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婚夫妇因抗战失散 69后两老人再婚巧遇原配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12:33:05

对此,被告律师承认,原告索赔过高确实是双方不能达成和解的重要原因之一。

央视《东方时空》栏目12月8日在《时空调查》板块中播出节目《天价医药费不是个案》,以下为节目实录。

发生在哈尔滨的天价医药费事件正在成为人们街谈巷议的话题,如果你或你的家人住院你是否会主动向医院索要收费清单,今天的时空调查就关注这个话题,我们还是先回顾一下哈尔滨天价医药费的事。

翁文辉生前是哈尔滨市一所中学的离休教师。一年前74岁的翁文辉被诊断患上了恶性淋巴瘤。因为化疗引起多脏器功能衰竭,今年6月1号,他被送进了哈尔滨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的心外科重症监护室。

患者老伴富秀梅表示他们从来没欠过医院一分钱,只要医院提出药费,不管是多贵,他们都会想办法交齐。富秀梅保留着二个月来在医院给翁文辉交费的每一张收据。67天住院时间,他们共向医院缴纳了139万7千多元。平均每天将近2万1千元。但是这几百万元的花费没能挽回老人的生命。今年8月6日,翁文辉因抢救无效在医院病逝。

在料理后事准备和医院结帐时,一个意外的发现让翁家对那一摞巨额的收费单开始产生了怀疑:在住院收费的明细单上,记载着病人使用过一种叫氨茶碱的药物,但是翁文辉对氨茶碱有着严重的过敏反应。为什么病人应该严禁使用的过敏药物会出现在收费单上?收费单背后还有什么?几经努力,翁家8月12日从医院复印到部分病历资料,这些病历非但没有解决他们的疑惑,相反,带来的是更多的不解和震惊。按照医院的收费标准,胸腹水常规检查每次收费32元,在患者翁文辉去世后两天,还出现了两次检查,收化验费64元。医院对此的解释是,计算机输入错误,把账单打错了。另外在7月31日的收费帐单上,还显示,这一天医院收了翁文辉22197元的血费,一天给病人输血达83袋。

如果加上自购药,两个多月时间,翁文辉的医药费超过500多万元。但是这500多万元,家属认为很多地方花得不明不白:为什么严禁使用的过敏药会出现在收费单上?病人去世后的化验费用是怎么产生的?一天之内,又怎么能输入106瓶盐水?这些仅从常理来看就让人难以置信的问题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医院自己的调查结论为:对翁文辉的收费不但不存在乱收费的问题,而且医院还减免了他不少的费用。家属对这个结论非常不满,强烈要求重新调查。目前卫生部等部门组成的调查组正在哈尔滨展开调查。

不管最后调查的结果怎样,但行内人却认为不外乎反映出三个问题:一,医院管理混乱,医院对出现的账目混乱归结为电脑出了问题,但电脑的操作者也无外乎是人,医院的账目管理如此混乱让人惊讶。二,搭车药,行内人解释说这其实是指的大夫把自己熟人的医药费用记在别人的账单,因为有些人是公费治疗,也不会去查账,这虽然并不是所有的医院都存在的现象,但这样的事也不算新鲜。三,开花账,这指的是医院把病人没有的花费开在病人身上,病人实际上并没有受到相应的治疗。不合常理的收费项目,天价的收费帐单,这样的事其实并不是个案,其实就在今年9月底,我们东方时空报道的一个发生在深圳的天价医药费的事和哈尔滨的事例如出一辙。

患者诸少侠因心脏衰竭在深圳人民医院住院119天后病故,医疗费用92多万元,再加上医院推荐家属自费购买的药品费用,诸少侠住院119天的费用高达120多万元,巨额的医疗账单让家属产生了疑问,开始仔细核对账单,这一核对,一系列奇怪的治疗方法和收费开始浮现出来。患者家属告诉我们,1月3号那一天,账单上显示抽他的动脉血是15次,静脉血是11次,也就是说一天抽了26次血。

面对一天抽了26次血,每次收费6到10元的帐单,作了一辈子医生的谢端午很奇怪,患者怎么会在一天时间里被抽了26次血。这个疑问还没解开,又发现更多让她怀疑的事情。

账单上显示有一天抢救60次,59次成功。而家属翻看当时的处方,数来数去只有17次。剩下43次不知道是在哪里。医院规定,大抢救一次是300元,中抢救250元,小抢救150元,大中小是什么限度,医院却没有人知道,谁也说不清了。

