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不分场合暴露着装被指对男性视觉性骚扰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6 12:24:03

据悉,从1998年下马后,四望嶂矿务局原有的花园式矿山,就被转让、拍卖给地方老板。而这些“企业家股东”们,有一矿、二矿、三矿的原矿长领导及工程师多位,有矿务局退休的领导,有黄槐镇原镇政府领导,还有梅州市、兴宁市以及四望嶂留守处的一些领导。

黄槐镇位于广东省兴宁市,行政区划上属梅州市,当地居民多为客家人。黄槐镇现有煤矿的前身就是原四望嶂矿务局。该局下辖3个煤矿,一矿叫大径里,二矿叫大窝里,三矿叫梨树坑。3个矿中一矿最大,产量最高。此次发生特大透水事故的大兴煤矿就属于一矿。

四望嶂矿务局原是广东省属企业,是1968年为响应党的号召,迅速改变“北煤南运”的局面而建矿的。

55岁的矿工老罗(化名)20岁进矿,在三矿一干就是28年,头发早已花白的他向记者讲述了原四望嶂矿务局的历史———

原四望障煤矿是上个世纪60年代末建成的花园式煤矿,当年无瓦斯、无积水,也是安全生产全国一流的煤矿。四望嶂矿区的发展经历了三个十年。

第一个十年,为1968年到1978年。那时矿上的矿务管理、安全生产、质量检验等能按国家标准和矿务局的规章制度执行。当年全局约有两万多人,矿区上下人心齐、工人地位高。虽然工资低,但工人觉悟高,领导称职,管理严格。这段时间矿山是一个欣欣向荣、人心安定的年轻矿山。

1978年至1988年,是四望嶂矿区的第二个十年。那时是改革开放初期,矿上用计时工资加奖励法,工人工资比前十年有明显提高,生产安全、质量管理没有多大变化,仍然保持良好的势态。但到了中期,也就是1985年左右,由于政策上的改变,实行矿长负责制,矿长说了算。

他说,也就是在这段时间内,矿上出现了“外包队”这个新鲜词。外包队的头儿多是由当地个体户、地方蛇头和有势力者组成,但外包队员却绝大多数由民工组成。他们无培训、无劳保、即报到即上班。包工头们利用“经济红包”请客送礼,买通矿长,达到私人利益最大化。

全局外包队统计最多时有2000多人,20多个单位。由于外包队人员多,各矿均有外包人员因与矿上职工抢车皮、偷放炮而发生冲突,矿上职工被外包队员打伤住院的不少。矿里的生产管理开始混乱,矿里的亏损也随之越来越严重。

从1985年到1998年,矿长有权割卖采煤面,利用外包队采煤的这种管理方式一直又没有纠正,这是国有煤矿真正亏损的原因之一。

1988年到1998年的10年内,是整个四望嶂矿务局各矿最乱、遭受浩劫最多的一段时间。当时上面的政策要求地方政府扶助贫困地区,自此,小煤窑在黄槐镇狼烟四起。有人认为,这种热潮是在当地政府的默许下进行的。

在矿工们的多次要求下,局里领导向省里汇报,要求兴宁市、梅州市共同保护好四望嶂矿井,制止建小煤矿。但地方政府多次三令五申均未见效果。

这10年间,估计建了400多个私人煤矿,其中不少与该矿直接抢夺资源,甚至还穿透了许多国有矿的巷道,使得国家矿产遭到严重损失。

1998年11月15日零时起,四望嶂矿务局终于全面停产。到1999年由梅州市中院宣布破产为止,四望障矿务局历经了31年风雨。

8月7日,立秋,黄槐镇。按照传统的风俗习惯,当地的一些矿工已回家过节。中午13时30分,位于黄槐镇的大兴煤矿矿井下突然传出惊呼:“透水了,快跑!”听到同事的急促呼喊,付昌扔下手头的工作,拼命往井口的方向跑。

