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刚川会见美防长 称我国今年军费为302亿美元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6 16:45:16

就目前而言,外资是拉动中国GDP高速成长、提高中国经济发展水平的重要因素。但是我们应清醒地看到,当跨国公司在最优惠开放政策吸引下大举进入我国垄断性领域的同时,国内企业尤其是民营企业仍然被捆着手脚,得不到应有的“国民待遇”。这样的“不平等”竞争如果再持续10年20年,岂不就重蹈了拉美国家的覆辙?

从20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我国资金短缺的状况就已经得到了根本改变,而外资的技术“溢出”效应并没有达到我们的预期,在他们把大量利润汇到国外的同时,先进的核心技术并没有留给我们,比如中国汽车工业合资二十年,一款高技术含量的车也没有开发出来,满街跑的都是“贴牌车”。实践证明,以“市场换技术”的开放模式并没有达到预期的目的。

外资大量进入,还逐渐形成了对中国社会资产的拥有和控制。由中国并购研究中心出版的《中国产业地图》一书指出,中国每个已开放产业的前5名都由外资公司控制。在中国28个主要产业的三资企业中,外资在21个产业中拥有多数资产控制权。更为严重的是,除工业领域外,外资对我国流通渠道的控制也呈加速趋势。流通渠道是国家的经济命脉,它控制着市场,决定着生产,影响着金融。近年来,外资流通企业在中国发展迅速。从发展趋势上看,外国零售企业已经从进入期转向全面、快速的扩张期,无论是实际开店数目,还是计划开店数目都大大快于中国商业流通企业,并且单店规模也远大于中国企业。在流通渠道中占有主导份额的大型超市领域,外资控制的比例已高达80%以上,拥有绝对优势。中国零售企业只能在中低端市场经营,而高端市场已经失守。随着外资从高端市场向下延伸,民族零售企业在中低端市场也将面临逐渐萎缩的危险。

流通渠道的丧失必然导致对产业控制权的丧失。特别是以大型现代流通企业为依托的商业资本,对上游工业进行资本渗透和控制,形成了以需求为导向的产业链。可以说,谁掌握了流通渠道,谁就掌握了工业命脉。如果放任外资企业占据我国流通产业的主导地位,控制我国的流通渠道,中国的企业将沦为国外流通企业贴牌产品的加工车间。

只有降低对于外国资本的依赖比重,建立以“内源型经济”为主导的经济发展格局,才能使国家与民族经济长足发展,也才能防范可能发生的经济风险,确保国家经济安全。

更多精彩评论,更多传媒视点,更多传媒人风采,尽在财经新评谈栏目,欢迎访问财经新评谈栏目。

新华网上海7月13日专电(记者徐寿松邓华宁)除了观望还是观望,交易量大幅缩水,甚至出现“负成交”,面对长三角楼市的“冰冻”行情,一些开发商不是因势调整自身的暴利预期、定价体系,而是转移矛头,竟赖是中央的楼市调控政策“造成了消费恐慌、严重伤及自用市场”。

楼市持续清淡是不争的事实。以上海市场为例,据金丰易居-上房销售监测统计,6月份前半月上海新房只售出5.9万平方米,约为去年同期的6%。5月份,楼市供求比(新增商品房面积与实际成交面积之比)达到1:0.42,有74%的新楼盘单月出售不足10套。“这个数字让我们自己都吓了一跳。”金丰易居-上房销售市场研究中心经理郑翎昀说。

官方网站“网上房地产”显示,6月1日全上海可售房屋在50套以上的在售楼盘有167个,到了月末,零成交的楼盘有75个,占44.9%。更有甚者,一些楼盘可售房源竟“越卖越多”,因为合同撤销的数超过了签约数,出现了“负成交”。

徐家汇的“汇峰鼎园2”、浦东的“世茂滨江2”等中心城区的楼盘,可售房源在6月份均多出了两三套,而宝山的“三湘盛世花园1”和松江的“松云水苑”,更是“多”出了7至18套不等。

南京、杭州的情况与上海一样,买家持币观望,市场深度僵持,新房成交量连续两个月锐减五成以上。

上海某大开发商日前接受媒体采访时,大谈中央的房地产调控政策“造成了消费恐慌、自用市场严重伤及,政策的效用开始受偏移、受扩大。”这位地产界人士声称,是政策导致“消费预期被完全扭转”“真正的消费者也持币观望”“想购买的不购买了,想改善的不改善了”,于是“消费进入抑制阶段”。

