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官方十佳新秀:新蜂王再压状元 火箭菜鸟获提名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8 12:15:05

章亚非入狱后天天给丈夫写日记,在狱中做医生编辑样样出色,刑期尚余三年二个月。

本报讯据南京晨报8日消息,原沈阳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马向东之妻章亚非,曾因在轰动全国的沈阳“慕马大案”中扮演不光彩的角色,而成为全国媒体关注的人物。如今,尚有余刑三年二个月的章亚非是狱中的医生、编辑、囚犯小组长。在经历了人生大喜大悲、大起大落之后,年界五旬的她在南京女子监狱演绎了一幕真实的重塑自我的故事。

章亚非,现年50岁,是当年轰动全国的沈阳“慕马大案”中的主犯之一———原沈阳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马向东之妻。章亚非捕前系沈阳医学院副院长,研究生学历、教授、省市劳模。她因犯受贿行贿罪被依法判处有期徒刑11年,之后投入南京女子监狱服刑。

章亚非于1996年2月至2000年10月,受贿45万元,购物卡5000元,是她阻挠中纪委办案,使案件迟迟不能定案。中纪委遂实施异地接管办案,这在新中国建立以来还是第一次。在“慕马大案”涉案的122人中,一些人的个人生活相当糜烂,甚至有人一连包养了五六个情妇,而马向东和章亚非这一对结发夫妻始终“恩爱”,可谓鲜见。

作为妻子的章亚非在丈夫被检察机关审查后,仍然沉陷于“夫妻感情”之中难以自拔,她行贿一百多万元,为马向东开脱,最终夫妻双双被判刑。

很多人都说章亚非属于感情型的女人。刚踏进南京女子监狱时,章亚非因挂念马向东,每当夜深人静总是泪水涟涟。她每天都为马向东写日记。

南京女子监狱对女犯实行的是准军事化管理,过去舒适生活过惯了,一开始章亚非极不适应:过去每天可以洗澡,现在要按规定天数洗澡;整天和其她女囚一起生活、学习、劳动不习惯,与其她女囚经常话不投机;有几次,她偷偷洗囚服,没有在规定的时间洗,违反了监狱规定,因此受到了批评,为此她像小孩受到了委屈一样哭了。通过女警官的个别教育,她的思想“疙瘩”一个个得到解决,与其她犯人的关系也得到了改善。

2001年12月19日,马向东被判决决定执行死刑。临刑前一天,司法机关从人道主义出发,依照有关规定安排他们夫妻见了最后一面,马向东心知肚明,章亚非蒙在鼓里,还泪眼婆娑,千叮咛万嘱咐,要丈夫一定要照顾好自己……2001年12月31日,章亚非被送进南京女子监狱服刑时,她对马向东已被执行死刑的消息还浑然不知!

1月8日,经南京女子监监领导积极联系安排,章亚非的母亲、妹妹、儿子、外甥等从沈阳坐飞机来监狱会见章亚非。会见中,章亚非74岁的老母亲把马向东的死讯告诉了女儿。

南京女子监狱从2004年起开始在服刑人员中写《心语集》的活动,就是服刑人员把自己的想法和要求写在监狱发放的统一的笔记本上,由警官进行批阅,并写下评语,以此进行双向沟通。章亚非也通过写《心语集》向警官流露自己的思想,下面章亚非的日记和警官的批语的摘录:

章亚非日记:2005年4月22日(周五)苦苦盼望多少天,好容易和儿子通个电话,没曾想心里苦滋滋的,真想哭一场。突然觉得彼此之间话不大投机,其实他是个懂事的孩子,也许是我要求过高……

2005年5月5日(周四)早上起来,感觉身体不适,头晕无力,最近进入亚健康状态,还是要给自己敲警钟了,能否是精力和体力透支呢?

警官批语:孩子在成长,你要把心放宽,凡事往好处想,以自己的身体为重,有了健康的身体才有一切,才能更好地关心孩子、母亲。小组目前平稳,这与你的尽心、努力是分不开的,相信你会做得越来越好。

警官及时批阅,与她进行无声的交流,使迷失人生路上的章亚非终于找回了失去的灵魂。

根据章亚非的改造表现,南京女子监狱安排她在四监区409室任犯人小组长,组里有10多名犯人,一开始在车间做玩具;后来她又被调去做检验员;业余时间,她利用自己当医生的特长,经常帮犯人看病,或撰写女性健康方面的文章。由于文化水平高,她兼做犯人扫盲班教员。联欢会上她领唱《祖国,我仰望你》;演讲比赛中,她一举夺魁;由于改造积极,她当年的总积分在监区名列前茅。