事后,付昌在回忆井下逃脱经历时,仍惊魂未定:“当时,我和两个工友正在井下26米处作业。由于过了中午12时,也觉得应该下班回去吃饭了,就慢慢往上走。突然间,我们发现下面涌出许多水来。”“我边跑边往后看,水面离我越来越近,很快我就被漫上来的水冲倒了,还被灌了几口。后面的工友因被水冲出受了伤。”付昌说,“如果不拼命往上的话,说不准就没命了。我们手脚并用地往外爬,最后才爬出了水面,然后沿着矿道再向外跑。跑到洞口的时候,我的双脚都在打颤,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32岁的蓝卓洲是重庆黔江人。在这次矿难中,他因为矿灯没电而逃过一劫。当天到了矿井之后,他发现地下的电线坏掉,根本无法开工,就一直坐等着电工维修,但一直没有见好。“大约12时,我发现自己的矿灯已近没电,就坐车上来了,不到20分钟,想再次下去的时候,就发现里面已经透水,人根本无法下去”,蓝卓洲回忆起当时的细节依然伤感,“我们约定晚上好好喝点酒聊聊,可一回头,人就不见了!”

正在医院接受治疗的36岁矿工曾繁标,兴宁黄陂镇人,在大兴煤矿开绞车。事故发生时,他正在井下300多米处作业,情急中抱住根木头被水冲到井口80多米处,后被救出。

来自江西石城的许保生,在副井负责排石渣工作,由于风机坏了,没有跟随前面的5个同事下去,等下一班次的车,捡回了一条命。“我正准备下井时,感觉到井口风很大,正怀疑井下出事,一名卷扬工打电话上来说:‘我们没救了!被水淹掉了……’电话断了。”

在黄槐镇镇政府的办公室里,记者看到农民蔡启辉和老伴坐在椅子上,眼神呆滞。老太太由于没有了眼泪,而变成了干嚎。在这次矿难中,他们失去了惟一的儿子———今年才25岁的蔡昌成。在他们旁边,还坐着一些同样失去了亲人的江西龙南老乡。

蔡启辉说,他以前也是矿工,做了好几年,结果累下了一身病。今年他48岁,但身体情况却像60岁的老人。由于身体问题,他已干不了矿工的活。“现在种田要钱,读书要钱,我身体不行,就想着让儿子出去干活挣点钱,但是现在做什么能够挣到钱呢?”

蔡启辉的眼里满含泪水:“我儿子读书不多,如果去工厂打工恐怕连自己都养活不了,所以我才决定让儿子走我的老路———做矿工!”

据目前官方初步核查数字表明,在这次“8·7”透水事故中,井下只有4名矿工成功逃脱,有123名矿工被困井下,生还希望渺茫。本报广东兴宁8月16日电

152名法国马提尼克岛居民在巴拿马度完一个星期的悠长假期后搭乘哥伦比亚西加勒比航空公司的客机回国。然而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在愉快的假期之后等待他们的竟然是一幕人间惨剧。客机于当地时间16日凌晨在委内瑞拉西部坠毁,152名乘客和8名机组人员全部丧生。

遇难的乘客都来自加勒比海东部的马提尼克岛。马提尼克在1946年成为法国海外省,1974年成为法国的一个大区。

马提尼克岛上一家名为“环球快马”的旅行社组织了这次前往巴拿马的休闲度假之旅。旅行社包租了哥伦比亚西加勒比航空公司的一架“麦道-82”客机。

在巴拿马享受了长达一周的假期之后,他们搭乘飞机踏上了回家之旅。然而飞机从巴拿马城附近的托古曼国际机场起飞后不久就遇到了麻烦。

委内瑞拉国家航空管理局负责人弗朗西斯科·帕斯说,凌晨3时左右,这架飞机飞行员向委内瑞拉首都加拉加斯机场控制塔台报告说,飞机的两个引擎都出了毛病。

随后,这架飞机就以每分钟2100米的速度从空中急速下降。约10分钟后,塔台人员与飞机失去了无线电联络。当时,这架飞机所处位置在距离加拉加斯以西约650公里的马奇克斯地区,靠近委内瑞拉与哥伦比亚边境。

