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对外情报局称七成基地领导层已被摧毁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9 19:36:45

邵杰让该男子打开随身携带的皮包。皮包内露出了一副手铐,还有几张名为“巩兵”的名片,头衔是:公安部挂职督察、武汉市公安局刑警队。

该男子当即被带回警队。此时,他的解释又变了:本名江文浩,因崇拜篮球明星巩小兵,改名为巩兵。2003年从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毕业,现就读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公安学院研究生。

巩兵报出学院导师的姓名。民警通过校保卫处,连夜将电话打到该导师家中。导师的妻子回忆:丈夫带的研究生中没有叫巩兵的。

大半夜的审查、核实,民警对“巩兵”基本有了底。为进一步戳穿其谎言,再次问他:有没有同学能证实你的身份?

“巩兵”报出一个电话号,打过去是一名女生接的。问清该女生的住地后,民警当夜赶到“腾龙学生公寓”,一名学生模样的女孩开了门。

“我叫霞霞(化名),是贵州大学法学系的,利用暑假专门赶到武汉来见巩兵,他正准备报考国际刑警……”

此时的“巩兵”,防线已被警察彻底攻破。他老实交待,自己是红安县人,22岁,初中毕业后曾到深圳、广东等地打工,根本不是什么研究生,更不是什么刑警队长。

警方连夜搜查,从“巩兵”与霞霞同居的宿舍内,搜出4套有各种“警衔”的假警服,还有一摞所谓“侦办广东肇庆盗车大案”的办案资料,一叠炮制的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校友留言录、学习笔记等。

霞霞得知真讯,几近晕倒。她做梦也没想到:堂堂一名高校法学系学生,竟被一个初中生骗了,蚀钱财不说,连女孩最宝贵的贞操也被骗走。

她告诉民警:7月底,她在QQ上聊天,发了一则欲报考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研究生的公告,希获得帮助。很快,“巩兵”就给她留言,称自己正在该大学读研究生。

如此,霞霞与“巩兵”开始了频繁的网上聊天,通过视频,霞霞看到身着警服的“巩兵”,他称:是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毕业的,后到广东肇庆挂职当了刑警队长,曾被公安部抽调破获一起制贩冰毒大案,通过努力,又考取了研究生。

一天,巩兵在网上心事重重地说:家中经济窘迫,因要参加8月24日的一场国际刑警招考,挪用了5000元班费,必须在新学期开学前筹齐钱款,否则学校查出就会开除学籍。

此时的霞霞,一颗芳心早已被这位有前途、有志向的“学长”俘虏,按照巩提供的银行账号,她分两次汇出了920元“救急款”。

几天后,“巩兵”称恰好要往贵州办案,可与霞霞见面。霞霞到车站迎接一身威武刑警制服的“巩兵”,两人相谈甚欢,又很快以男朋友身份将他带回家见父母。

霞霞的父母得知女儿交上“国际刑警”男友,还能为女儿考研究生帮忙,就将2000元钱交给女儿。暑假之际,霞霞以报考研究生需熟悉环境为由,随“巩兵”来到武汉,租房与其同居。

霞霞抑制住心中的悲愤,通过“巩兵”的QQ号,并破译上线密码后,将巩的真面目迅速在网上公布。果然,办案民警的手机被打爆了。北京、上海、四川、浙江等全国各地的质询电话打来,来电者均是女大学生。

西南某学院法学系女生捷捷(化名)称,今年2月起,她频繁向“巩兵”设立的银行账号汇钱,先后汇款达4400余元,其间还将巩带回家中,与父母见面。

办案民警介绍,目前经对这些举报线索核查,初步认定,从去年11月起,“巩兵”利用网络骗取的女大学生10多名,这些女学生均向其汇过款,总数近万元,另有6名女大学生被骗失身,有些学生甚至流产。

股指突破1200点当日即高台跳水,各路资金并不抬轿。股市一涨保险机构就急急撤资,如此轮回何时休?