中国日报网站消息:一名曾被派往伊拉克的前美国海军陆战队成员声称,他所在部队在美军2003年入侵伊拉克期间对当地平民犯下了暴行,其中包括向手无寸铁的示威者开火。

据美联社报道,自爆美军恶行的是美国前海军陆战队上士吉米·马西。马西在海军陆战队服役12年,曾在伊拉克呆了三个月,由于患上“创伤后压力综合征”复员。他在与法国记者娜塔莎合写的《杀!杀!杀》一书中详细回忆了美军暴行。这本书已经在法国出版。马西还说,他很理解美国出版商不愿意出版此书的原因,因为许多美国人很难理解他在书中所说的一切。

马西说,他在伊拉克期间隶属于第七战斗团第三营,担任排长,负责建立检查站以及提供武装保护,抵抗伊拉克武装分子和恐怖分子。他表示,他所在的排在一个半月之内杀死了超过30名伊拉克平民。他在接受美联社采访时说:“我们确实激化了伊拉克暴力局势。”

他还回忆了2003年4月巴格达沦陷后不久,在伊拉克拉希德市发生的一次反美示威。当时有一些伊拉克示威者在该市美军基地附近高喊反美口号,马西所在部队听到一声枪响后就朝10名示威者开火,结果打死了九人,马西本人开了12枪。

马西对此表示:“那天,我们在神智清楚的情况下朝拉希德的示威者开火,我知道,我们这样做的同时给了目睹这一切的伊拉克人对我们横眉冷对的口实,我们也暴露出了自己的残忍。”

但是一名美国国防部发言人指出,他们已经调查了马西所讲的情况,结果证明马西对美军的指责毫无根据。(韩榕华)

新华网消息巴基斯坦政府官员8日说,当天发生的强烈地震仅在巴控克什米尔主要城市穆扎法拉巴德就造成大约250人死亡。巴总统穆沙拉夫的发言人说,地震造成的死亡人数可能达到数千人。

与此同时,印度官员称,印控克什米尔地区有174人死于强震,600多人在地震中受伤。

8日上午,南亚次大陆北部发生的强烈地震达里氏7.6级,震中位于距巴基斯坦首都伊斯兰堡约95公里、离穆扎法拉巴德约70公里的地方。(万宏)(专稿)

新华网消息据俄罗斯媒体报道,因苏-27战机坠毁事件被立陶宛扣留的俄军飞行员特罗扬罗夫6日被释放后,于7日从俄波罗的海飞地加里宁格勒乘飞机返回莫斯科。

此前俄军总参谋长巴卢耶夫斯基曾与特罗扬罗夫会面。巴卢耶夫斯基表示,围绕俄军战机坠毁事件产生的国际纠纷已获彻底解决,特罗扬罗夫的获释说明立陶宛政府承认特罗扬罗夫无罪。

俄空军司令米哈伊洛夫同日说,苏27坠毁是飞行员本人以及负责飞行计划的官员失误所致。立陶宛方面早应该意识到这不是一起蓄意侵犯领空事件。

俄媒体日前还披露,立陶宛调查人员在苏27残骸中发现了飞机的绝密核心部件,即飞行员使用的敌我识别系统。但是俄国防部长伊万诺夫说,北约获得敌我识别系统不会对俄军构成威胁,因为该系统很可能自动毁掉了其中的绝密信息。

9月15日,俄罗斯空军一架苏-27战机在从圣彼得堡飞往加里宁格勒途中,在立陶宛境内坠毁。飞行员特罗扬罗夫跳伞逃生后被立方扣留。立陶宛方面怀疑俄军故意侵犯该国领空。事件调查组得到战机黑匣子后,在乌克兰专家协助下对黑匣子中数据进行了解译,并多次对软禁中的特罗扬罗夫进行讯问。

俄罗斯方面则对立陶宛连续20多日扣留其飞行员表示不满,称立陶宛有意将一次技术事故政治化。(万宏)(专稿)

人民网伊斯兰堡10月8日电记者陈一鸣报道:巴基斯坦首都伊斯兰堡城区东部一座10余层高的公寓楼在8日上午发生的强烈地震中整体倒塌,目前伤亡情况不明。巴基斯坦有关方面已出动救护车、警车和直升飞机在现场进行紧急救援。

人民网记者在现场看到,这座整体倒塌公寓楼与另两座外形相似的公寓楼频临,每座楼之间相距只有10余米。地震中来不及逃生的人被掩埋在倒塌的楼房中,而另两座高楼中的一座水塔受损,正在从楼顶向下冒水;另一座楼中的居民在地震中用床单等物绑成绳索,准备顺窗爬下逃生。

