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年农村学生学杂费全免 财政支出将年增200亿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9 04:07:56

与此同时,闲言碎语飞快地传播开来,悲剧也如涟漪,一圈圈地放大。有一次,同村的人跑过来问吴小兰爸爸:听说那垌小学在选美啊?类似的闲话把一肚子火的吴父惹急了,几次跟人吵架。正月十五的晚上,他在骑摩托车回家的路上遭遇车祸身亡。

家长们都面临了同一个难题:想给孩子另找个地方上学,但是,没有钱。失去了家里主要劳动力的赵蕊家,更是无比为难。他们都是纯粹的农民,除了种点蔬菜和甘蔗赚取一年一到两千元的收入外,没有其他经济来源。他们现在只有逼着女儿在异样的眼光注视下回到那垌小学上课。

为了得到赔偿,他们一起到城里去找各个部门讨说法,希望能找到一个可以负责的单位。教育局、司法局、妇联,都找了个遍,没有任何有效的回应。在兴宁区司法局参与的一个学校与家长的协调会上,一位干部说:“你们把梁宏贤告到枪毙对你们有什么好处?你们还不是拿不到钱?”在南宁市法律援助中心,一个副主任在材料送达后两个月,在家长们的催促下才看了材料。看到精神赔偿请求是5万元,说:“你们想靠这个发财啊?”

四处碰壁之下,律师是他们最后的选择。家长们找了好几个律师,可收费都太贵了,他们负担不起。而且律师们的说法都不一样,有的说可以争到赔偿,有的却认为法律不支持。正茫然不知所措之际,受害女生江灵的家长江福民辗转托人找到了名律师张树国。张树国也是为人父之人,听了之后十分同情,加上多年来一直关注刑事附带民事诉讼的问题,他决定免费为5名受害女生代理此案的附带民事诉讼。至10月14日,共9名受害者委托张树国代理此案。

身为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刑事委员会委员,张树国多年来一直关注着刑事附带民事诉讼案件。在他接过的类似案件中,受害者往往不能得到合理的赔偿。“就因为《刑事诉讼法》里的两个字:物质。”张树国说。

《刑事诉讼法》第77条1款规定:被害人由于被告人的犯罪行为而遭受物质损失的,在刑事诉讼过程中,有权提出附带民事诉讼。张树国打了个比方:你养的猪被人砍了一只猪蹄,那你有权提出赔偿,但如果你被“砍手党”砍了一只手,却往往得不到赔偿。《刑事诉讼法》里的这条规定,造成了实际上的“人不如猪”的情况。

另外,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范围问题的规定》第1条2款规定:对于被害人因犯罪行为遭受精神损失而提起附带民事诉讼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关于人民法院是否受理刑事案件被害人提起精神损害赔偿民事诉讼问题的批复》也规定:刑事案件审结以后,被害人另行提起精神损害赔偿民事诉讼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两条规定更是将请求精神赔偿的路径堵死。这样造成了一个非常荒唐的状况:普通的民事侵权行为,法院应当保护受害人的合法权益;但如果在民事侵权之外增加了刑事犯罪的因素,受害人的权益反而得不到赔偿和保护了。

张树国认为,以上两条司法解释否认刑事犯罪中的精神损害赔偿,将一个完整的损害赔偿法律制度人为割裂开来,限制了公民合法民事权利的行使,为全面构建人权保护制度设置了障碍。在现行法条修改之前,只有从对“物质”的定义着手突破。人是不是“物质”?人的一部分是不是“物质”?这种“特殊物质”遭到破坏,是不是应该得到赔偿?顺着这一思路,提出了处女膜损害赔偿20万元的诉讼请求。

20万元这个定价,张树国的理由是:处女膜是一种特殊的物质,一旦遭到破坏,便是不可修复的,即使可以动手术修复这层膜,也无法把破碎的生活修复完整。而且这些受害者的家庭生活困难,根本无力摆脱现处的生活环境,这也意味着她们将难以对抗世俗的压力,永远生活在噩梦里。所以,这个“物质”要么无法定价,若真要赔,就应该是个“天价”。

