组:七旬老人当街卖艺 脚踩灯泡嘴叼自行车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9 02:42:09

今年夏天,她与安徽籍男子一同前往安徽,与未来的“公婆”见面。回温州后,段某马上打电话给丈夫,要把自己与前夫所生的儿子和女儿接到温州。

7月7日,段某在温州汽车西站刚见到丈夫,就对他骂骂咧咧,王某忍气吞声。当晚,王某只好睡在地上,还两次跪在段某面前,哀求她回心转意,段某充耳不闻。

7月10日上午,段某将女儿送到安徽籍男子的暂住处后,下午4点多钟回到自己的暂住处。丈夫就问她:“你把女儿送到哪里去了?”段某一声不吭,最后凶巴巴地说:“我把女儿送到哪里,关你什么事?”忍无可忍的丈夫强压怒火回了一句,段某趁势叫嚷道:“我们反正也过不下去了,你不要再呆在我这里了,赶快给我走!”

边说边拿东西往王某身上砸。双方争吵越来越激烈,还互相打了起来。谁也意想不到,刹那间,丧心病狂的段某竟然伸手一把抓住王某的生殖器,死死掐住不放。疼痛万分的王某连连惨叫,瘫倒在床。段某也想不到,自己竟然把丈夫的命给抓没了。

段某慌不择路,跑到安徽籍男子那里,那人一听出了人命立即慌了神,趁段某不留意,人影也没了。段某只好带着女儿仓皇逃命。

警方接到王某妹妹报案后,火速赶到安徽籍男子的暂住处,房间里杂乱不堪,已经人去屋空了。

就在警方决定赶赴市区各车站开展抓捕之际,王某的妹妹偶然在路上发现一个熟悉的身影上了公交车,样子很像段某。警方当机立断驱车拦截了这辆公交车,果然在车上发现了段某和她的女儿,原来段某正准备到西站坐长途车逃跑。

王某家境困苦,命运多舛。家里有一个姐姐和四个妹妹,作为家中的独子,承担着沉重的家庭负担,平时在家帮助父亲务农外,农闲时还到外地做点小买卖,以贴补家用。早年,他认识了一位四川籍的女子,生下儿子阿亮后,在孩子还不到两个月的时候就跑掉了,从此音讯全无。

王某的儿子阿亮今年18岁,目前在河南老家某企业里打工。父亲的意外离去,对他的打击很大,他一直觉得抬不起头来。

在好心人的帮忙下,阿亮决定通过法律途径,向继母提出民事赔偿,以尽早摆脱阴影。

至于狠捏男性生殖器对人体造成的伤害,温州市三医泌尿科张医生听了笔者对该案的转述后,作了解释。他估计,王某可能患有高血压或者心脏病,被段某狠捏住生殖器后,因疼痛刺激,导致脑溢血或心脏病而死亡。

在采访中,温州市区西城路的一位中年市民听说这件事后也唏嘘不已,他说,自己活了这么久,这样骇人的事情还从未听说过。听一位老人讲,上世纪五十年代初,温州也曾发生过一起类似的案件,有位妇女为贪图钱财,采取了类似手段故意“掐死”了姘夫,后来,这名妇女被执行了枪决。

本报讯(记者刘轶滨实习生夏文)昨天,温远福驾驶的运菜货车在东五环路上自燃,不知情的他行驶了近十分钟。在路过司机的提醒下,车上三人安然脱险。

昨天上午10点35分,车牌号为京GHP505跃进大货停在五元桥北向南主路紧急停车道上,燃烧的车身滚起十多米高的浓烟。大火中,驾驶室只剩下焦黑框架,车上装载的黄瓜等蔬菜带着火苗,有些散落在路面和桥下草坪上。

车上一名代姓伙计说,运菜车从清河去大洋市场进货。车上拉着前一天卖剩的五六百斤黄瓜、茄子和柿子椒,用棉被捂着。10点20分左右,车行到五元桥,旁边一辆解放车使劲按喇叭。“当时觉得有点不对劲,从后视镜一看,哎呀,车后面冒着火苗呢!”

司机温远福将车靠边停下。火势顺着北风,迅速从棉被上蔓延到驾驶室,三人取出车上备用的两个灭火器扑救,另一辆路过大货的司机递上了一个灭火器,但火越烧越大。三人只好丢下灭火器逃到一边。亚运村交通队民警说,报警者在来广营桥就看到货车后车厢起火。而来广营桥离五元桥有近十分钟车程。

10点50分,三辆消防车赶到现场将火扑灭。此时,原先在桥下看热闹的人群中,走出两三名妇女,低头捡拾起地上的柿子椒,手擦一擦装进羽绒服口袋里。一个中年男子爬上桥下斜坡,在冒着烟的辣椒中挑挑拣拣,装入一个盒子中带走。

广西南宁一年轻教师,两年来在学校教学场所和宿舍,上百次强奸十多名未满14周岁的女学生,学校、家长竟然一无所知。

义务代理附带民事诉讼的张树国、陆小玲律师为这些受害者提出处女膜20万元的赔偿,在律师界引起轰动。“广西律师给处女膜定价20万元”一度成为2005年律师界的热议话题。

