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中了500万以后的24个小时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0 18:23:30

双方经过劳动争议仲裁程序后,各自以对方为被告,先后向双流县法院起诉。中国国际航空公司要求李建国赔偿公司费用共计800余万元;李建国则要求公司立即与他办理解除劳动合同手续,返还克扣他的6万元飞行小时费,并补发11万余元的一次性住房补贴。

国航西南分公司宣传部孙部长表示,公司对李建国所提出的各种补偿都是“理直气壮的”。他指出,如起诉书所言,这笔高额赔偿的构成一共有五大部分,其中最大的三块分别是赔偿金4136900元、违约金3385156.67元以及培训费478300元。孙部长表示,当初李建国与原中国西南航空公司签订了《劳动合同书》,其附件《中国西南航空公司关于各类经济补偿或赔偿的暂行办法》很清楚地约定了各项赔偿细则。除以上三项外,国航还对李建国提出了赔偿服装费17725.5元和住房补偿费30142.4元的诉讼请求。

李建国的代理律师朱学军则提出,公司以规章制度的名义在原劳动合同附件中设置了高额违约金的计算办法和赔偿条款。李建国在签订劳动合同时未被告知而且无法得知具体规定;其违约金的计算方法是月工资乘以合同未满月数,非常不合理;违约金条款限制了飞行员自主择业的权利,违反劳动法,是极不平等的,应属无效条款。

国航西南分公司孙部长对此反驳道,李建国作为一个空军转业人员,在自己进入民航公司这样重大的选择时,不可能不知道合同条款就签字。他表示,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各种民营航空公司应运而生,飞行员跳槽也属正常现象。但国有航空公司在此前为培养飞行员支付了巨额的培训费,“这笔单总要有人来埋吧”。飞行员是国有航空公司的财富,飞行员不支付赔偿金就跳槽,属于国有资产流失。

孙部长指出,全国国有航空公司面临着几十个飞行员的跳槽纠纷,目前需要一个规则来规范类似的现象。而据朱学军透露,全国大约有40多个跳槽的飞行员都面临着这样的尴尬局面,这对于个人、公司以及国家都是不小的损失。

由于此案案情复杂,法庭宣布择日宣判。而该航空公司另外两名飞行员因解除劳动关系引发的类似诉讼,尚未开庭审理。《每日经济新闻》将继续追踪该事件。

“圈内”人士透露,5月中旬的一天,上海的大开发商们聚了一次。名义上是形势分析会,事实上最终达成的“共识”是不降价,“都要挺着,圈子里就这么定了”。

6月初,在上海佘山脚下,开发豪宅的一些企业再开碰头会,“统一认识”:只要挺过3个月,市场就会回暖,楼价一定要坚持在原来的价格上。

6月底,在中国发展研究院举办的房地产形势研讨会上,上海市房地产行业协会一负责人大谈“现在房地产市场的调控已见成效”,“我们的盘底,从三、四、五月来看,已经出现了供略大于求的情况,所以目前房价不具备回探、回弹和大跌的可能,回涨是将会出现的正常趋势,也是众望所归的房市”。

7月初,上海某地产集团董事长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先是强调房地产调控政策“目的已经达成”,接着矛头直指中央的房地产调控政策“造成了消费恐慌、自用市场严重伤及,政策的效用开始受偏移、受扩大”。这名地产商声称,是政策导致“消费预期被完全扭转”,使“消费进入抑制阶段”。

种种迹象表明,在商品住房一级市场,大部分开发商并未真正“收手”。面对系列楼市调控,他们在短暂的沉默后,表面上开始附和,大谈调控的目的已经达到;暗地里却在力挺房价,认为熬过3到6个月后,就会“昨日重现”——房价将迎来如去年第四季度一样的强烈反弹。

开发商们博弈楼市、力挺房价的另一方式是集体“捂盘”,推迟销售。按常规,五、六月份是楼市销售旺季,而今年调控政策出台后,长三角等楼市敏感地区,许多具备销售条件的楼盘纷纷延迟开盘,一拖再拖。

