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涛:可惜不能打阿根廷 战德国不让全国球迷失望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6 12:50:23

正像张衡生的家人所想的那样:如果这起交通事故发生后交警部门能及时赶到现场;如果派出所在接到村民报案后能有人前去调查;如果当地民政所愿意解囊相助;如果张衡生的家人及时得到了事故通知;如果过往的村民们有人愿意伸手相救……这太多的假设如果有一个能够发生,张衡生的生命也许不会如此早早结束。目前,张衡生的家人已将湘潭市公安局、湘潭县公安局、湘潭县交警大队、湘潭县民政局告上法庭,要求四家单位承担行政不作为责任,并给予受害者家属以相应的国家赔偿。

在一条车来车往的国道旁,一个29岁的年轻生命怎会如此凋谢?这一连串令人不可思议的事情究竟是怎样发生的?记者对此展开调查。

3月26日,记者从张衡生死亡的地点冒雨沿107国道步行了10分钟就到达了茶恩寺镇派出所。据当地出租司机打表测算,这段距离为800米多一点儿。而就是这800米距离的国道却成了决定张衡生生死的一道屏障。

事故目击者蒋正军告诉记者,事故发生当晚他听见一声物体撞击后的闷响。随后他同邻居彭术平一同跑出来,发现白天那个一直在路边徘徊的小伙子被车撞倒,随后两人商量拨打110报警。当晚9时35分,彭术平拨打了湘潭市110指挥中心的报警电话。接线员听完他的述说后,告诉他湘潭县交警大队的电话让他去找交警大队。9时36分,彭术平按照这个号码拨打了两次,终于有人接听,接电话的人给了他另外一个电话号码,说是事故发生地附近交警的电话。彭术平再打过去,电话通了但始终没人接听,在连拨两次后二人放弃了报警。当晚蒋正军和彭术平各自回去休息,而张衡生却在路边度过了他出车祸后的第一个夜晚。

据悉,当时曾有村民想把伤者接到家中或者送往医院,但害怕伤者突然死亡招来麻烦只好作罢。大家看着伤势并不严重的张衡生在寒冷的街头躺了一天。

张衡生案的律师邱德广告诉记者,他已把事发当晚彭术平用手机拨打的110报警中心和县交警队的电话号码记录从移动公司调出并打印了出来,准备在开庭时作为证据使用。“这份证据表明湘潭市公安局和湘潭县交警大队在接到报案后没有履行职责。”邱律师说。

事发第二天清晨,蒋正军的母亲罗冬梅将发生事故的事告诉了该村月形组组长蒋东林。蒋东林赶去看望张衡生,并对他的伤口进行了简单包扎。随后,蒋东林把此事告诉了茶恩寺镇派出所值班民警郭学军,郭认为既然是交通事故,应该由交警部门负责,于是他与湘潭县交警大队二中队电话联系,通知他们处理事故。记者在茶恩寺镇派出所的警务承诺上看到,第二条承诺是“接到您的报警、求助及上级指令快速出警并妥善处置”。一位值班民警告诉记者,郭学军现已被县公安局叫去接受调查处理。

在湘潭县交警大队二中队,一负责人告诉记者,3月8日上午,交警大队在接警后,队长刘光正曾派李建平、周畅两人前往现场。“可能是目力所限,在现场两人没有找到伤者,以为人已经走了。”这位负责人说。另一个民警告诉记者,目前李建平、周畅两人也已被带到县公安局接受调查处理。

在调查中有位交警向记者抱怨:“近50公里的国道就7个民警来管,根本忙不过来,哪还有时间去救人,既然当地民政部门知道了,这个事就应该他们来负责。”而记者在二中队的墙报上看到,中队职责表的第7条是“救助意外伤害、遇险人员”。

蒋东林从派出所出来后又把此事告诉了茶恩寺镇政府的王清文。据了解,蒋东林曾打电话给王清文。王问“人死了没有”,蒋回答“没有”。“那你去找个医生帮他包扎一下,死了后再通知我们。”王清文当时对蒋这么说。

记者为核实此事,来到茶恩寺镇政府。在镇政府记者没有找到值班的工作人员。而在值班室的考勤记录上显示:自从上周四,媒体曝光此事后王清文就没来上班。一位知情者说,“出事时镇政府正在搞换届选举,这关系到每位干部头上的乌纱问题,所以当时镇里的所有工作重点都放在了这个上面。”据了解,张衡生出事的这段时间,王清文民政所所长的职务已被原负责协管城镇的镇长助理马勇根接替。

