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专家谈中美日三国智库研讨会和中日关系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9 05:51:51

奥尔默特曾经担任过耶路撒冷市九年的市长,那段时期也是他执行强硬路线的时期。他坚持将耶路撒冷当作“统一的”城市来管理,开放引起激烈争议的西墙隧道,支持在耶路撒冷的阿拉伯居民区附近兴建犹太定居点,毫不留情地拆除阿拉伯人建造的违章建筑。许多巴勒斯坦人认为他是一个“充满敌意的人”。

虽然年轻时候的奥尔默特一直希望政府不要放弃任何土地,但事情的发展却并没有如奥尔默特的心愿,以色列对外约旦的领土主张成为不可能的事情。当意识到这一点后,奥尔默特迫使自己做了一些务实的改变,他开始主张以色列应该控制住1967年战争后夺得的阿拉伯国家领土。作为议员,他反对贝京政府将西奈半岛交还埃及换取和平的决定。但在后来,他自己也不得不承认贝京比他更有远见。“我投票反对贝京的决定,我告诉他这是一个历史性的错误,这会有多么多么危险。现在,我觉得很遗憾,他不能活着听见我承认他的英明和我的错误。他是正确的,而我错了。感谢上苍,我们从西奈半岛撤离了。“

奥尔默特被认为是沙龙的追随者,但实际上,在利库德集团内部,他是第一个提出单边撤离想法的人。这被认为是一项勇敢的举措,因为利库德集团并不喜欢听到这些。他和沙龙之间,到底是谁影响了谁连他自己也无法分清楚。2003年,他曾经和沙龙同场竞技。为了争夺利库德集团主席,他们两个都使出了浑身解数,最终沙龙凭借着更为丰富的政治背景和更加强硬的立场赢得主席宝座。虽然奥尔默特落败了,但沙龙还是愿意把他招至自己的帐下,并让他担任工业贸易部长,二人由此结下深厚情感。

2003年奥尔默特接受以色列《哈雷兹》报采访时说,他确认巴勒斯坦可能会通过放弃武装斗争来反对占领的策略,转而采取人口优势压垮以色列,这被称为“一个人一张选票”策略。

“当然,这是一场干净的斗争(巴勒斯坦人口夺权政策),一场受欢迎的斗争,最终也会产生更大威力的斗争,但对我们而言,这将意味着犹太国的灭亡。”奥尔默特将单边撤离的过程看成是一场对时间的竞赛,因为根据人口统计结果和以后的趋势,这一地区的人口优势不可避免地要转向阿拉伯人。

如果两个国家的解决方案不能够很快的达成协议,实施单边撤离也能让以色列更加安全。

但即便奥尔默特如愿赢得今年三月举行的以色列大选,同巴勒斯坦的和平谈判也未必能够启动。他积极支持单边撤离,但这并不意味着同巴勒斯坦人迅速媾和。根据这一计划,巴勒斯坦人要么接受以色列的想法,要么就被抛弃,被彻底地脱离。根据这一计划,以色列希望在隔离墙的基础上设定国界,但这对巴民族权力机构而言是不可接受的。

奥尔默特在以色列公众心中没有太高的支持率,同样,他在国际社会也没有太大名气。几乎所有的以色列人都把他当成一个“扎实的职业政客”,而不是一个杰出的领袖。但随着沙龙的逐渐离去,人们已经开始对这个时常扮演代总理角色的人有了兴趣。以色列电视台的节目开始拿奥尔默特寻开心:一位扮演奥尔默特的演员被问到,你是否觉得沙龙中风后的状况被许多人开玩笑。于是这位演员回答:“我觉得我很想用一根棍子去按压他的左侧身体,看看他是否对痛觉有所反应,是否会从昏迷中醒来。”在大选前夕,这种玩笑往往是人气的标志。奥尔默特也许真要上路了。本报记者范辉综合报道

有华为内部人士分析,无论是欧美一级市场的下一步大举开拓,还是即将要上马的中国3G,对投入资金的需求都将要远大于以前,彼时,“一定会有募集资金的愿望”。

1月15日,深圳华为技术有限公司发布了一则简短公告:其2005年全年销售收入达到453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40%左右。

