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女兵为保卫标语树受伤 金正日送其来华治疗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11:11:46

邵振桦表示,经过油脂替换、加上辛辣调味料的猫肉成本极低,再加上和正规羊肉混在一起出售,普通食客根本无法识别。(早报记者林静孙翔)

“门店的收养毕竟有限,停止收养后,我们将在小区内试点流浪动物的就地救援。”昨日,记者在本市最大流浪动物救援机构——派特流浪动物救援中心获悉,元旦开始,该中心已停止对流浪动物的收养。目前,他们正准备在闵行区选点进行流浪动物就地救援。

昨日,当记者来到援助中心的时候,工作人员正忙着清理宠物笼舍,而二楼的宠物停放处也已不像前几天那么拥挤。

“这几天我们一直在忙着清空宠物中心,以方便过两周给流浪动物做绝育手术。”该救援中心负责人周敏告诉记者,作为一个专事流浪动物救援的机构,最高峰时他们曾收留了80多只猫狗,但意外的是,70%的动物都是市民自家宠物冒充流浪动物送来。

“主人说不想养,丢了反正也就成了流浪动物,索性直接送到我们这里。”周敏解释道,由于中心的场地、笼子、志愿者人数都有限,真正需要救助的大量流浪动物甚至没笼子可住,有些比较温顺的猫就只能散养。

为此,元旦期间该中心已暂停流浪动物的收养。“好在这几天前来认领的市民挺多的,加上之前和闵行宠物协会合作推出网上免费认养,现在中心还剩猫20只、狗5只。”周小姐介绍道,为防止主人不负责任地丢弃自家宠物,今后,救援中心主要将用于每月第三个周末的全市免费绝育手术以及一些特种护理。

“暂停收养并不代表我们放弃对流浪动物的救援。”周敏介绍道,目前,他们正在联系志愿者和闵行的社区,打算在小区就地成立流浪动物社区救援站,为流浪动物提供实时救助。

据悉,很多到中心帮忙的志愿者本身就看管着自己所在小区的流浪动物。家住田林路的罗阿姨,只要看到流浪猫就会收养起来,现在,她收养的流浪猫已经超过了70只。“猫其实是很温顺的,你只要每天给它喂一两次食就可以。”说起自己的“宝贝儿”,罗阿姨一脸兴奋。

“而事实上,救援的本意是让流浪动物‘有家可归’,可以受到照顾。那么,如果我们能够保证流浪动物的温饱,能够保证有人照料它们,那么把它们的‘家’安在小区,对救援真正的流浪动物、杜绝主人随意丢弃自己的宠物应该都有帮助。”周敏说。

而第一个试点的小区预计定于虹桥镇。实施社区救援后,流浪动物的活动范围不一定局限在笼舍里,他们的日常养护将逐步交给就近的社区志愿者;原设的宠物救援中心重点做流浪动物的护理以及免费绝育和认养登记等工作;此外,市民还可以登录相关网站查看流浪动物图片决定认养与否。目前,社区救援志愿者正在招聘当中。(早报记者邹娟)

记者昨日获悉,中国上市银行外资并购第一案的核心人物———深发展(资讯行情论坛)(000001)前任掌门人周林已于2005年在北京被检查机关批捕,周林的被捕源于深发展一笔15亿元坏账。此外,深圳市国资委有可能购买深发展40亿元不良资产,以帮助深发展加快股改进程。

据一位接近深发展的知情人士透露,周林在美国新桥投资入主深发展之前,曾历任深发展行长和董事长,他于2005年在北京被检查机关批捕。据悉,周林的被捕与深发展一笔高达15亿的坏账有关。该人士称,周林被检查机关批捕,意味着深发展的历史呆坏账将追究责任到人。

2002年,周林作出了一个石破天惊的大举动:不仅为深发展引进战略投资者———美国新桥投资,而且还让出了管理权。知情人士称:“周林的举动,等于是自己革了自己的命。”

据另一位接近深圳市国资委的人士介绍,新桥掌控深发展后,周林依然在深发展担任党委书记一职,主要协调解决不良资产问题。这位人士称,由于有诸多放贷是由周林经手签字的,因此他比较清楚深发展的呆账坏账的情况。