一名目击者在接受当地电台采访时描述了发生空难的场景,他看见一团火球从空中急速下落,然后就发生了爆炸。

委内瑞拉内政部长杰西·查孔说,失事飞机曾临时改变了飞行路线,要求在委西部马拉开波市的齐尼塔机场降落,但后来不幸在佩里哈山区坠毁,坠机地点靠近小城马奇克斯。

查孔补充说,飞机进入委内瑞拉时就报告说一个引擎出现了问题,坠毁时另一个引擎也已经无法工作。

飞机坠毁后,委内瑞拉立刻派出直升机,展开了紧急救援行动。但是由于坠机地点偏远难行,加上天气恶劣,使得救援行动一度受阻。

军用直升机最后发现了在丛林中坠毁的客机,发现飞机已经被完全摧毁,机上所有乘客和8名来自哥伦比亚的机组人员都已遇难。

委内瑞拉民防局长安东尼奥·里韦罗说,坠机现场相当惨烈,周围约3公顷的地区被夷为平地,死者遗体和飞机碎片散落在各处

“到处都是烧焦的尸体,实在太惨了,没有任何幸存者,”一名参加救援行动的委内瑞拉消防队员说。

截至发稿时,救援人员已经发现56名遇难者遗体,并且用直升机将他们送到马拉开波的一所大学,等待他们的亲人前来辨认和领取。

但是在不幸之中还是发生了一件极其幸运的事。西加勒比航空公司发言人说,一名原先准备搭乘这架飞机的乘客因为其他原因没有登机,幸运地躲过了这场劫难。

正因为如此,法国民航机构公布的乘客名单中有153人,而哥伦比亚民航当局提供的数字则是152名乘客。

此次空难是近13年来法国死难者最多的一次空难,法国全国为之震惊。法国总统希拉克发表声明,对这起空难感到“震惊和难过”,并且向遇难者的家属表示慰问。法国政府立刻派遣海外领土部长弗朗索瓦·巴鲁安前往马提尼克,并在外交部开设危机处理中心,与委内瑞拉当局和遇难者家属保持联络。

法国红十字会则发表声明,宣布成立空难紧急小组以帮助罹难者家属。该机构透露,设在瓜德罗普的一支救援小组已紧急动员,不久便可奔赴委内瑞拉负责接待和安慰死难者家属,并着手准备运送死者遗体回国。

马提尼克岛更是沉浸在一片悲哀和哭声中。迪科市的30多名居民参加了这个旅行团。150多名死者的家属和朋友聚集在市政厅前等候消息,许多人失声落泪。

“航班本来应该在今天早上抵达,但是我们却听到了失事的消息,这太残酷了,突然之间天就塌了下来,厄运降临在我的姐姐身上,”现年40岁的克莱尔·雷内特泪流满面地说。

巴斯潘特市也有十几位居民在空难中不幸丧生。市长安德烈·沙尔庞捷说,当地的好几对夫妇都参加了旅行团,“今天,这里的几个孩子不幸成为孤儿。”市政府专门请来了心理医生,帮助死者家属排解悲伤心情。

目前救援人员已经找到了失事飞机的一个“黑匣子”。空难发生后,法国迅速派遣专家前往委内瑞拉,对这起事故展开调查。美国也派遣了4名调查人员进行协助。

法国交通部长多米尼克·佩尔邦说,西加勒比航空公司从今年春天开始在巴拿马和马提尼克岛之间开设包租班机服务。从今年5月以来,法国民航局对该公司的航班进行了两次检查,但是都没有发现问题。

