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消协 化妆品是矿泉水加洗洁精和菜油的混合物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6 11:52:14

面对央企利润增幅回落、亏损面增加的形势,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主任李荣融在19日召开的中央企业负责人会议上分析了原因。

他说,这其中有连续两年高达40%增长速度后合理回归的因素,有原材料等价格上涨的影响,但也暴露出中央企业在财务资金管理等方面存在的一些突出问题。

一是部分企业成本费用增长过快。上半年中央企业成本费用增长率高于同期销售收入增长率的有79家。能源、原材料等价格上涨是导致部分企业成本大幅增长的重要因素,而费用控制力度不足和人工成本增长较快也是一个重要原因。

上半年中央企业销售成本同比增长26.9%,三项费用增长10.5%,人工成本增长15.2%。有8家企业人工成本增长超过50%,存在着多提多发工资、违规发放住房补贴、为职工购买商业保险和提供消费借款等变相提高职工福利的问题。

二是部分企业应收账款和存货占用资金增幅较快。上半年中央企业应收账款和存货占用资金1.42万亿元,占流动资金的36%。在全部中央企业中,应收账款和存货占流动资金比重超过50%的有37家。

三是部分企业资本积累不足,负债过度。上半年中央企业净资产同比增长不足1%或下降的有69家,资本积累严重不足。中央企业中过度负债的有52家,不少企业流动比率不足国际警戒标准(200%),一旦市场销售缩减,难以靠借新债还旧债的方式维持资金运转。

四是市场经营风险增大,资产减值因素增多。部分中央企业从事期货及衍生品、股票、委托理财等高风险业务,发生了巨额亏空或损失。据统计,2004年中央企业年末委托理财本金余额260.3亿元,随着一批证券公司破产清算或被托管,将形成不同程度的损失。多数企业股票投资发生亏损。从事期货(权)及衍生品投资的中央企业累计交易额和持仓合约金额都很大,存在较大隐患。个别企业违规从事高风险投资业务造成重大损失。

“骚扰妇女的武疯子终于被抓进精神病医院了。”溧水县和凤镇孙家巷村民小张说。昨天上午,溧水警方用辣椒水制服该村“武疯子”孙某,他2年来不仅将全村几十名妇女都骚扰遍了,还多次挥舞各式刀具威胁村民。

在村民眼中,1961年出生的孙某一直是个勤劳肯干的人,但是从2000年开始,他精神出现异常,经常拿着菜刀、稻杈在村里四处伤人,骚扰妇女。2003年9月19日,孙某被南京市脑科医院鉴定为精神分裂症。然而,其家人一直没有经济能力将他送到精神病院治疗,对他也没采取必要的防范措施。

警方向记者介绍了孙某殴打村民成性的一系列恶行:2004年4月15日,张某手持砍刀、铁棍,无故打伤村民张某,致使张脑部严重淤血;6月15日,村民张某在为农户打田时,孙某操起铁铲砸破张某的脖子,致使其至今仍然无法正常生活和劳动。孙某此后还多次冲到他家中闹事,张某一家被逼迫搬迁到溧阳,至今不敢回家。

起初孙某殴打村民时,受害人都可怜他是个精神病患者,又是同村乡亲,在赔偿上没有太多计较,也没人向派出所报警。然而孙某自2004年5月以后,开始骚扰全村妇女,骚扰对象下至少女,上至老太,开始引起村民公愤。

有村民向记者介绍,村民大部分妇女都被孙某骚扰过,今年1月份的时候,村里张家一个小媳妇在回家的路上,孙某突然冲出来,一开始强行搂抱,接着开始野蛮动粗,又是撕衣服又是乱动手,小媳妇大声叫唤,几个男村民赶来,将孙某奋力拉走才救下了人;上个月,村里一户人家男人在田地干活,妻子在家休息,孙某就冲进家门去野蛮骚扰,妻子哭着打着连膀子都受伤了;前不久,一个60多岁的老太太路过孙某家,他也冲出来搂抱,然后动手动脚地予以调戏……渐渐地,村里的男村民不肯外出打工,原因就是放心不下家里的媳妇。

村民们忍受不了村里有这么一个武疯子,多次向派出所、镇政府反映要求将其送至精神病院治疗。

昨天上午9时许,溧水县公安局接到报警,称孙某又在村中闹事,陈玉宝副局长率治安大队,会同和凤派出所几十名民警立即赶到现场。

到达现场后,只见张某爬上自家的房屋的大梁上,并将屋顶掀开一个大洞,然后爬上屋顶,不断地揭起瓦片砸向过往的村民。孙某见到警察前来,立即关紧家中大门,民警喊话他就躲在家里不出声。当民警上前叫门试探时,孙某拉开大门,将一把菜刀扔了出来,将民警手臂划伤。随后,孙某手持鱼叉和砍刀爬上屋顶,开始向民警和村里群众扔砖头和瓦块,民警和几位村民被武疯子砸伤。

