处子秀"半个菲戈"已征服国米 他让蓝黑军右翼插上翅膀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8 10:12:38

大约在2004年10月,由于双方矛盾进一步加深,陈芳来到昆医附二院,向相关领导举报称:吴高升欺骗了自己的感情,并让她流过产,自己因此而遭受了巨大的伤害。今年3月10日,昆医附二院医院发出就此所作出处理决定,解除吴的聘用合同的通知。

在该解聘通知书上,该院这样写道:“吴高升以谈恋爱为由,欺骗医学院在校学生,并给该生造成严重生理和心理伤害,在医学院和医院中均造成恶劣影响,损害了医院的声誉。吴高升作为昆医附二院一名教职工,本应为人师表。可是,其品行不良,严重违背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教师法》、昆明医学院的校规校纪以及本医院的规章制度。根据《〈教师法》〉第37条第3款,品行不良、侮辱学生、影响恶劣的可以解聘。因此,经医院党政联席会研究决定,解除吴高升与医院之间的品聘用合同,此决定从2004年11月15日起执行。”

“明明是感情上的事情,怎么扯到工作上来了?而且,医院不是学校,却根据教师法来处罚我,这是合法的做法吗?”吴高升说他想不通这其中的道理。

吴对此解聘决定不服,的吴很快向云南省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提出仲裁申请,要求裁定恢复自己的工作。

在仲裁庭的审理中,吴的委托代理人张宏雷律师称:陈芳到医院告状说自己因吴高升而流产并无任何直接证据,即便确有其事,二人之间的关系也属于正常恋爱,陈虽然是在校学生,但谈恋爱实属人之常情,而吴则是早就离了婚的。该昆医附二院对吴所作采取的处理措施属于滥用人事权利,过度干扰了公民的私人生活,同时,也是任意何剥夺公民劳动就业权利的严重违法的行为。

仲裁庭审理后,查明了以下事实:吴高升于2002年至2004年期间与昆明医学院2001级在校学生陈芳恋爱并发生性关系,致其怀孕并做了人工流产。在此期间,吴高升未能妥善处理好双方关系,陈芳两次在上实验课时晕倒,并随身携带氰化钾欲自杀。在接到陈芳书面反映后,为防止其发生任何轻生行为,昆医附二院及时派出专人对陈芳徐艳进行说服、安慰,并做了大量调查工作。

根据以上情况,该仲裁委认为该医院对吴高升作出解聘的处理决定是正确的,于11月14日作出了维持该医院所做解聘决定的裁决。

就此为了解这一纠纷,的来龙去脉,本报记者多次前往昆明医学院,始终无法找到自称流产并深受伤害的陈芳。在昆医附二院人力资源管理部的,一名潘某说姓先生在记者尚未开口前便主动说,“采访吴高升的事情是吧?”

据其介绍:吴高升不仅是医生,同时也具有教师资格,而且,该院里在处理他时所依据的实际是当初所签合同中的一个条款,这条规定:严重违反法工作纪律和规章制度,对本单位工作秩序和社会秩序造成严重影响的,属于理应解聘的情况之一。因此,不存在“医院用《教师法》来处理医生”的说法。

该先生坚持称医院所作出的处理没有任何问题,在提到吴高升平时的作风和德行时,他显得不屑一顾。据他称:他曾经听说吴光是在昆明医学院就有过好多女友,而且,在陈芳之后交的下一个女友仍然是学院里的,吴是在认识了这个新女友之后,才跟陈芳分手的。之所以陈芳终于站出来,估计是因为已经到了实在走投无路的地步。那么,而就“陈芳说自己为吴流过产是否,这个事情确切的吗?面对这个问题,潘先生说反问记者:一个女学生出了这种事情愿意告诉别人吗?别人又忍人心去反复追问吗?

为最整个事件做进一步采访,记者随后拨通了昆医附二院党委书记马萍手机,她表态称:已就此向省卫生厅请示,上面不允许接受媒体。

中新网重庆十一月二十四日电(郭虹向江微)重庆垫江县县委宣传部最新消息证实,今天上午十一时左右,该县一化工企业发生爆炸,造成一人死亡,三人不同程度受伤。目前现场救援工作基本结束,事故原因正在进一步调查之中。

据介绍,发生爆炸的垫江县英特化工公司是当地一家民营化工企业,距离垫江县县城约十公里,该厂主要是利用天然气生产医药产品。今天该公司的一号车间缩合岗位反应釜和综合岗位综合釜在生产过程中,因剧烈化学反应发生爆炸,造成当班女工人董正兰当场死亡,三人受伤。

