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初中生杀死三人受审 公诉机关建议减轻处罚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7 10:33:35

记者12时40分赶到现场时,交警封锁现场后正在勘验。肇事的是一辆252路公交车由于剧烈的碰撞,车头凹陷有零部件脱落,前方挡风玻璃破裂,喇叭一直响着;前面两部126路车车头车尾也都被撞得支离破碎。3部公交车上都没有人。死者赵某与侧翻的摩托车一起夹在252路和126路公交车之间。赵某身穿蓝衫麻裤黑鞋黑袜,脑袋完全撞扁,死相极其恐怖。

自称是赵某老乡的男子王军正在现场和交警交涉。三汽公司安全员也及时到现场协助调查。13时20分许,交通拯救车辆将赵某的尸体运走。

天河客运站门前有大量以换零钱、打电话、搭客谋生的人,其中很多人目击了赵某惨死的过程。据他们介绍,赵某当时正在黄线以外的道路上候客,并没有违规进入车道。252路公交车在离赵某30米外的路旁落完客后突然启动,速度极快,不少行人吓得往两边逃散。公交车在右转进站时,撞到了赵某的摩托车,赵某当时没来得及下车,就连人带车被顶着走。期间,赵某不断打手势叫司机停车,但司机根本没有注意到前面顶着人,丝毫没有减速,直到撞上前面的126路公交车才停下车。目击者表示,赵某被252路公交车顶着前进了有十多米。

据介绍,肇事司机见撞死人后吓得脸色苍白,马上下车打电话,警察赶到后将他带走。对于目击者的说法,事故处理现场的三汽公司安全员没有发表看法。

众目击者一致肯定赵某是一名搭客仔,在此地已有一段时间,昨天就是在候客时遭遇不幸。其老乡王军表示只知道赵某和自己合伙收购废铝丝等金属废品,并不知道他在外面搭客。

据王军介绍,他和赵某都是重庆人,来广州已经四五年,两人一起租住在离天河客运站不远的长湴村,在那里收购废金属卖往东莞等地。摩托车是赵某从大沙头一个二手市场买的。赵某今年22岁,家中有父母、伯父等亲属,妻子有8个月身孕,于几月前回到重庆老家。王军称已经将赵某死亡的消息通知了其家属。

警察勘查时曾从赵某尸身上搜出一叠百元大钞,对此王军表示,此前赵某在达道路看中了一款手表,昨天带着这么多钱就是想去买下这款手表,出事前赵某还到天河客运站打听托运货物的消息,准备托运一批废金属去东莞。

【金陵晚报报道】在一家乡镇敬老院里,77岁的张庆多次向77岁的孙萍提出发生性关系,遭到孙萍拒绝后一直怀恨在心。11月2日,经常来看望孙萍的77岁刘喜又来到了敬老院,张庆发现后当即抢过一把斧头对着“情敌”头部猛砍七八下,致刘喜当场倒地。

事情发生在涟水县灰礅敬老院,大门上的招牌已被风雨吹打得破旧不堪,里面只有前后两排低矮的瓦房。

孙萍住的屋是在后排,一间仅12平方米的小屋在冬日里显得很阴冷,一个小橱上摆放着简陋的日常用品,小橱对面一张木床上,被褥单薄而老旧,屋里没有见到一件家用电器。孙萍颤巍巍地从床上爬了下来。一提到张庆砍人的恶行,满脸皱纹的孙萍顿时激动了起来。

孙萍说,11月2日下午2点钟左右,刘喜又从家里来到敬老院看她,两人刚走到她屋前两米处,张庆从别人手里抢过一把斧头就冲了过来,口中还喊着“看你跑,看你能躲哪里去!”

她见张庆气势汹汹地冲过来,想赶紧跑进屋躲起来,不料腿没站稳就摔倒在了地上。刘喜见她摔倒,忙颤巍巍地弯下腰来扶她,而这时张庆就扬起斧头对着刘喜头上猛砍,刘喜挣扎中反过脸来想夺斧头,但张庆还是恶狠狠地喊着“我砍死你!”继续朝刘喜的脸上连砍好几下,刘喜头上顿时鲜血直流倒在了地上,“他是为了护我才被砍伤的。”

今年夏天,孙萍搬进了敬老院,原本住在前面一排,张庆就紧挨着住在隔壁。说起张庆,孙萍对他恨之入骨,嘴角的唾沫星子也在咬牙切齿间飞溅了出来。

孙萍说,张庆经常有事没事地朝她屋里钻,还死皮赖脸地往她身上靠,竟还老不要脸地说要和她“睡觉”。每遇到这种情况,她都是大声叫喊,怒斥张庆不要脸,并拼力把张庆往屋外赶。但几次之后,张庆就开始露出凶相。

