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代表重申反对就安理会扩大设定时限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4 10:35:03

7月31日,陈荣德所在单位酒泉富康家具世界的董事长李先生出差回到酒泉,他听到“怪物”一事后非常感兴趣,抱着“不能让宝流失”的念头,李先生当即决定出重金回收“怪物”。

8月2日凌晨,李先生以27万元的转让价将此宝物“请”回富康公司,并制作专用容器,将宝物浸泡于清水中。

8月3日下午,记者在富康家具世界李董事长的办公室见到了这个宝贝。经测量,此物高45厘米,重27公斤。据介绍,经酒泉市一些生物专家初步鉴定,认定此物为形成时间万年以上的“太岁”。

记者发现,这尊“太岁”色泽鲜艳,呈玉黄色状态,用手触摸,底部及侧面大部分地方坚硬,但顶部和侧面部分位置柔韧,具有一定的弹性。此物直观形似木桩又似石柱,侧看能分辨出一圈一圈的纹理,像是生长年轮,被挖去“眼睛”的地方仍留有“眼膜”之类的黑色东西,黑色分泌物没有任何异味。据介绍,我国有资料记载“太岁”以来,目前酒泉的这个“怪物”(27公斤)的重量仅次于黑龙江“太岁”(50公斤)和吉林“太岁”(49公斤)。

李先生告诉记者,在沿海地带,一尊“太岁”在展馆展出后,仅观看一次的门票就高达500元左右,可见“太岁”的“身价”确实不菲。

目前,富康家具世界计划将此“太岁”永久保存于该公司,并着手准备展厅。与此同时,酒泉市政府,旅游局,文化、文物等部门也对此非常感兴趣,几位市上领导观赏后建议,尽快进行详细的鉴定。

捡宝人陈荣德能从中得到利益吗?就此,记者8月4日上午与陈荣德取得了联系,他欣慰地告诉记者,向富康转让“太岁”的人已于8月3日晚与他在电话中达成协议,此人答应在酒泉市为陈荣德购买一套价值10万元以上的楼房,并为其置办些家具。

昨日下午2时,丹灶镇金沙医院妇产科一29岁姓石的贵州产妇顺利产下一男婴,令人惊奇的是,新生婴儿有三只脚,而且第三只脚竟然长在肚脐上方。院方介绍这种情况非常少见,不过完全可以手术切除。

记者在金沙医院看到,这位新生男婴身高47厘米,体重3.35公斤,多长出的第三只脚,紧连在肚脐上方,肢长8厘米,脚板长3厘米,仅有4只脚趾,而且,在肚脐部位,还有一个直径4厘米左右的肉瘤。医护人员在对新生婴儿检查过程中,男婴哭个不停,声音十分清脆。

负责接生的医院妇产科主任蔡月红介绍说:婴儿是足月生产的,初步检查,其他部位都正常,婴儿出现这种现象,主要是产妇怀的是双胞胎,在胎细胞分离期间,由于发育受阻,造成胎儿发育不全,长出了一只畸形脚。蔡主任还说:她从事妇产科已有20多年了,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畸形新生儿。

本报讯据河南商报6日消息张庆华称别人指认他砸娱乐城,是一场“政治阴谋”,有人想整他。而偃师市一些市民称张庆华在偃师劣迹斑斑,酒后砸店、伤人,甚至妨碍民警执行公务的事屡屡发生。

8月5日,张庆华说,7月26日下午5时30分左右,他和马涛等人吃过晚饭后,到“音乐不断”娱乐城消遣。他不知道马涛他们几个与该娱乐城的酒吧工作人员发生了什么纠纷,与马涛同来的一个男子将房间内的茶几打碎。看到这种情况,他便带着姐夫、妹夫离开了房间。走到吧台时对服务人员说:“房间里那个人把茶几踹碎了,如果他们不赔明天找我。”

