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旬老人贪恋热被窝冬夜憋尿猝死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6 06:35:19

“这4项检测完全进行完毕,检测费是一万九千块钱,大约需要15到20天的时间。”

记者在大庄镇水刘村小学校长朱昌满办公室看到了此次“肇事疫苗”的说明书,这份名为“甲型肝炎减毒活疫苗说明书”上对疫苗的运输和储藏有着严格的规定。说明书上写着:疫苗应冷藏运输,在2-8摄氏度或零下20摄氏度以下避光保存。

然而记者在调查中了解到,泗县大庄镇卫生防疫保健所在从批发商处购得疫苗后,在运输过程中并没有使用专用冷藏车。同时,病症较重的水刘村小学五年级学生刘思雅对记者说,从她拿到药一直到注射到体内这段时间足足有一个小时,其他同学也把疫苗拿在手中至少20分钟,而当时教室内的温度至少在25摄氏度以上。

根据以上的事实是否可以推断出:在疫苗注射到孩子体内之前,由于在运输和保存过程中由于温度过高疫苗已经变质,进而使得孩子在注射后出现了不良反应?

“假设疫苗变质,那么影响的是疫苗的效力,也就是说疫苗产生甲肝抗体的能力可能会降低,但绝不会对疫苗的安全性产生影响。”

按照杨平的这种说法,假定半个月后疫苗的检测结果正常,那么这次孩子的“甲肝疫苗伤害事件”该如何解释呢?“那就只能解释为疫苗的副作用表现了,如果真是这样,这种甲肝疫苗要立即停止销售。”

在采访中,杨平局长向记者透露了一个令人吃惊的消息:目前已经在逃的甲肝疫苗批发商张鹏,与去年发生在江苏宿迁的“假疫苗”风波中的疫苗批发商同为一人!

杨平局长向记者提供的一份资料中显示:宿迁市妇幼保健所自2003年12月至2004年5月份的半年里,以现金结算方式从不具备药品经营资格的安徽人张鹏处购进包括乙肝免疫白蛋白、流感疫苗等9种免疫疫苗共6000余支,货值32.17万元,到2004年6月16日,宿迁市妇幼保健所使用上述药品违法所得28万余元。

当时,宿迁市药监部门对这批疫苗进货渠道进行了明查暗访,结论是这批货属违法进货。张鹏在销售疫苗时使用了安徽滁州市医药科技开发总公司的发票,而该公司因经营不善,已于去年10月20日将其《药品经营许可证》变更给了其他公司,张鹏利用该公司外流发票,非法从事药品经营活动。

然而遗憾的是,记者在这份资料中只看到了当时有关部门没收了非法购进的药品并没收了妇幼保健所的28万元非法所得,但并没有看到有关对张鹏的任何处罚文字。

“泗县这次事件中,张鹏同样使用了假发票,”杨平对记者说。据其透露,张鹏给泗县大庄镇卫生防疫保健所开具的购买3000支疫苗的发票金额是一万八千七百六十元。张鹏本人明明在滁州,然而发票上的盖章却是“阜阳齐力药业公司”,而且落款日期是2005年6月15日,但发票却是2000年的版本。“凭这几点我们就可以断定他用的是假发票。”

据杨平局长透露,泗县甲肝疫苗事件发生后,疫苗的生产商浙江普康生物技术股份有限公司,曾经派出了公司总经理柴少爱和销售部经理鲍心宁前来协助调查。

“他们对我说张鹏是他们普康公司在安徽的授权销售商,而且还跟他签订了半年的协议,但事情没这么简单,根据我们现在掌握的情况来看,不能排除疫苗生产商与批发商在事发后他们之间达成了某种协议,进而试图规避某些责任。”

昨天,天气闷热阴沉,只有两千多口人的泗县大庄镇水刘村沉浸在悲痛中。一口窄小的白杨木棺材在上午10点,埋在了村东头李志刚家的责任田里,里面是他刚满6周岁的女儿李威,全村的男女老少都前来为这个在“泗县甲肝疫苗事件”中死亡的女童送行。

“剪掉了,不想再看见她的模样,这样我们的心里会好受些。”昨天上午,李威的妈妈庄满收手里拿着一张已经残缺的“全家福”,照片中的李威已经被剪去,只剩下李志刚、庄满收夫妇两人。