事故发生后,重庆市相关部门立即组织专家组赶赴垫江,中共垫江县委书记雷政富、县长李勇和当地环保、安监、质监等相关部门工作人员及时赶到现场,成立了“一一·二四”事故处理指挥部,紧急施救。

因泄漏的液体中含有苯物质,当地环保部门工作人员已对厂区附近的一条小河进行了管制,逐户通知沿河群众暂时不取用河水;附近的两所学校目前也已放假,待当地环境监测数据正常后于本月二十七日复课。

据了解,苯在常温下将迅速挥发,短期内大量被人体吸入后会出现流泪、咽痛、咳嗽等症状,重者昏迷、抽搐、呼吸循环衰竭而死亡。

垫江县地处重庆市中部,距重庆市主城区一百五十公里,该县地处卧龙河气田腹心地带,具有丰富的天然气、盐卤资源。据垫江县经济委员会办公室统计,该县共有化工企业三十余家,其中大型化工企业十余家,发生爆炸的英特化工公司为当地中等化工企业。

本报讯(记者耿小勇实习生范远志)昨天下午3时许,崇文区安乐林路天天家园建筑工地,250多名民工发生对峙,警察手持微型冲锋枪到现场维持秩序。随后,近十辆警车将对峙民工全部带走。天天家园物业人员称,对峙事件疑与开发商和部分业主矛盾有关。警方称此事仍在调查中。

昨晚6时30分许,天天家园工地大门紧闭,四名保安守在门口,门口停着两辆986路公交车。

“公交车拉来三四车民工,都被警察带走了!”天天家园工地附近商铺老板说,下午3时许,三四辆公交车突然停在工地门口。百余名民工从车上下来冲进工地,“有的手里还拿着铁锹”。

工地门口一名保安称,外来的民工闯进工地喊着要找开发商,随后工地里的工人赶来和外来民工对峙起来,“工地上做饭的都上了!”该保安说,随后开发商又从外边调来数十名民工,与工地内的民工站在一起。天天家园保安部迅速调来十几名保安到现场维持秩序,并同时报警。

数十名警察先后赶到,附近派出所的民警均骑着自行车赶至现场。工地保安说,赶到的警察中有一些穿着防暴衣、戴着头盔,手里端着微型冲锋枪。警察随后将双方分开,清点人数,外来民工共有170余人,工地内民工有86人。

下午5时30分许,警方出动近10辆伊维柯警车将250余人带走,“工地的开发商和公交司机也被警察带走了。”该保安说。

昨晚7时许,不断有工地民工从派出所回来。一名挖井工人称,当时他也不知道原因,听到有人喊就跑过去了。派出所民警询问后,就让他们回来了。附近居民都怀疑开发商拖欠民工工资,导致昨日的对峙。“民工要钱没有包车来的。”工地保安否定了这一说法。

北京恒祥物业管理有限公司天天家园管理部的值班人员称,此事可能是开发商和部分业主矛盾导致的。该值班人员称,出事工地是天天家园三期工程,紧挨工地二期工程中的三栋楼房是开发商卖给某单位的家属楼,双方存在一些矛盾,于是家属楼住户叫来百余民工来撑腰,导致了双方民工的对峙。

据日本NHK电视台报道,一周前下嫁平民黑田庆树的日本公主纪宫清子,于23日上午携新婚夫婿在公园散步,并首次接受媒体对其婚后生活的采访。不过作为交换条件,今后媒体不准骚扰他们的私生活。

据报道,日本宫内厅应广大媒体的要求,把已由“纪宫清子”变成“黑田清子”的公主前往公园散步的消息公开,让外界一睹她的新婚生活。不过交换条件却是,以后媒体不准骚扰他们的私生活。23日上午,这对新婚夫妻特意起了个大早,由黑田庆树开车,一起到新宿御苑散步,欣赏晚秋的枫叶和玫瑰(如图)。在这段长约30分钟的散步过程中,众记者见缝插针地询问了新人们诸多问题。这也是两人在大婚过后第一次面对媒体。

穿着深色外套、黑色裤子的黑田与穿着羽绒服、灰色裤子的清子时而眺望园内的草木,时而轻言细语交谈,模样非常幸福。当黑田被媒体问到新婚生活的感受时,他满面春风地回答道:“真是谢谢关心,托大家的福,非常好。”针对是否为先生下厨的提问,清子只是含蓄地微笑点头。袁海编译

中新网11月24日电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刘建超今天下午主持例行记者会,就中国渔船被日本扣留等问题回答了记者的提问。

有记者问:据报道,一艘中国渔船近日在日本专属经济区被扣,请问目前情况如何?