今年早些时候在重庆发生的一起强奸幼女案件中,12岁的被害人玲子提出了处女膜修补费用1万元的请求,最终没有得到法庭支持。

对于刑事附带民事诉讼中出现的法律瓶颈,法律界的讨论早已有之,相关的修改建议并不鲜见。明确将精神损害赔偿列入刑事附带民事诉讼的受案范围是提出最多的一种意见。

张树国说,他提出比较罕见的赔偿请求,根本目的是希望借此推动法条修改,让在刑事案件中的受害者得到合理的补偿与抚慰。

记者问受害学生家长:假如能够拿到赔偿,你们会怎么花这笔钱呢?比较集中的答案是:给孩子换个学校。但他们的目光中,没有过多的期望。(南方都市报谭人玮)

本报讯(东亚记者李昊王之光崔雷)“抢劫啦、抢劫啦……”昨日9时47分,德惠市松柏路德惠市公安局斜对面的储蓄所门前,德惠市农业技术推广中心会计王丽新(音)晃悠了一下身体后,昏倒在储蓄所门前。漫天飞舞的百元钞票随风飘散在柏油路上,两名20岁左右戴鸭舌帽的持枪男子正仓皇逃窜……

张先生在德惠市松柏路德惠市公安局附近开了一家食杂店,劫匪抢钱的位置距离他的店铺不足100米,他目击了事情的整个过程。张先生说:“当时大概是9点50分左右,有两名男子刚从一辆摩托车上下来,正和一辆白色捷达车上下来的一男一女发生争执。其中骑摩托的男子手持一根棍子,对准从白捷达车上下来的女子头部打了过去,并抢女子手中的一个包,而另一名骑摩托车的男子掏出一把手枪,对准捷达车上的男子头部开枪,当时枪的声音并不大。就在双方撕扯的过程中,有很多100元面值的钱散了开来,两名男子随后逃跑,整个过程不到1分钟。”事后,张先生急忙报警。

四散的钞票引起了附近居民的注意,劫匪急忙弃车向不远处的一个加油站逃窜。而受伤的男子不顾一切驾车追赶,但劫匪跑过加油站后,直奔南侧的居民区不见了踪影。距事发地不远的一家干洗店老板李女士介绍,当时受伤的两人头部都有血,附近居民都帮助这两个人捡拾散落的钱币。一个清洁工在扫走一张钞票后,还给拿回来了,最后经过清点,钱款一分不少。

据了解,捷达车上的两人是德惠市农业技术推广中心的工作人员。男子名叫姜亚文(音),是推广中心副主任,女子名叫王丽新,是该中心的会计。

昨日9时30分左右,两人开车在距事发地1500米外的中国农业银行长春德惠支行提取了8万元公款,准备存入单位对面的德惠市农村信用合作社联合社营业部第一储蓄所,就在二人下车准备存款时,遭到抢劫。据附近的几名目击者称,当时两名犯罪嫌疑人骑一辆黑色嘉陵摩托车(摩托车为长春牌照吉AB8023)尾随被害人,待车停下实施抢劫。

市民王先生在路边拾到两粒小口径子弹和一个瘪了的弹壳,后交给了警方。除此之外,一根用报纸卷好的铁棍与一只黑色皮包内的4张存折也被市民保存完好。而两名劫匪驾驶的那辆黑色嘉陵摩托车也在仓皇之中被丢弃在信用社前的树旁。

枪案发生后,德惠市公安局各警种迅速出击。10时30分左右,102国道米沙子道口,数名德惠市米沙子公路巡逻中队民警身穿防弹衣对过往车辆逐个排查,一辆面包车因车主手续不全被警方扣留,来往于长春与德惠等方向的大客车也被叫停进行安检。与此同时,德惠市公路巡警、各派出所民警以及刑警百余人次对事发现场进行摸排、调查。德惠市的其它道口也全部设卡。

“10·18持枪抢劫案”发生后,长春市公安局副局长唐庆华等十余人赶往德惠市。同时,德惠市公安局局长张国臣责成刑警大队大队长刘景龙、一中队中队长王辉等成立案件指挥部。

