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林顿曾被女学生指控使用性暴力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14:02:13

为了方便作案,牛兴杰与陈伟松商量后,又找来了初中同学林子斌。4月20日凌晨1时许,牛兴杰将潘志明约到校外一餐馆,将混有迷药的啤酒让其喝下。随后,两人一起回到公寓,潘志明因为酒和药力的发作,回到房间后立即睡着,牛兴杰随即上楼到913房间通知在那等候良久的陈、林二人。

三人携带工具下来后,见到潘志明依然在昏睡,随即由陈、林二人一人按手一人按脚,而牛则亲自动手,拿起一水泥砖准备将潘志明拍晕后将其捆绑,但没想潘志明挨了一砖头后竟然醒过来,见到眼前景象拼命挣扎并欲呼叫,三凶徒见状又惊又怕,立即分别捂其嘴,并按住手脚,然后牛兴杰、陈伟松持裁纸刀朝潘的胸口和颈部猛刺,直到潘再不动弹为止。随后,三人心慌意乱地将尸体抬到床底下用被子盖住,逃离现场。

去年12月1日,该案在广州市中级法院开庭审理,三被告人在法庭均痛哭忏悔了自己的罪行,第一被告人牛兴杰的律师也认为牛有悔罪表现,请求法院从轻处理。

广州中院审理后认为:三被告人结伙以抢劫钱财为目的,绑架他人,后又将被绑架人杀死,其行为均构成绑架罪,且手段凶残、后果严重,社会影响大,依法予以严惩。鉴于牛兴杰是主犯又是纠合者,法院以绑架罪判处其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陈伟松和林子斌则因只是在血案中起次要作用,又有立功情节,分别被判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和15年有期徒刑。

昨日上午9时15分,该案在广州中院第二法庭宣判,当三个被告人被鱼贯带进法庭时,坐在旁听席前两排的家属纷纷起身招手,几名女性家属禁不住低声饮泣。在法官宣读长达19页的判决书时,法庭里鸦雀无声。

“牛兴杰犯绑架罪,判处死刑……”,当判决书念到这段时,记者注意到一直垂着头的牛兴杰突然抬头看了审判长一眼后又低头下去,并随后靠着椅背上久久不说话,就连法官询问其是否要上诉,牛兴杰也是费了很大劲才缓缓地低声地表示要上诉。但他的几个亲属带着哭腔抢着替牛兴杰说,“上诉,要上诉”,后被在场法警所制止。

9点55分,宣判完毕,记者来到法院的门口,正逢押送罪犯的囚车从门口拐出,随后驶往看守所的方向,三名罪犯不约而同地挤在车尾,悲伤地透着车玻璃向自己的亲人挥手,这时,三女一男一路叫着“阿杰、阿杰”,挥手尾随囚车狂追过去,引得路人纷纷观望。追出两百米后,囚车最终消失在滚滚车流之中,三女一男茫然地站在马路上掩面而泣,后在其他亲友的劝慰下才缓缓地离开法院。

晨报铁岭讯(记者王辉一航魏春宇)“嘎巴!”一声,女孩用手把高贤吉手里的裁纸刀掰成了两截。

昨日18时20分,沈四高速公路铁岭南站收费出口处,铁岭警方正在对一辆长途大客进行检查的时候,坐在客车最后一排的男子突然站立起来,手持一把裁纸刀,逼住身旁一位瘦小的女孩怒吼道:“你们不要过来。”

此时,车中的两名警察意识到站在眼前的男子便是公安机关多日来抓捕的杀人嫌疑犯高贤吉。警察宁伟东十分镇定地说:“不许动,你要干什么?”

几分钟过后,车上其他乘客在刑警的指挥下,全部安全疏散。此时,高贤吉东张西望,显得更为慌张。“你们离远点,我也要下车。”他挟持着女孩,威逼警察后退。

为了不伤害人质,警察退下了车。高贤吉搂着人质的脖子,也下了车,“离我远点,要不然,我杀了她!”无奈中,警察慢慢地后退。

随后,警察宁伟东和王会林开着一辆白色的捷达车驶到高贤吉身旁。高挟持人质上了车。

宁伟东一边慢慢开车,一边做高的思想工作:“小女孩是无辜的,只要你放人,我做你的人质!”但是,高贤吉十分狡猾,“不行,你给我老实开车!”

