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国资委女官员陈天晓挪用公款5千万被判10年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7 23:01:43

外界批评台湾护渔不力,“行政院海岸巡防署长”许惠佑18日特别为此乘搭“海巡署”和星舰前往外海巡逻,以宣示护渔的决心,许惠佑在巡视时放出豪言“宁战死也不愿气死”。

对此,台湾媒体撰文指出,“护渔,不是绕一圈就算了”,宣示护渔秀落幕之后,“海巡署”是否真如许署长所言的“宁可战死,不愿气死”,仍有待观察。

据了解,对“海巡署”护渔的诚意和能力,渔民早已打上问号。台日渔事纠纷不断,往往要等到渔货被日本人倒入海中、渔民被驱离传统渔场丧气地返回渔港,才见到海巡警艇姗姗而来。

渔民希望的,绝非“海巡署长”登上海巡警艇宣誓护渔,而是当局给他们一个可以在自家海域安心捕鱼的作业环境。(来源:华夏时报)

华夏经纬网6月20日讯:据台湾媒体报道,台日渔权争议不断,台当局展开护渔行动,“立法院”长王金平明天将出海护渔,对此,马英九认为,去护渔很好,但是不要只是因为媒体压力,应该长期做下去,他说,在野党的态度,应该是扩大护渔不惜一战,以战逼和,让日本坐上谈判桌。

马英九表示,他对当局护渔的一贯态度,就是当局表现不佳,让日本欺负我们渔民,太不象话,他曾经多次表达强烈反对。他说,在野党只能呼吁,我们的态度应该是“扩大护渔、不惜一战、以战逼和”,让日本愿意上谈判桌,划出渔区做出承诺,要真的拿出办法才行,否则相同的情况会一再重演。

新华网黑龙江宁安6月20日电(记者高志威、程英勇)截至6月20日上午9时30分,黑龙江宁安沙兰镇又找到3具遇难学生遗体。至此,在宁安沙兰镇洪灾中,死亡人数上升至109人,其中学生105人。

台湾“行政院长”谢长廷出人意料向从大陆返台参加端午节联谊的台商送出了“三项大礼”,陈水扁却在另外一个场合全力“开火”,批评大陆的零关税优惠和台湾水果在大陆热卖的宣传纯粹是政治语言,并声称向大陆输出台湾农产品,对台湾农业长远的发展是“短多长空”。

说来真有些令人难以置信:一场大暴雨居然在台湾一呆就是七天,整个南部地区几乎成了一片沼泽,农田被毁,道路中断,房屋倒塌,二十几条鲜活的生命顷刻间撒手人寰。浸泡在连绵雨水中的民众,望着被毁坏的家园,欲哭无泪。

在天灾面前,我们无话可说。但是,总还是有一些事情是应该做、也可以做的。让人无法理解的是台湾的“行政院”在这种时候却以没钱救灾为由提出了一个“八年八百亿水患治理特别条例”,逼着在野党表态。这明摆着是要把灾情作为朝野政争的筹码,其目的不过是为了告诉民众,不管是灾害预防无措,还是救灾不力,完全是在野党“恶性杯葛”之过,与当局无关。难道说当局的日常财政预算里压根就没有灾害准备这一项?难道说可以痛痛快快拿出几千亿元新台币买武器的民进党当局真的拿不出钱来救助百姓吗?

水灾再严重,总还是很快就会过去的,即使有再大的悲伤和怨恨,时间久了,兴许就会慢慢淡化了。比起这场无情的暴雨,更叫民众无法面对和难以容忍的是日本人的霸道和当局的软弱。这种积淀已久的民怨,可不是轻易就能化解的。

本周,岛内渔民为护渔而展开的抗争行动进入第二周,台当局在各方的压力之下总算有了些“动作”:“国安”高层经过“反复论证”和“沙盘推演”,敲定了与日进行渔权谈判的操作细节。有关的官员开始拍胸脯说会保护渔民权益,“海巡署”也宣示要将护渔范围从原本的暂定执法线扩大到二百海里经济海域。渔民们终于看到了当局派出的护渔船舰。遭日本扣押多日的“载亿渔一号”渔船及8名船员也在当局与日方交涉下获释。

