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官借办案之机以帮忙为由强奸当事人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6 12:12:41

目前警方最担心的是,由于《割喉》一书中很可能提供了“某些难以察觉的隐藏线索”,当年与迈克林合作过的数个毒品黑帮很可能按照这些提示,展开一场“异常激烈”的海上夺宝大战,企图最先找到那些价值连城的“毒品宝藏”。与此同时,英国警方和海关调查人员也在紧张地研究《割喉》一书,并寻找当年跟随迈克林出海的黑帮成员进行审讯,试图借助他们的陈述“拼凑”出藏毒确切地点,从而抢在黑帮下手之前找回迈克林的宝藏。

罗迪·迈克林何许人也,他死后留下的遗产竟然可以调动起英国黑白两道的人都去争夺?迈克林响当当的名头不仅在于他是大毒枭,还在于他是英国情报部门卧底的身份之谜,从来都让人争论不已。迈克林在生前非常吃得开,凭借他亦正亦邪的身份“两边通吃”,积攒起巨大财富:他在英国和非洲拥有几十处房产,豪华跑车多如玩具车,他散存于世界各个秘密户口的存款约有1000万英镑。

迈克林的发家史始于上世纪六十年代,恰逢英国地产业繁荣发展,他搞起了房地产开发的生意,赚下人生的第一桶金。到了八十年代,不满足的他开始涉足有组织犯罪集团,决意在江湖上混一把。刚开始,迈克林主要做的是销赃生意,在爱丁堡开一家二手店和珠宝店,专门贩卖偷来的赃物,凭借这种生意,迈克林至少赚了几十万英镑。

黑道生意最好做的当属军火走私和贩毒,迈克林这两样都沾上了。谣传迈克林的军火走私是受到了英国军情处的暗中鼓励,在上世纪80年代,把英国一大批旧式的陆军装备秘密卖给非洲南部一些国家,比如刚果、莫桑比克和坦桑尼亚等。据称那时侯迈克林就已经当上了军情处的线人,所以才有后来一连串“巧合”的事情发生。

接下来的数年,他又把“生意”扩展到贩毒的行当。他带领船队,把毒品偷运入苏格兰境内。迈克林当上军情处线人后,与海关达成一项秘密协议,海关默认他的走私活动,而他则要协助警察抓捕另外两名黑帮成员(当然,这都是江湖传闻夹杂着媒体暗查,海关部门对此是矢口否认)。最有力的一个证据是,用来运毒的其中一条船,是他以5000英镑的低价从海关那里买来,而实际上,那条船的真正价值为50万英镑。这艘长达45米的“巡逻骑兵V号”大船先前被另一大毒枭使用,1993年船在苏格兰海岸被海关警方截获后没收。

那迈克林怎样从海关手上获取这艘船的呢,海关方面不可能不查清购买者的底细。船被卖掉的细节一直到2000年9月才被披露,可以解释得通的说法是迈克林当时已经向英国政府投诚,所以海关投桃报李,以低价把船卖给了迈克林。这是外界猜测的想法,而海关的解释是:价高者得,理所当然。

除了贩毒的生意外,迈克林还在爱丁堡经营着一家当地最兴旺的酒馆,和一家妓院。迈克林是个聪明人,虽然很有钱,却未雨绸缪地把绝大部分资产转移到其妻的名下,所以当他被海关逮捕后,作为苏格兰首富的迈克林请律师上庭却要申请法律援助,而且最后只被罚款10万英镑。

迈克林在江湖中有个绰号叫“大力水手”,这来源于他早年当水手的经历有关。不过他的海上冒险行动还是栽了跟头。1997年一次从西班牙运往英国的贩毒行动中,他连人带船被英国海关截获。警方在那次行动中大获全胜,一举缴获了3吨大麻,价值达1000万英镑。

迈克林的身份始终纸包不住火,他究竟有着几重身份,无人知晓,但他在庭上公开承认当过边境警方的卧底,还拿报酬的。承认这点已足以激怒黑道上的所有人,他的死对头们发誓一定报复。