以宁波为例,去年前5个月的新开楼盘达22个,而今年同期只开了5个。上海、南京、杭州5月以来新盘推出的节奏明显放缓,部分准备近期上市的楼盘多次推迟开盘时间。开发商们声称只要能坚决“捂住”,最快到九、十月份行情就可能恢复;最多挺过第四季度,楼市就会进入下一个“蜜月期”。

更有甚者,一部分开发商还挂高房价,阻吓购房者。在他们看来,反正卖不出去,还不如高挂房价试探市场。上海静安区的“协和城丽豪酒店公寓”在网上竟将销售单价高挂至4万元/平方米,整个6月份,其可售房源套数一套未少,说明没有成交。在杭州,一些极度“自信”的开发商也逆市而动,提价开盘。譬如位于拱墅区的锦昌文华二期,6月开盘时将均价拔高至约1万元/平方米,不仅比其一期8500元/平方米的均价高出一截,就是和周边9000元/平方米左右的楼价比,也是“鹤立鸡群”。当然,这些楼盘的月销售记录大多是“零”。

千方百计地对高房价进行捍卫乃至死守,是开发商博弈楼市的起点也是终点:涨价就像“坐火箭”,降价却像“挤牙膏”。

记者了解到,即便是面对连月的“零成交”,大开发商也不轻言降价。就是有一些中小开发商迫于生计,要调价也是采取小幅迂回战术,一百元一百元地下调。新盘打折最多不过每平方米千元,少的也就百十来元。优惠后的房价依旧远高于去年10月新一轮疯长之前的价格。

位于上海闸北区的“公园城市”是一个分批销售的项目,去年10月,一期开盘合同均价为7817元/平方米,而今年3月推出的第三批房源均价已升至11003元/平方米。尽管五、六两月连续“零成交”,其第四批房源合同均价还是高达10386元/平方米,只是比上一批象征性地降了点;而第五批房源的合同价也只是微微下调,还是高达10174元/平方米。

在短短20年里,靠汲取地产、房产之暴利,中国房地产业以超乎常规的速度,催生了一个庞大的巨富群体。福布斯中国内地首富榜中,主业从事房地产的富豪逐年上升,2000年是25人,2003年增加到35人,2004年升至45人。有人按平均20%的利润率计算,北京房地产业去年一年的利润高达249.8亿元,不到两天就要催生一个亿万富翁。作为一个利益群体,而今的开发商经济实力已非常庞大。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对于楼市调控,大开发商应对裕如。上海某地产企业的前经理人私下透露,他们的项目利润一般在100%到300%之间,“就是3年里一个项目都不做,也能撑下去,完全可以等来下一个周期。”正是出于对自身力量的自信,开发商群体面对“零成交”,仍傲然拒绝放弃虚高房价体系。

其二,开发商群体的势力,还在于其盘根错节的“关系”,以及运用甚至掌控各种资源的强大能力。一位业内人士反映,在转型期中国,房地产是个“水太深”“太浑”的行业。不必说在一、二线城市,就是在一个县城,几乎没有一家房地产开发商没有“背景”,这已是一个公开的秘密。

中央党校社会学教研室教授吴忠民曾呼吁,“警惕精英群体的利益结盟”,“在中国现阶段,精英群体的利益联盟已经成为一个十分现实的问题”。这种倾向,在房地产领域更为明显。一些土地批租中,人们总是能发现经济精英和权力精英群体中的一些成员之间利益联盟的影子。

其三,房地产毕竟是一个经济带动性极强的行业,又是地方政府的重要财源,地方政府普遍不愿接受房地产不景气的事实,担心楼市盘整时间过长。开发商们正是利用——甚或是“挟持”了地方政府的此番心理,不停地给政府部门“吹风”:调控的目的已经达到,政府该“鸣金收兵”了。

事实上,成交量极度萎缩、市场持续低迷的楼市“死结”依旧,几个月来始终未曾开解。病因何在?

