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称不接受美国只增加两个常任理事国的方案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12:26:34

一年之后,盛大公司的创始人陈天桥一度成为冲击首富的最佳人选。盛大同样在纳斯达克上市,由于网络游戏概念火爆,到2004年10月7日,陈天桥个人身价已经超过120亿人民币。

随后,黄光裕横盘杀出。2004年6月,黄光裕将国美电器的94家门店以88亿元的价格出售给香港上市公司鹏润集团,并借中国鹏润在香港上市,在这场“左手倒右手”的收购游戏中,黄光裕身价飞涨。当年10月,在胡润发布的2004年“中国内地百富榜”中,黄光裕以105亿人民币位居第一。

在2005年10月发布的2005年榜单中,黄光裕以140亿元人民币的身价蝉联首富,但如果胡润推迟一个月发布百富榜,跃居首位的应该是华尔街制造的施正荣。

值得注意的是,无论中国首富的名头落在谁的身上,神话的缔造者都不是国内股市,而是华尔街,是海外市场。

这样的财富故事并非和中国国内的投资者无关,这几年的中国股市已经给了我们最好的答案。一个发现是,如果投资者跟着那些中国首富跑,如果投资者选择了A股市场上与那些首富业务相近的公司,往往能够获得足额回报。

2003年,网易在纳斯达克的股价从1美元冲到了60美元附近,国内有类似概念的上市公司海虹控股借助网络游戏题材飞涨,到了2004年4月,海虹控股最高股价是30.69元。

2005年,国美在香港上市,与其具有可比性的苏宁电器成为国内第一高价股,2005年10月17日,苏宁复权后的股价甚至达到了94.60元。

尚德也重复了同样的故事。尚德准备海外上市时,同样有着太阳能概念的天威保变股价异动,2005年9月天威股价为8元左右,10月底已经涨到13.51元。

尚德海外上市的成功让分析师开始用国际眼光来评判天威,尚德招股价为15美元,按此价格计算的2005年动态市盈率为54.35倍。11月中旬,中信建投证券的分析师陈夷华根据天威公布的三季度收入和净利润增长水平,估算公司2005年可实现净利润9567万元,当时天威股价为10.94元,市盈率为38倍。这高于国内其它股票的估价,但与尚德相比,显然被低估了。

联合证券分析师杨军是国内第一个将天威与尚德作对比的分析师,他说:“如同网易的上市并没有造成国内其他互联网公司的衰落一样,尚德的成长并不意味着国内太阳能企业的此消彼长,尚德IPO的成功将标志着中国光伏产业元年的开始。”

之后尚德股价不断创新高,国内分析师也对天威日渐乐观。二级市场上,天威股价在犹疑一段时间后再次上扬,一些与尚德概念有联系的股票如小天鹅A、力诺太阳、航天机电也开始上涨。

分析师们说,天威不仅仅拥有与尚德关联股东,还具有与尚德相关的产业,所以,“必须赋予天威比一般的太阳能概念股更具想象空间。”

“施正荣和袁宝璟的出现,让我们意识到中国仍有不少富豪尚未被发现。”中国富豪百富榜的编写者胡润在《中国富豪的另一面》中如此感慨。

一些基金经理给出的答案是:“在国外,资本市场已经形成一个完整的产业链,它包括风险投资、股权投资、纳斯达克和主板市场,这是一个完整的链条——一棒接一棒的。”

2000年,施正荣开始创建公司,2001年1月,无锡小天鹅集团、山禾制药、无锡高新技术风险投资有限公司等八家企业共融资600万美元组建了中澳合资无锡尚德太阳能电力有限公司。但之后,出资人代表经常参与企业经营问题,并对管理层指手画脚,这些都在困扰着企业发展。“中国本土的风险投资还不足以支持高新技术科技企业创业投资。”一些风险投资专家解释。

施正荣事后很少追忆他与初始投资人之间的恩怨情仇,但是在2005年2月,尚德向高盛、英联、龙科和西班牙普凯等国际著名投资基金完成私募,当时共私募资金8000万美元,由此完成了对尚德所有国内股东的股权收购,尚德蜕变成一个海外公司百分之百控股的外资企业。

