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首次称四国可能推迟要求联大表决增常议案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6 12:12:30

在广州一些新建楼盘或小区,电信、铁通和网通三家争夺地盘的事情屡屡发生,导致一些新建小区住户迟迟装不到自己想装的电话。

由于竞争激烈,这些固话运营商必须以较高的代价与房地产开发商谈判,胜出后,在负担建设成本的同时还要向开发商及物管公司支付“管理费”;作为回报,开发商或物业管理公司则不让其他运营商进入该小区。

正是在这种竞争环境下,开发商还通过一定方式向电信运营商出售小区楼房通信管线的独家建设、使用、经营权来谋取利益。当一家电信运营商全额投资小区内的通信网络后,在长达数十年的协议有效期内,小区不得让其他运营商进驻,使得小区用户除了通过这家公司接入电话外,不能有其他的选择。

而这实际上背离了《电信条例》的规定。我国的电信条例明确规定,住宅小区及商住楼配套建设的集中配线交换间属于公共电信配套设施,所有电信运营商都可享用。

这次,信产部通知要求,开发商或物管应当为各电信运营商提供平等的接入和使用条件。电信业务经营者投资改造已建的电信设施时,应当按照多家电信业务经营者共同进入的标准进行电信设施建设,并向有需求的电信业务经营者出租。

按照该规定,用户驻地网(俗称“最后一公里”)由房地产开发商委托专业通信建设企业建设,成本由开发商承担,产权归用户所有。该规定也明确了开发商的责任:今后凡新建小区通信管道及楼内通信暗管、暗线,由开发商负责建设。房地产开发商不得与电信业务经营者签订垄断性(排他性)协议,不得以任何方式和理由限制其他电信运营企业依法进入,不得限制或变相限制消费者依法选择电信业务经营者和电信业务的权利。

这就是说,新建小区电信设施尽管由开发商建设,但其成本摊入房价,是全体业主所有的公共设施,对于让哪家运营商进来租用设施、提供服务,每家每户装谁的电话或宽带,开发商和物管无权包办。

在广东,广东省通信管理局和广东省建设厅已经联合下发文件,叫停这种开发商剥夺电信用户选择权的做法。

广东铁通一位负责人表示,对于小区内的通信设施,还有很多问题难以解决,比如共用机房放在哪里?使用中的维护问题怎么解决?物业公司有无权利进行管理?另外,由于选择权在用户手里,这对实力较弱的运营商也不利。

某地通信管理局一位人士认为,要解决房地产开发商垄断“最后一公里”的问题,还应该在正在制订的《电信法》中予以明确,比如明确房地产开发商有义务在建设规划用地红线内建设通信管道;建设交换间等公用电信配套设施,无偿提供给各电信运营商,由最终的消费者决定由哪个电信运营商提供服务。

从用户驻地业务集中点到用户终端之间的传输及线路等相关设施,俗称最后一公里。简单来讲,就是从小区楼盘外到用户家中的这段线路,提供电话或者宽带的电信企业只要卡住这“最后一公里”就能收钱,但一般都要与开发商达成协议才能拿到入户“通行证”。

该专家认为,“十一五”期间,只有让老百姓普遍享受经济成果,才能实现协调发展

在十六届五中全会热烈讨论贫富差距之前,一份调查报告显示,目前,政府已经掌握了社会剩余产品总价值的87.5%,留给社会的只有12.5%。

国家发改委经济研究所研究员杨宜勇昨日告诉《第一财经日报》,如果这种局面仍不改变,将会导致社会投资能力差,居民消费能力低以及社会再生产能力被削弱,影响技术进步等严重后果。