张庆华表示,此次娱乐城打架事件可能是有人对他进行蓄意报复。他本人一向作风正派,很少出入娱乐场所,到桑拿浴也只是洗澡、搓背,从来没有要过小姐。

8月4日,已经退休的警察王维民向记者讲述了发生在1997年底的一件事情,1997年12月26日9时30分,他们开始对市内天宫宾馆进行清查。“排查至四楼的一个房间时,发现其中一个房间内有人,打开房门时看到一男一女正搂抱在一起(后来知道该男子就是时任市纪检委副书记的张庆华),那个女的20多岁,穿着暴露。张庆华不但不出示证件,而且指着我的鼻子大骂:‘你混蛋,你不想干了?你没有资格查我。’当天夜里,我将情况向当时的政法委书记以及公安局长进行了书面汇报,但事情还是不了了之。”

偃师市公安局的一位工作人员,也向记者证实了王维民所说的“确实有这事儿”。

一名自称是某宾馆洗浴中心工作人员的男子向记者反映,几年前,时任政法委副书记的张庆华,曾经带人到他开的洗浴中心内“消费”。但完事后,张庆华只在账单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却一直没有给钱,多次索要都没有结果。张庆华说:“的确有这事,但当时是请省里来的客人。”

8月4日偃师市人民医院的李某控诉说,2004年冬天的一天晚上,李在住院部一楼的总值班室值班,一个满身酒气的男子说“你认识不认识我?”由于李不认识他,该男子十分恼怒地说:“连我都不认识,找死呢!”这时候,医院保卫科的工作人员过来询问发生什么事情了,并告诉他这个人就是偃师市政法委副书记张庆华。大约过了半个小时左右,“进来三个人不容分说便对我进行拳打脚踢。从总值班室的门口一直打到住院处收费窗口的下面,整个殴打过程足足持续了10多分钟”。

后来,在城关镇派出所调查过程中,张庆华始终不承认打李的人是他派的。事后,张庆华托人过来说情,称那三个人他认识,但他绝对没有叫他们过去打李。

张庆华的邻居武某说,2000年11月份,他儿子结婚席间,张庆华和他的几个朋友发生争执,双方不欢而散。

当天晚上11点左右,张庆华带领3个人找到武某家里要求一起喝酒,并叫上发生争吵的几个男子。张庆华吩咐带来的几个人将武某拉出门外动手殴打,并声称出了什么事他负责。随后,其中一个大个子照着他背后连打了几下。最后,在他的一再求饶下,他们才悻悻的离开。

第二天中午,他正在家准备吃饭时,接到张庆华的电话说要他在医院门口,说要见个面,武某赶紧找了几个中间人,当天在偃师一饭店摆了一桌酒席,向张庆华赔礼道歉,此事才渐渐的平息。

洛阳市一人大代表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张庆华是偃师当地人民的一大害,置党纪国法于不顾多次纠集不名身份的人对无辜市民进行殴打,被害者迫于其淫威敢怒而不敢言。张庆华的所作所为实在是太嚣张,简直是无法无天,严重影响了共产党员在人民群众心目中的地位。希望相关部门对此事彻查,依法对张庆华进行严肃处理。

本报讯(记者董晓明)昨日,因提出要与妻子过性生活遭拒,西安市长安区马王街道办村民董某竟然挥刀砍死妻子和年仅8岁的儿子,事后董某跳井欲自杀,结果被村民救了上来。目前,董某涉嫌故意杀人被刑事拘留。

据几位村民反映,早上7时许,有人经过村子附近一口枯井时,突然听见井下传来呼救声。村民立刻到井口查看,发现同村的董某蜷缩在十几米的井下。大家立刻拿来绳索将其救了上来,董某有一点儿外伤,身上的衣服湿透了,还有一些血迹。