巴基斯坦8日上午8时50分(北京时间11时50分)左右发生强烈地震,首都伊斯兰堡及附近的拉瓦尔品第震感相当强烈,在一楼即可感到房屋剧烈摇晃,无法站立。目前,伊斯兰堡的秩序尚属稳定。

本报讯昨天(7日)下午3时30分左右,广州增城市新塘镇西洲乙炔气厂发生爆炸,厂房严重受损,传有人员伤亡,但未得到有关部门证实。爆炸产生的火苗导致周边山林起火,所幸抢险得力,山火被及时扑灭。

发生爆炸的西洲乙炔气厂位于新塘大道南侧的一座小山上,由一条小水泥路转入即可到达。周边有山林,隔壁还有一家西洲气厂,工人称该厂主要生产氮气。

昨天下午4时,记者远远看见西洲乙炔气厂内和周边山林冒出滚滚黑烟,但看不见明火。数百人聚集在新塘大道围观,多辆消防车、警车等救援车辆来回穿梭。据了解,发生爆炸的是该厂乙炔仓库,旁边是装运点。记者看见,该仓库门前停放的一辆货车几乎被炸毁。工人说,这是一辆装运乙炔的货车。消防人员携带氧气呼吸机从浓烟中进出,喷水灭火。

据该厂工人张某介绍,下午3时30分左右,乙炔装运车间突然传出几声闷响,全厂工人立刻跑出厂。随后爆炸声不断,有“几十声响”。隔壁西洲气厂的工人称,他们原以为是附近开山,是炸山的声音,得知是隔壁乙炔厂爆炸后,纷纷逃跑。随后看见不停有气罐飞到空中,随后又落地。现场一名消防人员说,仓库屋顶炸出一个大洞,所幸还有两罐乙炔未发生爆炸,现在只能降温处理。

记者在现场看见,发生爆炸的西洲乙炔气厂隔壁山林内多处也冒着浓烟,多名头戴“安监”字样安全帽的工作人员提着灭火罐进入山林。据住在山林边的居民黄某介绍,下午3时30分左右,她带小孩在路边玩,一开始听到沉闷爆炸声时还没在意,后来看见乙炔厂内飞出很多火苗,落入山林内,很快多处冒烟。她意识到情况严重,连门也来不及锁,就逃了出来。

山林边制衣厂的一名保安说,当时夜班工人还在睡觉,得知爆炸后立刻逃出来,保安们则提着灭火器协助灭山火,以防制衣厂遭殃。该名保安抱怨说,由于地势高,水压很低,根本接不到水,给山林灭火带来了一定的困难。现场一名安监部门的工作人员说,他们已经从多处调高压水,往山内供水。下午4时25分,几条通向山林的水管铺设完毕,水管开始喷水,山林内的火很快被扑灭。

昨天下午5时05分,西洲乙炔气厂内的浓烟逐渐变淡。有工作人员出来召集工人集合,开始点名。现场警察称,这是为了查对工人有无失踪,或者在爆炸中死亡。但此次点名的结果、有无人员失踪,记者未能从有关方面获悉。

昨天下午5时17分,一辆救护车来到现场。有工人称,爆炸现场发现了工人尸体。但此次事故的伤亡情况,有关部门尚未对外通报,医院方面也不愿透露相关信息。

昨晚,记者通过非官方途径获悉,此次事故初步判定是由于乙炔装运补给点出现意外,引发了乙炔仓库爆炸,一辆装运乙炔的车辆几尽炸毁。目前,这种说法尚未得到权威部门证实。

爆炸事件发生后,本报以及南方日报等多家媒体均派记者前往采访,然而采访却遭到了暴力阻挠。本报摄影记者的相机被一名不明身份男子抢走,被两次砸落在地,造成全损。该相机为佳能EOS1DMARK2型机身,价值约4万元,佳能70-200MM1:2.8L镜头,价值约1.5万元。南方日报文字记者和摄影记者均遭到围攻、语言威胁,该名文字记者还遭殴打十余拳。

在记者采访遭暴力阻挠过程中,有警察在场。本报摄影记者相机被砸过程中,一名警号为037739的警察就在现场,但他并未阻止,行凶者最终得以逃脱。随后,本报摄影记者向现场警察报警,对方竟让其拨打110.南方日报被打的文字记者表示,在他被打过程中,警察和治安员只是拉住记者,但没有对围攻记者的人员进行劝阻,也未抓捕行凶人员。

昨天,在采访广州增城市新塘镇西洲乙炔气厂爆炸事件过程中,南方日报记者遭围攻。一名文字记者头部和身体被打了十多拳,并有人威胁道,“小心打死你们!”