“453亿人民币”的数字引来华为员工一阵错愕。不久前,华为常务副总裁费敏在华为内部会议上宣布,华为2005年实际销售额突破86亿美金。”也就是666亿元人民币,其中国内为279亿,海外翻了一番。”华为一位人士对记者表示,86亿美金的业绩一公开,振奋人心。

华为官方对此向本报作出了简短解释:666亿元是华为2005年的合同销售额,453亿元则为实际销售额,“这是财务口径上的不同,但是无论哪一种口径,我们的业绩都是增加的。”

值得注意的是,“不管是内部还是外部”,此前华为一向都是以“合同销售额”作为业绩公布的口径。此次为何“突然改变财务口径”?

“(突然改变了财务口径)意味着华为财务上正在趋向更为严谨和透明。”华为一位销售主管如是评价。

事实上,华为几年前即开始引入毕马威公司为其旗下多家公司进行财务审计,以保证财务的严谨与趋向透明。

这位华为主管表示,不仅如此,华为近两年组建和分拆的几个子公司也都经由毕马威进行审计,“财务管理是相当严格的”。

一位证券公司的电信分析师称,华为对外公开财务口径的变动使财务状况“水分更少了,与中兴通讯的可比性就更强了”。但他认为仅凭财务口径更改一项尚难把其与上市前奏划上等号。

按照2004年华为实现合同销售额462亿元计算,其2005年的合同销售额足足增长了200多亿元。

华为内部人士亦对记者感叹,公司目前的状态已经步入了加速时期,无论是公司管理架构、市场拓展、财务管理、业绩都已经步入正轨:一方面,华为从1998年开始重金引入IBM的IPD(集成产品开发)管理流程;另一方面,通过2005年欧洲突破,华为连续拿下英国电信、法国电信、沃达丰等世界一流运营商,打入电信市场的高端阵营。

此外,从2001年开始,华为在财务与资本方面对公司架构进行了重新梳理:一方面从2001年开始,将公司1997年以来实施的“全员持股”,逐步梳理为与公司净资产相匹配的“虚拟受限股”,以厘清华为迷雾一样的股权架构;另一方面,从2002年开始着手分拆,将数据、移动终端、芯片几大发展中业务从“华为技术有限公司”中剥离出来,以保证“华为技术有限公司”主业与核心资产的清晰。

德勤会计师事务所的一位人士对记者分析,暂时难以确认改变财务口径与上市之间的必然性,但是,假设华为上市在即,“是有必要提前这样做”。据他透露,不少会计师事务所皆视2006为中国的IPO大年,德勤从2005年下半年开始在中国扩招了1500人,即为2006-2007年的业务增长做准备。不过,华为目前不在德勤客户名单中。

“华为不上市不能怪我们,我们在等中国政府(发3G牌)。”有华为人士调侃道,华为在万事俱备之后,在等候中国政府的3G发牌令。该人士认为,“中国3G发牌足以为华为上市营造最好的外部环境。”无论是欧美一级市场的下一步大举开拓,还是即将要上马的中国3G,对资金投入的需求都将要远大于以前,彼时,“一定会有募集资金的愿望”。

他说,按照这样的分析,或许可以做这样的猜想:中国的3G有多远,华为上市就有多远。

华为俄罗斯分公司负责人徐昕泉不久前曾对本报说过,“华为海外的业务就像滚滚洪水向前流,但是有两条大坝是不能倒的,一个是钱,一个是人。”

据前述华为人士表示,华为内部也曾在过去两年中时而公布过利润与负债情况:2004年合同销售额达462亿元,其中海外销售为22.8亿美元,净利润50亿元,资产负债为55.0%;在此之前的2003年,华为的合同销售额为317亿元,海外销售10.5亿美元,净利润38亿元。