患者家属反映,这份120多万元的账单中,存在几十万元的乱收费问题。经过深圳市卫生局的调解,深圳市人民医院退回了患者家属一部分调查认定属于乱收的费用。

一天输血达83袋,一天抽血26次,哈尔滨和深圳的这两起天价医药费的事惊人相似,患者的收费清单上不可思议的收费项目,也就是天价的帐单。但这只是表面的相似,透过这些,我们却可以看到事件背后的惊人相似1,最后查看账单,我们看到两个事例都是患者家属在交了天价药费后才发现账单有问题,才想到去查账。2,公费治疗,他们都享有医疗保险,药费很大一部分可以靠医保报销。3,医院一开始基本不认错,患者质疑医院的收费问题,医院找各种理由将其搪塞过去,如果医院是盈利性质,那他就更不可能承认自己的过错了。

但事实上在2004年5月1日,卫生部向全国医疗机构发布通知,执行医务公开,价格和收费公示制度;执行患者住院“一日一清单制”,不分解收费,不超标准收费,不自立项目收费。为什么上面的事例中都没有做到一日一清单呢?我们在更大范围内做了一个调查。

我们看到,占到7成的人是想保护自己而又不敢,对比医院来说,患者是一个弱势群体,那么,对医院的规范就显得尤为重要。

时报讯(记者裴静怡通讯员何霞)“这鸡是经过安全检验,很健康,大家请放心吃。”昨晚,广东省委副书记欧广源、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李近维、副省长李容根等省市直属有关单位领导、专家在东方宾馆宴会厅边吃着鸡边向在场的人士介绍。为了鼓励市民放心吃鸡,省领导们摆下“百鸡宴”,共同研讨家禽产品和人类健康问题。

据了解,素有“无鸡不成宴”的广东人平均每人每年消费家禽超过12只,是我国家禽消费量最大的省份,但自国家公布禽流感疫情的两个月以来,吃鸡的市民大减,家禽消费减少50%以上。昨晚,欧广源表示,市民不用过分担心禽流感,当前全省各市都在狠抓防疫工作,上市的鸡都是经检验合格的,肉鸡煮熟后不会传播禽流感病毒,市民完全可以放心吃。

省农业科学院研究员莫棣华则从科学的角度分析了吃鸡的安全性。他表示,广东市场上销售的鸡只70%以上是由实行专业化、规模化的龙头企业供应的,这些企业严格执行防疫措施、坚持健康养殖。因此,当前广东市场上供应的禽类产品是安全的,市民无需“闻鸡色变”而拒绝吃鸡。

目前,市民吃鸡的信心逐渐恢复,下个月正值元旦、春节消费高峰期,市场的家禽产品供应是否充足?

对此,省家禽协会会长肖智远表示,前段时间大型养殖企业已对市场作出预测,增多投放鸡苗,按照广东市场上现有的存栏肉鸡,可以满足明年春节前后市民对肉鸡的需求。而广州市农业局局长梁淇江表示,目前广州采取政府部门担保贴息、银行贷款的措施,鼓励有冷冻、屠宰能力的大企业收购农户滞销的鸡只进行冷冻处理,等春节消费增加时推出市场,确保市场供应充足。

晨报锦州讯(记者尤宏韬)一起普通的女青年失踪案竟牵出杀人并碎尸食肉的恶性案件。

12月6日,锦州市公安局将在锦州作案的丹东籍男子李宝祥抓获,从而侦破其杀死两名女青年之后并碎尸食肉的特大刑事案件。

10月22日,锦州市公安局太和分局得到线索,一名女青年在某舞厅失踪。锦州警方在相关的太和、凌河两区展开侦缉工作,经缜密侦查锁定丹东籍来锦打工人员李宝祥有重大作案嫌疑。

经查,犯罪嫌疑人李宝祥,男,1965年出生,丹东市振兴区人。离异后来锦州打工,以修电机为业,临时租住在凌河区铁新北里一户民宅。

经审讯,在大量的证据面前,李供认自己于10月8日在出租屋内将女青年杨某杀死并碎尸。

锦州市副市长、市公安局局长王立军随即率员与刑事技术人员对案发现场进行勘察,通过现场又认定有另一名青年女子在此被碎尸并被食用。

本报讯(驻京记者厉苒苒)今天凌晨5时,在苦苦等候十多个小时后,在北京北郊的紫玉山庄度假酒店,本报记者终于见到了“哈尔滨天价医药费事件”关键人物翁强。他是550万医药费的主要支付者。