只有卖不动的价格,没有卖不动的商品。”复旦大学经济学教授尹伯成直言,这句经济学经典名言,正是当前楼市的真实写照。在真实的消费需求面前,购买者必然考虑价格。当过高的房价与实际购买力之间的鸿沟扩大到难以用预期来填平时,缩手是买房人唯一理性的选择。只要开发商坚持虚高房价不肯降,其要价与购楼者愿意并且能够承受的价格碰不到一起,“博弈均衡”实现不了,楼市成交量萎缩的状况就不可能改观。

业界普遍认为,在上海、杭州等楼市过热、房价过高地区,房价回调30%左右,不仅必须而且可行。

方方地产工作室分析师认为,当前楼市冷清“关键是房价有没有调整到位”,“挤牙膏”式的小幅折扣根本打动不了消费者。

知名房地产销售代理商金丰易居-上房销售公司的市场研究中心经理郑翎昀,从成本构成的角度分析,“在现在的价格基础上,削掉1/3没有问题,开发商还有赚。”

尹伯成教授认为,如果上海房价总体下调30%,可以预期成交量会上升到供求基本平衡的状态。

连上海绿地集团的负责人也认为,只有当一手房价同目前市场能够接受的二手成交价基本持平后,即一手房价跌幅达25%左右后,才能恢复预期成交量。

其实,房价究竟会回调多少,具体数据最终将取决于市场,各种预测都只是某种意愿的表达。可肯定的是,人气改变市场,消费决定人气。上海市房地产行业协会一位副会长说,眼下,开发商最担心市场观望时间过长——而这,正是他们的“心结”。(完)

本报综合报道香港华懋集团主席龚如心与公公王廷歆的世纪争产案,昨日正式在香港终审法院进入终审阶段。

据了解,这宗香港有史以来最昂贵、聆讯时间最长的争产案,已正式进入最后决胜的阶段。有关案件预计审讯十天,代表龚如心的英国御用大律师称,会利用视像系统,分析被指伪造的王德辉遗嘱上的字迹及签名。

有关案件曾在2001年于香港高等法院正式开审,至今历时4年,争议焦点集中在龚如心所提供的王德辉(龚如心的丈夫)遗嘱是否真实。若终审法院做出同原讼庭及上诉庭一样的认定,即龚如心所提供的丈夫遗嘱属伪造,那么龚如心就要输掉这宗牵涉逾200亿港元遗产的世纪争产案。

据悉,涉嫌伪造遗嘱及妨碍司法公正的龚如心,目前正以5500万元现金保释外出,每日照常在香港尖沙咀的华懋总部工作。

此次负责最终主审的5名法官包括陈兆恺、李义、列显伦、鲍伟华及施广智,当中只有陈兆恺及李义为常任法官,其余3名均为非常任法官。

另外,由于双方律师阵容鼎盛,牵涉文件又太多,聆讯由终审法院移至地方较大的高等法院4号法庭进行。

财经讯近日,科龙电器(资讯行情论坛)在业绩大幅变脸后,三位“天价”独立董事提出辞呈,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科龙电器到目前尚未形成调查结论,而5月13日德勤拒绝继续担任科龙审计,指出其销售收入存在多个疑点,更极大的打击了投资者信心。科龙电器现在处于风雨飘摇之中,这些负面消息严重的损害了投资者的利益,而作为董事长的顾雏军先生拥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科龙电器股价从最高25.4元掉到现在的不足2元钱,众多中小投资者利益受到极大损害,他们可以做些什么呢?

