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元洋酒芝华士成本仅25元 谎言谁来管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6 11:45:02

刘国江什么也没说,第二天一早,他就带着全家到两公里外的山坳里背泥巴烧瓦。一家人背泥巴背了一年,刘国江用石头砌了个窑子自己烧,又烧了一年,才烧齐所需的瓦。

“这些瓦就是那时烧的。”刘国江指着屋顶的瓦得意地说。记者还在地坝上发现一个用竹子做的竹夹,一打就发出巨大的“啪啪”声,这是撵猴子用的。“这几年没听到老虎叫了,可常有猴子来偷粮食,昨天还来了只老鹰,把一个正在生蛋的母鸡叼走了。我不敢打,听说打了要遭枪毙。”

“从山下带来的最小一个孩子5岁时掉进粪坑死了,我们后来又生了4个孩子,都是‘小伙子’接的生。1963年生老三刘明生时,我吃掉了家里最后两个鸡蛋。第二天,我趁他出去打野兔,悄悄上山挖野菜,他回来吓惨了。”用大山里的野菜和兽肉,徐朝清和刘国江将7个孩子拉扯成人,现在曾孙都有了。

他们有时也会下山,走4个多小时到最近的长乐集市买猪仔、买修路用的铁钎、送孩子到高滩小学念书……

半坡头在高滩村背后的深山中,和村上原本只有一条荆棘丛生的小路相连,当年他们就是由这条路上的山。

怕老伴出行摔跟斗,刘国江从上山那年起,便开始在崎岖的山崖和千年古藤间一凿一凿地开造他们的爱情天梯。

每到农闲,刘国江就拿着铁钎榔头、带着几个煮熟的洋芋一早出门。先在顽石上打洞,然后站上去,在绝壁上用泥土、木头或石板筑阶梯。饿了,啃几个洋芋;渴了,喝几口山泉。

现在刘国江已经由小伙子变成了老头子,铁钎凿烂20多根,青山白云间,他奋力打凿,修了半个世纪的山路。

记者突然感到,古往今来文人墨客对爱情的诠释,在这条爱情天梯前,显得那么苍白与空洞。

“我心疼,可他总是说,路修好了,我出山就方便了。其实,我一辈子也没出山几次。”摸着老伴手上的老茧,徐朝清眼里流出了泪水。

“我还能动!”刘国江伸手为老伴擦去泪水。两人旁若无人地互相心疼着,沉浸在他们的二人世界里,似乎忘了有外人在场。

“家务事怎么分工?”记者极不情愿打断他们。“我不会让她干重活,她年纪比我大,洗脚水都是我给她打。”刘国江说。

“我们两个一天也分不开。”徐朝清说,50年来,刘国江从来没将她一人留在家里过夜。他们从没到过江津县城,就算中山镇,刘国江也只去过几次。

不管谁有事出山,另一个准会在天黑前来到山下的独木桥等候,等心爱的人一起爬上爱情天梯回家——桥那头便是凡人的世界,他们没事从不过桥。

坐了一会,徐朝清非要请记者吃饭,说才杀了过年猪。酒菜很快弄好,但家里只有两个酒杯,便用碟子代替。酒过三巡,刘国江突发兴致要唱山歌。“年轻时经常唱,现在老了,没事也和老妈子在家吼两句。”

半个世纪过去了,二老的结婚证早已被虫蛀烂,当年的闲言碎语也烟消云散,但二老仍不愿下山。村里一名叫邹家明的长者告诉记者:“恁多年了,没人说啥子了。当年别人说三道四,他们就不晓得跑到哪去了,前几年才听说在半坡头上,那山恁高,又有老虎,我都没去过。”

二老的女儿们早已嫁出大山,儿子们也出山当了倒插门女婿。因为儿女在山外,老两口近年来与外界接触多了些,但他们仍不喜欢外面的世界。住在山脚下的三儿刘明生有空就会上山帮父母干点力气活。“我多次让他们下山住,可他们说习惯了山上的生活。”

“她年纪大点,我能照顾她多久就多久。”刘国江说,他们二人约好,谁先走了,另一个就将其葬在山上,然后下山和儿子住,死后要运上山和老伴合葬。“娃儿大了,除了对方,没得啥放不下的,死了能一起葬在这山上就行。”

