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场:姚明发威痛打河升镇 火箭篮下占绝对优势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11:06:41

我就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我就回到他老家,回到他父母跟前,把这个事告诉他父母,他父母当时就是无动于衷,一点不担心的那种样子,我觉得更有点不大对劲了。

梅花提出让崔家人跟她一起去丈夫的单位看看,可是一提这个要求,崔家人都变得很慌张,以各种理由拒绝。

事情变得越来越蹊跷,细心的梅花在婆家发现了一个电话,是从济南频繁打过来的,这引起了梅花的怀疑,她把电话打了过去,没想到接电话的竟然就是她的丈夫崔仲堂。

他就跟我说了一个问题,张梅花,如果你想等我的话你就等我两年,在家带着崔旭等我两年,如果你不想等我的话,你就把崔旭送回他老家,送回城头,让我该找人就找人,该改人就改人。

我就问他,我说究竟是怎么回事,他就告诉我了,他说我贪污公司10万块钱,现在公司正在找我,我也没法回家,我现在只能在大连跑海。

梅花不相信丈夫会做出这种事,她马上告诉了公公婆婆,可是令她惊讶的是,公公婆婆还是一点儿也不担心。此时,梅花心里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她觉得婆家和丈夫肯定是有什么事情在刻意瞒着她。

第一个就是说不论崔仲堂发生什么事你不跟家里联系,这是第一个我非常担心他,第二个就是说气愤他父母,他的家人不替崔仲堂担心,我当时也就凭女人第六感觉,我就觉得我不想活了,不想活在这个世界上了,我就想以死了之。

忍受不了眼前的现实,张梅花买了一瓶安眠药,就在她准备吃下去的时候,被婆婆发现了。婆家人看事情实在隐瞒不下去了,最终答应和梅花一起去崔仲堂的单位。

在崔仲堂的单位里,梅花听到了一个惊人的消息:崔仲堂居然在五个月前和一个叫刘辉的女人结了婚。

毕竟你家里有老婆孩子,你现在又和另外一个女人去结婚,我就哭了,我再也忍受不住了。

这个消息对于梅花来说无疑是一个晴天霹雳,她怎么也不相信丈夫会抛弃自己和七岁的儿子,因为他们毕竟是青梅竹马,有着刻骨铭心的爱情。

我上初中,他上初三,我在我们那个学校被为校花,他呢就是唱歌比较好,他总是好唱两首歌送给我,一个就是天天想你,还有一个就是星星的约会,总是唱这两个歌给我听,我被他的歌声所迷倒,所以说我们就这样恋爱了。

毕业后,梅花和崔中堂也是早早步入了婚姻殿堂,结婚时梅花19岁,崔仲堂20岁,婚后的几年里,夫妻关系好得更是让周围人羡慕。

他总会给我写一些纸条啦,或者我生气的话,他总会写一些,上班之前,他总会写一些,宝贝对不起,宝贝不要生气了,等我回家,有时候我生气的时候,总会唱一首歌给我,就是宝贝对不起,那首歌,那时候我真是太幸福了。

梅花怎么也不相信崔仲堂会背叛自己,而梅花的父母和村里人也不相信崔仲堂会又娶了一个老婆。因为崔中堂是家里的上门女婿,梅花的父母对他比对自己的儿子还亲。

崔仲堂做事都硬往我心里去,叫我疼他,谁知道我疼他,他就把我女儿给甩了,听说这事,我都接受不了,睡了几天,不吃东西。

农村同情他娘俩不知多少人,对吧?他张家对他那么好,下岗下学一样都不会,拿钱叫他学开车,拿钱叫他混碗饭吃。

他就是当代陈世美,以前有铡刀铡他,现在就不兴,也得有法律制裁他,不能逍遥法外,他想娶几个老婆就娶几个老婆,世界不就乱了。

崔仲堂另娶老婆的事情已经够让梅花伤心的了,可是更让她加难以置信的是,公公婆婆当时竟然参加了儿子的婚礼。

张梅花始终想不明白,公公婆婆怎么会和儿子崔仲堂合起伙来欺骗自己?再说丈夫和自己已经结婚十年了,儿子也都七岁了,他怎么突然会做出这种事来?而我们前去采访的记者也感到很纳闷,这张梅花和崔仲堂一直都没离婚,就算是崔仲堂变了心想再和别人结婚,那结婚证他也领不出来啊!

