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明园启动整改工作开始拆除湖底防渗膜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6 11:46:53

见到穿警服的鹿春光,高大姐一下子放了心,指了指劫匪被困的房间。而这时,劫匪已经在里面把门锁上了,外面打不开。

“把门打开,整栋楼都被包围了,你只能缴械投降。”鹿春光喊。这时就听楼下的民警喊劫匪准备跳楼,鹿春光一下子将门踹开冲了进去,打开灯张龙不见了,此时,床上以及地板上到处是张龙撞破玻璃时划伤后留下的血迹。鹿春光拿起木棍搜查窗帘内部,原来张龙站在窗外二楼的雨搭上,此时,宽平大路派出所所长张虎已经来到别墅楼下。

警方设计两套方案,一是从下面扔东西,逼张龙下来;二是从楼上把张龙拽进楼。但是,由于张龙不配合,这两个方案都对张龙非常危险。此时,张龙站在二楼的雨搭上威胁警方,情绪非常激动,如果警方采取强制措施,劫匪将跳楼,于是张虎决定采取“攻心”方式劝降。此时,时钟指向凌晨1时零5分。

张虎决定满足张龙的要求,民警以及小区保安撤出,留下张虎一人与张龙谈判,张虎作出承诺:“只要你投降,我保证绝对不会伤害你。”谈判时间过去了25分钟,张龙仍然不下来,并要求要一支烟,民警从房间内给他递过去烟,张龙情绪稍稍稳定:“我错了,我不该犯罪!我把抢来的钱还给你们!”

“有进步,已经开始改正了。”张虎表扬起了张龙。此时,民警从窗缝里将300元钱和一张彩票接过来。“承认错误就要彻底改正,把刀扔下来。”张虎进一步试探,可是张龙拒绝了。这时,张虎的声音变得强硬:“我们手里有枪,你的刀有什么用,你持刀对抗,只能增加你的罪行,没有任何好处。”

1个小时的谈判过去了,张龙再三犹豫最后把镰刀扔进窗户内。又经过七八分钟的对峙,张龙决定从上面下来。凌晨2时35分,张龙终于自己爬了下来。张龙称还有两名嫌犯逃跑,并详细描述了另外两名劫匪的相貌特征。

将张龙送回派出所,鹿春光换上便装开始搜寻另外两名嫌犯。原来,就在警方与张龙谈判的90分钟内,由于小区已经被保安戒严,两名嫌犯李刚和季迎春无处可逃,二人窥视了谈判的全过程。

凌晨3时28分,在小区东侧的一个网吧旁边,鹿春光和小区保安发现了两名嫌犯,鹿春光一开口,季迎春撒腿就跑,刚跑出两步就被鹿春光摁倒,这时,只听“咣当”一声,“快追!”鹿春光一边绑季迎春一边对保安喊,此时,李刚已经跳过铁栅栏,保安翻过去将其摁倒。至此,三名劫匪全部落网。原来,这三人均是外地来长打工人员,在一个月内作案7起,抢劫赃物赃款共计1万多元。目前,三人已被刑拘。

事后,让人担心的是别墅的安全问题,为此,记者对话了机智脱身的别墅女主人高大姐。

高大姐:最担心的是孩子和老人,安全最重要,所以给他指条路,暂时安全了,也有时间求助。

高大姐:我家的窗户都有护栏,阳台玻璃门里面还有一层铁栅栏门,不过由于夏季经常开门,所以一直没有上锁。

昨日,高大姐家赶紧把阳台的铁栅栏门锁上。本报提醒居民,夜晚一定要做好门窗的防护,防止陌生人闯入。

我省拜泉县一个22岁的大学生,服从父母之命与女友认识三天就摆了订婚宴,15天后发生“夫妻之实”,但女友初夜不见红。当查证女友确已不是处女后,他竟假服毒诱骗女友“殉情”。见女友没死成,他愤而将其掐死……

“我是个农村孩子,我们那儿的风俗是由父母做主相亲下聘礼,然后成家。”

