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拉克发现53具疑被枪杀的逊尼派穆斯林尸体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2 12:15:54

昨日,曾经震惊沈城的“老汉抛妻案”一审结束,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故意杀人罪,依法判处谢某有期徒刑15年,剥夺政治权利5年。

2002年,谢某的妻子因脑出血瘫痪在床,不能动也不能说话,谢某从此承担起了照顾妻子的责任,平时给妻子擦擦洗洗,还喂妻子吃饭。起初,谢某对妻子的照顾很精心,甚至还赢得了村民的好评。但是,时间久了,妻子在病痛的折磨下,脾气变得越来越古怪,动不动就大喊大叫,这让谢某的心里渐渐产生了怨恨。

2004年12月11日上午,几位朋友到谢某家喝酒,但妻子却在炕上大喊大叫、连哭带闹,朋友见状起身告辞。妻子的无理取闹让谢某感到愤怒。随即,他到父亲家喝了一会儿闷酒。当晚7时许,谢某回到家,在给妻子擦洗完身体后,睡了一小会儿。之后,不知什么原因,妻子又“连哭带闹起来”,被吵醒的谢某大吼,向妻子发起了脾气。

之后,回忆起两年多来家中经济的拮据,妻子的久病和古怪脾气,谢某产生了将妻子抱出来冻死的恶念:“我已经被她拖累两年了,这样做我不遭罪,她也不遭罪。”在酒精的刺激下,谢某把妻子抱到了屋外,扔在了院子里的枯草地上,当夜气温非常低,而谢某的妻子上身只有一件绿毛衣,几乎全身赤裸。“我把她放在那儿后,她还在哭……”谢某在法庭上不止一次地说起当时的情景。但是,他最后还是选择了狠心不理,在屋里睡着了。

昨天,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最终认定,谢某犯有故意杀人罪,但鉴于这起案件发生在家庭内部,被害人的子女请求对被告人谢某从轻处罚,同时考虑到被告人谢某的一些实际情况,因此依法从轻判处谢某有期徒刑15年。

箱内空无一文,昨天这个啤酒机赌场被警方捣毁本报讯(记者杨野)昨天中午,江北华新街派出所接市民举报,在其辖区内存在一家啤酒机赌场。警方随即展开行动,喜剧的是在赌场内居然发现有一个“希望工程爱心捐款箱”。铁门助赌徒逃掉该赌场位于建新西路33号的爱琴海茶楼楼上。据知情者刘先生称,这家赌场为了拉客源,还到处打广告发传单,“优惠卡,持卡奖励10分,欢迎光临”。民警小心进入楼道内后,被一扇铁门挡住了,为不打草惊蛇,民警叫来了开锁匠,无奈铁门防盗性能优良,开锁匠无可奈何。由于害怕耽搁太久,老板将赌博物品转移,民警只好叫来民工用铁钎将门撬开,强行进入。经过近半小时的“破坏”,铁门终于打开,民警冲上楼去,但赌徒及工作人员已经从后门逃走,留下了17台电脑,以及一台用于吹球的加压气泵。场子内的三台柜机及排风扇还开着,在七八台电脑前的茶几上,留下尚未吃完的盒饭,记者一摸还是热的。爱心捐款箱空空在放置吹球机的台桌上,记者发现一个有趣的透明塑料箱,上面写着“希望工程爱心捐款箱”,里面空无一文。据带队行动的副所李杨称,这个赌场属于中等偏上规模。从场内的赌具较新可以看出,这个赌场才开没几天,还好及时将其端掉,不然为害不小。随后民警叫来一辆货车将这些赌博用具全部拉回所里,并依法将其没收。

本报讯(实习生徐靖记者王倩)记者2日接到报料:广州东山口地铁站农林下路出口处有人正在售卖血腥、淫秽光碟,买者甚众。

急忙赶到东山口地铁站,记者果然在地下商场前不远处发现一个地摊,两名年轻人正向行人高声叫卖:“刘××被强奸,很刺激啊!”过往行人闻声驻足。“10元一盘,20元三盘”!记者假扮买主凑了上去,看到数十张光碟整齐地摊在一张海报上,海报贴满了香港某著名女星的照片并配以说明:“××女星多年前遭黑社会强暴实录!”记者发现除了暴力血腥光碟外,就是一些淫秽光盘。