尚德接下来的目标就是上市。融勤国际的总裁孙红伟在2004年就与尚德接触过。他告诉记者,尚德一开始准备在国内上市,只是因为国内资本市场很难让人满意,所以才考虑过新加坡、中国香港和伦敦,最终的选择却是纳斯达克市场。

“如果尚德放在国内是很难上市的。”一些基金经理判断,“它不符合中国的上市标准,中国资本市场不具有发现价值和创造价值的功能。”

选择海外上市给尚德带来了新机会。这家被视为中国太阳能光伏产业领头羊的公司迅速得到了国外资本的认可,尚德在国际市场上的话语权也在增大。“以前德国一些厂家都看不起尚德,现在他们都愿意跟尚德合作了。”关注尚德的分析师说。

看起来很难。招商证券电力设备研究员刘磊说:“A股市场一定要看到业绩,在业绩非常肯定时才能给25倍的市盈率,再高就很难了。”她是国内第一个发掘天威的分析师。

而美国人很看好立足于中国大市场的、有大发展空间的商业模式。联合证券研究所所长吴寿康说:“他们愿意给百度、尚德这些公司高溢价。”

对于这种分歧,融勤国际的孙红伟解释说,国内和国外市场发现价值的能力和定价能力不同。国外资本市场上存在各类投资群体,而国内投资者结构单一,基金经理喜欢用自己熟悉的定价体系和估值方法去挖掘企业,一旦有不熟悉的领域,国内估值体系出现短板,此时就会盲目追随国外的标准。

也许这已注定,未来我们还要追随华尔街,追随华尔街创造的中国首富去投资。

“两三年之前,我们在买股票时,不用看什么汇率、油价,现在我们不仅仅要看这些东西,还要看纳斯达克指数、恒生指数等。”一些机构投资者说,“现在美国通讯股、地产股涨了,都会很快在我们的市场上反映出来。”

实际上,中国市场已经逐步在与国际接轨,一位证券公司的投行人士说:“但在这个过程中,中国股市的定价权和话语权却在一步步地滑落到外资机构和国外投资者手中。”

国内市场的定价权可以追溯到证券市场建立伊始,当时上市公司的股票发行数量和发行价格由中国证监会主导。1994年,监管层开始改革,试图将定价权交给市场,于是中国股市开始“向外”学习。

外国的定价体系乘虚而入。“从国际上来看,规模越大的市场越具有定价权,国内由于没有完整的定价体系,加上制度不完善,大家仍抱着计划的心态来做市场,市盈率稍微高一点,就会有人出来说有泡沫。”华夏基金一位基金经理说。

于是外资开始帮助国内市场挤压股市泡沫。2001年9月,当沪市暴跌400点之后,摩根斯坦利的分析员表示,A股市盈率的合理值应介乎25至30倍市盈率,这意味着30%的下调空间,有外资背景的中金公司更是发表了著名的“千点论”。

这期间,各路外资机构逐步把主要业务放在中国。在中国特大型国有企业海外上市的过程中,作为主承销和联合承销商,外国投行在中国企业海外上市的定价上起着关键作用。而国内券商依然无法改变只做买方业务的窘境。中信证券研究所总经理徐刚说:“本土资本市场在即将开放的过程中逐步丧失了对本土公司的定价权。”

而且,“我们原来的投资理念和估值体系全都被否定了。”世纪证券的一位人士说。

早在2004年10月份,中信证券在一份研究报告中就曾观察到:“A股市场虽然还没有与海外资本市场连通,但是QFII的实施、QDII的即将实施、资本项目开放的预期、国有银行的境外上市都使得A股市场已经不仅在心理预期上,而且在实际估值水平上开始向海外市场靠拢。”

拥有巨量资金的国内机构一度试图与外资在话语权上进行争夺,QFII和基金的对决是最为精彩的一幕。

2004年之前,基金主导了股市的话语权,一个明星基金经理看好一只股票,他的投资行为会一呼百应,资金聚集,股价上涨,但这一切随着QFII进入而被改变。

在国内基金抛售一些股票的时候,QFII却在不断买入这些股票,QFII话语权不断增大。“QFII话语权增大是因为他们做对了”,当时银河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左小蕾曾表示。