据李玉讲,他出生在拜泉县兴农镇某村,家里一共三个孩子,父母最疼他。一家人一直务农,他去年考上了黑龙江省某科技职业学院,所学的专业是兽医。今年寒假,刚上大一的他一回家就被父母安排相亲。相亲的对象叫小雪(化名),住在临村,比李玉大一岁。

这次相亲,双方的父母和媒人相谈甚欢,可李玉和小雪二人几乎没什么交谈。李玉的父母对小雪很满意,当即把婚事定了下来。性格内向的李玉没说什么。三天后,李家正式拿了1.1万元彩礼到小雪家下聘,还花费几千元请来了亲朋好友举办了订婚仪式。

李玉和小雪见面后的第15天正好是元宵节,服从父母的命令好好“培养”感情,二人结伴到拜泉县里过节。当天晚上,李玉和小雪没有回家,他俩到县城里的一家旅馆开了一个房间。“我们那儿的未婚夫妻都可以这样,反正已经花了彩礼订了婚,她就等于是我的人了。”李玉认为这样做理所当然。

可是,当晚发生性关系后两人吵了起来。原来,小雪没有落红,李玉怀疑她不是处女。面对李玉的质问,小雪矢口否认。半信半疑的李玉考虑到父母为此花了那么多钱,如果自己不要,父母会伤心。于是他准备日后把此事调查清楚。

转眼间,李玉要开学了。2月26日,他和小雪一起回到哈尔滨。小雪在市内一家汽车配件商店工作,李玉在江北上学。这段时间,李玉一直没有放弃调查小雪是否“纯洁”的事。他多次询问试探小雪,还找到小雪的女友打听情况,直到其女友发誓说“心里确实只有他”,李玉才放心。

二人的感情与日俱增,可是,有一天李玉去接小雪下班时发现,一个背影很像小雪的女孩被一个男人搂在怀里离开了汽配商店。李玉追上去,却没看清正面。他马上拨通小雪的手机,小雪说自己正准备去看望弟弟,不在汽配商店。李玉让小雪马上回来解释清楚。小雪回来后,他们发生争吵,直到小雪发下重誓,说自己“没有交过男朋友,没有过性经历”才结束。

7月初,二人再次吵架。这次,李玉动手打了小雪,小雪哭着跑了。李玉找到小雪后,两个人进行了一次长谈。他们一起喝了许多酒,借着酒劲,小雪向李玉坦白:“我19岁的时候就交过一个男朋友,我和他同居了一年多。我不是处女,我们分手吧。”小雪的坦白让李玉咬牙切齿,他假意安抚了小雪,没有同意分手。

“她居然骗了我这么久,让我家花了那么多钱,还浪费了我半年的时间和感情。我恨她,我要杀了她!”李玉在此后的几天里一直在琢磨使用什么样的方式杀死小雪。

7月19日,李玉带着小雪来到汽配商店附近的一家小旅馆,两个人发生关系后小雪睡着了。随后,李玉将手伸向了小雪的脖颈准备掐死她。他刚一用劲,小雪一下子醒了,惊悚地反抗。李玉马上哄她:“我和你开玩笑呢。”小雪信以为真,又睡着了。可李玉没睡,一直在想怎么杀了小雪,还能不被发现。

7月20日凌晨,趁小雪熟睡,李玉到早市买了两瓶“敌敌畏”和两袋老鼠药“溴敌隆”。学习畜牧兽医的李玉明知道,“溴敌隆”是慢性毒药,量小根本毒不死人,而“敌敌畏”是烈性毒药,可以毒死人。“我想把‘敌敌畏’给小雪灌下去,‘溴敌隆’自己喝,这样可以造成我俩都服毒自杀,而我没死成的假象。”李玉告诉记者。

随后,他回到旅店叫醒了小雪,他们一起回到了南岗区宣信街小雪的住处。当日10时,李玉把药从塑料袋里拿出来,对小雪说:“你骗了我,我又是个没出息的人,我不想活了。”小雪当时没信,可李玉真把“溴敌隆”打开喝了下去,接着又把“敌敌畏”打开作势要喝。小雪吓坏了,一下把“敌敌畏”抢过来,要送他去医院。可李玉说什么也不去,还装成毒发,在床上翻来覆去地打滚。小雪见状吓哭了,把“敌敌畏”放在嘴边要喝:“你要死,我就跟你一起死!”