但随着新桥进入深发展,周林自己也被卷入其中。2004年11月中旬,即将赴任深发展新行长的韦杰夫经过一个多月调查,亲自向深圳市公安局报案,称有“15亿元贷款被诈骗”。2005年3月,有媒体爆出《深发展15亿元流向何处》的报道,文章指出这15亿元的贷款是由周林亲自经手放出。

2005年4月20日,深发展公告称,新桥投资于2004年12月底入股后任命的新管理层发现,深发展于2003年8月向某系列企业发放3年期共计15亿元贷款,存在发放不合内部管理程序和借款人使用贷款违规的嫌疑,并于2004年11月向司法机关报案,并获立案。深发展预计,将在2004年年报中为此计提约1.5亿元的拨备。

15亿元,相对于深发展19.5亿元的总股本来说,是个不小的数字,万一全部损失,每股损失将高达0.8元。更为重要的是,该项贷款发放涉嫌违法和违反上市公司信息披露要求。根据《商业银行法》,“对同一借款人的贷款余额与商业银行资本余额的比例不得超过10%”。深发展2003年资本净额为89.31亿元,这意味着2003年度对同一借款人的贷款余额最高不能超过8.931亿元。而从深发展的审贷记录看,该行刻意采取了转授信的方式,即同一笔贷款分拆贷给相关公司的办法,回避这条监管条文。同时,深发展作为上市银行,按照信息披露原则,应定期披露其前十名贷款大客户名单,但2003年上述15亿元贷款发放后,该行披露的信息中从未出现拿到这笔15亿元贷款的公司名称。

据知情人士介绍,包括上述15亿元之外,深发展目前至少还有40亿元的不良资产需要剥离。而深圳市国资委有可能接盘深发展的部分不良资产,支持深发展及早启动的股改。

据悉,2005年12月下旬,深发展曾派人与深圳市国资委进行沟通,希望国资委方面能拿出16亿元现金,来接盘深发展40亿元不良资产。如果达成协议,将缓解深发展目前紧张的现金流,股改启动将提速。但该人士表示,目前谈判尚未敲定结果。

该人士指出,如果深发展股改方案为认沽权证的话,新桥投资行权后,持股比例有可能超过目前25%的外资持股规定,深发展是否会像广发行那样能得到特批,还有待观察。在全国股份制商业银行中,深发展历史最悠久,已经经历了15年发展,但至今它的资本金是最小的,因为它没有一种良性的资本金补充机制。深发展一直希望能早日完成股改,尽快恢复再融资。

深发展2004年年报显示,其资本充足率为2.30%,核心资本充足率为2.32%,与监管指标要求的8%的差距颇大。同时,其资产质量不高,2004年贷款规模缩减,不良资产却在增加。

2005年9月,深发展与通用电气集团(GE)签署协议,GE将出资1亿美元,入股深发展。若获批准,GE将在增资扩股后的深发展占有约7.3%的股份,成为仅次于新桥的第二大股东。GE注资后,深发展核心资本充足率将提高至略高于4%。

不过,此项交易到目前尚未完成,有报道称,这笔交易要等到深发展完成股改之后才能进行。这也是深发展希望早日启动股改的动力之一。

甘肃省庄浪县蓝天网络科贸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邵启厚,在庄浪一中及30多家小学讨要学校拖欠微机款210万元无望的情况下,上吊自杀。事发后,庄浪县委、县政府协调教育部门为庄浪蓝天网络科贸有限责任公司偿还了30多万元。但目前还有181万元欠款无法追回,该公司已停止经营。

邵启厚的妻子王晓琴告诉记者,她和丈夫从2002年至2004年为全县48所中小学完成了微机室、校园网等建设项目。由于微机费不能按期支付,致使他们不能按期还银行贷款、民间借款,邵启厚支付各种利息高达180万元,每天到学校要款成了邵启厚的必修课。2005年3月,邵启厚在某单位要款受辱后,愤而出走,在离家60公里的宁夏隆德县境内上吊自杀。

本报专稿据美国媒体4日报道,美国艾奥瓦州得梅因市44岁男子休·霍金斯也许是世上最幸运的男子之一,因为7个月前他刚刚宣布破产,但上个月他购买“强力球”彩票时,竟然中了1.13亿美元的大奖。

霍金斯说:“一开始我还不知道自己中了奖,当我走进商店,看到一张很大的横幅上写道:‘在我们社区,有个人中了1.13亿美元的大奖。’当时我根本没想到中奖的人是我自己。直到我发现我的彩票号码竟然和中奖号码完全吻合后,我彻底惊呆了,两个星期来一直兴奋得睡不着觉。”(台文)

2006年的日历已经翻过了4页,从2005年2月24日《国务院关于鼓励支持和引导个体私营等非公有制经济发展的若干意见》简称“非公36条”颁布至今已有近一年的时间了。“非公36条”的颁布曾被媒体广泛誉为“民营企业春天”来到。民企这个春天过得如何?

