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调查显示2005年印度薪酬涨幅高出中国一倍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0 17:00:27

1964年,加藤结束培训后,被分配到台北“使馆”工作。在此期间,他进入台北师范大学下属的外国人语言研修中心学习汉语。为了学好汉语,加藤住在中国人家里,与中国人交朋友。经过一番努力,他的汉语水平大有长进。

台北任期两年结束后,加藤转任美国大使馆工作。在美国期间,他进入哈佛大学深造,主攻东亚区域研究学。1970年,加藤出任外务省亚洲局中国课事务次官。1971年12月,他辞去外务省工作,为竞选议员做准备。

1972年,加藤当选众议员,先师大平正芳,后追随宫泽喜一。他继承了大平的对外政策思想,重视亚洲外交,主张日中友好。作为“亚洲国际派”的倡导者,加藤认为,从21世纪的日本国家利益考虑,日本应与亚洲国家加强团结。

近一段时间,以小泉首相为代表的一批日本右翼人士多次为参拜靖国神社辩解,并为日本二战战犯开脱罪责,引起中韩等亚洲邻国的强烈不满。在此问题上,加藤提出了客观、务实的主张。他认为,要解决靖国神社问题,只有通过甲级战犯分祀和建立新的国立追悼设施这两种办法。6月15日,加藤在东京发表演讲时,就小泉首相执意参拜靖国神社提出了批评。他说:“国家领导人可以追随民族主义,但是有义务从对方国家领导人的立场考虑两国关系。如果完全单从国民的感受去处理国际关系,那就不必当首相或者国会议员了。”

现任日本驻华大使阿南惟茂曾经是“中国学派”的领袖,1998年的《日中联合声明》就是他当年任外务省亚洲事务局局长时起草的。

现年64岁的阿南出生在一个军人家庭,其父阿南惟几为陆军大将,1945年日本战败投降时自杀。母亲是一个虔诚的佛教徒,她将8个子女抚养成人后就出家了。

阿南于1967年毕业于东京大学法学系,同年进入外务省工作,后来便到台北师范大学外国人语言研修中心留学。留学期间,他与一位名叫维珍·尼雅的美国女孩因为同一本中国历史书而邂逅。维珍对中国的历史和地理尤为着迷,共同的兴趣拉近了两人的距离,话题也由谈中国、谈生活发展到谈恋爱。1970年,两人结为夫妻。1972年,他们给刚出生的儿子取名为“友亮”,为友人和诸葛亮之意。

阿南从1983年起,历任驻中国大使馆参赞、公使、亚洲局局长,2001年3月任驻中国大使至今,在中国任职长达10多年之久。他与对华持友好态度的自民党桥本派关系亲密,1997年经前首相桥本龙太郎和前内阁官方长官野中广务推荐担任外务省亚洲局局长。据称,阿南出任驻华大使也是得到桥本的推荐。因此,自民党内的右翼势力出于打击桥本派的需要,也将阿南列为攻击目标。

阿南对中国一直持友好立场。他认为,日方应该正确认识过去的历史,该反省的地方加以深刻反省,两国应再次确认《日中联合声明》和《日中友好和平条约》的精神,相互激励,相互支持,在此基础上建立良好的日中关系。针对日本国内存在的“中国威胁论”,阿南认为中国的发展对日本不是威胁,他曾指出:“作为直接负责日中关系的人,我常常感到,如果与其它国家的关系相比,日中之间在交流和相互理解方面还是强于其它国家的,但信赖关系却并不牢固。如果日中之间确实是一种相互信赖关系,那么很多事情就不会成为问题。”

现任日本外务省审议官的田中均也是“中国学派”的成员。现年58岁的田中于1969年进入外务省工作,历任北美二课课长、东北亚课课长、外务省经济局局长等职。2001年9月任外务省亚洲大洋洲局局长,2002年任外务省审议官。

田中是日本对朝鲜外交的核心人物。在对朝政策上,他力主采取对话的策略,将“朝鲜绑架日本人问题”放在对朝外交的全局框架下考虑。

2001年10月,田中获得朝鲜要求改善朝日关系的绝密信息后,便秘密与朝方磋商,成功地使小泉首相实现了朝鲜之行,并签订了《日朝共同宣言》,使5名被绑架的日本人回国。然而,由于田中秘密接触朝鲜的举动只有首相和几名外务省官员知晓,因此田中被日本国内某些政治家指责为“独断专行”,同时也受到国内右翼势力的恐怖威胁。2003年9月,田中的住宅被右翼分子安装了炸弹,最后由头戴钢盔、身穿防暴服的警察小心翼翼地将爆炸物取出并分解,从而避免了一场严重的恐怖爆炸事件。

