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艾滋防治会议透露六省区执行防艾政策不力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01:30:34

·3G所有的规划都是有一定前提的,包括使用什么技术组网,什么时候开始建设这个网络。前期的不确定性因素太大的话,后期工作很难做。

·3G牌照发放之前,一定要进行知识产权谈判,谈成什么样的结果将决定3G发展的进程。

·如果由电信研究院统一谈判,可能对3G许可费略微有所降低。但从电信行业长期来看,更关键是发展我们自主研发的TD-SCDMA的产业,做大我们真正拥有的TD-SCDMA网络,我们再和国外巨头谈判的时候才更有力度,更有选择余地。

·未来三个3标准在国内市场的发展很难说都是同样的状况,国际上这样的例子比较少见,基本上可以认为会有两个阵营或者两个标准在这个领域比较领先。

·3G双模手机不一定是高价,就好象WCDMA手机基本上都带有GSM功能,这种双模手机技术上没有GSM/CDMA难度那么大,成本没那么高。

·作出3G牌照发放决策一定是考虑到现有的2G网络,必须考虑现有的三张网络是否能升级。

主持人:各位网友大家好!最近3G热点话题不断涌现,科技今天特意邀请两大著名咨询公司的分析师作客,谈谈包括中国3G专利在内的热点话题。两位嘉宾是诺盛咨询公司知识管理总监乔辉女士、易观国际电信和新媒体研究总监周屹先生,先请两位嘉宾和网友问个好。

乔辉:各位网友好,很高兴今天能够作客和大家一起共同聊一聊,电信行业的热点问题。

周屹:同样很高兴和各位网友通过的平台见面,我们一起探讨一下关于3G方面的热点话题及趋势。

主持人:现在国内包括香港的咨询公司都不断发出一些研究报告,就中国的3G问题提出了各自的见解和看法,从客观来说,咨询公司的报告更详细的剖析了3G的一些真实问题。不知道两位对于3G启动后的部署问题有什么看法。

周屹:没错,我们是一家咨询公司,同时我们目前很大业务是针对这个行业提供相关的产品,我们是作为独立第三方的角度做的研究。

关于你刚才说的网络部署这方面的问题,对于3G这可能是比较具体的一个问题,但是毫无疑问,网络部署之前,很多运营商都已经做了相关的规划,但是所有的规划都是有一定前提,包括使用什么技术组网,什么时候开始建设这个网络,这都有一定设定条件的。最终相关决策定下来会有调整的余地。

3G部署,针对3G这一个新的东西,我们要想清楚3G来了之后我们通过它要卖给客户什么样的价值和服务,当然还有怎么卖给客户、还有怎么卖的问题。我觉得这仅仅是一个方面。

乔辉:我觉得3G的部署不能简单从一个产业来看,应该上升到一个国家战略的层次来看。国家为什么建立3G网络部署?它是建立信息强国的出发点做的。怎么建立3G的网络部署,前提条件首先要完成知识产权谈判,其次要进行的才是3G牌照的发放,接下来是网络部署。

3G网络部署后到底给用户带来什么、产生的瓶颈有哪些也是我们关心的问题。所以主要是3G的网络部署、3G的发展还是从国家宏观战略角度看是比较好的。

主持人:两位可以谈一下你们两家咨询公司对于3G今年的一些基本判断,包括是不是今年发牌照以及如何发呢?

周屹:关于这个问题每年年末都要做一些相关讨论。去年年初、年中的时候,易观也多次说过。

首先,3G相关决策一定是要开始落地了,比如说运营商网络建设什么时候开始与正式吸纳客户这实际上是两个问题,我们要区分开。还有运营商建什么网络这样的决策要尽快做起来,这样的前提下,运营商还有很多和市场相关的工作才能启动,前期的不确定性因素太大的话,后期工作很难做。

至于说这个服务什么时候开展,我认为倒不是最重要的因素,目前运营商做了很多准备,但是还有很多细节没有准备,可以留有一定余地让运营商把这些网络基础解决好。正因为有这样一个时间窗口存在,我们认为2006年上半年相关决策一定要推出。

乔辉:你刚才问到关于3G牌照的发放以及今年什么时候发放的问题,我觉得3G牌照的发放是一个政府行为,牌照决策的发放、什么时候发放、怎么来发放,诺盛咨询公司从2004年就开始做3G牌照发放的预测,每年根据政策或者行业的情况进行进一步的更新。

就诺盛咨询来看,3G牌照发放之前,一定要进行知识产权谈判,谈判过后,做到了什么样的专利费,谈成什么样的结果是决定了3G发展的进程。从我们最近3G的研究报告来看,我们的预测希望是2006年上半年国家相关政策能够为3G牌照的发放给予一个明确的说法。另外对我们自主知识产权TD-SCDMA的发展也是有很大的推动作用。

主持人:刚才周总讲了3G运营前一些细节要确定,能不能讲细一点是哪些细节呢?

