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头牛犊三只耳朵两张嘴 能吃能喝令人称奇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8 10:26:32

明明:根本就不是这么一回事,都是假的。我们住在一个小旅馆,十几天后身上带来的钱都花光了。他就要我去做那种事情(指卖淫)。我开始不肯,但后来身上已没有一分钱了。我和他讲好赚一点钱就回家去,但是开始做了,就不是我所想的那么简单了,他说我们好好赚点钱后结婚,慢慢的我也就认了。

明明:说句心里话,我还是很喜欢他的。不管怎么样,反正将来要嫁人的,只要他对我好,做什么我也愿意。

明明:我一直在五里牌这家旅店做,我住在那里,老板收我20元一天的住宿费,有生意老板就会叫我,在店里做一次老板给我50块钱,出去做老板每次给我100块。

明明:老板要我装的,说装成学生妹拿的小费更多,学生证就在火车站旁边办的,30块一个,我办了3个。

凌晨3点,记者用“明明”的QQ号码上网。按照她的提示,找到网名为“心飞扬”的男子,他就是“明明”的男友。以下是记者以“明明”的身份与其男友聊天的记录:

心飞扬:忍一下,在外面受气很正常的,赚到钱就好,明年我们自己开个店子,自己做老板。

心飞扬:不要说了,回来你又没有好处,你再说我就把你在长沙的事情全部告诉你家里。文/图本报记者

新快报讯(记者魏凯)昨天凌晨2时45分在广州街头大排档吃砂锅粥,却无端卷入街头喋血案,右腿中了93粒铁砂弹的戴先生躺在病床上,回忆起事发时血腥一幕仍心有余悸,“就像黑社会电影一样!”

和戴先生同样无辜被伤的至少还有6人,都是在广州赤岗大塘一个小区坚真花园附近,被火铳枪的铁砂弹误伤手腿。开枪的是一群男子,目标是两名在坚真花园门口大排档吃饭的男子(现下落不明),这两名男子其中一人背中一枪另一人逃跑,但开枪过程中误伤路人。警方目前仍在调查中。

据该大排档老板吴姨说,当时12名男子乘摩托车来到排档附近,其中一人拿着半米长的火铳枪,另有人拿着刀棍等凶器,一句话也没说,就朝大排档一名男顾客开枪,然后持刀棍又围上去一阵殴打,另一名和他同桌的男子立即逃跑,一男子追上去,“隐隐听到开了两枪!”

“听到枪声后,十多名顾客都吓得立即朝小区里跑,钱都没给,走的时候踢得桌椅东倒西歪,另一些就抱着头藏在桌子下面,动都不敢动!”吴姨当时也吓得赶紧拉下卷闸门,躲在门后什么话都不敢说。

大约两三分钟后,她听到外面没有了动静,才敢开一点门缝,“看到那些人坐摩托车逃跑了,一路上还开了枪,很多路人就是因此被误伤的。那名背部中了一枪的男子就躺在地上,身上满是血。”那群男子走了不到三分钟,两辆警车就赶来了,立即抢救伤员并封锁现场,随后救护车来接走了伤员。

昨日凌晨5时,事发现场已经基本恢复平静,排档早已关门,记者只在大排档门口看到一摊浓黑的血迹,附近居民表示晚上确实有听到枪声,但具体几声枪响则不太清楚。

广州市第二人民医院接诊了此次中枪的路人,据当时值班的吴医生说,自己只记得晚上拉了好几趟,至少有七八名伤者,都是被铁砂弹打中手脚。

伤者戴先生情况稍严重但生命无碍,他右小腿内有93粒铁砂弹,由于砂弹埋在肌肉内会随肌肉而移动,手术难度较大,目前只取出了9粒,剩余的也将分次取出。

30岁的戴先生昨日刚从东莞来广州,事发时正和五六名朋友在大排档吃砂锅粥,他们那张台和那两名男顾客隔了4米左右。

当时他背对歹徒,“听见身后传来一声枪响,一转身就发现一个男子拿半米长的枪,枪口离一个男的后背只差20厘米左右,‘砰’的一声又开了一枪!我吓坏了,起身就想跑,但又怕跑得太快太明显,反而被他们开枪,只敢慢慢走,但右腿还是挨了一枪,感觉铁砂弹射入肌肉里,钻心地疼!”