众多中小流通股东的强烈呼吁我们不能忽视,鉴于此,财经和上海证券报接受严义明律师委托,进行本次投票权征集行动以求罢免科龙电器现任董事顾雏军。严义明律师为国内著名律师,曾办理的主要案件包括“红光”、“银广夏”、“大庆联谊”案等,是国内证券集体诉讼领域中少有的经验丰富的律师。以下为详细征集方案:

中国证券市场自创建以来,上市公司大股东及上市公司经营管理者损害上市公司及中小股东利益的事件屡有发生。针对这一状况,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证监会”)做出了很大努力,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并制定了多项规定以维护上市公司及中小股东的利益。其中,2001年8月16日,证监会就发布了《关于在上市公司建立独立董事制度的指导意见》,要求各上市公司建立独立董事制度。此举也成为促进上市公司规范治理的重要一环。但在实践中,由于独立董事的提名及选举大多被上市公司大股东及经营管理层操纵,因而独立董事的独立性至今难以完全体现。

独立董事独立性的缺失,正在从根本上动摇这一制度设计之初衷。现实中,就已出现上市公司独立董事积极行使职权,却被大股东免去独立董事职务的现象,而更多的独立董事则未能完全发挥其职能,作壁上观难副其名。更有甚者,个别独立董事甚至中饱私囊直接侵害上市公司利益。凡此种种,究其原因,独立董事不独立,正是“病灶”之所在。

中国上市公司治理水准的提高及独立董事的真正独立需要社会各界的共同努力,在此,我们希望从独立征集独立董事提名权和选举权入手,推动独立董事的“独立运动”,使独立董事能真正独立行使独立董事的权利,进而维护上市公司及全体股东的整体利益。

长期以来,广东科龙电器(资讯行情论坛)股份有限公司(“科龙电器”)一直为种种“疑云”所笼罩,投资者也因此蒙受巨额损失,但科龙电器的独立董事却始终未能对此发表足以帮助广大中小股东解消“疑云”的独立意见。尽管科龙电器的现任独立董事已于日前提出辞呈,但根据有关规定,该辞呈尚未生效。而且,通过股东大会决议的形式罢免其独立董事的职务,能够更加真实的表达全体股东对其任职期间履行独立董事职责情况的评价。此次,我们之所以对罢免科龙电器现任独立董事进行投票权的征集,一方面是因为科龙电器的现任独立董事,拿着当前中国证券市场最高的独立董事津贴,但却未见其真正从上市公司整体利益的角度出发来发挥独立董事的作用;另一方面,我们希望能通过选出新的“独立”董事协助证监会进行调查,或自行进行独立调查以澄清种种“疑云”,并在此基础上切实维护科龙电器股东特别是中小股东的合法权益,进而在可能的情况下,利用法律手段挽回投资者的巨额损失。

另考虑到顾雏军等三名现任非独立董事在科龙电器的巨大影响力,客观上可能对将来当选的独立董事查清上述“疑云”产生不利影响,为排除潜在的不利影响,我们本次也同时征集对上述董事罢免的提案权及投票权。

我们希望能以此作为与社会各界共同推进独立董事“独立运动”的开始,并希望科龙电器的股东与我们共同努力,一起从维护科龙电器及其中小股东利益出发,为净化我国的证券市场,为全面建立公开、公平、公正的证券市场,为全面提高我国上市公司治理水平,与我们共同将独立董事的“独立运动”深入进行下去。

上海严义明律师事务所受科龙电器流通股股东严义明(“征集人”)的委托,并指派张战民律师及姚松青律师(合称“代理律师”)作为征集人的代理人,代理征集人向截止2005年7月15日下午收市后在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责任公司深圳分公司(“中登公司深圳分公司”)登记在册的广东科龙电器股份有限公司(“科龙电器”)全体股东征集如下提议权、提案权及投票权:

征集人系合法持有科龙电器流通股的股东,截止2005年7月11日下午收市后,现合法持有在中登公司深圳分公司登记在册的科龙电器流通股100股。

征集人保证本报告书内容真实、准确、完整,如若报告书有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者重大遗漏将负个别的和连带的责任。征集人保证不利用本次征集投票权从事内幕交易,操纵市场等证券欺诈行为。

本次征集投票权行动以无偿方式进行,征集人所有信息均在财经网(finance.sina.com.cn)、上海证券报、中国证券网(www.cnstock.com)、严义明律师事务所网站(www.yymlawfirm.com)上发布,所发布的信息没有虚假、误导性陈述。

