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父亲意外身亡 亲人为让其顺利高考撒13天谎3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0 14:31:21

老练、狡猾的陈炳锡虽然更名改姓、逃离出境,但是,他多年来信佛的习惯却并未更改,即使在泰国,他也会和妻子陈宝玉一起去寺庙烧香拜佛,在其他场所,他使用的都是化名而在佛祖面前,虔诚的陈炳锡留下自己的真实姓名,也给警方留下了最为关键的一条线索。

确定陈炳锡在泰国之后,警方开始对曼谷的华人社区展开拉网式的排查,很快就发现了陈炳锡确切的藏匿地点,抓捕的大网在时隔四年之后再一次张开。

刘绍新:“时间很凑巧,抓到他的时候正好是十一月四号,我问他还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他沉默了一下,叹了一口气说完了,老天爷都不帮我了,运气走到头了,正好四年。”

我们在采访陈炳锡的过程中,有人说他,凶残、霸道、杀人如麻。有人说他,厚道、讲义气、乐善好施。为什么一个人身上会有如此矛盾的两种评价?从1999年11月4日海洛因和冰毒被查获,到2003年11月4日在泰国被抓获,陈炳锡整整逃亡了四年。当最后落网的时候,连他自己也哀叹,佛祖不再保佑自己了。有人用黑白人生来概括陈炳锡的人生轨迹。那么陈炳锡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赤水村是广东普宁一个普通的村庄,在道路的尽头一间破旧的房屋就是陈炳锡的老家,幼年的陈炳锡和哥哥、姐姐、父母一起挤在不足15平方米的小房子里,童年留给他的记忆是灰色的。

陈炳锡回忆起童年时说:“米不够吃,地瓜、番薯也不够吃,我就去惠来买鸭过来卖,一天赚几块钱买米买饭吃。”

兴德寺是赤水村里唯一的一座寺庙,陈炳锡家的田地就在兴德寺的旁边,85岁的方丈释光凤至今还清晰的记得当年的情景。

释光凤:“他们穷到没饭吃,他父母带着小孩到寺庙来乞讨,有米我就拿给他们。”

由于家境贫寒陈炳锡只读过三年书,为了生存年幼的他辍学回家,并开始为生计奔波。

陈炳锡说:“我十五六岁就开始跑江湖了,什么生意都会做,卖鸡、卖鸭、卖猪、卖狗。”

90年代初陈炳锡开始从事海洛因的买卖,随着毒品生意越做越大,他也一跃成为村中的首富,而此时的陈炳锡也开始回报乡里,他把家中所有的耕地全部赠送给曾经接济过他的兴德寺,并为寺庙的翻新、扩建慷慨捐资。在兴德寺的善款榜上,陈炳锡和妻子陈宝玉的名字随处可见。从小辍学的陈炳锡对学校也有着特殊的感情,在普宁赤水学校的功德牌上,赫然刻着他和妻子陈宝玉的名字,仅为这一所学校他们就捐赠了23万8千元。

实际上对于信佛的陈炳锡而言,乐善好施既是他隐藏罪行的一张面具,也是他寻求心理宽慰的一种方式,而对于长期贩卖海洛因,拥有上亿身家的陈炳锡而言,这些善款也只不过是九牛一毛,而随着罪行的暴露,他的真正面目也大白于天下,距离陈炳锡的家乡赤水村10几公里远的宝龙寺是他经常烧香拜佛的地方,在大雄宝殿前的善款榜上,他的名字和六万元的善款已经被人抹去。

贩卖毒品、乐善好施,这是两件截然相反的事情。可为什么会在陈炳锡身上同时发生?

陈炳锡说:“我这个人怕软不怕硬,看人穷我就心软,眼泪就流,我愿意给穷人捐款,最讨厌大摇大摆的有钱的人。”

用卖毒品的钱来行善,这是陈炳锡在用自己的方式寻求心理平衡。实际上陈炳锡在毒品上并没有收手。1998年靠海洛因起家的陈炳锡开始寻找新的利润增长方式,而刘招华的出现给了他一个业务转型的机会。

此时的刘招华制造冰毒的手艺已经日渐成熟,而从事海洛因买卖长达10年之久的陈炳锡则积累了大量的资金,双方一拍即合。在和刘招华联手制造冰毒之后,陈炳锡开始减少海洛因的交易,而他用于冰毒生产上的投入却在不断增加。他频繁的指使司机罗建光给刘招华送去购买设备和原料的资金,而且出手十分大方。在和刘招华的合作中,陈炳锡只负责提供资金,而生产和销售则全部由刘招华负责,也正是在这个时期,他逐渐完成了从海洛因毒枭向冰毒毒王的转变。

和刘招华的合作让陈炳锡坐收渔利,成为了真正的幕后大老板。我们的故事还回到1999年11月4日,这一天改变了陈炳锡的命运,也让他的合作伙伴——大毒枭刘招华浮出了水面。刘招华是三大毒枭当中,制贩毒品量最大的,号称冰毒之王。明天,我们将继续讲述旷世大毒枭刘招华的故事。