倒在地上的戴先生一动不敢动,也不敢看自己的朋友在哪里,心里只盼歹徒快走。他说,歹徒坐摩托车逃离后,他即被朋友开车送到医院来,检查发现右腿里有93粒铁砂弹。

昨天,重庆最高气温14℃。在最繁华的闹市商业步行街——解放碑广场,周末人头攒动。上午10点多,一五旬老汉用手术担架床推着瘫痪的儿子,出现在解放碑下。

突然,老汉脱光衣服,全身赤裸,引起众人围观,后被随即赶到的民警带走。原来,老汉并非精神病人,其“出位”举动是想为瘫痪儿子索讨60万元工伤赔偿。如今,老汉一家已欠下医院10万元费用,全家陷入极度困境,而被告的建筑公司却人去楼空。

昨天上午10点半,记者路过临江门原现代书城外时,只见一青年男子躺在床榻上,身上盖着红色毛毯,黄色液体顺着一根塑料管滴在地上。一身穿单薄外套的五旬男子守在旁边。

“哈!”突然,五旬男子喝了一声,把担架床径直推向解放碑,然后迅速脱下衣服,全身赤裸跑上解放碑碑台。

“喂,你做啥子!精神病啊?”很多市民被吓愣了,大声呵斥,不少女士吓得直躲,以为男子是疯汉,当即引起一阵不小的骚动。这时,中年男子突然展开一张长约1.7米、宽30厘米的红色横幅,上写“包工头给我血汗钱!救儿子,救我全家!”他一边绕碑行走一边哭诉,有人围上来倾听。

老汉的“出位”引起上千人围观。解放碑派出所民警闻讯赶到,让老汉穿上衣服。民警劝说他:“老师傅,莫着急嘛,你的心情大家都理解,我们将及时向有关部门反映,早点解决问题。如果你感冒生病了,不就没人照顾病人了?”

老汉激动得当场下跪磕头,随即在民警陪伴下离开广场。民警用长安车将老汉和其床榻上的儿子送回中山医院。

随后,记者联系上这位出格举动的老汉。他说“裸奔”纯属无奈。老汉53岁,叫刁明生,江津永兴镇人,床榻上的病人其29岁独子刁广文。

2003年7月10日,27岁的刁广文在沙区“××港湾”工地上从事地基工程打井作业,在吊装土石时,起吊机胶绳突然断裂,约25公斤重的土石带桶,砸在刁广文头部和颈部,导致高位截瘫。沙区劳动社会保障局认定为工伤,沙区劳动鉴定委员会鉴定为伤残一级,需配置推车。

刁老汉泪流满面地说,儿子受伤后,儿媳跑了,扔下还在上学的8岁孙子。刁老汉的父亲、82岁的刁清林生活不能自理,“现在,一家老小就靠我和妻子在医院拾花篮、拣破烂、卖报纸等维持生活。最大的一笔捐款就是一家火腿肠生产厂捐的500元!现在,包括我的八旬老父和8岁孙子,四辈7口人生活举步维艰!”