2005年中期,QFII在国内股市沉淀资金量不过400亿元人民币左右,当时国内基金总份额已经超过4000多亿元,但是,基金投资行为缺乏追随者,而QFII的行动却经常被关注。联合证券杨军在2005年10月底的报告中对天威建议“增持”,他特别指出,盖茨基金现身10大股东是因素之一。

“我们可以设想很多美好的前景,比如资本市场市场化、比如投资群体国际化,比如说与国际完全接轨,”融勤国际的孙红伟说,“但在这些‘比如’实现之前,我们仍要跟着别人去投资。”

科技讯北京时间1月27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微软董事会主席比尔-盖茨本周五表示,在中国和印度打击盗版并达到美国和欧洲的水平需要10年的时间。

盖茨在瑞士达沃斯举行的世界经济论坛上表示:“在中国和印度打击盗版,要达到美国和欧洲的现有水平需要10年的时间。但只要每年都在进步,我们就有机会形成规模优势,从而在打击盗版方面取得更大的成绩。”盖茨同时称,微软在中国和印度的软件销售额每年都有所提高,他认为中国和印度市场最终将会接受正确的授权模式,就像过去的韩国那样。

韩国市场也曾充斥盗版,但随着人均收入的提高,以及本土软件公司的兴起,这一局面得到了扭转。最近几年,微软在中国的销售额增长了30%以上,同时还大幅度增加了在中国的投资。一些业内分析师认为,中国是全球软件盗版最严重的地区之一。但盖茨表示,从长远来看,中国和印度将不仅仅是全球低成本生产中心,而是将努力开发自己的尖端技术产品。从这一角度来看,中国和印度最终将会尊重知识产权。

在今年的世界经济论坛上,中国和印度经济的高速增长成为一个主要议题。盖茨表示,全球高科技企业都将不可避免地转向中国和印度等新兴经济强国。他说:“美国等全球最富有的国家推动了计算机技术、航空、生物产品等市场的发展。但从创新的来源,也就是科学和工程人才的数量来看,全球高科技企业向中国等发展中国家转移不足为奇。”最新数据显示,美国每年仅培养出7.5万名工程师,而且这一数字仍在高速下滑,而印度每年培养的工程师人数达到32.5万。

当然,罗马并非一夜建成,这样的转移也不会在短时间内发生。据盖茨称,未来10年内微软的主要研发工作都将在美国完成。(天外)

荆楚网消息(楚天金报)(记者章祥)春节前行情如火如荼,节后行情能否持续?节后有哪些消息会左右行情走向呢?

有人说,影响今年股指走势的两个主要矛盾是股改和扩容政策,在春节之后,这两个矛盾都面临着一个质变过程,行情也将随之发生相应的调整。笔者认为,这一观点颇有一定道理。

首先,节前股改进程明显有加快的势头,如本周一破天荒地公布第19批46家股改公司名单,管理层有关推进股改进程的讲话是立竿见影,如“应不失机地加快改革进程”、“深入推进国有控股上市公司股权分置改革”。再加上去年12月国资委的表态,即“在三个月内,大部分国有控股上市公司有望完成股改工作”,业内估计,在下月28日前后,股改将接近一个质变的临界点。

若股改如期达至一个质变的临界点,接下来的三四月份,将是扩容工作进入质变的一个敏感时期。此前许多公开消息显示,管理层有意在三四月份先后重启再融资和IPO。尤其是IPO重启,意味股市真正进入全流通时代,整个股市的价值中枢将按新的游戏规则重建。大家关心的是,新股上市后将如何定位。有人说,新股上市定位毫无疑问会向H股看齐。

另外,IPO能否顺利重启取决于资金供求关系。从近来消息面来看,资金面却不敢乐观,如基金的可投资规模连续四个季度出现下降,而上证ETF连续四周净赎回。这些都会影响股指上升的高度。

本报讯(记者孙思娅)1月24日,向“神五功臣”厉建中行贿的北京银事达咨询有限公司总经理沈俊林在市一中院听判,他犯有行贿罪和挪用公款罪,两罪并罚执行有期徒刑20年。

检方指控,1996年3月22日,沈俊林伙同中国航天工业总公司第一研究院(简称一院)原院长厉建中,财务部结算中心主任张玲英,挪用结算中心4000万元公款,用于沈俊林等人收购海南省海运总公司进行营利活动。1996年11月至1997年,沈俊林又伙同厉、张二人挪用1.2亿元公款,用于个人炒股。