上午11时左右,现场处置民警分成三个梯队,其中一队民警手持网枪和辣椒水,随时准备将其制服;另一队民警用长竹棍从窗户中向里面捣,分散其注意力。30分钟过后,孙某终于体力透支,在屋顶上支持不住,然后从屋顶的大梁上爬下来,民警立刻上前一把将其抱住,孙某刚想反抗,民警立刻拿出辣椒水对准武疯子开始喷射。一阵弥漫刺鼻的雾剂过后,孙某瘫倒在地。

晚报讯作为沪深股市中首只上市流通的宝钢权证,也是时隔9年证券市场再次恢复的权证交易。尽管按照上证所刘啸东的说法,“将引入做市商制”。一旦权证的交易价格出现异常波动,可能随时暂停其交易,权证遭遇爆炒的可能性不是很大。

市场人士分析认为,宝钢权证是新生的权益衍生类产品,而国内市场历来都有炒新的习惯,此外,香港市场上暴富神话对很多市场人士有刺激效应。此外,相对蜂拥而来的热钱而言,宝钢权证数量并不多,尚属于稀缺资源,其总额只有3.877亿份。面对可能即将到来的火爆的权证交易,基金选择谨慎观望显然在情理之中,因为规避风险是基金投资的第一要务,过热的投资品种必然是基金规避的首要对象。

某基金经理表示,他拿的宝钢权证并不算少,是不是坚决持有,要看宝钢权证上市交易后的情况。“如果走势一般,我就继续持有。但如果爆出高得吓人的交易价格,比如说1.50元,或者是更不可思议的价格,我也会考虑抛出权证”。据了解,与这位基金经理持相似观点的投资人士不在少数。

实际上,一些基金对于权证交易的兴趣可能并不会像大家想像的那么高。业内人士表示,对于权证交易,基金经理是否有兴趣,可能还要看其管理基金的规模。

根据证监会日前公布的相关规定,一只基金持有的全部权证,其市值不得超过基金资产净值的3%。一只30亿元的大型基金,在长江电力权证上市交易之前,只有全部持有宝钢权证,那么最多也只能持有其9000万份的权证。对基金净值的贡献,意义可能并不会太大。

新桂网-南国早报(记者丁后锋通讯员钟亿雄)8月15日,浦北县人民法院公开宣判一起“情人强奸案”,被告人梁显军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4年。被告人与被害人究竟有什么恩怨纠葛?

尹蕾(化名)于1984年11月出生于钦州市一个普通家庭。1999年7月,能歌善舞的尹蕾考上了广西某艺术学校,2002年7月毕业后来到浦北县城打工。

2002年9月,尹蕾认识了一个叫梁显军的青年男子。梁显军是个经营二手车和洗车场的个体户,他出手很阔绰,但说话十分粗鲁,尹蕾一开始就对他不怀好感。梁显军多次约她出去玩,都被尹蕾婉言拒绝了。

9月的一天,梁显军对尹蕾说:“你想去××厂打工吗?”尹蕾听后心怦怦直跳,因为这个厂是全县乃至全区有名的私营企业,效益十分好,没有一定关系是很难进去的。“只要你说三个字,我保证你能进去。”梁显军说。“哪三个字?”尹蕾问。“说‘我爱你’!”梁显军话音刚落,尹蕾顿时羞得脸上发烫。但为了找到理想的工作,尹蕾还是说出口了。第二天,梁显军果真带她来到厂里,半个小时便办好了录用手续。尹蕾轻松地找到了一份满意的工作,内心心存感激,并改变对梁显军的态度。

从此,梁显军经常请尹蕾去酒吧、上茶楼,尹蕾发现他对自己的关心已经超出了一般朋友的范围。面对梁显军的“情感攻势”,尹蕾却不知怎么样拒绝。

2002年11月的一天晚上,梁显军告诉尹蕾,这天是他的生日,他邀请尹蕾到一家高档宾馆的包厢吃饭。几杯下肚后,梁显军突然将尹蕾按倒在沙发上,并强行解开她的衣服。又羞又愤的尹蕾不敢大声呼叫,被夺走贞操。遭受巨大侮辱的尹蕾流泪痛哭了整整一个晚上,但面对这个对她“恩重如山”的人,尹蕾还是选择了原谅。