周屹:从市场和网络部署来看,目前还有很多问题要研究,比如相关的3G业务针对的用户群,初期的时候肯定要有相应的划分,也有相应的经营策略,首先要把产品研发这些东西,产品和服务的开发做起来,才能探知这个市场的需求,这都需要一个周期。这个网络在国内毕竟是一个全新的网络,需要把设备和终端的协调性都有更大范围的解决。

乔辉:刚才谈到3G上之前可能有一些问题要解决,我觉得可能有这么几个方面,第一个方面是终端的问题,终端的因素是确定3G发展的因素之一。

另外就是3G用户的问题,你要吸收什么样的客户,什么样的客户是3G网络想吸收的客户。

第三个问题对于客户是比较关键的就是资费是什么样的。对于2G网络是高于它还是低于它。

第四,3G带来的业务范围有多少,是先走语音业务,还是基于现有2G的优秀增值业务,比如彩信。可能要开展一些有前途的业余手机音乐、手机钱包。

这些3G建网前的所有因素,要考虑到产业链上的各个实体,设备厂商、运营商、SP相互协作的发展,只有在良性的产业链上,产业链上的各个实体相互配合、相互促进才能给产业链带来更大的效益。

主持人:前一段信息产业部奚国华副部长在一个会议上也说到3G专利的问题,你们对于专利谈判有什么样的建议?现在电信研究院正在组织相关的设备厂商进行专利谈判,但是结果迟迟没有出来,你们估计电信研究院领头的3G谈判主要内容有哪些?

乔辉:我们也没有看到这个专利内容,我觉得应该有这样几项,一个是专利许可费的问题,这个是比较关注的;另外就是怎么来进行国外厂商、国内厂商的合作问题。

要说建议的话,诺盛咨询对3G专利谈判上有一些建议,比如我刚才说到的专利的谈判一定要在牌照之前来做,如果3G牌照已经发放了,你再谈专利,再谈和国外巨头谈专利许可就有些空谈,你根本没有办法控制。

另外还有一点,首先我们要谈的是电信研究院能够组织,它牵头来做,这样就避免了厂商自己谈判时候遇到的一些琐碎的问题,如果由电信研究院统一谈判,可能对3G许可费略微有所降低。从现有3G专利谈判来看,只能解决一些短期的效应问题,短期内降低一部分的专利许可费用。从电信行业长期来看更关键是发展我们自主研发的TD-SCDMA的产业,真正做到我们有自己知识产权、做好,做大我们真正拥有的TD-SCDMA网络,我们再和国外巨头谈判的时候才更有力度,更有选择余地。

第一个是风险控制,大家都知道某些掌握核心专利的厂商目前表现的态度很强硬,所以要把未来碰到的核心专利的风险要控制在一定范围内,但是不是能把所有问题都解决,我想不可能的,尤其是3G的标准相关的专利家族都非常庞大,所以有可能所有细节都解决,所以整体上要有一个风险控制的。

第二,大家都知道中国有三个标准,三个标准在国内市场很难说都是同样的状况,国际上这样的例子比较少见,基本上可以认为会有两个阵营或者两个标准在这个领域是比较领先的,目前很多东西要围绕这个考虑,一方面是风险控制,一方面是正确选择,平衡各方面利益后最后能够在市场上获得最大的空间。

周屹:不应该这么说,其实有一个重要的砝码就是这么大的市场,其实相关的设备厂商,大家都看到这个市场是潜力非常大的,易观有这方面的研究,按照我们的标准实际到08年是有接近一亿的潜在用户,这个市场对于任何3G上下游的厂商都有非常大吸引力的市场。当然在具体的谈判过程中,可能会上升到国计民生的程度,这样大型的产业走向的谈判,我们可能相对比较欠缺的是在这样一种谈判上的参与或者说是控制的经验。但是从砝码上来讲,我觉得我们的砝码是足够的,有一个庞大的市场支撑。

乔辉:我比较同意周总的意见。从最近信息产业部统计数据来看,截至到2005年年底,中国的电话用户已经达到了7.4亿左右,移动用户也达到了近3.9亿,这么庞大的市场是我们的砝码。对于TD-SCDMA我们自主知识产权的产品也是我们的砝码。对于我们在谈判之中,加上我们这两个重要的砝码,对于谈判中不能说我们是处于弱势,只能说是我们怎么去谈,谈的结果会影响到3G的进程。