记者试探:“你们这些是真的吗?”一个自称姓薛的老板语气坚定地回答:“绝对真实,如假包换!”当记者问他光碟来源时,两个人都缄默不语。随后其中一位告诉记者:“你要是想做这生意,咱们私下里谈。从我这拿货,我给你优惠。”

记者在现场看到,短短三分钟就有十几个行人驻足观看,其中五六个人掏了腰包。不一会儿,两位卖主的手中就攥了上百元。“卖这个比打工强多了。”

中新网7月7日电7月7日上午10时,中央保持共产党员先进性教育活动领导小组副组长、中组部副部长李景田和中央保持共产党员先进性教育活动领导小组成员兼办公室主任、中组部部务委员欧阳淞介绍在全党开展的保持共产党员先进性教育活动有关情况,并答记者问。

路透社记者:最近几个月,中国农村出现了一些骚乱的情况,您是否能告诉我,中国共产党是以什么样的方式处理骚乱事件的?先进性教育活动如何改善中国当局处理这些问题的办法?

李景田:很感谢这位女士对中国农村情况的关心。但是,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最近中国农村发生的这些事情,我们把它叫作“群体性事件”,而不是叫骚乱。大家都知道,我们的现代化建设和改革进入了关键时期,这个时期就是人均国民收入从1000美元到3000美元。这段时期,有人把它描绘成既是黄金发展期,也是矛盾凸显期。所以,由于改革的不断深入,由于发展,有些矛盾可能会集中地显现。

李景田:中央提出以人为本、科学发展观、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就是在改革发展的过程中,要不断地化解社会矛盾,使我们的社会更加和谐。当然,我们的基层干部有的可能水平不高,有的化解矛盾的能力不强,引发了一些群体性事件。应该说,在各级党委和政府的关心下,这些事件都得到了很好的处理。这次先进性教育,我们要教育我们的党员和基层干部,进一步树立立党为公、执政为民、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观念,进一步提高他们的素质,提高他们的能力。相信通过先进性教育,这些事件会少发或者不发,但是可以肯定地说,不发的可能性不大。

美联社记者:您刚才提到有一些党员甚至搞腐败,我想问一个关于腐败的问题。第一,这次保持共产党员先进性教育活动,对于反腐的问题到底有多重视?第二,更广泛地讲,在党的总的体系架构中,你们做了一些什么样的改变,使得党能够更好地防止和反对腐败?

李景田:我们中国共产党历来十分重视反腐倡廉的工作。党的十六大以来,我们根据新的形势提出了“标本兼治、综合治理、惩防并举、注重预防”的反腐败方针。最近,我们还颁布了关于《建立健全教育、制度、监督并重的惩治和预防腐败体系的实施纲要》。我们这次先进性教育,是着眼于全党6900万党员素质的提高,解决党组织和党员中存在的一些突出问题。

《苏维埃白俄罗斯报》记者:现在在企业工作的人,也就是说企业家都可以加入中国共产党了。我想问,在有些人提倡搞资本主义的时候,还有没有可能保证这些党员的先进性?

李景田:我们中国共产党是中国工人阶级的先锋队,同时是中华民族和中国人民的先锋队。我们中国共产党发展党员的重点是工人、农民、知识分子、军人和干部,同时注意在生产工作第一线、高知识群体和青年中发展党员。对那些符合条件的改革开放以来出现的其他社会阶层中的先进分子,包括私营企业主里的先进分子,我们也可以把他吸收到党内来。我们进行了试点,在试点期间,我们吸收了226名私营企业主入党。去年我们发展党员241万多名,其他社会阶层入党的是1.1万名,其中私营企业主入党的是894名。我们认为,这样发展和壮大我们党的队伍,会更好地坚持我们党的两个先锋队的性质,坚持我们的阶级基础,扩大我们的群众基础。(根据中国网文字直播整理)

