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箭签下前美国CBA联赛MVP得主 同时弃用摇摆人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13:52:51

日前,记者在王成国的带路下,前往王培现在的暂住地。我们在柳市镇吕庄村一处破败的民房前停了下来,一个皮肤白皙的少女正坐在门前的泥地上,两只眼窝深陷,茫然地望着远方。没有凳子,坐的是木札子。狭小的屋内放了两张床和一张桌子,几乎没有落脚的空地了,显得极为局促,他们一家人,就暂住在这样的十平方米不到的房间。“一个月要一百多块租金呢,我们现在连房租都要付不出了。”在家照看王培的母亲叹气。

在王培的命运被那恶魔改变的同时,还有一个年幼孩子的命运也随之改变,那就是王培年仅9岁的弟弟王伟。“女儿变成这样子了,生活不能自理,经常哭闹着用头撞墙想轻生,得有人看着她照顾她生活,而家里没有收入,要靠我夫妻俩种点瓜果稻米糊口,所以我寻思了让儿子退学来照看他姐。”王成国悲伤地说。一听到要退学,王伟在家里哭了几天几夜,最后还是跟父母登上开往温州的火车。那几天,王成国与妻子听着儿子的抽泣声心里如刀割,

在乐清等待官司判决的期间,王成国经人介绍到黄华的一家造船厂打工,一次王伟去找父亲时,不小心跌入河中。等王成国闻讯赶到儿子的落水处时,发现溺水的王伟四肢僵硬失去了知觉生命垂危。那时正打着官司,女儿王培的医药费已经勒得王成国喘不过气,哪有多余的钱送儿子去医院抢救?幸得附近一些好心人赶过来将王伟送到卫生院抢救过来。从那次落水后,王伟的胆子就越发小了,不能见生人。讲话大声点,他也会害怕。

王伟的意外事故对这个家庭更是雪上加霜,“真的不敢想,万一儿子也出了事,可叫我们怎么活。”愁得夫妻俩商量了一夜,决定辞工在家里照看两个孩子,他们想等官司结束拿到赔款夫妻俩就回家乡去种地。

家中的变故,加上王培受摧残后的治疗费用,都是王成国夫妇变卖家产和向亲友借的,他们至今还没有拿到一分钱的补偿。王成国说,因为没钱,不久前他又回了一趟老家,除了老迈的父母栖身的房子,家中所有值钱的东西全都变卖了,筹钱带过来给女儿治病。“家中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我们都瞒着她的爷爷奶奶,两老人都快九十岁了,怕他们受不了,现在我们还不敢带女儿回老家。”

但不回家,王成国在乐清的日子也难以为继,从女儿出事,已经差不多半年过去了,变卖家产的钱支撑不了多久。“现在家里买菜的钱都没有,她爸到菜市场去捡些挑剩的菜叶子来吃,我们大人倒没关系,王培身体不大好,她弟还在长身体,真是苦了两个孩子啊!而且孩子用的药也挺贵,每个月用来清洗的眼药水就得花一二百块钱。”

王培受伤后的眼窝每天都得用药水清洗消炎,否则眼睛的分泌物与灰尘进去了会在眼眶中发炎,“很痛的,整个头上都像针扎一样痛得厉害,经常头晕。”王培说话细声细气的,是个文静内向的女孩。对于那一晚的遭遇,王培似乎不大愿意再回想,记者也不忍心提起。

出了事情之后,这个聪慧的女孩人生完全变了,如今写在她脸上尽是茫然和痛苦,初恋的花蕾还未绽放,就因为这次变故凋谢了:相恋了几个月的男友小蒋退却了。在她生日的前夕,王成国找到了久未露面的小蒋,面对王培的现状,小蒋将一千元钱递到王成国的手里,不声不响地走了。小小年纪的他也很难面对这样的现实。“唉,我不怪他,这也是可以理解的。”王成国说自己能够体谅小蒋的离开。

听到父亲提起小蒋,本来在一旁面无表情的王培,脸上突然露出痛苦的神情,眼窝里有泪水滴落,脸痛苦地抽搐着,谁也无法体会她此刻的心境,才十六岁花季的她已经承受了同龄人无法承受的痛苦与伤害。王成国不忍再说下去,掩面无语……