2006年1月16日,直击合肥街头小偷行窃。随着春节来临,合肥街头采办年货的人很多,也给一些流动的外地小偷带来可乘之机。据悉,这些小偷以孩子居多,大多来自西部落后地区,离开家乡来到合肥。有的是家庭贫困,犯罪分子(可能是熟人)上门游说,说带孩子出去打工挣钱;有的是孩子的熟人以出去游玩为名将孩子拐骗出去;还有的是孩子在上学路上被劫持或者家庭教育不力,孩子离家出走,然后加入小偷团伙。

许多非洲人对中国的了解都来自各种卫星电视报道。电视里中国大城市的摩天大楼、四通八达的高速公路让没有去过中国农村的非洲人不相信中国还有贫困和失业问题。在他们眼里,中国什么都有,是像美国、英国一样的发达国家。于是,就连津巴布韦新闻部的高官都会忍不住问中国记者:“为什么中国坚持称自己是发展中国家?”每一次听到非洲人滔滔不绝地讲中国的发达,记者总觉得有必要跟他们讲中国农村近1亿人口仍处在贫困线上。

在非洲各国的商店里,你会发现家用电器是南非、日本和韩国商品的天下,而服装和日用小商品则是中国商品唱主角。但很快,因质量差,中国商品在非洲的名声坏了,让许多人产生不满。

穆塔萨先生是津巴布韦报业集团的首席执行官。津发行量最大的英文报纸《先驱报》就是津报集团的出版物。他对记者说:“我去过中国,对上海印象最深刻。中国商场里的商品应有尽有,物美价廉。但为什么出口到非洲市场的一些中国商品质量会有问题呢?”

在赞比亚卢萨卡曼达山商业区一家书店里,一名来自南非的白人主动跟记者搭讪,在得知记者是中国人后,这位先生不失时机地评论起在非洲的中国人,“知道我最喜欢中国人什么吗?他们来这里时一无所有,两年后,他们拥有了一切。他们非常能吃苦,很能干。”

在南非,我不止一次地听到这种评价。有人因此预言,凭着中国人的闯劲儿,中国将来的发展势不可挡。

津巴布韦马托普山旅店的主管称自己叫“寂寞”。初次见面,“寂寞”把记者当成了日本人,嘴里嘀咕了一句,“好长时间没见到日本客人了。”获悉记者是中国人后,他就问:“谁都知道中津两国政府的关系很紧密,但中国游客为何很少来我们津巴布韦旅游?”

津巴布韦的传统游客来自欧美国家,即便是在今天,欧美游客仍占赴津外国游客的79%,来自日本、中国等亚洲国家的游客不过15%。在经济严重缩水、外汇奇缺的今天,津政府急需更多的中国游客来津旅游,给国家带来宝贵的外汇收入。

餐馆服务员:中国人在餐馆吃饭很浪费,为什么不少点些菜,省下钱来给小费

一名在哈拉雷中餐馆工作的中国厨师曾跟记者说,十年前他刚到津巴布韦时,他打工的那家中餐馆的老板不愿意给中国人服务,他不能理解其中的原因,老板也不肯向他解释。于是,他就问餐馆里的黑人服务员,黑人服务员实话实说地告诉他,“中国人在餐馆里就餐,点那么多菜,吃不完都浪费了。为什么不能少点些菜,省下点钱给餐馆服务员小费呢?”

本报讯(作者钱俊毅)“朋友,一年到头,总要给侬斩点的,但落手勿要太狠。阿拉拿出来的都是‘肉里分’啊!”昨天,在长寿路一家饭店内,刚订完年夜饭的吴先生苦笑着“哀求”了老板几句。

“1000元好赚700元;2000元弄个1500元;3000元摇账2000元。”指指老板手里厚厚的订单,一个正在吃饭的顾客说了段“顺口溜”。

随着春节临近,许多忙忙碌碌的市民为图方便,都想到饭店吃年夜饭。望着满座宾客,老板的一脸笑容里暗藏多少“杀机”呢?且听一位厨师长慢慢道来。

刘振国(化名),47岁,厨龄27年。见到他时,这位刚忙完午市的厨师长正坐在饭店靠窗的位子上,悠闲地抽着烟,翻看菜单。记者递上一张从其他饭店抄来、标价2888元的年夜饭菜单,请他“参谋”。

匆匆扫了一眼,老刘深深吸了口烟,“这张菜单要全用真货的话,前面加个1都做不下来(12888元)。耍点花头,最起码能赚2000元。”

