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蒂诡异红牌颠覆未来 罗马王子引爆今夏最震撼转会?国际足坛-意大利NIKE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8 20:58:47

“我们并没有跟大唐等公司合并的打算。”面对外界传言,8月18日,很少面对媒体的上海贝尔阿尔卡特(ASB)总裁狄加向记者表示。

上海贝尔阿尔卡特内部人士也告诉记者,虽然国资委对上海贝尔阿尔卡特的影响力仍然相当巨大,但是从2001年10月23日《上海贝尔公司中方部分股权转让予阿尔卡特公司的备忘录》签定之后,阿尔卡特实际上已经取得了对上海贝尔阿尔卡特的控制权——阿尔卡特持有该公司50%+1股的股权。

“在这种情况下,要想将上海贝尔阿尔卡特同大唐、普天合并显然不是那么容易。”法律界人士称,“只有在上海贝尔阿尔卡特控股股东,即阿尔卡特同意的情况下,才能实现公司股权的转让。”

“阿尔卡特将更好的利用上海贝尔阿尔卡特低成本的制造和研发能力。”在狄加看来,作为阿尔卡特在亚太区的旗舰企业,上海贝尔阿尔卡特在阿尔卡特全球体系中承担的角色越来越重要,阿尔卡特要做的是继续加强上海贝尔阿尔卡特的研发和生产能力,不可能轻易放弃对它的控股权。

“这个研发中心一年的投资大概是3亿元。”8月18日,狄加在成都宣布:上海贝尔阿尔卡特将在成都成立一家研发中心。

据了解,该研发中心共有300名研发人员,其中的120多人已经从美国和欧洲培训完毕,研发中心将致力于移动通信技术和解决方案的研发,包括移动NGN和微波传输等。

上海贝尔阿尔卡特2003年在成都成立的光通信研发中心将并入到新的研发中心中去。2004年,阿尔卡特取得的美国SBC17亿美元的订单中,其7302ISAM接入平台就是由其位于成都的光通信研发中心贡献的。

此前,上海贝尔阿尔卡特在上海的研发中心已经有2000多人,作为阿尔卡特在亚太地区的旗舰公司,上海贝尔阿尔卡特研发中心已成为阿尔卡特全球三大研发支柱,2004年研发经费达1亿美元。

“我们会持续的增加在中国的研发投入。”狄加透露,目前,上海贝尔阿尔卡特已经承担了阿尔卡特全球20%的研发任务。

2004年,阿尔卡特的研发经费占销售收入的13%,约20亿欧元。阿尔卡特共有16000多研发人员,在全球设立了北美、欧洲、亚太三大研发基地。三大研发基地下,设立了六大研究与创新中心,主要从事前瞻性的技术研究和开发。目前研创中心共有500名研究人员,分布在比利时安特卫普、法国马库斯、德国斯图加特、美国达拉斯、加拿大渥太华、中国上海。

作为阿尔卡特持有黄金一股的承诺,上海贝尔阿尔卡特不但能直接共享阿尔卡特全球先进的技术,而且建立了自主研发和技术创新体系,公司产生的所有知识产权完全归公司自主所有。

实际上,在2002年阿尔卡特取得上海贝尔阿尔卡特的控股权之后,上海贝尔阿尔卡特在不断加大研发投入:2002年6月,上海贝尔阿尔卡特成立了国内首个开放式、端到端的3G网络应用中心;2003年2月在成都成立了光通信研发中心;2003年7月在上海成立了第一个全系列的光网络集成中心;2004年8月成立了阿尔卡特在亚太区第一个下一代网络业务体验中心;2005年4月在上海成立了阿尔卡特亚太区IPTV方案研究中心。

新建的成都研发中心还将继续扩大投资,“到明年,这个研发中心将扩充到500人的规模”,狄加透露。

信息产业部此前公布的统计数字显示,上海贝尔阿尔卡特2004年的出口额为34亿元。数据还显示,2004年,上海贝尔阿尔卡特的营业收入为113亿元,利润总额近9亿元。

而阿尔卡特也积极在全球推行“一个公司”的策略,使得各地的合资公司能够充分利用其在全球的资源。

“跟华为和中兴相比,我们的优势就是可以充分利用阿尔卡特在全球的资源。”狄加分析说,阿尔卡特2004年的销售额达到了123亿欧元,业务遍及130多个国家,“比如上海贝尔阿尔卡特在泰国的项目需要100个工程师来实施,那我们就可以从阿尔卡特泰国分公司借五六十个人。”