“下午两点钟左右,有保险公司打电话给基金公司,说要赎回,几家规模较大的基金公司都接到这样的指令,有三家主要的保险公司赎回金额加起来就超过20亿。”一位基金经理向本刊追忆8月18日那场“跳水风暴”,尚心有余悸。

8月18日绝对是一个难忘的股指高台跳水日。特别是在股改行情如火如荼,投资者群情激昂的时候。

这一天是“宝钢复牌日”。G宝钢(资讯行情论坛)(600019)和G长电(资讯行情论坛)(600900)被看做是前两批股改试点是否成功的“风向标”。之前,市场普遍认为,按复权计算,G宝钢复牌当日可能上涨10%,并将带动上证指数(资讯行情论坛)攻克1200点大关,迎来一轮持续上涨。

8月18日,G宝钢开盘于4.68元,高开高走,至9点40分涨至4.74元。虽然其走势当天不计入指数,但G宝钢的强势走势还是对其他蓝筹股和市场产生了一定影响。10点10分,上证综指突破1200点。

“前一天大盘已创下股改以来的新高,从这几天的盘面表现来看,明显有资金护盘,但是大盘和蓝筹股都没有异常涨跌,所以上午的表现还算正常。”一位股评人士如是分析。

然而这缕阳光只在刹那间灿烂。随后的1个半小时内,股指阴跌不已,股市中的各路资金并不是很捧场。

风暴起于午市后。1点40至1点50这十分钟内,G宝钢、G长电、中石化(600028)、招商银行(资讯行情论坛)(600036)、中集集团(资讯行情论坛)(000039)、武钢股份(资讯行情论坛)(600005)、G韶钢(000717)、万科A(000002)等主要大盘指标股和上海本地股纷纷下行,并带动股指迅速下跌。

从蓝筹股领跳开始,两市综指于1点45分左右开始下挫,在收市前一个多小时内,卖出盘如本季的雷阵雨一样倾盆而下,股市的上涨行情就此终结。这一天也创下了今年以来股市交易的两个纪录:单日成交最大和单日跌幅最大,其中两市成交量合计374亿元,上证综指则下跌44.8点。

“那一个多小时真是紧张啊,我是接近两点半才收到减仓指令的,当时特别怕跌停。”一个操盘手抱怨自己所在基金公司的决策者“反应慢”。

券商基金研究员认为,1点半以后A股受挫是香港股市引起的。当时香港股市中,长实系股票引领恒指大跌,中石油、中石化、中国人寿、中国电信等大盘H股也一同跳水,继而波及A股。而长实系股票异动与香港股市中对李嘉诚健康不佳的传言有关。

基金向媒体提供的信息是:部分券商第一批央行再贷款资金在离场,而据说第二批马上到位。一位基金经理解释说,第一批再贷款已经花完了,如果要申请第二批贷款,须得把股价打下来,在目前高点位上银行很难放贷。

基金业内还有一种说法,千点入场的护盘资金到了1200点就不再管了。所以护盘资金一离场,各路资金都跟着出逃,保险资金离场亦在预料之中。

无从考证各种传言的真实性,仅就传言内容来看,1200点在很多人眼中,似乎是个心理预警线,这个预警线背后的客观趋势更值得预警。

令人惊讶的是暴跌的事实,值得注意的是下跌的开端。股指在象征性地冲上了1200点高位后,便不进反退,两市持续放量,显示各路资金对于市场中长期前景仍然信心不足。

一个私募基金的基金经理告诉本刊:“18号上午一开盘,我就觉得气氛有些不对。果然,一个小时内就冲破1200点,我赶紧抛,不抛是傻子呀!我在上午就把手头的蓝筹股抛光了,换了一些点位仍然很低的股票。现在的市场行情只适合在对个股中长期走势判断的背景下做短线。”

是哪支力量首先抛压,事后已很难追查清楚,但自近日坊间消息及公开数据中,不难发现出演跳水戏的角色之一。

18日两市成交金额居前的10只股票,几乎清一色是基金重仓股,上述8只大盘指标股和上海本地股均在其列。

从当日走势来看,高开-冲高-缓落-暴跌,每一个时点这8只股票的涨跌均与大盘一致,并且成交量变化也吻合。两市成交金额居前的10只股票总成交量约55亿元,其中G宝钢成交19亿元。