刘建超答:我注意到了有关报道并立即与中国驻福冈总领馆取得了联系。据了解,11月21日,浙岭渔23675号渔船因船长无船长身份证明书及海员证,在日专属经济区被日本水产厅扣留。中日已依据双边渔业协定规定及惯例做法,妥善处理此案。目前船员和渔船均已被释放。

早报专稿22具经过抽除组织液、灌入硅胶的真人无皮尸体,260多个真人器官标本,因肥胖变形的尸体、因抽烟熏黑的肺部,以及中枢神经、消化和循环系统“活生生地”展现在纽约人面前。这项由美国Premier展览公司主办的“内在的你———人体展览”11月19日在纽约曼哈顿下城拉开帷幕。这项“另类”人体展览是首次在美国展出,门票24.5美元。

这些尸体是什么人,他们又是怎么变成展览品的?“他们是真人,不是商品。”人体展览早在年初于佛罗里达州坦帕市预展的时候就掀起很大的争议。宗教团体认为这有违宗教信仰,伦理学家则批评这有悖伦理。主办方负责人阿尼·盖勒强调这是一项富有教育意义的展览。“这场人体标本展不是要让参观者感受恐怖的刺激,而是要向人们宣传科普知识,让人们了解身体的构造和功能,以及疾病对身体的破坏,提醒人们注意健康,珍爱生命。”

据主办方介绍,这些人体标本由中国大连医科大学提供,收集自无人认领的尸体。“我们100%确认这些尸体是通过合法途径得到的。我们对尸体的处理过程也是100%满意,他们都是世界上最好的解剖师。”标本的制作采用了德国哈根斯博士在上世纪70年代末发明的人体塑化技术。尸体的塑化过程为:先把人体解剖,然后脱去水分和脂肪,接着注入一种被叫作硅橡胶的物质,最后经过硬化标本完成。每件塑化人体标本的制作时间需要一年以上,造价都超过6万元人民币。

阿尼·盖勒指出没有专门挑选中国人,“如果有瑞典人、美国人或其他种族的人愿意捐出尸体,也会同样处理,然后展出。”刘莉

日在石油管线上算计太多令俄生厌,同时,日希望绕开中国的管线计划也已落空

国际先驱导报记者赵嘉麟报道俄罗斯总统普京21日在日本访问时表示,俄方准备将远东石油管道铺设到太平洋沿岸,以保障石油出口到包括日本在内的亚太国家,并指出,管道将为俄日合作开辟广阔前景。

由于上述项目一期工程将铺设管道连接泰舍特到距中方边境仅约60公里的斯科沃罗季诺,因此,此前日本处心积虑挖中国墙角,希望绕开中国的管道计划已经落空。

据俄媒体报道,俄工业和能源部长赫里斯坚科21日与日本外相麻生太郎和经济产业大臣二阶俊博签署了名为“能源个别领域合作目录”的文件。文件称,将于明年决定日本如何参与东西伯利亚——太平洋石油管道建设的问题。但俄官员当即表示,这并不意味着将给予日本公司该项目股份,“而是吸引日本银行的长期贷款”。这样的表态显示了俄方不愿分散对管道的控制权。

管道项目实施方——俄石油运输公司副总裁格里戈利耶夫则表示,日方可以以承包商的身份参与项目,但暗示不希望与其在贷款方面发生依赖关系,“许多机构,包括欧洲机构,都愿意为项目提供贷款”。言下之意是,即便日本不愿投资,俄方一样能找人“埋单”。

东西伯利亚——太平洋石油管道项目总额预计为115亿美元。俄石油运输公司表示,为实施项目第一阶段,将从国外筹资66亿美元,其中50亿将来自发行欧元债券,16亿来自银行贷款。

此前日方表示愿为管线建设提供70亿美元贷款,并承诺加大对俄远东地区投资,条件是将优先权给日本,而非中国,但遭俄罗斯拒绝。

此前,日本国内有舆论认为,应把建输油管当作在解决北方四岛领土争端问题上与俄讨价还价的筹码。如果俄日在领土问题上取得进展,而且最终缔结了和平条约,日本可为俄修建输油管提供资金支持。

但这不过是日本人一厢情愿。不但此次普京访日表达了希望将政治与经济脱钩的想法。同时,日本人在管道上算计过多也令俄方大为反感。俄驻日大使洛修科夫今年上半年表示,虽然东京多次声明对铺设石油管道兴趣浓厚,但日本在项目谈判中表现得“极其消极”,“(石油)具体的量和需求都还没谈”,“与日本立场相反的是,中国已准备进行包括价格在内的具体(问题)的讨论。而日本人老在管道走向上对我们提出这样那样的条件”。