2002年,日本驻沈阳领事馆发生朝鲜人“闯馆”事件后,身为亚大局局长的田中被指责处置失当,并且被戴上“亲华帮”的帽子,遭到右翼势力的打压。当田中被要求出席自民党外交部会追究“闯馆”事件责任的会议时,他表现得非常坦然,甚至悠然自得地抽起烟来,招致议员们的愤恨。

2004年初,田中升任外务省审议官。当年,日朝关系因朝核问题陷入僵局,安倍晋三等人不断向田中“开炮”,指责田中过分亲朝,使田中的对朝外交主张一再受挫。

最近,日本国内传出田中即将“退休”的消息。但也有消息称,小泉出访朝鲜,在日本民众中获得了好评,使持续下跌的内阁支持率又重新上升。小泉对田中颇有感激之情,因此他指示外务省要“厚待”田中,并有意让田中出任日本驻中国大使。

日本外务省内的“中国学派”是一批承担中国事务的职业外交官,他们大学毕业后进入外务省并接受汉语培训,随后在日本驻中国大使馆或外务省中国课等处从事对华外交工作。由于中日在1972年才实现邦交正常化,因此,日本外交领域内真正的“中国学派”起源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相交之际。近20年来,外务省的中国课课长、亚洲大洋洲局局长、驻华大使人选,很多都是“中国学派”出身,譬如谷野作太郎(前驻华大使)、槙田邦彦(前亚洲大洋洲局局长)等人。

当前,中日关系正处在邦交正常化以来最困难的时期,原因是多方面的,而日本对华友好势力的衰退便是其中之一。

目前,一些对发展中日友好有重要影响的政治家,如日本前首相桥本龙太郎、原外务大臣田中真纪子等人都被边缘化;而外务省内一批多年来从事对华外交的资深外交官也被扣上“亲中派”的帽子,遭到打压或被调离职位,如前亚大局长槙田邦彦被派驻新加坡大使,前中国课长宫本雄二被任命为驻缅甸大使。

现留在外务省工作的,在巨大的压力下或保持沉默,或顺风行事。最近外务省一名“中国学派”资深官员表示,作为外交家,现在正是劝阻小泉参拜靖国神社的时候,但没人愿意这样做。他们深知小泉参拜靖国神社会带来麻烦,但他们仍然选择低调。外务省“中国学派”官员已大权旁落。

“中国学派”势力的衰落也有多方面的原因。一方面,在日本政坛有重要影响的很多“知中派”政治家,由于年事已高已退出政坛的“中心舞台”;另一方面,日本政治右倾化趋势进一步发展,一直对中国怀有戒心的新生代“年轻议员族”势力的扩张,从客观上压制了“中国学派”的势力。

中日关系的改善虽然需要时日,但具有战略眼光的政治家不会任由事态恶化。事实上,目前已有许多政治家发表谈话,反对小泉参拜靖国神社、恶化日中关系。而主张中日友好的政治家也后继有人。近期,日本民主党年轻议员纷纷访华,寻求改善日中关系的途径。据报道,加藤紘一近期将率年轻政治家访问中国,就两国目前存在的问题进行对话,以缓和紧张关系。

6月11日,一如往常热闹的泰山突然紧张起来。身着警服、运动服、西装等不同装束的1000多人突然出现在泰山,他们每个人都手持长达1米的棍棒,眼睛扫射着灌木……一场拉网式的搜索就此拉开序幕。

从6月11日到20日,山东省泰安市有关部门组织武警、公安、公务员、居民上千人在泰山展开了大规模的拉网式搜捕行动,并动用了夜视仪等“先进武器”。而泰山也封闭了部分景区,整个泰山变得清静起来。

6月8日早晨8点多,泰山东麓上梨园村三村民在村边喂鱼时突然发现几十米外有一只老虎。6月10日凌晨5时许,大津口乡栗行村村民又发现一只幼虎。

百余年来没有野生老虎出没的泰山,就被这一大一小两只老虎搅翻了天。为保证游客安全,也为了保证进入旅游旺季的市场,泰安市随即启动了大规模的搜捕行动,并在各处张贴了上千张紧急公告。