统计局的数据显示,城镇居民可支配收入的基尼系数不断提高,2003年达到0.34,比2002年提高0.018,“十五”末期有可能会超过0.35。

“这意味着最富有的10%家庭与最贫穷的10%家庭人均可支配收入差距将超过8倍,或者将有六成城镇居民的人均可支配收入达不到平均水平。”杨宜勇表示。

事实上,中国城乡统算的基尼系数早在2000年就超出了国际公认的警戒线0.40,目前则已经超过0.45。

“改革开放已经搞了26年,我们应该考虑让广大的老百姓更加普遍地享受到经济和社会发展的成果。”杨宜勇认为,“十一五”期间也只有这样做,才能实现社会经济的全面协调发展。

如果说基尼系数对于普通市民尚显陌生的话,那么行业差距则会让每一个人都感同身受。

“十五”期间,中国的电力、煤气、供水、铁路、通信等行业职工平均工资年增长率均出现了提速、高于“九五”期间平均增长率3~5个百分点。与此同时,金融和保险业、党政机关和社会团体也分别较“九五”期间提高7个百分点和5个百分点以上。

在杨宜勇看来,虽然此间各行业就业者收入水平都有所提高,但提高的程度各不相同。尤为明显的是,垄断行业与一般行业职工间的收入差距则呈持续扩大趋势。

另一个值得关注的现象是,当前全国人均财产性收入增长速度已经是劳动收入(城镇工薪收入和农村经营性收入)增长速度的两倍。也就是说,当一部分人还在努力出卖劳动力换取报酬时,另一部分人已经可以坐享财产带来的收益了,而且前者增长的速度远不及后者。

以2004年前3季度为例,全国城镇居民人均工薪收入同比增长11.8%,而人均财产性收入中的出租房屋收入增幅竟高达54.5%。

由于财产性收入的增幅较快,财产差距的扩大会进一步加剧收入分配的不平等。杨宜勇在起草“十一五”收入分配问题及其对策报告时,提出了予以调控的建议。

一个公认的规律是,当一个国家的人均GDP从1000美元向3000美元迈进时,往往是产业结构剧烈变化、社会格局重新调整、利益矛盾不断增加、收入加速分化的时期。

杨宜勇认为,当今中国要想平稳地渡过这个难关,就必须全面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具体来说,就是要高度重视收入分配问题,让广大的老百姓更加普遍地享受到经济和社会发展的成果。在这个过程中,政府负有最为重要的责任,即必须通过立法及政府行为、通过制定系统的社会政策等来完成。

上市公司2005年第三季度报告披露工作今日正式拉开帷幕,沪市的宝钛股份、黄河旋风和中小企业板的华邦制药、天奇股份、七喜股份、江苏三友六家公司,率先披露了三季报。今年第三季度和前三季度,六家公司均实现了净利润的同比增长。

季报显示,报告期内,净利润同比增长幅度较大的是宝钛股份和华邦制药。其中宝钛股份第三季度实现净利润5001.27万元,同比增长105.59%;华邦制药第三季度实现净利润2340万元,同比增长104.95%。此外,七喜股份报告期内净利润2439.18万元,同比增长75.36%;黄河旋风报告期内净利润2169.25万元,同比增加16.06%;天奇股份报告期净利润618万元,同比增长12.6%;江苏三友第三季度净利润1269.96万元,同比增长16.02%。与此同时,这些公司前三季度业绩也实现较大增长,尤其是宝钛股份,公司前三季度净利润已达10633.31万元,而去年同期公司净利润是6250.44万元。

从业绩增长原因来看,大多数公司通过加强企业内部管理,进一步挖潜增效实现利润增长。

从披露内容与格式来看,因六家公司均不属于G股公司,因而在披露报告期末股东总数方面并未发生多大变化。记者王璐

业界都以“突飞猛进”形容一年来TD-SCDMA的产业化发展,其中最具有代表性的莫过于TD-SCDMA手机终端的飞快发展。包括TD-SCDMA联盟、大唐、三星等在内的多家单位向记者表示,今年北京通信展上与会者将可以通过TD-SCDMA手机终端实实在在地体验到3GTD-SCDMA的风采。