周屹:首先这个3G产业链已经是全球化的东西,另外一方面的情况,我们目前所面对的市场机会一定是需要有很多厂商一起来做推动的事情。这和刚刚改革开放的时候用市场换投资是有区别的,当然商业环境是存在利益博弈的,从3G来讲具体操作中如果有疏漏或者偏差可能谈出来差别会很大,但是这个问题首先是商业问题,其次才是其他因素的影响在里面。这些公司如果说对于其他下游厂家不太能够接受的话,实际上对整个产业也未必有什么好处,肯定是短期和长期利益的平衡。

主持人:关于3G专利谈判,我们中国在TD方面拥有的核心知识产权,能不能作为我们的一个砝码,像国外的设备厂商或者像高通这样专门吃知识产权饭的企业,会不会认为中国所拥有的TD-SCDMA的专利技术也可以是我们中国持有的一个力量,它会不会认可。因为国外现在好象不是很看好TD-SCDMA,现在给人感觉完全是中国一家在这儿推。

周屹:首先回答你刚才说的,是不是砝码,毫无疑问一定是砝码之一。我想目前国内厂商在这方面的参与还不能够足以到能够控制这样一个标准的走向,可能里面还会有其他厂商产生一定的作用,但是毫无疑问,在这个方面可以称得上是一个砝码的力量。

目前TD-SCDMA所处的情况来说,如果作为3G国际标准衡量来讲目前可能处于比较尴尬的状况。TD-SCDMA没错是一个技术标准,一定要上升到市场上有所作为的东西才能具体知道它的优势,如果TD-SCDMA在全球得到部署,第一优先考虑肯定是在中国得到落地,得到支持。最近我们也看到TD-SCDMA阵营在海外也在积极努力,但是我们想要想取得成功一定先要在中国市场取得地位。在这之后我们再谈谈是不是有在其他地方做部署的可能。

乔辉:从2001年TD-SCDMA成为3G的三大标准之一,说明世界上已经承认了这个标准,为什么高通不承认呢?我觉得这是没有理由的。对于中国庞大的通信市场,中国政府从战略角度发展,对于TD-SCDMA的发展,中国政府在“十一五”规划上也明确指出知识自主产权这样一个产业链的发展,对于国有的TD-SCDMA自主知识产权的发展,对于中国来说,对于3G谈判,诺盛咨询认为它是一个砝码,因为它的发展是一个国家信息化策略问题,对中国电信行业有推动作用的。所以TD-SCDMA对于中国来说、对于世界来说都有很强大的推动作用。

主持人:高通目前把持着大量的3G专利,甚至有人总结后缀带CDMA的它都拥有,后缀带CDMA的话,那三大标准都是了,这样中国在谈判的时候,谁都知道会很吃力的,你们有什么好的建议,比如对谈判时间、方式来讲。

周屹:比如说具体的跨国谈判中的很多要素我觉得这和参与方有关,经验上来说大家可以关注一个细节,早两年的时候,高通提CDMA2000,提得的更多,WCDMA可能是略微提了一些,最近再看高通的时候你会发现它会更多谈WCDMA,当然目前还没有看到高通在做整体的策略介绍里面突出TD-SCDMA这样的东西。我为什么举这个例子呢?从3G目前的发展来看,WCDMA在目前已经商用的两大标准相对来说是得到的市场认可更多一些的,这个过程中有很多东西我们是可以借鉴的。当初WCDMA厂商面临我们今天面临的问题,你能不能聚集很多力量和它谈判。如果在它的基础上把它的影响力都抹煞是不可能的,关键是聚集足够的力量,然后对整个行业有足够的把握,然后我们做一个对双方都有利的东西,最后让它成为这个阵营中的一部分,大家在一起做事,一定要找一个很好的,有发展潜力的市场,而不是两败俱伤。我觉得这是目前的现状只能决定我们这样考虑问题。

乔辉:3G标准的专利项目前已经有上千项,基本项也有几百项,这些专利项都交叉拥有在设备厂商中间,如果要分的很细,这不利于我们的谈判,而且对于3G的谈判,我们的谈判一方面发展信产部研究院带头来做,由统一一个部门牵头来做,如果运营商可以进行参与的话,也许对于谈判的力度有一定的作用。对于时间来说,我认为还是需要在3G牌照发放前做3G专利的谈判。综合这几个因素,谈判的方法和时间上都是需要有一定的技巧。