“我本来是不同意他们来学校注射的,但是没经住侯华锋劝说。”昨天上午,水刘村小学校长朱昌满对记者说。

6月13日下午四点半左右,大庄镇卫生防疫保健所所长候华锋走进了朱昌满的办公室,他此行是为联系给学生进行集体注射甲肝疫苗而来。

听他说明来意,朱昌满皱紧了眉头:“我们现在正在进行复习,马上就要考试了,学生根本没有时间。”听朱昌满这样说,候华锋有点不高兴了:“怎么就你们学校搞特殊?别的学校都同意了!”朱昌满只好同意。候华锋留下了一堆注射通知书后走了。

通知书上写明每名学生要交纳25元的疫苗费,这份通知随后被水刘村的学生带回家交给了家长。大多数家长很痛快地就交了钱,但这些家长并不知道,防保所进这些疫苗每支只要6元钱,作为所长的侯华锋可能也不知道,每支疫苗具体进疫苗的业务员还从批发商张鹏那里“吃”了一块五的回扣,也就是说疫苗的实际价格只有四块五!

6月17日上午8点半左右,3名身穿便装的“医生”拎着药箱进了水刘村小学。朱昌满后来才知道,这些所谓的医生都是防保所从各个村医疗点招募来的“赤脚医生”。

上午10点,12岁女孩刘思雅五年级全班第一个注射了疫苗,在这之前一小时,“医生”就把疫苗发到了她手里。注射3分钟后,刘思雅感觉头发晕、喘不过气。她立刻向打针的“医生”报告,“医生”看了看她,说:“没事,你是太紧张了,你到座位上休息一下。”刘思雅听从“医生”的嘱咐回到座位上,“医生”接着给剩下的同学继续注射。过了不到十分钟,刘思雅实在支撑不住了再次向“医生”报告,“医生”给她注射了一针肾上腺素。过了不到一刻钟,刘思雅因为反应过重被送进了大庄镇医院。

“刘思雅是他们班上第一个有反应的,如果当时引起‘医生’重视,之后的孩子就不会出事了。”朱昌满懊悔地对记者说。

李威在注射后的当天中午,就出现了异常反应。与其他有反应的孩子不同,她并没有出现气短、头晕等症状,“她就是好睡觉没有精神,”李志刚说。

这种症状持续了两天后,李志刚慌了神,连忙带李威到泗县中医院看病。等到了医院大门,他更是傻了眼,医院里全是带着孩子来看病的家长,一打听都是接种了甲肝疫苗的孩子。

到了23日中午,李志刚发现李威全身布满了青斑,脸色发白,嘴唇发紫。他带着李威连忙转到了医疗条件相对较好的泗县人民医院。“也就是半个小时的时间,小孩就没了,”李威的妈妈庄满收两眼发直地说。

在有关部门与李威父母签订的赔偿协议书上,记者看到“李威因接种甲肝疫苗观察期间,感染重症菌痢致呼吸衰竭,经抢救无效死亡”。

据泗县目前官方公布的数字称,此次接种甲肝疫苗的学生有2500名,百余名学生出现异常反应,死亡一例。目前泗县政府已发出紧急通知,希望凡是此次接种了疫苗的学生都前往医院接受检查。目前,泗县的主要医院都已经住满了学生。

记者昨天在水刘村小学看到,原本有31名同学的二年级二班如今只剩下19人,“我希望他们早点回来上课,”一名女生眼泪汪汪地对记者说。

昨日,国家卫生部有关人员就安徽泗县疫苗事件对记者表示,卫生部非常关注此事,并已成立专门小组赶赴安徽泗县协助调查情况,具体调查情况尚不便透露。

事件发生后,泗县迅速成立了事件调查处理领导小组,拨出20万元专款,全力以赴做好救治工作。同时,县卫生局还组织了10个医疗专家组,对已注射甲肝疫苗的学生逐一进行普检化验,确保不遗漏一名过敏者。目前,大庄镇防保所3名涉嫌人员已被刑事拘留,无新增学生死亡病例。

当地药监部门已经查明,泗县大庄镇学生接种的甲肝疫苗全系浙江普康生物技术股份有限公司生产,规格为每支1毫升,其中1000支系泗县防疫站提供,3000支为大庄镇防保所购买。昨日,普康公司董事长、中科院院士毛江森接受记者采访时,确认这批甲肝疫苗为他们公司所生产。目前,泗县公安局和药监局共同组成的调查小组正在浙江对该公司生产的疫苗质量进行调查。

“我们生产的甲肝疫苗质量绝对没有问题。”毛江森告诉记者,安徽泗县大庄镇所使用的这批疫苗,已经在全国各地使用了60万人份,但在其它地方都没有出现一例安徽泗县这种情况。