一名行凶者当着警察的面,夺走本报摄影记者手中的相机,两次砸落在地,现场警察眼看行凶者逃跑。记者向现场警察报警,对方答复先拨打110.

昨天下午5时30分,南方日报一名文字记者和摄影记者获准进入距离现场较近地点。摄影记者爬上一堵距离第一现场约50米的墙上拍摄,不料几名穿T恤的男子拿着长棒冲过来,对着摄影记者大喊,“再拍就捅死你!”几名警察赶到现场劝解,解除风波。

南方日报文字记者见事发工厂有一个铁门敞开,并有人走出。该记者立刻上前准备采访,不料刚开口,又有一名穿T恤男子冲出来,卡住记者脖子,并不停骂:“他妈的你们来采访干什么,别想搞我们的厂子。”南方日报文字记者解释有采访的权利,并让对方停手,对方却说,“你们有个屁权利!

我就是卡你脖子,打你!我别说卡你脖子一次,卡十次都没问题!“这时又有多名着工厂制服的工作人员出来推搡文字记者。文字记者无奈退出,仍遭到围攻,头部和身体被打十多拳,并有人威胁道,”小心打死你们!“事后该名文字记者表示,在他被打过程中,警察和治安员只是拉住记者,但没有对围攻记者的人员进行劝阻,并未抓捕行凶人员。

昨天,本报摄影记者接到报社指令,第一时间赶到事发现场。但进入第一现场的请求未能得到警方许可,只能站在距离现场100米左右处拍摄。随后,多名不明身份的男子出现在本报摄影记者身边,干扰、阻止其拍摄。本报摄影记者一再解释,在公共场所发生的公共事件,摄影记者有采访拍照的权利,但丝毫没有效果。

随后警方准备设立警戒线,劝说记者和围观群众后撤。记者按照警方指引,并在一名警号为0377×9的警察的陪同下,向指定地点后撤。在随后的事件过程中,该名警察一直没有离开摄影记者。

在后撤过程中,一名着便装的男子带着几人,从后面冲到本报摄影记者身前,双手握住本报摄影记者手中的相机,试图抢走,并要求摄影记者出示证件。本报摄影记者不明其身份,便要求对方说明,还表明相机很贵重,值五六万元。但对方没有理睬,本报摄影记者将此情况告诉该名警察,并询问围在身边的是些什么人?该名警察没有答复,也没有询问周边的不明身份男子。

昨天下午5时15分,本报摄影记者随该名警察退后了约30米。原先抢本报摄影记者相机的男子突然抢过记者手中相机,砸落在地,随即又捡起来,再次摔砸在墙上。站在本报摄影记者身边的该名警察,并未上前阻止该名男子行凶。

本报摄影记者见行凶男子逃跑,请求该名警察立刻抓捕,但对方并未立刻采取行动,而是在行凶男子不见踪影后,才去追捕,最终也未能抓获行凶者。

现场有上百名群众围观,多名群众惊讶地说,“怎么能这样对待记者,真是不讲理。”有多名群众还在现场表示抗议,要求警察捉拿凶手。随后,多名保安等工作人员赶到,赶走了围观群众。

警号为0377×9的警察沿着行凶者逃跑方向追捕之后,又有一名警号为0387×4的警察来到,本报摄影记者立刻上前报警,讲明事件情况。但该名警察听后立刻表示:先拨打110.随后记者向现场多名警察求救、报警,包括一名自称是广州市公安局治安支队的警察,对方均表示要先拨打110,现场警察不予处理。

本报摄影记者无奈,只好拨打110报警。随后,沙村派出所的民警赶到现场,将本报摄影记者带到派出所录口供。

2004年7月27日,新快报4名记者对增城市新塘镇一纸制品厂厂房倒塌事故进行正常采访时,在该厂门口突遭几十名穿着厂服的男子毒打,一名记者被打倒在地后,还遭到残忍的狠踢猛踩。毒打持续了约15分钟,一度引来上百人围观。4名记者不同程度受伤,致“全身多处软组织挫伤”,其中两名记者伤势严重。

此事引起增城多个部门的高度重视,事发后有5名打人疑犯被警方抓获。增城市政府有关人士、新塘镇政府负责人还到医院看望了受伤的记者。

据中央通讯社7日报道,泰国教育部的这一要求是为了适应该国日益升温的中文学习热潮。泰国《民族报》报道称,该国教育部拟要求各地区2007年先试点开设普通话班,2008年所有中学都要教授中文。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