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箭高强度训练遭球员记恨 斯威夫特减少球队失误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4 10:08:41

记者提醒马继锋,遇到敲诈勒索可以报警,但马继锋无奈地摇摇头:“在高速路上带路本身就是不法行为,我们又怎么可能去报警呢!”反复考虑后,马想到了向媒体求助。

昨日,记者再次来到双桥子立交桥下,坐在路边栏杆上的马继锋显得心事重重:“现在敲诈的人不断,交警也会花大力气清除我们,这口饭吃不下去了。”想了一会儿,马继锋终于打算另谋出路:“这几天又给几个公司投递了应聘书,估计是没有什么用……我已经习惯了这种生活,而且年龄这么大了,外面找工作竞争又很激烈,我真不知道自己的出路在哪里?”

高速路上,依旧车来车往。马继锋低头把玩着那个写有“带路”字样的牌子,过了很久,他抬头问记者:“我给人带了两年的路,但是现在,你说谁又能给我带带路呢?”

前日,记者与四川省公安厅交警总队成渝高速公路支队取得联系。刘警官告诉记者,高速路上的带路行为是不合法的,不但威胁到了高速路上的交通安全,对带路人本身而言,也是一种危险行为。对于目前带路人遭到敲诈勒索的现象,刘警官表示,由于带路的行为本身不合法,带路人很容易成为不法份子敲诈勒索的对象。交警支队曾花大力气对高速路上的带路人进行清除和整治,但“我们前脚刚走,他们后脚又来了”。刘警官表示,清除带路现象需要全社会的共同努力,高速交警会加大力度对带路人进行清除。

马继锋的经历是否属实?几经辗转,记者终于联系上了马继锋所称的自己大学时的研究生导师———西南财经大学著名统计学教授陈汉章。

“马继锋?晓得,晓得,他是我的学生!”谈起马继锋,陈汉章教授立即回忆起了这名十多年前的学生,“哎呀,这个学生很聪明,也很能干,他硕士毕业后就留在学校工作,后来又去了恩威集团。”陈教授回忆称,最后一次联络马继锋是1997年,“那时马继锋已被调到北京工作了,当时感觉他发展得很不错,之后就没再联系了”。

当记者告诉陈教授马继锋现在在高速路口以带路为生时,对方突然停顿不语了:“这……这个……他的同学现在很多已经是银行行长、公司总裁了,他……他怎么会在高速路上带路呢?”陈老很为这名学生感到惋惜。

马继锋多次提及他曾是成都恩威集团的销售经理,当记者拨通恩威集团人力资源部的电话,询问是否曾有一个销售经理叫马继锋时,对方很快就给予了肯定答复:“马继锋?我认识这个人,他的确是在恩威集团工作过,印象中他后来升到了一个省级经理的位置上。”这位工作人员称,他当年也是干销售的,因此认识马继锋。“这个人很聪明,也很能干,当时在恩威集团还算是一个人才……但这个人用得好肯定对工作有很大帮助,如果用得不好,也会带来很多麻烦。”随后,这名工作人员拒绝再详谈下去,但他一再强调,马继锋在恩威集团的表现还是不错的,“他在恩威没有任何不良纪录”。

2005年6月16日,四川省成都市成渝高速旁,马继锋给我们看了1988年他在成都西南财经大学获得的统计学硕士学位。马继锋曾经是一个优秀的学生,通过自己的努力在88年取得了统计学硕士学位;他曾经也是一位成功人士,在某公司经理的位置上成风破浪。因为自己高傲的爱情,他受了伤,并最终一撅不正,走上带路以谋生的窘地。本报记者胡晓本报记者姚远摄

中新网6月19日电据香港媒体报道,台海巡署备受渔民批评护渔不力,署长许惠佑昨天特别为此乘搭海巡署“和星舰”前往外海巡逻,以宣示护渔的决心,许惠佑在巡视时放出豪言“宁战死也不愿气死”,受到渔民击掌认同。

渔民向许惠佑表示,自从日本片面宣布二百浬经济海域后,过去的传统渔场被日本没收,面对日方巡逻艇无理驱逐时,没有感受到政府的保护。

许惠佑说,今次出海巡逻,主要展现护渔决心,也要了解渔民的声音。他说“宁战死也不愿气死”,此言一出即受到渔民鼓掌认同。许傍晚完成巡视时表示,护渔决心不变,只要渔民在暂定执法线内活动,海巡署绝对保障安全。