但渔民们依然是怨气难消,抗议活动并没有因此而停止。渔民劳动人权协会等团体数十人,在“外交部”陈情抗议,高喊“当局无能、百姓遭殃”,希望当局硬起来,保卫经济海域,宣示钓鱼岛“主权”;要求陈水扁表态,撤换“外交部长”陈唐山、“驻日代表”许世楷及“海巡署长”许惠佑。宜兰渔民则到“立法院”陈情,痛批“海巡署”及海军无法保护台湾渔船,并表示将自力救济,对越线的日本船只,自动集结,合力扣押。

这怪不得渔民们。要怪只能怪“海巡署”,他们的护渔从来都是只针对大陆渔船,5年的时间竟扣留或驱离了多达2.6万余艘,却不曾对任何一艘“越界”的日籍渔船采取过类似的动作。这次眼看渔民们下“最后通牒”的期限到了,突然间就要把暂定执法线扩大到200海里的经济海域这个他们的船很难开到的地方,怎么可能做得到?明显是在敷衍舆论、糊弄民众。

还有“外交部长”陈唐山也来“添堵”,这个时候竟然还能说出“吵架很正常,就算两个好朋友也会有这样的现象发生,台日关系没有受影响”这样的话来。最让渔民感到气儿不打一处来的是台“国防部”。先是说护渔不是海军的任务,无法派舰赴东北海域执行这一任务;又说海军的原则是不引发争端,不升高冲突,因为台湾打不赢日本。后来在在野党“立委”的反复质询和要求下,甚至以“再不答应派军舰将永远封杀4800亿元新台币军购案”相“威胁”的情况下,好不容易才答应派舰配合护渔,却又传出台军方人士通过媒体向日驻台机构传话,说明派舰只是为了应付“立法院”,不是针对日本的消息。

媚日媚到这个份上,渔民们不给他们点颜色看看那才叫怪呢。更何况“载亿渔一号”的船长还被关押在日本,还得继续接受他们的审判。

本周,代表岛内原住民赴日索讨祖先灵位的高金素梅等人出现在靖国神社门前,他们的行动不但受到日本右翼分子的疯狂围攻,还遭到了上百名荷枪实弹日警的武力驱赶,甚至随团的台湾记者也被日本警察以强制手段限制行动。

受了委屈而又无处申冤的高金素梅痛心不已,泪流满面,这样的场景让岛内的民众感同身受,他们以各种方式全力声援自己的同胞,要求当局对日方的粗暴无理采取行动,为民做主。但他们听到的却是“对日本警察的执法应予以尊重”这类“友善”的声音。万般无奈之下,他们只能以向在台北的“日本交流协会”泼洒沥青的方式发泄自己满腔的怨恨。

不知道是一种巧合呢,还是台当局有意要借两岸交流事务制造些“亮点”以转移岛内民众对渔权纠纷和高金素梅事件的注意力。本周,“行政院长”谢长廷出人意料地向从大陆返台参加端午节联谊的台商送出了“三项大礼”,最引人注目的就是正式委托台北市航空运输商业同业公会及“外贸协会”与大陆协商货运包机及农产品销售到大陆等议题。对于谢长廷送出的这“三项大礼”,岛内各界并没有表现出过分的乐观,更没有像“陆委会”官员那样认为这会是“一个重要的新阶段的开始”。因为根据他们的经验,当局往往会在台商定期的会面时有重大的政策宣示,但宣示和落实则完全是两码事。谁知道这次当局会不会还是停留在“嘴上”?如果台当局真的有诚意推动两岸交流,为什么会指派不懂农产品问题的“外贸协会”做为台湾农产品销往大陆的整合窗口?为什么非要坚持“放货不放人”的作法?又为什么对开放大陆游客赴台观光仍然要推三阻四?