离开时,王培跌跌撞撞地起身相送,记者跟她握手再见,那双冰冷的手与羸弱的身躯,像野草在寒风中摇曳……

在2005年11月6日19时40分,邢台县会宁镇康立石膏矿发生坍塌前,他只是矿上一名再普通不过的矿工,邢台县张尔庄再普通不过的农民。

从小靠着父亲种的五亩薄田养大,初中毕业后,当过工厂修理工、一个月只有200元收入的保安,“什么苦活脏活累活都做过”。

唯一壮举就是两年前与同村离过婚、比他大13岁、还带着一个女儿的张香英搞起了“姐弟恋”,并且不顾层层非议,执意与她结了婚。

28岁的他,从没想过“奇迹”之类的词会与他沾边,可他却被困在125米深的坍塌矿井下,2米见方的洞口里,不吃不喝长达11天……

他干的活是将矿渣铲进一个大铁罐里,然后看着搅机忽悠悠地将它送上去。搅机的一上一下,已经看了一年多了。偏偏这天,搅机坏了。

“我就在坚井旁边的洞口等着人下来。有报道说坍塌前矿底下早有地震的感觉。错了,啥都没有,就是突然‘呜’地刮进一股强风,把我猛地刮进了洞里,我脑子一下子撞到石头上,两眼一片漆黑,晕了过去……”

大约五六分钟后,迷迷糊糊的苑胜林勉强支撑着爬起来,在仔仔细细的摸索中,他发现摸到的全是矿石,“有一块大矿石正堵住了洞口”。

轰隆声,坍塌;坍塌,再轰隆声。最后,一切稀里哗啦声渐渐远了,小了,没有了。死寂中,苑胜林终于闹清了一件事,矿井坍塌了!

苑胜林闹不清的,是在矿井里的时间。“我一直大声叫喊,‘哎’,‘有没有人?’。”直到嗓子哑了,嗓子眼干得发痛,他再“哎”不出来为止。

“那个洞只有这么大。”他将病床边一只小小的床头柜作着比划,估计容纳他这么个身高175公分,体重180斤的大活人,除了坐着,就是站着了。

“后来腿饿得发软,站都站不起来了。”于是他晕乎乎地坐在地上,其间做过梦,“梦到我一边吃苹果,一边对着水龙头不住地喝水,真是渴啊……”

过去所有他见过的,用过的,哪怕是池边的脏水,他都想过了,一遍遍地想,一遍遍舔自己的嘴唇。“我就想等我出来后,一定要抱着家里的大水壶喝它个够。”

撒完第二泡尿后,苑胜林知道自己是在浪费资源。于是,他脱下胶鞋盛着第三泡尿液,捧到嘴边……

没问他喝尿是什么滋味,“胶鞋的浓臭加上尿骚气熏得我的胃直翻,可啥都吐不出来。”腹内空空如也,该消化的早消化了,哪还有东西?

苑胜林一个劲地说他很后悔。出事那天中午,他在家里只吃了一碗面条,“饿得不行时,我后悔得肠子都快青了,真想抽自己两嘴巴,你说我为什么只吃一碗,不多吃几碗呢?”

在连尿液也绝迹后,他舔遍了洞中每块潮湿的痕迹,可令他绝望的是,除了冰冷就是干涸。

“绝望、恐慌、又冷又饿又渴……”他一边回忆,一边摸着额上的汗。他说,在绝望中,他想到过自杀。

“割脉。”他从袖子里伸出满是汗毛的手臂,“不过,还是放弃了。我想到了她们……我想我要是死了,她们就生不如死。”他边说着边小心翼翼地瞅着张香英。

张香英的脸别到了一边,手不断拨弄着准备倒茶的水杯。但是,苑胜林立马口气轻松道,“只有一次。那次以后,我就发誓无论如何一定要活下去。”

获救前,苑胜林听过一阵水钻声。他想喊,可怎么也喊不出来。拼尽全身力气,他拿起一块大石头朝石壁上狠命地敲着,无名指因为被自己的石头敲伤,至今还是黑的。

“那会儿,我啥痛的感觉都没有。我听到最后一句话就是‘有人没有?’我记得我说,‘有,我渴’。”

“你看,全是冷汗。现在每天晚上睡觉还老做噩梦,总梦见自己的床在晃动。自己一个人走在黑暗的地道里……好害怕,醒来后全是冷汗,把枕头都汗湿了。”苑胜林反复强调他过去身体很结实,从不是这样。

继而,他又盯着地面算起账来,“每开一吨煤就能赚5块钱,我一天大概能赚30块呢。”尽管当矿工差点要了他的命,但他觉得这是他赚钱最多的一份营生了。

“赚再多,我也不让他去了。他以后就是再想下去,我也不让他下去……”张香英一手拉扯着小女儿,一旁搭过话来,“你没下过矿,你不知道。我去看过,深不见底。而且他们戴的安全帽一点屁用没有,往地上一摔就烂了。下面的巷道顶都裂口了,老是往下掉东西,向上面反映几次,都没有用。他(出事)那几天,我眼泪都哭了好几桶……”

