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候任女总理印象:强硬批评日本扭曲历史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16:16:07

记者接过张桂云递过来的水杯放在眼前的茶几上开始打量刘颖,刘颖梳着齐耳短发,上身穿深灰色的无袖背心,下身穿同色裤子,表情自然地向记者微笑着。记者还注意到了刘颖黯淡的眼神和写在脸上的内心的痛苦。

记者与刘颖的谈话是在轻松的气氛中进行的。刘颖也很愿意向记者诉说内心的痛苦和煎熬。她说:“出来后,我虽然跟我妈住在一起,但我还是挺孤单的,我经常能梦到我丈夫站在床前,我经常被吓醒。但他并没有吓我,其实他不喝酒时对我也挺好的。我知道我是因为想他才会梦见他,我后悔杀了他。如果一切可以重来,我情愿他还活着,情愿他每天折磨我……”(说到这儿,刘颖低下头,大约1分钟后,她抬起头,伸手端过一杯水,但她并没有喝,又把水杯放下了)她继续说:“我2月18日就回单位上班了,我很感谢单位同事和所有帮助过我的人为我做的一切,我出来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送锦旗。我是2月5日出来的,2月6日我在张桂云的陪同下分别给包头市妇联、包头市公安局昆区分局刑警四中队、包头市昆区检察院、包头市昆区法院、内蒙古诚誉律师事务所的龚磊律师还有我们单位送了锦旗,一共六面。我觉得我现在能坐在这里,和这些人、单位对我的帮助是分不开的,其实送锦旗是很难表达我的感激之情的。

我出来后的第二件事便是去看今年已经82岁的婆婆,但婆婆拒绝了我去看她,拒绝后没几天,婆婆却去我妈家看望了我,这让我又感激又愧疚。我现在心烦意乱,除了上班我哪都不想去,我不敢想像自己的将来。”

金塔县大庄子乡头墩村19岁青年殷国兴不慎冻伤十指,其父亲竟用钢锯条和剪刀剪断了儿子的10根指头,致使该青年手指严重感染,上演了一幕荒唐剧。日前,酒泉市第二人民医院决定为该青年免费实施手术。

今年19岁的殷国兴是金塔县大庄子乡头墩村七组农民,没有上过一天学,一直靠放骆驼为生,被当地农民称为“驼娃”。2005年1月17日,“驼娃”赶着自家的6峰骆驼到野外放养,其中一峰即将产羔的母驼突然失踪。视骆驼为生存根本的“驼娃”害怕父亲责骂,不顾自身安危到巴丹吉林沙漠东部边缘寻找,当晚在沙漠中的一沙丘旁找到了正在产羔的母驼。

当时,巴丹吉林沙漠的气温降到零下20多度,但“驼娃”只能在黑夜中静静地守候着母驼产羔。小驼羔在“驼娃”的精心照料下存活了下来,但他的十根指头却因此被冻成了“干棍棍”。

“驼娃”艰难地赶着骆驼母子回家,但由于天寒夜黑,加之双手已失去了知觉,他还没走出沙漠便昏倒了。次日,家人发动亲友四处寻找,父母见到他时“驼娃”已经成了一具“僵尸”。

“驼娃”的父亲殷宗奎带着儿子先后到几家医院治疗,但面对高额医疗费用,父子俩无奈地回了家。想起自己19年前曾亲自为冻伤脚趾的妻子“手术”之事,殷宗奎决定再冒险给儿子做“手术”。

从3月开始,殷宗奎一次次用钢锯条和一把剪树枝的剪刀做工具,先后剪断了儿子的10根手指。每剪一个指头,儿子就痛得昏过去一次,殷宗奎虽然心痛不已,但他始料不及的是儿子更大的磨难还在后面。接下来的日子里,“驼娃”手指不断感染,经常血流不止,结疤不断;更为严重的是,其手掌至手腕部分也受到“牵连”。有一次,“驼娃”不小心摔倒在地,其右手断指插进地面,皮肉流血不止,骨头渣子脱落,疼得他哭爹喊娘。

“驼娃”从小患有癫痫病,母亲也因病瘫痪,其弟弟还不满两岁,一家人生活贫困,是村委会的帮扶对象。事发后,村委会动员殷家尽快让“驼娃”就医,并发动群众捐款1000多元,同时向县民政局、残联、团委等部门反映了“驼娃”的情况。

随后,金塔县民政局、残联和县机关部分干部捐款3000多元,但这些钱对“驼娃”的病情来说是杯水车薪。殷父为自己的行为后悔不已,他想将儿子送往医院救治,希望社会各界伸出援手。酒泉市第二人民医院党支部书记、副院长、省级劳动模范冯国成得知情况后,立即组织召开专题会议研究,医院决定免费为“驼娃”实施手术。

