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显示日本人对中国好感度跌至谷底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2 18:20:30

1月30日正值大年初二。上午9时许,乐东千家镇前号村不时有喜庆的鞭炮在村中响起,家家户户都沉浸在团圆幸福之中,但此时前号村的墓地里有几个人影在晃动,村民36岁的陈文东心中无限焦虑,其16岁的女儿阿梅10天前突然失踪,找遍村里村外以及其它几个村子,始终没有女儿的音讯。

无奈之下,陈文东一大早带着几个亲戚来到这村民避讳的墓地寻找。绕过一片灌木丛,一股剌鼻的臭味朴面而来。陈文东顺着臭味寻去,那恶臭的味道愈加浓烈,拨开一片杂草。突然,陈文东看到杂草中有一女尸。顿时,一种不祥之兆袭上陈文东的心头。

陈文东战兢兢走近女尸,女尸下身赤裸,脸部浮肿呈黑色,尽管尸体高度腐烂,陈文东还是认出死者就是其失踪10天的女儿阿梅,陈文东大叫一声抱着女儿尸体失声痛哭。

9时许45分,乐东公安局指挥中心接到千家镇前号村三队村民的报案。此时,春节值班的乐东公安局局长文海因发高烧正在医院输液,得知案情后,文海局长立即拔掉针头带领冯建文副局长、刑警大队长姚政斌以及刑警大队侦查员、技术员和千家派出所民警赶赴现场,同时向省公安厅贾东军常务副厅长、林捷副厅长、刑侦处刘晓明处长汇报案情。

春节发生恶性命案,省厅领导高度重视,当即指示:乐东县公安局要全力以赴,尽快侦破此案,消除影响,并派出省厅刑侦处技术科技术员赴乐东给予技术支持。同时,贾副厅长指令正在乐东县检查工作的治安处杜汉平处长指导该案的侦查工作。当天下午,省公安厅刑侦处技术科刘光明科长带领赵洪伟、李光存、雷国庆等技术员赴乐东县,和乐东公安局技术人员一起连夜冒雨对该尸体进行解剖检验。

文海局长赴现场后,带领侦查员、技术员对发现尸体现场进行初步勘查。经搜索,在现场附近的一条水利沟中发现阿梅失踪前所穿的裤子,现场没有打斗的痕迹,死者下身赤裸,疑犯有强奸动机,墓地不是作案第一现场,死者死于偏僻处且距村子近,经初步勘查和调查的情况进行分析,文海局长在案情分析会上指出,该案应系就近村庄人员所为,发现尸体现场应属第二现场,初步定性该案为强奸杀人抛尸案!

侦破方向确定后,文海局长随即对侦查工作进行分工:技术员对尸体进行检验,查明死因;开展现场搜索,寻找作案第一现场;全面开展调查访问,就近村庄是否有人身上留有被抓伤痕迹且行为异常;布置特情耳目,有针对性地开展调查摸底。

经外围调查,16岁的阿梅是某中学初一学生,在班里是副班长,学习成绩优异,三好学生,女孩天真、善良,其父母老实忠厚,与人为善,无论是阿梅本人还是其父亲及亲戚没有什么仇家,那么,谁会对一个天真的少女下此毒手呢?

按照文海局长的布署,办案民警深入到前号村6个自然村5个生产队明查暗访,发动群众积极举报。

经过民警的不懈努力,前号村民反映:死者阿梅的姨夫、26岁的陈关洪在死者失踪当天其脸部、脖子有抓伤痕迹,自称是遭遇抢劫被人打的,还说如果有人说他是强奸犯,他就与对方拼命,很可疑。据此,文海局长认定,陈关洪有重大作案嫌疑,文海局长立即指示该局刑侦大队长姚政斌带领民警立即赶到前号村对陈关洪实旋抓捕。