本报讯(记者/郭文君通讯员/王创辉)19岁少女程某喜欢工友付昌辉,不料却被付伙同老乡迷奸致死,最后还惨遭分尸。昨日,东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外公布了这起案件,付昌辉犯强奸罪被判死刑,缓期2年执行。

付昌辉和程某同是东莞市清溪镇一塑胶厂的员工,程某性格开朗活泼,喜欢上了付昌辉,2人经常同住一间宿舍。去年8月18日晚,程某约付昌辉到外面玩,付便将程带到清溪镇松岗村,找到老乡刘东兴、苏是亮(二人均另案处理),并称要借用刘的出租屋。当晚9时多,苏是亮、刘东兴、付昌辉与程某4人在一起喝酒。苏是亮、刘东兴看上了程某,又了解到程并不是付昌辉的女朋友,就用家乡话向付提出晚上让他们与程某发生性关系,付昌辉表示同意。

当晚11时多,付昌辉、苏是亮、刘东兴3人将程带至苏、刘2人的房间,待程某进入房间后,苏是亮、刘东兴分别准备矿泉水和碗,由付昌辉将药放入盛水的碗中搅拌后端入刘的出租屋。付昌辉先与程某发生性关系,后骗程喝下放有迷药的矿泉水。随后,苏是亮进入房间对程某实施了强奸,后发现程某呼吸困难,就叫来付昌辉,两人对程某进行人工呼吸,但程一直无反应。约20分钟后,两人发现程某可能已经死亡。19日凌晨1时多,付昌辉回厂,苏是亮、刘东兴在屋内看守程某。

19日下午,付昌辉、刘东兴、苏是亮发现程某确已死亡,3人为掩饰罪行,决定将程分尸后抛弃。当晚7时多,付昌辉与苏是亮、刘东兴3人在出租房内用菜刀将程某分尸,然后用尼龙编织袋和塑胶袋分别将程的头颅,两腿和躯干包装好,再租来一辆小面包车将尸块运到清溪镇荔横太园雨伞厂附近,将尸块抛入河堤的草丛后潜逃。付昌辉在2004年10月31日被公安人员抓获归案。

法院认为,本案由于被害人程某的尸体被发现较晚,已高度腐败而无法鉴定具体死因,但现有的证据能够证实,程某是在被人迷奸的过程中死亡,其死亡与被告人付昌辉及其同伙共同实施强奸行为存在因果关系,故被告人付昌辉应对被害人程某死亡的结果承担刑事责任。

法院同时判处付昌辉赔偿本案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程某父母经济损失人民币93701.1元。

新华网普雷斯蒂克(英国)7月6日电(记者陈鹤高吴黎明)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6日抵达英国苏格兰,出席将于7日举行的八国集团与中国、印度、巴西、南非、墨西哥五国领导人对话会,并将同印度、巴西、南非、墨西哥四国领导人举行集体会晤。

当地时间18时10分左右,胡锦涛乘坐的专机抵达普雷斯蒂克机场。胡锦涛和夫人刘永清在机场受到英国女王代表和外交部高级官员等的迎接。

胡锦涛主席此次是继2003年埃维昂会议后第二次出席八国集团与发展中国家领导人对话会。据悉,7日在苏格兰鹰谷举行的八国集团与中国、印度、巴西、南非、墨西哥五国领导人对话会将主要讨论世界经济、气候变化和其他重大的国际问题。在会议上,胡锦涛将阐述中国对这些问题的立场和看法。

对话会前,胡锦涛还将同印度、巴西、南非和墨西哥四国领导人举行集体会晤,就推进南南合作,实现共同发展深入交换看法。

胡锦涛是在结束对哈萨克斯坦的访问并出席上海合作组织峰会后抵达这里的。离开阿斯塔纳前,胡锦涛会见了中国驻哈萨克斯坦使馆工作人员、中资机构和留学生代表。

一些反对奔牛节活动的动物权利保护人士在西班牙小城潘普纳举行“圣佛明”节前一天举行抗议示威活动,他们身穿内裤在潘普纳城区进行抗议游行,他们要求停止“圣佛明”节的奔牛活动

西班牙小城潘普纳举行“圣佛明”前夕,数百名动物权利保护活动者着内裤在潘普纳城区进行游行,他们要求停止西班牙“圣佛明”节著名的奔牛活动。“圣佛明”奔牛节于2005年7月5日在潘普纳举行。