实际上,迈克林是军情六处的卧底的传言,在各大毒枭之间早已经尽人皆知,他们听说他不仅为情报机关工作,而且英国海关、警察部门也同样共享迈克林的情报,他为以上单位提供其他大毒枭的走私、贩卖情况,还提供整个英国贩毒网络的运作情报,而警方给予的“报酬”就是确保他在黑社会中的“大哥大”地位。这些虽然都是猜测,并没掌握确凿证据,但一个个黑帮“大佬”都宁信其有,加强防范之心。

迈克林坐牢以后,人们纷纷猜测,如果他真是卧底,情报机构的人一定会帮助他。蹊跷的事情发生了,被关了5年后,迈克林突然从关押A类重犯的最严密看守所,被调到关押D类犯人的边远的格洛斯特郡的不设防监狱里,那里是英国名声最差、逃狱纪录最高的看守所。果然,迈克林在2003年11月的一个傍晚要求到小镇散步之后,就不见踪影了。

11月8日傍晚时分,迈克林向监狱请假,想到布里斯托尔镇上溜达一圈。由于利希尔监狱的创办宗旨就是,通过宽松的管理,逐步让犯人适应外部世界,加快融入社会的适应能力,所以到小镇散步是很普通的要求,当天还有50多名犯人也申请了同样的要求。

迈克林在此前已经去过几次布里斯托尔,每次都准时回来。那天迈克林本来要在傍晚六点左右回到监狱,但后来他打电话回去,说自己有事要稍晚一点,但看守人员一直等到晚上八点十分,仍然不见踪影,于是,监狱马上向警察局报案。

一个如此危险的人物丢失了,有着复杂的犯罪背景,在海外拥有庞大财富和关系,他的失踪却似乎没有引起情报部门的丝毫关注。11月初越狱,警方却在12月底才发布全球通缉令。次年1月,媒体第一篇揭露迈克林与军情五处、军情六处关系的报道出炉。

外界质疑,这不是明摆着放人吗?然而,有权签署监狱调令的人只有当地最高行政长官或监狱长,他们声称是根据犯人在监狱内的表现,来决定是否适合到不设防监狱里服役。但随后负责调查越狱事件的人员认为,并没有证据显示迈克林在狱中的表现有多么好,足以让看守人员对他完全放下戒心。

监狱的另一个解释更荒谬,说迈克林申请调到那里,想更靠近他的妻子苏珊,但实际上,他的妻子当时根本不住在那个城市里。

迈克林在黑道上的死对头则认定,一定是哪个高官下达调令,以作为奖赏他提供情报的回报。调查越狱事件的负责人阿娜贝勒·伊文虽然不相信“政府阴谋论”的说法,但始终让她解释不通的一点是,当她要求上面提供迈克林的狱中档案时,政府花了4个多月都拿不出来,而且始终不能说明究竟是哪位官员签字,批准迈克林换监狱的。

迈克林所在的不设防监狱以越狱“闻名”,共有400多名囚犯,光去年就逃跑了82人。迈克林的成功越狱引来非议,犯人调换监狱的标准被收紧,不设防监狱里的22名不太合格的监犯马上被重新投回一般监狱。

据传,迈克林到达布里斯托尔后,有几名军情五处的特工正在准时等候,他们给他带来了几套新衣服,一张新身份证和若干伪造文件,然后用船把他送到爱尔兰。因为军情处给迈克林分配了一个新任务:以假身份混入爱尔兰的贩毒网。

不料迈克林到达爱尔兰边境时却改变主意,不想继续当军情处的线人。他联系几个过往认识的爱尔兰走私犯,准备了船和钱,准备“跑路”远离英国,在他乡花着前半辈子赚下的钱,逍遥过日子。经过4次旅途后,迈克林又辗转回到伦敦,准备等待与阿里夫家族成员见面,商定逃跑的计划。