案发后不久,德惠市公安局治安大队民警王景辉、王传富两人开车外出办案。看到信用社门前聚集了上百名市民。一名女子高呼抢劫。王景辉下车维护现场的同时,王传富开车追赶嫌犯。没多时,王丽新的单位同事与巡警相继赶到。王传富与满头是血的姜亚文赶回现场。

警方初步分析,两名嫌犯极有可能是流窜作案,选择在公安局与法院门前作案,表明对当地环境并不十分熟悉。

没多久,民警在距离案发现场不远处找到犯罪嫌疑人身上带血的衣物和一把自制手枪。目前,警方根据目击者回忆,已经对两名嫌犯画像调查。

事发后,姜亚文被送到德惠市医院进行抢救。14时许,姜亚文在亲友的陪同下来到吉林大学中日联谊医院进行复查。医院病理科陈主任说,伤者到医院时神志清醒,背部及头部各有一处伤口。伤者头部皮下组织擦伤,背部有一个小窟窿,较深。伤者自称中了两枪,姜亚文在中日联谊医院进行了胸透检查,从X光片显示伤者的肺部没有阴影。姜亚文得知自己伤势不重,子弹没有伤及肺部,便直接回到德惠市。据德惠市人民医院神经外科主任赵权华说,王丽新经检查后,头部有一个创口,但是目前的病情也基本稳定,暂无生命危险。

内蒙古晨报报道(记者张桂梅)目睹父母亲打架劝阻无效后,16岁的花季少女做出了惊人之举,竟然将半瓶酒精倾倒在头,划着火柴欲自残。这个青春活泼的少女绝望地喊道:“这样的家有什么活头!”

这一幕家庭暴力诱发的惨剧发生在10月13日19时,呼市二十二中的女学生嘉嘉(化名)因不堪忍受父母的打架、争吵,将半瓶酒精倒在头上和身上点燃,大火将她面部和胸部烧坏。

昨天上午,记者在呼市铁路中心医院住院部烧伤科见到了嘉嘉。因为面部、胸部大面积被烧伤,采访中嘉嘉大多闭着眼,涂满药膏的脸上充满痛苦,提及父亲殴打母亲的事,她难过得说不出话来。

自从孩子出事后,嘉嘉的母亲张某一直陪伴在女儿身边,谈起十几年的婚姻生活,黯然神伤的母亲说:“挨打是家常便饭了,我结婚17年有10年是在丈夫的打骂中度过的。”

张某娘家在呼市郊区,当年经人介绍,不到一个月就嫁给了现在的丈夫,婚后的生活并不平静,丈夫经常不回家,有时喝醉酒回来就找茬打骂她,孩子也难以幸免。在磕磕碰碰中,张某含辛茹苦将两个孩子拉扯大,由于没有稳定的工作,张某和丈夫一直都靠四处打工为生。张某现在呼市一家私人企业做计件工,每月只有二三百元的收入。张某的丈夫则在一所学校里当门卫,下夜,每月有450元的收入,但工资基本不往家里拿。张某靠着自己微薄的收入养家,供女儿嘉嘉和儿子上学。

家贫出孝女。从小目睹家庭的纠纷,使16岁的嘉嘉比同龄孩子更早懂事。生性活泼开朗的嘉嘉从小就知道省吃俭用,体谅母亲挣钱养家的辛苦。嘉嘉的母亲告诉记者,女儿现在住校,她每星期给的20元生活费(包括6元车费)总是想方设法节省下拿回家,在学校根本吃不饱。夏天天再热,孩子都舍不得吃一根雪糕。今年暑假,女儿去染厂打工一个月,挣回350元钱,全部给了母亲,让家里买煤,补贴家用。

家庭生活的拮据,张某并没有退缩,但是丈夫时不时的打骂,却给孩子心里留下了阴影。

回想起惨剧发生的经过,37岁的张某仍心有余悸,再次落泪。上月底,嘉嘉到她奶奶家问父亲要了300元钱,回来后,家里买米买面等生活用品花费一些,其余的让母亲给弟弟交了学校的费用。