中新网6月12日电台“立法院长”王金平竞选国民党主席,六月十一日分别到嘉义市、台南、高雄谈政见、固票源。王金平说,党主席不是二○○八“总统”大选的当然人选,是要挑选适当人选,若非最强最勇最硬的人做主席,反而“误党误国”。

王金平表示,国民党难题来自于民进党政治力打压,阻挠党产的处理,造成党务难推动、党工薪资、退休金等都难解决,国民党被整得毫无尊严。

报道说,王金平反批马英九才是李登辉路线,连战、宋楚瑜、郝柏村都曾受李登辉提拔,马英九受提携当上“法务部长”,选台北市长,拉着李登辉的手宣示“新台湾人、走李登辉路线”。

王金平强调,他走王金平路线即是“反台独、中国国民党党名不改、中华民国国号不改、宪法不能废”。

他标榜由“国会议长”兼任党主席是他的优势,可以结合泛蓝及无党籍立委,与政府协调,如此才能解决党产问题,否则党工退休及很多党务问题无法解决;一天拖过一天必会泡化。

对目前党主席的选情,王金平则表示,“一步一脚印”,正努力争取中。虽然情况乐观,但不能放松。

中午12时15分,火灾发生35分钟后,潮南区消防中队才接到当地110调度指挥中心转来的报警。该中队立即出动2辆消防车,20消防官兵前往扑救,并向上级消防部门求援。汕头市119指挥中心调集19辆消防车137名消防队员以及峡山、司马浦等镇专职消防队的4辆消防车前往增援。

由于报警晚,潮南区消防中队到达现场后,火势处于猛烈燃烧阶段,二楼已经完全燃烧,大火向三、四楼蔓延。消防官兵按照“救人第一”的原则,组织救人、灭火。

华南宾馆是钢筋混泥土结构的综合宾馆,共4层,建筑面积约8000平方米。第一层为餐厅、棋牌室、理疗中心,二楼为餐厅包厢和卡拉ok用房,三楼、四楼为客房,共有64间。

由于建筑内浓烟弥漫,消防指挥员立即派出20余名突击队员佩戴空气呼吸器沿3个楼梯和利用挂钩梯通过窗户进入火场内部,冒着生命危险救出67名被困人员,其中5人经抢救无效死亡。有20多名消防官兵、公安干警先后被浓烟呛昏,有4名消防队员被送往医院治疗。

大火在下午1时35分得到控制,2时35分完全扑灭。在清理现场时,发现25人分散在卫生间、房间,已死亡;后发现一人在被窝中被浓烟熏死。大火造成31人死亡、3人重伤。

为深刻汲取广东汕头华南宾馆火灾事故教训,坚决预防和遏制重特大火灾尤其是群死群伤火灾事故,公安部消防局11日下发紧急通知,要求各地消防部门采取有效措施,切实加强消防安全工作。

针对当前一些地方社会消防安全责任制落实还不到位,消防安全管理水平较低,存在的火灾隐患尚未得到及时有效整改,重特大火灾仍时有发生,火灾形势依然严峻的情况,公安部消防局要求各地公安消防部门进一步提高思想认识以对党的事业、对人民生命财产安全高度负责的精神,结合正在开展的火灾隐患排查整治活动和商场、市场消防安全专项治理,以各类人员密集场所和石油化工、易燃易爆物品经营、储存场所为重点,深入扎实开展消防安全检查。组织发动社会力量,重点对辖区小公共娱乐场所、小旅馆、私营企业、“三合一”场所、家庭式小作坊等进行认真细致的排查,严防失控漏管。对检查出的各类火灾隐患,公安消防部门将责令单位立即整改或限期整改。对逾期不履行消防行政处罚决定的火灾隐患单位,将依法提请人民法院强制执行。

公安部消防局要求各类单位、场所,严格落实消防安全责任制,加强员工消防安全教育和培训,制定完善应急疏散预案,切实加强自身消防安全管理水平,提高防范火灾事故的能力。针对进城务工人员消防安全素质缺乏的情况,各地公安消防部门将积极会同有关部门运用多种方式,加大消防安全常识和火场逃生自救技能的宣传和培训,切实提高各类人员尤其是进城务工人员的消防安全素质和自防自救能力。

各级公安消防部门将认真履行法定职责,热情为社会单位服务,帮助重大火灾隐患单位科学制定火灾隐患的整改方案,把执法为民的要求体现到消防监督检查的各个环节之中。同时,各级消防部队将立即对辖区单位开展一次全面细致的检查熟悉,及时修订完善灭火救援预案,开展实地、实战和夜间灭火救援演练,切实提高灭火救援实战能力,全力保护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公安部消防局新闻组)

新华网长沙6月12日电(阮才福)4名犯罪嫌疑人最近在湖南常德市落入法网,从而宣告震惊内蒙古的“4·29”亿万富翁街头被杀案告破。

今年4月29日晚,拥有上亿资产的内蒙古民营企业家周锦新在包头市一酒吧门前,被几名歹徒用菜刀砍死。

经包头市警方侦查,周锦新遇害前,曾因一工程项目与包头市另一家公司产生矛盾。警方分析认为,此案可能是一起雇凶报复杀人案。经过侦查,警方发现这家公司的保安部部长、湖南常德人刘小兵有雇凶作案嫌疑。进一步侦查发现,案发前刘与曾照明等老乡往来密切,案发后曾等人突然去向不明。