明明有了明媒正娶的儿媳妇,并且还有了一个7岁的小孙子,公公婆婆为什么还要参加儿子的婚礼呢?

我们是不知道而去的,他没说爸爸妈妈,俺结婚把那俩接去,对不对他没说这话,好像是说,儿子把我们骗去了,我们不知道干啥的,等到了现场,我们退也退不下来。

原来崔仲堂的父母是被儿子骗到婚礼现场的,他们说,虽然当时对儿子的荒唐做法很气愤,但为了维护儿子的面子,他们还是承认了另一个儿媳妇。

参加完婚礼后,公公婆婆只好和儿子一起编织谎言,欺骗梅花,但是两位老人的内心却一直饱受着良心的谴责。

既然崔仲堂当初打算再婚,他完全可以先和梅花离婚,然后再结婚,可他为何要选择这种方式呢?我们找到了崔仲堂。

她从来对我父母亲没有什么尊敬,谈不上什么尊敬,她又是想骂的时候就骂。

公公:那他是胡扯,她没有这回事,怎么能胡说,俺又不能胡说,俺又不能站在刘辉观点立场上说人家张梅花怎么怎么,那不是缺良心吗?我们就不能这样做,不要哭。

崔仲堂为何要说这样的谎话?会不会是因为他们感情不和导致崔仲堂最终离开梅花的呢?

感情再好那也是过去的事情,不会因为过去把以后的事情,把未来的事情都划成一个等号。

但是,梅花却向我们出示了崔仲堂写给她的一张小纸条,上面写着“我依然爱你”,而日期是在崔仲堂和另一个女人结婚半年以后。

梅花一家人告诉我们,就在崔仲堂知道结婚一事败露后的一天,几年不曾回家的他突然回来,并跪在了梅花一家人的面前。

他就说我知道错了,一时糊涂,并且愿意说我愿意和你一起好好过日子,把刘辉扔了。

即使想抹去自己曾下跪认错的一幕,可是崔仲堂7岁的儿子崔旭却把这些都记在了心里。

面对崔仲堂的再次撒谎,梅花却又一次原谅了他,因为崔仲堂曾反复向她解释,说自己对第二个老婆刘辉并没有感情,和她结婚是因为她是自己的顶头上司,而刘辉的亲戚又是公司的老板。

理解了丈夫的梅花只向崔仲堂提出了一个要求,那就是两人一起去补办结婚证。原来两人结婚时因年龄不够,只是按民间的风俗办了酒席,并没有办理婚姻登记。

我就跟他说,如果你愿意再和我一起好好过下去,明天我们就到当地民政补办结婚证,然后跟刘辉说清楚,你家里有老婆孩子,无论对女方的一切赔偿,我张梅花愿意出,不论是金钱,我都愿意出,他表示他愿意,崔仲堂表示非常愿意,第二天我们就到当地民政领了结婚证。

领了结婚证,梅花心里就踏实了,但让她想不到的是,就在他们拿了结婚证还没有几天,崔仲堂却突然向法院提出要和梅花离婚,因为他的新任妻子已经怀孕9个月了。当记者见到刘辉及其家人时,他们对此事竟然也是满腹冤屈。

原来崔仲堂也就是到我们这家公司来应聘,就是说一个婚姻状况上也是填的未婚,因为大家一般,我觉得这个方面好像就是说,一般都不会怀疑他的家中有老婆有孩子,一直到我们结婚,我都不知道。