此时,另一路人马,开着车快速地提前赶到高贤吉的家里,找到其父亲和叔叔,希望其配合警方抓捕高贤吉。

眼看到了一个村子里,高贤吉突然变卦不走了。就在这时,高贤吉的父亲和叔叔从一辆轿车上迎面走下来。

面对着父亲,高贤吉眼睛湿润了,但是,仍然不肯把刀放下。在警方的示意下,老人拉开车门坐上了车,就在这时,被劫持的女孩一把握住了高贤吉持刀的手。于是,出现了文章开头惊险一幕。令人没有想到的是,此时,高贤吉再次抽出刀,狠狠地向自己的脖子刺了一刀。

趁此时机,高贤吉的父亲一把摁住儿子持刀的手,眨眼间,警察宁伟东和王会林转过身来,死死地将其摁住。

当日19时15分,被劫持女孩和劫匪被警方送到了铁岭市中心医院,急诊科的医生为女孩手上的伤口进行了缝合,之后,这名女孩在民警的护送下离开。

据医院外四科的主治医师于光介绍,被警方送来男子右颈部有一处长约10厘米、深近1厘米的伤口。伤势不重,神志清醒。

据铁岭市铁南分局相关负责人王景辉介绍,3月5日6时40分,高贤吉(42岁)和弟弟高贤利在铁岭种畜场杀死一人。案发后第二天,高贤利投案自首。而此时,高贤吉逃往抚顺一家足疗城藏身。昨日17时许,警方获悉,高贤吉将乘坐沈阳往铁岭方向大客。于是,警方布置警力,守候在高速公路出口。据警方介绍,被劫持女孩是铁岭人,23岁,已安全返家。

本报讯(记者高波)昨天早晨,海淀区亚运村宾馆一名服务员,发现一裸体男子死在A座208房间的浴缸内。

何先生说,在208房间和浴室里都可以闻到一股酒味。警察赶到后立刻封锁现场。一名服务生告诉记者,死亡男子前两天从外地来北京,前天晚上回来比较晚,看起来喝了不少酒。10时许,警方将该男子装在尸袋中带走。

小红(化名)的不幸遭遇经本报报道后,在当地村民中同样引起了强烈反响。3月9日,记者辗转来到天水市麦积区花牛镇上沟村小红家,发现家里只有两个孩子——小红14岁的堂弟和11岁的妹妹,看到记者,懂事的孩子流着眼泪问:“我姐姐好了吗?”

上沟村是一个偏僻的小山村,受恶劣的自然条件影响,该村经济发展缓慢。小红家里除了5间低矮的土坯房外,再找不出任何值钱的东西。屋内光线昏暗,没有一件像样的家具,能容两三个人的土炕上只铺着席子,堆放的铺盖破烂而陈旧。目睹此情此景,一股异样的酸楚涌上记者的心头……

小红的父母此前曾告诉记者,他们家共有七口人:小红生病的曾祖母、小红的父母、小红姐妹四人,家庭生活十分窘迫。小红的二婶几年前去世了,小红的二叔因身患重度结核,病人和他两个年幼的孩子也由小红的父母扶养着。2月4日,听到小红出事的消息后,曾祖母急病交加,撒手人寰。目前,小红的二叔病情日益加重,眼见没有多少时日了。村民们感叹:“小红的父母都是好心人,老天爷不长眼哪!”

小红家所在社的杨社长告诉记者,由于自然条件差,村里大多数人都出外打工去了。小红和她的两个姐姐也是因为这个缘故才外出的,平时家里只有小红的父母及11岁的妹妹。她家至今还欠着村上的1000余元提留款。

小红的堂弟说:“姐姐烧伤后,只有我和妹妹两人在家,有时很害怕,村里有人晚上来给我们做伴,还给我们送饭。”一位村民告诉记者,尽管他们村很穷,但小红出事后,很多人家都去看过小红。杨社长告诉记者,小红出事后,她家一日三餐由亲戚轮流派送,日子过得很是艰难,因村民们大多经济因难,他们能做的只是出些人力,帮忙种庄稼,为这个多灾多难的家庭尽一点微薄之力。他感慨地说,小红是个好姑娘,他和乡亲们希望小红在社会各界的帮助下,能尽快恢复健康,回到家乡!

