案曾经长期陷入停滞,而重新开启以后,目前推出的解决股权分置试点方案的要点是:统一要求非流通股向流通股支付对价以取得流通权,但支付多少,如何支付,由非流通股与流通股去博弈,这一方案仍会留下很多弊病。

解决股权分置是否一定要非流通股向流通股进行历史补偿,这一逻辑本身其实也还值得探讨。而更复杂的问题是,已经推出的试点方案也易引发很多问题。

事实上,目前解决股权分置的试点方案缺乏良好的市场操作性,交易成本昂贵。

非流通股向流通股支付对价的操作难题首先是:支付给谁合理?由于二级市场投资者经常变动,现在持有流通股的人早已不是最初高溢价购买流通股的人,补给现在的投资者似乎不妥;补给原始流通股东呢?显然更不妥。除了2001年前后市场化发行的一段短时期以外,都是按监管部门指定的统一计划价格上市,在大多数情况下,发行价格大大低于当时的二级市场价格,这其中的暴利,都被认购者席卷了。有人说,股票有承续性,因此补给目前的持股者也不算错。这个意见也值得商榷。如果说原始流通股东在转让股权时将其历史补偿权一并进行了转让,那么现在的流通股东也早已不是2001年国有股减持与流通时的流通股东了,鉴于在2001年市场预期国有股将大量减持,其历史补偿的价值也已经大打折扣。我们是否据此可以推论为更该补偿的对象是2001年的二级市场持有者呢?如果具体到每只股票情况就更复杂了。

此外,这一解决方案的交易成本非常高。目前,市场上有近1400家上市公司,不仅有800多家国有和国有控股的上市公司、约500家民营公司和外资控股公司,还有三种性质的股东共融于一个上市公司的情况。在“分散决策”的基本原则下,由上市公司根据自身经济性质、规模、行业和效益的特点,由股东博弈,自主决定解决股权分置的对价模式是很难操作的。

《关于上市公司股权分置改革试点有关问题的通知》(下称《通知》)人为地把非流通股股东和流通股股东推向对立,鼓励双方在存量上进行你得我失的分割,这种解决利益冲突的方式,从一开始就注定了将是一场高难度的较量。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