一年前,2004年7月22日,本报刊发了长篇报道《副市长跪向深渊》。当日,本报编辑部即收到"下跪副市长"李信之子--李昆的电子邮件。(信件内容附后)

一年间,本报一直在努力和李昆取得联系,但均未能得到对方答复。2005年7月4日,李信一审被认定受贿450万元,被判无期徒刑。

7月5日深夜,李昆经过一番深思熟虑之后,决定接受本报记者采访。在北京大运村的一间茶餐厅里,记者见到了这个正在攻读博士学位的26岁大男孩。3个多小时里,他向记者讲述了形象迥异的父亲,以及他所理解的李信与李玉春的纠葛。

每个硬币都有正反两面。先前陷于采访源的原因,我们向读者展现了一面,现在更应展现另一面。哪怕这两面看起来截然相反,甚至自相矛盾,可正是这两面,把我们引向探究事实真相之路,从而让人们窥见贪婪和腐败在触犯党纪国法的同时如何侵蚀亲情和家庭,其情可悯可深思。

像大部分男孩一样,在李昆眼里,父亲一直都是自己的榜样,甚至是偶像。这种状况一直持续到2004年的7月,我从没料到,父亲在自己心中25年的美好形象会瞬间崩塌。

李昆的父亲和母亲是大学同学,毕业之后结婚,在李昆看来,父母的感情一直非常好。我小的时候,父母一方面提供尽可能优越的生活条件,一方面也要求我过艰苦朴素的日子。

父亲平时对我管得不多,但他的每一句话都非常有威慑力,我是绝对服从的。无论是我本人还是母亲,对父亲说的每一句话都坚信不疑。

我小时候学习成绩平平,父亲也没有过多苛责。初中时,父亲每到休息日就会带我去见一些商业上的朋友。父亲会介绍这些朋友的经历,很多人都出身贫寒,但通过努力取得了今天的成就。这种教育让我感觉到,人生充满了机会,只要你去努力。

后来想想,那时候父亲带我会见的这些朋友肯定是经过精心挑选的。这让我感受到,父亲对我的期望还是非常高的。

李昆大学毕业之后,在济宁市电信局工作了半年,但心有不甘,总觉得应该出去见见更大的世面。父亲希望他出国,但李昆坚决不肯,为此还和父亲大闹一场,这在李昆和父亲的关系中是非常少见的。他可能是有点和同事攀比的心理吧,觉得孩子应该出国去。但我不愿意,一是因为我觉得自己英语还不行,二是我不想为这个事儿被别人说。我在马路上遇到一个多年不见的初中同学,他一见面就问我:喂,不是听说你去澳大利亚了吗?

李昆不愿为这事落下"借父亲权势"的话柄,最后选择了报考中科院的研究生。

从李昆小时起,李信几乎一直是在领导岗位上:济宁市机械设计院院长、开发区管委会主任、副市长。上门来托父亲办事的一直不少,送钱、送礼自然也在情理当中。有时父母不在家,上门的人和李昆聊一会儿,就把钱或者东西留下了,或者趁李昆不注意找个地方就把钱塞进去。所以李昆在家的时候还要担负着一项工作:把送礼人的姓名记下来,由父母去退回礼物。

但很多时候这种人情往来是退不掉的。李昆有个同学,想要调动工作。同学的父亲是李信刚参加工作时的同事,来托李信办事的时候丢下了1万元钱。李信帮他办成调动之后想把钱退回去,同学的父亲不肯要。李昆的母亲也非常谨慎,不愿要这笔钱,就买了一件8000多元的皮衣回送给了同学的父亲。

法院后来在审理李信案时,把这1万元也算进了李信受贿的数额中,这让李昆的母亲知道之后非常委屈。

李昆一直以来觉得父亲非常不拘小节。李信嗜烟,烟不离手;好酒,不管是别人请还是自己请,每喝必醉。李信还喜欢开玩笑,和关系亲密的朋友开开也罢了,当了副市长之后,李信还是不分场合、不分对象地乱开玩笑。虽然他没恶意,但听的人未必这么想。李信在担任开发区管委会主任之初的一次讲话中说,我来开发区是来做事的,不是来捞钱的,我根本就不缺钱花。