据悉,当年,重庆某建筑安装工程公司分包的“××港湾”基础土石方工程,刁广文受伤后,该公司派人送了4.5万元救治费后就没了下文。刁老汉到处举债救子,仍欠了医院10万元。

在多次索赔无果后,刁老汉将该公司告上法庭。“为能拿到赔偿,两年来,我找了多个部门,几乎跑断腿,向劳动仲裁委申请仲裁,起诉至区法院、还向市一中院申请复议,打赢了长达两年的马拉松官司。”

记者从沙区法院今年10月11日作出的裁决书上看到,某建筑公司审理缺席。沙区法院查明,该公司是具有房屋建筑工程二级资质的公司,与刁广文存在劳动关系,刁在工作中受伤无可争议。法院判决被告支付各种赔偿共61.25万元。

但从今年9月起,该建筑公司熊经理始终没露面,包工头简登海自从那次送来4.5万元钱后再也联系不上。刁明生多次找到公司的綦江办公点,却人去楼空!

昨天上午8点多,护士正忙着交班,医生在开会,刁明生趁没人注意,把滚轮床从电梯弄到1楼,从观音岩步行把儿子推到了解放碑,出现文首一幕。

昨天,记者辗转联系上沙区法院执行庭工作人员廖志刚。廖告诉记者,法院对刁广文的案子十分重视,当时的审判长梁鲲还曾多次到綦江县调查细节。

瘳介绍,被索赔的建筑公司是具有房屋建筑工程二级资质的公司,但在綦江古南镇该公司的地址处,梁庭长找到的是一幢旧楼房,上面挂着公司的牌子,不清楚该房是否登记在其公司名下。

廖表示,找不到人,法院同样将按法律程序执行。下周,法院将再次派人到被告公司,一旦在房管部门查实后将进行评估拍卖。

昨天,记者在解放碑现场还听到众市民的纷纷议论。一中学老师周女士说,很理解刁明生救济渠道难通的困境,“我很同情他一家。民工是弱势群体嘛,迫切需要全社会的关心。”

而某事业单位的刘先生则认为,解放碑是重庆的窗口和名片,是山城的标志,如果每个家庭一遇到问题,都跑在解放碑闹腾,窗口就不成样子了。况且,以出位举动吸引眼球博得同情,不能解决实际问题。

警方对此表示,无论如何,刁老汉在闹市裸行,此举动违反社会公德,不可取。(本组稿件由见习记者封璟记者甘侠义采写拍摄)

今日下午,在中国地震局大力支持下,晨报记者在九江抗震救灾指挥部对江西省地震局应急处处长、指挥部监测预报组组长张波进行了专访。身为地震专家的他从理论上对类似江西地震的非板块断裂带地震进行了分析,并对读者的一些疑问进行了解释。

晨报记者:华中地区地震很少,九江地震为何造成如此大的破坏?这是否意味着地球地质突变?会否带来一连串破坏性强的地震?

张波说,根据地震学理论,虽然1967年出现了地球板块构造模型说明,地球板块结合处是地震高发地带,但其他地区并非因此就不会发生较强烈地震。“亚欧板块、印度洋板块——这些概念是人为划分的,只是发生地震几率高一些罢了。江西属于地震活动比较低或者是比较微弱的地区,5.7级相对西部来说是一个小地震,对江西来说就算大地震了。但是,这种地震对于地处板块支线断裂带的这个省来说是很正常的。”

据张波透露,1911年江西曾发生过5.5级地震,1995年也发生过4.9级地震。此次地震属于中强震,并非地质突变。

“众所周知,地震预报是世界性难题,从理论上说,成功预报每次地震是不可能的。我国地震预报水平受到世界公认,是十分领先的。中国曾经成功预报过许多地震,如1995年云南孟连中缅边界7.3级地震,1997年新疆伽师强震群中4月6日的6.3级、6.4级等地震,1999年辽宁岫岩地震等。但是,地震预报又是一个很复杂的过程,不能简单以单次预报成败论英雄。”张波说。

有媒体报道,湖北省地震局首席预报员李胜乐研究员曾透露:九江地震发生前两天,即11月24日,黄梅前兆地震台曾观测到明显异常的地震信息。对于地震前兆问题,张波表示:“这次地震发生十分突然,震前我们连0级以上地震信息都没有监测到过。这让预测变得十分困难。”

