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公布日韩建交解密文件 日本曾建议炸毁独岛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15:44:06

记者选择不同的时间进入广场,碰上的情况一模一样:色诱女都说自己住在不远的地方,坐摩的两三分钟就到,而且拒绝去其他地方,碰上有些男子要去其他地方时,就很耐心地解释说自己的住处很隐蔽很安全,碰上非要去其他地方的男子,就找个借口说自己刚来福州四五天,然后赶紧离开。

12月7日上午11时30分,一个年轻男子和一个蓝衣女子谈妥价格,坐上广场旁停着的“闽A6774”摩的,朝着盖山路驶去,随后在广场上闲逛的两个男子也骑上“闽ER378”摩托,也开往盖山路方向,两辆摩托相距大约100多米。

10多分钟后,又一个中年男子上了钩,和一个白衣女子坐上一辆摩托,往盖山路方向开去,又有两个男子坐上“闽AEU135”摩托车,也是紧跟在后面,相距100多米。

记者分成两路跟踪这些摩托,发现这些摩托都开进了广场附近的北园村,正想进去看个究竟,就发现那个白衣女子手里拿着外套,坐在那辆早先载着两个男子的“闽AEU135”摩托车,笑盈盈地开出北园村,嚷嚷着说“这个凯子还蛮有钱的”,后面跟着的一辆摩托上则没有乘客。

这些女人和男子究竟去了哪里?究竟发生了些什么?被拉走的男子为什么突然不见了?……记者决定深入“虎穴”探个究竟。

一个记者被一个身材瘦小的女子缠住。这个女子自称叫“小华”,湖南人,刚来福州游玩,钱被偷了就出来卖身,拉住记者的手不放,说死活今天记者都要到她那里去玩一下,说她就租住在附近北园村里。

记者提出要去宾馆,小华坚决不干,说一定要去自己的住处,记者表示可以。

这时在广场上游荡的3个中年男子,看到记者和小华谈上了,立马凑过来偷听谈话内容,然后一辆摩的“很及时”地出现,载着记者和小华开往北园村。

半路上记者偷偷回头瞄了几眼,发现那3个中年男子分别乘两辆摩托紧跟在后,始终保持着几十米的距离。

摩的司机根本没问目的地,直接开到北园村入村口,然后把记者和小华送到二环路旁边一排平房前。这排平房有8间空店面,四周没有什么房子。

小华领着记者走进一间店面,下了楼梯后,来到地下一层的一个小房间里。

小房间有前后两个门,空荡荡的没有任何家具,只有一张单人床摆在墙边,记者试了一下,后门打不开,小华说后门被锁死了,还解释说自己并不住这里,这个房间租下来专门为了“做生意”,因为这里够隐蔽够安全。

小华讨要原本谈好的40元“嫖资”后,就一直不停地催促记者脱衣服,记者不肯,她就自己脱掉外套,然后想要强行脱掉记者的衣服,这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有人在后门敲了两下,小华马上停手,赶紧往前门跑。

便衣民警说,记者和小华走进平房下楼后,一个中年男子也跟着走了进来。他们想要把这个男子抓住,没想到被他发现,一眨眼人就不见了,从暗道逃走了。

民警打不开后门,一脚踹开,发现门背后是一条甬道,从小房间里是打不开门锁的,但从外面可以打开。

记者仔细观察了一番,发现整个地下一层像个“迷宫”,到处都是暗道。那条甬道可以通向地下所有的房间后门。此外,甬道墙壁一侧有个方形的大洞口,下面架了一部梯子。从这个洞口后面出去,是一个院子,既可以进北园村,也能绕到二环路。

本报记者从有关渠道了解到,经过8天的休庭审理,今天下午3时,一审法院对社会各界广泛关注的郑俊怀等5名伊利原高管挪用公款案作出宣判,郑俊怀等5名被告人分别被判处6年至1年不等的有期徒刑。

包头市中级人民法院认定,被告人郑俊怀为了收购呼和浩特立鑫实业开发公司、天津常印印刷有限公司、长春胜利粮贸公司所持有的伊利公司社会法人股以获取个人利益,未经公司董事会同意,私自授意杨桂琴、张显著、李永平注册了私营性质的呼和浩特市华世商贸有限责任公司,尔后又利用担任伊利公司董事长、总裁的职务之便,伙同被告人杨桂琴、张显著、李永平、郭顺喜,以单位名义贷款1500万元,并挪用150万元供华世公司购买股票,谋取个人利益。