“我这里有大量这事儿尚未公布的证据,正配合专案组调查……当你看到这些证据时,你可能会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整整两个小时,翁强滔滔不绝地详细叙述了整个事件的过程,披露了大量不为人知的细节,并对之前一些媒体的不实报道作了澄清。

身着考究的黑色中山装,言谈举止间有种沉稳的架势——眼前的翁强俨然一个成功商人的模样。然而,止不住的哈欠加上两大块黑眼圈,却让人看出他明显的疲惫。

翁强不愿透露自己的身份,也不肯回答为何能轻易掏出550万元医药费等敏感问题,但他无意中透露,自己“曾在哈尔滨有几十家分公司,现住在北京郊区的别墅里”。

“我已经两宿没合过眼了。”掏出根烟,翁强低头沉默了很久才开腔:“其实从这事件被揭开那天起,我就没好好休息过。”在记者等待的十多个小时里,他正与事件专案组核对部分证据的数字,“有疑点的数据实在太多了”。

在本报记者见到翁强前,已有不少媒体竞相刊出了翁强的专访,但说法不一,让人迷惑。

当记者援引某媒体的报道提问时,立即遭到了翁强的否定。“从事件发生到现在,我只接受过两家媒体采访——新华社和中央电视台。某财经日报和南方一家都市报等所谓的‘独家专访’根本就是捕风捉影……”

之所以不愿接受过多媒体采访,翁强表示,是因为专案组正在对事件进行详细全面的调查,“若我先公布了什么证据,会对查案有影响”。

3个银色密码箱打开,里面密密麻麻地堆着几大摞各种各样的收费单据和病理报告。记者粗粗瞄了一眼,看到最上层几张单据上有明显的涂改痕迹,而上面签署的姓名也龙飞凤舞样式不一。“光王雪原的签名,前后就有好几种不同版本,一看就是代签的。”

更奇怪的是,在其中一叠收费单据上,从6月30日、7月1日到7月12日之间的每张单据序列号竟然是相连的。“这也就等于说,哈医大二院在这段时间内除了给我爸治疗,没接收过一个其他病人……你说这可能么?”

除了医疗单据存在大量问题外,翁文辉在治病期间所遭遇的一些情况也让翁强至今忿忿不平。他说,今年5月21日第一次住院前,父亲翁文辉的各项身体检查结果都比较正常,“当时仅是发觉他右腿小腿肚这里有个绿豆大的疙瘩,怕有什么问题,就去医院做了个检查。”检查结果并不理想,医生要求切片检查,并建议住院观察。翁文辉在家人陪同下,自己独立走进医院,却再也没能走出这扇大门。

住院第二天,翁文辉在医生建议下开始治疗。5月31日下午,翁强见父亲的情况有所稳定,便于4时40分回北京处理点事。可他刚下飞机,就接到了家人电话,“当时是19时09分。电话里说我爸快不行了。”心急如焚的他赶紧回头,直奔哈尔滨。回到哈尔滨,展现在他眼前的是一个意想不到的场景:弟媳在门口哭哭啼啼地烧纸钱,病房走廊里的两排座椅空荡荡的,没有一个医生和护士,而病房里,父亲脸上被盖上了白布。

翁强即刻找到一个曾与自己有一面之交的中医大夫,让他帮忙给已“死亡”的父亲插上呼吸机。不到一小时,翁文辉竟然神奇“复活”——恢复了一切生命体征,“家属自己把病人给救活了,这恐怕在哪儿都是少见的吧。”

据翁强介绍,在其父亲住院期间,医院曾向翁强提出过不少令人匪夷所思的要求,比如给ICU病房内的医护人员提供一日三餐。而在一次翁父病危时,于玲范竟给他发手机短消息,要求搞到几张演唱会票子……“对于这些我都答应了。”然而令翁强更气愤的是,父亲在ICU医疗过程中“有不下3次,我亲眼看到他们将我爸手脚分开绑在床上,还说这是为了治疗需要——怕病人把喉部插管给拔了……可谁见过有这样对待病人的!”更多时候,翁强在探望父亲时,发现医护人员根本就不在自己岗位上。

在翁父住进ICU病房的67天里,“医院几乎天天管我要钱,还宣称不交钱院方就停止治疗和用药。”可无论翁强交5万、10万、还是25万,总是在一两天内又被通知钱已经用光。