在一片护渔声浪中,日本琉球海上保安厅昨日扣留台湾渔船“金明财十一号”的船长连四名渔工,海上保安署官员指“金明财十一号”十七日晚上在琉球宫古岛日本专属经济海域内非法捕鱼,又拒绝海上保安厅人员上船检查。

台湾驻琉球办事处主任陈桎宏已和当地水产厅官员联系,希望被扣渔船能及早保释。而日扣留台湾渔船令台湾渔民非常愤慨,琉球区渔会总干事蔡宝兴表示,“金明财十一号”被扣押处是台湾渔船捕黑鲔鱼作业的传统海域。

本报讯(记者丁刚)4岁的年轻猴妈妈生育了第一个孩子,但玩兴不改,与自己一个多月的儿子抢奶不说,还把儿子当玩具耍,将它像搓面团一样按在地上搓,有时还在小猴子身上又跳又踩。

据了解,沙坪公园鸽岛的主人精心喂养着12只猴子,5月5日清晨,一个名叫姗姗的4岁母猴产下了一只小公猴。因为小猴子比预产期早产一个月,所以显得非常弱小。为此,鸽岛主人杨星海还带母子俩去了趟医院。

小猴子总是好奇地睁着一双黑溜溜的眼睛看这看那,在它和妈妈专有的笼子里爬来爬去,有时还扒在笼壁上好奇地打望笼外的人。主人杨先生在朋友的建议下,给它起了一个有趣的名字———“外星人”,杨先生一说这只满身金黄色的长尾小猕猴就乐呵呵的,“因为它乖得很”!

虽然“外星人”很乖,但让杨先生最为发愁的还是姗姗。“‘外星人’爬在笼子上闹着玩,它会一把将儿子拽下来,”他说,“最让人恼火的是大猴子简直不会当妈,它把自己的儿子像搓面团一样按在地上搓,有时还在小猴子身上又跳又踩,让人看着揪心!”

猴妈妈奶水少,就以牛奶作为补充,甚至有好心人给它提供人奶,原本要喂儿子的奶,它却将奶瓶抢过去喝。

母子居住的笼子离其他猴子的笼子不到一尺远,每遇到“外星人”被妈妈蹂躏时,猴王便扒在笼子上,急得一蹦一跳,还率众猴尖叫抗议,“你是怎么带孩子的,像个当妈的吗?”杨先生仿佛明白猴王的心思。猴王只能在笼子边上走来走去,伸出手来尽量去摸一尺远的小猴子,因为它是这个群落里最小的孩子。

当然姗姗也有体现母性的时候,它会坐在地上,把小家伙抱在怀里亲了又亲,而且有时候还会给孩子捉虱子。杨先生说,实际上小猴子身上没有虱子,猴子们捉虱子是交流情感的一种方式。姗姗会像人一样召唤孩子与它亲近,但它的方式与人不同,它会屁股朝向孩子坐在地上,好让孩子顺势爬上它的背。

中央电视台经济信息联播6月19日播出我国沙尘暴发源地探秘的节目,以下是节目内容:

我们把关注的目光投向内蒙古额济纳地区。额济纳是我国的沙尘暴主要发源地之一,每年弥漫在华北等地上空的黄沙有相当部分来自额济纳。眼下正是盛夏高温季节,在额济纳的中心地带,那里会是一种怎样的情景呢?经济频道记者日前到这里进行了探访。

在额济纳地区采访,自然环境的恶劣程度让记者始料不及。这里年降水量不到37毫米,但蒸发量却超过四千毫米,如此缺水的环境下,就连号称三千年不死,死后三千年不倒的胡杨树,也大面积死亡。

记者:我身后这座城叫做小方城,这里曾经水草丰美,……留给我们的只是这一座孤独的城池和漫天遍野的黄沙。

就在记者采访的时候,一场沙尘暴突然降临。(现场声)晴朗的天空一下子暗了下来,狂风把大量的沙子席卷到半空,能见度降到了不足20米。

面对漫天遍野的黄沙,经验丰富的司机也认不清方向,车辆纷纷陷入流沙坑中。不过,司机告诉记者,这样的沙尘暴实际上只能算是中等规模,每年这样规模的沙尘暴在额济纳地区至少会刮20几次。

而让很多额济纳居民印象深刻的是1995年发生的一场罕见的特大沙尘暴,当时的能见度几乎为零,漫天的黄沙不仅让牧民的牛羊损失惨重,很多刚刚搭建起来的住房甚至还没有住人,就被沙尘暴吞噬了。根据中央气象局的数据资料显示,那场沙尘暴过后,沙漠整整向额济纳城区推进了3米。

在历史上,额济纳一直有着“居延粮仓”的称号,可是现在,这里的土地严重沙漠化,绿洲大幅萎缩,这是为什么呢?