茶恩寺村村长黄树清告诉记者,每年他们村都会有四五个流浪者或精神病人死在这里。他们遇到这种情况一般是靠老百姓的捐款来救助这些人。“民政所哪有经费来管这事?”黄村长说。

在衡阳张衡生的家中,记者见到了他的父母和一个妹妹。据他的家人介绍,张衡生2岁便失去生父,后随母亲改嫁。张的继父阳松文告诉记者,张衡生是个性格非常内向的人。3月3日中午吃饭时由于张衡生用家里的公用汤勺喝汤与家人发生不愉快。“当时我们也没有说他什么,午饭后他换了件干净的衣服就出去了再也没回来。”张的母亲仇克秀说。

随后,一家人跑遍衡阳,四处寻找张衡生的下落,还在衡阳电视台打了广告。“当时我们就是没想到他去了湘潭那个方向,要是早能猜到就不会出事了。”张衡生的妹妹阳晓军说。

据了解,蒋东林在为张衡生包扎伤口时,张衡生曾将自己的姓名和电话住址写在纸上。蒋东林回家后按照这个电话在晚上拨了几次,但都没有人接。

“哥哥出走后,我们全家除了吃午饭和晚饭的时间在家外,从早上一直到第二天凌晨都在找我哥,每天只睡两三个小时的觉,他只在晚上打几次电话肯定是没人接的。”阳晓军说。

“我哥知道我的手机号码,他要是告诉他们我这个号,事情也许不会到这个地步。”阳晓军叹了口气对记者说。据她分析,张衡生之所以一直没有在发生事故后表现出强烈的求生欲望,与他离家出走这个原因有关。“哥哥大学肄业后就一直没找到合适的工作,总靠家里养着,他这回离家出走可能跟这事有关。加上他在外面又出了车祸没人救他,他怕继续连累家里人,给家里增添新的负担这也是有可能的。”阳晓军说。

在村民蒋正军家的二楼阳台上,记者能从这里清楚地看到张衡生死前所处的位置,相距最多也就30米。在扶乔村,后来很多村民也都目睹了张衡生被撞后,横躺在国道边的情景,但却无一人把他送往医院治疗。

村民彭术平在张衡生出事前见过他一面,当时张衡生没有回答他妻子的问话,彭术平认为张在神志方面有问题。蒋东林告诉记者,在他们看来,自己为一个出了车祸的人报警并给他包扎了伤口已经算做得很仁至义尽了。在村里很多村民也都持这种看法。

据当地媒体报道,村民唐翠烟说,张衡生被撞伤后,她的婆婆李菊云还买了牛奶去看望他,并将家中的衣物给张。在张衡生最后的5天中,李菊云天天做饭给张吃,但张衡生每次吃下去后不久便吐了出来。村民李奶奶每天也送饭给张衡生吃,当时张衡生还很清醒。

据报道,张衡生对每一个前来救助的村民都说一句“谢谢你啊!”自始至终,这个生性木讷的29岁青年一直都在这样表达着他的感激。

据张的继父讲,张衡生从小学习一直很优秀,1995年参加高考仅差4分没有考上大学,后来家里为他在当地找了一所大学学习。“一学年后,他自己提出退学的要求。”母亲仇克秀告诉记者,张衡生虽然已有29岁,但从没单独在外住过,更没出过远门。妹妹阳晓军也认为自己的哥哥很缺乏与人交流的能力,但她坚决否认张衡生有精神病。“他最多是性格太内向了。”阳晓军说。

当地村民之所以没有把张送往医院还有一个理由:没钱。“自己的生计还顾不过来哪有钱给别人看病。”蒋正军说。记者了解到,当地家庭的年收入在3000元到10000元左右。

在事发地点向南1000米的地方就是一所镇卫生院。该卫生院的副院长尹习云告诉记者,当时他们没有接到有人遇车祸需要抢救的通知。如果村民把病人送来,他们会在能力范围内进行治疗,如果救不了他们负责联系120急救中心转院,费用以后可以找民政部门支付也可以自己垫付。据县公安局一位调查组的干警透露,张衡生的尸检报告证明,张是由于交通事故引发的外伤不能行走,导致他躺在路边没有食物和御寒衣物,进一步导致身体虚弱冻死的。“交通事故不是致死原因。”这位警官说。