见我有些半信半疑,老刘拿起笔给“蚝皇大鲜鲍、鱼翅大煲、翅汤东星斑、芝士焗龙虾”四道主菜打上了红圈,一一剥下它们炫目的面纱。

“中等鲍鱼一只就要480元,一桌10只4800元,这样的赔本买卖戆大才会做。”老刘说,过年,不少饭店用的鲍鱼是罐装的,罐头鲍100多元可以买10多只,如果用无商标的大兴货,成本还能低20%到50%。

说起鱼翅,老刘重重地敲了敲菜单:“上面又没写清爽是什么‘翅’,鬼才会给你们上大排翅呢。”老刘透露,稍微像样点的鱼翅50克就要500多元,而碎翅、即食翅50克只要30元,那些用化学品弄出来的水发翅还要便宜,“一桌上半斤水发翅,150元就打倒侬了,侬感觉蛮好。”

“东星斑越大价钿越贵,好的东星斑起码2斤半,2800多元一条。”老刘说:“饭店哪能肯做蚀本生意,上的鱼顶多8两重,进价只要200元500克。”

老刘讲,“澳洲龙虾500克170多元,而一般的龙虾1只1公斤多只需200元。要是用点死龙虾,这利润更是高得吓人。”

按着老刘吐露的真价,记者粗粗一算,四道主菜居然连600元还不到。“下头的蔬菜、肉、点心都不值钱的,200多元全部搞定,一桌菜800多元!”讲到这儿,老刘叹了口气,“不标品质、规格、分量,菜名再好看都是假的,老板把用料一锁定,起码斩你三分之二。”

“在用料上出花头还只是冰山一角,饭店更狠的是在分量上‘摆花版’。”谈及年夜饭“斩客”的另一撒手锏,刘振国亮出了老板们最得心应手的五种“暗器”。

“现在我们进的草虾、龙虾都是‘干货’,袋子里没有半滴水,只有干冰、氧气和草绳。”说着,老刘从厨房拿出个鼓得像气球似的袋子,打开后将“滴水不沾”的草虾倒入了鱼缸,“好了,等卖给侬的辰光,这些‘干货’就变‘湿货’了,上秤一称最起码多二两水。要是龙虾的话,卖给你半斤水不稀奇的。”

“大王蛇、牛蛙都是靠水吹胖的,”老刘告诉我,一只150克的牛蛙用针筒注射150克的水还算客气的,厉害点的最少灌250克。当初有些店家卖出的“灌水”大王蛇足有1.6公斤重,连卖蛇的都觉得“奇怪”:1公斤多的大王蛇已算极品,店里“养”出的“超级大蛇”他们一辈子也见不到啊。

“越到过年绳子越粗。”聊到肉蟹、膏蟹,老刘说玩的就是绑蟹的绳子,脑筋活络点的还会在草绳里裹上根铅丝,500克重的蟹真能搁进嘴里的顶多三分之二。

老刘指点道,盘子的学问就在于例盘、中盘和大盘。年夜饭,总是一大家子人聚在一起吃,菜的分量肯定要多一点,不用关照老板一定是大盘“伺候”,这价格就是例盘的3倍,平时18元的菜成了54元,而真正的分量最多是中盘(例盘的2倍)。

“侬去饭店会带秤吗?”老刘冷不丁问了一句,看着记者一脸茫然,他道出了此中玄机,“饭店里用9两秤是客气,8两秤算老实,7两秤太平常,河海鲜还没进厨房,先赚侬二三成。”“这五种暗器要是放在一起用,侬只好投降了。”老刘说,“500克草虾七八十元,干变湿多二两,上八两秤又多近三两,侬40元已经被斩掉了。”

年夜饭讲究“跑量”,我们吃到嘴里的东西到底能有多新鲜?记者请刘师傅挑明种种暗招。

“大年夜,饭店出去采购新鲜货,成本就高,所以鸡鸭鱼肉用的多是冻品。不光味道差了很多,价格也相去甚远。”老刘说,“新鲜草鸡500克要十三四元,而冻鸡500克3.5元。一只草鸡汤最起码好斩侬二三十元。”

再说虾仁,按规格一整块冻品2公斤,融去冰块后能拿到1200克的虾仁。可到过年时,一些黑心商贩卖给饭店的冻品只能出600克的虾仁。羊毛出在羊身上,这50%的损失自然要请顾客“笑纳”了。