6月28日,记者在酒泉市第二人民医院骨科病房见到了3天前被该院专程接来治疗的“驼娃”及其家人,医院的无私帮助让他们的心情轻松了许多,“驼娃”被感染的手指也已经做了消炎处理。据了解,医院将在7月1日为“驼娃”实施手术。

据主治医师介绍,医院为此次手术进行了精心准备,还与解放军第25医院专家进行了会诊,确定了详细的医疗方案,决定实施“指骨残端包埋术”。与此同时,医院还倡议全院职工为“驼娃”伸出援手,呼吁社会各界向“驼娃”奉献爱心,以帮助其在术后安装假指。据了解,仅安装假指的费用就在10万元以上。

记者发稿时,从患者家属处得到消息:香港《东方日报》对“驼娃”的病情十分关注,计划动员香港各界为其捐款。文/图本报记者董开炜

本报讯(记者李季李志刚)黑龙江年仅17岁的小秋(化名)在网络上和长春一个比自己大11岁的女子小蒙(化名)相爱了,为了与“爱人”相聚,小秋离开家来到小蒙的身边。但小秋的“幸福生活”却以他亲手杀死了小蒙并奸尸而告终,前后一共才24个小时。

6月28日凌晨,两个男孩走进长春市公安局宽城分局重案一中队。“我来自首”,两个男孩中的一个说。自首的这个就是小秋,17岁,另一个叫小平(化名)16岁,是小秋的表弟,两人都是黑龙江省北安市人,两个孩子自首的案由让民警吃了一惊:“我杀死了我女朋友,还奸了尸,现在把人藏在我租的房子里。”

民警感到案情重大,立即向上级汇报了情况,并马上对小秋进行详细地询问。据小秋说,他十分迷恋网络,两个月前,他在网络上认识了一个长春女孩小蒙,于是,他和小蒙开始了恋爱,尽管小蒙已经28岁了,但小秋依然认定小蒙就是自己的女朋友,为了不让小蒙嫌弃自己,他谎称自己20岁。

随着两人“感情”日渐升温,小秋和小蒙决定走到一起共同发展。于是,6月24日,小秋带着自己的表弟小平偷偷地离开家,从黑龙江来到长春。小秋和小蒙在长春市吴淞路一带租了间简陋的房子,买了些必备的生活用品,暂时安了身。但短短的相处中,两人却因为一件件小事不停地发生争吵,不欢而散。

小秋的心情很糟,25日下午,他和表弟小平在家里刚喝过一瓶啤酒,14时30分许,小蒙回来了,两人躺在床上继续着不愉快的话题,小蒙提出了分手。

听到“分手”两个字,小秋十分愤怒,他一把掐住小蒙的脖子。不知道掐了多久,小蒙不动了,小秋发现小蒙没了气息。尽管如此,小秋依然怒气未消,和死去的小蒙发生了关系。事后,小秋掠去了小蒙手上的白金戒指和包里的50元钱,把尸体藏在墙角与床角之间的空隙内,用衣服盖好,找来隔壁小屋里的小平,两人出去上网、吃饭。

之后几天,小秋和小平几次回家查看,因为他还在幻想小蒙或许没有死,直到27日晚,他们闻到了尸体的臭味时,才确认小蒙真的死了。几天来的精神压力让小秋无法承受,终于在28日凌晨自首。

华商报报道(记者刘海宏康正)父母因忙于生计,忽视子女安全,缺乏自我防范意识。西安一名13岁农民工子女凌晨遭遇同院邻居性侵犯,残暴蹂躏。

小萌(化名)父母从河南农村来西安务工数年,近年主要以卖水果为生,6月27日凌晨1时许,马先生和李女士的三轮车坏了,两人就去外面找人修车,修完车回到家里。二人发现“小萌没睡,站在那里,地上有血迹,还有一大堆沾血的卫生纸。我开始以为孩子来例假了,后来仔细一看,不是。我有些心慌,可孩子又不肯说,只是哭。”作为一个母亲,直觉告诉她,“出事了”。

据21岁的疑犯刘某交代,当晚,小萌父母走后,他就从屋子来到院子里,看见小萌去关院子大门,“她一关上门,我就把她搂在怀里……她喊了一声,我就把她嘴捂住,威胁她敢喊就打她……后来,我又告诉她不能给父母说,否则我要打她。”