不过,还真应了那首儿歌:“两只老虎,两只老虎,跑得快,跑得快。”至今两只老虎还没有进入搜索的视野。现在,在泰山的登山盘道上,游客稀少,山林婆娑,说不定在不远处,两只老虎在以得意的表情,盯着游人暗笑。

“泰山风景区方圆426平方公里,好多地方人迹罕至,草木茂盛。老虎随便找个地方一蹲,人就很难发现。”20日,泰安市委宣传部赵新军告诉本报记者,有关方面已经改变策略,改“全面进攻”为“重点进攻”。现在山上设置了13个监视哨,武警战士荷枪实弹,昼夜蹲守,“守株待虎”。

泰山风景区管委会的领导显然更加焦虑。20日,泰山风景区管委会副主任曹星奎告诉记者,他们的主要领导都在山上抓虎,已经蹲守多日了。

“要是泰山上发现了野生老虎,还能说是泰山环境保护得好。可是人工饲养的老虎跑到山上,抓又抓不到。这种情形要多尴尬就有多尴尬。”曹星奎说。

张先生在泰山登山盘道入口红门不远处开着一家名为水晶宫的旅游商品超市,6月20日下午,他望着门可罗雀的红门,对本报记者说,现在老虎对泰山旅游的影响,已不亚于“非典”了。

按照往常,6月下旬已开始进入泰山旅游的旺季了。高考、中考相继结束,来泰山旅游散心或祈望考试顺利的学生络绎不绝。原来每天能给张先生带来500元以上的营业额,而现在还不到100元。最早发现老虎的上梨园村更惨,这里风味饭店很多,而发现老虎之后,已按照有关部门的要求停业。

“再过几天学生们就开始放暑假了。如果再抓不到老虎,谁还敢来泰山?我的生意怎么做啊。”张先生说。

在泰山红门,记者了解到,当天由此登山的游客不到200人,还不到正常情况的三分之一。并且到了晚上6点之后,山门就将关闭。

登山者也失去了旅游的闲适心情。一位从山上下来的游客不无玩笑地说,长这么大还没有享受过如此高规格保护,简直可以超过国家领导人了。

“泰山一年的收入有1.5个亿,接待游客150万人左右。如果老虎抓不到,对泰山旅游的影响将不可小觑。”赵新军说。

记者了解到,泰山门票现在是100元,即使按照每天少上1000人计算,光是门票收入就将减少10万元。

当然也有“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游客。在红门,记者遇到两位来自上海的游客。他们称,有老虎“陪伴”登山更有乐趣,说不定自己就可以成为现代武松。

老虎来自何方?当地专家分析说,泰山区域百年来未发现野生老虎,可以肯定老虎是人工饲养的。可是,最有可能的两家动物园——泰山虎山公园和距离泰山12公里的济南野生动物世界都坚决否认丢失了老虎。虎园的工作人员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所养的12只老虎都在安静“避暑”。而野生动物世界则称老虎根本不可能长途跋涉登临泰山。

“现在肯定没有人承认是自己养的老虎了。”山东圣惠律师事务所的马兆铭律师分析说,“按照法律规定,饲养的动物如果丢失造成损失,将会由饲养人赔偿。那么多人参加搜捕,再加上给泰山旅游造成的损失,这可不是一个小数目了。”

现在最大的问题是抓不到老虎怎么办。那时候,泰安市倒真的是“骑虎难下”了。

有迹象表明,泰安市有关方面正在为自己寻找退路。12天搜捕未果,泰安市有关部门正把“非典”时期盛行的“疑似”用在了老虎身上。现在的说法是泰山上出现“疑似老虎”。

“目前发现老虎的说法只是基于泰山或者附近群众的报警,搜虎专家队、搜寻队员都没有亲眼看到老虎,也没有发现可以确定是老虎的遗留物,比如虎毛、虎便等。”泰山风景区管委会副主任曹星奎说,对于此前媒体报道的发现虎毛、虎便等说法,泰山管委会未予认定。

泰安市委宣传部赵新军表示“不管有没有老虎,都得当有老虎来对待。如果一旦疏忽,造成老虎伤人事件,那影响可就大了。”

泰安市委宣传部的相关人士也表达了“个人意见”:如果在一定时间内,没有动物动用放在山上的食物,居民也无丢失家禽、牲畜的报告,也就可以宣布“老虎事件”终结了,“当然这个结论要由专家来做。”本报记者李攻发自山东泰安

