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尼产品在华问题接二连三 高端路线遭挑战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7 10:33:13

一位网友以开玩笑的口吻“恐吓”道:“哪个兄弟知道他的地址不,告诉我咯。我最近手头很紧,也没有物色到对象。”一位网友提醒说:“千万资产就敢这么嚣张?你就不怕被不法分子绑架、打劫么?”一网友也提醒两位富豪:“你这么高调难道不怕被黑社会盯上?”

看到这些评论,此次征婚事件的一号男主角李鸿忧心忡忡:“我真的被这些偏激的言论给吓住了!怎么征个婚会惹来这么多麻烦?我现在出门连那辆宝马车都不敢开了,把它锁在家里,无论去哪都打的,真害怕网友会砸了我的宝马!我更担心有人因此伤害到我的家人和朋友。”上周五晚,李鸿来参加微酸沙龙的论坛时,的确没有再开那辆宝马前往,而是打的来回“以策安全”。

征婚事件的二号男主角TONY的反应则完全不同。他说:“我不怕,我每天照样开着我的‘凌志’出街啊。网上的言论根本不必理会的。再说策划方和媒体都没有透露我们的住址、车牌之类的,不法分子根本不知道我们是谁,有什么好担心的呢?可能因为我属虎,所以比一号男主角大胆些吧。”(新快报记者陈红艳吴茵)

据介绍,这次高调的“富豪征婚”只是微酸婚姻猎头的其中一个策划,事实上该公司从今年5月起开展为富豪征婚的专业性服务,到目前已接受了40多位客户的委托。要得到这种服务,除需缴纳共1.8万元的前期服务费之外,客户还要提供资产证明并签订委托合同。

据微酸婚姻猎头公司的负责人王子夜介绍,普通婚介只要收了钱登记造册,然后“拉郎配”就行,而婚姻猎头公司在对每个征婚者登记前,还会派出爱情顾问、情感秘书和心理咨询师等专业人员,对征婚者的婚姻观、爱情观等进行分析,必要时还会通过心理辅导对征婚者的一些观念进行优化。

当然,为了幸福的“富贵”婚姻,钻石王老五们需要向婚姻猎头公司支付一笔不菲的服务费:在和婚姻猎头公司签约的同时,征婚者需要向公司缴纳4999元的基本服务费,“一旦征婚者经猎头公司牵线成功寻得另一半,并领取了结婚证书时,婚姻猎头公司还将收取13140元成功服务费。总额就在18000元左右”。如果是跨地区或者跨国征婚,收费还要涨。

怎么保证自称有钱的委托人真的是富豪?王子夜说:“婚姻猎头公司对每位征婚者都有严格的审核制度。征婚者必须向我们提供婚姻状况证明、户口簿原件和复印件,同时还需要提供资产状况证明,包括公司营业执照、车牌号等。在律师在场的情况下,我们与婚姻委托人签订一份合同,保证所提供的资料真实,如资料有假,需要承担法律责任。”

“对于每位征婚者所提供的资料,婚姻猎头公司还会从侧面进行查证。”王子夜表示,之所以实行这些繁琐的程序,一个重要目的就是防止有人假扮大款骗婚骗财。

接受征婚者的委托后,婚姻猎头公司在哪里为对方寻觅另一半呢?据介绍,主要有3条渠道:一是从该公司目前近10000名的会员中选择;二是利用公司的社会人脉资源“撒网钓鱼”;三,如果征婚者已经有心仪的对象,婚姻猎头公司就直接“按图索骥”。

本报讯11月5日,永州监狱发生两名在押重刑犯逃脱事件。昨日,省公安厅委托媒体向社会发布公安部B级通缉令,悬赏通缉逃犯曾昭叶、林光顺。

据介绍,曾昭叶今年33岁,邵阳市洞口县人,身高1.73米,面部有轻微黑斑,颧骨突出,体态偏瘦,声音尖细。曾昭叶因抢劫罪于2001年被判处死缓,2003年改判无期徒刑。林光顺今年31岁,永州市新田县人,身高1.62米,两小腿部静脉曲张,体态中等。1998年,林光顺因抢劫、强奸等罪被判处无期徒刑。两人逃跑时,均在永州监狱服刑。日前,公安部发出B级通缉令,各悬赏1万元缉拿逃犯。(千灵坡)