这样的话在李昆看来未免嚣张,也容易让人产生丰富联想。在李昆看来,父亲办事能力的确很强,但拿做企业的那一套放在做官上,仕途到了副市长也基本上到顶了。

李玉春第一次把自己的印记留在李昆的生活中,是在2003年的春节。那时候李昆还不知道李玉春,他只听说这个女人叫"李岩",直到后来看到网上的种种文章,才知道"李岩"的真名叫李玉春。

李昆外婆家在济南,所以春节一家三口去济南过年是多少年来的惯例。但2003年春节父亲说有事,留在了济宁,李昆和母亲两人去了济南。

过完春节,李昆先赶回济宁参加同学聚会,紧接着母亲也从济南回来。在父母卧室的墙壁上,李昆的母亲最先发现有人用利器刻上了两个字:骗子。印迹深深,拭之不去。

李信向母子俩解释说,他的朋友王兵和一个叫李岩的女子做生意,结果亏了本,自己也牵涉其中。李信最初只是说5万元,可后来算来算去就成了亏几百万元。李信说,我们可能会赔得倾家荡产了。

李昆一直不知道家里到底有多少钱。大学毕业后父亲希望我出国,银行要求提供30万元的存款凭证,我还在担心自家怎么能拿得出这么多钱。直到父亲被"双规"后,纪检部门从家中搜出390多万财物,我才知道家里竟然会有这么多钱。

李昆母子对李信编出来的理由深信不疑。但李昆发现父亲的眉骨上新添了一道伤口,脸色也很不好看。李信解释说是去上海出差在浴场洗澡时不小心摔伤的。

卧室墙壁上的这两个字也被深深刻进了李昆的心里,让他很长时间都不舒服:父亲不是作恶之人,怎么会有人这样说父亲呢?

"骗子"这两个字如何被刻入家中的墙上,还是后来叔叔李峰给了侄子一个解释:李玉春和李信走在街上时,突然要李信家里的钥匙,说不然就要在马路上和他闹。李信没办法,只好给了她。后来李昆母子回来得快,李信还来不及处理掉李玉春刻下的字迹。

后来事情的发展越来越加剧李昆母子的不安。先是声讨李信的大字报出现在开发区管委会的门前;接着李昆家门口的墙上被写上"要你们全家狗命";后来不断有个女人打电话到家里来骚扰;2003年国庆期间,母亲接连收到李玉春寄来的好几封信,信中说李信欺骗了母亲,还有李玉春和李信在上海金茂大厦赏月的照片,以及李信与她在影楼拍的"结婚照",但所有照片上女人的脸部都被刮掉了,还有李信下跪的照片。这些母亲都和李昆说了,但是没肯让他看。

李昆发现父亲开始不断地换手机号。每次出差回来,父亲都说手机被偷了,或者丢了,然后就换一个新的号码。但每次父亲换了号码之后,那个"丢了"的手机号就会打电话到家里来,都是一个女人,要找我母亲。我推测,父亲的手机不是丢了,而是被人给扣下了。

2003年寒假结束,李昆刚登上开往北京的火车,手机就接到一个电话,李昆认出号码又是父亲刚刚"丢掉"的,不愿意接。过了一会儿,这个号码又打了过来,李昆接了。李玉春在电话那头对他说,我与你父亲在上海合伙开了一家公司,能否和你在北京谈谈。对方说的很客气,但李昆对她的印象非常不好,断然拒绝,挂掉电话。

也就是在2003年春节过后,李昆发现父亲抽烟喝酒更凶了。每天晚上不喝酒就睡不着,李昆把父亲的酒瓶拿走,藏起来,父亲又悄悄找出来,继续喝。

2004年5月,李昆听同学说,网上有一篇文章提到他的名字了。李昆上网搜了一下,看到了李玉春检举李信的文章。我根本不相信这些文章,觉得都是无稽之谈,与网上的文章相比,我更相信父亲。当然,也许这是我在逃避。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