被救上来的董某什么话都不说。村民准备给董某换些衣服,带他到医院检查,便打电话到董某家。董某15岁的大女儿接电话后,到父母房间取衣服,发现母亲、弟弟全躺在血泊之中。孩子立刻跑了出来告诉了同村的伯伯。大家一起赶到董某家时,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董某的妻子、儿子躺在床上,脖子上血淋淋的伤口,血迹早已凝固,两人都已没了呼吸。

村民立刻报警,有重大犯罪嫌疑的董某很快被马王派出所民警控制,董某承认是自己杀了妻子、儿子。

在与村民的闲聊中,大家普遍反映董某一家人平时很和睦。村民说,董某38岁,平时不太爱说话,家里三个孩子,老大老二都是女孩,董某特别疼爱儿子。董某妻子也很贤惠,家里生活虽然因为孩子多比较紧张,但没见过两人吵闹过。

据说事发前好几天,董某还照样给地里施肥、浇水,所有的农活都照样干,日常举动和平时没什么不同。但大家一直不解的是,董某怎么会干出这种事情。

昨日下午,经过马王派出所初步调查,董某杀妻、杀子竟然是性生活要求未被满足一时冲动所致。

民警介绍,董某交代说自己几天时间没在家,8月4日晚回家后,向妻子提出要过性生活,但妻子说太累了未答应,两人因此发生争吵。董某心生怒气,等到妻子熟睡后,取来菜刀,先将妻子掐昏后用刀将其砍死。此时,儿子醒来进行阻止,丧心病狂的董某又将刀挥向儿子。

董某说,冷静后觉得自己做下错事,也不想活了,跑到村口铁路准备卧轨自杀,没有火车他就跳下了村口的一口井。结果井太浅,也没多少水,自己又被村民救了上来。目前,董某涉嫌故意杀人已被刑事拘留。

不管是出于何种原因,董某的行为都是极其残忍而错误的。这个悲剧发人深省:生活中需要彼此交流、沟通,更需要彼此的宽容和理解,否则,会酿下与文明背道而驰的恶果。

新华社石家庄8月5日电(记者余智骁、陈玉)石家庄辛集市3名出租车司机日前向记者反映,称邢台南宫市王道寨派出所工作人员与卖淫女共设圈套,诬指他们“嫖娼”,3人受不住刑讯逼供,被迫交纳罚款和“押金”共7300元。记者连日赶赴辛集和南宫,采访了这一“非常事件”的相关人员。

魏世晓:7月13日下午3点左右,我在辛集市区拉活,一位留披肩发的年轻女子要去约60公里以外的南宫市。大约一小时后,我将她拉到目的地——南宫市鑫春购物中心东侧的“四号里”胡同口,女子称自己没带钱,让我等一下,她回屋向姐姐要点钱。过了一会儿,她出来说,姐姐不在家,屋里有空调,劝我进屋等会儿。我当时也没多想就随她进屋,发现里面只有一张床,床边小筐里有很多卫生纸和避孕套。此时女子将门关上,并上来解我的裤腰带。我吃惊之下一把把她推开就要出门,没想到立时冲进来4个警察模样的中年男子,用警车把我押往8公里外的王道寨派出所。

“一到派出所,他们就将我固定在铁椅上,用手猛扇我耳光,用电棍击我,非让我承认和那女的发生了性关系。”魏师傅说:“我说没有,他们就继续狠狠地打,打得我实在受不了就承认了嫖娼。”魏说,他让姐夫带钱过来“赎”他。姐夫同辛集旧城、东营派出所的两位所长赶到王道寨派出所,经过讨价还价,最后交纳2500元罚金了事。魏师傅说,王道寨派出所里的人强拉他的手指,在审讯笔录上按了手印。然而没有给出裁决书,也没给出任何收据,还一再警告他“不许上告”。

另一位叫柳艳广的“的哥”对记者说,自己7月12日下午被王道寨派出所工作人员和卖淫女设套抓住。被带到派出所后,在几名工作人员殴打下,被迫承认自己“嫖娼”,最后被罚4600元。交款后派出所也没给任何字据,只留下“不许上告”的警告。