2004年7月,有关部门介入伊利公司调查。为应对调查、掩盖犯罪事实,在郑俊怀安排下,郑俊怀、杨桂琴、张显著、李永平等人分别签署了关于代替伊利公司高级管理人员持有华世公司股权的虚假承诺函;张显著、李永平又伪造、变造了伊利公司董事会关于同意以华世公司为载体进行长期激励的虚假董事会会议记录;张显著、郭顺喜、李永平分别代表伊利公司、八拜奶牛场、华世公司签署了关于1500万元和150万元的虚假借款协议;同时,张显著将这些协议以及自己保管的1500万元和150万元的相关财务凭证、单据交给八拜奶牛场财务人员补作了会计帐务处理。

一审法院认为,被告人郑俊怀作为国家机关委派到伊利公司从事公务的人员,利用担任伊利公司董事长、总裁的职务之便,伙同被告人杨桂琴、张显著、李永平、郭顺喜,由郑俊怀个人决定将巨额公款挪用给华世公司购买股票,谋取个人利益,其中,郑俊怀、张显著、李永平参与挪用公款数额为人民币1650万元,杨桂琴、郭顺喜参与挪用公款数额为人民币1500万元,5名被告人的行为均已构成挪用公款罪,且属情节严重。被告人郑俊怀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系主犯;被告人杨桂琴、张显著、李永平、郭顺喜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辅助作用,系从犯。

鉴于5名被告人已将所挪用的公款全部归还,没有给公司造成损失,并综合考虑5名被告人犯罪的具体情节及社会危害程度,可酌情对其从轻处罚,对各从犯依法可予减轻处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八十四条第一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等规定,以挪用公款罪分别判处郑俊怀有期徒刑6年,杨桂琴、张显著有期徒刑3年,李永平有期徒刑2年,郭顺喜有期徒刑1年缓刑2年;5名被告人挪用公款所购买股票的非法所得部分依法予以追缴。

3时50分,法庭宣判后,被告人郑俊怀、杨桂琴、张显著、李永平没有当庭表示上诉,被告人郭顺喜当庭表示服从判决不再上诉。(中证网)

新年已至,证券、基金和研究机构纷纷推出了各自对于2006年度的投资策略报告,尽管各有侧重,还是可以归纳出各大机构对于2006年市场的一个大致的判断。

中信基金首席策略师王江平认为:总体看来,2006年消费服务行业的估值将持续提升。城市化的发展过程中,与城市化相关的消费、服务性行业如房地产、银行、电视网络、陆路运输、物流和零售行业将获得长足发展。同时,在人民币保持持续升值的情况下,消费服务业估值也加速提升。

房地产:2005年行业景气整体回落,预计2006年行业将处于一个平稳上升的时期,产业格局调整将加速,行业投资依然处于高位,但是增速将明显放缓。考虑到房地产的真实需求长期存在,而资金和土地的供给却受到巨大限制,导致住宅市场供给不足,以及人民币升值预期的正面作用,使得行业的长期增长前景乐观。因此,湘财荷银投资总监刘青山认为:“2006年房地产行业景气将重新进入上升阶段,最大的风险仍来自于政策的不稳定性。”

具体看来,有几个细分行业将存在投资机会,如在北京和深圳拥有较多项目和土地储备的住宅开发类上市公司和未来三年业绩保持高速增长的地方性房地产公司。

零售行业:零售板块中的公司在2005年都有非常好的业绩表现,这跟整个行业的回暖、以及公司整合重组的出现有很大的关系。由于我国要改变投资推动型经济向消费推动型经济,零售行业会在此过程中收益。同时,由于零售行业中业态不同、地域不同、所处竞争环境不同,因此,个股的表现是分化的、尤其是不同的业态、以及不同地区的公司。

总之,对零售板块的投资策略仍然是选择成长性最好的、具有核心竞争力的个股进行集中投资。

水泥:随着投资增速的逐渐平稳回落,行业需求增速不会大幅下降,行业未来产能增长相对有限。行业的投资周期比较短,加之行业最先进行了宏观调控,因此行业新增产能基本上在2005年底左右就可以大部分释放完毕。水泥价格在经历前期的大幅下跌后,目前已经处于底部区域,未来价格总体不会出现加速下降,成本压力不断减轻。

湘财荷银则认为:水泥价格在2005年9~10月出现了一定幅度的持续回升。水泥企业的销售收入和利润情况业出现了明显好转,环比增幅非常明显。从数据上看,水泥行业似乎出现了复苏的迹象,但是如果考察背后的原因,目前判断水泥行业的复苏仍为时尚早。由于1季度是传统淡季,而煤炭价格在2005年4季度到2006年上半年也可能维持高位,预计2006年1季度会出现盈利低点。因此,水泥股投资机会的到来仍需要进一步观察2006年1季度的数据。

银行业:中国经济的长期增长和对间接融资体系的高依存度确定了银行业在现阶段相比于其他大行业的基本面比较优势。从估值看,在国际比较下也并无明显高估,因此,仍然对银行股明年和稳定增长充满信心。