苑胜林羞涩地望着略有夸张的妻子,喃喃自语,“以后再也不干了,再也不下矿了。”半晌,这个再也不下矿的人费力地起身要上厕所了,妻子赶紧扶着他,他却要妻子先去开灯,尽管厕所里面光线充足。

看着苑胜林进入室内,张香英叹着气说:“他现在睡觉、关门都要开灯,简直见不得一点黑。”

中新网12月15日电中央电视台《今天》栏目今日报道说,前段时间黑龙江哈尔滨的天价医疗费事件引起了媒体的广泛关注。近日广东深圳市的一位病人也遭遇到了类似高额医疗费事件。目前,院方已受到处罚,患者家属则获得医院方面的赔偿30万元。

报道说,谢斌午老人和她的老伴诸少侠退休前都是医生,可是两位作了一辈子医生的老人万万没有想到,在诸大爷生病住院之后,最令他们伤心的地方竟然是医院。

谢斌午回忆说,老伴诸少侠在ICU重症监护室待了114天,医院帐面显示是92万多,谢自己交押金交了26万1千9,自费买药23万多,都有帐的。

谢斌午出示了深圳市人民医院的住院费清单。报道说,细心查看,清单中列举的收费存在不少可疑的地方。

谢斌午说:“我怎么会去查帐呢,就是看血路管的项目看出问题,价格最低的一条是8块钱,最贵的是一条1818元。”

除了血路管的价格存在巨大差异外,清单中还存在重复收费的情况。一个名为“静脉高营养治疗”的项目,仅仅在10日这一天就收取了17次费用,医院方面解释这是因为10日这一天补收了10日之前漏收的费用。但事实上,这项费用每天都在收取。

了解到谢斌午老人反映的情况后,广东省纪委检查组于本月11日前往深圳进行调查。结果表明,深圳市人民医院在治疗过程中,血透室存在多收费现象。

报道说,该院血透室的主任已经引咎辞职,医院的院长、书记以及相关科室的工作人员也受到扣发工资津贴等不同程度的处罚。

日记共一千余字,记叙了她两年来被两名同班男生殴打虐待的经历,“痛哭”,“眼泪”等字眼出现了14处,涉及到“挨打”的记叙共有27处

一个暗红的塑料袋,里面是一个报纸包成的小包,揭开层层报纸,再解开红布缠成的结,是一个比成年人手掌大不了多少的日记本。

这是沿海南部石井镇院前村李小旋的日记本,里面一共有5篇日记。第一篇没有日期,最后一篇写于2005年7月15日,那正是李小旋从村里的院前小学毕业的日子。

在日记中,李小旋记叙了两年来被两名同班男生殴打虐待的经历。日记共一千余字,“痛哭”、“眼泪”等字眼出现了14处,涉及到“挨打”的记叙共有27处。

“呕吐,剧烈头疼,颅内大量出血,这是很典型的因外伤导致颅脑受损。”李小旋的医生说。

2005年9月1日是镇里实验中学开学的日子,一个半月前,李小旋以毕业考试第一名的成绩从院前村小学毕业,又以入学考试第二名的成绩被镇上重点中学实验中学录取。

吃好早饭,李平为自己泡了一壶乌龙茶。茶刚泡好,突然看见女儿跌跌撞撞地冲到了屋门外,他追出去,发现女儿扶着门廊半蹲着,把刚刚吃下的早饭吐了一地。

接着,李小旋在沙发上翻滚起来。“我头疼啊爸爸,疼得快死掉了。”她发疯一般的双手抱头哭喊。

8点50分,第一份CT报告送到了脑外科副主任医师叶清安的手里。照片显示,李小旋颅内大量出血,必须马上做引血手术。

“你们今天打过孩子么?”手术室外,叶清安严肃地询问李平夫妇,“是不是打了她的头?”

“她从小就懂事,学习完了,就帮我做家务,我们哪里会打她?”李莉说。

叶清安觉得奇怪,经过仔细检查,没有发现李小旋有任何神经血管方面的隐疾,从身体发育上看,李小旋的体质也非常健康。“呕吐,剧烈头疼,颅内大量出血,这是很典型的因外伤导致颅脑受损。”叶清安说。

“我很不想让自己的父母担心……而且我胆小如鼠。”李小旋在日记里写。

9月7日,李莉开始整理女儿的遗物。她打开了李小旋的一只黑色皮箱。上面第一层平铺着好几张三好学生的奖状,是李小旋几乎每学期都被评为三好学生的证明。箱子最底部,一个包得严严实实的包裹引起了李莉的注意,打开包裹,是一个小小的日记本。

李莉从来都不知道女儿还有记日记的习惯,随着阅读的深入,李莉觉得天旋地转。

“他出手很重……以前,我坚强不哭,后来总是被打,想到今后的日子也要被打,就哭出来了”;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