刘某随即将13岁少女小萌(化名)摁在一辆三轮车上,残暴蹂躏小萌幼小的身体。

让小萌父母想不通的是,疑犯居然是自己的邻居。小萌父亲说,刘某是名啤酒业务员,10多天前才租住进这里,“他跟我们住同一排房子,两个门相隔就5米。他总是一张笑脸,把我们叫哥叫姐的,好像蛮懂礼貌,他老爱跟我们小萌玩,老爱逗她。”

刘某交代,作案后,他就站在小萌家窗户外,看着小萌清洗完血迹,换过衣服。之后,他洗完手,身揣1000多元现金搭车去了户县,然后又从户县转车到咸阳,中途给自己买了一身新衣服换上后,坐车直奔甘肃老家。

当日事发后,公安莲湖分局北关派出所与分局刑警队联手在西安火车站、汽车站等站点、关口布控设卡。28日下午6时许,当疑犯刘某从甘肃返回西安途经乾县时,被早已在此守候的西安警方一举抓获。

刘某今年21岁,是甘肃省庆阳市人,父母都是农民,家里还有两个妹妹在上学,经济条件不好。“我在甘肃省庆阳市体校读过中专,学的是乒乓球,成绩一般。家里没钱、没关系,我毕业后没有找到工作,一直在打工。妈妈很疼我,但家庭给我的压力太大了。”刘某一直生活在压抑、自卑之中。“大家叫我变态,我没有朋友。”说到这句话的时候,他倒很坦然。

面对戴着手铐、脚镣的自己,刘某说可能没有机会打球了。一年前,刘某来到西安打工,“除了工作关系,我没有别的朋友,小萌经常在家里呆着,我就经常和她说说话。那天晚上,我是想找小萌说说话的,她爸她妈不在家,我一时冲动就干了那事。”

6月29日晚,江苏盱眙县都梁山地广场飘溢着浓浓的龙虾香味。1万多名中外食客云集于此,品尝龙虾盛宴。100多名盱眙十三香龙虾制作大师现场掌勺,整场龙虾宴大约烧制了1万多公斤龙虾。

自2001年6月国有股减持悬起了中国股市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以来,中国股市就一直处于漫漫熊市。最近,被困扰多年的股权分置改革问题终于被政府放到解决的议程上来。试点的闸门轻轻启动,四家试点公司首先破局。第二批试点公司也接踵入市。这是否意味着四年的大熊市之后,中国的股市将云开雾散见晴天,中国股市发生的系列变化意味着什么?经过数年的等待和期盼,投资者期待的重大转折是否近在眼前?针对这些问题我们访问了韩志国教授。

韩志国:四年来的熊市不仅伤害了投资者,而且也伤害了中国股市的内在机制,牛市化解矛盾,熊市激化矛盾,大熊市最大的危害是股市所有的内在矛盾都被严重地激化,股市陷入了深深的恶性循环之中。

股市存在三重恶性循环。第一重恶性循环是制度的恶性循环。制度的恶性循环表现在股权分置这个中国股市发展的最大障碍,严重阻碍了中国股市的制度创新。制度的出台都会产生巨大的负面作用,制度创新难以为继大量的制度创新或者是无果而终,或者是半途而废。

中国股市第二重恶性循环是融资的恶性循环。中国股市从成立以来,基点一直放在融资上,由此中国股市并未成为投资者的平台,只是无限扩大融资功能,形成了有代表性的三条潜规则:融资为制度之本;包装为登堂之桥;公关为致胜之道。另外,衡量证监会和中国股市业绩的几乎是惟一的指标就是融资额的多少。发展就是为了融资,融资也是为了发展。造成市场的走势越来越软,市场的危机越来越深。因此就形成了这种状况:股市稍微好转就开始大规模的融资,融资额一大就使股市下跌,股市一跌融资就马上减少。这样就使股市反弹的力度越来越小。严格地说,中国股市在股权分置没有解决之前,不具备接纳大盘股的能力和条件。所以,我一直反对在股权分置问题解决前,大盘股过多和过于集中地上市。由于股权分置,市场已经弱不禁风,大盘股的任何异动都会压垮股市。

第三重恶性循环是市场走势的恶性循环。2001年6月以来,中国股市的走势与国民经济的整体趋势严重背离,这是非常不正常的。政府想尽一切办法救市,但中国股市就像断了线的风筝和扶不起来的阿斗,呈现出拾阶而下的严重颓势。

这三重恶性循环交织在一起,互相交织和交互作用,使股市步入了深重的灾难之中。这不仅对所有参与者造成了深重的伤害,而且还给中国经济体制转轨和中国经济的长远发展留下了深深的隐患。

