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旗舰中心:在疯狂中变现离场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0 20:39:42

中新网1月24日电最新一期《瞭望》周刊载文称,在1月6日的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第六次全体会议上,中共中央强调要把学习党章、遵守党章、贯彻党章、维护党章作为全党的一项重大任务。从省部一级到更下面的机关、单位正在贯彻落实这项要求。

中央社会主义学院的甄小英教授对根据党章规定“进一步发展党内民主”的方向高度重视。这位曾以《以党内民主推进人民民主》一文引起反响的专家说,十六大报告中提到“党内民主是党的生命”,这是对此前“政策和策略是党的生命”、“思想政治工作是党的生命”等表述的继承和发展,标志着中国共产党对民主的认识上升到关系党的生死存亡的高度。

专家认为,党内民主不仅是保持党的生机和活力的关键,也是搞好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工作的根本途径。过去和当前一些腐败大案形成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没有坚持好民主集中制,特别是没有发扬好党内民主。

中国共产党党章中确立了民主集中制这一党的根本组织制度和领导制度,明确了一系列正确处理党内关系的基本准则,规定了党员的基本义务、民主权利。保障党员的民主权利与履行义务,是发展党内民主的基础。

在甄小英看来,十六大以来在党内民主方面有不少进展,包括:《中国共产党党员权利保障条例》颁布,对党员的知情权、参与权、选举权、监督权等作了更明确的规定;按照集体领导、民主集中、个别酝酿、会议决定的原则,党委内部的议事和决策机制更趋完善,常委会与全委会的关系进一步理顺,全委会的职能得到更好的履行;党的代表大会制度更加健全,积极探索党代会闭会期间发挥代表作用的途径和形式,积极稳妥地进行党代表大会常任制试点;党内选举制度、干部人事制度也有不少改革创新。此外,党内情况通报制度、情况反映制度和重大决策征求意见制度等都在逐步建立和完善。

“现在应一方面把十六大和十六届四中全会提出的发展党内民主的一系列重大举措贯彻好、落实好,另一方面也要通过试点来不断探索发展党内民主的有效途径和新形式。”甄小英说。(汤耀国)

中新社华盛顿一月二十三日电(记者余东晖)美国总统布什二十三日表示,乐于与即将访美的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进行私人会谈。他说,他与胡锦涛的个人关系相当融洽,融洽到足以私下与他一起讨论重要的事情。

布什说:“我与中国领导人经常会面,我与胡锦涛的个人关系相当融洽,融洽到足以私下与他坐在一起讨论我觉得要紧的事情。”他表示,努力确保他的私人外交能坦率地与中国人谈某些观点,而不想因为一点不信任而导致紧张和气恼。布什称,他与中方领导人谈贸易不平衡、人民币汇率和宗教自由等话题。

布什请听众注意,中国每年需要解决二千五百万个就业机会才能保持稳定。他说:“我过去几年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解决了四百万个就业机会,而他(胡锦涛)二00三年四月以来每年要解决二千五百万。”布什指出,中国对能源和原材料的需求巨大,因此美国必须与中国分享技术,使中国能更好地利用能源和保护环境。

“这是一种我们花许多时间去思考的复杂关系”,布什总结道:“我想胡锦涛很快就会来美国,我觉得与他进行的私人交谈很受用(enjoy)。”

2006年1月12日,首页出现标题为“名校女大学生网上发帖要当二奶”的新闻。内容为,一名网名为“阿兰”的女孩在天涯论坛上发出“征婚启事”,宣称愿意当“二奶”,引起网友的责难。南方都市报记者与“阿兰”取得联系,并进行了采访。阿兰表示,她目前最想做的事就是成功把自己嫁出去,即使做“二奶”也不介意。报纸同时刊登了阿兰的七百多字的征婚启事。12日早上,北京青年政治学院教师于丹意外发现,该“征婚启事”与女作家吴虹飞的《征婚启事》一模一样。而吴虹飞(网名“阿飞姑娘”)的“征婚启事”是一年前发表在自己的博客上,2005年11月由中国青年出版社结集出版。更为有趣的是,报道中专家对阿兰发表了意见,并且有人煞有介事地认为,“个人尊严不可缺失”,“此事如普遍化会很恐怖。”