记者从中兴通讯得到的内部消息,在10月底即将举行的北京通信展上,中兴通讯将推出两款TD-SCDMA3G终端——手机U310和数据卡MU100。至此,TD-SCDMA终端阵营又将加入一股强有力的力量。迄今为止,共计有18款TD-SCDMA终端出现在产业界,其中包括能打通视频电话的TD-SCDMA手机。

“中兴通讯即将推出第一款TD-SCDMA上网卡,因为TD-SCDMA比其他两种3G制式更适合数据业务的发展。我们认为上网卡能给运营商带来亮点。”中兴通讯手机事业部罗忠生博士向本报记者表示。虽然TD-SCDMA网络还没有运营,但中兴似乎是在面向商用而并不仅仅是测试推出手机产品,这是一种先见还是冒险?

曾经有人认为,手机终端很可能会成为拖TD-SCDMA发展后腿的关键因素,这一疑虑在这次采访中得到消解:同样的疑虑在WCDMA发展之时也出现过,和黄最初启动WCDMA网络时只有不到5款手机,但随着全球范围内3G网络的铺开,到去年年底已有多达70多款WCDMA终端出现,今年则恐怕已经有百余款。

三星研究院许元默表示,三星在推出支持多媒体应用的TD-SCDMA终端后,从表面上看没有继续推出手机产品,但其实今年上半年一直在后台调试384K下载速率、视频电话、WAP、MMS、Java等应用,并证明了都能在TD-SCDMA平台上实现。“在所需要的基本功能确定后,两三个月的时间就可以根据用户的需求推出一款新手机。”他说。“假设TD-SCDMA网络明年启动,我认为到明年年底达到70~80款TD-SCDMA终端的量级不成问题。”罗忠生表示。

“手机是利薄的产业,企业要看到一定的利润回报才会投入在产品开发上,但我们一直将3G看作是将来的立足之本,在战略和技术跟进上有相当的投入。”波导负责TD-SCDMA项目的王思清向本报记者解释。

现在,除了大唐的测试终端外,已有包括三星、LG、英华达、海信、联想、迪比特、波导、夏新、华立、重邮信科以及新加入的中兴共计十一家手机企业推出了TD-SCDMA手机终端(每个企业均有一到两款产品),各企业参加TD-SCDMA终端研发的队伍从几十到上百人不等。和三星一样,各手机企业把研发重点放在达到基本功能的稳定性以及实现相关业务的可行性,而不在于手机款数的多少。

“手机功能需根据客户的定位组合,一旦TD-SCDMA的运营策略确定,我们会随时扩建研发团队,针对客户需要推出终端产品。”海信通信负责研发的杨文琳告诉记者。

在推出具有基本通话功能的TD-SCDMA终端后,当下手机企业的重点是推出多媒体TD-SCDMA终端,海信、波导等的第二款TD-SCDMA终端正是面向这一目标的。“我们正加班加点,尽量能在十月底拿到北京通信展上,如果不行,也可以拿到信息产业部即将开始的第二轮TD-SCDMA测试中。”杨文琳告诉记者。信息产业部组织的第二轮TD-SCDMA测试正在积极准备之中,信息产业部要求每款TD

-SCDMA终端各提供150部产品进行联网的实际测试。届时,TD-SCDMA终端的稳定性和可靠性将得到进一步提高。

与欧美企业谈TD-SCDMA时很容易发现一个问题——他们总将TD-SCDMA称为“中国的标准”。事实上,TD-SCDMA除了在系统领域有西门子、北电、爱立信等老牌制造企业加盟外,在终端领域也已经形成了国内外、多厂商供货的环境:波导、联想等国内领先手机企业的参与能使TD-SCDMA终端更适合国内的需求;英华达、迪比特等我国台湾企业的加盟则能将他们在一些应用上的领先技术和对成本的控制能力吸纳进来;三星和LG的加入则更加快了TD-SCDMA终端的产业化和全球化……专家指出,TD-SCDMA终端现在的成员结构已经具备了全系列手机终端的供货能力。此外,展讯、凯明、重邮信科、T3G等的国内手机芯片企业使TD-SCDMA终端的成本大大降低;达丽星、爱可信等国际领先终端软件企业的支持使TD-SCDMA手机可以早日与其他两种制式的3G终端接轨。