本报讯(记者柴用君)天水“自焚”少女事件经本报连续报道后,全国各地读者纷纷向小红献出爱心,3月10日又收到捐款6700元。

山东省济南市文联的负责人打来电话,对小红表示慰问,并捐款1000元。3月9日下午,北京市一网站负责人张先生代表网站捐款3000元。成都一位读者打进电话说,他在飞机上看到本报的报道后,心情久久无法平静。飞机一落地,他就赶到银行将自己的一份爱心款寄出。新疆一位不愿留下姓名的读者在农行寄爱心款时,由于银行的缘故无法寄款,便打进本报新闻热线8113000,详细询问了小红母亲的建行卡号,委托他在乌鲁木齐的朋友将捐款寄出。3月9日本报公布捐款账号的当天,小红的家人就收到捐款7000元,3月10日又收到捐款6700余元。

3月10日下午,记者再次到天水市天坛医院采访时,小红的父母对各地捐款的热心人表示深深感谢,其父更是泪流满面长跪不起。躺在病床上的小红也流下了感激的泪水,连连说:“谢谢叔叔、阿姨、爷爷、奶奶。”

为了方便各界爱心人士捐款,本报再次公布捐款账号:户名:王鱼玉;开户行:农行天水分行营业部营业室,账号:27-041001100480242;建设银行龙卡:4367424310010337756。

本报讯(记者张力)72岁的王老汉认为在夫妻性生活上妻子有障碍,自己的要求得不到满足,感到很痛苦,于是将比自己小一岁的妻子罗老太告上了法庭。法庭上,妻子罗老太反称王老汉常用性药摧残她,随即提出1万元的赔偿。近日,江北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并对此案作出了宣判。

王老汉与罗老太都是退休多年的工人。2002年8月,两老经人做媒认识、恋爱,并于当年的11月4日登记结婚。

结婚之初,两老的关系一直不错。但好景不长,在长久的共同生活中,这对老夫妻常为经济开支和家庭琐事等发生争执,再加上夫妻性生活不和谐,双方的关系变得日渐糟糕。从2004年7月开始,两位老人闹起了分居。

分居5个月后,72岁的王老汉将比自己小一岁的妻子告上了法庭,请求法院判决两人离婚。

2004年11月23日、2004年12月28日,江北区人民法院两次公开开庭审理了这对七旬夫妻的离婚案。开庭当天,两位老人分别委托了自己的女婿出庭,作为委托代理人为其辩护。

法庭上,王老汉首先诉苦,称与罗老太结婚前彼此双方就缺乏了解,结婚是草率之举。以王老汉的话说,“婚后才发现她极为自私,家庭经济收入她一个人支配使用,连我生病用钱她都不给,令我心寒。”王老汉还表示罗老太脾气暴躁,易发怒,而且往往一发怒就叫他滚出家,他只得处处忍让,偷偷流泪。

王老汉说,罗老太没有爱心,婚后家务事都交给他一个人做,“她连一件衣服也没给我洗过。”王老汉还说:“我们夫妻同房上有障碍,我的要求得不到满足,我感到与她生活在一起很痛苦。”王老汉表示从2003年6月至2004年3月、2004年7月到现在,双方都一直是分居生活。虽然两人也曾多次协商离婚,但每次都因为罗老太索要性摧残赔偿金1万元而没有离成。

对于老头子的一番话,罗老太根本不认同。罗老太称自己并没有一人支配家庭经济,对老头子也是关心的,就连王老汉生病的钱都是自己掏的。罗老太表示,平日里自己还会为老头买保健补品,家务事也是自己承担的大部分。

提到夫妻生活,老太很是不满:“老头子性要求强烈,把我当成泄欲工具,长期买性药摧残我,使我身体严重受损。不光如此,王还继续与前妻往来,故意在我面前做亲热动作,对我进行精神虐待,对此我没有生气,说明我脾气并不暴躁。”

罗老太还说,为了性生活稀疏些,2004年7月后,自己便不再与王老汉共同居住,但夫妻间仍有性生活,不能算真正的分居。老太最后说:“我认为夫妻关系不好的主要原因是王不把我当妻子看,王要求离婚我同意,但必须赔偿我1万元。”

法院在通过两次公开开庭审理后认为,原告、被告双方感情破裂,已不能相处共同生活,原告王老汉请求离婚,法院予以支持。但被告罗老太称原告王老汉使用性药摧残其身体,要求原告赔偿一事,因罗老太对其主张并未举证证明,故要求原告王老汉赔偿的请求,法院不予支持。

信报讯(记者郑超)高速公路收费混乱引起全国政协委员的高度关注,全国政协委员张会军列举了10项高速公路收费搞不明白的地方,一些政协委员呼吁,对高速公路收费情况进行全面审计。

全国政协委员张会军对高速公路收费提出一系列疑问:高速公路的贷款期限、维护管理、等级标准、质量规范等管理有没有统一的法规?高速公路的收费标准如何确定?收费标准如何降低高速路的运输成本?如何对高速公路的收费进行价格听证?消费者怎样进行有效的监督?