但是,华为没有就2005年的销售利润作为任何披露。唯一可以查证的是,记者查阅中国信息产业部关于“中国电子百强企业”有关统计数据后发现,2005年1-10月份,“百强企业”累计上交税金188.6亿元,在上交税金前10名的企业中,华为排在首位,为27.9亿元,其次为海尔20.2亿元、中兴通讯19.2亿元。华为2005年前十个月交纳税金占“百强企业”总体1/6。不仅如此,根据记者查阅国家税务总局统计数据,华为已经连续多年排在中国纳税之首。

不过,信产部统计数据亦显示,2005年前十月利润统计中,“百强企业累计实现利润总额130.8亿元,同比下降46%,比上年同期大幅度下滑。电子百强企业平均营业收入利润率仅为1.8%,下降到历史最低点。”百强企业中亦出现13家亏损企业,及56家利润下降企业。华为则出现在56家利润下滑阶级名单之列。

华为人士分析,从2005年海外市场拓展的动作之大来看,这种“收入增长,利润率下滑”的状况亦属正常,“这投入来的压力是有的”,尤其是2005年突破最大的欧洲市场。“这是代表全球高端市场,与运营商磨合周期长,华为从2001年才开始进入,目前已经在欧洲26个国家有分公司和办事处,但是还没有到投入回报期,2004年我们内部统计欧洲销售额是2亿美金。”这位人士表示。

而从华为公开数字看,华为近两年研发投入空前巨大:2004年华为研发总投入是45亿元,约占销售收入的10%,而2005年上半年华为高层亦披露上半年合同销售330亿元,研发投入为35亿元,也超过了10%,已经达到全球领先企业的投入比率。

“此地一为别,孤蓬万里征”。2002年,25岁的马丁内斯来到申花,一开始他吵闹着要回去,因为这里的饮食等习俗让他非常不习惯,而今天,离开这里的时候他已29岁,却是恋恋不舍。这段时间里,他已从那个拍着车窗玻璃、向街头姑娘叫嚣的小伙子,变成了稳重、成熟的男人,也已为人夫、为人父。他会去正大广场购物,会去金茂休闲,会站在东方明珠塔顶俯瞰上海。“上海很美丽”,他说,他喜欢这座城市。

昨晚,马丁内斯设宴邀请沪上多位相熟的记者聚一聚,聊表离别之情。记者看到,他的神情中分明带有一丝落寞、一点难过。毕竟,他把最“黄金”的四年贡献给了上海和申花。岁月,带走了马丁的青春,却也留下了一座冠军奖杯和最佳射手的荣誉。

2002年,马丁内斯加盟申花第一年,他为申花奉献了8粒进球;2003年,他的进球数达到了14粒,不但自己获得该年金靴奖,还帮助申花夺得末代甲A的冠军;2004年,马丁的进球数降到了6个;2005年还是6个。

显然,2004年是马丁内斯在申花的足球生涯的一个转折点。也是在那一年,申花成绩跌落至绝无仅有的第12名,马丁讪笑说:“换了那么多教练,成绩当然好不到哪里去!”

昨晚,马丁内斯依然难以掩饰自己的失望之情,他对记者说:“2003年我们获得了冠军,一切都是那么顺利,可俱乐部为什么要换掉冠军教练?2004年是我状态最低落的一年,换了好几任主教练,一个教练有一个教练的思路,我根本无所适从。如果球队还能保持原先的教练组配置、阵容组合,说不定我们还能拿冠军,我还能蝉联最佳射手。”

2005年,马丁在申花的日子还是不好过,因为有一个在他看来“完全不懂足球”的俄罗斯人给他“小鞋”穿,昨天他说:“我是一个突击型的前锋,只要把我放在前面,我总能进球。可这个教练老是让我打边前卫,让我一点感觉都没有。我觉得,他在给我穿‘小鞋’。”他用了个很有中国特色的词语。

“经常是,一旦我在前一场比赛中进球了,下一场比赛他又把我放回边路,我实在难以理解他的思路,”马丁说,“我不明白,为什么像申花那样国内一流的俱乐部,要聘请从没取得过辉煌成绩的教练呢?”