在梁显军的不断攻势下,尹蕾开始和梁显军交往。尹蕾全心全意地跟他在一起,还希望以后能跟梁显军“开花结果”。

尹蕾和梁显军的交往遭到同学的反对,好朋友劝告她不要一时冲动毁了一生的幸福。尹蕾只是苦苦一笑说:“我一个弱女子在这个举目无亲的地方,要不是梁显军帮忙还不知怎么办?梁显军虽然形象差一点,但他对我很好。”可是接下来发生的事,让尹蕾却不敢相信。

2003年9月,好朋友告诉她,梁显军是个有妇之夫,他已经是两个孩子父亲……这如同晴天霹雳,尹蕾偷偷去梁显军的洗车场印证,果然发现一妇女带着两个孩子,孩子见到梁显军异口同声叫“爸爸”。那一刻,尹蕾头脑一片空白,她决定要和梁显军分手。

2004年2月一天,梁显军出现在尹蕾宿舍门口,要尹蕾跟他出去。梁显军把车开到一个偏僻地方后,强行和她发生性关系。“我要告你!”尹蕾流泪痛哭地说。梁显军轻蔑一笑:“我到处有朋友,你是告不了我的!”考虑再三,尹蕾再次选择不报案。2004年5月一天晚上,梁显军闯进尹蕾宿舍,将尹蕾殴打一顿,再次将她强暴。

此后,梁显军常常殴打尹蕾,尹蕾全身紫一块青一块。别人问她受伤的原因,她只是苦笑一下。2004年8月,尹蕾向工厂领导请假看病,这次主管领导说什么也不批准了,她不相信尹蕾每次都是摔伤。无奈,尹蕾只好脱掉自己的上衣,整个上身体无完肤,这位主管领导当场就惊呆了。“你去报警吧!”好朋友多次劝她,但尹蕾哭着说:“我惹不起他啊!我如果报案,他就杀死我的父母。”2005年3月25日晚上,梁显军再次闯进尹蕾的宿舍,他操起一根竹棍对着尹蕾身上、腿上一顿暴打,痛得尹蕾双手抱着头部,声泪俱下乞求。“你跳楼自杀吧,省得我费力把你推下去。”梁显军用手往楼下指。

望着梁显军那恐怖的眼神,尹蕾万念俱灰,她冲出门口纵身一跳,重重地摔了下去。或许命不该绝,尹蕾并没有死,但两条小腿摔断了,腰部骨折。梁显军见状把她背上来,还趁她无力反抗之机,再次强奸了她。

3月28日,梁显军被抓获归案。7月13日,梁显军因涉嫌强奸罪被浦北县检察院提起公诉。

高盛高华证券和中金公司尽管在股东控制权方面存在区别,但定位相近使得二者必然是同一屋檐下的“冤家”。他们之间的竞争,仅仅拉开了国际顶尖投行在中国争斗的序幕,更多的战火尚未点燃。在业内看来,他们更像是几条“快鱼”,追逐并想吞食本土券商中的“慢鱼”

深圳证券交易所网站8月16日晚发布的一条小公告,一时间竟让国内投行界议论纷纷。公告称,深交所已正式接收高盛高华证券为其会员。这意味着,由国际知名投资银行高盛实际控制的高盛高华证券在中国的业务正式开展在即。

高盛高华证券的中方股东——高华证券是一家拥有综合类牌照的券商,可从事国内所有证券服务业务。但银河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左小蕾向《财经时报》指出,高盛高华证券的业务重点更可能放在一些大型投行项目和高端客户的拓展方面。

这种定位,与高盛的老对手、同样是国际投行大佬的摩根士丹利在中国设立的合资投行——中国国际金融有限公司(下称中金公司)的定位相近。中金公司一向在投行高端领域长袖擅舞。业内认为,高盛高华证券展业势必对中金公司业务造成冲击。

事实上,高盛高华证券未正式开展业务前,就已在中海油收购尤尼科的大战中牵线搭桥。

2003年底,海南证券濒临摘牌命运。高盛伺机拿出3.8亿元人民币参与重组,以极其巧妙的手法全面进入中国市场。

高盛先是向中国本土投资银行家方风雷及其他5个自然人提供商业贷款,由此6人联合联想集团共同发起设立综合类证券公司高华证券;注册资本10.72亿元,其中,6个自然人出资8亿多元,占高华证券四分之三的股权。

此后在2004年12月,高盛与高华证券成立高盛高华证券,高盛拥有高盛高华证券33%的股权,高华证券持有67%的股权。

业界对于高盛如此巧妙的进入路径及中国证券监管部门对此模式的默许,曾一度热论。在他们看来,高盛高华证券实由高盛控制,而按照目前证监会有关规定,合资证券公司中外方不得控股,外方持股比例最高只能达到33%。

2005年4月,高华证券将有多年国际一流投行机构从业经历的知名经济学家许小年招至麾下。此前,许小年曾在美林证券担任亚太高级经济学家,亦曾在中金公司担纲董事总经理、研究部总经理及首席经济学家等。