此前,泰国的移动运营商TAOrange宣布采用上海贝尔阿尔卡特的移动NGN解决方案,用来降低GSM/GPRS移动核心网的运营成本,优化3G/UMTS的引入投资成本,整个订单高达10亿元。

在狄加看来,上海贝尔阿尔卡特可以利用阿尔卡特遍布全球的资源,这是华为和中兴所无法比拟的优势。由于阿尔卡特的业务已经遍布全球130多个国家,在很多地方都有自己的分公司,这些分公司的人员不仅熟悉当地市场,一般都同当地的运营商建立了良好的合作关系。这样,上海贝尔阿尔卡特在进军这些地区的时候就有了良好的基础。而中兴和华为不得不在当地自己设立分公司、派驻工作人员慢慢做起,这样,其成本也将不断上升。

同中兴、华为很多订单位于亚非拉地区不同,上海贝尔阿尔卡特的很多出口合同都在较发达地区。“我们很多同行都是合同一签订就宣布了。”在狄加看来如果一个项目的融资和资金没有到位的情况下,很多合同最终没有办法实施,同时,由于电信合同实施的时间相当长,“很多宣布的合同最终都没有执行。”

此前有消息称,在中兴宣布的海外合同中,有高达100亿元的合同还没有执行。

不仅是在泰国拿到了10亿元的订单,上海贝尔阿尔卡特今年还在东南亚和东欧等地获得了40亿元的订单,很多项目已经开始实施,“今年我们的目标是国内市场和国际市场各占50%。”狄加告诉记者。

“我们并不惧怕中兴和华为的竞争。”狄加对记者表示。目前,上海贝尔阿尔卡特同中兴、华为除了在手机终端之外的各个领域都有竞争,“我们在GSM网络方面比较强,而中兴在CDMA网络方面比较好。”

“华为和中兴确实很有实力,管理方式也很有效率,但是目前华为同中兴宣布的合同很多并没有执行,而且其合同很多都在第三世界国家,这些国家的很多运营商本身的财务状况并不好。这种项目我们不会做,因为即使做了也拿不到钱。”狄加告诉记者。

实际上,华为此前已经取得的英国电信订单,同时通过跟3COM合作来拓展国际市场,并且在谋划收购马可尼公司。中兴通讯也在积极进军欧洲市场,这些实际上已经威胁到了阿尔卡特在欧洲的传统领地。

而在狄加看来,只要利用好上海贝尔阿尔卡特低价的研发和制造能力,就不会畏惧华为和中兴的低价竞争。

“要雇佣当地人,投入是巨大的。”针对目前华为同中兴积极进军欧洲市场的举动,狄加告诉记者,目前华为同中兴在价格上的优势很大程度是建立在国内较低的人力成本基础上的,而随着华为同中兴在欧洲市场的不断进展,其成本也将不断提高。

“我们只要利用好上海贝尔阿尔卡特低成本的优势,就可以不畏惧华为中兴的竞争。”为了降低成本,狄加出差从来不住超过公司规定标准的酒店,每次出差都是坐经济舱。“我也鼓励员工不住五星级酒店。”狄加表示。

而更为重要的是对公司现金流的控制,在阿尔卡特控股之前,上海贝尔的现金流一度相当紧张,应收账款局高不下。阿尔卡特控股之后,公司加强了对现金流的管理,目前上海贝尔阿尔卡特净资产的70%是现金,“我们有50亿元的现金。”

“同华为和中兴的竞争最终结果还是要看3G设备市场的份额。”在狄加看来,合并的传言并没有影响上海贝尔阿尔卡特同华为中兴竞争的决心,因为它将继续作为阿尔卡特应对华为中兴低价竞争的战略基地而存在。

新华网北京8月28日电2005年8月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七次会议对《中华人民共和国个人所得税法修正案(草案)》进行了初次审议。常委会组成人员认为,根据实际情况的变化,对现行个人所得税法有关规定加以修改,很有必要。修正案(草案)规定个人所得税工资、薪金所得减除费用标准为1500元,鉴于该减除费用标准涉及广大工薪收入者的切身利益,全社会普遍关注,为进一步广泛听取包括广大工薪收入者在内的社会各方面的意见,推进立法民主,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财政经济委员会和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决定就修正案(草案)有关工薪所得减除费用标准举行听证会。现将有关事项公告如下:

现行个人所得税法规定:“工资、薪金所得,以每月收入额减除费用八百元后的余额,为应纳税所得额。”修正案(草案)将其修改为:“工资、薪金所得,以每月收入额减除费用一千五百元后的余额,为应纳税所得额。”对该减除费用标准是否适当,听取各方面的意见和建议。