全国政协委员张会军呼吁,应对高速公路收费进行全面的审计:建成后的高速公路成本是多少?这么多年来的运营成本是多少?到目前为止的总收入是多少?这条高速公路的贷款和成本回收期是多长时间、执行情况怎么样?这么多年来这条高速公路的效益以及税收是多少?

全国政协委员方廷钰接受记者采访时称,高速公路收费太乱,半夜时,有人竟给交费者废票、旧票,应该对高速公路进行全面的审计。他建议,已经还贷的高速路取消收费,道路养护费用由政府负担,也就是用纳税人的钱来养护。尚未还贷的高速公路,可减半收费,吸引更多车辆通行,增加收益。

新闻背景:2004年4月,52岁的江源县湾沟镇离异女子赵春华经人介绍,结识了同镇42岁的离异男子孙刚。两人相处6个月后,赵春华认为孙刚与其处对象是假,贪图其妹妹的巨额家产是真,向孙刚提出分手,孙刚以索要10万元分手费为由,将赵春华强行囚禁3个月。其间,孙刚使用缝纫钢针蘸墨水,强行在赵春华的全身刺下百余字。2005年1月12日,在山东警方的协助下,白山警方将潜逃至山东的孙刚抓捕归案,并押回白山。据悉,这是一起堪称我国首例使用缝纫钢针在肉体上刺字的方法残害妇女的恶性案件。

本报白山电“我要给你留下标记,把你刺成丑八怪,让男人一见你就烦,你就再也勾引不了男人了。”回忆起孙刚说过的话,已经摆脱了苦海的她眼中仍透着一丝惊惧。

昨日,记者在白山市公安局获悉,3月10日下午,全身被刺满字迹的孙刚前妻被找到,同时她答应主动向公安机关揭露孙刚的虐行。昨日下午1时许,在白山市公安局宣传处处长于洪波的安排下,记者对孙刚的前妻进行了采访。

当记者见到孙刚的前妻时,记者看到了她额头、双颧、两腮、鼻梁、脖颈上被刺满了字。据办案的民警介绍,除了她的面颊,她的身上也被孙刚刺满了字,连脚面和嘴唇都没被放过。

孙刚前妻的四肢被刺了两大排字,“勾引男人”“卖淫八次”等下流语言布满了她的前胸和后背。她对记者说,只要孙刚一不高兴,便在她的身上刺字。很多次,她都是被陈打晕后被刺字的。

孙刚的前妻对记者说,孙刚对她的迫害愈演愈烈,尤以1998年和1999年为剧,她身上70%的字迹都是在这两年中被刺下的。

据办案的民警透露,她的下体已经被孙刚刺满了字。在她的两条大腿内侧,被孙刚各刺了一个小人,两个小人呈把守状态。据她本人讲,这是孙刚的一种迷信做法,他认为在她大腿内侧刺上了小人,可以为其“把守”。

“我在家时,他不但不允许我穿衣服;冬天,他还让我光着身子到外边撮煤,如果回来稍晚了点,还得遭他毒打。”孙刚的前妻说,只要他在家中,便不让她穿衣服。

面对记者,孙刚的前妻颤抖地说,她和孙刚是自由恋爱的,婚后的第49天,孙刚就因强奸10岁幼女而入狱,她在家中等了孙刚3年多。

孙刚的前妻回忆道,一次,孙刚揪住她的头发往墙上撞,并将家中的一玻璃药瓶摔碎,于是,他扒下她的上衣,用碎玻璃猛划她的背部,血很快就流了下来,孙刚便用事先准备好的墨汁浇在她背部的伤口上,即使这样,孙刚也没罢手……直到她失去知觉。

孙刚前妻和孙刚居住的这几年了,被折磨得几乎什么都做。“孙刚抽剩下的烟蒂几乎都被我吃了,他说烟蒂丢了可以,叫我吃下顶饿。”同时孙刚还威胁着她说,“如果不按我说的做,就在你身上刺字。”

孙刚前妻还说,“他把我的头发成绺地拽下后,用剪子将头发剪成小段,逼着她下吞。

孙刚平时往痰盂里吐痰、小便,孙刚逼着他把痰盂中的秽物喝下,否则便用钢针刺字相要挟。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