值得关注的是三星、LG这两大韩国企业对TD-SCDMA的策略。三星是全球排名第三的手机制造企业,LG在全球手机排行榜上名列四、五,在3G手机领域更处前三甲。2000~2001年,两家企业的韩国总部对TD-SCDMA在算法、仿真、平台、TSM技术上进行验证后,2003年即投入到TD-SCDMA终端的研发中,从一开始的TSM到后来转入LCR,每一步都根据信息产业部对TD-SCDMA终端的要求行事,三星和LG还各自投资成立了TD-SCDMA手机芯片企业T3G和凯明。

这两家韩国企业在所谓“中国的标准”领域意欲何为?“韩国手机企业从2G时代跟进欧美技术做到了现在的世界领先,但却不可能超越诺基亚或摩托罗拉,3G是最有希望改变这种命运的领域。”一位专家向本报记者表示。据悉,韩国手机企业近年来下大力投入的还包括HSDPA终端等欧美手机企业也是处女地的领域,对于全球统一标准的TD-SCDMA技术,当然也不会放过。

“从三星最高层领导开始,就要求三星TD-SCDMA产品不管在时间还是品质层面都保持全球领先。”三星许元默告诉记者。“WCDMA手机是基于Modem芯片,TD-SCDMA手机也是基于Modem芯片,它们上层的设计开发是兼容的平台。在LG看来,只需要基带芯片稳定成熟,那TD-SCDMA手机也就能与WCDMA手机不相上下。”LG电子负责TD-SCDMA研发的钱国梁告诉记者。3G一直是LG的发展重点,尤其是在今年LG手机业务有所下滑的情况下,LG总部更将3G看作挽回局势的利器。

曾经有观点认为TD-SCDMA是国内手机企业的机会,韩国企业的加盟是否夺取了中国企业的机会?夏新手机技术负责人告诉记者,三星、LG等国际性大企业的加盟,不仅给国内手机企业以危机感,推动国内企业的研发,也给产业带来了新的活力。“一些中、东欧市场对TD-SCDMA标准的看法已经由最初的排斥到逐渐认可,甚至表示愿意进行相关试验,TD标准正在散发其作为全球标准的魅力。在这种情况下,必须有大的手机终端品牌加入,才能加快推出让全球消费者满意的产品。”专家表示。

大卫·科波菲尔在众目睽睽之下从容将庞然大物如火车车厢瞬间变没的魔术令人匪夷所思,但大卫的魔术再神奇也不能把自己变没。而资本市场上的硕鼠却有掏空上市公司后再凭空消失的神技,湖南酒鬼酒股份有限公司(深交所上市公司,简称湘酒鬼,股票代码:000799)前董事长刘虹正是这样的高手之一。

随着刘虹告辞酒鬼酒董事长、总经理职务,其人就如人间蒸发再也杳无音信,留给酒鬼酒的却是高达4.2亿元的巨款不知去向。

仅仅半年时间,在继巧取豪夺掏空岳阳恒立(深交所上市公司,股票代码:000622)并致使其失血过多加星戴帽成为*ST恒立之后,刘虹痛饮酒鬼酒后再次携巨款绝尘而去,留下的则是一片狼藉。

9月14日,酒鬼酒发布公告称,刘虹“因工作原因”,辞去公司董事长、董事、总经理三项职务,来自酒鬼酒第二大股东湖南湘泉集团的法人代表杨波担任公司代理董事长。上市公司高管人事变动在资本市场本来是件正常的事情,然而,由于当事人刘虹非寻常之辈,乃是被资本市场称为“成功系”的湖南成功控股集团掌门人,“成功系”在资本市场以往的所作所为不能不让市场对刘虹的去职背后多了几分猜测和疑惑。