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财政经济委员会和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共同作为本次听证会的听证人。

2、草案起草部门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和国务院法制办公室的代表各1人;

3、全国总工会的代表1人,东、中、西部省、自治区财政或者税务部门的代表共3人,直辖市财政或者税务部门的代表1人。

第1项听证陈述人,由听证人按照东、中、西部地区都有适当名额,工薪收入较高、较低的行业、职业都有适当名额,代表不同观点的各方都有适当名额的原则,在申请报名的人员中选择确定。

听证旁听人名额为15人至20人,在申请作为听证陈述人而未被选取的人员中确定。

凡年满18周岁,有工资、薪金收入的公民,均可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报名,申请作为听证陈述人。

自本公告公布之日起,可以开始报名。报名采用信函、传真或者网上报名方式。报名信函寄至北京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邮政编码:100805),并请在信封上注明“听证报名”字样;报名传真传至(010)63094062;网上报名请登录中国人大网站,填写并提交报名表(网址:www.npc.gov.cn)。

报名人应当写明本人的姓名、性别、年龄、民族、职业、文化程度、公民身份号码、工作单位及职务、通信地址、邮政编码、联系电话和月工资、薪金所得,对减除费用标准的基本观点并说明主要理由(不少于300字)。

听证人在确定听证陈述人和旁听人名单后,于2005年9月12日前向听证陈述人和旁听人发出书面通知。听证陈述人和旁听人接到通知后,应当按照通知载明的时间、方式回复是否参加听证会。

以个人名义参加听证会的京外人员的往返交通费用,由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承担,所在单位应当支持其参加听证会。作为单位代表参加听证会的,往返交通费用由其所在单位承担。在京参加听证会期间的食宿费用由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承担。

个人所得税法第六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工资、薪金所得,以每月收入额减除费用八百元后的余额,为应纳税所得额”。个人所得税法修正案(草案)将此修改为:“工资、薪金所得,以每月收入额减除费用一千五百元后的余额,为应纳税所得额。”

财政部长金人庆受国务院委托,对上述修改作了如下说明:现行个人所得税法规定,对工资、薪金所得征税时,每月减除费用800元。10多年来,随着我国经济的快速发展,职工工资收入和居民消费价格指数都有了较大的提高。1993年,在就业者中,月工薪收入在800元以上的为1%左右,到2002年已升至52%左右。在职工工资收入提高的同时,职工家庭生活消费支出也呈上升趋势:2003年居民消费价格指数比1993年提高60%,加之近几年教育、住房、医疗等社会化、市场化改革的深入,城镇居民平均基本生活消费支出明显增长,超过了个人所得税法规定的每月800元的减除费用标准,导致职工基本消费支出不能在税前完全扣除。近年来,社会各界要求提高工资、薪金所得减除费用标准的呼声很高,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都对此问题提出很多建议。

根据国家统计局统计:2004年全国城镇单位在岗职工年人均消费支出为7182元。按人均负担率1.91计算,城镇职工的人均负担消费支出为1143元/月。为了使个人所得税的工资、薪金所得减除费用标准适应客观实际情况,修正案(草案)将工资、薪金所得减除费用标准由目前的800元/月提高到1500元/月,以与城镇职工的人均负担基本生活消费支出水平相适应,合理解决城镇居民生活费用税前扣除不足的问题。(完)

新华网济南8月27日专电(记者黄晋鸿)国内彩电企业受平板电视快速增长的拉动,主营业务和净利润出现不同幅度的增长。专家分析,国内平板电视的强力需求将在第四季度启动。

在已经披露2005年中报的家电企业中,海信电器、四川长虹、厦华电子的中报显示,三家公司上半年净利润都有大幅度的增长。从主营业务收入来看,电视收入是主营业务收入增长的主要支撑,尤其是平板电视的增长迅速。其中,上半年,四川长虹72.21亿元的主营业务收入中,作为核心业务的彩电47.25亿元,同比增长21.15%。

海信电器有关人士介绍说,海信在数字处理芯片等核心技术上取得了突破。今年上半年,海信电视在国内市场上同比增长了47%,在国际市场上增幅超过了140%,目前海信电视高端产品的销售额超过总销售额的40%以上,大尺寸高清平板电视继续保持领先优势,并且平板电视的收入占到出口收入的60%以上,上半年出口增长90.25%,主要是平板电视的增量,目前公司的产品出口到美国、澳大利亚、欧洲等地。