记者对比了相关博客和出版物,核对两篇“征婚启事”,发现其格式、内容一样,只是做了微小的细节改动,把“阿飞”改成了“阿兰”,把“北京户口”变成了“广州户口”,把有一个摇滚乐队变成“喜欢摇滚乐”,不太会收拾屋子“改为”很会收拾屋子,把“睡觉不乱动”,变成了“睡觉喜欢把大腿放在别人身上”。

“征婚启事”的原作者吴虹飞是“名校”出身,还有一个身份是北京知名摇滚乐队“幸福大街”的主唱。当时在博客上发表征婚启事,只是出于一种讥讽和揶揄:摇滚乐队目前处境尴尬,而自身又要为工作疲于奔命,“做二奶则可以达到做乐队的目的”,并且“把挣来的钱还给人家。”

记者调查发现,“阿兰”确有其人,是广州的一名周姓女孩,大学毕业后在国企有一份轻闲工作,是吴虹飞博客的众多阅读者之一。一天她忽然产生冲动,把“征婚启事”贴在“天涯社区”。报道她的记者也提到,当时“阿兰”表示,不能把“征婚启事”全文刊登。但报纸编辑还是刊登了全文,并制作了抢眼的“二奶”标题。在报纸上看到“征婚启事”那一刻开始,阿兰说:“到现在我的腿都还在软,担心阿飞(吴虹飞)会把我扔到法官面前。”她表示:“其实文中并没有把我本质想法弄出来,恶俗的标题故意炒作,让我对媒体失去信心。”

吴虹飞对“剽窃”事件哭笑不得,“看来我的文章还是有社会效应的咯!”她认为这有可能只是“玩笑”,不打算追究任何人的责任。巧合的是,吴虹飞也是南方报业集团的记者。她花一个月时间,刚刚完成了11年前“清华女生朱令铊中毒案”的部分调查,并引起了争论。吴虹飞是此案沉寂多年后,第一个追踪跟进案情本身的平面媒体记者。

相关律师表示,目前中国的上网用户已达1.1亿人,电脑用户超过2.5亿人,仅博客网用户访问量和注册用户就以平均每月50%的速度增长,各种博客形式已经引发各种纠纷,随着博客的生活方式的渗透,相关的法律纠纷也将成比例增长,而国家有关法律还不是特别完善,比如在博客上的文章如何界定版权,变成正式出版物后的版权又如何考量,这都需要法律工作者积极面对。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我,阿飞,要征婚。我,会做饭,做得还可以。……买房子的话,我也可以承担,我有北京市户口,但我不知道它究竟有什么用。

我,阿飞,如果不能够嫁出去,希望可以做二奶。我会努力把饭做好,也会好好爱你。希望你……我,阿飞,是认真的。如果真的能够相爱,不是理科生也可以的。我,阿飞,爱我就来爱我,不然会来不及。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我,阿兰,要征婚。我,会做饭,做得还可以。……买房子的话,我可以承担一部分,我有广州市户口,但我不知道它究竟有什么用。

华夏经纬网1月24日讯:据台湾媒体报道,民进党团干事长陈景峻表示,前主席林义雄是民进党的精神象征,若他真的选择现阶段退党,对民进党的伤害将不亚于“三合一大选”挫败,同时他也呼吁党内针对党魂、基本价值、人民期待三方面进行检讨。

陈景峻强调,林义雄是民进党的精神象征、民主导师,三合一选举失败,民进党可以再挽回,精神导师选择离开,却会对党内造成非常大的伤害,希望“府院”党团、陈水扁以全力慰留林义雄,不要让林义雄变成压倒民进党气势的最后一根稻草。

患者曹某,女,29岁,四川省成都市金花镇农贸市场干杂店个体户。患者1月12日发病,临床有发热、肺炎表现。目前,患者在成都市传染病医院住院治疗,病情危重,正在积极救治中。1月17日,四川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对患者标本进行禽流感相关检测,H5N1禽流感病毒核酸阳性。经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复核检测,患者标本H5N1禽流感病毒核酸阳性,并于1月22日分离到H5N1禽流感病毒。