总体看来,整个经济面临产能过度释放的风险,上游行业从钢铁、电力、煤炭将依次出现产能释放,价格指数下降,行业效益变坏。短期内,这种变化对下游行业造成有利影响,但是这种产能的释放将逐渐向下游传递。预计2006年下半年开始,企业效益将整体进一步恶化。

具体而言,受上游原材料价格高企的影响,石油加工、钢铁冶炼与制造、非金属矿物制造等行业企业利润受到挤压,这些行业投资增长速度明显放缓。

煤炭:煤炭行业将继续维持供求均衡的态势,2007年供大于求,随着国际煤价的下跌以及国内煤炭下游产品价格不断下跌的影响,目前煤炭价格处于历史高位是不能长期保持的,预计未来煤炭价格将缓慢下跌,行业景气继续下降。

钢铁:中国钢铁行业目前的问题是供给过剩。在2006年的固定资产投资增速为20%的情况下,全国2006年的钢材表观消费增速将在13%左右,而供给的增加仍将超过20%,阶段性的供求失衡将会延续,这其反映就是钢价的疲软和企业利润的下滑。

对于投资钢铁行业的上市公司来说,宝钢、武钢等放地全球来看都是非常优秀的钢铁公司,一旦股价完全反映了行业和公司层面的负面消息之后,往往会迎来阶段性的投资机会。

2006年钢铁股的投资机会在于股价对行业负面消息过度反映之后的修复以及产品创新带来的交易机会。另外,对于长期资金来说,钢铁股的高股息收益率也具备一定的吸引力。

本报讯(记者陈荞)“多亏保安拉开我,按下了取消键,要不我的8万元就被骗子骗走了!”退休老人李凤和拉住保安赵文龙不住地感谢着,这是昨天下午3点多发生在和平里工商银行储蓄所的一幕。

昨天下午,李凤和老人的手机收到了一则短消息,称他于2005年12月30日在陕西某处刷卡消费了6800元,“如有疑问请咨询029-62816185”。虽然老人从未去过陕西,但由于2005年10月份曾将牡丹卡丢失,一直没有挂失,老人担心可能有人拾到该卡并用于消费。他当即拨通短信中的电话,对方自称是陕西公安局经济犯罪侦查科,告诉他一个“银联”电话,并让老人咨询相关事宜。“银联说我的牡丹卡密码可能被盗取,需要进行转账。”老人立刻赶到和平里工商银行,拨通了“银联”电话并按照对方提示进行转账。

“那位老人大声重复着对方如何转账的话,我越听越觉得不对劲。”当天值班的保安赵文龙说,他当即上前劝说老人不要轻易转账,可能这是一起诈骗,但老人并没有听从他的劝告,仍继续操作。眼看着屏幕上出现操作的最后一步,要求用户按下“确认”、“取消”字样,老人伸出手指正要按下确认时,赵文龙冲上前一把拉开了老人,并迅速地按下了取消键。“我当时有一种强烈的直觉,觉得所谓的转账就是一个骗局。”赵云龙说,他建议老人赶快查账看钱是否划走。

“他拉我时我给吓了一跳。”李凤和说,在听完保安的解释后,他当即按照保安的建议查账,发现钱一分都没少。“真是有些后怕。”老人拿出钱酬谢赵文龙,被他拒绝了。“这样的短信诈骗事件很多,我希望大家以后多加警惕。”赵文龙说。

新华网北京1月1日电(记者殷丽娟)北京使用了41年的汽油票1日彻底退出北京市场。这意味着计划经济时代发售的油票等票证彻底退出了社会生活。

中石化北京石油分公司新闻发言人李志敏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自1964年1月1日,中石化在北京地区推出汽油票,41年来,油票为北京的汽油市场发展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但是,汽油票作为计划经济时代的产物,其功能已不能适应市场经济的情况。他说,北京是中石化系统最后一个还在使用油票的城市。作为有价证券的油票已不能适应市场机制的需求,退出市场是其必然的归宿。

李志敏将油票退出市场原因归纳为三点:一是在油价大幅波动的情况下,如果消费者大量购入油票恰遇当期油价调整,将可能给其造成不必要的损失;二是目前中国石化加油卡发卡量在北京直线上升,油票发售量明显下降,加油IC卡取代传统的汽油票是大势所趋;三是今年国际油价频繁上涨,社会上不少人大量囤积油票保值生财,让油票发行方措手不及,一度采取限购方式,防止囤积。

“汽油票作为中国市场上现存的最后一种票证,是资源短缺时期的一种分配方式,早该被市场淘汰。”一位在宣武门加油站加油的刘先生说。

因原董事长赵新先被刑拘,三九(指三九企业集团,下同)再度被舆论推到“新闻眼”中。而在三九内部,国资委主导的重组工作也遇到重重困难。国资委主任李荣融2005年底在国新办举办的新闻发布会上曾语出惊人,称重组三九这类事情是“烂事”。

