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石油产量2010年将达2亿吨 能保持15年以上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2 06:17:49

上月底,法国《回声报》发表文章称,阿海珐和美国西屋“皆大欢喜”——将分获三门和阳江核电站招标项目。

阿海珐中国新建项目主管陈亚芹立即出面辟谣,表示这并不符合中国追求统一技术标准的核电战略,如果中国有意采用两种技术,不会将三门和阳江核电站进行捆绑招标。美国西屋也旋即做出回应,称并未从中国主管部门获悉任何关于“共享”的说法。

西屋公司宣称AP-1000技术是目前世界上唯一经过美国核管会认证和批准的三代半的核电站技术,比现在运行的核电站安全程度提高100倍。

而阿海珐参与竞标的EPR技术,是由旗下的法码通和西门子联合开发的,输出功率为1600兆瓦,发电成本据称比天然气发电还低30%。阿海珐认为,EPR的安全壳具有非常高的密封性,产生的放射性废料远少于现有核反应堆,符合中国可持续发展的目标。

他们更有说服力的证词是,阿海珐已经在芬兰取得项目,而西屋的AP-1000技术则尚未投入实用。

所以陈亚芹认为,仅就“技术”而言,阿海珐对夺标很有信心,目前阿海珐正紧张等待着最终结果。

不过,就温家宝的表态看来,如果阿海珐想要最终获得这份可能高达百亿美元的合同,将不得不考虑在价格和技术转让上做出更大的让步。

根据中国“十一五核电规划”,到2020年中国核电要占总电力的4%,这意味着未来15年中国要增加3600万千瓦核电的装机容量,新建30座以上的核电站。

外电据此估计,按最保守的估算,到2020年之前,中国的核电投资也应该在400亿美元以上。

而业内人士普遍认为,中国正在谋求核电技术的标准化。无论是谁,只要拿下三门和阳江的核电项目,都将为以后在华核电站的招标铺平道路。因此,法美围绕中国庞大的订单展开的商战将异常激烈。

中国人自然能洞察商人的心理——商人自然逐利,中国庞大的市场使任何企业都不能小觑。而中国人古老的智慧是“四两拨千斤”,用西方先贤的话说,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往往会比巨人看得更远。

中国核工业集团在此次招标前就公开表示,希望新建核电站的平均国产化率能够达到60%。这意味着中国期望能以市场换回核电技术。

上个月,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访问德国,便成功地用65亿元人民币订单,让西门子转让了70%的ICE3(高速铁路轮轨技术)技术。

此次温家宝又把空中客车A320飞机的组装线引进中国,并确定了联合研制A350客机的计划。

空中客车公司总裁劳伦斯·巴龙显然认为这是空中客车拓展中国市场的大好机会,他说:“目前,中国各航空公司所使用的飞机有30%是由空中客车公司制造的,我希望明年这一比例能提高到50%。”

在核电领域,美国人似乎已经先行了一步。今年8月,西屋公司副总裁来华公关时,曾迫不及待地向媒体强调“将会把AP-1000技术100%转让给中国”,并给出比阿海珐更为优惠的价格。

但问题是,在美国严格控制转让敏感技术的政策下,这一承诺能否获得国会批准还不得而知——这也恰恰给阿海珐留下了机会。

美国西屋公司高调抛出的“绣球”,并没有获得中方的热烈回应——公布招标结果的时间一拖再拖。

中方似乎不希望让转让技术和价格的分歧,抹杀了中法合作的良机。而法国是欧盟中最积极支持对华武器解禁的国家之一。

此次温家宝访法,中法双方共签署了16项合作文件,涉及金融、铁路、航天航空、能源、科研、教育等领域,并斥97亿美元巨资购买了150架空中客车飞机,这也是空中客车进入中国市场20年来获得的最大一笔订单。

这样的大手笔使法兰西受宠若惊,自然懂得投桃报李,承诺法国将游说欧盟取消对华军售禁令。法国外交部发言人重申,法国始终认为欧盟对华武器销售禁令已无法体现中国与欧盟、以及中国与国际社会现实关系的发展。

12月5日,温家宝在巴黎与法国总理德维尔潘举行会谈,双方一致同意,在中法关系业已存在的牢固基础上,进一步深化两国全面战略伙伴关系,将双边关系提高到更高水平。

加上此前胡锦涛出访德国,中国领导人正频频访问欧洲,加紧中欧的经济技术联系,并以此作为战略举措,夯实中欧战略合作关系的基础。这将是影响中国未来几十年的举措。

【北京行情】随着金秋十月的渐渐离去,各大厂商又迎来了新一轮的降价“战争”。其中,一款以简约外观示人的诺基亚6020(报价热评视频全景)就再次曝出新低,今天在西直门通信大厦的最新报价为1340元。

诺基亚6020拥有65536色的TFT材质屏幕,128×128像素分辨率,显示效果还是比较不错;铃音方面,采用了16和弦,并支持MIDI和ARM的铃声格式;配备的30万像素的COMS摄像头,可拍摄最大分辨率为640×480像素的照片,并且支持4种拍摄模式,还可以进行4分钟的视频短片,短片的分辨率也达到了128×96像素。