10月13日晚下班后,惦记着家里储菜的事,张某急匆匆往家赶,顺路去嘉嘉一同学家看人家买下的土豆好不好,回家路上遇到了丈夫,丈夫起先是骂她,说她打发孩子去要钱,想自己花,接着就动起手来,揪住张某的头发用脚踢。两人前后厮打了有20多分钟,后来在邻居的劝说下回了家。女儿回家后看到母亲头发凌乱,衣服被撕破,知道父亲又殴打母亲了,心疼母亲的她斥责了父亲几句。过了一会儿,张某和丈夫又吵了起来,厮打在一起,女儿和儿子极力劝架,但并没有奏效。

看到家里被打得一团糟,嘉嘉心灰意冷转身到另屋,找出她从学校带回煮方便面的半瓶酒精说“这样的家有什么活头!”然后将酒精倒在了自己头上身上,划着火柴点燃。在嘉嘉疼痛的叫声中,张某与丈夫吓得跑过来,用褂子扑火,火灭后,他们赶紧拨通了120,将孩子送进医院抢救。

呼市铁路中心医院住院部的大夫说,这孩子太可怜了,烧伤在脸上,愈合后也许会留下疤痕。据烧伤科的一位大夫讲,孩子的颜面部、颈部、双手、前胸的一部分均有不同程度的烧伤,烧伤程度为2度。在一周内病情较复杂,因体表回收可能引起发热、中毒等症状,全部愈合大概需要2-3周时间。

张某一边给嘉嘉喂水,一边对记者讲起了她的难处。孩子的父亲自从把孩子送到医院后就再没来过,而她省吃俭用攒下的几千块钱也花光了,现在她正在为孩子下一步的医疗费发愁。

为什么她们在工厂门口下跪?是上班迟到?或是带早餐进了车间?还是另有原因?连日来,3名女子在深圳宝安区某工厂门口下跪的照片在网上流传,网友们对此说法不一。经当地劳动部门证实,3名女子之所以下跪并非受罚,而是其中一名女子离职后,与两个姐妹一起下跪向厂方索要精神疾病治疗费用。据了解,自称患病的女子并没有权威部门的精神疾病鉴定书。

从照片上看,3名年轻女子跪在工业园一处门口的台阶上,4名保安(三男一女)站在她们前面。这张照片被传上互联网后,引起网友猜测,他们说法不一。一名网友声称,3名女工系某厂员工,因为当天迟到被保安罚跪;另有网友则称,3名女工将早餐带进车间,违反公司规定被罚跪。对于网友们的这两种说法,不少跟帖者对3名女子表示同情,认为她们不管犯了什么错误也不应该受到如此对待。

针对这张照片,记者经过多方调查,从有关部门及一些知情者得知,事情与网友所猜测的并不一样,三名女子下跪并非被罚,而是离职后向厂方讨要高额精神疾病治疗费用。

据看到她们下跪的余先生称,他是当天上午9时许路过时看到的。跪在地上的3名女子流着眼泪,身旁还放了一份打包好的早餐。令余先生奇怪的是,这3名女子面对路人询问不肯作声。工业园门口一名保安员告诉记者,当天上午8时许,他接班的时候就发现了她们三人跪在那里。

“其实,她们头天晚上就来了,当时工厂领导劝说很久,但没有一点效果。”工业园区一名值勤保安告诉记者,当天上午约9时30分,下跪的女子又被工厂中方工作人员请了进去。一名男子自称与3名女子相熟,他告诉记者,几天前这3名女子便与工厂发生纠纷,其中一人在头天晚上就逗留在此,要求厂方给个说法。

针对网上流传的照片,当事工厂已于日前张贴公告称,离职女工王某,于今年2月入职该公司任生产线员工,6月中旬因表现异常,由公司与其家人一起送往医院治疗,出院后随诊治疗至医疗期满,王某于9月19日提出辞工,并与其姐姐在辞职书上签名确认。但事隔3日后,却提出巨额赔偿,并为此采取过激做法。