去年申花最终夺得联赛亚军,不过,这在马丁看来完全是队员自身实力所致,“我们队球员的水平都很高,而且他们也都很拼,申花本来应该拿冠军的,可就是因为教练的问题,我们才只得了第二。”马丁说。

还有一件让马丁内斯看不懂的事情:为什么比赛场上没有观众看球?“有些场次的比赛,虹口足球场里连一万人都不满,难道足球在中国就一点都没人关心吗?”他不解地问道。

我们告诉他,以前可不是这样的,1995年到2001年这段时间是中国足球的辉煌岁月,上海滩去现场看球的球迷多得连八万人体育场都塞不下,可就是“假赌黑”的种种丑恶现象赶跑了观众,而球队内部搞这些罪恶的时候,往往是瞒着外援的。

马丁猛地一拍桌子,大叫一声:“我明白了,怪不得,有一些比赛我看不懂了,有些技术动作连五岁小孩都能做到,可放在有些球员的身上,他竟然做不出来或者摔倒了。现在,我总算明白了。”

粗略一数,马丁内斯在申花经历过的主教练竟达五人,他甚至还提醒一句:“是六个,还有毛毅军呐!”这足以说明他是申花的一员“老臣”了。昨天,马丁细细评点了历任主帅,在他眼里,只在申花待了三个月的英国人威尔金森是其中“最有本事”的。

马丁内斯是徐根宝举荐进入申花队的,昨天他知恩图报地说:“我非常感谢徐指导,是他慧眼识人,把我带到上海,才有我这四年的时光。”

马丁内斯认为吴金贵是一个善解人意的主教练,他说:“吴指导经常会和我交流,让我知道他的意图,我有什么想法也可以向他提出来,这让我感觉很好。一开始他刚接手球队时成绩不好,但在慢慢提高中,2003年我们拿到冠军,其中吴指导功不可没。我相信,他将来会成为一个很成功的教练。”

“威尔金森是我最欣赏的一个教练,他的训练方法非常先进,看人、用人也很准,也很注重队员饮食、休息等细节,在他的带领下,申花队提高很快。”马丁对威氏非常推崇,“那段时间,我们只有在日本的一场比赛输了,其他比赛全部赢下,这足以说明他的水平。”

马丁对贾秀全的评价是“未来会很有前途”,他说:“贾指导非常努力,但他离一流球队主教练还有一段距离,听说他刚带青年队拿了一个冠军,我相信他在申花的一段积累对他很有帮助,将来他会有发展的。”

至于涅波,马丁嗤之以鼻,说他“根本不懂足球”,马丁说:“2005年是我职业生涯阻碍最大的一年,对这个教练,我不想多说什么了。”

上海给马丁内斯留下太多的回忆。当然,所有印象中让他感觉最深刻的自然还是足球,马丁说他永远不会忘记第一场德比的情形,正是中了成耀东的"小计谋",马丁发怒动手,被裁判亮红牌罚出场,也导致申花输了最关键的一场比赛。

昨天,我们再聊起这段往事时,马丁笑了,他说:"那时我真是太愚蠢了,我完全不像一名职业球员,克制不了自己的怒火,就这样轻轻松松地被成耀东给耍了。"记者问他,如果又一次看到成耀东的话,他还会不会记仇?马丁笑着说:"大家都是为了足球,为了自己球队,我能理解他的做法。德比是一个城市最火爆的比赛,但那一次是因为我的缘故申花才输了,我只希望球迷们能原谅我。"

科技讯1月19日,消息人士透露,倍受关注的TD-SCDMA预商用网春节后将开始搭建,“目前已经基本形成意向,由单独一家运营商来牵头建设预商用网络,尽管这家运营商还没有最终敲定,但中国电信的可能性已经非常大。”

来自TD-SCDMA产业联盟的内部人士表示,由一家大的运营商承建预商用网很大程度上避免了运营商间的互相推委,同时在某种程度上也刺激了运营商的积极性。此前,大唐及TD-SCDMA联盟多位高层已经表态希望TD-SCDMA能够建设单一制式网络,而非混合组网。对上述消息,中电信相关人士未作评论。

据悉,与以往几次专项测试不同的是,在预商用网络建设当中,运营商将代替信息产业部成为牵头单位,并且承担更大的决策项目,此前的室内及外场测试均是在信产部主导下,具体由电信研究院负责进行的。

该消息人士同时透露,除了目前已经在上海和北京两个地方建设的专项网络外,TD-SCDMA预商用网络的建设还将选择三个中小城市,目前内部圈定的包括秦皇岛、嘉兴、扬州、唐山等几个地方,“最终会选择三个合适的出来!”