12月,终于等来了结果,虽然作孽者被判处死刑,但受害者索赔要求被全部驳回。

进入大雪以来,南方的气温以每天5℃的速度下降,降到10℃时停止了。2005年12月16日,有绿城美誉的南宁,太阳当空,绿意依然,寒冷却冰凉刺骨。

这天,那位一边在日记里忏悔,骂自己禽兽不如,一边却继续把魔掌伸向那些懵懂无知的幼女的年轻教师,因强奸9名、猥亵5名未满14周岁的女学生,数罪并罚,一审被南宁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消息传开,人们拍手称快。

然而,受害者的家长们、义务代理刑事附带民事诉讼的律师们,心情感到说不清滋味。因为他们提起的检查、治疗费,处女膜损害费,受害孩子的法定代理人的误工费等附带民事赔偿主张悉数被驳回。

作恶者被绳之于法,家长们觉得很宽慰,但他们将面临的是孩子被感染的疾病需要治疗,孩子被伤害需要转学等等现实的问题,梁宏贤的死,能帮助他们解决诸如此类的问题吗?

听到自己被宣判死刑,梁宏贤几乎站不稳了,被法警架出了法庭。旁听席上家长们的愤怒,对他的声讨,也许他根本就没在意。

2005年2月14日,刚刚过完年,广西南宁市兴宁区三塘镇那垌小学二年级学生小春在和姐姐聊天时,透露出曾经被班主任“耍流氓”。

小春的父母仔细询问后得知,班主任梁宏贤经常带她到电脑室并脱掉她的裤子,班上的女生差不多都被他叫去脱裤子。

小春的父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联系其他女学生的家长于2月16日到南宁市三塘镇派出所报案。2月17日梁宏贤在学校被逮捕。

2月18日,派出所带受害女生去医院检查,检查结果证明被强奸。教师梁宏贤的禽兽举动浮出水面。

梁的禽兽行为持续了两年,这两年里学生的沉默,家长的粗心,学校管理的疏忽,给了梁宏贤“机会”。

“我有罪。”庭审法庭上,他曾经对家长们深深地鞠躬,表示自己的歉意。

判决书上载明,法院经审理查明,两年来,梁宏贤以修改作业和检查身体为由,对自己的学生实施了兽行的情况属实,为了严肃国法,保护儿童身心健康,打击严重刑事犯罪,根据刑法的相关规定作出了如上判决。

“这样的判决结果,是在意料之中。”记者拨通了张树国律师的电话,电话那头的张律师声音很低沉。

梁宏贤的兽行败露后,受害者一一到南宁市妇幼医院进行了检查,检查的结果让家长们震惊,这些孩子们不同程度受到感染。

其中,数方颖(化名)最严重,需要住院治疗。但是,面对检查结果,方颖家人能做什么呢?孩子出事后,为了帮孩子讨回公道,来回奔忙中,原本的收入已经中断了,一贫如洗的家庭到哪里凑这笔住院费?

陆小玲律师也被震撼了,爱莫能助的感觉让她一度很沮丧。在与张树国律师再三商量之后,他们找到南宁解放军某部医院,给方颖进行了再检查和治疗。

“法院以原告没有向法庭提供索赔的各项费用的证据为由,驳回全部附带民事诉讼请求。”张律师说,最根本的原因,还是没有办法突破立法界限。张树国明显的露出无奈。

2005年12月15日,上午10:04。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响起。加班到凌晨,好不容易才入睡,谁会在这个时候打扰我的清梦呢?

“喂,谁呀?”我找不到自己的声音,遥远得像来自太空。“雨晨,梁宏贤的案子明天宣判。”“嗯,知道了。”挂上电话,我把被子拉过头,继续睡觉。

“张律师,您刚才是说梁宏贤的案子明天要宣判了吗?”得到肯定答复后,我睡意全消,精神马上为之一振。

从10月初听说这件事情以来,我的心一直被一些莫名的情绪牵绊着,总是惦记着家乡的亲人,总有回家的冲动。

我不禁又想起那位曾经到报社来求助的女孩,被父亲玷污后还怀了父亲的孩子,不得已在一家不挂牌的小店把孩子打了,却落下小便失禁的病根。想告父亲,却担心以自己孱弱的身子照顾不了瘫痪在床的母亲、尚在求学的弟弟。无奈之下,只好选择离家出走,逃出家门的她又该怎么生存呢?

在本案中,年幼、懵懂无知的方颖也落下了病根,现在,作恶的老师是被判处死刑了,年幼的孩子们将如何面对周围的目光呢?这个结果对他们有多大的帮助吗?