其它方面,该机能存储1000条×5项的联系人,能满足不同用户在日常通讯的需要;并且支持长达885个字母的超长短信,不会让用户为重复的选择而烦恼;支持的多帧彩信页数最大可达到30页,而且可支持在已编辑的两页彩信中任意插入新的页面,大大方便了用户编辑彩信;其它方面,该机支持JAVA功能,不过仅有2.7M的用户可分配内存难免有些遗憾。传输方面,提供对USB接口的支持和红外传输,使得数据传输更加方便。

时针迅速滑向2006年,进入12月份后,股市股价的变动因素中,2005年业绩情况越来越成为影响股价最重要的因素之一。截至本周四,已对2005年全年业绩进行预告的公司共计有389家,占全部上市公司约3成。分析这些已发布业绩预告的公司,可以帮我们找出跨年度的黑马,也可以帮我们规避股市的风险。

统计显示,截至本周四,已经对2005年全年业绩进行预告的公司共计有389家,占全部上市公司约3成。其中预计扭亏为盈的有48家,预计增长50%以上的有89家,略微增长的有4家,同比继续盈利的1家,将首次出现亏损的102家,继续亏损的62家,预计业绩下滑50%以上的有70家,另外有13家公司的盈亏情况还无法确定。

市场表现显示,业绩预告的内容成为短期股价表现的决定性因素。例如预计业绩大幅增长的振华港机、华侨城和G天威股价全部强劲上涨。而预计业绩首次出现亏损的贤成实业股价应声下跌,业绩因素对公司股价的影响体现得淋漓尽致。

由于下个月开始,上市公司2005年年度报告的披露又将拉开帷幕,业绩问题对股价的左右将更加明显。

业绩预警公司数量最多的五大行业分别是石油化工塑料业、机械设备仪表业、金属非金属业、信息技术业和医药生物制品业。

业绩向好的公司数量较多的是石油化工、机械设备、医药业;而业绩下滑数量最多的行业分别是石油化工、机械设备和金属非金属业。从两种情况的对比可以看出,石油化工行业、机械设备行业的两极分化情况比较严重,而信息技术业和金属非金属行业是业绩下滑最为明显的两个行业。

综合来看,随着业绩公布时间的临近,在警示性预告下,公司股价将面临重新定位,相关上市公司的机遇和风险也因此产生。李东升

目前已经预计2005年业绩出现增长(包括扭亏为盈、增长50%以上或者略增)的公司有142家。高增长是市场投资者的最爱,但是高增长也需要区别对待,这种区别主要是看业绩增长是建立在什么样的基础之上。

在上一年业绩比较好的基础上取得的高增长,我们通常称为大基数高增长。在大基数上取得高增长的难度明显大于小基数,这种增长的质量更高,可靠性更强。

我们从预增公司中按照以下标准选择了部分公司,一是去年每股收益在0.10元以上(没有考虑今年的股本变化);二是预计业绩同比增长幅度超过100%。对于这些大基数高增长的公司建议重点关注。

另外,结合近期股价表现,那些股价处于相对低位的品种更值得关注,如山西三维、G金盘、中海海盛、沈阳机床、云维股份和深长城等。

业绩出现的剧烈变化也通常会给相关公司带来短线的机会,特别是从巨幅亏损到实现盈利的转折,往往会对二级市场股价构成显著刺激。

据我们统计,截至目前,去年每股收益亏损超过0.50元,预计今年实现盈利的上市公司有15家,其中公司巨额亏损是因为公司对坏账的计提造成,实际上经营状况较好,在行业中具有显著地位的公司值得重点关注。这些公司在一次性将历史包袱甩掉以后,发展的后劲将更为强大。

如四川长虹,作为家电行业的龙头,目前股价仍低于每股净资产20%以上;吉林炭素主导产品石墨电极产品占全国总量的三分之一以上,公司各产品的生产与销售均是同比大幅增长。此外像金果实业、庆丰股份等也可以重点留意。李东升

到底谁是30万亿元左右金融国资的出资人?如果考虑到央行之前的一系列注资行为,在中国金融业全面开放前夜,要回答这个问题变得越来越困难。

国资委能够成为一部分金融资产的掌控者,是因为在过去两年中,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和中国国际航空公司等中央国企在金融业投下了大笔资金,现在,类似于中意人寿、海康人寿等这些合资保险公司拥有的国有股权,都被计入了国资委的名下。

国资委是在今年5月开始进行企业国有产权登记的,这项刚完成的工作将国资委所属企业旗下的所有主、辅业企业全部登记在案。国资委的产权登记表上并没有金融资产的字样,那些合资保险公司在企业形式代码一栏里被列入了“有限公司”。