5月31日,包头市公安局副局长黄坤勇率队千里迢迢赶到湖南,与常德警方合作侦查,迅速锁定了曾照明、张光远等4名犯罪嫌疑人的踪迹。

6月7日晚,警方从武陵区一出租屋内将曾照明、张光远等抓获。经审查,嫌凶供认他们被老乡刘小兵雇用,刘许诺给他们每人5000元,并事成之后给他们安排工作。

新华网黑龙江宁安6月12日电(记者王建威、李勇、袁英)截至6月12日9时30分,黑龙江省宁安市沙兰镇因洪水灾害已造成87名学生、4名村民遇难。另有17名学生、1名少儿、1名教师、1名干部、5名村民在医院救治。

黑龙江省省长张左己正在洪灾现场指挥。对失踪人员的搜寻工作正全力进行,受灾群众生产自救工作正在展开,学生复课工作正抓紧进行,村民过水房屋隐患正在排除,加强了对上游地段和胜水库及降雨量的监控。

记者在受灾最为严重的沙兰镇中心小学看到,操场内有3台铲车在清除淤泥,几十名武警战士在清理洪水冲留的木料、杂物,几组武警战士在校园各个角落搜寻失踪人员。在沙兰镇中心桥,一台挖掘机正清理堵塞河道的树枝淤泥。

据牡丹江市武警支队支队长赵和介绍,按照抢险救灾指挥部要求,受灾现场的武警、森警等部队的官兵进一步扩大搜救范围,从沿沙兰河河道扩大至沿江两岸搜救,并清理死角,加强沿岸洼地、河中漩涡处的搜寻。

赵和说,由于对当地河道具体情况不了解,目前搜救工作有一定难度,武警战士坚持16小时作业,尽最大可能搜救失踪人员。

中央电视台经济半小时6月12日播出追捕大毒枭刘招华内幕的节目,以下是节目内容:

1999年11月4号对三大毒枭来说像是一个魔咒,他们的命运从此发生了改变。就在警方得到消息赶往总统大酒店时,刘招华也在回酒店的路上,这是抓获刘招华的最好机会。

王小丫问:“1999年11月4日中午,你接到了陈炳锡的电话,得知12吨冰毒被广东警方全部查获,当时你的第一反应是什么?”

接到电话之后的刘招华立即赶往东海大酒店,和陈炳锡秘密商议了2个多小时之后,他决定返回总统大酒店的住处收拾行李,然后逃离广州,而就在总统大酒店的楼下,他意识到危险的存在。

此时的刘招华并没有立刻离开,而是选择从楼梯步行到8楼,而这个时候,广东警方的侦察员已经用搜查到的房卡打开了刘招华的住处——818房间,看到房间里有陌生人,刘招华立即察觉到事情不妙,他迅速转身从楼梯步行下楼逃出了总统大酒店。

而此时,警方已经在广州布下了天罗地网,在重重包围之下,刘招华选择了一种常人意想不到的逃亡方式。

刘招华说:“我从楼上下来时已有很多警察了,我就骑自行车一直骑到天河,拦了一部出租车到了厦门。”

刘招华在重重包围之下骑车逃离了广州,这的确是常人想不到的。而刘招华这种不同寻常的逃亡之计和他的经历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刘招华的老家是福建福安,1965年,刘招华出生在塞祁镇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18岁时他就离开了家,成了一名边防武警。再来看小丫跟刘招华的一段对话:

1988年,刘招华从福建边防部队转业,被分配到福安市人民法院担任法警工作,在法院工作的六年中,他给同事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1990年刘招华被评为福安法院的先进工作者,1991年宁德地区法院系统执行工作大会战中他又荣立三等功。然而,这些似乎并不能真正令他满足。

刘招华说:“我在福安法院工作期间尽了我的责任,所以我离开福安法院也是很正常的。”

由于不满足,刘招华选择了辞职离开了福安法院,靠着走私他赢得了人生的第一桶金。

刘招华说:“台湾需要什么东西,我就做什么东西,当时台湾需要湖南生产的大虎骨酒,很多人拿不到我就能拿到,所以我就转手,就可以赚到很多钱。”

虽然刘招华最终还是结束了他曾经喜爱的的军警生涯,但是多年工作经历也留给他超乎常人的嗅觉和能力。

齐政委说:“他当过兵当过法警,对公安知识有非常深的认识,具有丰富的反侦察经验。”

访刘招华说过,自己是一个狂徒,能干成别人干不成的事。而他确实也选择了一条别人不敢走的路——制造冰毒。

114行动之后,刘招华以一种奇特的逃生方式离开了广州。这实际上是刘招华的第二次逃亡了。而刘招华的第一次逃亡,是在三年前的1996年。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