近期,业内谈到18日大跌原因时,纷纷将蓝筹兼基金重仓股的大幅放量下挫指向基金减仓,而基金减仓的最直接动力和压力都来自于其最大客户——保险资金。

“保险资金在基金进进出出,确实会影响基金盈利计划,这是一直令人头疼的事情。但是,国内多数证券投资基金又不能不吸收保险资金;而保险资金从其投资的稳健性和资产配置方面考虑,在直接入市购买股票之外,也还是会有相当部分放到基金里。”一个基金经理向本刊如是描述基金公司和保险公司的关系。

据分析,如果基金要保持仓位值恒定,则主要取决于基金赎回和资金流入情况。目前大量开放式基金购买了蓝筹股和G股,一旦保险资金要求赎回,基金公司便不得不考虑调仓,而蓝筹股在当前时段将会成为减仓首选。

不过,保险资金要求赎回对于基金公司而言,未必全是坏事。知情人士反映,一些基金公司也不是很看好1200点以上的行情,手头的蓝筹股尤其是蓝筹股加G股,经过千点之后的喘息,已经走出了一波行情,一些基金也希望可以做把短线。因为料定后市还将有大行情,所以目前适当抛压也不失为明智之举,何况市场回暖之后基金净值普遍提升,很多基金经理主要考虑的是周转压力。

保险资金为什么不惜冒着“逆市砸盘”的指责而要求赎回?坊间较盛行的有两种说法。

一是保险资金获得直接入市通道之后,增加了一种已经在业内不是秘密的“玩法”:从开放式基金大量赎回,造成抛压,然后自己拿钱去抄底。毕竟,直接入市可以省去管理费,对于已经和即将进场的600亿保险资金来说,这可不仅仅是一笔零花钱。

另一种说法保险公司自己也愿意援用:从7月公布数据来看,经过股市短短的回暖期后,不少基金的净值已转为正,保险资金出于投资的稳健性考虑,稍有盈利便赎回,不必等待后市风险。

多数基金经理并不幻想能够用基金的理念给保险公司“洗脑”。保险资金毕竟是比基金更谨慎的资金。散户要求的是尽量赚多一点,亏一点无所谓,而保险要求的是不能亏,少赚一点也可以。所以,一旦行情刚刚好转,保险资金便迫不及待要求获利回吐。18日蓝筹股集体跳水戏无疑又重演这一幕,如此反复,行情难愈,这也是令监管层忧虑所在。

前期股市大跌,上证指数在千点摇摇欲坠,当时也一度传言保险资金试图大量出货,以防股市跌到800点。那时的机构心态极为悲观,同时,也是券商资金链条最为脆弱的时刻。而管理层对此的态度很是微妙,一句流传甚广的名言就是“谁砸盘谁就是找监管”。

随后,救市资金的传言广布天下,券商在六七月间开始得到注资的保证,股改试点也纷纷过关。此时资金的撤出,是否正当其时?

本报讯肥东县马湖乡一名20岁的男子常年危害乡邻,甚至令人发指地强暴患精神病的母亲,其父亲及长辈激愤之下将该其按进水缸溺死。这一罕见的家庭暴力案件立即引起我省法律界的关注。有关人士建议,有关部门是否能够建立针对家庭暴力的预警机制,有效避免此类由家庭暴力引起的悲剧再度发生。

安徽万事律师事务所王明红律师告诉记者,根据公安部门查明的案情来看,“父亲溺死逆子”案件中的受害者林某长期在村庄里小偷小摸、调戏妇女,甚至强奸母亲、威胁杀死父亲,按照他的所作所为,应该是家庭暴力的施暴者,而包括林某父亲、叔父、表叔等在内的家人则是受害者,在情感上应该得到同情。但是,受害者在受到长期施暴后,没有采取相应的法律手段来维护自身的权利,而是进行“以暴制暴”,将施暴者林某制于死地,受害者就转变成了施暴者。王律师认为,“以暴制暴”肯定是不对的,但由于此案的特殊性及被害者林某自身存在的过错,有关部门在量刑时应该会有所考虑。