李玉对记者说:“我知道她是爱我的,她以为用死相胁,我会同意上医院。没想到,我是在骗她。”

当时,站在小雪旁边的李玉猛地把她搂住,左手把着她的头,右手把住瓶子,把“敌敌畏”硬灌到她嘴里。小雪开始挣扎,把“敌敌畏”弄洒了半瓶,洒在了李玉的脸上和身上。李玉觉得眼睛难受得不得了,就跑到厨房水池边洗脸,而小雪也跑到水池边抠嗓子,要把喝下去的半瓶“敌敌畏”吐出来。李玉又跑回屋里取来另外一瓶“敌敌畏”准备接着给小雪灌,小雪抢下药瓶扔到了楼道里,自己往外跑。李玉一把拽回她,把她推倒在水池边的地上。这时,药性发作的小雪口吐白沫,痛苦得起不来。李玉把她摁倒,双手掐住了她的脖子,又用湿毛巾捂住她的口鼻,直到她停止了呼吸。

见小雪没气了,李玉又把另外一袋“溴敌隆”打开喝了下去,然后走下楼。没走多远,他感觉腹部一阵阵剧痛,“我当时想去医院,可身上没有钱。”李玉说。最后,他打车来到公安机关,请求警察把自己送到医院解毒。

记者在检察机关了解到,7月20日13时许,李玉到警方自首,称自己将女友杀死后服毒。当日14时30分许,两名民警将李玉送往哈尔滨市第一医院急救中心。

据市第一医院急救中心急救内科的左卓芳主任介绍,李玉送来时呈现呕吐、瞳孔缩小等有机磷中毒现象。经抢救,李玉脱离了危险。

采访结束时李玉说:“我现在最想见的就是家人,感觉最对不起的就是父母。”

本报讯(记者李晟)意大利比萨斜塔世界闻名,然而荣昌县河包镇的一座清代石塔,也从建成起就开始倾斜,如今这座高10米的石塔已与地面倾斜成45度的角。“最神奇的是,摇动石塔的基座时,塔顶还会随之左右晃动。”昨天,有市民报料。

上午,记者在河包镇旁的白塔山上,看到了村民们啧啧称奇的这座舍利塔。整座石塔分为5层,每层都由一整块大石头雕刻而成,其上雕刻着形态各异的佛像,并伴有莲座、祥云等浮雕。

石塔的底层大部分掩埋在泥土之中,因塔身整体倾斜,底层与基座间有着巨大的缝隙。为了证明石塔坚固不倒,4名村民合力推动石塔底部,但塔尖轻微摇晃一分钟后又恢复平静。“这个塔倾斜几百年了,但不管风吹雨大,它都一直保持这个样子,不会倒塌。”

据荣昌县文管所所长甘勇介绍,石塔建于清代中期,距今已有300年,塔下埋葬着一位清代高僧的骨灰。原本白塔山顶有座报恩寺,大部分毁于文革时期,残存部分又被大风彻底摧毁,这位葬于此的高僧就是清代中期报恩寺主持。

在河包镇居民中代代相传着一个故事:清代时,白塔山上的一名村姑长期受到报恩寺主持的帮助。后村姑带孕嫁人,其子长大成人后任某县县官,他在母亲去世前得知自己身世,遂愤怒地找上报恩寺来,却得知主持已死,葬于塔下。于是他命人用粗绳拉倒石塔,眼见塔即将倒塌,天空突然电闪雷鸣、狂风大作,县官见状只能作罢,而石塔从此保持着倾斜的状态。