目前,国资委掌管的国有资产已经超过9.2万亿元,粗略估算,其拥有的金融国资在1万亿元左右。国资委“非金融国资”出资人的角色正变得模糊。招商局集团旗下的招商局金融集团已经成为一家包括招商银行、招商证券、招商信诺保险、招商基金等在内的金融控股集团。而且,金融市场在2006年底就将全面开放,中央国企对金融业的投资热情不会减弱,国资委的金融家底应该会变得更加殷实。

现在的问题是,在国务院国资委完成国有产权登记之后,地方国资委是否会以同样的理由主张自己的权力,就像浦发银行的大股东就是上海国资委下的上海国资公司那样,绝大多数地方性国有金融企业,包括股份制银行、城商行、证券公司和信托公司在内,国有股权的出资人都是当地国资委下属的国有企业。

在这个方面,北京市走得更远。2004年底,在北京市金融工委和北京市政府金融办被撤销之后,华夏银行、北京银行和北京国投等市属金融企业都被划归北京市国资委。

在2003年3月国资委成立之前,财政部代表国家行使全部国有企业——包括非金融企业和金融企业的出资人职能;国资委成立之后,国有非金融企业的出资人职能划归国资委,而国有金融机构的出资人并没有明确规定。

但是现在财政部正在积极主张自己的出资人权力。11月3日,财政部部长助理张少春说,新《公司法》明确了财政部作为国有金融机构出资人的地位。更早一些时候,参加工行股份公司成立大会的财政部副部长李勇,也明确将财政部定位为“国有金融资本的出资人代表”。这是过去两年多来,财政部高官第一次如此明确地对国有金融资产的归属表态。

与此相对应的是,财政部正在拟定一系列有关金融类国有企业产权的规章,这些规章与国资委就非金融国资拟定的一系列规章类似,包括资产评估、产权登记、转让和国有资本经营预算等各个层面。这些即将出台的规章表明财政部要将金融国资掌控于自己的手中。

过去两年中,财政部对于金融国资的态度也发生了一些变化。一年以前,财政部还认为无论国资委还是财政部都不宜作为金融国资的出资人。据财政部内部人士称,当时财政部认为,如果国资委作为国有金融资产的出资人,国有金融机构和国有企业将成为国资委的左右手,将不可避免地造成或增加国有银行与国有企业之间的利益冲突。如果财政部掌控金融国资,国有银行和国有企业的纳税和上缴利润都会作为财政收入,国有金融机构与国有企业之间的资产转移,不过是从财政部的左口袋转到右口袋而已。

因而,在没有明确谁是金融国资出资人的情况下,2004年11月25日,在全国金融财务监管和外国政府贷款管理工作会议上,李勇曾提出,财政部将要通过设立专门的机构和人员来加强对国有商业银行的财务监管。

但是早在2003年12月,财政部在《关于继续做好金融类企业国有资产管理有关事项的通知》中,还曾明确“金融类企业的国有资产管理按照统一政策、分级管理的原则,由县级以上(含县级)主管财政部门依法履行职责”。

据知情人士透露,财政部金融司现在也想扮演起“金融国资委”的角色。但是在财政部金融司现有的职能中,包括“拟定银行、保险、证券、信托与其他非银行金融机构的资产与财务管理制度并监督其执行”的公共管理职能,这将与金融国资委的职能发生利益冲突。2003年以前,金融司实际上担负着国有金融资产出资人的角色。

业内人士认为,国资委把股份制金融企业的国有产权登记在自己手中,财政部未来的国有金融企业出资人职能可能被限定于国有独资金融机构中。

在四大国有银行股份制改革启动之前,财政部一直是国有独资金融机构的出资人代表,但是,2003年12月30日,在中行和建行股改启动之后,中央汇金公司开始扮演中行和建行出资人的角色。

国有独资金融机构包括16家国有重点金融机构:三家政策性银行、四大国有银行、交行、四家资产管理公司、三大保险公司和银河证券。目前,作为已股改的3家银行外的13家国有重点金融机构出资人,财政部掌管着大约10万亿元的金融国资。

在工商登记中,汇金公司是财政部的全资子公司,汇金的5000万元注册资本金为财政部出资,但汇金所运用的资金,却来自央行的外汇储备。在汇金公司对中行和建行注资450亿美元之后,财政部原有的权益被全部冲销,所有者权益全部来自外汇储备注资。

一位了解决策过程的知情人士告诉记者,当初选择外汇储备注资,源于国有银行巨额不良贷款需要消化,而国家财政又拿不出这么多钱。

权威人士告诉记者,汇金公司的资产——外汇储备属于央行资产,对应的负债是央行发行的钞票;外汇储备的投资收益对应的是央行发行钞票支付的利息——存款准备金利率。如果从央行拿走几百亿美元的资产,而并不减少相应的负债或者增加相应的其他资产,央行就会破产。因此,汇金公司的资产不应划入财政部名下。

在他看来,汇金公司更像一家国务院的公司——在汇金公司的董事中,除了央行和外管局的官员之外,也有两位来自财政部的官员(原来是三位,还包括被逮捕的原财政部金融司司长徐放鸣)和其他部委的官员,从董事构成看,汇金公司更能代表国务院的利益,而不是央行的利益。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