据业内人士分析,平板电视增长的原因主要是价格的大幅降低、厂商积极的市场推广以及产品性能的不断提高,更重要的是消费者对平板电视的认可度也越来越高。据中怡康时代市场公司6月统计数据显示:中国品牌平板电视在零售环节就占了68.5%的市场,是外资品牌的二倍,对外资品牌已经构成非常明显的优势。就液晶市场而言,中国品牌零售量占66.7%,外资品牌占33.3%。从液晶电视预期购买率来看,排名前五位的都是国产品牌,总和将近60%。

有关专家分析认为,受消费者认可度和产品价格战影响,以及生产企业本身的产能和规模有限,平板电视目前在上市公司净利润构成中尚难担起重任,但随着市场的扩张,这种状况会逐渐改善。

据分析,未来半年国内平板电视市场需求规模将达到100万台以上。下半年城市实际的市场需求将在第四季度强力启动,在“十一”和元旦两节的推动下,预计第四季度的市场规模将在60万台以上。因此,把握好9月份以后的市场对彩电企业来讲至关重要。

8月23日,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七次会议开始首次审议个人所得税法修正案草案。当天,财政部长金人庆在会议上对草案进行了说明。这是自1980年制定个人所得税法以来的最重要的一次修改,核心内容一是将工资、薪金所得的减除费用标准由800元提高到1500元,二是要求高收入者自行办理纳税申报。

如果把个税改革当成一道以800元或是1500元为起点的算术题,那么似乎难以解释一个简单数字变化所引起的举国关注的盛况。老百姓关心的是自己的荷包,经济学家关心的是经济发展模式的转变以及公平与效率的矛盾,社会学家关注的是缩小贫富差距等等。由此,小小税改却集众望于一身,绝非一道算术题可以担当。

“一个民族的精神风貌、文明程度、社会结构以及政策可能酿成的行为方式,所有这些甚至更多,都记录在它的财政史上。”在经济大师约瑟夫·熊彼特的笔下,一国的财税制度如同神仙手中的魔镜。那么财税改革,尤其是与芸芸众生有关的个税改革正是魔镜中剧情最复杂那一幕,让人是非难辨。

说其复杂,不妨从几个令人吃惊的数字开始。一是800元的个税起征点已经25年不变,这个当时是城市职工平均工资近10倍的起征点,现在已经把绝大多数城市劳动人口都纳入了管辖地界;二是从1994年以来,个人所得税成为了同比增长最快的税种,平均增幅高达48%,远高于9%的中国经济平均增长率;三是在发达地区,工资薪金税收已经占到了个税总额的60%以上。

改变这些不可思议的数字的呼声近年来此起彼伏,如今终于能在立法上有所体现了。不过,这次修改只能算作一个开始而已。比如,起征点是否可以再高一些,发达地区为何不能定在3000元以上呢?税率是否也需要相应调整,减少层级,降低边际税率,并降低中低收入的总体税率?

又比如,住房、医疗和子女教育已经逐步由公费变成了自费,那么工资薪金的扣减费用中是否也能将这些支出囊括其中呢?谈得更远一些,单身汉的税收是否能比老婆孩子老人一肩挑的人高一些呢?这些并非只是痴人说梦,在国际财税实践中并不少见。

不过,美妙的前景替代不了现实。再来看一组沉重的数字,财政部的数据称,今年上半年财政收入同比增长14.6%,但是同期财政支出却同比增长了15%。在高赋税的背景下,税改几乎与减税同义,所以财政部长金人庆说仅仅调高个税起征点到1500元,财政就有可能每年减少200亿的收入。

支出在扩大,税收却必须要减少。这样的逻辑演绎下去,只能是走入赤字财政的怪圈,将财赤规模降至占GDP2%的目标更加可遇不可求了。钱已经进了盘子,进了预算,此时要减税谈何容易。

假定个税必须进一步降低,其他税种保持不变,那么选择似乎就剩下了两个:一是所谓的对“富人”多征税;二是政府降低支出。表面上看来,对“富人”征税天经地义,事实上却是难以操作的。在此前讨论开征遗产税时,已经充分揭示了财产隐秘性给征税带来的巨大困难,此时如果要霸王硬上弓,很可能导致更大的社会成本。

除了实践的不可行之外,对一个急需拉动投资以促进经济发展的国家来说,贸然对“富人”征收重税也是有待商榷的。不久前,香港不是还在讨论取消遗产税的问题吗?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