有一次,她坐在门前晒太阳,张庆就向她招手“你过来,有事跟你说”,她估计又是说那事,就没理他。没想到,张庆竟冲了过来,拽住她脖子前的衣领,就往他屋里拖,恶狠狠地喊道“我拖死你。”幸亏被敬老院的人救了,这才捡回条老命。

20多天前,她被逼无奈搬到了后排现在的屋里住,但张庆依然不肯放过她。10月27日那天,刘喜又来敬老院看她,和以往一样带了药和吃的。就当他们两人在屋里说话时,张庆又找了过来,并与刘喜发生了冲突,两人打骂在一起。

敬老院曹院长介绍说,张庆进敬老院已经有六七年了,他有4个女儿,原本现在应该由他三女儿照顾负责他余生,根本不会住进敬老院来。但张庆住在他三女儿家时,对三女儿动手动脚,三女儿一怒之下将张庆告上了法院,最终判决两人脱离父女关系。张庆在敬老院整天咋咋呼呼的,不仅打老太太,连老头子也打,动手打人前竟还大声地喊“我要打人了啊!”

敬老院住了30名孤寡老人,几乎都曾被张庆打过,后来老头老太一见到张庆就赶紧躲开,天一黑就紧闭屋门,根本不敢出来。

曹院长告诉记者,虽然镇里村里都对张庆狠狠地批评教育过,但他依然没有改变。自从孙萍住进了敬老院后,张庆就缠上了她,隔三差五地去找孙萍,“就那方面的事”。

20多天前,张庆竟大胆到要勒死孙萍的地步,他们感到事情已经非常严重,赶紧将后排几间屋子调整一下,把孙萍调到后排屋子去住,离张庆远一点。镇里、村里也再次找到张庆,让他写下保证书,以后不准再去骚扰孙萍。

不料,11月2日那天下午,他正带着敬老院里的老人在院子里给种的蔬菜浇水。突然听到一个老人大声喊着“砍人了啊!”他听到后赶紧跑到孙萍住的屋门前,看到刘喜倒在血泊中,行凶的正是张庆,他手中拿着的一把砍人的斧头被一名陈老头夺了下来,斧头还在滴着血。

见此情况,他与敬老院的老人赶紧将刘喜送到镇医院抢救治疗,并拨打110报警。派出所民警很快赶了过来,把张庆带走了。

是谁?一谈起这个人,孙萍刚才还咬牙切齿,瞬间就恢复了平静,说起话来也变得亲切温柔了。

原来,四五年前,刘喜的老伴重病在床,孙萍在他家做保姆,一干就是好几年。但刘喜老伴最终还是因脑溢血而去世。

临终前,刘喜老伴对她说,“你也孤单一人,我死后你就跟着刘喜过吧”,而刘喜也有这个想法。那时,她也生了病,刘喜二话没说就花了1万多元把她病看好。但刘喜的儿女认为母亲刚去世,两人不适宜这么快在一起,于是今年夏天,刘喜就把他送到了镇上一家旅馆,在那里住了10多天后就被安置在了敬老院。

自从孙萍进了敬老院后,刘喜就常常隔个十天八天独自一人来敬老院,给她带来药,吃的肉、穿的衣服等日常用品,来了后还帮她洗衣服洗被子。

孙萍一边说着,一边摇晃着走到小橱边,拿着几个药瓶子摇了摇,痛苦地说“空了,药都没了,他现在受伤住院了,没人给我买药了。”

记者临走时,孙萍一遍又一遍愤恨地说,“张庆不能放出来,不然他会来杀了我的,他应该被枪毙!”

记者随后来到灌南县人民医院,了解到刘喜是11月3日转来的,左眼球被砍伤后摘除,左耳也被砍掉了一半,目前已经出院回家休养。

目前,行凶者张庆已经被警方刑事拘留,此案正在进一步调查中。(文中人物系化名)

新快报讯(记者王华平)昨天下午,番禺市桥富都小学校园内不幸发生一起车祸:该校一名女教师驾驶轿车在校内行驶时,不慎将一名年仅10岁的三年级男生撞倒,怀疑肇事者在慌乱中加速再将被撞倒的男生冲到教学楼前的水泥柱上,导致男生头部被夹在车头与水泥柱中间当场爆裂,当场死亡。

事发昨天下午2时10分,当时很多家长正送孩子前往学校上课,该名陈姓女教师开着自己的大众小轿车进入校园,准备前往停车处。记者在现场看到,事发点位于学校教学楼前的一块水泥地上,水泥地朝教学楼方向呈上坡,而不远处的操场正在改建。据该校老师透露,自学校操场改建以来,就有一些教师把车停在教学楼前。

据现场一名目击者称,“当时陈老师开车的速度很慢,但不知为何在撞了一下车前面的那个男孩后,车就突然加速往前冲,车头还向右转了大约30度,猛地朝那个男生撞去。”一位目击了事件全程的老太太向记者激动地说,“当时男孩的脑浆溅起几米高,太恐怖了!”