阿里夫家族是土耳其塞浦路斯族裔的一个犯罪家族,当家的是一对凶残兄弟梅赫姆特和道根。迈克林和阿里夫家族渊源颇深,刚开始走私毒品的时候就结识了。

亡命地点有两个选择:非洲(迈克林的发迹地之一,因为早年在那里走私军火,在当地建立了庞大的关系网),或者塞浦路斯。

后来他决定选择塞浦路斯。阿里夫家族曾成功把英国历史上最重要的通缉犯肯尼斯·诺亚(持M25狙击枪的连环马路杀手)偷运到塞浦路斯,躲避英国法律制裁。即使在塞浦路斯被抓住了也不怕,因为塞浦路斯与英国没有签定引渡条约。迈克林也想像肯尼斯一样,借阿里夫家族的势力逃到塞浦路斯。

当12月底英国警方发布全球通缉令,迈克林意识到军情处已经识破他的图谋,对他展开大追捕,于是他向另一土耳其塞浦路斯族大富翁请求栖身之所,藏身在伦敦一个又破又旧的小旅馆里。

流传坊间的传言说,迈克林死前一天买了一条船打算逃离不列颠,并在船上藏了30000英镑。然后他就专心一意地躲在旅馆里,等着与阿里夫家族的成员见面。

正当人们揣测迈克林是跑到了莫桑比亚还是坦桑尼亚哪个非洲国家时,却传出他在一家廉价旅馆里暴毙的消息。

2002年2月14日,迈克林的尸体在伦敦南部一家肮脏便宜的公寓内被发现,尸身横卧床上,已开始部分腐烂,发出臭味。

迈克林暴毙后,他的尸体被拿去秘密火化。迈克林当卧底属于高度机密的信息,他和军情六处如何接头、如何联系的具体事宜只有极少数几个高级官员清楚,因为事件关系重大,而且牵涉到的黑白两道的人物也特别多,即使是在迈克林死后,如果真相一旦被捅了出来,势必将上演一场黑帮仇杀的大局面,主角是多年来被迈克林出卖的那些人。除了在黑道引起动荡外,军情处一大批高级军官也要被革职坐牢。所以为了掩盖真相,让这段迷永无重见天日的机会,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关于迈克林的一切永远人间蒸发。

处理尸体是由几个迈克林平时的心腹进行,他们包下了当日整个爱丁堡火葬场,把守入口禁止所有当天来凭吊亲朋的任何上坟者,甚至连火葬场的职员也不清楚里面火化的是何许人也。

警方尸检报告称迈克林死于心脏病突发,但几乎所有人都不相信这一说法,因为尸检几乎秘密进行,谁也不太了解具体情况。即使是警方和部分政府人员,面对一份如此笼统模糊的尸检报告,也表示很不满意。

负责调查迈克林当年越狱的侦探人员,更是在葬礼前一天要求进行二次尸检。他们怀疑迈克林的死可能是有人下毒。前内政大臣(又称盲人大臣)戴维·布伦基特也是要求彻查迈克林死因的官员之一。他质疑,警方在1997年那场枪战中折兵又折马,才成功将迈克林这个欲捕多时的大毒枭生擒,法庭判处他28年监禁,没想到坐了几年牢就被他轻易逃了出来,情报局还认为跑了就跑了,不需要提高任何警戒级别。

最大胆的一种猜测是,军情五处的人暗中帮助迈克林“跑路”,之后又设法干掉他,目的是防止他泄露与英国情报机构的种种瓜葛。这里面种种谜团太多:为何迈克林逃跑后7个星期,监狱一直没有宣布他的越狱消息;为什么他的尸体在1月14日就被发现,却在2月才确认身份。