“2005年是改革开放以来我体会到的民营经济最为艰难的一年。”清华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教授魏杰近日在北京大学民营企业研究中心举办的首届民营经济圆桌对话会上表示。

“如果政策很难推进,今年将是民企的卖身年——不是给国企当‘小妾’,就是给外企当‘二奶’。”云南红酒业董事长武克钢说出对今年民企命运的担忧。

“2005年是强力推行民营经济发展的一年,同时也是改革开放以来我体会到的民营经济最为艰难的一年。”魏杰这样来描述2005年之于民营企业的双重性,魏杰解释此“最为艰难”是指民企在最不被理解中发展。

武克钢则说:“中国的事情往往是这样,当它表面上最红火的时候,底下的暗流却是最汹涌的时候。”

魏杰认为民营企业不被理解首先是利益结构调整的原因。“中国的利益结构调整一般来讲都是首先从少数人开始,最后波及到整个社会成员,大致上这个时间需要10年左右来一轮,这一轮进入新的一轮了,首先调整肯定是少数人利益增长很快,比如非公经济的管理层增长很快,慢慢才波及到整个社会的群体,而现在人们看到仅仅是少数,所以认为改革的成果给少数人享受,大部分人没有享受,因为没有波及到这个阶段的时候,人们就会有一点误解。”

改革除了带来好处,还要支付成本,“现在进入成本释放期,成本这方面都暴露出来了。”

魏杰认为这些成本包括:3000万国有企业职工下岗,“虽然去年只有150万人没有再上岗,基本上都上岗了,但有心灵的创伤”;5000万农民丧失土地,他们进城后,医疗、卫生、教育等方面都会耗费很多的改革成本。

“还有我们许多问题没有取得共识。资本贡献参与分配,还是剥削,这个没有取得共识,引发人们一系列的观点矛盾。”魏杰谈到。

另外,魏杰认为还有一个方面的因素是政府职能不到位。如应由政府承担的社会保障及其提供的公共产品,像教育、医疗、卫生等,目前还不完善,人们觉得上学难、看病难。矛盾就转移到民营企业的发展、转移到收入差距方面了。“政府要调整整个的收入差距,也就是转移支付,这是政府稳定社会的重要手段。

武克钢在会议上讲了一个一天收三张收费单的故事,这三张收费单分别来自公安部门、环保部门、税务部门:

“第一张,公安部门告诉我,根据国家最近安全保卫新的规定,你自己成立的工厂的门岗有可能变成黑社会,所以必须由公安部门统一培训、统一管理、统一买制服、统一交钱。我当时就回答:‘我不想成立这个保安队啊,我交完了税您应该帮我保卫这个工厂,我门口只想要一个传达,我能不能请您代劳了,我交完了税你就帮我保卫了,我只要一个传达室。你能做到吗?’”

第二张是排污费。“根据新文件规定,排污费要跟用水量挂钩,我没有造成污染,但因为新文件跟用水量挂钩,即使零污染也得按照用水量来交钱。他(环保部门)拿文件你得交钱吧。”

第三张跟纳税有关。武克钢说,政府要对他们这些纳税大户进行表彰,但在表彰前要派独立的会计师楼来审查他们纳税是不是真实。“你对我的监督我非常欢迎,但还得我出钱,审计我纳税能不能成为纳税表扬户!”