现场一位学生家长也说,当时听到“碰”的一场闷响,在场的学生和家长都大叫“撞死人了”,从车上下来的女教师看到这一场面,当场吓得脸色发白。

事发后,医务人员赶到现场,但很快就确认被撞男孩已经死亡。由于撞击速度很快,在离事发地十多米外的学校围墙上,仍能看到溅出的脑浆。

对于陈老师为何撞向男生,现场的目击者有多种说法。一名刘姓女士怀疑当时陈老师在加油门想上坡停靠时,没有看到前面的男生,结果误撞;另一位家长则称可能是女老师在撞倒男生后一时慌乱,想刹车却踩到了油门,然后汽车在冲向男孩时又想拐弯避开,但最后还是没能避免事故的发生。

据了解,被撞死的男孩是该校三年级(一)班的学生,长得高高大大,事发时正赶往教室上课。

台湾《时报周刊》上期曾报道,民进党高捷弊案主角陈哲男到韩国济州岛两晚,有女陪客。引起陈哲男发表声明抗议,打算控告。结果,最新一期的《时报周刊》报道标题更直接引用“召妓”字眼,指陈哲男济州行,确实和情色脱不了关系。

最新一期《时报周刊》指证,陈哲男济州行根本是情色之旅,还提出地点就在他下榻的皇冠假日大饭店附近,济州岛最高档的夜总会———河马俱乐部,甚至还有夜总会妈咪指证陈哲男召妓。看到记者交给她指认的陈哲男和陈敏贤的照片,这位妈咪立刻就认出两人,不但说认识对方,并且表示他来了好几次。

据了解,虽然陈哲男家人扬言要告时报周刊上星期的召妓报道,周刊还是紧追不舍,最新一期的《时报周刊》直接到韩国济州岛的河马俱乐部,找到当时招待陈哲男的朴姓妈咪。

据悉,陈哲男去的河马俱乐部是济州岛当地数一数二的顶级夜总会,离陈哲男和陈敏贤被拍到赌博图片的皇冠假日大饭店只有5分钟车程,位置刚好是在一个十字路口上。从外观看,河马俱乐部是一幢有两层楼的白色建筑物,不是很起眼,实际上它却有台湾政商要人最喜爱的私人招待所的味道。

河马俱乐部的红牌妈咪姓朴,个头不高,瘦瘦的,年纪约在35岁上下。她以前在另一家高级夜总会CARA上过班,也在圆山饭店待过。记者一拿出《时报周刊》上面所刊登的陈哲男和陈敏贤的照片,朴妈咪立刻指着陈哲男大叫:“我认识他,他来过好几次了。”据朴妈咪说,她对陈哲男印象深刻,因为他去了不只一次,每次都叫好几个小姐出场,而且特别爱挑大胸部跟高个子的女孩。至于陈敏贤,朴妈咪的印象比较模糊,但是她强调在圆山饭店、河马俱乐部见过陈敏贤。

陈哲男两夜召4女的新闻闹开了,在台湾,大家对他不但涉入高捷泰劳案,还顶着“总统府副秘书长”的头衔远赴韩国召妓,莫不啧啧称奇。朴姓妈咪听了,反而露出讶异的神情:“这有什么好奇怪的?来我们这里的客人,一次带二三位小姐出场是很平常的事情。你讲的那位先生,每次也都带好几位小姐出场,我特别记得他。”

河马俱乐部是济州岛最高级的夜总会,消费不便宜。记者询问朴妈咪,陈哲男等人每次来大概都花多少钱,朴妈咪说,“他们不用付钱。”朴妈咪透露,类似陈哲男等人这种VIP级的客人,(厂商)何大志一定会招待对方到这里来玩,而且不是只来一次。客人来玩,不用付账,何也不现场买单,而是等到客人离开济州岛之后,才一次算总账。

“以前,何都是派专门接待VIP级客人的手下,例如小郭、小杨,由他们带客人到夜总会玩乐;客人离开济州岛之后,不是何亲自来结账,就是由他手下的人来处理。”

其实,记者此次前往济州岛追踪“情色之旅”,也去了圆山饭店。圆山饭店地下室的夜总会,除了有KTV包厢之外,还有一个很大的舞厅,三四年前算是济州岛最大的夜总会。以前,台湾赌团的VIP都是到圆山饭店寻欢,结果却因为发生摇头丸事件,差一点关门大吉。这也就是朴妈咪特别记住陈哲男、陈敏贤他们这一团的主因。