一位参与TD-SCDMA上海网络测试的厂商透露,目前涉及到北京、上海两地网络测试的厂商已经在做扩容的前期准备,“相关设备已经准备好,但是还没有到位”,该人士说,“设备到位只是时间问题。”诺盛电信咨询认为,此举代表着TD-SCDMA这个商用化程度较低的3G标准也正式开始在3G牌照宣布之前抢位,以期3G牌照发放之后能迅速提供商用服务。至于预商用网中仍是多个运营商参与,该公司分析师认为,一方面是政府的强力协调,另外,包括卫通及铁通的参与可能是与未来TD在数字集群应用有关。

据科技获悉的一个最新的TD-SCDMA测试报告显示,目前包括中兴、大唐等在内的厂商在NodeB(基站)、RNC(基站控制器)、核心网及业务应用平台方面都均达到了量产能力,可批量生产商用产品,下一阶段将着手第二轮芯片测试项目。该报告为信产部对TD-SCDMA的最新统计。

据悉,此前参与测试的设备商大唐、普天、中兴、华为及鼎桥,芯片厂商天碁、展讯、凯明等都将参与预商用网的建设。在企业联盟的角度上则形成了几股势力,中兴通讯与爱立信、诺基亚与普天、大唐电信与阿尔卡特、华为与西门子。

目前,TD-SCDMA已经经过了MTnet测试第一阶段、第二阶段以及产业化专项测试等三个阶段,预商用网的搭建代表着TD-SCDMA从技术试验真正走向商用。(曹增辉)

没有让我们失望的是,其它品牌也即时作为了反应,特别是摩托罗拉以U6(报价热评视频)及L7(报价热评)两款全新概念机型以超优惠的价格封杀各路群英,其它品牌以三星、多普达,索尼爱立信为主的则在没有新品支持的情况下调整价格来迎敌,这为即将到来的春节增加了不少的喜色。追踪到底,到时这半个月来有哪些机型有着降价的情况呢?观之来说,降价的机型是以各个品牌的主力机型为主,但大家仍是小心翼翼的改变政策,其真正的战火要点起还得要在下半个月开始。

论到我国首都,历来都是各个行业的最为集中的一个地区,同时也是竞争最为厉害的地方,观于上半月的变化来说,降价幅度最大的就是历来都少于对机型进行调价的多普达,一来则是上千,作为目前多普达高端市场打拼的机型,828+的成功无庸质疑,可惜一直保持着天价的形象,令不少消费者倾向于水货,在继565千元下降之后,这次则轮到了两款最受欢迎的828+与575了,特别是575凭着目前2388元的价格力杀中端市场,加上本身具备智能操作系统及时尚造型,在智能手机市场又将会有一场腥风血雨了。对于多普达这动作反应最快的就是摩托罗拉,2005年的两款主打智能手机A780与E680i迅速降价,A780已降到了接近3000元大关,而E680i则早就破3000元大关,现在直逼2500元大关,与目前卖得正红火的水货版本只相差数百元了,这叫水货怎么活呢?

新华网济南1月18日电(记者丁锡国)中国石化胜利油田大明(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原总裁李荣兴,借改革之机,涉嫌贪污、受贿一案,去年被山东检察机关查处。检察机关称,李荣兴涉嫌贪污3700多万元,受贿700多万元。

近年来,一些国有企业的工作人员利用改革之机,大搞“国有变私有”,造成了国有资产严重流失,有的引发职工集体上访。山东省人民检察院向正在召开的山东省第十届人民代表大会第四次会议报告说,去年,这个省检察机关查办了128件此类案件。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