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日巡逻艇海上对峙背后:实质为两国关系恶化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15:44:24

女孩们获救后,还对5天的囚禁生活后怕。为了尽快破案,在警方9日夜间连夜突审嫌犯的过程中,还取得了3名女孩的笔录。10日下午,3名女孩在家长陪同下回到公主岭市的家中。丛丛的母亲说,把孩子带回家,一来让孩子缓解一下这几天所受的惊吓,另外也给学校几天时间,12日他们会再次去学校找领导处理此事。

丛丛的家人说,在被劫持的日子里,丛丛虽然也挨过打,但并不严重,身体方面没有损伤。但孩子经历这次劫难后吓坏了,9日夜间在四平市公安部门做完笔录,5个家长陪在孩子身边,孩子才放心睡去。

这次事件,也给另外两名被劫持女孩造成巨大伤害。心理专家说,被劫持后,孩子心中的恐惧在短时间内是无法消除的,这就需要家长与孩子充分沟通,让孩子认识到并不都是自己的错,从而让孩子对未来充满希望。

昨日,记者再次来到四平卫校,在女生寝室楼下,记者与一名男生聊了起来。该男生称自己16岁,正在等女友。当记者问他怎么这么小就有女朋友时,他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我们学校好多学生都有对象。”这名男生说,学校的课虽然也不少,但比起他正在读高中的同学还是轻松了许多,平时学校也没有太多活动,而且家里早已给他安排好了工作,所以他平时也不用花太多时间学习。由于学校不封闭,没事时,他就和女友出去逛街、上网。正说着,一个打扮时髦的女孩走了过来,两人手挽手上了一辆出租车。

学校附近一家商店的老板称:“这个学校女生多,有些女孩爱攀比,有很多女生给男朋友买东西出手都很大方。因为学校不封闭,学生可以随便出入,商店里任何时间生意都很好。”

被劫持的5天时间,对林林来说,简直是一场噩梦。林林说,当晚放学后在回宿舍的路上遇到了家乡的那几名少年,虽然其中有个人是她的小学同学,但她并不想和这些人走,可当时几名男孩不由分说,把她推上出租车,她要下车,却遭到劫匪的威胁。

林林说,被劫持的5天里,劫匪只给她们吃过4顿饭。几天里,劫匪不断带她们转移地点,每次转移前,都威胁她们如在出租车上乱讲话,就用刀捅了她们。每次坐出租车,劫匪都会打几辆车,让被劫的3个女孩坐在后座的中间,两边分别有劫匪看守,他们身上都带着刀,因此女孩根本不敢轻举妄动。

被劫的女孩们晚上被安排睡在一个房间,但门口有人拿刀看着,她们的行动严格受限,很难逃跑。在这种情况下,被劫的女孩每天都胆战心惊,只知道劫匪每天都带她们去不同的旅店或民宅住,但至于旅店或民宅的地点,她们都来不及记清楚。

被劫持的第3天,是女孩们感觉最恐惧的一天。女孩们说,那天晚上她们被带到公主岭火车站前的一家旅店,在那里,一名中年妇女让她们把衣服脱光,说是要“验身”,看她们的皮肤是否白、发育是否丰满等。女孩们无法接受这样的要求,在恐惧中拼命反抗。

女孩们说,因为她们拒绝脱衣服,中年妇女便叫几个少年“用刑”,丛丛被几名少年打了头部,虽不严重,但连打带威胁让她十分恐惧。洋洋反抗更为强烈,为此,劫匪还用皮带抽打了洋洋。

由于昨日是星期六,四平卫校的老师、学生都休息,只见三三两两的学生从寝室、校园门口出出入入。与同年龄段坐在高中教室上课的学生相比,这里的女生打扮明显要时尚很多。

“太可怕了,都不敢相信!”在距离学校不远的一家商店里,一名2005级的女生看了本报关于3名女生被劫持的报道后感叹。这名女生自称姓王,也是2005级医护专业的,虽然和洋洋等3名女生不同班,但她认识洋洋和丛丛。“我听说她们好几天没来上课,但不知道出了这么大的事,在学校门口怎么还能被劫持呢?”