事实证明,他们的担心并非多余。几乎就在谢长廷“三项大礼”送出的同时,陈水扁就在另外一个场合全力开火,刻意扭曲大陆的善意,批评大陆的零关税优惠和台湾水果在大陆热卖的宣传纯粹是政治语言,并针对这个议题抛出了“一个原则、三项安排”,声称向大陆输出台湾农产品,对台湾农业长远的发展是“短多长空”,台湾的农业要有出路,除了全力发展高质量、高追加价值、高价位与高收益的“四高”农业,还应全力推动台湾农产品向其他地区的外销。听起来陈水扁讲得头头是道,但台湾农产品的外销问题可不是一天两天了,干了五年都不能解决的问题,现在突然说他有办法了,谁信?

这一周,作为汉光演习前奏的台军“精神战力周”正式登场,为了不让官兵上课时睡觉,保证5天的“精神战力”教育课程的质量,“国防部”可是想了不少办法:不但有布袋戏演出,连超级搞笑的大闷锅模仿秀都搬出来,派甜心主播和“本土一哥”来现场模拟教课,再配以香港“功夫天王”搞笑剧,中场休息还有优美古典音乐欣赏。所有这一切,只是为了达到一个目的:增强士兵们的“敌情观念”和保密意识。也正是出于渲染“敌情观念”的需要,台军高层“研判”出了“大陆解放军极有可能突袭台军东岸的重要军事基地,再配合空降及登陆战攻台”的情报,并展开了提升花东防卫司令部兵力部署的秘密军事行动,结果在移防过程中发生了一辆M60A3战车翻落台东山谷的事故,使这次战车东移的计划意外曝光。

这一周,国亲对“当选无效”诉讼案提起的上诉遭“最高法院”驳回,判定扁、吕当选有效。尽管连战、宋楚瑜分别发表声明和谈话,表达对此一结果的强烈不满,还有部分泛蓝的支持者在法院外集会,抗议“司法”不公,但岛内媒体和民众对于这样一个先知结果后走过场的判决似乎有些“视觉麻木”,并没有给予太多的关注。

各级官员们为送礼的事情大伤脑筋,忙得不亦乐乎;各家电视台也都派出最强的转播阵容早早地守候在婚礼现场,以卫星连线的方式对这场“政商名流冠盖云集”的婚宴进行直播报道。而两千名来自台湾各地因为当局的教改政策失去了工作的“流浪教师”,却没有心情来欣赏这种奢华的场面,他们在台北街头冒雨进行了游行,向当局发出了“再穷也不能穷教育”、“我们不要再流浪”的呐喊。作者:谢克

中新网6月19日电参选中国国民党主席的台“立法院长”王金平今天在与党员座谈时说,国民党壮大、发展事关2008年重夺执政,若2008年无法二次政党轮替,泛蓝日后恐将执政无望,国民党也难保不会泡沫化。

据“中央社”报道,王金平自认为可以帮国民党振衰起敝,帮泛蓝整合出一组最有希望胜选的人马,但主张国民党主席不必然是下届“总统”候选人。

王阵营评估十八万黄复兴党员左右选举胜负,近来猛攻另一位党主席参选人、台北市长马英九北市票仓及眷村铁票。王金平上午参加嘉义市“经国新城”完工搬迁剪彩,下午到台北市连赶三场党员座谈,行程满档。

王金平下午在与台北市中山、大同区党员座谈时说,二次政党轮替有赖国民党团结泛蓝等反对力量,国民党要强盛,新任党主席必须振衰起敝,毕竟国民党不比执政时期,处境很危险。

王金平说,只有他可以让国民党壮大、发展,走出困局,否则国民党一旦被党产、改革、年底县市长选举等“拖倒”,泡沫化在所难免。

王金平重申不走李登辉路线,要走国民党路线,维护“国家统一委员会”、“国家统一纲领”,循序促进国、亲两党合并为中国国民党。

王金平高呼反“台独”、退辅会独立升格设部、保障荣民荣眷权益,赢得不少掌声。

华夏经纬网6月20日讯:据台湾媒体报道,继国民党主席连战和亲民党主席宋楚瑜之后,新党主席郁慕明也计划率团访问大陆,时间定在七月份。

根据TVBS昨天报道,新党为了凸显在两岸议题上的重要性,决定由党主席郁慕明率领“立委”访问团“登陆”,预计七月七日出发,先到上海再前往北京,新党“立委”吴成典表示希望也来个“胡郁会”。