虽然在石油管道上日方未能与俄方以政府协定确定铺设时间表,但在油气开采合作上,日本人总算到了欣慰的消息。

俄罗斯石油公司总裁波格丹奇科夫21日表示,公司正与日方讨论在东西伯利亚组建合资企业。他说,邀请日方参与的原因并不是没有资金实施项目,“我们需要找到能够和未来市场联系紧密的合作伙伴。我们对销售市场感兴趣,而日本是个好市场”。

俄媒体将消息称为“对日本公司打开了开发东西伯利亚油气田的大门”,因为俄罗斯石油公司拥有相当一部分东西伯利亚油气田的开采权,并计划进一步扩大份额。

而俄天然气工业公司总裁米勒则向日方推荐了总价值200亿美元的北极地区什托克曼天然气田项目。“日本公司在运输和其他技术方面很有经验,我们希望日本公司参与该项目。”他说。不过,俄方称,该项目天然气将供应美国市场,可满足其50年需求,预计2010年开工。数月前,俄气公司公布了五家合作者名单,但没有日本公司。由于俄气公司尚无液化天然气工厂,因此媒体揣测公司将以其他形式与日方合作。

《国际先驱导报》法律声明:本报记者及特约撰稿人授权本报声明:本报所刊其撰写的稿件和提供的图片,未经本报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有需转载者请致电010—63073377)

省市环保部门联合监测的数据显示,23日19时30分,哈尔滨市四方台水源地上游16公里苏家屯监测断面硝基苯定性检出,表明污染带前锋已到达苏家屯监测断面。此后,这一监测断面检测出的硝基苯、苯浓度值逐渐增高。24日3时,苏家屯监测断面硝基苯浓度超标0.27倍。

据水利部门预测和经专家会商,综合肇源、三家子、薄荷台、三站等断面的水质监测结果,污染物由于继续沉降、吸附等作用,仍呈现逐步削减趋势,预计到达四方台后的污染物浓度将会继续下降。

黑龙江省此前召开的新闻发布会称,预计26日晨污染物高峰将基本流过哈尔滨江段。有关部门提醒广大市民,近期减少到松花江污染带流经区域活动,以防空气中有害物质对人体造成危害。

目前,国家环保总局应黑龙江省之邀及时派出专家,协助黑龙江省开展水质监测工作,从松花江入境到哈尔滨市共布设了5个水质监测断面,主要断面的监测频次为每半小时一次。

松花江哈尔滨以下段由于将汇入呼兰河、汤旺河、牡丹江等较大支流,流量会有所增大,稀释、沉降、吸附等物理、化学作用还会增强,水中硝基苯的浓度将会进一步降低。根据水流速度预测,较高浓度污染带约80公里,流经持续时间约为40小时。

早报记者张明扬报道就中国计划购买60辆日产高速列车的消息,铁道部日前向《中国日报》表示,中国目前并无这一购买计划,并称铁道部也是从媒体才获悉这一“新闻”的。铁道部相关部门昨天拒绝向记者透露进一步消息。

在西门子上周获得中方60辆高速列车的巨额合同之后,日本共同社本周一透露,中国计划向包括6家公司在内的“川崎重工联队”订购60列高速列车,这批以日本“疾风”新干线列车为原型的列车时速可达275公里左右。川崎重工新闻发言人当时表示,公司正在和中方进行谈判,不便就细节作出评论。据悉,川崎重工是去年获得中国铁路升级合约的6家公司之一。

但中日间的高铁合同昨天却被证明是某种“单相思”。《中国日报》昨天援引铁道部相关官员的话称,铁道部也是看见媒体报道后才获悉这一消息的,但目前并无向日方购买60辆高速列车的计划。而记者昨天致电铁道部宣传部时,对方则拒绝作出进一步评论。

另据日本共同社的消息,目前日本国土交通大臣正在中国访问,但官方消息显示主要议题是旅游。此前,西门子获得了为中国提供60列时速300公里高速列车的巨额订单。日本共同社就此指出,日本新干线车辆的出口、信号系统、运行管理被中国完全采用的机会日渐渺茫,但中国“依然高度评价日本新干线技术”,日本可能需要进一步进行技术转让。

中新网11月24日电据《莫斯科新闻》报道,在莫斯科的俄军方人士23日对国际文传电讯社称,一支俄空军部队可能被部署在美军刚刚撤出的乌兹别克斯坦汗阿巴德机场。

这名军方人士称:“专家正在对在乌兹别克斯坦部署一支俄空军部队的技术条件进行评估,俄乌两国最近已签署了盟国条约,乌兹别克斯坦预计还将加入集体安全条约。”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