沈俊林否认挪用公款,他说,4000万元是银事达公司向一院的借款,1.2亿元是他替一院操作的资金,获利五五分成。

据了解,厉建中证实,沈俊林提出海南公司成立后,让他做董事长,他才同意借给沈俊林4000万元。厉建中说,他没有考虑后果,“是上市公司董事长这种名望的诱惑和年薪二三十万元的利益诱惑,使我忽视了道义和法律的界限”。因此,厉建中私自决定借款。“为了不让别人认为他花4000万元买来董事长”,他要求对外宣布钱是沈俊林的。

厉建中还称,1996年8月10日,张玲英告诉他,借给沈俊林的4000万元,目前还不了,而且沈俊林还想再借一亿多元炒股,赚了钱后,可以分一部分给一院。厉建中说,为了让沈俊林补上这个窟窿,他决定借款,而且在股票被套住、沈俊林无法还款时,厉、张二人还帮忙想办法挪钱平账。

法院认为,检方指控沈俊林挪用1.2亿元公款的罪名成立,但对沈俊林挪用4000万元公款的指控,因现有证据不能充分证明沈俊林个人借款并使用公款,因而法院没有认定此项指控。

另据检方指控,为答谢厉建中和张玲英的资金帮助,沈俊林在1998年初厉建中的女儿将出国留学之际,给了厉建中2万美元;2000年夏,张玲英出境旅游时,给予张玲英2万港币。

对于行贿罪的指控,沈俊林没有异议。法院认为,沈俊林的送钱给厉、张二人构成行贿罪。

本报讯(记者曹阳)昨日,上海东方万邦快递公司副总经理刘和平向记者透露,上海多家民营快递商已联名向全国人大常委会和国务院递交了一封申诉报告,直陈《邮政法》第七稿中的行业垄断情况,以及一段时间来,邮政部门打压民营快递企业和国际快递企业的情况。

刘和平向记者表示,该报告刚刚递交,具体细节尚不便透露。但他承诺将在春节后将向媒体披露报告的全部内容。刘和平称,目前中央有关部门已经表示这份报告“有理有据”,但尚未作出具体批示。宅急送办公室副主任都江堰表示,尽管《邮政法》第七稿给各企业、协会和专家组征求意见的时间很短,但在此前的一系列讨论中,大家却都达成了共识。《邮政法》第七稿中对于“快递”、“信件”等概念的阐述十分模糊,根本无法界定之间的区别;而对重量在350克以下信件的邮政专营、邮政普遍服务基金的征收,以及邮政快递行业的监管等更是不合理的。“坦诚的讲,《邮政法》第七稿完全是将行政规定强加在市场导向之上,忽略了消费者对于快递市场的需求;而邮政普遍服务基金的征收,尽管初衷是好的,但由于该笔基金是在常规税收之外另行征收的,因此对快递运营商来说,是完全意义上的双重税收。”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尽管民营、国际快递商对《邮政法》第七稿诟病颇多,但“邮政专营”、“邮政普遍服务基金”两项已经确定不会做大的调整。对此,都江堰称,如果上述两项内容必须一定实施,则必须召开听证会,听证邮政普遍服务基金的征收额度。另外,350克的邮政专营上限仍然过高,应该下降至150克至200克,这样才有可能从重量上区分信件与快递。

引起全球投资者广泛关注的福建雪津啤酒有限公司国有股转让问题,终于在23日尘埃落定。全球第一大啤酒巨头比利时英博啤酒集团以最高的报价竞走了雪津39.48%的国有股权。雪津啤酒有关负责人近日接受采访时透露,未来两年内,雪津的其他股东也将以同等条件、同等价格将剩余的60.52%的股权分两次出让给英博集团。这意味着,英博集团将以58.86亿元人民币的代价取得雪津100%的控股权。

当地经济界人士认为,净资产5亿多的雪津啤酒转让价高达58.86亿元,近乎一个“神话”,这一“神话”的背后折射出产权市场的价值发现功能所起的作用。

去年8月31日,雪津啤酒在福建省产权交易中心挂牌,要约竞价转让39.48%的国有股权,面向全球寻觅战略合作伙伴。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