记者:在……记者看到,昔日200多米宽的河道如今已经消失了,现在整条河只剩下眼前的这个小水洼。

在采访时记者了解到,额济纳地区每年的年降水量不到37毫米,蒸发量却超过四千毫米。巨大的蒸发量会不会是造成这里河水断流,生态恶化的主要原因呢?

既然河水断流与蒸发量没有太大关系,那么又会是什么原因?根据当地水文数据显示,在近50年间,额济纳河上游的水流量变化并不大,按照一般规律,如果上游地区水量稳定,下游地区应该有足够充沛的河水,根本不会出现断流的情况。为了找到额济纳河断流的真正原因。记者决定逆流而上,前往额济纳河的源头。(现场声汽车行驶的声音2-3秒)

当汽车刚刚到达额济纳河中游的时候,沿途的景色就已经与百里之外的下游地区有了天壤之别,这里的植被茂盛,到处都是一片绿油油的感觉。

经过三个小时的步行,记者来到了额济纳河的发源地。在现场,记者却看到这样的景象。一座水坝将额济纳河与黑河连接处拦腰截断,原本应该流向下游的河水被囤积起来,而在主河道旁边,当地人还修建了一条人工渠,本该流向额济纳的河水就这样被引流到了其他地方。

在采访中记者了解到,目前一条黑河流域养育了130多万人口,而就在几十年前,这里的居民还只有不到50万,迅速增长的人口数量已经远远超出了黑河正常的承载能力,而水资源又是经济发展的重要保障,因此,各地都想尽了办法去获得更多的水资源。

记者在采访时了解到,要想保住和扩大额济纳绿洲,必须有充分的黑河水来灌溉,国家有关部门要求黑河留往额济纳的沿途地区必须充分放水,有关部门将用视频系统对额济纳到水的情况进行监控。

按照这一方案规定,每年上游地区必须给下游也就是额济纳地区放水九亿立方米,以保证黑河下游不再发生全面断流的现象。

但由于黑河分水涉及到甘肃、内蒙古两个省区。为了增加水量调度的科学含量,从今年开始,作为黑河流域的主管机构,水利部黄河委员会黑河流域管理局还将在黑河流域安装“电子眼”科学监控系统,具体来说就是分别在甘肃张掖、内蒙古额济纳安装8至9个图像信息采集系统,其中在额济纳胡杨林里和东居延海将重点安装两个。

据了解,这套系统预计可在今年7月份安装好,届时国家有关部门和水利专家将可以对黑河分水进行24小时监控。

前天晚上,乘客陈某在白云机场拟乘航班给父亲庆祝生日,因超量携带了三瓶白酒登机遭拒,该名女乘客竟当场灌下三瓶白酒,之后处于半昏迷状态,安检人员出于安全考虑,拒绝了她乘坐该次航班,并安排她昨晨成行。

据了解,女乘客陈某今年28岁,是从青岛赶到白云机场转机的,拟乘坐前晚8时20分的航班飞往越南河内给父亲庆祝生日。晚上6时陈某进入国际出发厅办理登机手续。航空公司工作人员按规定的重量托运行李后,发现她的手提行李竟超重35公斤,且超量携带了三瓶白酒。

当机场安检员要求其交纳超重费1500多元时,陈某称其从青岛过来就是这么多行李,并没有超重。陈某推说没有钱交超重,还指责工作人员有心刁难,不近人情。当工作人员坚持让其缴纳逾重费时,焦急的陈某拿出三瓶白酒猛灌起来。

转眼间三瓶白酒见了底,陈某就已经不胜酒力,当场跪倒在地上,哭闹着要求安检员通融。工作人员见状,酌情收取了部分超重费用帮其托运了行李。这时陈某走路开始跌跌撞撞,但她一再坚持要登机,拒绝改签航班。工作人员搀扶着她前往登机,但当走到登机口,陈某已经处于半昏迷状态。

