组:救护车驶过车祸现场 司机熟视无睹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6 12:30:51

目前,南京市商业银行的上市工作已进入申报阶段,上海银行上市初步启动,湖州、无锡、大连等城商行也基本完成或启动了增资计划。不过,南京明提醒说,上市对城商行来说并不一定是最好的选择,因为一些城商行补充资本的需求非常迫切,而银行上市通常需要500天的周期。

引入外部资本的另一种方式是引进境外战略投资者。会上,银监会对此表示积极支持,并希望在今年年底以前,有10家左右的城商行成功引进战略投资者。

此前,上海、南京、西安、济南等4家城商行已经引进了国际金融公司、加拿大丰业银行、澳洲联邦银行等境外战略投资者,并开始进行多方面的合作。南充、杭州、武汉、沈阳和大连等几家城商行引入境外战略投资者的工作也取得很大进展。

作为先行者之一,北京银行行长严晓燕首次详细披露了他们在引入战略投资者时的谈判技巧——打破尽职调查后双方才开始谈判价格的惯例,在谈判前就确定价格,在外资进场前就提出了交易谈判的时间条件,并始终使潜在的战略投资者之间形成激烈的竞争态势。最终,该行以每股1.90元的价格出售给荷兰国际集团,创造了国内银行引进外资的最高溢价——3.2倍。而此前数次类似交易的股价倍数仅为1.5倍。

城商行这个群落的一大特点是,不同地区的银行发展极不平衡,差异十分明显。银监会就此将其分为六类,资产质量好、风险程度低的一类行有17家,包括上海、宁波、芜湖、南京、阜新、天津等,还有7家风险较为严重的六类行,急需进行脱胎换骨的“手术式”治理。

去年银监会提出在今年消灭六类行的目标,按当时标准,原4家六类行中有2家已经得到解决,另外两家也向银监会提交了计划。不过,银监会按照五级分类和新的资本充足率管理办法重新进行风险评估后,六类行又上升到7家。

对达到股份制商业银行风险评级中等以上水准并满足监管条件要求的城商行,银监会将扶持其实现跨区域经营。

对经营管理不佳,风险状况得不到有效改善的城商行,银监会将在加大监管力度的同时,适度限制某规模扩张,避免风险进一步积累。唐双宁形象地打了个比方:“不能因为嫌水脏,就把盆里的孩子也一块泼出去。”

而对于那些高风险的城商行,银监会将会同有关地方政府,督促其加大清收不良资产的力度,严肃追究有关责任人的责任,同时按监管要求进行必要的重组改造。实在难以救助的高风险银行,则要做好市场退出的准备。

事实上,对于好银行的扶持政策早在2004年便十分明朗了,《城市商业银行监管与发展纲要》中明确鼓励城商行进行联合、重组、并购以及跨区域发展。银监会主席刘明康在此次会议的书面发言中亦再次重申,城市商业银行今后的主要方向是重组改造和联合,各行应根据自身实际情况和区域经济发展趋势,选择适当的发展模式。不少城商行已跃跃欲试,与周边同行开始进行业务联合和资本联合。

论坛的主题报告介绍,济南市商业银行参股德州市商业银行,已经首开城商行资本联合的先河。沈阳与阜新、葫芦岛、辽阳等周边城商行则达成了入股或相互参股的意向,东北地区部分城商行提出了对等参股的意向。“相互参股或对等参股,便于以后在各方面进行区域联合。”一位城商行人士说。

更有多家银行悄然突破了跨区域经营的禁锢。银川市商业银行在宁夏境内实现了跨区域发展;威海市商业银行借山东高速公司入股之机,在济南设立分支机构,从事交通系统业务;温州、台州等城商行通过调整网点布局,向乐清等辖内经济强县延伸;哈尔滨市商业银行通过收购双鸭山城市信用社,在双鸭山市设立异地分行;西安市商业银行拟通过收购汉中城市信用社在省内设立异地分支机构,并已得到银监会的原则同意。

不过,刘明康同时指出,跨区域经营并不是城市商业银行生存发展的唯一途径和最终目标,城商行要提高市场竞争力和可持续发展能力,最根本的是坚决防止和摒弃重扩张轻管理的粗放发展模式。南京明亦在会上明确警示在座的行长们:“我希望大家放弃跨越式超常规发展来解决问题的想法,特别是靠票据扩大规模,风险很大……即使有1%的银行可以实现超常规快速发展,但是作为监管层,我们绝不允许超常化。”