刚刚从湖南攸县调查回来的北大经管学院朱善利印证了武克钢的说法,“当地的收费比他还多,有些还是很可笑的。”

汪力成自言他在浙江的企业中,有40%已经“基本上接不到这样的单子。”但60%在其他地方的企业“都碰到这个问题。我们惹不起就付呗。”“越穷的地方和政府乱收费就越严重。”汪力成总结道。

“非公36条”最核心的一条精神就是要让民营经济进入垄断领域,但目前的落实情况似乎并不尽如人意。“最明显就是石油领域民企准入问题。”汪力成说。

国务院工交贸易司司长陈全生认为,中国垄断问题是一个很复杂的事情,要弄清楚这个问题才能说放开垄断让民营经济进入的事。

陈全生认为,中国的垄断往往是市场垄断、行政垄断、自然垄断三个垄断在一起的。而全球经济一体化,对原有垄断的概念产生很大的变化。

陈全生以美国波音和麦道合并的事做解释:“为什么明明违反美国反垄断法还要合并?美国国防部长找到麦道公司的老总说‘你要同意被波音兼并,否则每年我们所有的军用飞机都不给你。’压着他被波音兼并。”“(要分清楚)现在的垄断是国际上的垄断,还是亚洲地区,还是南亚地区的垄断问题。”

陈全生进一步分析,要让民企进入原来的垄断行业,还要考虑打破垄断后,怎么处理好垄断行业、企业、职工的利益。”

魏杰认为,今年情况会更复杂。这是因为现在中国民营企业从事的主要是产品制造业,而产能过剩的也多是产品制造业,过剩自然就要调整——从产品制造业走向装备制造业。

但装备制造业有两个特点,一个是技术密集型,一个是资金密集型,这两个都要求民营企业有两大功能,一个是自主创新能力强,一个是产融结合。但民营企业这两方面普遍比较弱。

如果政府不再考虑对民营企业技术创新和产融结合两个点上大的突破的话,中国民营企业今年情况更为复杂。

而汪力成则言:我们对中国经济到2008年没有任何的担忧,会一直往上走,尽管有很多的问题,但2008年之后很难说,我们短期看好,中期看空,长期看好。至于冬天什么时候来,经济学家也很难准确预测,只有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浙江的民营企业正在讨论如何转型的问题,大家都知道这样搞下去肯定不行,如何转型现在做的最多就是完成产业的升级,从产业链的低端往中端、高端走,然后把不适合在浙江发展的产业进行梯度转移,转移到西部去,然后加大自主品牌、自主渠道、自己产品的投入,通过这些措施,我相信浙江的民营企业很快就会走出这一轮的调整,然后又会以很强的势头发展。

“如果政策很难推进,今年将是民营企业的卖身年——不是给国有企业当‘小妾’,就是给外资企业当‘二奶’”。武克钢有些“语不惊人死不休”。

朱善利则用“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这句老话来描述民营企业未来的发展。

朱善利认为“非公36条”为民营企业奠定了很好的基础,但民营企业发展确实遇到很多的困难。“如果我们真不能改变政策环境,有很多企业家真是没有办法干了。”

以前农村乱收费问题影响很多农民的发展,现在轮到民营企业了,如果真把中国未来发展的前景放在民营企业身上,而民营企业乱收费问题不解决,那么中国民营企业可能面对的道路就跟过去中国农民面对的道路是一样的。所以一定要想办法解决问题,中国才有好前景。

“整个经济发展民营经济已经占很大一部分了,如果不给民营企业提供好环境的话,对中国经济发展影响会很坏。”

信报讯(记者闫峥王蓉蓉通讯员杨国平)昨天凌晨2时10分左右,福建来京人员颜攀峰驾驶一辆蓝色起亚商务用车行驶至国贸桥时,经匝道由南向西行驶,冲毁护栏掉在桥下,造成乘坐在车内的5人当场死亡,1人受伤,车辆严重损坏。

“真是太惨了!当天晚上驾驶那辆起亚车的司机还打电话给我朋友,约他出去玩……”死者的一位朋友陈先生伤感地对记者说,他是昨天一大早听说此事的。

据陈先生说,当时他的另一个朋友接到警方的电话,然后去现场认尸。“现场一辆蓝色的起亚商务车翻在路边,被砸得破碎不堪。在国贸桥上面,有一个巨大的豁口,护栏全被撞断,桥下有一个工棚,也被撞得变了形。车中共有6人,车轮下压着两个人,车内拖出三个人,999急救人员告知已经死亡。另一名约20多岁的年轻女子尚有呼吸,急救人员迅速将其送往三里屯武警北京总队医院。”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