“的哥”董永超于7月14日下午以“涉嫌嫖娼”罪名被抓到王道寨派出所后,也遭到派出所几名男子“猛打”,与前两人遭遇不同的是,董“因为心疼自己开出租挣来的血汗钱,咬牙没承认嫖娼”,在被拘押19个小时、交纳200元“押金”后被释放。董永超对记者说,“在去南宫的路上,那个打车女子曾得意洋洋地说,走这条路坐出租不花钱已经有两次了,明天可能还回辛集。现在我才明白她的意思。”

三位“的哥”都一再表示,自己绝对没有嫖娼,并一致认定王道寨派出所勾结卖淫女“设套”骗钱。他们说,从王道寨派出所开车到案发地要20来分钟,派出所为何每次“出警都如此神速”,自己进屋才几分钟就冲进来抓人了。董师傅说:“三名男子用车把我拉往派出所时,都兴高采烈,还直吹口哨。”

7月19日,南宫市公安局接到魏世晓和董永超对王道寨派出所的投诉,立即成立专案组展开调查,并于28日作出了调查结论。结论称:不存在民警与卖淫女“设套”的问题。在魏世晓一案中,是南宫一市民“发现一外地出租车拉着一名年轻女子进了鑫春超市东侧胡同内的一处房子,有卖淫嫖娼的嫌疑”,所以向王道寨派出所治安员杜清华举报,杜清华向所长邹长普汇报后,和另外三名治安员一块前往事发地抓人。

董永超一案发生在南宫市南关邢德路桥头北侧一保洁店内。调查结论称,当时王道寨派出所杜清华等三名治安员正开着警车路过,一名陌生的骑摩托车男子拦住警车报案说,保洁店内“进去一男一女可能是嫖娼的,你们去看看吧”。杜清华等三人经所长邹长普同意后,进屋抓人。记者在王道寨派出所看到,该所“报警案件登记簿”没有上述两起案件的报警记录。邹长普称,这是“我们工作中的失误”。

记者8月2日下午前往两个案发地,了解到两个屋子均为出租房。鑫春购物中心旁的屋子租出日期是6月22日,邢德路旁的保洁店6月21日被租,房主为一崔姓女士,她对记者说:“一个多月前,一个名叫赵永宏的民警带着几名年轻女子前来租房,当时他穿着灰制服,我认识他,所以没有多问就租给她们了。”记者从南宫市公安局了解到,赵永宏是南杜派出所“非正式编制的地方民警”,靠县财政发工资。

南宫市公安局副局长郭奎武介绍,接到魏、董投诉后,7月20日凌晨1时许,市公安干警对两处出租房进行了突击清查,结果“人去房空,没查出任何线索”,但还是“一举端掉那两个卖淫窝点”。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魏世晓案和董永超案的案发现场根本不属于王道寨派出所管辖。对此,邹长普和南宫市公安局有关负责人都承认,两案属于“严重违规的跨区域办案”。

南宫市公安局的调查结论称,没发现王道寨派出所审问董、柳二人过程中有刑讯逼供行为,其中魏世晓“态度较好并供认了嫖娼行为”。记者采访时,王道寨派出所所长邹长普也表示:“绝对不存在屈打成招的情况。”他说自己和几名治安员共同参与了对魏、董两人的审讯,并承认审讯笔录是他一个人签字的,违反了笔录必须有两名民警签字的规定。

南宫市公安局局长郑海林说:“现在还不好说王道寨派出所几名治安员有没有刑讯逼供行为,他们不承认有,但不承认不等于没有。”

三名受审“的哥”的说法则与公安局的调查结论完全相反:他们在王道寨派出所确实遭到工作人员殴打。董永超因不愿承认嫖娼被打得最惨,他说:“从7月13日下午到第二天凌晨四五点,五六名男子轮番审讯我,他们狠狠地扇我耳光,打我脑袋,对我连踢带踹,把我嘴打出血,耳朵后边也打破了。”他向记者出示了沾着点点血迹的衣裤以及右耳后的一处伤痕。柳艳广说:“他们只打我身后,要么用警棍猛打,要么用脚狠踹,我痛得嗷嗷直叫。”