另外,毛江森向记者透露,普康公司主要以控制和消灭甲型肝炎流行为己任,安徽泗县所用的甲肝疫苗他们已经生产了14年,1.3亿人群接种。而且该疫苗是经他10年艰苦攻关的成果,在1988年,曾获得国家发明奖和三项国家发明专利,1995年,该疫苗的生产还被400多位两院院士评选为1995年中国十大科技新闻,投放市场后,很快便覆盖全国。

“这些年我国甲肝发病率以每年20%速度下降,普康公司应该说功不可没。”

对于安徽泗县上百名学生出现的严重不适反应,毛江森希望从另外一种可能性去考虑发病原因,他指的“另外一种可能”就是食物中毒。他认为,这些孩子所出现的症状很像食物中毒:满面潮红,呼吸急促,抽筋。而如果是疫苗中毒,孩子的反应应是,身上出现皮疹,局部红肿,个别孩子发生低烧。

“我们建议他们用科学的态度来对待这个事情,多分析,多比较,多观察。一切的结论应该在一系列鉴定的基础上再得出。”毛江森说。

该公司销售部经理鲍心宁也将原因归结为食物中毒,并说安徽当地药监部门已向她确认。然而,到底是什么原因引起的食物中毒?鲍心宁的回答模棱两可,“一说是农药,也有说是细菌感染引起的痢疾中毒。”

按照有关规定,疫苗在运输时必须予以冷藏。而根据安徽当地有关部门的调查,疫苗在运输中可能存在问题。对此鲍心宁予以否定,她说,即使退一万步,没有采用冷藏方式运输,疫苗在使用后也没有毒副作用,只是对疫苗的效果有影响。而且,鲍心宁认为,事发后,当地专家按照疫苗接种反应来处理,延误了孩子的治疗。

根据《疫苗流通和预防接种管理条例》第29条,接种单位应当依照国务院卫生主管部门的规定对接种情况进行登记,并向所在地的县级人民政府卫生主管部门和县级疾病预防控制机构报告。

但据泗县在26日的情况通报,镇防保所进行如此大规模的集体接种,未经过县卫生、教育主管部门和大庄镇政府同意,是擅自与19所中小学校联系进行接种。同时在接种过程中也缺少详细记录,给学生接种的甲肝疫苗共有6个批号,缺少记录给卫生部门分类排查比对带来了极大的困难。晨报特派记者于任飞安徽泗县报道晨报记者杜琛

日本目前在位的明仁天皇和皇后昨日前往塞班岛,为二战期间在该岛丧生的4万余名日军和1万余名平民“慰灵”,这是二战结束60年来,日本天皇首次赴海外为军国主义招魂。从日本右翼教材到日内阁高官否认远东国际法庭审判,从文部科学大臣中山成彬日本没有“随军慰安妇”的言论到小泉参拜靖国神社并极力辩解,日本右转的倾向日趋严重,而作为日本精神皈依的天皇战后首次海外祭拜,尤其具有标志意义。

1946年1月1日,根据美国占领当局授意,裕仁天皇发表《人间宣言》(又称《非神宣言》),宣称自己是人,从而否定了天皇的神格。此后,日本天皇的地位从“国家元首”变成了“国家象征”,从神变成了人。

当时美国为了统治方便,将天皇变成实现其占领政策的工具,没有废除日本天皇,却为亚洲乃至世界和平留下了隐患。因为天皇虽然降格为人,仍然对日本民众具有极大的号召力,他的一举一动对统一日本国民的精神有着巨大的象征意义。

因此,从两个方面可以判定日本天皇此次海外为军国主义招魂,是日本政府的精心安排。第一,由于天皇没有实权,出外须经日本政府批准。第二,小泉参拜招致亚洲邻国乃至世界非议,为避风头,让日本天皇出外参拜,借以安抚国内右翼势力。

1944年6月,美军7万多人对塞班岛发动大规模登陆战役,遭到4万多日军抵抗,7月2日,驻岛日本海军第一航空舰队司令南云大将、守岛司令斋藤中将自杀,其余几千日军仍然负隅顽抗,被美军全部歼灭。虽然其间有不少日本妇女自杀,但无论多少平民死亡都不能掩盖一个事实,即战时塞班岛的日本亡军是军国主义分子。

战后,塞班岛由联合国交归美国托管至今。日本政府此次安排天皇夫妇前往,有用祭拜塞班岛封堵亚洲国家对日本参拜抗议的意图,因为日本政府想证明:塞班岛的亡军虽是军国主义分子,美国能让我祭拜,凭什么曾经侵略亚洲国家的靖国神社鬼魂我就不能拜祭?因此,日本官方认为,在世界对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0周年大举纪念的时候,天皇前往塞班岛招魂,意义重大。同时,也是借现在的天皇粉饰裕仁天皇在二战中极不光彩的作为。