“我们都听说这事了,都挺害怕的,以后回寝得搭伴走。”在商店购物的另一名女生说,学校每天20时30分下自习,从教室到寝室必须得穿过一条马路,如果放学后在教室多待一会儿,回寝室时路上就没人了。现在,一下自习她就赶紧和同学趁人多时回去,否则一个人都不敢走。

她说,四平卫校的主管部门是四平市卫生局,但同时也受四平市教育局领导,学生只要有初中毕业证书,交学费就可以免试入学。

对于学生反映的教学楼和宿舍楼被卫校街分开、放学太晚不敢回寝的事,郭副校长说,将四平卫校分开的卫校街历来就有,学校曾几次向相关部门申请将此路封闭,使学校变成一个整体利于管理,但一直都没有得到批准。

昨日20时许,犯罪嫌疑人王军在公主岭市杨大城子镇的亲属家被警方带走,他的父亲王某听到儿子被抓,眼里透着悲伤。王某说,他和妻子工作都很忙,儿子小时候被寄放在老师家里,上初中后,孩子认识了社会上的一些小混混,从此对学习生厌,最后提出辍学。家长为了孩子前途,就想让他朝自己的爱好发展,孩子学了一段时间电脑后,又提出学武术,没多久又对这个爱好生厌了,最后只能待在家里,随着时间推移,家长也越来越管不了孩子了。而小劫匪中的惟一一名女孩曹某,其父亲就是一名刑警。9日曹某的父亲满脸痛苦地说:“就让她受到法律制裁吧,我管不了她!”至今在逃的嫌犯刘某,其父亲是个生意人,家里根本不缺钱。

社会学家说,很多孩子在物质方面并不缺乏,却在某种程度上缺乏家庭温暖,这样的情况下,孩子的心理压力往往很大,尤其是未成年人,更容易在这样的情况下产生叛逆心理,从而走上犯罪道路。要让这样的问题孩子有所改变,树立正确的人生观、价值观,还需要家长和社会承担起责任。

随着网络聊天的普及,近年来通过网络进行犯罪活动的人越来越多。为此,本报提醒网络爱好者,要警惕各种网络骗术。

1.恶意欺骗约外地网友在本地见面,留下假地址和电话,让对方扑一场空。

一位赤峰市的25岁女孩,在朝阳市的男朋友患上绝症后,毅然来到男友的家乡,在凌源市区租了一间房子,为男友治病。如今,男友的生命危在旦夕,倔强的女孩仍然守在男友身边,背着男友四处求医。

家住内蒙古克什克腾旗的李艳梅和朝阳小伙张海林一起在赤峰打工并相恋5年。就在他们准备结婚时,2004年8月的一天,正在干活的张海林突然晕倒在地。李艳梅将张海林送到医院,检查结果令她大吃一惊:张海林患的是尿毒症!

李艳梅明白,尿毒症几乎是绝症,即使真的能做到换肾,那也得几十万元钱,而且还要有合适的配型、经常用药和透析,如果想延长生命,就得不断地花钱,那是一个巨大的无底洞,这对一个刚刚进入花季年龄的女孩来说,该是一件多么残酷的事啊!

本报讯在江苏省镇江市最高档的阳光世纪花园拥有别墅、进出开着豪华私家车、实际身价已超过千万,但就是这样的大老板,还想方设法将自己还原进下岗工人的队伍,以领取一张“再就业优惠证”,目的只是为了避税。镇江工商局润州分局办公室主任周光宁9日告诉记者,仅润州分局今年已经遇到了近百位这样的个体工商户。

这些人早就从单位下岗,好多已是小有名气的老板。但出乎他们意料的是,近日这些老板频频手持镇江劳动部门颁发的“再就业优惠证”,自称是某某企业的下岗工人,到工商局来要求注销原先的营业执照,重新开户或办理,并要求按照优惠证上的规定享受三年免交个体工商户注册登记费、管理费、集贸市场管理费、经济合同鉴证费等费用。据《北京晚报》

因家庭琐事追打公公,璧山村妇郑彦碧的恶行遭来邻居劝阻和训斥。谁料,怀恨在心的郑竟将邻居之子、儿子同学安安(化名)勒死后,抛尸于废旧沼气池内,随后还放火烧毁公公的几间房屋,并逃逸失踪。目前,璧山警方贴出协查通报,联动本报对郑全城通缉。

警方介绍,郑彦碧,42岁,璧山县大兴镇双柏村人,其夫与19岁女儿均在外地打工,她与9岁儿子留在农村。9日下午,郑的公公来帮她扎鸡鸭栅栏,因老人扎的栏太矮,郑骂老人“不中用”“装怪不帮忙”,公公和媳妇遂发生争执。郑对公公追打、谩骂。邻居安昌忠、王财菊夫妇看不下去,出面劝阻并责备郑“不孝道”,被郑记恨在心。

当晚8时,郑彦碧儿子与邻居安昌忠儿子安安放学后,在郑家看电视。郑发现后,先支走自己的儿子,然后将安安勒死,并将其尸身抛进屋后废旧沼气池内。待儿子回来,母子二人吃完饭后,郑来到公公家门前放火烧屋,趁邻居们全力救火时逃走,其间用砖头砸伤了发现自己逃跑的侄子。扑灭大火后,村民发现了被抛弃的尸体。