迈克林当线人的说法一直缺乏确凿证据,直到他的侄子出了《割喉》一书。他不仅根据日记内容详细描述了藏毒的地点,还涉及到他叔叔与军情处的交往。迈克林临死前给家人留下的遗嘱里,隐晦地提到了军情五处人员如何帮助他越狱的经过,这个证据更加印证了迈克林与情报机关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并引发了英国安全部门内部互相对立的派别,以此为借口展开内斗。如果这件事情继续闹大下去,并爆出大丑闻,到时英国政府可能脸面无存。

迈克林的一生,就像一部从头到尾都充满悬疑的故事,到处都是问号。他的真正身份、所作所为,毒库和遗产藏在哪里……这些谜团当中,有的已经随迈克林身死而灰飞湮灭,有的或许只有MI5和MI6的高官才能破解了。

3吨价值1000万英镑的大麻类毒品,以密封罐封装后被迈克林沉到靠近西班牙海域的北大西洋海底,至今无人能找到。

迈克林每次运毒的路线是:先从摩洛哥进货,经过西班牙海域偷运到英国境内。

非洲是迈克林的发迹地之一,上世纪80年代往多个非洲南部国家贩卖军火赚了大钱,经常坐着联合国的援助船只去莫桑比克和坦桑尼亚,他在这几个国家都有庞大关系网。谣传他也是军情处派向非洲的间谍之一。

迈克林把财产转移或者存放在南非,在首都约翰内斯堡有几处物业,还有数盘生意在经营着。

迈克林去世之前,为了逃避警方,曾将价值1000万英镑的毒品封存并藏匿在北大西洋某处海底,此后再无人找到。

迈克林给军情处当线人,当局不仅默认他的走私活动,还扶持他稳坐黑帮老大的宝座。等他有一天想对军情处说“不”的时候,即刻招来杀身之祸。是军情处杀人灭口?还是黑帮仇杀?

中新网8月21日电台湾师范大学二年级生黄品维,从小到大所认识的北京城,有着满街的红卫兵、解放军,校园里个个捧着毛语录,人人都是共产党员,脑子里除了马克思就甭想塞进其他东西。

据新加坡联合早报报道,最让黄品维恍然的是,原来中国大陆并非人皆“共匪”,因为“中国共产党”可不是人人进得了、更不是人人都想进;校园里和他年纪相仿的大陆同学,文史数理科技资讯样样通。“到了北京才发现跟之前的了解完全不一样,并没我原来想像的那么糟糕。”

黄品维刚在上个月同台湾全岛113所大专院校的895名同学,一起参加了“2005年台胞青年千人夏令营”,到海峡对岸的大陆度过整整12天。除了台湾学生,另有两百多名港澳、美加以及在大陆求学的台湾学生,千多人共同展开“大陆之旅”,让各地年轻人有机会第一次踏上神州大地,亲身感受中国大陆的迅速崛起。

主办单位是大陆的“中华全国台湾同胞联谊会”(简称台联会),台湾带队老师彭秀裁形容:“如果台湾有所谓的‘外省第二、第三代’,那么台联会则是一个由大陆的‘台湾第二、第三代’发起的组织”,由祖籍源自台湾但已落户大陆的台湾后代组成,再同台湾岛内的各类民间两岸关系组织合作,从一个‘去政治化’、‘去官方化’的纯民间角度,让台湾孩子们了解大陆改革开放后的发展和进步。

另一名带队老师金鸿文也强调“去政治化”的重要性:“两岸对彼此的理解因为半个世纪的政治因素而片面化妖魔化,通过这些活动,我们要学生把过去对大陆的认识先搁在一边,用自己的眼睛和耳朵去看去听、去亲自体会大陆,包括好的和坏的。”

亲临其境看了听了,学生们最直接的反应是震撼。京沪等大城市比起台北过无不及的国际化发展和规划、地大物博如诗如画的壮丽山河、精深丰厚的人文历史荟萃,都因为与认知有所落差而愈发撼动心灵。

例如,屏东大四生林家仪最享受在紫禁城迷路的经历,任由自己瞬间消失在清朝末年的历史悲情中;北京城市规划馆叫师大的大二生蔡宜儒感受到一座城市追上世界的决心;而走进抗日战争纪念馆,更让台湾学生第一次真正从受害人的角度感受日治的创伤。

而台湾学生在大陆的吃住行,全受到高规格接待,让孩子们享受之余受宠若惊。于是开始有人说了,中国大陆用心良苦啊,给台湾孩子最好的享受,看最美好的一面,这不为“统战”,还为啥?