据美联社报道,大约两万人参加了当日由阿塞拜疆三大反对党组织的游行示威。三大反对党阿塞拜疆人民阵线党、穆萨瓦特党和阿塞拜疆民族独立党组建了一个“自由”联盟,准备参加11月举行的议会选举。

示威者在巴库市中心一个广场上聚集,高喊“(政府)辞职”、“自由”和“自由选举”的口号,大约200名全副武装的防暴警察在广场周围严阵以待。示威者一度想把警察赶走,并与他们发生冲突。警官则用警棍反击,毫不妥协。上个月,巴库警方还阻止了一次未经许可的示威集会,并逮捕了数十人。

值得注意的是,18日在巴库中心广场聚集的示威者还拿着美国总统布什的人像。由于积极推销民主,布什已被视为此前发生在格鲁吉亚和乌克兰的颜色革命的“强心剂”。上个月,布什访问格鲁吉亚首都第比利斯时曾对格数万民众表示,格鲁吉亚已经向世界证明,有决心的人可以起来反叛,从“压迫者手中获得自由”。现在,反对派支持者似乎是在响应布什号召。

更有甚者,阿塞拜疆反对派还选择橙色作为他们这次“自由”运动的色。参加18日集会的许多支持者穿橙色T恤衫,戴橙色棒球帽,还举着橙色旗帜。“橙色”是乌克兰反对派去年鼓动大规模群众示威时使用的颜色。乌克兰“橙色革命”导致亲西方的尤先科政府上台。阿塞拜疆反对派选择橙色的意图十分明显,就是要让该国脱离俄罗斯势力范围,倒向西方。

随着议会选举临近,阿塞拜疆时局日趋紧张。有些观察家预测阿塞拜疆可能也会经历一场导致独联体国家格鲁吉亚、乌克兰和吉尔吉斯斯坦政府更迭的颜色革命。

阿塞拜疆反对派要求当局改革选举法,并允许他们使用国家控制的电视台做竞选宣传。反对派还指责当局操控2003年10月的总统选举,因而要求当局修改选举法,特别是建立一个有广泛代表性的选举委员会,防止议会选举出现舞弊行为。

2003年10月的总统选举结束后,伊尔汗·阿利耶夫接替已故父亲盖达尔·阿利耶夫出任阿新总统。该结果招致反对派不满,他们指责当局舞弊。反对派示威者还与警方发生冲突,造成1人死亡,近200人受伤。

按道理讲,美国总统布什应该因受到阿塞拜疆反对派追捧心中窃喜,从而不遗余力地支持他们的“民主”事业,就像美国政府支持格鲁吉亚和乌克兰反对派一样。

“9·11”发生以前,美一直将阿塞拜疆列为支持恐怖主义的国家,并对阿议会选举等民主化进程和人权状况不断提出批评,一直未取消限制对阿进行政府援助的907号修正案。但“9·11”后,美阿关系出现转机。阿在反恐方面与美积极合作,同意美军用运输机飞越阿领空并在巴库机场加油,美则允诺扩大对阿投资并取消了制裁阿的907号修正案。阿塞拜疆积极回应布什善意,还向伊拉克派兵帮助美国主导的联军部队维持伊拉克安全秩序。

此外,上个月,连接里海和地中海的巴库(阿塞拜疆)—第比利斯(格鲁吉亚)—杰伊汉(土耳其)石油管道正式开通。这是美国主导的战略性工程,意在挤压俄罗斯的战略空间。在这种情况下,阿塞拜疆出现政治动荡,将威胁该石油管道运营安全,显然不是美国的利益所在。因而,美国对待阿利耶夫政府的态度会相当谨慎。韩榕华

6月19日,李肇星开始访问以色列,并与以色列副总理兼外长沙洛姆举行会谈。会谈后,李肇星与沙洛姆共同参加了中国驻以色列使馆与以色列外交部乒乓球友谊比赛。新华社记者高学余摄