重庆建筑钢材(下称建材)价格长期以来居全国之冠,每吨单价曾一度高出全国均价500元左右。

两个月前,上海最大的钢铁销售企业华冶钢铁集团瞄准重庆这个价格高地,将1000多吨螺纹钢运抵重庆。

而就在华冶前后,来自北京、上海、山西、武汉、湖北等地的国有大型钢企的钢材迅速涌入重庆。

在国家对钢铁行业宏观调控、全国钢价持续低迷的大背景下,“炒钢团”和重庆“老四家”钢企几经较量,重庆建材价格大幅下跌,目前已基本与全国接轨。

6月20日,重庆物资信息网市场分析员张仁国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市场之手将重庆钢价中的泡沫挤出,在重庆靠钢材生意一夜暴富的神话也宣告终结。”

五一节后,重庆钢市出现前所未有的“热闹”景象:记者从火车南站了解到,该月到货的钢材比4月整整多了110个车皮。重庆钢市的总库存一下由5万吨拉高到8万吨左右。包括鞍钢、邯钢、宝钢、济钢、湖北冷钢、山西长钢等30多家钢企的建材纷纷涌向重庆。而在此之前,重庆市场上的钢铁产品除了重钢、贵州水钢、四川达钢和四川威钢“老四家”外,只有昆钢、成钢和攀钢等少数几家的产品。

一不愿透露姓名的重庆钢铁销售大户告诉记者,近期涌入的钢铁主要有三种来源:一种是外地钢铁销售企业到重庆自营钢材,如华冶钢铁集团。

还有一种是重庆“土著”钢铁经销商。如上述人士就代理了冷钢和长钢的建材。全国第二大钢材进口商浙江物产集团在重庆也找了本地代理商,进口哈萨克斯坦的钢材。

第三种则是外地钢企直接发货到重庆,采取和当地经销商联营的形式销售建材。

全国各地的钢材为何在5月蜂拥入渝,且大有辐射川、滇、黔、鄂等地之势?

张仁国分析,5月前后是一个拐点,国家出台了一系列对钢铁宏观调控措施,致使市场供大于求,全国性的建筑钢材过剩局面出现。今年4月,在华东、华北市场竞争空前加大的压力下,重庆与国内其它地区建筑钢材的巨大落差自然被这些钢铁厂和钢铁销售公司列为头号目标。

一钢铁销售大户告诉记者,炒家要迅速脱手谋利,最有效的手段是杀价,直接造成市场的快速下滑。这位人士以其代理的冷水江钢厂建材为例,刚开始进入重庆市场时,售价从4000元/吨杀到2700元/吨,经销商亏损了一两个月,即使有盈利,利润也薄到5元/吨。

但他表示,在杀价的背后,他们看中的主要是风险利润。一是凭经验判断市场上缺某种型号的钢材,就和厂家多订合同进货;二是给供货的工地垫支货款。因工地借款期延迟,而炒钢团便可以获得每吨建材较高的价差。

华冶钢铁集团、浙江物产集团、冷水江钢铁厂的代理商都反映,在重庆卖钢材已经赚到了钱。

面对“入侵者”打着降价旗帜一路高歌向前,“老四家”开始集体跳水。重庆市物资信息中心资料显示,五一节过后不久,“老四家”也开始联手降价,最多时每天每吨降价超过100元。

数据表明,五一节后,重庆地区建材市场一路下滑。Φ16-25mm螺纹钢从最高位的4150元/吨跌至3500元/吨,线材的价格也从4000元左右跌到了3400元左右。

6月9日,重庆的线材价格跌至3180元/吨,北京和上海分别是3110元/吨和3230元/吨;重庆螺纹钢3280元/吨,北京和上海为3260元/吨和3000元/吨。多年来,重庆建材价格第一次和全国接轨。

然而,重庆的建材价格还在继续下滑,每天来自重庆巨龙储运市场、梨树湾钢铁市场的消息都是降!降!降!

市场的风云突变让“老四家”感到了极大压力。6月21日,重钢销售公司一张姓负责人在记者电话采访时表示,集体跳水让“老四家”元气大伤。“重庆的建材价格维持到3200元/吨应是合理的,现在重庆的价格已跌到了接近生产成本的边缘,再这样下去,只有钢厂和钢厂打架了!”