传说只是传说,而对石塔倾斜数百年不倒的原因,市文物建筑专家吴涛分析原因有三:首先是因为斜塔的倾斜角度并未到达倾覆的临界状态。其次,石塔整体结构的稳固让塔在数百年风雨中保持稳固。第三,古人在建筑石塔时用江米浆(糯米浆和灰浆按照一定比例混合)作为粘接材料,这种建材的韧性比现在所使用的水泥更好,因此也成为石塔不倒的一个原因。

本报讯(东亚记者李想)10日上午,一位少妇走进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5年来,她坚称自己的阴道在榆树一家医院分娩时被两名接产医生缝合。为了保留证据,她两年多没有作分离手术,致使其无法与丈夫过性生活。目前,虽然法院已作出赔偿万余元的终审判决,但她再次走上了申诉之路。

现年33岁的少妇赵淑辉家住榆树市正阳街,2000年10月18日她到榆树市第二人民医院(榆树市妇幼保健院)分娩,并于当日出院。回到家中后,赵淑辉发现自己的小阴唇中部粘合在了一起。赵淑辉认为自己的小阴唇是在分娩时被接生医生缝上的,但榆树市第二人民医院认为是产后自然粘连,与医院无关。

从2001年9月开始,多家医疗事故鉴定机构对此事进行鉴定,2003年3月4日,吉林省医学会医疗事故技术鉴定工作办公室作出鉴定结论:赵淑辉医疗事故争议属四级医疗事故,榆树市第二医院及医护人员的责任为主要责任。

在此期间赵淑辉的丈夫咯血而死。赵淑辉说:“我丈夫是被气死的,他临死时拉着我的手,让我一定要讨个公道,为了保留证据,两年多来,我无法和他过性生活。”2003年6月,在吉林省医学会作出适当医疗鉴定,相关证据已被掌握的情况下,赵淑辉才去榆树市环城医院做了小阴唇分离手术。

2005年5月19日,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后作出终审判决,榆树市第二人民医院应对赵淑辉的损失承担全部赔偿责任,赔偿赵淑辉护理费、误工费、精神损害抚慰金等共计15729.52元,但赵淑辉仍然感到委屈,又走上了申诉之路。

7岁土狗小灰,出生两月染上烟瘾,每天最大的乐趣不是啃肉骨头,而是坐在家里吞云吐雾。

国庆期间,记者在江津中山镇白合村二组陈财祥家见到趴在桌下养神的小灰,它耷拉着脑袋,眼睛半睁半合,无精打采,对嘴边盛着午饭的狗碗看都不看一眼。“它一上午没抽烟了。”主人陈财祥说。

“啪”,陈打燃火机点烟,小灰立即眼神发亮,屁颠屁颠跑到身边,眼巴巴望着夹在主人手上的香烟。陈喷出一大口烟雾,小灰猛地跳起来,张嘴猛吸,然后闭眼消化,神色十分陶醉。几口烟下去,小灰精神猛增,在屋中窜来窜去。

陈7年前从街上买回小灰时,它才两个月大。说起小灰的烟史,陈财祥忍俊不禁。陈开餐馆,因小灰长得乖巧,又听话,食客们常将烟雾喷在它脸上逗它玩。最初,烟雾喷来小灰立即就跑开,慢慢地它不再躲避,并不时试着吸上几口。

很快,有十多年烟瘾的陈发现了小灰的特殊爱好,并着力将它培养成“同道中人”。两月后,小灰看到烟雾便兴奋得直摇尾巴。它不再满足于被人喷烟,开始主动找烟抽。

“现在,它半天不抽烟就日子难过,烟瘾比我还大。”陈说,餐馆来往食客中烟民不少,7年了,都知道小灰有烟瘾,每次总会主动“散”它几口,小灰的烟瘾也总会得到满足。(记者周立通讯员谭胜昔/文图)