美国前国家交通安全局负责人彼得·戈尔兹说,飞机的两个引擎都出现故障是非常少见的事情,他们怀疑是航空燃油受到了污染。此外,这架飞机几个星期前在引擎上安装了减少噪音的装置,不知道是否在安装过程中留下了隐患。

美国圣路易斯大学的航空专家保罗·泽伊兹说,“麦道-82”型客机在失去一个引擎后仍然能够正常工作,即使两个引擎同时出现故障,如果有充足的燃料,也可以在低空滑行100公里以上。

泽伊兹分析认为,当时飞机引擎出现故障后,客机在低空滑行过程中进入山区,由于突然遇到山峰挡道,而引擎又无法工作,驾驶员在急速调整滑行线路过程中导致了客机的坠毁。

泽伊兹说,委内瑞拉和哥伦比亚交界地区山区纵横,经常发生意外,飞行员需要过硬的技术才能顺利度过难关,稍有疏忽就会酿成空难。

这起空难也给哥伦比亚西加勒比航空公司造成了严重影响,该公司的所有航班都被要求停飞。

西加勒比航空公司1998年开始运营,它的一架双引擎飞机今年3月在哥伦比亚的普罗维登斯起飞后不久坠毁,致使8死6伤。

在普罗维登斯机场,几十名正在等待西加勒比航空公司班机的乘客在听到航班取消的消息后并没有感到惊讶,因为他们已经从电视新闻中知道了这起空难。

“现在即使是免费,我也不愿意乘坐这家航空公司的飞机了,”一位名叫奥尔默·卡尔多索的意大利乘客说,“在这么短时间里发生两起空难,这家航空公司肯定有问题。”(完)(作者:冯俊扬)

本报沧州电(记者刘树鹏通讯员回增明)昨日上午,尽管下着雨,华北油田仍有10多对夫妻早早赶到婚姻登记处,突击办理离婚手续。他们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尽早拿到离婚证,以便重新获得上岗资格。

刚刚与丈夫办理了离婚手续的王迎(化名)告诉记者,她原是华北油田十一处的工人,2000年9月份,经领导反复做工作,她和许多职工买断工龄下岗。今年8月12日,单位贴出通知,要求符合条件的下岗职工去人事部门填上岗意向登记表。除一些详细规定外,上岗条件还包括,单职工买断工龄的,可以上岗;双职工都买断工龄的,有一方可以上岗;离婚后的下岗职工等同于单职工,可以上岗,但以离婚证为准。

王迎说:“按照通知规定,下岗职工只要有离婚证,就有上岗资格。我丈夫目前在岗。为取得上岗资格,尽管我与结婚10多年的丈夫感情很好,也不得不办了离婚手续。”王迎说,像这种双职工有一方买断下岗的情况不少,为了能重新上岗,不得不去办离婚证。另一种办理离婚证的情况是,夫妻当年双双买断下岗。依据目前的再就业政策,只能有一方可以上岗。为了男女双方都能上岗,也去办离婚手续。

"以前熟人见面打招呼,都说'吃饭了吗?'如今可好,很多人见面都关心地问'离了吗?'有不少夫妻手拉手,亲亲热热地去办离婚手续,就像去超市购物。"华北油田天门口作业一大队一下岗职工说。

昨日9时多,记者看到,当地的婚姻登记处挤满了办理离婚手续的下岗职工。记者粗略数了数,约有15对。为了应急,登记处大厅墙上贴出一张"离婚协议书"样本,几对夫妻正埋头"照葫芦画瓢"。华油油建二公司一下岗职工一边吃力地写着,一边叹气:"为了工作,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从12日开始,前来离婚的华油职工突然增多。到15日,多达20对左右,创下这里的最高记录。"当地婚姻登记处负责人史树广说,"我们也觉得里面有问题,但依照婚姻法规定,双方自愿离婚的,应给予办理手续。后来我们得知,这与华北油田管理局新出台的再就业政策有关。这么多人突击离婚,会埋下很多的社会隐患。"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