如此观点记者曾在不同的场合数次听到,在开发商中很有市场。它不是某个人的看法,而是利益群体的普遍意识。但对于开发商的“政策祸水”论,买房人用自己的行动给了有力地回击:凡是价格相对适中的新盘,销售行情均逆市上扬;大凡成为热点的多是中低价房,而萧条的恰恰是高价房。

在上海,5月成交百套以上的11个楼盘,均价集中在5000元到8000元之间;而当月销售排行末十位的楼盘,均价绝大部分在万元以上。全市66.5%的成交面积集中在外环线以外的中低价区域。在南京,网上房地产统计数据显示,江宁、江北等地价格在4000元/平方米以下的住宅,销售火热。与高档房乏人问津相成鲜明对比,6月份这两个低价区域的日成交总量约占南京市成交总量的一半。在杭州,不同板块中的低价楼盘也备受青睐。譬如下沙区的天元公寓,走中低价路线,开盘均价为4500/平方米,比同一地段一个月前开盘的楼盘便宜1000多元,结果,一路热销,连续多日居杭州新盘成交排行榜榜首。6月中下旬,杭州市透明售房网显示,成交量排在前列的城西天河西苑、九堡圆梦园二期、下城丽景家园等楼盘,开盘均价基本上都比周围楼盘便宜千元。

在整体萧条的楼市,中低价住房“冰里俏”说明:眼下楼市凋零的罪魁绝非调控政策,而是高房价与购买力之间的鸿沟。南京房地产研究所专家分析,为什么同在南京河西板块,开盘起价为6500元/平方米的万科光明城市销售冷清,而其后以4700元/平方米开盘的“中海塞纳丽舍”受热烈追捧,日销量位居全市之首?价格,还是价格问题。当高房价超出了市场购买力可承受的范围时,对于买家而言,观望、退市是唯一理性的选择,而预期只是加重了这场对峙。

“眼下楼市冷清,关键是价格有没有调整到位。”方方地产工作室的分析人士指出,要想真正刺激销售,冲破僵局,房价必须有较大幅度的调整。复旦大学房地产研究中心主任尹伯成认为,如果上海房价总体下调30%,可以预期成交量会上升到供求基本平衡的状态。

业内人士指出,既然房价过高、涨幅过快是房地产市场诸多问题的导火索,降价理应成为解决问题的起点,至少,它应是治理楼市冷淡不可或缺的一味良药。当下,开发商们该顺应市场,调整定价,而不是泼脏水、转移视线,死扛高价。

中国楼宇广告先行者分众传媒(FMCN.NASDAQ)昨日以每股17美元的价格在美成功上市,高于此前每股15美元的预期。按照此发行价计算,其市值达到了6.8亿美元,超过了主营候车亭媒体,在香港主板上市的中国最大的户外传媒股票白马的市值。

分众传媒昨日共发行1010万股ADS(美国存托凭证)股票,总共融资1.71亿美元。总裁江南春身价达约1.92亿美元。在2004年胡润百富榜上可排39位。

据纳斯达克介绍,此次分众传媒的募资总额为历年来在纳斯达克上市的中国股票中金额最高的IPO。7月14日,分众传媒的CEO江南春将应邀按响纳斯达克开市的铃声,成为享受到这一荣誉的第一个中国企业家。

昨日江南春的手机被转移至秘书台无法接通,但他在香港特区路演时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上市融资所得将主要用于广告网络的铺展上,同时积极关注新媒体广告,伺机进入互联网和手机广告领域。

根据分众传媒向纳斯达克递交的招股说明书显示,融资所得中4000万美元将分别用于2005年和2006年的广告网络拓展上,其中1400万美元将用于今年卖场联播网的扩张。与聚众传媒直营方式不同,分众多是采取加盟方式来拓展自己网络。专家指出,采取直营方式要求前期投入较大,但易于管理;而加盟形式能分解投资压力,但对后期管理要求更高。

曼哈顿集团资深分析师陈智表示:“分众选择这个时期上市比较理想,走势应该不错。我认为今年是中国网络科技公司进入纳斯达克最好时机。去年网络板块开始好转,而一般网络股都有两三年的周期,进入过晚会影响投资者的信心。”

根据央视市场研究公司今年6月发布的《国内楼宇液晶电视媒体市场份额调研报告》显示,分众传媒占据70%的国内楼宇液晶市场,位居第一,聚众传媒以28%的比例居第二位,其余3%的楼宇为两家公司共同进驻。