张仁国分析,“老四家”第一轮的阻击战,本来想给外来炒钢大户一个“下马威”,以击退入侵者。但令它们始料不及的是,由于炒钢大户组织的来渝资源过于庞大,且品种齐全,结果反而伤了自己。

“老四家”开始联手拉升价格。6月10日、6月13日、6月15日,重钢价格从3300元/吨,拉升到3320元/吨,再到3370元/吨。威钢涨幅最大,从3350元/吨涨到3450元/吨。

然而,接下来的重庆建材价格并没有因为这次联盟加价而一路飙升。重钢销售公司一张姓负责人说:“价格联盟只是把重庆价格拉升了几十块钱,总体价格还是跌了。”

而这时,炒钢团也尝到了降价的苦果。由于前一阶段炒钢团和四大钢企两股作空力量“劲往一处使”,令国内各主要城市的市场价格和钢厂出厂价格均有下调,加速了整体销售价格的下跌。而价格暴跌也并没有刺激出太大的需求,重庆钢材带来的胀库并没有消化,到6月16日,炒钢团大规模抵渝已月余,重庆五大仓库的库存同比上月只下降了0.9%。

基于这样的趋势,不少外地企业只运来一批货就没敢再调第二批。有钢铁销售大户告诉记者,“原本计划按平均500元每吨的差价,可以净赚千万元,现在就算按进价销售,运费、仓储费也要亏掉几十万。”

与此同时,“短短一个多月,重庆钢材维持多年的全国高价,被硬生生拉平,重庆市场的钢价高地终于还是被铲平了。”一本地钢材经销大户颇有意味地说。

重庆的钢材价格一直高于全国是不争的事实,板材、型钢价格都偏高,尤其是建材,近几年“一枝独秀”,比全国均价高出400-500元/吨。

定位为重工业城市的重庆并不缺少钢铁生产企业,为何却成为了全国钢铁的“价格高地”?

“蜀道难”使运输成为瓶颈。在重庆隆鑫钢材市场做生意的严老板告诉记者,由于运输难题,钢材从天津发往重庆,每个车皮运费已由12000元的原价加到了17000元,这样的“黑市价”已持续了一年。同样,由于路途花费时间太长,光从订货到发货、运货都要一二十天。因此很多外地钢企不愿把钢铁往重庆运。

建筑材料备案制度也成了限制外地钢材入渝的一道门槛。自轰动全国的彩虹桥垮塌事件后,重庆市建委要求建材生产企业一律要办理建筑材料备案准入证,产品才能进入重庆的大小工地。重庆一钢材销售大户说:“给湘潭一家钢厂代办准入证下来,走正规渠道花了半年时间。”

然而,重庆钢材价格偏高,更重要的原因是“市场竞争不充分,老四大钢企长期占据重庆市场80%以上的份额。”张仁国分析道。

这四大钢企分别是重钢、贵州水钢、四川达钢和四川威钢,被称为“老四家”。“老四家”在渝的建材年销量基本上各在30万-40万吨之间。

“钢之家”网站董事长吴文章认为,重庆主要供货钢厂和经销商之间长期以来形成了利益关系,有计划、有步骤的放量,使终端用户始终处于弱势地位,丧失话语权,长期需求大于供应,以至于重庆钢铁市场价格高企。

张仁国也认为,重庆长期保持高钢价并不完全是由市场供需关系带来的变化,有较多的泡沫成分。“如果说全国建材供大于求的竞争态势是大势所趋,那么所谓的‘炒钢团’的到来则是拉低重庆价格,挤压重庆钢价泡沫的导火索。”

他认为,外地炒钢团的进入,彻底打破了“老四家”的垄断局面,使重庆钢市和全国一样,由供方市场转变为需方市场。

从建材货源构成看,近期重庆市场四大钢厂的产品的比例较以往明显降低,目前在渝投放建材的厂家是五一节前的一倍。

来自重庆市物资信息中心资料显示,重庆每年的建材需求量约200万吨左右,以沿袭多年的超全国均价400元/吨计算,此次钢价下降,将让重庆下游用户一年可节约近8亿元。

重庆交通建设集团有关人士称,该集团每年大约有50个项目,按每个项目使用3000吨钢材算,如果重庆建筑钢材与全国价位持平,每吨可节约500元/吨计算,全年该集团可节约7500万元。