韩志国:经过这一年的发展,市场的内外因素都在发生重大的改变。第一个方面是对股市核心弊端在认识上的转变。中国股市中的核心问题是,与其说是股权分置,不如说是行政化的管理和决策体制与日益加深的市场化机制的冲突和不适应。股票市场的发展本身就是一个市场化过程,而靠政策调节股市供求,靠政策引导股市走向,靠政策决定股市命运,是中国股市十多年来重大而核心的弊端。市场是一只"看不见的手",而我们的政府是一只"闲不住的手",如果不发挥"看不见的手"的作用,市场运行就很难走向有序和有效,这是人们对市场认识的最重大的变化。

从最近的一系列动态看,我们可以作出这样的判断:中国股市已经处在从行政化向市场化转变的临界点上,行政化的路子已经山穷水尽,市场化的大门正在打开。

第二个方面是对股市发展主要障碍在认识上的转变。一年多来,市场在解决股权分置问题的一个重大进步就是对这个中国股市发展最主要障碍的认识越来越深化,所以市场的发展正在向"国九条"的本质和核心回归,这也是中国股市近年来出现的最引人注目的变化和演进。

第三个方面是对股市制度创新要领在认识上的转变。以往在解决股权分置和国有股减持的问题上采取的大都是自上而下的方式。是把整个股市的风险演化成系统风险,一旦发生政策错误就导致全盘皆输的被动局面,一年多的进步主要表现在:第一推出了社会公众股表决机制,而且分散决策、分类表决已经基本成为市场与管理层的共识。这就把股市的系统风险转化为个别风险。另一方面也给了流通股股东用手投票的权利,这就使流通股股东有了保障自己权利的方式和途径。第二就是认识到了流通股股东对上市公司的重大的历史性贡献。流通股是含权的股票,这已基本上成为市场的共识,这种共识为向流通股让利,为在解决股权分置中对流通股给予补偿,提供了重要的理论基础和社会基础。第三就是过去解决股权分置问题一直试图绕开国有企业,从非国有企业入手。现在人们已经看到了流通股的贡献,国有股应该为流通股作出必要的补偿和让利。第四就是试点的变化。过去是试图一哄而上,一个方案指导全局,现在是更加强调试点,寻找全流通中的"小岗村"。这就有可能使全流通的过程更加平稳也更加有序。

这三个方面的变化是潜移默化的,但这是深刻、重大和有长远影响的具有决定意义的转变。这就使得我们现在有理由对解决股权分置等股市的主要和核心问题充满憧憬和期待,这是中国股市发生重大转折的最重要和最基本的条件。

《经济导刊》:所有的股市参与者都期待牛市的到来,您认为长期大牛市的形成需要具备什么条件?

韩志国:所有的股市都有涨有落,所有的股市投资者都期待牛市,但这个牛市既不能是人为的,也不能是人造的。而必须有着客观的市场基础和制度条件。中国股市的经历本身可以说是万事俱备,但关键在于全流通方案和解决股权分置的方案能不能够与市场预期吻合。

一个长期大牛市的形成,特别是重大转折的到来,需要具备三个条件。首先是政策的爆发力。制度创新的政策要能够对投资者产生强大的吸引力,使股市产生巨大的向心力,必须使市场有盈利机会。其次是市场的想象空间。政策的出台一定要能够给市场拓展出明显的上升空间,必须把股市解决股权分置问题的方向对准股本泡沫。中国股市不仅仅有股价泡沫、业绩泡沫,更重要的是股本泡沫。甚至可以说,股本泡沫是中国股市的最主要泡沫源。第三是题材的扩散效应。推出的试点必须能够被1400家上市公司所模仿和参照。为1400家上市公司全面解决股权分置问题指明了方向,试点才能真正称其为试点。如果还能附之以对大股东的约束,这样市场就会形成一个合力,一个解决股权分置,实现股市制度性跨越的合力。解决股权分置的步伐就会大大加快,中国股市将从紊乱走向稳定。

如果股权分置和全流通问题能够按照这样的原则和思路走出来,熊市就可能在深刻的制度创新中结束,牛市也将到来。

韩志国:最根本的原因是试点方案离市场预期相距甚远,远不能为市场接受。

市场所表现出来的消极反应,是在管理层推出分类表决这种解决股权分置的“用手投票”机制之后,市场对整个试点方案的“用脚投票”。这种投票的市场含义与警示作用不能低估,实际上它是投资者以一种特殊方式向决策者发出的市场呼唤:全流通试点规则的制定与试点方案的把握必须接受市场的强力约束。