至于“嫖娼”证据,南宫市公安局在调查结论中举出的是“现场女子衣衫不整,司机正在提裤子”以及魏、董在派出所的口供。而魏世晓提出对“嫖娼”现场查获的证物进行鉴定,南宫市公安局称“证物未保留”。记者采访时,公安局负责人则表示:现在“小姐”找不到,这几个案子谁也不好说了。

魏、柳二人反映,派出所曾要求他们将罚款打到一个叫“杜庆再”的个人账户上。对此,王道寨派出所所长邹长普解释,当时是因为下午快下班了,怕拖的时间长了处罚执行不了。他说,杜庆再是该派出所治安员杜清华的别名。

按相关规定,对魏、柳两案的处罚裁决前,应请示上级领导,邹长普说当时给主管副局长打电话了,但都没打通。

南宫市公安局认为,王道寨派出所对“的哥嫖娼”案的查处“存在着违反办理行政案件程序规定、治安员违规参与办案和对出租房屋管理不到位的问题”,对此作出决定:王道寨派出所所长停职检查,所有涉案治安员一律辞退。

在公安局作出调查结论的当天,还退还了“的哥”魏世晓和柳艳广所交的全部罚金,退款理由是“派出所办案违反程序”。此前,董永超的200元“押金”已退回。

由于7月19日向南宫市公安局投诉的只有魏、董两名“的哥”,市公安局的调查结论只字未提柳艳广案。采访时,记者问南宫市公安局督察队队长张洪鹏:“除了魏、董两案,还有没有其他类似案件?”张洪鹏语气坚决地说:“绝对没有了!”

记者问:“那为什么退给柳艳广4600元钱?”张洪鹏尴尬地说:的确是有柳艳广案,那4600元钱是经我手退给他的。而王道寨派出所所长邹永普说:“我已记不清是否有柳艳广一案了。”

本报讯(记者刘延春徐文阁实习生吴铠峰)深圳城中村“握手楼”一男子习惯在家裸体,使得对面两名女性感到“性骚扰”。昨日,“忍无可忍”的邻居代表刘先生报料本报。

刘先生居住在上沙东村某出租楼8楼,据他介绍,对面那个“暴露狂”邻居喜欢裸躺在沙发上睡觉有时还走出客厅到阳台站一下。刘先生的爱人赖女士说,她最初发现对面“裸体”是在一个月前。当时晚上,她正在阳台洗衣服,一抬头,突然发现正对面的厨房里,一男子正裸体炒菜。男子看到她后,“一点反应也没有”,继续做自己的事情。“以后几乎天天如此裸体!”

据广东东方金源律师事务所金律师说,尽管那名裸男是在自己家中,但其“异常行为”破坏了“相邻关系”,刘先生和其室友可依据《民法通则》等有关规定给予诉讼。

荆楚网(楚天金报)记者姜远海实习生龚月报道:有这么一类人,他们在法律上已经离婚了,但仍然住在一套房子里,有的还在一起过着“夫妻”生活。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他们离婚不离家呢?记者就此在武汉市一些社区进行了专题调查。

晓雯和云峰是江汉区唐家墩街居民,他们是大学同学。1992年大学毕业的时候,晓雯分在了武汉,而深圳的一家知名公司向云峰抛出绣球。为了能和晓雯在一起,云峰放弃到深圳的发展机会,在武汉自己创业。

云峰经过多年的打拼,创立了一个公司。空闲的时候,晓雯和云峰经常驾车到处旅游,两人非常恩爱。

由于是自己的公司,加上公司在武汉光谷,有时候加班晚了,云峰就在公司里休息,晓雯对云峰也没有丝毫怀疑。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