虽然6·8行情使市场的下跌趋势得到遏制,但市场仍体现出较典型的弱势特征

1000点的政策底、政府七道金牌救市、大盘蓝筹股进入全流通试点,近期股市迎来各种各样的利好,其力度和密度创出了中国证券市场之最。近日,有不少读者致电询问,股市投资机会是否已经来临,现在该怎么操作,是不是到了投资基金的时候呢?为此,本报请来了正在发行的海富通股票基金的基金经理郑拓为投资者答疑解惑。

自4月中旬以来,特别是五一后,中国的A股市场经历了比较大的调整。虽然6·8行情使市场的下跌趋势得到遏制,但市场仍体现出较典型的弱势特征。郑拓认为,很多投资者将这次的下跌归结为股权分置试点导致的估值体系的紊乱,这种恐惧源于两点:一是全流通会加大市场的供给,在需求有限的情况下股价会受到打压;二是好的公司解决全流通的动力不足,其对流通股东的补偿可能较晚或较有限。

郑拓认为,证监会在解决股权分置试点的通知中明确规定,上市公司解决股权分置后3年内其非流通股的流通会受到严格的数量限制。另外我们注意到,在第一批试点的4家上市公司中,有3家设定了非流通股东出售股票的最低转让价格,这个价格高于现有公司的股价达到10%以上,并承诺低于这个价格,非流通股东不会出售股票。其实,最低转让价格的设定就像一块试金石,绩优股票的非流通股东对自己公司的股价有信心,才愿意设定一个较高的最低转让价格,而绩差公司则会原形毕露。最低转让价格的设定,保证了优质股票的现有股价不会受到供给增加的冲击,也加速了结构调整的进程。

而第二批股权分置试点名单的推出,无论在数量上还是在代表性上都比第一批有了很大的提升,显示出管理层推进股权分置试点改革的决心。事实上,投资者在经历了短期的迷茫和恐慌后,会逐步认识到全流通的施行对股票市场更多的是利好。

“股市经过4年的调整,从2200点跌到1000点上下,已基本完成了由投机市场向投资市场的转变,初步具有投资价值。”郑拓表示,少数优质股票具有投资的不可替代性,也就是说,一个国际的投资者,在其他的资本市场上很难找到这类能代表中国经济某一发展机会的投资品种。因此,投资于这类股票,从长期来看,就能分享中国经济高速成长的成果。

“一个人如果要做生意,最先想到的应是如何让生意赚钱而不是想着将来在什么时间把这个生意转让给别人;做股票也是一样,首先应考虑的就是你选择的上市公司能否盈

利,而不能只想着什么时间去卖掉你的股票。”郑拓认为,从长期来看,人们都希望挖掘出能持续高增长的公司,即未来中国的产业领袖。但首先我们应找出能够产生这类公司的行业土壤,即中国最具有比较优势的行业。从中短期来看,在竞争环境恶化的行业中,即使是管理水平高的公司也很难获得利润的高速增长。比如,2004年汽车行业的景气度大大下降,企业的利润空间受到打压。此时,一个投资者即使买入上海汽车这样的行业龙头企业的股票也会赔钱。相反的,竞争环境改善的行业,哪怕是管理水平低下的企业也可获得超额利润。

去年初证券投资基金的优异表现至今仍让很多投资者难以忘怀,现在诸多利好入市是不是表示又到了投资基金的时候呢?郑拓认为,目前,中国基金市场的现状很像2002年的美国基金市场,当时投资者都不太愿意买基金,但那时却恰恰是基金投资的最好时机。中国证券市场已经经历了4年的熊市,谁也不敢说现在就是市场的最低点。但可以肯定的是,现在投资基金一定可以抓住一波上升的机会。

例如,美国的共同基金的资产总额已经大大超过储蓄,占个人财产的30%,共同基金也曾在半年内给投资者造成平均达6%的损失。可是从长期来看,最近20年内共同基金平均年回报率达到12%,无疑是理想的个人投资理财工具。如果投资者投入的是短期资金,或者因为净值下跌形成心理恐慌,在基金净值下跌时匆忙赎回,就会让短暂的浮亏变成永远的亏损。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