本报吉林讯(东亚记者迟飞实习记者单丹文/摄)昨日7时30分许,舒兰市一养熊者韩实根在为熊舍打扫卫生时被其饲养的6只黑熊活活咬死。

昨日下午,记者来到了舒兰市东大桥附近的韩实根家,韩家的熊圈建在平房内,熊圈墙高3多米,为半地下室构造,熊圈被隔成了很多四方形的小隔段,每个隔段内有6只熊。

韩实根的妻子赵某说,10日早,韩实根起床后,就到熊舍打扫卫生,很长时间也没回来,她到熊舍找时,发现熊舍里的六头熊正在啃吃韩实根!赵某急忙呼救。

据住在韩家后院的项大娘说,她是早晨7时30分听到赵某呼救的。等到项大娘等人赶到时,熊圈里的六头熊已把韩实根身上的肉吃光了。据了解,韩实根是朝鲜族人,50来岁,一双儿女正在上学。韩家养熊10多年了,共有70余头黑熊。由于韩家拒绝采访,他家养黑熊的目的还不得而知,但附近村民说,韩家养熊主要是取胆汁。

事件发生后,舒兰市警方及消防人员立即赶到现场,为了把韩实根的尸体从熊舍取出,消防人员试图用水枪喷走熊群,但饥饿的熊群就是不散。最终,人们向熊舍内投掷了一些肉,才将尸体拽出,但此时尸体的胳膊、腿上的肉已被熊吃光,只剩下臀部很小的一部分。

据附近居民讲,韩实根平常总是先将熊喂饱后再打扫卫生,但事发当天,老韩没有喂熊便打扫卫生,才发生意外。舒兰市林业局的李局长说,熊不会轻意攻击人,可能是当时发生了什么事,引起了熊的反击。目前,舒兰市警方已介入调查。

本报讯(记者周明杰)拥有硕士学历,担任证券公司正、副总经理的两名年轻人本来拥有良好前途,却因为无法控制贪念,滥用职权,挪用单位公款给单位造成上亿元的损失。今天上午,海淀法院开庭审理此案。

饶金良原本担任广东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北京管理总部总经理兼广东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北京长春桥路营业部总经理和时任长春桥路营业部副总经理朱捷。检察机关指控,2003年7月间,饶金良和朱捷将中轻某公司在广证公司设立的账户非法并入东方泰诚公司,并将该公司账户内的2000万元购买国债,国债卖出后的回收资金被东方泰诚公司提取,至今未还。而从2002年开始,两人又接受担保公司委托,在东方泰诚公司账户内违规加入几百万张国债标准券,在进行交易后,获得资金超过2.95亿元,这些钱也都被东方泰诚公司提走未还。饶、朱的这些行为给广证公司造成损失近1.2亿元。

饶金良一开口为自己辩护就“空头”、“头寸”等专业名词满天飞。“转”完这些名词后,饶金良又开始背书:“根据2002年最高法院的司法解释,挪用公款有3个条件……”法官不得不提醒他,在法庭上不需要他分析法律。饶金良的辩解这才“朴实”起来。他说第一起行为,他一直以单位名义并由单位授权操作,不违法,而且从未牟取过个人私利。而对第二起指控,他承认无误,但是损失数量不准确。他在看守所里就听说司法机关已经冻结了东方泰诚的部分账户,那些账户里有资金数十亿,广证的损失应该可以追回。

本报廊坊电(记者程建辉)10月3日,湖北籍打工仔武治军拿着行李,准备离开自己工作的廊坊左各庄建达板厂,在门口受到保安阻拦,两人发生争吵,保安用木棍殴打武治军致伤。10月5日,武治军在医院救治无效死亡。

武治军今年28岁,湖北省某县茶店镇人,生前在左各庄建达板厂打工。而打人的保安李勇今年20岁,高中文化,临漳县临漳镇人,任左各庄建达板厂保安。

记者8日从左各庄刑警队了解到,10月3日早晨5时30分左右,建达板厂保安李勇在门卫室值班时,该厂工人武治军拿着行李准备离开该厂,行至该厂大门口时遭到李勇的阻拦,两人遂发生争吵,武治军拿出随身携带的匕首吓唬李勇,后武治军又央求李勇将其放行。李勇拿出一根木棍将武治军打倒在地,而后,李勇又用木棍击打武治军头部,被该厂厂长拉开。10月5日上午,武治军因头部受外力作用致颅脑损伤死亡。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