周屹:运营商是很好的办法,现在国内运营商和设备厂商做谈判方面已经有很多经验了。

乔辉:运营商70%以上都是国有控股,绝大部分还是代表着国家政府的意思,国家的利益。

周屹:最终作为网络运营主体实际上也和他们的利益息息相关。但是返过来说运营商的参与又是比较尴尬的东西,因为具体的东西还没有出来,但是目前还是在一定的范围之内,比较尴尬。

主持人:目前问题确实在这个地方。刚才你们二位说了,发牌照之前先进行谈判,可问题是没有发牌照,不知道哪个运营商做哪个网,运营商又没有办法参与谈判。

周屹:我相信现在相关的主管部门在负责和3G有关的谈判包括运营商重组的一系列有关部门,对于他们来说这一切情况是一个“烫山芋”了,我觉得大的政策可以公开的,OK,想参与的运营商就可以参与了,但是不能融到一起,整个事情都不确定的情况下,大家都不好参与,所以有些事情还是尽早说清楚。

乔辉:我觉得从3G的牌照来讲,我们看到全都是一个政府行为,国家会结合各个方面的因素做3G牌照的发放,我们现在做的对现有的可能性做一个可行性的预测和估计,诺盛咨询认为或者易观认为都是站在第三方角度看这个市场应该会向哪个方向发展,哪个方向会良性的发展,这才是我们考虑的。

主持人:我们现在讨论另外一个话题,3G终端还是一个问题,就像WCDMA一开始在全球启动一样,WCDMA的终端也使得运营商在推广业务的时候感到有很大的瓶颈。很多人说,3G启动之处,3G手机本身都是双模手机,将造成成本很高。我们将来上3G肯定要考虑到成本问题,但如果是双模手机只可能是少量的最高端的用户用。

周屹:我认为双模手机不一定是高价,就好象WCDMA手机基本上都带有GSM功能,一般来说会有若干个厂家来做,我们今天所看到的世界风,C网和G网的差别是比较大的,如果大家有所关注的话,以内已经有很多3G手机在这个市场上出现,但是以几个标准来看,如果采用WCDMA组网的运营商来说在这方面是有优势的,无论是款式还是套定的性能还是对新业务的支持方面都比较成熟了,从3G终端价格来看也基本形成了,对中国客户来说是可以接受范围内。和普通手机相比价格是会高出一些,只不过目前的价格对于国内用户来讲是不是满足中端和高端的需求的问题。

乔辉:我觉得刚才说的是技术层面的说法,比如兼容,比如3G手机本身有的电池、芯片、配套的一些设备,甚至包括大小或者屏幕等等。

诺盛咨询最近在3G手机终端上也有一部分研究,上了3G以后,终端存在的问题就是客户需要的一些问题。我们在基于客户的研究发现,基本上会有30%的用户,对于3G或者3G的业务根本不知道。这就有了一个问题,如果你想开展3G业务,除非客户认知到3G业务,才可能用3G终端,才能把3G终端做起来,这是很大的问题。

并且,如果采用3G业务,又有近60%的用户觉得,我想换手机,但是我得先比较一下。

从这些关注手机价格的客户里又发现,有近50%的客户,他们心里目标的期望是3G手机终端是在一千到两千人民币之间。从客户需求角度我们看,首先对3G碰到的问题是先要能够让现在的客户认知3G,3G手机不但存在价格问题还有一个运营商采购策略问题,然后怎么做终端补贴问题,另外业务上、客户需求上也是3G手机终端的一些问题。

主持人:那么,这是否意味着运营商要进行手机补贴,因为3G手机一开始推出的时候成本来看不可能做到这一点。两位怎么看呢?

周屹:这个事情可以这样看,今年易观和很多运营商已经做了3G初期的策略、研讨和沟通,这也是大家普遍关心的问题。我们先回过头看看为什么做3G,一定是认为目前客户有一些不能被2G或者2.5G满足的需求,而且国内已经有了满足3G的网络,我们为什么上3G呢?一定是满足那些没有被满足的用户的需求,一定是这些用户愿意提高自己的生活乐趣或者提高他个人的生产率。

从这个角度讲,如果一建3G,要想把所有2G网络的用户都移到3G是不可能的。但是,不排除有些运营商做一些激进的促销手段也可能。

只要运营商想清楚补贴的这部分资金用什么样方式、什么样的有效手段补充回来,我想可能会这样做。只要掌握了这个准则,这是可用的手段,但是不一定是用了这个手段就一定会成功。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