卫生部专家组根据世界卫生组织人感染高致病性禽流感确诊病例定义和我国诊断标准,判定该患者为人感染高致病性禽流感确诊病例。

患者发病后,当地政府高度重视,卫生部门采取了相应的防控措施,并对其密切接触者进行严密的医学观察。目前,均未发现异常临床表现。

该患者的有关情况,卫生部已及时向世界卫生组织、港澳台地区和部分国家通报。

温州商报武汉专电(特派记者朱则金潘祝平)“我们到家了!”昨(1月22日)晚8点,东航MU5255班机在武汉天河机场降落,乘坐该航班的卡帝奥尼员工排队走下飞机后,兴高采烈地在飞机前打出“我们到家了”的大红条幅。

年关临近,回家,回家,成为众多买不到车票的在外务工者寝食难安的话题。一个月前,当卡帝奥尼鞋业公司董事长王忠强得知,公司有不少湖北籍员工在为过年回家买不到车票而着急,当即决定为员工分忧解难。但一圈跑下来,还是弄不到车票,怎么办?王忠强最后决定:包飞机送员工回家!

从2005年12月下旬开始,王忠强不但一次又一次地与温州永强机场联系包机事宜,而且还叫该公司武汉代理商与武汉方面的航空公司联系。本月8日下午,当公司包下东航22日温州飞武汉的班机的消息传回来时,整个卡帝奥尼鞋业公司沸腾了。

昨(1月22日)天下午3点,记者在位于温州瓯海经济开发区的该公司看到,68位将坐飞机到武汉的员工,穿着厂服,拎着行李,整整齐齐地在公司里排队,等候登上公司包过来的辆大巴到温州永强机场。“有10位员工,不是湖北籍的。”王忠强介绍说,乘坐公司包机的员工,除了湖北籍的,湖南、河南和四川各有2人,江西修水的员工有4人,“他们和其他员工一样,到武汉后,再转车或转机回家。”

昨晚,卡帝奥尼还租了两辆大巴,早早侯在武汉天河机场停车场里。乘坐包机的员工走出机场后,由王忠强亲自送往武汉火车站转车。

“花6万多元包机送员工回家,值。”昨晚,站在武汉火车站目送一个个员工兴高采烈地离开时,王忠强对记者如是说。

中新社北京一月二十三日电(记者李静)中国与沙特政府二十三日在北京签署了《关于石油、天然气和矿产领域开展合作的议定书》等五个合作文件,合作领域还涉及经贸、教育和基础设施建设等。

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当天与首次来华访问的沙特国王阿卜杜拉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会谈。会谈后两国元首共同出席了上述文件的签字仪式。

胡锦涛在会谈中表示,阿卜杜拉是中国人民尊敬和熟悉的老朋友,长期致力于中沙友好,为两国关系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陛下是第一位来华访问的沙特国王,这次访问是陛下继位以后的第一次出访,中国又是陛下此访的第一站,这三个第一本身就充分表明陛下对发展中沙关系的高度重视。”

胡锦涛说,中沙建交时间不长,但两国关系发展很快。沙特已成为中国在西亚北非地区的第一大贸易伙伴。阿卜杜拉国王此次访华必将谱写新世纪中沙友好合作的新篇章。

胡锦涛建议双方深化政治互信,加强能源合作,扩大经贸合作并加强人文交流。就能源合作,胡锦涛表示,中方愿与沙方在能源领域开展全方位合作,不断完善能源对话机制与合作方式,全面提高两国能源合作水平。

阿卜杜拉赞同这些建议。他表示,沙特人民对伟大的中国充满敬意,沙特将继续坚定奉行一个中国政策,致力于推动两国友好合作关系深入向前发展。

中新网1月24日电依照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的有关规定,根据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曾荫权的提名和建议,国务院2006年1月24日决定:任命王永平为工商及科技局局长、俞宗怡为公务员事务局局长,免去曾俊华的工商及科技局局长职务、王永平的公务员事务局局长职务。