老刘告诉我,大年夜,饭店的蔬菜几乎没有新鲜的,但炒出来的菜还是碧绿油亮,这诀窍就是“浸”,只要把发黄的菜叶往苏打水里一搁,马上就重现光彩,成了“绿色食品”。

任晓声副主任认为,武玉杰给同学代买车票的行为应该与票贩子区别开来,二者行为不是一回事,应该区分对待。

首先,票贩子是通过控制紧张线路的票源后加收50元以上高额卖给乘客。而武玉杰是根据同学所需帮助同学代为买票,而且他是亲自从延庆跑到北京市区火车站去排队买来的,来回是需要路费等成本的。

其次,乘客去铁路部门指定的代售窗口排队买票也是要被多收取5元手续费的,因此武玉杰加收5块钱劳务费应该是合情合理,无可厚非的,学校、同学们也是认可的。他挣的是辛苦钱,应该属于一种劳动报酬或者说是勤工俭学,而不是倒买倒卖。而且,不管最后武玉杰把车票卖给了本学校同学还是卖给了北京工商管理学院的学生,他的票都是帮学生代买的,而不是倒卖车票。所以,任晓声副主任个人认为北京铁路警方对武玉杰作出刑事拘留的处罚是值得商榷的。

北京铁路公安处法制科刘警官告诉记者,从严格意义上说,只要个人之间在代买车票过程中存在获利行为,这种代买车票的行为就属于倒卖车票的行为。对这种行为的处理是依据涉案金额和获利金额来决定的。

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陈兴良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武玉杰的行为已经构成倒卖车票的违法行为了。因为他是以营利为目的,且倒卖车票的数量和金额比较大。虽然铁路部门的订票点也是收取5元手续费,但那是在取得合法营业资格和证件后的一种市场经营行为应该与个人买卖车票的行为区别对待。

1月14日深夜11点30分左右,记者来到北京西站售票厅采访了几位正在排队买票的乘客,他们均认为:在春运期间,有人愿意给代买火车票,每张车票加收20元以内的劳务费还是能接受的。“从家到西站来回要坐3个多小时的公交车,到车站了还得排队站半天,有时还不见得能买得上车票,要是有人给代买的话,加收5到10块钱我还是很乐意的,这样能少受很多罪。”正在排队购买火车票的刘女士告诉记者。

北航的张同学说,他们学校附近的另外一所大学里面一个食堂旁边有个订票点,那里订学生硬座票要加收10元,订学生卧铺票要加收32元,他2005年12月底的时候还去那里咨询过。昨日记者前往该订票点了解情况时,发现该订票点已经关门。

昨天,北京外国语大学的高岩同学告诉记者,像他们学校还属于很好的了,至少有老师帮忙买票,虽然也加收5元钱,但能省同学们很多事。他和部分同学因为暂时无法确定什么时间走,所以无法让老师给统一订票,最后自己去买票,结果跑了好几次火车站,几个同学轮流分时段去买都没买到票。打火车站的订票热线,结果打了十来分钟,里面一直是电脑录音,一分钟3块钱的电话费,花费了30多元电话费也没买上票,最后还是去汽车站买了长途汽车票回的家。

《国家计委、铁道部关于规范铁路客票销售服务收费有关问题的通知》规定:铁路运输企业设立的售票点销售铁路客票,凡送到最终订票单位、旅客的车票(指旅客已事先预订,并在旅客指定地点付款取票),送票费每张不得超过5元;铁路运输企业以外的其他社会经济组织或个体工商户经铁路主管部门(铁路局或铁路分局)批准,并在当地工商行政主管部门注册登记开办的铁路客票代理销售点,代理销售铁路客票可收取“铁路客票销售服务费”。其收费标准每张客票最高不得超过5元;

政府机关、企事业单位、部队、宾馆、招待所等为吸引旅客住宿,方便本系统职工出行,与铁路部门签订团体订票合同而设立的铁路合同订票单位,代旅客购买铁路客票所发生的支出应在其内部行政经费或经营成本中予以补偿,不得以任何名义在国家规定的票价外加收任何费用。

欢迎读者朋友对今天刊发的报道发表看法,同时敬请读者朋友提供身边值得关注的新闻线索,并通过华夏时报深度报道部电子邮箱:muguang@vip.sina.com告诉我们。转载请注明稿件来源及原作者。联系电话:010-51311212转8045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