中新网6月22日电据路透社报道,最近以《希拉里的真相》一书使美国前第一夫人、参议院议员希拉里陷入困境的畅销书作家克劳恩21日声称,他不希望希拉里成为美国总统。如果她入主白宫,将会是一个“危险的”总统。

克劳恩出身于《新闻周刊》和《纽约时报》的客座记者,在《希拉里的真相》一书中把希拉里描述成一个丑闻缠身、野心勃勃、为了成为总统不择手段的女政客。

6月21日,克劳恩在接受路透社采访时表示,“不希望希拉里成为美国总统”,“再产生一位和前总统尼克松一样阴险、多疑的总统对美国来说是件非常危险的事”。

据美国媒体报道,《希拉里真相》一书对“希拉里个人和政治生活的关键时刻有大量令人震惊的记录”。此书对希拉里“堕落的私生活和政治野心”的描述到了令人瞠目的地步。

希拉里的发言人菲利普·莱尼斯对“这种提前到来的攻击”表示:“我们不会对小说类作品进行评论,更不用说由靠写垃圾内容赚钱的某个人所写的充斥无耻恶意谎言的书。”

《希拦里的真相》首印35万本,由于其独具“吸引眼球”功能,目前已在亚马逊网络书店销售榜上排名第5位。(春风)

新华网东京6月22日电(记者吴谷丰)据日本媒体报道,日本厚生劳动省政务官森冈正宏22日再次否定远东国际军事法庭的审判结果。

森冈当天上午在超党派“日本会议国会议员恳谈会”会议上说,远东国际军事法庭是什么样的审判(值得疑问),战争是双方都作了坏事。只有战胜国正确,而战败国不好,这种说法是错误的。他说,在被占领下(日本)实行了严厉的言论控制,被贴上了那场战争只有日本不好的标签。他还强烈要求小泉首相继续参拜靖国神社。

“日本会议国会议员恳谈会”当天通过了支持小泉首相继续参拜靖国神社的决议,并表示反对对甲级战犯进行分祭和建设新的追悼设施。

森冈正宏5月26日在执政的自民党国会议员会议上发表谬论,妄称“甲级战犯在日本国内已经不是罪人”,远东国际军事法庭是“任意以反和平罪和反人道罪进行单方面审判的”。他公然否定远东国际军事法庭的审判结果,为日本二战甲级战犯开脱罪责,遭到了战争受害国人民的严厉谴责。

特约记者洪亮蒂尔堡报道中青队输给了德国青年队,当然很遗憾。但是输球后直接发生在球队替补席的一幕,是更加让人遗憾的。我们的队员发泄了脾气,却将自己拼命的表现抹杀了。

德国队进球的一瞬间,教练组一片忙乱,克劳琛立即转身对着邹游做了换人动作,而旁边的董方卓目睹这一切,已经气愤地脱下了鲜红的球衣。这时候第四官员举起了补时3分钟的显示屏,而克劳琛仿佛想起了什么,转身望着董方卓。当他看见董方卓竟然已经光着身子,老头非常生气:“董,你上去!”于是,董方卓在场边重新穿起了球衣,和邹游一起上场。

比赛结束了。陈涛由于在拼抢中倒地,已经躺在场边。冯萧霆第一个瘫倒,然后是赵铭。谢亚龙一个一个安慰队员,俯身拍拍大家的肩膀。由于冲撞裁判被追加停赛的朱挺坐在场边,一边哭一边使劲撕扯自己的头发和拍打自己的胸口,对于他来说,后悔已经太晚。球队工作人员郭炳炎过来捉住了朱挺的手。

场上队员们纷纷走到第四官员席边,赵旭日指着裁判对区楚良和张海涛喊:“那个球越位了啊!”可这两位助理教练几乎一动没动。这些久经江湖的老前辈心里明白,比赛已经结束了,申诉又有什么用呢?

克劳琛想上去慰问队员,却没有人愿意理他。老头从中场一直走到禁区里,才找到冯萧霆和他拍了一下手,其他人见到老头,都是低着头,假装没看见。

谁也没有想到的事情发生了。克劳琛走到替补席想去安慰董方卓,然而后者竟然一下子从地上蹦了起来,他推开了克劳琛的手,还顺势推了老头一把。站在克劳琛身边的翻译李晨马上过去制止董方卓,却同样遭到了大力的一推。董方卓觉得还不解恨,狠狠地将脚边的一个足球踢在替补席边的座椅上,吓得场边正在拍摄的一位美联社记者赶紧跑到一边去。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