另据香港特区政府网站消息,行政长官曾荫权同时宣布委任曾俊华为行政长官办公室主任。

曾荫权在宣布任命时指出,三位官员在政府服务多年,拥有丰富经验,定能胜任新职。

他表示,有信心三位新任官员同其他的主要官员会发挥团队精神,协助推动经济发展和改善民生这方面的工作。

王永平现年五十七岁,一九六九年毕业于香港大学。他于一九七三年加入政务职系,曾经服务多个政府部门,高层职位包括一九八四至八七年出任助理贸易署署长及副贸易署署长,一九八八至八九年任副铨叙司、一九八九至九一年任副工商司、一九九一至九四年任香港驻关税及贸易总协定(即世界贸易组织的前身)常设代表、一九九四至九五年任政务总署署长。他于一九九五年任教育统筹局局长,于二OOO年八月起出任公务员事务局局长。

俞宗怡现年五十三岁,于一九七四年毕业于香港大学及一九八八年毕业于哈佛大学。她于一九七四年加入政府,曾任职多个高层职位,包括一九九一至九二年任区域市政总署副署长、一九九二至九三年任副工商司、一九九三至九五年任工业署署长、一九九五至九八年任工商局局长、并于一九九八至二OO二年任库务局局长。俞宗怡于二OO二年七月出任工商及科技局常任秘书长(工商)。

曾俊华现年五十四岁。他在麻省理工学院攻读建筑学,其后又获得波士顿州立学院的双语教育硕士学位和哈佛大学甘乃迪政府学院的公共行政硕士学位。曾俊华于一九八二年加入政府,历任多个高层职位,包括一九九五至九七年任总督的私人秘书、一九九七至九九年任香港驻伦敦经济贸易办事处处长、一九九九至二OO一年任海关关长、二OO一至O二年任规划地政局局长、及二OO二至O三年任房屋及规划地政局常任秘书长(规划及地政)。他于二OO三年八月获委任为工商及科技局局长。

潘启文和陈康蒙,当年分手后,一个被迫远嫁他乡,一个思念成疾。谁也没想到,33年后,他们竟会在精神病院重逢。在潘启文的精心照料下,陈康蒙的病情很快有了好转,并于2005年12月下旬康复出院。在蹉跎33年后,两人终于结为了夫妻。

这一段曲折的爱情故事还得从1972年说起。那时潘启文刚满20岁。潘家姐妹多,潘启文17岁就被下放到梁平县当知青。她和另一个男知青相恋,但那男知青返回万县市(现更名为重庆市万州区)后就和她断绝了关系。感情受创的潘启文暗下决心,以后一定要找一个对爱情忠贞不渝的小伙子。这时,一个女友把自己的表哥推荐给了她。“我这表哥很有才华,书法和雕塑都很好,不过他因单恋一个女孩得过精神病,现在虽然治好了,不晓得以后还会不会复发,你可要考虑清楚。”女友善意地提醒她。

女友的表哥就是万县市味精厂的设计师陈康蒙。陈康蒙曾单恋过一个女画家,并因此相思成疾。女画家得知陈康蒙为自己患了精神病后有些感动,对他说:“我愿意嫁给你,一辈子也不反悔。但我得告诉你实话,其实我并不爱你。”陈康蒙回绝了女画家:“我要的不是你的人,而是你的心。如果你不爱我,就算你愿意嫁给我,我也不能娶你。”此后,女画家去了省外,陈康蒙孤独一人。

由于有这么一段“病”史,一般的姑娘都不敢和陈康蒙接触。但潘启文却被陈康蒙对爱情的执著所感动,她决定前去相亲:“他虽然患过精神病,但却是一个对感情忠贞的好男人。我要试一试,看我能不能战胜他心中的那个初恋,要是能行,我就嫁给他。”

陈康蒙然虽然只有初中文化,但他多才多艺,写得一手好书法,做得一手好雕塑,还能填词作曲,拉手风琴和小提琴。初次相见,潘启文就被陈康蒙的才情打动了。但有了初恋失败的教训,她没有当面表态,反而故意说自己脾气很坏,心情不好时还会乱砸东西,“没想到他一点儿也不介意,反而笑着说没关系,我会让着你的。”

两人开始了往来。陈康蒙为潘启文写了两首情歌,寄到她插队的农村。为了试探陈康蒙是否真心,潘启文谎称自己有病:“算命先生说了,我活不过40岁。”陈康蒙毫不犹豫地说:“你要死在我前面,我绝不再和别人好。”这句话让潘启文刻骨铭心。