熟悉内情的人士还透露,当初陈哲男、陈敏贤、刘炳伟、陈志明等5人去济州岛时,是走公务门,陈哲男也不晓得哪里不对劲,好像生怕别人不认识他,竟然还戴了一顶绣有“总统府”三个字的帽子,十分招摇。

“现在的政治人物,不是流行戴绣有名字的帽子吗?陈哲男就是这样,‘总统府’三个字就绣在帽子的正前方,旁边则是绣‘副秘书长’和‘陈哲男’。看到那顶帽子,还有谁不认识陈哲男?他想赖都赖不掉。”

陈敏贤就没有那么好运了,他在找小姐的时候出了一点小状况,原来,他看上一位小姐,但是也不知何故,那位小姐不愿意坐台,惹得陈敏贤很不爽,最后只好调高坐台费,才让那位漂亮的小姐坐下来陪陈敏贤。

虽然陈敏贤最后还是抱得美人归,不过,他在赌场里头却输了17万美元,折合新台币550万元左右。这中间还发生了一段插曲,代理商有打折扣,只收陈敏贤500万元,本来,陈敏贤应该把钱直接汇入代理商的户头,结果,陈敏贤却拿给刘炳伟。事后,刘炳伟只交出200万元而已,硬是A走了300万元。

《时报周刊》上期刊登的“陈哲男两夜召四女”一文,陈的家人表示刊载不实,要控告该刊,因此,该刊于这期刊出陈哲男至济州岛的内容,除有当时现场目击者的说词,也有酒店妈咪指证。周刊本期发言人张国立并发表声明:陈哲男身为“总统府副秘书长”,不但不请假就出岛,还在利益相关的商人招待下,进赌场、召妓女,已彻底破坏台湾50年来公务员的伦理与形象,绝对是可受公评的事件。

周刊更强调,“本期发言人在此发言,如果陈哲男家人仍然要控告本刊诽谤,请先询问陈哲男本人,以免诬告。”

据悉,针对陈哲男事件的调查报告,“总统府副秘书长”马永成17日在“立法院法制委员会”答询时表示,“总统府”截至目前“没有证物”。意即检调单位收到“总统府”报告之后,仍须进一步搜集证据。

针对《时报周刊》的报道,“总统府公共事务室主任”陈文宗18日上午表示,任何事都要讲求证据,有关媒体指控的情节,相信检调单位在调查陈哲男相关案件时,都会一并处理,“府方”尊重司法调查。陈哲男项目调查小组人员则表示,日前调查内容,仅针对陈哲男有无不当命令部属、会计处职员协助处理其私人账务及陈哲男请假出岛情况等做调查,其他情节,如果检调单位有需要,“总统府”会全力配合。

主责调查台湾高捷弊案的“最高检察署检察总长”吴英昭18日首次表态,由于检方接报陈水扁当局曾送函给陈哲男,如果“检察官”认为有需要搜索陈水扁官邸,只要申请合乎法律规定,“检察署”一定会支持。

据了解,吴英昭在“司法委员会”回答亲民党“立委”张显耀质询时,首度表态支持“检察官”依办案需要搜索陈水扁官邸。张显耀并要求检方针对高捷案,马上约谈“行政院长”谢长廷,并说,吴英昭将成为台湾历史上第一个搜索“总统府”、第一个约谈“行政院长”的“检察总长”。“总长讲了这句话,外界很多民众会支持你。总长当起来就虎虎生风了!”

由台湾“新闻局”老员工发起的声援TVBS电视台揭弊的募款活动得到了台湾民众广泛的支持,短短几天的时间,已经获得16.6万多人的响应,预计捐款活动将持续到下月的20日。

TVBS电视台揭露当局高雄捷运弊案,引来台现任“新闻局长”姚文智对其资本结构的“严重关切”,姚文智于8日宣称TVBS百分之百外资“违法”,因此对其作出100万的处罚。

据报道,由前“新闻局长”邵玉铭等人发起的“每人10元,声援TVBS”的活动,已经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回响。邵玉铭表示,短短几天时间,已经获得16.6万多人响应,这个小额的捐款能筹募到这么多钱,可见已经获得第一波全民声援,捐款活动将持续到下个月的20日。

台湾学者们对此表示,这代表民众对于“新闻自由”被打压已经发出怒吼。而该活动发起者之一、前“新闻局”高官陆以正也表示,这代表的是一种民意,是一种大家不认同姚文智做法的民意,与政治无关,完全是就事论事,与朝野争斗亦无关。海潮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