下午4时许,在前号村委会干部及千家派出所民警的协助下将陈关洪抓获,并立即押至刑警大队。由于案情复杂重大,文海局长坐镇亲自主审。

起初,抱有侥幸心理的陈关洪拒不交代。文海局长巧妙周旋,在强大的政策攻心下,陈关洪的心理防线彻底崩溃,对杀害阿梅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1月30日,乐东公安局对犯罪嫌疑人陈关洪予以刑事拘留。1月31日,刑警大队民警带领犯罪嫌疑人陈关洪对作案现场进行指认,并在陈关洪指认的杀死阿梅的现场提取到阿梅被害前所穿的一双沙滩鞋。

据警方调查,陈关洪因抢劫入狱4年,于2003年刑满释放,出狱后一直在家务。阿梅的母亲与陈关洪的妻子是同胞姐妹,阿梅是被自己的姨夫陈关洪所杀。

本是件扑朔迷离的恶性强奸杀人抛尸案,为什么会在短短的7小时成功破获呢?乐东县公安局局长文海对记者说,领导高度重视,靠前指挥是侦破此案的关健。该案发生后,省厅各级领导高度重视,责令尽快破案,派出强有力的刑侦技术人员支持开辟侦破工作。乐东公安局落实公安部“命案必破”,领导靠前坐镇指挥,为争取破获案件争取最佳时机。

乐东公安局刑侦大队长姚政斌对记者说,此案能成功破获,局长带病亲自指挥对办案民警有巨大的鼓舞,增强了士气,侦破此案,刑侦民警牺牲春节假日是值得的。

“当时,我很冲动,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尤其是她反抗抓伤了我的脸,我就用她的裤子勒住她的脖子……”在押于乐东县公安局看守所的强奸杀人疑犯陈关洪谈到自己杀死外甥女的经过时,一脸懊悔,几次落泪,他说他不敢见所有的亲人,他对不起亲人。

陈关洪说,1月21日下午5点多钟点,阿梅到菜地找他,让他用摩托车送其舅舅回抱由镇抱平村。说完后,阿梅到菜地附近的爷爷家。随后,陈关洪骑摩托车经过阿梅爷爷家时,阿梅让陈关洪送其回家。陈关洪用摩托车送阿梅回家途中,因路途颠簸,阿梅的胸部不时与其触碰,激起他的性欲。

“当时我很冲动,产生要与与阿梅发生性关系的念头,所以,我就骗阿梅到村道旁的芒果地,说找芒果摘,走进芒果地后,我突然从身后抱住阿梅要求与她发生关系,阿梅没有想到我会做样做,她拒绝我。我一手抱着阿梅一手强行扒下阿梅的裤子,欲强奸阿梅。阿梅见状,边大喊求救边用手抓扯我的脸部和脖子,把我的脸及脖子抓出了血印。”此时陈关洪脑羞成怒,见阿梅大喊后,害怕被人发现,陈关洪抓起阿梅的裤子使劲勒住阿梅的脖子,阿梅拼命挣扎,不多时,阿梅活活被勒死。陈关洪见阿梅断了气,慌忙逃离现场。

当天夜里,陈关洪担心放在芒果园的阿梅的尸体被人发现,又返回芒果地,将阿梅的尸体扛到该村三队墓地的树丛里藏匿,并将阿梅的裤子丢弃到菜地前的水利沟中。

16岁阿梅的家是用茅草盖的,房间破陋、阴暗。陈家沉浸在失去女儿的悲痛之中,阿梅的母亲面容憔悴、目光呆滞地看着女儿的相片。

这是一位非常清秀的女孩,亮亮的眼睛,一脸灿烂的笑容。“女儿很乖巧,放学回来帮我做家务,下地干农活,很照顾妹妹弟弟,对长辈非常有礼貌,孩子死得太惨了!”阿梅的母亲泣不成声,她收拾着女儿的书本说阿梅学习非常努力,成绩非常的好,他们剩吃俭用供女儿读书,就是希望女儿能成材,将来有出息,没想到女儿就这样走了。张某捂着脸忍不住失声痛哭。