据中国地震局专家周本刚透露,从整体上看,江西、湖北以及湖南北部这一块都是地震活动相对较低的地区,就是有一些大的地震,也是以中强地震为主。就这次地震来说,它发生在隆起和凹陷交界的部位,也就是在瑞昌和九江之间的九岭山的隆起,而九岭山隆起的东部是鄱阳湖凹陷。地震主要原因就是隆起和凹陷大范围之内差异性的活动。

目前,九江主城区居民已经接到通知不会有太大余震,可以回家居住。“这次地震是主余型地震,因此一般不会产生高过5.7级的地震。我们因此发出了大部分地区居民可以回家的通知。”特派记者郭翔鹤

今日上午10时,晨报记者在地处地震核心带的港口镇洗心桥村专访了江西省副省长、九江市委书记赵智勇。赵智勇表示,希望通过解放日报报业集团和新闻晨报,对上海市委、市政府及上海人民对九江地震的关心表示感谢:“我们已经收到了上海市领导同志对我们的慰问!九江460万人民感谢上海人民的关心!”

晨报记者:今(28)天,九江进入了震后第三天,在这24小时里,救灾工作主要如何进行?

赵智勇:我们目前的工作重点在于,要全力以赴让无处居住的居民、特别是农民有一个挡风雨的住处。其次,我们目前要对全部房屋进行排查,保证全局安全。另外,我们要让学生尽快复课。

晨报记者:目前灾区群众最关心的问题之一是,受损校舍不能继续承担教学任务,这个问题将如何解决?

赵智勇:在震中20公里范围内的重灾区,主要用“帐篷小学”解决场地问题,20公里范围以外的学校,可以检修后继续上课。

赵智勇:全市出现结构性破损的房屋较多,这类房屋表面上看不出大问题,但实际上已经无法入住。重建所需资金量非常大,目前我们经过讨论,决定了“民建公助”的方针。这个问题我们要尽快解决,不能让老百姓长期住在外面。

晨报记者:九江市紧邻长江边,人们比较关心大坝安全是否受到地震影响,请问这方面是否有保障?

今日上午7时30分,记者乘车从九江县港口镇附近驶上九江干堤坝顶公路。此时天色开始发亮,汽车一路西行至瑞昌境内,数公里的大堤顶部并未发现任何裂痕。但此时一名骑车人对晨报记者说:“坝后地面裂了,地点在东面。”

汽车掉头行驶了数公里,72岁的大树村村民叶春明老人称自己亲戚家附近地面因26日的地震裂开了大口,他坐上车,自告奋勇担任向导。9时许,记者在紧邻大树村的新民村看到,靠近大坝坝身仅数十步的地面出现了一道长数米、深数十厘米的裂口,一些骑车路过的孩子纷纷避让。路过的村民称,东边大堤附近地面还有多处类似裂口。

叶春明回忆说:“地震时屋顶上的瓦片像跳舞一样,房子都裂口了,地面也裂了。就是不知道大坝会不会受影响。”

经过实地调查,记者并未在九江干堤的坝身发现任何裂缝。据九江市防汛抗旱指挥部介绍,长江南岸的九江长江大堤经过26日到27日两天的排查发现,除了堤防旁边一些管理房出现裂缝,小部分渠道发生堵塞外,此次地震没有对长江大堤造成较大影响。目前,防汛部门正组织人员对堵塞的渠道进行疏通。

瑞昌市委党史办公室副科长朱光东在《瑞昌长河改道工程纪实》中如此回顾长河给瑞昌带来过的伤痛:“从明朝正统年间到清朝咸丰二年的400多年时间里,先后经过8次治理,年年水漫县城,淹没农田和村庄。”1970年5月结束改道工程后,距瑞昌城不足一公里的长河一直与人相安无事,每日静静流向东北方向的大城门湖,最后泻入长江。

然而,如今作为瑞昌城旁最重要的长江支流干堤长河堤可能面临来自地震塌陷的威胁。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