赵强与娟子曾经是同事,赵强在网络聊天室聊天时,看到网页上留有许多刺激的留言和电话号码,于是产生了搞恶作剧的冲动,把娟子的名字和手机号码留在了“一夜情”网页上——

娟子在一家公司做业务经理。一天,一个莫名其妙的电话,让她的事业和家庭一下子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困境和莫名的烦恼之中。

2005年6月的一天,一个操着外地口音的中年男子在手机上用极其轻佻的语气问道:“你是娟子吗?”因为很多老客户都这样亲切地称呼她,娟子不假思索地回答道:“我是!有什么事?”对方嘿嘿地坏笑起来:“我想和你……”

哪儿来的无聊的男人,一定是打错了电话。娟子没好气地冲对方说了一句:“你打错了!”说完,扣上了手机。

然而,娟子哪里知道,这才是刚刚开始。接下来,她的两部手机不断地接到来自全国各地甚至国外的这类电话和短信,害得她无法安心工作和生活。起初,娟子的丈夫还能理解:现代社会,工作压力大,用这种方式寻寻开心,虽说过份,但也不必太较真。可是,随着娟子不断接到这样的电话,他也开始怀疑妻子是否真的有问题。一天深夜,当娟子又接到这样的电话时,压抑多时的丈夫终于冲着正在气恼中的娟子质问道:“为什么总有人给你打这样的电话,啊!”从此,一向和睦的家庭关系变得紧张起来。

可令娟子百思不得其解的是,这些陌生人是怎么知道自己的手机号码的,莫非是有人陷害自己?当再次接到一个陌生男人的电话后,娟子强压住心中的怒火问对方:“你怎么知道我手机号的?”对方嘻嘻地笑着说:“你不是在应召女郎网站上留言了吗?”

为了把事情弄个水落石出,娟子立即上网找到了那个名叫“应召女郎”的网站。很快,在网站的留言簿上,她看到了自己的信息。

谁会在这家网站上替她发布这样的留言?平时,娟子为人谨慎,跟同事、朋友的关系也十分融洽,娟子想不起来谁会这样害她。

在一个朋友帮助下,娟子很快用专业手段查出了这两条留言的IP地址。之后,娟子走进了天津市河西区的派出所,递上了在这家网站发布的黄色留言和两个IP地址。她恳求民警:“帮我查查是谁发布了这两条留言,帮我洗清这不白之冤。”男青年黄色网页发布同事信息警方很快锁定了由娟子提供的两个IP地址的具体位置,它们均出于天津市河西区某大厦的一个单元房内。警方通过调查得知,这个单元房是一家公司的员工宿舍,里面住着3个女孩。

办案民警立即分别传唤了3名女孩。3名女孩均矢口否认自己登录过什么“应召女郎”网站,而且也不认识娟子。那么,谁还有可能使用3个女孩宿舍里的电脑登录这家网站呢?警方从调查中得知,一个叫小洁的女孩新近交了一个男朋友,名叫赵强,他经常来这里。这是一个重要线索,民警当即决定传唤嫌疑人赵强。然而,令警方不敢相信的是,眼前这个28岁文质彬彬的名牌大学毕业生,竟很痛快地承认说,那两条留言是他发布的。不仅如此,在发布这两条留言前,他还曾经在某著名网站的一个叫“美丽相逢”的聊天室里留下过不只一条类似的信息。

关于赵强,娟子对他的记忆很模糊。5年前,他们是一个公司的同事。那时,赵强刚大学毕业,在娟子的公司工作过很短的一段时间。在娟子的记忆里,她很少和这个年轻人交往,如果不是因为这件事,也许不会记得还有一个叫这个名字的人。令娟子和办案民警不解的是,和娟子没有任何芥蒂的赵强,为什么要在网上诋毁她?

原来,5年前娟子所在的公司给员工配备了一批手机,公司派赵强去买的,娟子的两部手机号码相连,且和赵强的手机号码挨着,所以赵强记得特别清楚。娟子是公司的业务经理,人长得漂亮,气质又好,在年轻的赵强眼里,娟子甚至成了他今后择偶的标准。虽然没过多长时间赵强就离开了这家公司,但娟子与众不同的形象一直在他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为了排遣工作上的压力,赵强经常上网聊天,他最常去的是某网站的“美丽相逢”聊天室。赵强觉得网页上的留言很刺激,于是,突然有了做恶作剧的冲动,并把娟子连了进去。