阿梅的父亲陈文东对记者说,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杀死自己女儿是孩子的亲姨夫,陈关洪将女儿杀死后,还假惺惺跟在他们到处找女儿。“他可是阿梅的姨夫,怎么能做出这样缺德的事情,怎么忍心下此毒手,他不是人,是畜牲,杀人偿命,我们希望法律对这个恶棍严惩。”陈文东愤愤地说。

强奸杀人疑犯陈关洪的妻子张某抱着未满周岁的婴儿泪流满面,做为妻子他难以理解丈夫的做法,做为强奸杀人疑犯的妻子她无颜面对自己的同胞姐妹。“我没脸见自己的姐姐,丈夫做出这样伤天害理的事,天理难容,我恨他。”张某说阿梅是个好女孩,经常帮她带孩子,她很亲阿梅,丈夫怎么这样狠心杀死阿梅。张某说她最为痛心的就是可怜的孩子,孩子太小,她不知今后怎样养活两个孩子。

陈关洪:我是一时性冲动,控制不住自己,当天我喝了一瓶酒,头晕晕的,稀里糊就杀了人。

陈关洪:我非常后悔,对不起阿梅的家人,没脸见他们。我罪有应得,我该死。

中国台湾网2月9日消息据台媒报道,台“立法院长”王金平转述陈水扁的话说,陈水扁声称提出“废统论”是针对马英九的“统一论”,以示双方的区别。

王金平昨天与陈水扁见面谈了一个半小时,话题主要围绕“废统”。陈水扁表示,他提出“废统论”的原因,是因为马英九表示统一是终极目标,如果让“国统会”与“国统纲领”继续存在,会让外界认为民进党政府也支持这种说法,所以“废统论”“不提出来处理已经不行”。陈水扁已经向美国表示了做出此决定的原因和过程,目前尚未获得美方回应。

去年12月中旬,身兼国民党主席的台北市长马英九接受美国《新闻周刊》国际版专访时表示,国民党终极的目标是统一,但目前时机尚未成熟。马英九指出,民进党受限于他们的意识形态,必须与大陆保持距离,导致怯懦、保守。如果国民党能重新“执政”,会在两年内开放与大陆直航。这一点对于台湾的经济相当关键。对台湾而言,最重要的就是要增进贸易和投资以及纾缓两岸关系。

陈水扁为了掩盖自己的“台独”野心,不但搬出马英九做靶子,还拿出了“台湾人民”做幌子,他诬蔑马英九“侵犯人民选择未来的权力”,并且冠冕堂皇地说:“两岸问题应由台湾两千三百万人决定,这才是尊重主权在民。”可是自己却未和任何人商量,径自提出“废统”,他的独断专行、言行不一,完全是自己打自己嘴巴。(讷稷)

新华网北京2月9日电国务院9日发布《国家中长期科学和技术发展规划纲要(2006-2020年)》。

中新网2月9日电据法新社报道,一名印尼总统发言人8日宣布,印尼总统苏西洛已经邀请朝鲜领导人金正日访问印尼,金正日原则上已经接受了邀请。

“朝鲜人原则上已经接受了。”印尼总统发言人说。但他称目前还没有确定金正日访印的具体日期。

金正日极少访问外国。目前已知的是他访问了中国四次,最近的一次是在今年一月,此外他访问了俄罗斯两次,最近的一次是在2002年。

★2月8日,京广铁路与107国道交会的耒阳万人亭桥上,路政拉起警戒线围起被撞坏的护栏。当天凌晨4时许,一辆小货车冲破护栏坠桥后被火车撞上,货车上两人丧生。

昨日凌晨4时17分,107国道耒阳段,一辆湘A牌照厢式货车撞断一处跨线桥护栏,掉在京广线上行线铁轨上。一分钟后,刚驶出耒阳站的N714次旅客列车(广州至常德)在强行刹车后撞上坠桥货车。事故造成京广线由南往北方向60余趟列车晚点,货车司机与乘客两人丧生,所幸列车无人员伤亡。