原来,崔仲堂在公司是刘辉的司机,在公司崔仲堂不但隐瞒了自己已经结婚的事实,并且还疯狂地追求起刘辉。

因为当时毕竟条件在那里,我工作职位比他高,工作经历相对地也比他更多一些,能力也比他强一些,我也是有时候想,是不是有什么其他的想法。

我觉得崔仲堂的做法是不道德的,我心里也委屈,虽然法律上受保护,但是民俗上我始终是他第二个老婆,我也是未婚女性,对婚姻、爱情很严格的女性,结果无意当中使一个家庭破裂,无意中做了不是第三者的第三者。

在俺不知情的情况下,俺不承认俺是第三者,我们也是无辜的,我气得哭成一成串。

当梅花领着自己和崔仲堂的儿子找上门来的时候,刘辉已经有了9个月的身孕。

蒙着被子哭了一整夜,千挑万选的丈夫怎么会欺骗我呢,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呢,怎么会这样倒霉。

愤怒的刘辉跑到医院,要把肚子里9个月的孩子打掉,然后和崔仲堂彻底分手,可没想到崔仲堂却追到医院,给她跪了下来。

心里也是很矛盾,又不舍得,要是和崔仲堂离婚了,再要这个孩子,他没有一个亲生的父亲,对他来说,也是很不公平的。

崔仲堂用谎言在两个女人之间周旋着,梅花和刘辉都认为崔仲堂真正爱的人是自己,而且两个女人又都不想让自己的孩子失去父亲。

于是,她们对崔仲堂的怨恨渐渐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两人都振作了起来,她们决定要用法律的武器来捍卫自己的婚姻。

因为爱情是自私的,别人什么都可以和别人分,但是唯独一个丈夫不可以和别人分。

我不管别人怎么看,因为我认为我才是崔仲堂的一个合法的妻子,我也会用一些法律的手段维护我的权利,我也不希望一些人破坏我的家庭,破坏我的婚姻。

我告他吧,第一个就是说句真心话,我也不希望他去坐牢,我希望他回来,我告他的主要目的我希望他回到我的身边。

我才是他法律意义上的一个妻子,我希望法律来保护我的这一段婚姻,他才是我的丈夫,他和张梅花只是一个非法同居,不存在什么丈夫、妻子的这种权利和义务。

中级法院已经做出了二审终审裁定,裁定书结果是你的起诉被驳回了,你的上诉被驳回了。

法院驳回梅花的重婚起诉,支持刘辉的诉讼请求,认为梅花涉嫌重婚,这对于梅花来说无异于晴天霹雳。而就在这时,崔仲堂的父母却意外地站在了梅花一边。

要按法律、按杠杠治梅花的罪,凭我老头子,跪着去求政府,这是我做人的道理。

干什么事也有个先来后到,也跟排队买东西的,那你先来就是大老婆,二来就是二老婆。

尽管大家都不相信,但是根据法律:梅花和崔仲堂是1996年结的婚,而《婚姻登记管理条例》明确规定,从1994年2月1日起,结婚不补办登记手续的,都不承认为事实婚姻,而被认定为非法同居关系,所以梅花和崔仲堂的婚姻无效。而刘辉的结婚证比梅花补办的早,因此按法律规定,刘辉的婚姻才是合法有效的。

从证据上看,张梅花诉崔仲堂这个案子还是有点问题,为什么呢?(刘辉)她是能够证明(张梅花),她是明知崔仲堂已经与刘辉登记结婚,她又与崔仲堂结婚,有崔仲堂在我这里的供述,刘辉也有陈述,还有其他证人证言都能证实,但张梅花没有向法院提供任何证据证明她不知,那么张梅花诉崔仲堂这个案子,从主体资格上,(张梅花)她就不具备起诉崔仲堂的主体资格。

可是,崔仲堂当初又是怎样堂而皇之地两次办理了婚姻登记手续呢?梅花找到了当地民政部门,希望他们能给自己一个说法。但是当梅花找到民政部门时,却意外地发现,崔仲堂是用两张不同的身份证骗领了结婚证。

崔仲堂:我不是有意用两个身份证,我也没想到,事情就那么凑巧,有曾用名,都是一个人。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