为安全考虑,工作人员作出了不适航的处理,拒绝了陈某乘坐该次航班。工作人员把她扶回值机大厅,并为其办理了昨天航班的改签手续,还为其联系了附近的宾馆让其休息。昨天早晨,陈某登上了飞往河内的航班。

本报沈阳6月17日电记者王宇霍仕明完善监狱刑罚执行制度成为正在此间召开的全国监狱局长会议的重要议题。其中建立和完善罪犯科学分类制度、监狱按戒备等级分类、探索罪犯改造质量评估等内容,都将给今后的监狱工作带来重大变化。

监狱按照戒备等级进行分类,是目前世界上许多国家普遍采用的一项基本的管理制度。监狱主要依据狱政警戒设施、监管技术装备、警力配备、管理方法、活动范围、劳动方式等因素,分为高度戒备、中度戒备和低度戒备三个等级,分别关押具有相应危险程度的罪犯。

有意见认为,结合我国的实际情况,高度戒备监狱主要应关押被判处15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缓期二年执行的罪犯,累犯惯犯,判刑两次以上的罪犯或者其他有暴力、脱逃倾向等明显人身危险性的罪犯。在其他戒备等级监狱服刑的罪犯,如果经过服刑过程中的分类调查,认为该犯具有明显的人身危险倾向,也应送到高度戒备监狱关押。

低度戒备监狱,主要应关押人身危险性较低的罪犯。包括经分类调查认为适合在低度戒备监狱服刑的过失犯,刑期较短的偶犯、初犯,在其他戒备等级监狱服刑,经分类调查,认为适宜转入低度戒备监狱服刑的罪犯。

目前三类监狱关押罪犯的种类和标准正在监狱部门最后的讨论和制定之中。

司法部监狱管理局负责人表示,监狱分类制度有利于监狱资源的优化配置,降低行刑成本,有利于罪犯的分类管理、分类矫治,有利于提高罪犯改造质量,有利于罪犯顺利回归社会,应作为完善我国监狱刑罚执行制度的一项重大改革措施,尽快列入议事日程,加快推进实施。

本报讯(通讯员高飞)前天下午4时许,外地来京无业人员牛某纠集四五名同乡持砍刀,与本市刑满释放人员骆某、王某等人在朝阳区八里庄东里52号楼下发生械斗,牛某当场死亡,骆某因伤势过重送医院后死亡,王某受轻伤。械斗事件影响极坏,引起当地居民恐慌。本报昨日对此事做了报道。

“我必须收费,否则我宁愿不接受采访!”外交学院宫少朋教授对采访的记者如是说。

据了解,今年年后,外交学院的部分教授逐渐统一做法:接受媒体记者采访要收取采访费,否则拒绝接受采访,采访费的价格至少每小时200元。收费理由是,接受采访要花费很大精力,而且常常要涉及自己的研究成果。

外交学院科研处一位负责人郦女士表示:教授接受采访要收费是个人行为,学院不便介入。

但著名新闻传播学者展江、喻国明坚决反对这一做法,他们认为这是一种腐败的表现。

5月底,《南方人物周刊》记者陈磊先后跟两位外交学院的教授表达采访意向,但均被拒绝。事后他才知道:如果自己主动提出付给对方费用,采访可能就会变得很顺利。

陈磊说,因为一个涉及到中美关系的选题,他需要采访外交学的专家。于是,他首先和外交学院的张历历教授取得了联系,但对方断然拒绝了他的采访要求。他又联系了外交学院的另外一位教授,但同样被拒绝采访。

在这种情况下,陈磊又联系上了外交学院已经退休的周尊南教授,但还是被拒绝采访。陈磊试图说服周教授接受采访,周教授情急之下,终于道出了其中的原因:拒绝采访是不想“得罪”学校的同事,因为前几天有同事打电话告诉他,大家统一起来,让媒体记者采访时付费,否则就不接受采访。

“听到这个说法太意外了!”陈磊回忆。但周教授不肯透露发起付费采访的同事姓名。当他想就采访收费的问题和周教授进一步探讨的时候,周教授重复说着“我也没有办法,真的很抱歉”,就匆匆挂断了电话。

《中国青年报》实习记者陈燕(化名)采访中也遭遇了类似的情况。据她介绍,5月底,她联系到外交学院宫少朋教授并提出了采访要求,宫教授先是拒绝接受采访,在她提出可以付费时,宫教授告知了收费标准,两个小时400元。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