事发后,铁道部和广铁集团立即启动应急预案,组织指挥救援抢险,分离火车机车与肇事汽车,抢修设备设施。上午8时18分,出事地段恢复正常通车。由于铁路部门处置妥当,目前绝大部分晚点列车晚点时间不长,沿途各车站也没有出现旅客大面积滞留现象。预计晚点列车全部恢复正点需一天左右的时间。

伍海燕的住处离107国道耒阳段万人亭桥不到10米,昨日凌晨,她被窗外一阵“雷鸣”声音所惊醒,睡得迷迷糊糊的她连忙拿起手机一看,时间是凌晨4时17分。

伍海燕打开房门,门外的场景让这名彭桥小学的老师惊恐万分:一辆乳白色的厢式货车直挺挺地落在京广线铁轨上,铁路两边的万伏高压电线杆被撞断后,高压电线和货车缠在一起,“刺刺地冒着火花”,在公路桥上,护栏已被撞开十余米长的缺口。

“不好了,有车子掉到桥下去了。”伍海燕急忙回房打电话报警。电话没打完,门外又是一长溜凄厉的刹车声,紧接着是一声猛烈的撞击声,接着便是一阵金属与铁轨摩擦的刺耳声。

“你们快来,肯定有火车撞上去了。”伍海燕对着电话一阵狂喊。她跑到门外,只见一辆列车在紧急刹车不及的情况下,将铁轨上的货车卡在机车头下向前推移了100余米。“货车已成一堆废铁”。

昨日下午1时记者赶到现场时,尚有20余名工作人员在清理车祸残留物,恢复受损的铁路设施,在铁轨上方的公路桥上,坠桥货车撞毁的护栏长12米,铁轨之上,一摊血迹格外醒目。

据现场组织施救的衡阳市春运办主任肖功云介绍,事发时,这辆牌照为湘AF3753的货车正自郴州方向沿107国道往长沙方向行驶,当抵达京广铁路耒阳车站北头K813+300米处的万人亭公路桥时,“冲出路面掉到20米下的铁路上”。

“一分钟没到,运行至此的N714次旅客列车因刹车不及与坠桥汽车相撞,货车卡在火车机车下被推移了120米。货车上有司机和乘客两人,他们在车祸中死亡。”肖功云说。

事发后,N714次列车长左学辉马上采取紧急措施,所有乘务员包括休班的全部到位,并派员守住边门,防止个别旅客因恐慌跳车。乘务员依次细心检查,发现列车上没有旅客受伤。下午两点,N714次列车抵达常德,晚点3个半小时。

附近村民对此次车祸仍心有余悸,“货车差点就坠在火车车身上了。”这种担心不无理由,在昨日下午1时20分至2时之间,共有5趟列车从公路桥下疾驰而过,差不多每八分钟就有一趟列车经过。

事后据记者调查,坠桥货车系长沙某乳业公司送奶车,死者系该公司聘请的物流公司员工,分别为黄国艳和易洋。物流公司负责人昨日下午从长沙赶往耒阳处理相关事宜。

据附近村民介绍,此公路桥始建于上个世纪80年代初。记者在现场看到,被撞桥栏是在行驶的左车道,公路桥路面和桥廊尚有20公分距离,且现场并无任何刹车痕迹。这辆货车为何会坠桥呢?肖功云分析:很可能是“严重的疲劳驾驶”酿成此次事故。耒阳市交警大队安宣股梁斌也赞同这一观点,但他表示这只是勘察后的初步结论。据悉,铁道部、湖南省相关部门的专家将前往耒阳事发地点,对事故原因进行进一步调查。