高盛亚洲新闻发言人张东梅女士在今年年初表示,高盛高华证券正在积极招兵买马,2005年肯定会开展业务。

在一家国内券商的高管看来,高盛高华证券业务的开展,肯定会对中金公司造成一定冲击。

但他认为,高盛高华证券和中金公司存在区别:前者由高盛控制;后者背靠中国建设银行,摩根士丹利参与管理有限,其主导权仍在建行。不过,上述几家主体均对中国政府体系“吃得比较透”。

一位投行业人士透露,在前不久刚刚谢幕的中海油收购尤尼科过程中,高盛高华证券就发挥了牵线搭桥的作用,因为“高盛高华的人在国内的客户关系比较强”。

从时间上看,高盛高华证券在业务方面的进展迅速。而中金公司自1994年设立后,直到1998年才完成第一单业务。当然,其中也受大型项目需要更长时间做准备等因素影响。

在左小蕾看来,尽管高盛高华证券和中金公司一样,都可以开展综合类券商业务,但由于证券零售业务需要很多网点,从成本的角度考虑,它们没有必要去争低端客户。目前,中金公司旗下仅设有三家证券营业部,其目的是为了与自己的客户保持必要的沟通。此外,高盛高华证券、中金公司利用资本金做自营业务的可能性也不大。

目前,市场流传瑞银集团重组北京证券事宜已近收官;此外,里昂证券与湘财证券再度联姻也渐显眉目。

在业内看来,国际顶尖的投资银行陆续进来中国市场,中国市场等于引入了几条“快鱼”,他们今后将“慢鱼”都吃光的可能性存在。

2005年6月14日晚7时30分,不大的山城繁昌已华灯初上,整个街道都是热烘烘的,街道上只偶尔有人匆匆走过。

在县城的一个角落,六个年轻人显得与众不同,他们人人背后插着一把50多厘米长的大砍刀,在街灯照不到的地方转悠,显然是在寻找什么人。

这6人全部是芜湖郊区人,几天前,他们在繁昌街道与当地的几个年轻人发生冲突,吃了亏,今天,他们带着凶器专门来寻仇。找不到目标,这伙人变得看什么都不顺眼。这伙人中的“老大”,叫杨宏明,是个3天不打架全身都难受的主儿,他阴冷地说:“既然来了,怎么能就这样回去呢?找不到打我们的人,也要肇点事。”一直跟在杨宏明身边的刘刚、马承亮立即附和。

已是夜里11点了,白天疲惫了的人们已渐渐进入了梦乡,街道上的行人更少了。此时,一对恋爱中的青年男女走了过来,那个女青年特别漂亮。本来就想没事找事的6个人几乎在同一时间都来了精神,走在前面的刘刚故意装着漫不经心地靠向那个女青年,就在他们擦身而过的瞬间,刘刚伸手向女青年脸上摸去。男青年义正词严地予以指责。刘刚并没有丝毫感到理亏,他骂道:“你老×!”说着就从腰间抽出砍刀。男青年本想一拼,但见对方人多势众,又都拿着刀,求生的本能使他狂奔到一办公楼下躲避。杨宏明等人不顾女青年的苦苦哀求,强行将女青年拉上出租车,7个人分乘两部出租车奔向芜湖。

尽管已经是深夜,但是接到报警后的繁昌县公安局立即高速运转起来。刑警大队大队长徐彤将精干力量调到大队集中投入侦查,根据报警人阿强提供的有关线索,刑警一路驱车追击,另两路沿途搜寻,但是半个小时过去了,刑警没有在繁昌到芜湖的路上发现可疑出租车。徐彤随即带领刑警与阿强乘车奔赴芜湖。

在犯罪嫌疑人那边,杨宏明很清楚,这个女青年在手上,对方很快就会上门,他说:“我们到弋江桥上吹吹夜风,等她男朋友来电话。”到了弋江桥上,杨宏明用女青年的手机拨通阿强的电话,威胁不准报警。

深夜1点,阿强按刑警的要求拨通了女朋友的电话,他知道,现在女朋友的手机肯定在对方手上。手机确实在杨宏明的手里,他接过电话后,对另外几个人说:“那个男的马上就到了,刘刚和丁文滔在弋江桥边看着这个女的,我们四人分头到奥林匹克体育馆门口去等那个男的。”

徐彤这边,授意阿强与对方通话,试探对方绑架女青年的目的,并确定在奥林匹克体育馆门口见面。几分钟后,马承华和吴建飞被抓。便衣刑警抓他们的过程,全部被躲在不远处的杨宏明和马承亮看得一清二楚,他们不知道带走马承华、吴建飞的人是不是警察,心里顿时害怕起来。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