为了能早日回到万县,与陈康蒙结为连理,潘启文瞒着父母办理了返城手续。潘家子女多,她占用了当时唯一的返城名额,由此招来全家人的不满。这时,她想尽快和陈康蒙确定关系。

但令她不解的是,陈康蒙的态度突然来了个180度的大转变。“他不再主动来找我,都是我去找他。虽然交往了1年多,但双方一直没有挑明关系。作为姑娘家,我更不能太主动,因此只有在心里暗暗伤心。”

有一天,潘启文实在受不了相思的折磨,主动来到了陈康蒙家。陈康蒙的态度不冷不热,到了吃中午饭的时候,他掏出2毛钱递给潘启文,让她到外面去吃面。“这个举动表明,他已经拿我当外人了,连留我在家吃顿便饭都不愿意。”

揣着这2毛钱,潘启文走出了陈家的大门,满怀悲楚。陈康蒙默默地跟在她身后,什么话也没有说。潘启文凝望着他的眼,低声说:“不用送了,你回去吧,我……我走了!”陈康蒙的眼光与她一对视就移开了,点点头,转过身慢慢往回走。潘启文望着他的背影,心里不停地呼唤:“回一下头吧,哪怕你只回一下头,也能证明你还舍不得我,我就愿继续等你……”可是,直到那瘦高而孤独的背影完全消失在视野里,他也没有回一下头。潘启文的心沉了下去。

一晃又是两个月过去了,潘启文憔悴了许多。她不明白,陈康蒙对她的态度为何会急转直下?疑问和委屈折磨着她,她终于鼓足勇气,托了一个知心的姐妹去约陈康蒙见面,“你告诉他,我在他楼下的电线杆子下等他!”月儿升上了高空,又渐渐向西沉去。陈康蒙的影子就在窗户上徘徊,却始终没有探头往外望上一眼,更没有下楼来与她相会。姑娘的心彻底冷了。

在苦等两年没有结果之后,潘启文开始消极地接受命运的安排。家里人给她介绍了一个湖北宜昌市的工人,照片上的“准丈夫”只有一个侧影,衣冠楚楚,拉着一把小提琴。能拉小提琴,至少说明这个人也是有品位的男人,“好,我就嫁给他吧!”

就这样,潘启文提着小包袱远嫁他乡。等结了婚,她才知道自己上当了。丈夫不要说拉小提琴,根本就五音不全,那张照片是摆拍的。而且丈夫一点也不会疼人,她生孩子的时候,丈夫只用开水泡了两个半生不熟的鸡蛋给她。对这段婚姻,潘启文极端失望,先后闹了两次离婚,但因为有了儿子,都没有成功。直到结婚第十年,她才顺利离了婚,孩子由自己一人抚养。

一个女人,独自抚养一个孩子实在是太苦了。1994年,潘启文和一个有两个女儿的离异男子再婚。由于双方各有儿女,这个复杂的再婚家庭摩擦不断,日子就在磕磕碰碰中艰难度过。2005年5月,潘启文和第二个丈夫和平分手。

“我心中一直有一个不敢深想的念头,那就是陈康蒙过得怎样了?33年了,我从来没有忘记过他!”也许是姻缘天定,2005年7月,陈康蒙突然闯入了潘启文的梦里,“梦中的他穿得很单薄,一个人站在荒凉的野地里,唱着忧伤的歌四处张望,似乎在寻找着什么……”潘启文从梦中惊醒了,眼泪悄然滑落。那时她就有了一个念头,一定要回到阔别已久的家乡万州去,“我也没有别的愿望,只想看一看他。如果他过得好,我就放心了;如果他过得不好,如果他还愿意和我在一起,我就永远都不再离开他。”

潘启文回到了万州。她四处打听陈康蒙的下落,一个多月后,终于有消息传来:当年她远嫁他乡后不久,陈康蒙就精神病复发了,此后病情时好时坏。他也先后结了两次婚,但都以失败告终。5年前,他的病再次发作,一直在三峡中心医院精神卫生中心治疗。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