本文由第一财经日报授权网独家网络转载,未经该报与网许可,任何网站不得擅自转载。

他蹦跳着来到梦想中的城市,却发现,城市的天是那么高,城市里的人,高到天上去了,他抬起头,望得帽子都掉下来了也看不到,够不着

没有什么文化与技能的他生存艰难,他的同乡很多做了砍手党,他在夹缝中挣扎

“我想洗个头,可能这一阵子都没法洗头了。”阿星在记者站局促的洗手间里脱下他的花衬衫,用冷水洗头。“还想换下这双鞋,这双皮鞋我穿不习惯,是我一个老乡的。”阿星害羞似地缩着脚,脚上是一双不太合脚、款式有几分时髦却充满了污垢的尖头皮鞋。

已是凌晨1点,楼下士多里仅有40码的拖鞋,阿星脱下了那双有点可笑的皮鞋,换上了新买的拖鞋,由于有点小,脚跟还在后面露出一截。

“他们来了。”阿星低声地说:“你明天给我老爸打个电话,叫他照顾好我弟弟,不要让他走我的路。”

7月8日晚上9点,因为喝满月酒喝醉旷工一天,在汕头潮南区峡山镇打工的阿星被工厂辞退,在领取工资和扣压身份证问题上与主管起了冲突,阿星把主管阿章砍死。9日,潜逃到深圳宝安公明镇的阿星,在本报记者陪同下自首。

这个曾经跟同乡砍手党团伙厮混了半年多的小伙子,一直没有像同乡那样去抢劫,却仍然杀了人。他还不满20岁。

“我见证了阿星挣扎、崩溃、走上杀人路的过程,”原本报深度记者(现《南方周末》记者)傅剑锋眼睛里都是红血丝,他已经连续几个晚上没有睡好了,“没能阻止他,我觉得很内疚。”

因为去年深圳公明等地抢劫事件猖獗一时,警方发现这些抢劫团伙大多数来自广西天等县上映乡温江村。(因为经常有被抢劫者的手被砍掉的案例,民间因此叫这些抢劫团伙为砍手党)。当时还是本报记者的傅剑锋到温江村采访,认识了当时在家养病的阿星,后来他在稿件里写了对阿星的印象“棱角分明,但脸色蜡黄,带着一种20岁的年轻人不该有的沧桑和疲惫。”,“从15岁出来打工,永远都睡不够。”

阿星跟砍手党的几个“老大”都是从小的好朋友,但是他自称没去跟他们一样抢劫,而是从15岁就开始到深圳、东莞等地打工。

阿星当时的一句话,曾经让傅剑锋久久难忘。阿星说,“如果有一天,工厂把我辞了,或者工厂倒闭了,我又找不到工作,甚至连回家的钱也没有,我就只有跟着他们去抢”。“他的话当时让我感觉一寒。”傅剑锋说。

7月9日傍晚,还在北京的傅剑锋接到阿星的电话:“你过来不过来?我出了很大的事。我昨天晚上杀人了。”

当天晚上9点,本报记者一行在公明广场一家公话亭旁边找到了阿星。高高瘦瘦,穿着花衬衫,笑笑的眼神,看起来很文静。

“我真的杀人了,我的手上好像还有血腥味。”他微笑着,很从容地讲述作案的经过:“不晓得砍了多少刀,没得救了。”

则凯织带厂静静地躺在潮南区峡山镇南里村的田埂旁,几台纺织机器已经停止运转,这间只有十几个工人的小型家庭作坊式织带厂主要制作内衣裤的松紧带。阿星杀死主管后,厂子已经暂时关门了,工人也已不知去向。老板郑则凯也不见了踪影。

像郑则凯这样的小老板在潮南区数不胜数。在峡山镇,各种文胸内衣、织带广告随处可见,纺织服装业支撑起了整个潮南区的经济。根据潮南区经济贸易管理局提供的资料,去年潮南区六大支柱产业产值达到162亿元,其中针织、服装业占据了60%左右。

至于潮南区有多少外来工,潮南区劳动监督局有关负责人也说很难估计。“保守估计总有10万左右吧。”