“妈妈说她杀了人,不想活了,喊我以后一定要听爸爸的话。”郑彦碧儿子在接受警方询问时说,这是逃走前的晚餐上,母亲留给他的惟一一句话。孩子说,那顿晚饭有很多自己喜欢的菜,但母亲很少动筷子,光看着他吃,自己不时地擦拭眼泪。

“我们两家的儿子关系要好……”空守着儿子书包、伤心欲绝的安昌忠夫妇说,两个小孩既是同学,又是邻居,上学、玩耍都朝夕相伴,自己不在家时,儿子就会在对方家里吃饭。他们怎么也不敢相信,自己参言,会给爱子惹来杀身之祸。

璧山警方在走访中发现,一个月前,郑彦碧大病一场,被医生告知其患有“乳腺增生”,但郑固执地认为,自己得的是“乳腺癌”,医生的说法无非是安慰和善意欺骗,郑思想消沉,生活悲观、行为异常。而邻居们也证实,最近常听到郑叹息“生了重病活不长”。

民警分析,丈夫常年在外,本身性格孤僻、话语不多、朋友极少的郑彦碧就更是无人交流,心理苦闷却无处诉说,容易神经质或精神分裂走极端。

目前,郑彦碧丢下自己的父母消失。其父母初闻警方通告也称“不敢相信”,直到走亲家看外孙,才不得不老泪纵横地面对现实,呼唤女儿回来自首。

璧山县公安局已在县城各街巷张贴通缉令,并上报市公安局申请协查通报,同时托本报刊登犯罪嫌疑人郑彦碧身份证头像,希望有目击者或知情者提供破案线索。联系电话:41423461、41421247,希望郑投案自首。

本报综合消息“太不可思议了,在政府网站上怎么会出现这样的招聘信息呢?”前天,南京市某高校的毕业生向江苏省招生就业指导服务中心投诉说,在沈阳人事局的官方网站毕业生就业信息里,出现了一则招聘赴日本男体盛模特的信息,用语让他和同学大为惊诧。

记者登录该网站看到,招聘单位为时尚君子模特有限公司(中国)沈阳代理处,其宣称:“此次招聘30名人员赴日本做男体盛模特,对专业、学历和生源地均不做限制,但要求”年龄在18岁以上,性观念十分开放……正式合同期间工资4000美元以上。这家公司还告诉求职者:“男体盛在日本为合法职业,需有政府许可,我公司不能保证您一定能获得认证。”

记者随后采访了负责该政府机构网站管理的王姓工作人员,他表示,这则帖子出现在网站后,该广告已经被撤下了。

“按照正常程序,为了保证毕业生不受欺骗,需要通过网站招聘信息的单位必须到服务中心出示营业执照,工作人员对其进行审查,确定其是正规公司后才能为其刊登招聘消息。而这则招聘信息的发布并没有通过网站审核,是通过非正当手段出现在网站上的,现在中心的网络监管人员正在采取相应措施对这一问题进行调查。

年过五旬的算命先生自称愿做上门女婿,连日电话骚扰,吓得二十出头的女子不敢接电话

本报讯(见习记者常宇)失恋不久的妙龄女子为寻求慰藉找到一个“大师”算命,哪知这个年过五旬的算命“大师”竟对该女子怦然心动,声称愿做上门女婿。8日,市民李芳(化名)为摆脱“大师”连日来的电话纠缠,无奈向本报求助。

今年刚二十出头的李芳,面容姣好。一周前,她与一朋友到磁器口游玩,路过街上一“生命预测公司”时,便进去算了一卦。

进去后,一个姓胡的“大师”详细询问了李芳的婚姻情况、家庭情况及她的住址和联系方式,李芳以为是“预测”需要,便一一作答。当说到婚姻情况时,李芳便将自己刚刚失恋的事情全盘托出,并当场痛哭。

此时,朋友又因有事先行离开。胡某在对李芳进行了一番劝慰后,又以帮她改名为由,将李芳带至不远处的租赁屋“详谈”。进屋后,胡某先开电视,再开影碟机,屏幕上立刻出现了男女间不堪入目的镜头。

李芳随后甩手离去,而胡某则坚持要打的相送。在路上,大师向李芳坦白,称自己是河南人,虽年过五旬,却一人生活,希望能做李芳家的上门女婿,并让李芳介绍客源让他“预测”。

“比我大30岁,而且他的女儿都是30岁了,简直不可能!”李芳称当时听得她心惊肉跳。

此后几天,胡某连续拨打李芳的小灵通和家庭电话,李芳根本不敢接听,李母也多次招呼胡某不要电话纠缠。

记者当天以李芳家人的身份拨通了胡某的电话。在电话中,胡某辩称,他给李芳打电话只是想要“劳务费”,而当着李芳面播放黄色录像则是因为“她自己想看”,之后便挂断了电话。