2005年9月,娟子一纸诉状将赵强告到了天津河西区法院,要求法院追究其刑事责任,同时赔偿她经济、精神损失2万元,并公开对她赔礼道歉。

天津市河西区法院受理了此案。依据有关法律规定,河西区法院对赵强进行了刑事拘留,随后检察院对其批捕。拘捕期间,赵强告诉法官,他从派出所出来后,一有时间就会登录以前的网站,在两个涉案留言后面写上“这个留言是恶作剧,请不要相信,也不要打电话”,并且一遍遍地刷新网页,以期带有留言的网页能靠后些,惟恐再有人看到。他说他愿意向娟子姐真诚道歉。

赵强被捕入狱后,已步入古稀之年的父母如遇晴天霹雳。患有心脏病的父亲经受不住意外的打击,心脏病复发住进了医院。赵强的母亲则一遍遍给办案法官和娟子写信,恳求娟子和法官给她儿子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

赵母的信感动了娟子,也感动了法官。依照法律规定,刑事自诉案可以调解解决。在法官的调解下,娟子表现出了女性的善良与宽容,接受了赵强母亲的请求,双方达成了和解协议:赵强赔偿娟子10万元钱,娟子撤诉。

审理此案的法官事后说,这是一起不该发生的事。赵强受过良好的教育,可就在一念之间,却差点毁了自己的一生。此案需要人们切记的是:在互联网上的行为也要遵守法律,只要是侵害他人合法权益的行为就一定会受到惩罚。(文中均为化名)

早报专稿中国驻马来西亚大使王春贵昨天对当地媒体表示,中国妇女在马来西亚受辱的事件只是个案,两国友好关系不会因此受影响。但马来西亚政府必须惩罚肇事者,并保证类似事件不会重演。

王春贵昨天首次针对妇女受辱问题表达了中国政府的立场。他希望马来西亚政府公正处理该事件,让受害者讨回公道,以恢复中国人民对马来西亚的信心。

王春贵强调,在中国妇女受辱的问题上,中国的立场是涉案者必须受到惩罚。他希望马来西亚加速调查此案,并公布调查结果。他指出,虽然马来西亚已向中国道歉,但中国仍希望马来西亚政府作出更透彻解释。他表示相信马来西亚政府能以正规渠道秉公处理,并依据马来西亚法律以及国际公法和惯例妥善解决问题。

王春贵还说,中国十分关注有关事件的进展,希望它不会影响两国的经济、贸易和旅游业。他表示,中马两国会从长远策略考虑,相信这个案件不会影响双边关系。

他同时希望前往马来西亚的中国商家和旅客受到友善对待,同时确保他们的起居安全。

王春贵表示,中国要求和马来西亚正式签署劳务合作协议,以解决中国公民在马非法打工的问题。他说,要解决这个问题,唯一的办法是将“非法”化为“合法”,因为马来西亚仍迫切需要劳动力,中国公民在马来西亚仍有很大市场,这造成了他们在马来西亚逾期逗留的现象十分普遍。

他透露,一旦签署劳务合作协议后,中国公民可通过正当途径来马打工,就会在无形中减少马来西亚的非法外劳现象。

他指出,在协议签署后,如果再发现非法外劳,马来西亚可以运用本地法律加以制裁。

马来西亚总理巴达维昨日就中国妇女在被马警方拘留时被迫裸身站蹲并被偷拍一事公开道歉,并表示马政府将立即成立一个独立调查小组全权处理此事。

但该国国家安全部副部长诺·奥马昨日坚称,警方在偷拍一事中并没有违反章程。马来西亚国会下院今天将针对此事展开辩论,诺·奥马将出席并接受议员质询。

目前,中国妇女被马来西亚警员羞辱和偷拍事件的调查报告,已提交该国副总警长哈桑。

据了解,这两份报告只是初步调查报告,叙述了事情发生经过、为何发生,及警方采取了什么行动。警方还需一段时间做进一步调查,以便搜集足够的证据把涉案者告上法庭。有消息说,警方在调查过程中,总共传召约30名警员录取口供,至今已查出5名涉案警员。黄力颖

中国台湾网11月28日消息台湾又惊传虐童案,一名由父母朋友照顾的三岁男童,被发现身上有多处刺青,休克送院后不幸夭亡。

据台媒报道,该傅姓幼童来自桃园县杨梅镇,26日上午紧急送医,身上不仅有多处红肿、瘀伤,全身更有多达六七处刺青,经紧急救治,于当晚8时许宣布死亡。

受托照顾幼童的男子张志任已被逮获,但他否认虐待,称“刺青是为了好玩”,“幼童刺青只是麻麻而已,不会痛”。他的说法令警方都气得咬牙切齿。

医院指出,孩子小小的身上“千疮百孔”,令人不忍卒睹,其中,前额、左耳、左肩、后脑及左大腿等处都有血肿、瘀伤及烫伤,右耳有多处耳洞;身上刺青涵盖右脚踝、右手腕、右肩至前胸。