新华网消息据法新社报道,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20日前往汉城,同韩国总统卢武铉就两国紧张关系举行会谈。小泉在动身前说,他反对修建新的设施以代替靖国神社。

小泉说,他将避免在这个问题上引起同卢武铉的任何误解。他说,“我不想在那里产生误解,即靖国神社将要被拆毁,或者(新的纪念馆)将要替代靖国神社。”

小泉说,他希望同卢武铉坦率地交换意见,并且说,只是因为在有限的问题上存在不同意见而终止两国间的友好关系,那是遗憾的。

在小泉和卢武铉会谈前,韩国曾要求日本修建一个新的祭拜场所,替代靖国神社。

日本同韩国和中国的关系因为小泉参拜靖国神社以及历史教科书和领土争端等问题而恶化了。韩国和中国等亚洲国家说,靖国神社供奉的250万亡灵中包括14名二战甲级战犯,小泉参拜靖国神社是不顾遭受日本侵略之苦国家人民的感情。(米奇)(专稿)

伊朗总统选举爆出冷门,7位候选人的得票率均未超过25%。由于所有候选人得票均未过半,得票率居于前两位的拉夫桑贾尼和内贾德进入第二轮,两人将在6月24日的决胜选举中一决雄雌。总体而言,此次伊朗选举爆出了三大意外:极端保守派成功杀入决胜的第二轮选举,改革派全军覆没,布什此前的强硬讲话更是起到了适得其反的效果。

名不见经传的德黑兰市长艾哈迈迪·内贾德在此次大选中脱颖而出,得票率为19.48%,仅次于前总统、头号热门拉夫桑贾尼(得票率为21%),成功杀入决胜选举(第二轮选举)。

现年49岁的内贾德被西方媒体称为“极端保守派”和“伊斯兰原教旨主义者”。他出生于德黑兰西南部一个中产阶级家庭,有兄弟姐妹6个。他获得过土木工程学位。

在伊朗与美国关系问题上,内贾德主张对美国采取强硬立场。大选前,内贾德怒斥美国“反对伊斯兰世界”。

在伊朗核问题上,内贾德强烈主张发展伊朗核计划,并指责包括美国在内的“一小撮傲慢无礼的国家”阴谋限制伊朗的工业和技术发展。在安理会改革问题上,内贾德称,只有5个常任理事国享有否决权的安排是错误的,拥有近15亿人口的穆斯林世界应该被授予“同样的特权”。

内贾德浓厚的伊斯兰色彩在18日其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可见一斑。他在对媒体讲话之前,读了很长一段时间的《古兰经》,他的随从留着清一色的大胡子,身着与伊斯兰原教旨主义有关的黑色衣服。

如果说内贾德爆冷成为赢家的话,改革派总统候选人、前高等教育部长穆斯塔法·穆因则出人意料地成为大输家。选前,他被广泛视为是伊朗前总统拉夫桑贾尼最主要的竞争对手。

然而,穆因在大选中的得票率仅为13.8%,在所有7位候选人中名列倒数第三。需要指出的是,不光是穆因,改革派推出的几位候选人全军覆没,均未挤进前二。

改革派阵营的一位资深社会学家指出,这次选举对改革派来说简直就是一场灾难。这位社会学家叹道:“伊朗政治确实是太复杂了。”

政治分析家称,穆因的失利导致伊朗保守派将控制所有政府部门,未来几年内伊朗的伊斯兰系统只会加强。至于第二轮决胜选举,在改革派候选人全军覆没的情况下,为阻止极端保守派上台,改革派只能支持拉夫桑贾尼了。

不过,就在伊朗选举前夕,与伊朗没有外交关系的美国出来发话了。美国总统布什于伊朗大选投票的前一天,即6月16日,发表了措辞刻薄的讲话,指责伊朗的选举是“假货”、“毫无意义”,因为“非民选的宗教人士控制了多数权力”。

布什的这一番讲话引起伊朗国内强烈反对。结果在17日进行的选举中,4680万选民中有62%的人参加了投票。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