此前,早在7月中旬,酒鬼酒发布的2005年半年度业绩预警已经让市场隐隐感到不安。随后于7月底公布的半年报显示,刚刚于3月11日撤销退市风险警示及其他特别处理的酒鬼酒再度陷入亏损,上半年净利润亏损1266.91万元,每股收益亏损4分钱。

翌日,市场的猜测得到了验证,但事态的严重性却出乎大多数人的意料,酒鬼酒的一则公告爆出上市以来最大的财务黑洞。公告称,酒鬼酒原第一大股东湘泉集团归还给公司的4.2亿元占用资金,被现第一大股东成功控股集团转走。该笔巨款自2003年以来一直被成功集团实际控制,公司董事、监事和其他高级管理人员无法知悉此项资金的运转情况。

同时,酒鬼酒将2005年半年度报告披露的货币资金4.36亿元变更为0.16亿元,其他应收款将由原来的1.1亿元变更为5.3亿元。

一夜之间,刘虹从酒鬼酒的“救世主”神坛上跌落下来,露出了硕鼠的本色。

刘虹与酒鬼酒的恩怨最早要追溯到1997年。号称“湖南三宝”之一的酒鬼酒曾经是所在地吉首市乃至整个湖南省的一张名片,曾在全国一度与茅台、五粮液并驾齐驱享有盛誉。1997年7月18日,湘酒鬼在深交所挂牌上市,在其上市之时,成功集团以每股12元的价格收购了一批内部职工股。1998年1月19日,湘酒鬼5500万股内部职工股上市,其时二级市场股价已接近40元,刘虹在酒鬼酒身上攫取了第一桶金,同时也拉开了整出故事的序幕。

从1999年开始,在走过了上市之初的鼎盛时期后,酒鬼酒开始走下坡路,随后的几年酒鬼酒业绩逐级下滑。2002年,酒鬼酒经营业绩首次出现亏损,当年每股收益为——0.5元。2003年上半年,酒鬼酒未能扭亏,当年上半年累计亏损2100多万元,按照证监会有关政策,如果全年不能扭亏为盈,则将因连续两年亏损而被ST,面临退市的危险。同时,湘泉集团拖欠酒鬼酒巨额资金无力归还。

酒鬼酒是吉首市惟一的上市公司,也是当地最大的企业之一和利税大户,当地政府对酒鬼酒的危机自然不会视而不见,重组似乎成为酒鬼酒惟一的出路,此时,刘虹的成功集团现身了。

与成功集团同时角逐酒鬼酒的还有涌金集团、鸿仪投资,这三者皆非泛泛之辈,在资本市场翻云覆雨数年之后被称为资本市场三大湘军。

在这场与亦敌亦友的其他两家资本高手较量中,刘虹的成功集团最终胜出。2003年7月,成功集团以4.01元/股的价格、合计3.53亿元的代价,从湘泉集团手中获得了酒鬼酒8800万股国有法人股,从而以29.04%的持股比例成为第一大股东。同年12月,股权转让正式获得国资委批准。同时,鸿仪投资也获得湘泉集团转让的3030.5万股,占总股本的10%,成为酒鬼酒第三大股东,湘泉集团退居第二大股东。

由于此前湘泉集团占用酒鬼酒资金高达4亿多元,成功集团和鸿仪投资总计4.7亿元的股权转让款项就作为湘泉集团的还款存入酒鬼酒账户,此后,酒鬼酒的历次报表中这笔资金一直显示在货币资金会计科目中。

然而,时至今日,这笔股权转让款中的4.2亿元的巨款却被入主后的刘虹施展乾坤大挪移的功夫转移,变成了区区503元。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