张衡生的律师邱德广认为:“张衡生有没有精神病不是问题的关键,这并不应影响社会对他的救济,相反作为弱势群体反而更需要社会的帮助。”李晨

新快报讯(记者刘正旭)昨天10时20分,广医二院发生罕见的病人斧砍医护人员的恶性事件,一名男病人疑因不满治疗效果,将一把预先备好的消防用利斧藏于手提袋内,冲进诊室,手起斧落连劈两名女医护,两人当即头破血流,倒在地上,其中的女医生更是头骨爆裂,至今尚未脱离危险。

中午12时记者赶到现场发现,出事地点残留有多处血迹,多名护士身上的白衫也被鲜血染红。“我们都是在救同事的时候沾上血迹的。”虽然距离事发已有一个多小时,但是现场医护人员及候诊的病人仍神情紧张。

据一目击者称,事发时他正陪女友看病。上午9时许,他发现一体型微胖、手拎浅蓝色手提袋的中年男子在几名保安“陪伴”下来到该诊室,该男子随后在诊室前的椅子坐下,几名保安也紧紧盯着该男子并寸步不离,他几次要求与医生谈话,但都未能如愿。

其间,保安曾要求该男子离开,并告诫他不要在医院闹事,但该男子说“你看我像那样的人么?”见该男子并无异常举动,保安随后离开了。

据介绍,10时20分左右,该男子再次要求跟医生谈话,但被护士挡了回来,此时该男子显得有些不高兴,一边说着什么一边向椅子走去。

“没想到,他走到椅子附近时,突然拎起袋子就向诊室冲了过去,并从袋子里拿出一包用报纸包着的东西,朝着背对门口正在为病人看病的女医生的后脑就是一下,女医生当场趴倒在桌上!”目击者说,诊室顿时一片混乱,门口的人闻声都挤过去看。

其后,该男子又冲了出来,对着一名跑过去围观的护士的头又是一斧,护士当即头破流血。这时,围观者才发现,此人手里拿着一把消防用的利斧。

两三分钟后,闻讯赶到的几名男医生把行凶男子按倒在地并夺过凶器。随后救援人员又在他手提袋内找到一把军用匕首。

记者随后采访医院高层获悉,男子此前曾在该院就诊,但一直对治疗结果不满意,并数度到医院理论,此次行凶极有可能是为了泄愤。

事发后,受伤的陈医生和史护士被送到神经外科抢救,陈医生曾一度昏迷,后脑的伤口长达5厘米,经CT检测后确认为开放性颅脑外伤和头骨粉碎性骨折,至今未脱离生命危险;史护士主要伤势也在头上,虽流血较多,但已缝合,暂无大碍。

对于此次事件,医院负责人说:“我们谴责这样的事,我们不希望同样的事再发生。”

新华网综合:中国外交部亚洲司司长崔天凯和日本外务省亚洲大洋局局长长佐佐江贤一郎28日在东京举行外交磋商。由于此次磋商是在两国在开采东海油气田存在纠纷、日本篡改殖民统治历史激起周边国家的强烈不满和日本争取成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之际举行,因而引起媒体和政治分析家们的关注。

日本时事社28日以《日中就下月举行首脑会谈进行协调》为题报道,日本计划借4月下旬在印度尼西亚举行亚非会议(万隆会议)50周年纪念庆典之机与中国领导人举行首脑会谈。日前,双方已经开始就此进行协调。

这家媒体援引日中关系人士的看法报道说,如果首脑会谈得以实现,日本谋求加入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问题将成为会谈的焦点。

时事社还披露说,在争取成为联合国常任理事国的问题上,日本相当重视能否取得中国的支持和理解。日本方面计划在外长会谈和首脑会谈上向中国提出此事。但研究中日关系问题的分析家认为,在反对日本成为联合国常任理事国的签名活动盛极一时的情况下,预计中国肯定会将解决参拜靖国神社问题当作前提条件。

这些分析人士认为,只有在日本首相小泉表示“会妥善地处理参拜靖国神社问题”之后,中国才会考虑同意在第三国与日本举行首脑会谈。

包括日本媒体在内的外电,普遍报道了我外交部发言人刘建超有关中国网络媒体组织反对日本加入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签名活动的表态。截至28日,签名的网民人数已经突破了950万,大大超过了100万人的预期目标。刘建超肯定了这次签名活动。他说,这不是反日情绪,而是要求日方在历史问题上采取正确的、负责任的态度。

政治分析家们认为,由于日本最近一段时间采取了一系列不明智的举动,严重损害了它与中、韩、俄这三个主要邻国和朝核问题六方会谈伙伴国之间的关系,这不仅使旨在消除朝鲜核危机的共同努力至今未见成效,同时也必然会影响到它争取成为联合国常任理事国所作的努力。(阿彭)