更令他感到奇怪的是最后单据上所显示的用药量。根据用药单据,7月5日到8月4日的30天里,输入患者体内的液体总量高达604471毫升,日平均输入血管的液体量高达20149毫升,液体总量在30天内达到1吨,总用血量相当于给一个正常人全身换400次血。而各种所谓的检查也有着惊人的密度,甚至还在账单上出现过敏药“珍怡”的名字。“这是一种生长激素,是肿瘤患者和严重全身感染危重病人禁用的药物,院方在明知我爸是禁忌症患者的情况下,却从6月1日开出了该禁药达11支之多。”

为了父亲的病,翁强几乎有求必应。父亲在ICU病房治疗期间,他根据ICU主任于玲范的通知,在66天内从国外共计买回药品达400多万元,每次都将药品交于ICU主治医生和其他值班医护人员。“所有的药品我都有购买凭证”,而对部分药品ICU也出具了收条。此外,在医生建议下,翁强还自费购买了两台呼吸机、两台医用气泵和一台心电图方面的仪器。

直到父亲去世,翁强始终没能搞清楚,“我买的药究竟去了哪里?”而那些购买的医疗仪器,也随之失踪。“我爸一生清贫,根本不是什么高干,他去世时所有积蓄只有6万元。他平时为人处事非常低调,和外界乱写的根本不同。”

“父亲去世前跟我说,‘我本来是哮喘,现在怎么搞成这样?’”翁强说。

对于外界越传越有模有样的“花费1000万元聘请北京专家会诊”,翁强作了详细的解释。

“什么包机会诊,什么花费30万元甚至1000万元请北京专家出诊,那都是胡说八道!”

翁强告诉记者,北京朝阳医院院长王辰6月1日早上到哈尔滨,6月2日就回北京了。“包机需要一周前定航线,这么紧急的情况下,根本不可能包机。这种不符合事实的说法真正伤害了有医德的医生。而且,北京医生都不能跨区下医嘱,更别说跨省了。”翁强强调说:“王辰医生只是在技术上提出一些建议,怎么可能指挥哈医大二院治疗?”

而对于不少报纸上曾报道的“20多名北京医学专家前往哈尔滨会诊”一事,翁强说,这其实是自己请来对父亲转院可能性评估的航空医疗救护组织的人。

“他们一共13个人,其中包括部分航空专家和医疗方面的权威,但由于呼吸机无法空运移动,所以最终还是放弃了。我没给过任何人一个红包,所有人的费用统共不超过2万元——只是机票和食宿费用,怎么可能有1000万元那么高?”

截至今天上午10时30分记者发稿时,翁强仍在详细解释3大箱证据的内容,并表示还将透露更多不为人知的内幕。本报明天将作追踪报道。

“哈尔滨550万天价医药费”事件目前处理情况如何?面对上海证券报记者的再三追问,刚刚参加完首届中国全面小康论坛的卫生部部长高强三缄其口。

但问及目前医疗服务体系改革的方向时,高强明确表示,无论在哪个场合,都从未提过医疗服务体系要进行市场化改革。而是“要采取政府主导和市场机制相结合,发挥政府、社会多方面积极性,共同发展医疗事业。”

虽然高强没有正面回应“哈尔滨天价医药费”事件,但是他在论坛上作主题演讲时,特别指出严格依法监管,特别是要对医疗服务的质量安全和收费标准进行监管,严肃查处侵犯群众利益的行为。必须坚持卫生事业为人民健康服务的宗旨和公益性质,不能把医疗卫生机构变成追求经济利益的场所。

显然,医疗主管部门已经充分认识到广大群众对目前医疗卫生服务水平的不满,特别是对看病难和看病贵的问题反应比较强烈。

高强对此表示,在“十一五”期间,在医疗体制改革中,要重视发挥市场机制的作用,但更要发挥政府的主导作用。

“这需要进一步建立健全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应急机制建设,完善应急管理体制,增强应急处置能力,同时,优化卫生资源配制,促进资源的有效利用,改革医疗服务体制和机制,建立适应我国经济发展水平和群众承受能力的医疗卫生服务体系,坚持为群众服务的方向,转变政府职能,坚持依法行政,加强卫生全行业监管,坚决纠正损害群众利益的行为。”他解释说。

城市的医疗服务体系改革是当前社会关注的一个热点,高强称,这部分主要包括医疗机构管理体制,医疗机构运行机制和医疗服务体系的结构改革。此外,还要“改革医药领域的机制,控制医疗费用的不合理增长;规范医疗服务价格项目,降低过高的大型医疗设备检查治疗价格;规范药品集中采购,降低药品的不合理价格。”...点击查看全文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