想到自己的个人隐私已经泄露,李芳后悔不迭,她称必要时将向警方报案,并提醒市民不要轻信“预测大师”,个人隐私不要随意外泄。

早报记者多方打探证实:寻找多日的女孩已做完手术正在康复,近日将返回菏泽老家

“妈妈,我挺好的,过几天就回老家……”昨天上午,早报苦寻多日的张馨悦给菏泽老家打回电话,向心急如焚的母亲报平安!记者经多方打探终于证实:事发当天,张馨悦在骨伤医院拔出了头上的钉子,身体已经没有大碍。

昨天下午1时许,记者突然接到《牡丹晚报》的报喜电话:“张馨悦给家人打电话了,她现在平安无事。”根据媒体同行提供的电话,记者拨通了张馨悦在菏泽曹县老家的电话,她的母亲张明玲啜泣着说:“这孩子脾气倔,可把我吓坏了,现在总算放心了,感谢青岛的好心人。”

张明玲告诉记者,她看到当地报纸转载的早报消息后,“我心里紧绷着,担心孩子遭遇不测,这几天就没合过眼,正打算到青岛找女儿呢。”昨天上午,家里的电话铃声突然响起,听到张馨悦的声音,母亲哭得一塌糊涂,在电话里直怪女儿不早给家里打电话。

张馨悦在电话里说,就是因为酒店怀疑她偷拿客人的钱,还搜她的身,她一时着急才干出傻事。当天下午,她从海慈医院离开后,在骨伤医院接受了手术。这几天,她一直在酒店老板家养伤,也没看到媒体的报道。现在,她的伤口已经拆线,很快就能康复了。“天冷了,你快回家,要不我也不活了!”母亲在电话里向女儿下了“死命令”。张馨悦表示,最近几天,她就会回菏泽老家。

菏泽媒体还提供了一个线索:张馨悦是在杭州路的一家旅馆打回的电话。8日晚记者前往旅馆寻找未果后,昨日下午2时,记者再次赶到位于杭州路的“喜来客旅馆”,遗憾的是,张馨悦已经离开旅馆。这家旅馆的负责人说,张馨悦以前曾住在这里,并留有一些衣服,昨天上午10时许,她回到旅馆拿衣服,“当时她头上戴着帽子,精神头很好。”张馨悦在旅馆给家人打完电话后就离开了,走时告诉旅馆老板不要把自己的情况告诉媒体,因为已经“平安”了,不想再渲染这件事情。

张馨悦确实已经拔出钉子了吗?几经周折,记者联系上了骨伤医院外科主任李刚,“你说的没错,确实有个女孩来过医院,我帮她做的手术。”李刚回忆说,12月5日下午5时30分许,这名头顶右侧有颗螺丝钉的女青年在几个人的陪同下,急匆匆地赶到外科门诊。她随即被推进手术室,李刚主任花了1个多小时,帮她取出了螺丝钉。幸运的是,这颗螺丝钉只穿进了颅骨一半的位置,没有伤及脑部。李刚说,只要不引发感染,她休养几天就可以康复了,但最近几天,他未看到女青年来消毒、拆线。

昨天,张馨悦平安无事的消息传来,苦苦寻找她多日的记者终于松了一口气。张馨悦“失踪”几天来,早报记者一直没有停止寻人的努力。12月5日四路探访饭店

张馨悦突然离开海慈医院的当天晚上,考虑到此前她曾说在四方区某酒店工作过,早报记者先后走访了杭州路、平安路、铁岭路、鞍山一路、人民路等地的近30家大小饭店,但当晚的探访未发现张馨悦的踪影。12月6日查询15家医院

早报当天开通了紧急寻人热线,大量为张馨悦命运揪心的市民打来电话表达祝福,却未提供任何有效的寻人线索。记者随后赶到市公安局,查询到全市仅有一个名叫张馨悦的男性暂住人员。

她会不会到其他医院呢?记者当天先后采访了青医附院、市立医院等12家医院的相关科室,但张馨悦未露面。记者随后又联系了菏泽当地的三家主要医院,也没有得到张馨悦的消息。随后,记者又在青岛新闻网向“菏泽老乡”求助。12月7日两地联手寻人

记者联系上菏泽的《牡丹晚报》,该报记者通过菏泽警方查找发现,菏泽城区没有人与张馨悦的情况相符合,警方判断她的老家很可能是菏泽郊县的。同时,《牡丹晚报》决定刊发相应的稿件。12月8日记者夜探旅馆

《牡丹晚报》报道此事后,曹州律师事务所律师付兴松报料说,这位用铁钉穿透颅骨的不幸女孩家在曹县青集镇。今年9月,张馨悦的哥哥因与人打架被青岛警方拘留,付兴松作为她哥哥的辩护律师曾多次去过青岛。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