新华网南京3月30日电(记者郭奔胜石永红)京沪高速公路淮安段上行线3月29日晚发生一起交通事故,一辆载有约35吨液氯的槽罐车与一货车相撞,导致槽罐车液氯大面积泄漏。周边村镇27人中毒死亡(最新消息:液氯泄漏已造成28人中毒死亡)。肇事的槽罐车驾驶员逃逸,货车驾驶员死亡。事故造成了公路旁3个乡镇大量村民中毒。

到3月30日下午5时,已有27人中毒死亡(最新消息:液氯泄漏已造成28人中毒死亡),285人被送往医院救治。事故发生后,有关部门立即组织疏散村民群众近1万人,造成京沪高速公路宿迁至宝应段关闭20个小时。目前,江苏省政府已成立了“3·29”事故应急处理指挥部,李全林副省长任指挥长在现场指挥救援。

据悉,晚宴结束后,陈云林及商务部、农业部、国家质检总局、海关总署的有关负责人,将与江丙坤和参访团部分成员就加强两岸交流和经济合作进行沟通,交换意见,举行工作性会谈。会谈预计于晚上10时结束,双方将在会谈结束后举行记者会。

对于这一会谈,陈云林在晚宴致词时表示相信,只要会谈中交换的意见和看法符合两岸同胞的要求,就一定能成为推动两岸各项交流与合作的重要推力。

江丙坤在晚宴上致词时说,参访团在广州、南京得到周全和高规格的接待,顺利完成了任务。希望此行不只是“缅怀之旅”、“经贸之旅”,还能变成两岸关系的“破冰之旅”,希望能尽快恢复两岸对话。

中新网3月29日电据外交部网站消息,外交部发言人刘建超3月29日下午在主持例行记者会时表示,日方应对历史问题持负责任的态度,以取信于包括中国在内的亚洲各国人民。

刘建超说,我们注意到众多网民在网上签名,对日本希望成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持反对态度。这再次说明,日方应对历史问题持负责任的态度,以取信于包括中国在内的亚洲各国人民。

他还说,在联合国改革问题上,我们已多次阐述我们的立场。联合国改革应该更多地关注发展问题,所有会员国应通过民主协商,达成广泛一致,找出一个协调一致的方案。

新华网乌鲁木齐3月30日电3月29日下午,新疆自治区十届人大常委会召开第十六次会议,会议决定任命陈雷为自治区副主席。

陈雷,男,汉族,1954年6月生,北京市人,1971年9月参加工作,1980年5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华北水利水电学院北京研究生部农田水利工程专业毕业,研究生学历,硕士,教授级高级工程师。

台湾岛内这几天的最大新闻是什么?多数人会说,一是抗议大陆通过《反分裂国家法》的所谓“百万人大游行”,二是“国防部”公布的战时对大陆行动计划。对两岸民众来说,后者恐怕是更大的新闻。

台湾“国防部”3月24日给“立法院”的报告说,战时,台军潜艇的作战范围北起渤海湾内的旅顺和大连港,南抵南海,东海和黄海均在其中。报告还显示,上海、宁波和广州,这三大海运港口,均为台军战时重点封锁的目标。此外,台湾“国防部”官员还透露,香港在战时也是台湾潜艇的封锁目标。

台湾“国防部长”李杰更是声称,一旦台海发生战争,台军潜艇将对所有悬挂五星红旗的舰船发动攻击或进行恐吓。

从3月22日开始,台湾“国防部”高层轮番赶赴“立法院”,向“立委”们解说其军购计划的“紧迫性”——“大陆即将建成航母战斗群”,“解放军导弹4种模式攻台”,“台军战时必须切断大陆的海上航线”……消息频频从“立法院”传出,并立即见之于报端。

3月26日,台湾诸多媒体披露,台湾军方准备以潜艇来反制解放军海军的潜艇部队,从而实现“以潜反潜”的战略目标。

这条新闻的消息源是台湾“国防部长”李杰。3月24日,李杰在“立法院”向“立委”们作报告时说,台湾如能购得8艘柴油动力潜艇,就将具备封锁大陆海上交通线的能力,并能在北京攻击台湾时反击大陆的舰艇。

“到2020年,大陆海军将对台湾的安全构成全面威胁,”李杰对在场的众多“立委”说:“台湾应对这种威胁的最好办法就是购买潜艇。”他表示,未来所需潜艇一旦到位,台军既可以在台海周边设置伏击区,吓阻大陆船舰,又能掩护美军顺利进入台海。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