阿星和阿海兄弟正是这些外来工的两个,今年初,弟兄俩先后进了南里村和杨美村两个厂打工,干的都是织带,生产各种衣服花边和松紧带。

“都是这样的,这里的每一家工厂。”29岁的赵阿荣(化名)证实说。他也是天等县人,已经在洋美村一家服装厂工作了四年。

赵阿荣介绍说,工人每天要工作12小时,忙时甚至延长到14个小时,午餐时间只有二三十分钟,“也就是吃完饭可以吸一支烟的空隙。”这样1个月可以赚到800元左右。

赵阿荣很珍惜现在的工作。他已经打工打了十几年,16岁他就到了深圳宝安一家珠宝厂看机器,每天十个小时,机器的柴油都会喷在衣服上,长时间的侵蚀使他和几个老乡都留下了后遗症,“脸上、身上经常发一粒粒的东西,痒得很。”四年前他来到这家服装厂,因为用心钻研,手艺好,他已经成为厂里的大师傅,可以一个月赚到2000多元,成为村里在外打工的佼佼者,但他仍然有种焦虑感,“不知道什么时候工厂倒了,老板不要了,明天就不知道干什么了。”

阿武跟阿星是堂兄弟,他只有17岁,跟阿星的弟弟阿海一起打工,一起租住在一间房子里。7月12日下午2点,记者在杨美村一间快要倒塌的小破屋里找到他时,早上7点半才下班的他还在睡觉,午饭也没吃。“在这里干活很累,来了一年了,身份证是借来的。”这间小破屋是他和阿海租来的,30元一个月。“这里比厂里的宿舍休息好一点,那里很多人挤在一起,睡不好。”

阿海在哥哥出事的第二天晚上,被村里的治保员带走了。“他挺平静的,也没说什么事情,后来我们才听说阿星砍人了,他给了哥哥300块钱让他逃走。”阿武说,因为他上夜班,阿海上白班,那么两人并没有碰面,阿海什么都没有透露。

阿星兄弟的堂叔闭伟龙也住在隔壁破房子里。他来到杨美村已经一个月了,还没有工作。闭伟龙说,他是看着阿星和阿海长大的。他以前曾经和阿星一起在深圳宝安新兴像根厂打工,干的也是织带。他说,前几天赵阿荣摆满月酒他来喝酒的时候,还挺开心的,对工作也没什么不满。

“我也想不通为什么他会杀人,”闭伟龙说,他给阿星买了两套换洗的衣服,但不知道该送到哪里去。

7月5日,第二胎喜得一子的赵阿荣摆满月酒,在峡山镇附近打工的十多个老乡都来喝酒,阿星也请了一天假来了杨美村,当天晚上他们喝酒、打麻将非常开心,几乎闹了个通宵。喝多了的阿星在弟弟阿海的房间里一觉睡到第二天下午,没能去上班,因此导致了主管阿章和他矛盾的爆发。

据阿星的同事说,阿星一直和身为老板亲戚的阿章不和,但是阿星对记者表示,平时阿章虽然很凶,经常呵斥他,但是他都是对方说什么他干什么,没有反抗过,可是这一次,阿章坚持要开除他。

7月6日晚上,在汕头打工的阿星用弟弟的手机打电话给在北京出差的傅剑锋:“我被工厂辞退了,如果找不到工作,我只能加入上映帮去抢劫了。”说完之后,阿星甚至笑了两声。

潮南警方拒绝透露案发现场细节,不过从阿星的供述和同厂工人的描述中,我们粗略还原了当时的凶杀过程。

据阿星透露,7月8日晚上9点,他正准备离开工厂。行李收拾了一半的时候,突然想起要拿回被扣压的证件和押金,于是他去车间找阿章。

阿星和阿章一前一后走进临街的工厂宿舍时,恰好被一名路过的建筑工人看见,“两个人进门后铁门就关起来了,我没注意他们,也没有听见里面有什么不正常的响动。”10多分钟后,铁门被打开,阿星一个人走出宿舍,朝出村的方向走去。“他步伐正常,表情看不清,但身形和动作一点都不紧张。”直到昨天,这个建筑工人才知道,这个走过他面前的人已经成为残忍的杀人凶手。

阿星事后对记者描述:“他骂我粗口,我气愤就砍了一刀,他反抗,要喊,我本能要阻止他喊,就拼命砍他,不知道砍了多少刀。”

他的衣服等行李收拾了一半,还在宿舍床上,杀人后,他换了衣服就匆忙离开,到峡山镇金佳诚宾馆去见了来采访砍手党的《中国青年报》记者何磊。

“他表情冷冷的,但还是有说有笑,一直低着头玩弄着弟弟的手机。”何磊回忆说,然而他万万没想到,坐在他对面的阿星,在一个小时之前,刚刚凶残地杀死了一个人。

1个小时后,阿星离开金佳诚,去了弟弟所在的杨美村,要了300元钱,连夜到了普宁,当天夜里睡在普宁汽车站,早上坐车到深圳,下午4点,他到达父母打工所在的公明镇。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