本报讯(记者孙思娅通讯员王文波)近日,市一中院在开庭审理一起抢劫杀人案时,受害人王某的妻子张某带着两个孩子上庭面对凶手。庭审期间及庭审结束后,张某因情绪激动两度哭晕,医务人员和法警对其进行全力救助。庭审结束后,法警将她背出法庭,并找来出租车将母子3人送走。

今年6月5日,两名未成年人盗窃自行车被拘留后,与王某关在同一个房间。得知王某被拘时身上有1000多元钱,这笔钱将在他释放时发还以后,二人起了歪心。二人先行获释后,于6月22日将获释的王某骗到新街口,用砖头将王某拍死后抢走现金。

此案日前在市一中院开庭时,王妻张某带着一对视力近乎失明的儿女出庭。在上午的庭审中,张某难以忍受丧夫之痛当庭休克。为防止意外发生,审判长暂时宣布休庭,并迅速找来医务人员对张某进行急救。20分钟后,张某逐渐清醒,但由于休克时间过长,她已无法行走,更无法继续参加庭审。法警将张某背到隔壁法庭,派专人进行照顾。为了让张某尽快恢复体力,法警还买来巧克力给她补充热量。当天下午,该案继续开庭。

庭审结束后,张某仍逗留在法庭上,不住地哭诉,并再次休克。在医务人员和法警的全力救助下,张某恢复了意识。法警将双腿麻木、已不能行走的张某背出法庭,并找来出租车将母子3人送走。此时已是下午4点半,距此案开庭已有7个小时。

家住南宁市西乡塘区的李某原本有一个幸福的家庭,也曾经拥有百万家产,却因沉溺赌博,不仅输了精光,还陷入了妻离子散的境地。万念俱灰下,他两次自杀却又侥幸逃生。

李亚湘(化名),今年37岁,湖南人。二十多年前,他只身投靠南宁的亲戚,开始在南宁做些小买卖。攒有几万元“资本”后,他开始做炒买炒卖商铺门面的生意,1995年正是炒房地产和铺面高潮的时候,他在园湖路某地段以5万元买下的3间铺面,一转手就赚了一万元。在桃源路他花7000元定金要了3间铺面,铺面到手马上转手,又赚了2万元……精明的他靠此行当,几年内赚了近百万家产。

1996年经朋友介绍,他与南宁某医院一位叫陈艳(化名)的护士结婚。婚后,李亚湘又在桃源路开了一家自选超市,此后他又在古城路开一家大型洗车场,几年进账近两百万元。

1996年底,李亚湘发现身边的朋友炒股也能挣大钱,开始涉身股市。由于不懂行情,结果不到一年就亏了40多万元,此后,他又相继输掉了50多万元。

当他想洗手不干时,一位在股市相识而且很有钱的大老板见他脑袋好使,硬是拉他入伙炒股。李亚湘再次拿出10万元入伙,而那位姓宋的老板则拿出了一百多万元交由李亚湘负责炒股,还派他的女儿宋小英(化名)来监督。两人在一起炒股,志同道合,不久就擦出爱情火花。此后,两人各自离婚并结为夫妻。由于炒股亏损,李亚湘“投资”10万元再次血本无归。

2001年后,李亚湘“改行”玩起“六合彩”。有一次,他为了翻本,下了大赌注,结果一次竟输掉了16.8万元,到最后就连在桃源路的那家超市也赔了进去。

因为生计所迫,李亚湘不得不考虑外出打工赚钱养家。今年9月7日,他跟随30多个民工前往深圳打工。打工的日子并不好过,他们在当地一个农贸市场干扛包的活,扛的是农副产品。李亚湘干了两天后,实在受不了,打电话给老婆诉苦。老婆说干不下就回来。

李亚湘对此并不甘心,此后,他又到当地一家保安总公司应聘当保安。聘用后,公司把他分到偏远的一个小地方,他的任务是看守围墙,每个月900元,生活十分拮据。

10月中旬,在深圳呆不下去的李亚湘跑回南宁,这次深圳之行,不但没赚到钱,还把老婆借来的5000元钱花光了。

李亚湘回到南宁后,妻子宋小英为了这个家能重振雄风,向她哥哥和表弟各借了5000元钱交给李亚湘,打算开个门面做点小生意。李亚湘接过这笔钱,决心从头做起。

11月15日,妻子的表弟来找他说,大沙田有门面转让,位置好,又便宜。当天下午,表弟带他来到大沙田一个山坡下,迎面看到几百号人在那里聚集,走近一看,原来那是一个大赌场。

看到人们纷纷下赌注,李亚湘心又痒了,他琢磨着自己说不定也会时来运转,就跟着一块下了赌注。不料又把本钱输个精光。在回家的路上,他心里发慌,双脚发软,觉得对不起妻儿。于是他对妻子谎称,他去看门面吃东西时,可能被人放了迷魂药,钱被抢或丢失了。

此后,一心想把本钱赢回来的李亚湘想尽办法到处弄钱,就连家里花了8万多元购置的红木家具、真皮沙发和彩电都想卖掉。后来,一朋友借给他6万元,没想到他又输得一败涂地。赌红了眼的李亚湘就像吸毒的“瘾君子”一样,逼着妻子借钱给他,不答应,就砸家里的东西。为了得到赌资,李亚湘又提出与妻子离婚,并向妻子索要两万元。今年12月2日,妻子同意与他离婚,并借到一万元钱给他。李亚湘拿到钱后于当天下午又去赌。头两天他还算幸运,一共赢了9500元。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