三九内部参与“新三九保卫战”的高层人士透露说,三九在引入战略投资者的同时,也在卖掉非主营资产。因三九旗下众多的子公司都身负重债,三九高层正在考虑“甩包袱”——将部分优质资产连同债务及冗员负担一并“打包”出售。

三九即将推出2005年度的总结报告,目前尚不知道没有赵新先的“新三九”在这一年多时间内,需要总结哪些“经验”或是“教训”。

对于赵新先的继任者——原中国通用技术集团常务董事、副总经理孙晓民来说,前任留下的“包袱”不仅仅是巨额债务,他还要处理三九庞杂的“烂摊子”,这些困难正压向这位瘦瘦高高的花甲老头。孙有法律背景,国资委希望他能重振三九。

从上任的第一天起,孙晓民就能感觉到三九的“乱相”,赵新先的后续影响力在短时间内不可能被消除。据称,赵领导下的三九集团有复杂的五级管理体系,各级子公司数目一度接近400个,三级以下基本处于失控状态。而对于赵新先构建的“剪不断理还乱”的人际网络,孙晓民曾有这样描述:“山头主义、小圈子意识严重。有很多管理死角,政令不通,思想上的混乱根深蒂固。”

了解内情的人士透露,孙到任后,足足花了两个月时间来稳定军心,之后才开始展开实质性的工作。三九的“乱相”不仅表现在公司治理结构方面,三九的财务管理同样混乱。三九的一位人士称,在债务危机发生的前几年,由于管理上的失控,三九的财务管理也处于失控状态。有企业负责人把企业资产当做私有财产,把自己等同于私营老板,国有资产流失严重。

在孙晓民到来的一年多时间,公司一直在做清产核资、财务审计等工作。内部审计人员称,审计工作难度非常大,特别是集团方面——“烂账”纷繁复杂。三九集团纪委书记韩韵恒在一次内部会议上说:“有的在企业改制重组、产权交易、资本运营过程中编造虚假信息,进行违规交易,侵吞国有资产;有的利用关联交易,隐匿、侵占、转移国有企业利润。”

在清理赵新先留下的“烂账”时,三九集团的纪检监察部门也发现赵新先“辉煌”背后隐藏的大量问题。三九内部审计人员告诉记者,到2006年4月份决算工作完成,三九的审计工作将会收网。

据了解,在赵离任一年后的2005年5月,审计署工作组进驻三九,对赵新先任职期间履行经济责任情况进行例行审计。“一些中高层人员不配合,审计工作很难进行。”一名参与审计的工作人员无意中透露出这样的信息。事实上,赵的“个人魅力”对三九有深厚的影响。在很多人眼里,赵新先就是三九,三九就是赵新先,三九的很多老员工都只认赵新先一人。

在这一情形下,孙晓民使出了“狠招”:不换思想就换人。孙所提的“换思想”就是要实行“四项整顿”:思想、组织、作风、纪律。在这一原则下,孙对三九部分管理层进行调整。

可以看出,孙晓民着力建立新的秩序,也开始培养新三九的队伍。他甚至带核心管理团队重走了一段新长征路,称“新三九长征”也已开始。“认清自己的职责和义务,不能反仆为主。”孙晓民着重强调出资人的观念。“没有国资委的支持,就不可能有三九的起死回生,没有国资委的支持,许多工作举步维艰。”孙晓民对他的员工们说。

在初步完成内部的治理后,孙晓民开始“攘外”。孙提出了“和谐、创新、效益、品牌”的口号,他计划使处于债务危机中的三九“凤凰涅”。

据了解,孙的计划得到国委资及相关部委的支持。孙晓民对部分处于“迷茫”及“悲观失望”状态的员工说:我们正在有力地推进资产债务重组,我们的诸如高负债、冗员多、企业层级多等问题将在外力的帮助下得到有效解决。“许多历史包袱也将被甩掉,我们将能够轻装上阵。”

然而,“甩包袱”并非易事。三九内部审计人员称,三九除“拥有”107亿元的银行债务、对三九医药的25亿元占款等“包袱”外,还要养活3.8万名员工。这其中还有许多转业军人,人员包袱沉重。“国有企业有人员包袱、债务包袱,还有一些不为人知的东西。如果这些问题不解决好,那么谁处理此事谁就倒霉。”在三九集团内部,记者听到负责重组工作的人士在议论此事。

让孙晓民等人感到头痛的是,三九的资产和债务重组工作也进展缓慢。按照国资委的要求,三九计划引进战略投资者,以建立新的股权结构及创新经营机制。三九正在着手开展“主辅分离、辅业改制、人员分流”等工作。三九拟对与主业无关的、非控制范围内的、质量较差的种种资产进行逐步剥离,并整合部分优质资产,使三九医药成为集团医药产业的核心,以吸引战略投资者。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