科龙电器是于1992年12月16日在中国注册成立的股份有限公司。于1996年7月23日,科龙电器的459,589,808股境外公众股(“H股”)在香港联合交易所有限公司上市交易;于1998年度,科龙电器获准发行110,000,000股人民币普通股(“A股”),并于1999年7月13日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交易。

开发、制造电冰箱等家用电器,产品内、外销售和提供售后服务,运输自营产品。

三、本次征集召开科龙电器2005年度临时股东大会提议权、提案权及其议案投票权的基本情况

根据科龙电器2005年6月28日股东大会特别决议通过的《广东科龙电器股份有限公司章程》(“《科龙电器章程》”)之规定,征集人委托代理律师向科龙电器全体股东征集科龙电器2005年度临时股东大会提议权、提案权及投票权,在获得在该次拟召开的临时股东大会上有表决权的股份百分之十或以上股东的委托后,向科龙电器董事会书面提议召开临时股东大会并提请临时股东大会审议上述议案;在科龙电器董事会收到前述书面要求后三十日内没有发出召集会议的通告时,征集人将在董事会收到前述书面要求后四个月内召集科龙电器2005年度临时股东大会。若在征集期间,科龙电器董事会自行召集或应他方要求召集了临时股东大会,则征集人向科龙电器全体股东征集本报告书绪言中第(2)-(19)的提案权及投票权。

严义明,男,1963.9.7生。1988年从华东政法学院毕业后赴日留学,1993年回国,于1994年入上海市新汇律师事务所,同年获律师执照。1995年参加司法部和全国律协组织的律师国际交流选拔考试,获得综合总分第二的成绩,1998年受司法部派遣去日本研修法律实务,同年回国。系1999年上海市锦天城律师事务所创立时的合伙人律师。2005年3月成立了上海严义明律师事务所。

严义明律师在日本研修期间,主要在朝日律师事务所研修公司法、证券法等法律实务。自1998年起,严义明律师积极通过自身的法律活动,推动公开、公平、公正的证券市场建设,维护中小投资者权益,对于完善公司法、证券法,提高上市公司治理水平作出积极贡献。

办理的主要案件包括“红光”、“银广夏”、“大庆联谊(资讯行情论坛)”案等。

上海证券报维权志愿团律师、上海市徐汇区第十一届政协常委、上海市徐汇区青年联合会第五届委员会常委、上海市法制建设研究会会员、解放日报《法律咨询》栏目“十大律师成员”、上海市青联委员。

鉴于其对健全证券市场法制及上市公司治理作出贡献,2002年7月被美国权威杂志《商业周刊》评为“2002年度亚洲之星”。2001年度中国证券市场“十大新闻”人物等。

林炳昌:现年53岁,于1977年在香港中文大学取得社会科学系学士学位。林先生在1977年至1979年任职廉政公署高级调查员,其后他前往英国修读法律。他于1982年回港,随即加入?士打律师行成为见习律师。林先生曾分别于陈应达律师事务所及傅德桢律师行任职律师??在1991年,林先生与周卓立先生成立林炳昌律师事务所(C.L.ChowLam)。在1996年,林先生成为林炳昌律师事务所(C.L.ChowLam)的独营执业者,并于2002年9月30日将律师行名称改为林炳昌律师事务所(AndrewLamCo.)。

林先生对于处理不同法律范围案件经验丰富,尤精于处理有关贪污案件。林先生现任多间上市公司的独立非执行董事。林先生精于处理刑事诉讼案件,他现任香港律师会刑事法律及程序小组主席、刑事法庭使用者委员会及由高等法院上诉法庭法官司徒敬带领组成之法律改革委员会之成员。

朱德峰:一九九七年毕业于上海铁道大学,当年即一次通过注册会计师全国统一考试,取得中国注册会计师资格,二零零三年取得会计中级职称。现为上海明其道管理咨询有限公司(筹)合伙人。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