右翼教材、否认远东国际法庭审判、否认“随军慰安妇”史实、45名议员支持小泉参拜靖国神社……所有这些,有一条主线在内:右转、右转、再右转。今年正值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0周年。但是,从年初开始,日本官方和一些媒体就在国际社会举行的相关纪念活动中,尽力回避日本军国主义当年对各国人民犯下的滔天罪行。之所以在这样别有涵义的年份,日本各种右翼势力凸现出来,不仅表明日本国内近些年来右倾化的“结晶”,也表明日本政坛右倾转向达到了一定“高度”。

日本天皇外祭是日本右倾化的重大标碑,因为这表明日本国内没有能够阻止日本右倾化的力量。对日本这股逆流,爱好和平的国家和人民应该有足够的警惕。(任孟山)

新华网华盛顿6月27日电(记者赵毅李学军)美国总统布什27日在白宫与来访的德国总理施罗德举行会谈,双方着重就德国要求成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解决伊朗核问题等交换了意见。

关于德国等国要求“入常”问题,布什在与施罗德会晤后对记者说,美国不反对任何国家加入安理会,但他没有明确表示是否支持德国成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

施罗德说,德美双方在安理会扩大问题上存在分歧,但他对布什没有反对德国“入常”的讲话表示高兴。

德国、日本、巴西和印度四国主张增加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并希望联大尽快就此问题进行投票表决。美国明确表示支持日本成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但对其他3国“入常”未置可否。

关于伊朗核问题,布什在会见施罗德时表示,美国将继续支持德国、英国和法国与伊朗举行核问题谈判,并强调伊朗研制核武器是不能被接受的。

施罗德在回答记者提问时说,他同意布什在伊朗核问题上的主张,并表示在敦促伊朗弃核方面将继续采取强硬和坚定的立场。

本报讯“温家宝总理十分关注泗县的那些孩子。”6月26日晚,国家卫生部部长高强打电话给安徽省卫生厅厅长高开焰,表示温家宝总理对发生在泗县的甲肝疫苗接种反应患儿高度关注,并要求安徽省及有关市、县政府及卫生部门全力救治异常反应儿童,确保儿童的身体健康。安徽省省长王金山、副省长何闽旭也要求卫生部门全力以赴处理好这起事件,查明原因,严肃处理。按照温家宝总理以及卫生部、省政府的要求,省卫生厅在已经采取措施的基础上,进一步采取了5项措施:由厅领导带队驻点泗县,指挥医疗救治和事件原因调查;进一步完善治疗方案,全力做好接种异常儿童的救治,防止再次出现死亡病例;督促当地依照有关法律法规对泗县大庄镇防保所擅自组织学生接种甲肝疫苗事件进行严肃处理;加强对接种人员的培训,提高免疫接种管理和技术水平;要求全省进一步加强预防接种的法制化管理,保证疫苗流通和预防接种工作规范有序开展,避免类似事件再次发生。

截至6月26日晚11时,泗县因接种甲肝疫苗反应住院观察的学生有187人,其中44人有头痛、头晕、乏力等症状,大部分人无明显体征,情况稳定。经过省、市、县专家的多次讨论,认为此次事件可能为接种甲肝疫苗后引发的部分患儿过敏反应和群体性心因反应,死亡患儿的死因可能和重症感染合并接种疫苗后的免疫反应有关。

目前,有关事件原因的调查还在继续进行中。针对部分患儿心肌酶谱增高的实际,防疫人员已经在当地采集了21名未接种甲肝疫苗学生和40名接种甲肝疫苗学生的血清标本进行了心肌酶谱对照检测,其结果将有助于判断此次接种反应属于过敏性反应还是心因性反应。由于疫苗检验的结果需要一个月后才能得出,因此揭开该事件确切的谜底还需待时日。

另据了解,高强部长昨连夜来到我省现场指挥处理此事,并慰问受害者。(立中陈旭本报记者宫礼)

再过140多个小时,第一次人造天象将在天幕上演。美国宇航局今年1月12日发射的——价值3.3亿美元“深度撞击”号宇宙飞船,在4.31亿公里的太空飞行后,它所发射的撞击舱将于北京时间7月4日13点52分撞击坦普尔一号彗星的彗核。这是史无前例的“炮轰”彗星太空实验。

彗星是太阳系最古老的原始天体,它由水冰、二氧化碳冰、甲烷冰和大量尘埃、岩石物质组成,并含有丰富的有机物质。天文学家推测,正是彗星对地球的频繁撞击给地球带来丰富的水和有机物,从而促进了地球的演化。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