宝安区福永街道办劳动站负责处理此事的沈先生向记者证实,3名女子中有一人系该工厂的离职员工,另外两人则是她的姐妹。沈先生说,王某的情况确如工厂所言,她没有向劳动部门投诉,厂方则于本月12日前来询问过处理意见。沈先生称,王某持有市康宁医院的病历,上书“基本康复”和“随诊”字样,但没有专业的精神疾病鉴定书。其离职时,工厂方面支付了其相关费用并答应给予一笔额外补助,但王某不接受并提出巨额费用。对此,厂方表示,只要王某能证明其所患精神疾病系因厂方原因造成,愿意通过仲裁或判决承担治疗费用。

随后,记者欲向工业园某电子厂方面求证此事,但遭婉拒。不过,该厂有关人员称,当事人已经和厂方到当地劳动部门协商处理。而福永劳动站工作人员表示,目前他们正对此事做调查,具体情况尚不方便透露。(本报记者康海峰)

针对目前一些犯罪分子的作案对象锁定单身女子或单身老年男子,警方提醒,这些人前往银行提取大额现金时,最好有多人陪伴。取款时,由一人去取款,其他人查看银行里是否有可疑人员。取出现金后,要保护好钱款,不要将现金随意放。

另外警方提醒,到银行取大额钱款,最好乘车。自家或朋友有小车的,可让家人或朋友直接开车护送,没车的,取完钱最好打的回家。

这伙歹徒共有4人,来自江西,专门守候在银行门口,盯住储户中的妇女和老人。他们分工明确,有物色目标的,有跟踪目标的,有抢劫目标的。两个月来共抢劫9起,金额达10多万元。鼓楼公安分局为此成立专案组,针对劫犯的犯罪特征,进行跟踪埋伏,最终将这一伙恶徒缉拿归案。

8月4日,杨女士受朋友委托,来到台江区群众路中国银行,将20万日元兑换成14200元人民币,准备汇到朋友老家。

离开银行不到5分钟,忽然,杨女士听到摩托车加大油门的声音,随即手中放着1万多元的包被两个骑摩托车的男子抢走,她整个人被摩托车拖出七八米远,被甩在马路边,人晕了过去。经医生诊断,杨女士锁骨粉碎,要一年后才能取出钢板。

现在,杨女士睡觉只能侧着身体,一到阴雨天气,伤口疼得让她直掉眼泪,至今钢板还安在身上没取下来。

9月16日上午9时30分,陈小姐和朋友来到台江南公园一家农业银行取款。她取出12000元现金,其中5000元放到朋友包里,7000元小心翼翼地放入自己包里。

正当她们有说有笑地从银行走出200米时,两名男子骑着摩托车,从陈小姐身后呼啸而来,抓住了陈的皮包带子,出于本能反应,陈紧紧地拽住包,此时,歹徒加大油门,陈小姐脸朝下,重重地摔到地上,包被抢走了,陈的身体多处刮伤。

“现在见到摩托车我就怕,”这几天,陈小姐出门不敢带包,手机紧紧地抓在手上。

那天,翁女士来到鼓楼井大路兴业银行取出自己辛辛苦苦积蓄下来的15000元钱,

翁女士才走出银行100多米,身边就冲出两个飞车劫匪,将翁女士手中装钱的塑料袋抢走,翁女士摔得鼻青脸肿。等她缓过神来,大喊“抢劫”,但此时,两名男子一溜烟已不见踪影。

鼓楼区公安分局刑侦大队组织第三责任区中队精干警力组成专案组,对案件展开调查。郑雷声局长多次听取案件侦查进展汇报,并指导案件的侦破工作。

专案组民警兵分三路,一路详细询问被害人,一路到作案地点进行调查,寻找目击证人,另一路人马到市局指挥中心调取相关材料。

经过详细摸排调查,一个由4名江西籍男子组成的抢劫犯罪团伙浮出水面。据受害人的回忆及目击者介绍,警方了解到,该犯罪团伙其中一人经常穿着白色休闲鞋,另一名嫌犯作案时总背着包,打扮得很斯文。

专案组根据掌握的犯罪嫌疑人特征,在鼓楼辖区进一步展开摸排工作。经过调查,民警找到了这个犯罪团伙作案一个规律,他们都是从晋安区沿古田路出来,作案后沿着古田路进入晋安区。专案组判断,犯罪团伙很可能就在晋安鼓山镇落脚。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