由于正处春运期间,事故发生后,铁道部立即启动应急预案。广铁集团按照应急预案全力组织救援和恢复铁路通车。耒阳市迅速组织百余人进行紧急处理和抢修。

在确保列车运行安全的前提下,广铁集团采取立即折返等多种措施组织晚点列车抢时间赶正点。受此影响的旅客列车大多停靠在沿线各小站,列车及时通过广播向旅客解释晚点原因并致歉。衡阳、株洲、长沙、岳阳等火车站及时将晚点列车的情况向旅客通报、致歉,并紧急增调上千名工作人员和青年志愿者,为旅客提供送水、咨询、导乘等服务,力保旅客情绪稳定。

受此影响,长沙车站晚点的主要列车有:T92次、5362次、N714次、1008次、00618次、00620次、A8次、L146次、L50次、L44次、1606次、K186次、N722次等。

列车晚点后,长沙车站利用广播随时把列车运行信息向旅客通告,按规定代表站长向旅客道歉,并组织人员在大厅门口、候车室门口用广播、无线喇叭等对候车旅客做好宣传、解释工作。为缓解旅客乘车压力,车站减少发售各趟列车的无座车票;为缓解候车压力,车站腾空软席候车室、车站大厅、雨廊、广场以及旅客进站等候区来安置旅客。

同时,车站积极组织旅客办理改签、退票工作。车站还增开了改签、退票窗口,抽调工作人员到各候车室为旅客办理退票和改签工作。经铁路部门全力疏导,长沙火车站没有出现旅客滞留情况。本报记者张平平谢功梅实习生宾水林陈丽娜

近日,有“恐怖大亨”之称的“基地”组织领导人本·拉登,在悄无声息了一年后,突然抛出了一盘录音带,声称要对美国本土发动更多的恐怖袭击。一时间,本·拉登又一次成为人们谈论的焦点,有国外媒体披露了一些鲜为人知的、有关本·拉登子女们的故事。

据澳大利亚《时代报》报道,拉登家族人口众多,本·拉登本人就娶了4个妻子,子女据说有24到27人,其中有18个儿子。1967年,本·拉登的父亲因飞机失事去世,为子女留下亿万家财。两年后,本·拉登与其兄弟萨利姆接管了家族产业。

利比亚“基地”组织研究专家诺曼·布诺特曼在最近出版的新书中认为,本·拉登虽然家财丰厚,但生活很简朴。他的子女基本上是在艰苦环境中长大成人的。诺曼说,他见过拉登的孩子,人们绝不会想到这些孩子就是本·拉登的子女。他们就像世界上最穷的孩子一样,穿着破旧的衣衫在街上乱跑。

诺曼在书中说,拉登一直对“基地”组织成员灌输一种思想,就是必须抛弃现代生活方式,比如使用空调、冰箱、用电、用汽油等,否则人会身陷安逸生活而无法自拔,更不可能前往山区作战。拉登4个妻子之一的乌玛·阿里是一名大学教师,据说就是因为不能忍受本·拉登人为制造的苦行僧式的生活而离他而去。

哈姆扎是拉登最喜爱的小儿子。去年曾有一些网站刊登了哈姆扎的照片。当时年仅14岁的哈姆扎手持“卡拉科夫”半自动步枪,手指轻扣板机。这种步枪非常像本·拉登最喜欢的“卡拉什宁科夫”自动步枪,只不过“卡拉科夫”自动步枪的子弹要比“科拉什宁科夫”自动步枪的子弹小一些。

据说,哈姆扎小小年纪已经参加过一次“基地”组织在阿富汗与巴基斯坦交界山区的袭击行动。由此可见,哈姆扎已在步其父拉登的“后尘”,成为“基地”组织的年轻成员。

据拉登的传记作者哈米德·阿里说,他在“9·11”恐怖袭击后采访拉登时,曾经看到拉登的另外三个儿子:穆罕默德、阿里和当时年仅16岁的萨阿德。哈米德当时拍摄了一张萨阿德将步枪放在膝盖上的照片,并问拉登,他这么小为什么也要拿枪。拉登说这是他自己的事。于是哈米德又转过头去问萨阿德是不是想步父亲的后尘,萨阿德当时自信地说,不是,他是追寻先知的脚步。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