全流通试点最核心的制度理念与最基本的价值取向应当是保护投资者的正当权益。流通股股东所期待的,并不是特别的政策关照,而是公平的制度安排。

韩志国:非常不够,中小股东依然处于弱势地位,流通股东的权益仍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两批的试点中绝大多数采取的是“送股”方案,实施缩股的只有吉林敖东一家,而吉林熬东缩股的幅度也远未到位。

1.送股是股票与市场的绝对扩容。尤其是清华同方,它所采取的以公积金转增股本的方式则是绝对扩容中的绝对扩容,这种绝对扩容又恰恰与熊市特别是大熊市绝对不容。而缩股则是股票与总股本的绝对缩容,这种绝对缩容所带来的最直接变化就是每股收益与每股净资产的大幅上升与市盈率的大幅下降,从而使因缩股而形成的股票与市场内在质地与内在含量的提高能够成为抵消市场供求关系改变的一个重大因素与重大要素,进而给市场拓展出明显甚至巨大的上升空间,并且在这种空间的拓展中引导市场改变预期和实现转折。

2.送股是股票与市场的即期扩容。非流通股股东所送的股票会在方案实施后立即放出,这在大熊市中无疑会对市场起到雪上加霜的作用,流通股股东会因股票供给的增加而改变了供求关系从而导致股价下跌而颗粒无收甚至还会遭受重大损失,非试点企业的股票也会在因整个市场预期的改变所导致的股价下跌中承受磨难。而缩股则是市场的延期扩容,缩股方案的实施将立即锁住由非流通股转换而来的流通股,原来的非流通股股东要想在未来的时期中把自己手中的股票卖个好价,就必须大大改善公司的业绩和提高自身的经营水平。

3.送股着眼的是稳定资金存量。如果存量稳不住,流通股与非流通股就会出现全输的格局,在熊市的背景下,送股最容易引发的是多杀多的行情:送的少,市场因不满足而多杀多;送的多,市场因急于套现而多杀多。缩股所着眼的是吸引增量,这种方式简单易行,既可以把一切变数都转化为定数,又可以使市场预期骤然稳定。缩股方案所追求的是政策的爆发力、市场的想象空间与题材的扩散效应,是要在总体上把股票与市场的“蛋糕”做大,在做大的“蛋糕”上实现利益分享从而走向多赢。

送股与缩股从表面上看是对价方式的差别,实则是对试点路径与试点本质在认识上的不同。这种不同才可能会形成和导致截然相反的市场效应。

4.以送股方式实现股票的全流通,非流通股东不在乎送股时机的选择与把握,甚至股价越低,非流通股股东越处于主动地位。而缩股则恰恰相反,在分母为一定或既定的情况下,分子越高即股价越高,流通股就越主动而非流通股就越被动。如果全流通的试点方案有明确的方向和足够的力度,得到市场的广泛认同激发了市场人气和实现了市场转折,会迅速形成星火燎原之势,对非流通股股东形成加快解决股权分置的巨大压力,促使制度转折与市场转折在交互作用中完成,而送股方案却远不能达到这样的效果和起到这样的作用。

5.送股是非流通股的直接划拨。高比例的送股在现行国有资产管理体制下是一种“难于上青天”的道路;而缩股则由于非流通股转为流通股后,在会计核算准则上由按净资产值记账调整为按流通市值记账,因而缩股本身会减少意识形态方面的阻力与障碍。

《经济导刊》:清华同方的试点方案遭到市场质疑,出乎很多市场人士意料,您怎么看待这个事件?

韩志国:清华同方试点方案的被否决,给解决股权分置与全流通试点提供了一些重要的警示。在我看来,这种警示主要有三个方面:

其一,对非流通股股东而言,解决股权分置必须具有足够的诚意,否则很难获得市场认同。大股东凭借着“一股独大”进而在公司决策中“一股独霸”的局面已经被逐步打破,流通股股东的话语权和决策权正在发挥作用。看不到解决股权分置所形成的制度转折因素和变量在市场中的形成与作用,那就很难不品尝“走麦城”的苦果。

其二,对流通股股东而言,必须有运用制度杠杆维护自身权益的意识和途径。就清华同方的试点表决来说,参与表决的流通股股东仅为流通股股东股份总额的31.89%,大多数流通股股东仍然没有看到流通股股东表决制度的意义和作用,许多流通股股东还仍然存在着“搭便车”的心理,这就使得流通股股东对自己的权益不能行使有效的保护。在解决股权分置的过程中,真正能够对流通股股东利益进行有效保护的归根到底还是流通股股东自己!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