最惨的是,幼童生殖器上方竟被刺了一个象头,左肩更有骨折且未曾就医的旧伤。他身上的刺青除有锦鲤、太阳、翅膀、太极、小象外,右前胸也被刺上“祥”字,整个身体被糟蹋得及其严重。

据警方调查,傅童今天满三岁,他的生父情况不详,傅姓母亲、彭姓继父三个多月前因毒品案入狱服刑,由于长时间和家人没联络,两人就把孩子交给不是很熟的张志任照顾。

张志任今年26岁,有毒品、窃盗前科,原本和朋友经营建材行,后来投资失利结束生意,靠打零工生活。他供称傅童父母把傅童交给他时,没付他一毛钱,他有工作就带着孩童上班,照顾他三餐,晚上两人一起睡在建材行。

警方到傅童三个月来寄居的地方调查时发现,地上和床单上有大片血迹,让警方怀疑这就是男童遭凌虐的证据。而且房间地上全是垃圾、香烟和空罐,用来给傅童刺青的纹身机也放在床边。由于张志任也吸毒,没钱买尿布,就任由孩子皮肤溃烂长湿疹。

此外,幼童的肛门还发现有伤痕,警方怀疑张志任可能喂食幼童毒品、迷药或予以性侵害。年仅三岁的孩童怎么忍受文身的痛啊,有护士当场红了眼,眼泪也掉下来。而张志任却轻松地说:“我用的是纹眉笔,不会痛啊。”

据悉,岛内近来虐童事件频现,继日前台中县发生十一岁女童遭祖父烫伤、桃园县六岁男童遭母亲及同居友人不当管教致死案后,如今又爆此案,累累恶行令人发指。(言恒)

新华网北京11月28日电农业部11月28日发布,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鄯善县、湖南省永州市零陵区发生高致病性禽流感疫情。

11月22日,新疆鄯善县鄯善城镇饲养的家禽出现死亡,共死亡家禽288只。11月25日,经新疆兽医部门初步诊断为疑似高致病性禽流感。

11月18日,湖南永州市零陵区七里店办事处老埠头村八组饲养的家禽出现死亡,共死亡家禽402只。11月25日,经湖南兽医部门初步诊断为疑似高致病性禽流感。

11月28日,经国家禽流感参考实验室确诊,上述两起疫情均为H5N1亚型高致病性禽流感。

今日上午7时30分,记者乘车从九江县港口镇附近驶上九江干堤坝顶公路。此时天色开始发亮,汽车一路西行至瑞昌境内,数公里的大堤顶部并未发现任何裂痕。但此时一名骑车人对晨报记者说:“坝后地面裂了,地点在东面。”

汽车掉头行驶了数公里,72岁的大树村村民叶春明老人称自己亲戚家附近地面因26日的地震裂开了大口,他坐上车,自告奋勇担任向导。9时许,记者在紧邻大树村的新民村看到,靠近大坝坝身仅数十步的地面出现了一道长数米、深数十厘米的裂口,一些骑车路过的孩子纷纷避让。路过的村民称,东边大堤附近地面还有多处类似裂口。

叶春明回忆说:“地震时屋顶上的瓦片像跳舞一样,房子都裂口了,地面也裂了。就是不知道大坝会不会受影响。”

经过实地调查,记者并未在九江干堤的坝身发现任何裂缝。据九江市防汛抗旱指挥部介绍,长江南岸的九江长江大堤经过26日到27日两天的排查发现,除了堤防旁边一些管理房出现裂缝,小部分渠道发生堵塞外,此次地震没有对长江大堤造成较大影响。目前,防汛部门正组织人员对堵塞的渠道进行疏通。

瑞昌市委党史办公室副科长朱光东在《瑞昌长河改道工程纪实》中如此回顾长河给瑞昌带来过的伤痛:“从明朝正统年间到清朝咸丰二年的400多年时间里,先后经过8次治理,年年水漫县城,淹没农田和村庄。”1970年5月结束改道工程后,距瑞昌城不足一公里的长河一直与人相安无事,每日静静流向东北方向的大城门湖,最后泻入长江。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