记者在采访法律界有关人士时获悉,“父亲溺死逆子”是一起非常典型的家庭暴力案件。目前,“家庭暴力”案件时有发生,尤其在广大农村地区表现得尤为突出。有关人士认为,家庭暴力悲剧的频频发生,主要是当事人法律意识的淡薄,受害者在遭到侵害时不知道如何求助,不知道用什么样的合法手段来维护自己的权利。更有受害者认为,家庭暴力属于家务事,是丑事,最好不要让外人知道,然而长期忍受只会酿成更大的家庭悲剧。王明红律师认为,家庭暴力悲剧的发生还和我国目前没有完善的家庭暴力犯罪预警机制有关。以“父亲溺死逆子”案件为例,林某长期危害乡邻,以极端龌龊的行为伤害自己的父母亲和长辈,如果有关部门有一个健全的预警机制,完全可以提前对林某采取相应的措施,比如“隔离”或“限制接近”,此举不仅能保护受害人不再受到侵害,而且可以有效避免受害者采用暴力溺死逆子的极端行为。但实际上,家庭暴力的施暴人往往受不到这样的强力约束,也就最终产生了林某父亲等人绝望地认为“送(林某)到派出所,日后放回还是祸害”的想法。(本报记者楚杰)

商报讯(记者张培娟)“国资委正在加快培育80-100家大型央企,通过并购重组,原来的198家央企完全有可能减至30-50家。”这是国资委政策研究中心主任王忠明在上周五举行的“2005第三届中国企业并购与融资论坛”上透露的。

王忠明指出,目前中央企业进行重组和调整的目标很明确,就是要围绕加快培育和发展80-100家技术先进、结构合理、机制灵活、具有自主知识产权、有较强国际竞争力的大公司和大集团,推动国有资本更多地向关系国民经济命脉的重要行业和关键领域集中,向具有竞争优势的行业和未来可能形成主导产业的领域集中,向中央企业集中。

王忠明表示,国有企业应该有胸怀去迎接并购重组。“并购是手段也是目标。”对央企来说,通过并购,可以实现其规模扩张,从而有利于其参与市场竞争。“规模是有决定性意义的,有质量的规模能够帮助企业提高竞争力,能够保证创新的投入,从而使企业有能力承担失败。”

昨日中午,记者几经周折,终于联系到侯莲的代理人南充市恒宇法律服务所的工作人员郑烈锋。他向本报透露,该案曾出现了一波三折的经过。

他说,接到侯莲的案件后,他多次往返川渝两地,找当事人、居委会、派出所、民政局等多方调查取证,终于弄清了案情,并收集了大量证据。而这一切都比较顺利。

可在提起诉讼时,却遇到麻烦。刚开始,他是以亲兄妹不能结婚为由,提起侯莲离婚诉讼。但法院工作人员告诉,要证明侯莲夫妻二人是亲兄妹,必须要作DNA鉴定。后考虑到侯莲的经济承受力,他只好放弃这一诉讼理由。

随后,他又以解除同居关系为由提起诉讼,但在取证等多方面遇到困难,只能又放弃这一诉讼理由。如该村的负责人拒绝在其表明二人处于同居关系的证明书上盖章等。

最后,他按照一般离婚案再次提起诉讼,诉讼请求包括:解除她和丈夫的同居关系;平分共建的130多平方米的农房;儿子由丈夫监护,女儿由她监护等。后因各项证明材料一应俱全,26日,该案件终于被南充市嘉陵区李渡人民法庭受理。

昨日上午,身在南充的侯莲接受了记者电话采访。她说,最近各地媒体纷纷报道了她要离婚的事情,这在当地引起了轩然大波,现在,她压力非常大。

侯莲称,现在根本不敢回家,只得寄居在南充的一位朋友处。目前,她只有一个愿望,就是尽快了结这一段畸形婚姻。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