黄品维答得坦白:“老实说,在北京确实差点儿被‘统战’,给我们看的是最富丽堂皇的一面,展现国力,但12天其实已足以让人看到堂皇表面底下仍存在的种种问题了。”

问他留意到了哪些问题?他说,官方建筑堂皇、百姓胡同简陋,“官民差距太大”;离开首都或沿海地区往内陆走,大片大片的穷乡僻壤在眼前铺展开来,“城乡落差藏不住”。但是他不介意:“任何一个社会总有好有坏,重要的是接触了真实面,才算有真正的了解。”

23岁的台大硕士研究生王乃雯说,是不是“统战”,台湾学生心里都有数,“但你可以选择不参加活动,可以选择要不要被‘统战’。大陆在发展过程中出现的很多状况,对我们这些在台湾富裕经济中成长的一代人确实不容易接受,但是总要有个理解的过程,才谈得上情感上的契合。”

带队登陆无数次的彭秀裁老师说,除了让台湾孩子看看大陆,她更在乎两岸年轻一代的思想交流和冲撞。这些年来让她感触最深的是,台湾孩子面对大陆学子时,思想和底蕴差距越拉越大,让她有强烈的危机感。

“近几年台湾年轻人接受浅碟式文化,一味沉浸在流行、时尚、八卦中打转,创意十足却缺乏底蕴,质方面没有提升。”她留意到大陆学生学习态度非常勤恳认真,对国家未来发展有清楚了解,哪怕资讯相对封闭,说起国际大事却是侃侃而谈。

“同大陆学生交流后,台湾孩子自己也有了危机感,意识到将来面对的不是2300万人口,而是13亿人口乃至整个地球村,孩子们会重新思考自己的未来,看到走出台湾、走向世界的急迫性。”

当然,反过来说,台湾孩子也未必没有值得学习的地方。彭老师说,台湾孩子的活泼好动、创意自主,感染了大陆学生。

“两岸年轻孩子必须继续磨合互动,反正这条路要怎么走下去,将来都得交给年轻一代水到渠成。”(林琬绯)

信报讯(记者闫峥孙金凤)从今天开始,行人违规过马路、跨越护栏,在车行道上兜售物品、散发小广告等违法行为将被严查。昨天,我市召开动员大会,交管、城管、路政、工商、治安等部门将联合执法,开展为期40天的以非机动车、行人违法为重点的交通秩序环境集中整治。

整顿方案中要求,从9月1日起,全市各机关、国有企事业单位都要安排人员到各主要大街、路口参与执勤,每天早晚高峰全市参与秩序整顿人员不少于1万人。五环路内和远郊区县道路的灯控路口管控率要达到100%,主要大街路口非机动车、行人交通守法率达98%,其他路口达到95%。

此次集中整顿将采用高限处罚的方式。对非法拼装、改装、销售车辆的单位,将责令整改,对拒不改正的要依法停产停业或暂扣、吊销许可证或执照。对非机动车非法安装动力装置的,一律责令当事人自行拆除后予以收缴。非机动车驾驶人拒绝接受罚款的,要扣留其车辆。

经过40天的整治,长安街、平安大街、前三门大街、广安大街等四条大街将达到“十无四规范”。即无行人横穿马路,无闯灯越线,无违法停车和长期废弃车辆,无违法占路堆放物,无违法摆摊设点,无流动兜售物品和小广告,无违法占路施工,无非法设置的广告牌,无占用盲道行为,无非法劳务市常做到行车规范、停车规范、设施规范、占路规范。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