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明只火三节难救主 韦德发威热队送火箭三连败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2 02:18:31

据国际绿色和平组织评估,根据种子公司和农民所提供的数据,今年售出种子可达4.7万-5.8万斤,可种种植面积23500亩-29000亩,将产转基因大米11750吨-14500吨。不过,该数据并未得到湖北农业厅证实。

6月21日,本报记者到达湖北武汉时,转基因水稻仍然在大面积种植。此前,国际绿色和平组织在其散发的资料中称湖北去年至少有950吨-1200吨转基因大米流入市场。

记者从农业部了解到,农业部转基因办至今尚未对任何转基因水稻颁发安全证书。

绿色和平组织最近在广州大米批发市场调查时发现,这些转基因稻米已经从湖北流到广州、中山、顺德、珠海等城市。据本报记者从广东省工商部门获知,广东省已经封存了从湖北进入的转基因嫌疑大米,正在进行检测。

一知情人士告诉记者,他曾在江夏区五里界农技站和武汉市振龙种苗公司买到三包同一包装的水稻,包装上标明“华中农业大学华大新技术公司”,并且包装左上角有“华农大的商标”。

绿色和平组织也告诉记者,他们曾从武汉江夏中洲村的农民那里买到一包“四川盈丰种业有限公司”的“抗虫杂交11优63”水稻种子。标明选育单位也是华中农大遗传育种研究室。

市场所有矛头均指向华中农大是源头,而绿色和平组织更直白称之为“污染源”。

6月22日,吴中华接受采访时对记者解释说,华中农大确实研究过这种叫“汕优63”的转基因稻种,但现在已经代之以更先进的转基因产品。吴认为,市面出售转基因稻种唯一的可能是,当时他们在做室外局部试验时,有人把副本盗走了,“我们从来没有让一粒转基因种子流到市面”。

吴表示,在国家没有批准转基因水稻种植的时候,他们不可能去做违法的事情。但华中农大种苗种子直销中心的职员曾对绿色和平组织表示,他们今年已卖出了三四万斤“汕优63”,而且是“自己培育的种子”。直销中心还进行了种子批发,职员表示种子已经被批发到湖北孝感、江夏和咸宁等地。

记者获知,国家农业部和湖北农业厅已经在湖北进行调查。湖北农业厅有关官员表示,正式调查结果尚未出来。

国际绿色和平组织是一个国际性民间环保组织。湖北种植转基因水稻即由该组织最早披露。此后,《纽约时报》等多家境外媒体前来调查。

这主要源于学术界针对转基因安全性尚有很大争论。业界专家认为“既无法证实也无法证伪”。

第一届国家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委员会成员、上海复旦大学卢宝荣教授表示,目前世界上还没有哪个国家进行转基因稻米的商业化种植,美国只有少量种植也主要是作为药用。

武汉江夏区种植的系“抗虫汕优63”种子。德国一家独立的实验室基因时代公司(GenescanAnalyticsGmbH)两轮检测,均证实它是转Bt基因抗虫稻或含有转Bt基因抗虫稻的成分。上海复旦大学卢宝荣教授告诉本报记者,Bt在世界上已经研究了20年,实验表明,有些能提高蛋白的Bt,对于大型哺乳动物尚没有一例严重的伤害,人类是可吃的,但有些Bt对虫子有着选择性的杀害,尤其对昆虫杀伤力更大,它可以使他们的肠腔穿孔之后而死。所以“对于抗虫子、抗病危害之类的Bt目前确实不能用”。目前,该稻种系国家禁止商业化种植品种。

自1988年始,一直参与了联合国《生物多样性公约》和《生物安全议定书》的起草、谈判与国际后续活动的国家环保总局南京环科所研究员薛达元告诉记者,德国基因时代公司是国际上知名的公司,该机构鉴定应该具有权威性。

在湖北,中科院院士、华中农业大学遗传育种学教授张启发是转基因水稻的主要研发者。张启发教授助手吴中华先生接受本报记者独家采访时承认,“抗虫汕优63”种子是转基因稻种,但华中农大在五年前就不再继续研究了。

“外界说转基因是有毒的观点是非常幼稚的。”吴中华说,他认为转基因对人和动物都是无毒的,“美国大豆,加拿大玉米、油菜都是转基因产品,每年我们国家从这些国家进口的大豆量相当于我国生产的大豆总量,油菜籽进口量占生产量的30%,这些产品90%以上都是转基因,色拉油中70%也都是转基因,但是这些转基因产品中国人吃了不是也没有事吗?”

吴表示,作为国家的863计划内容之一,华中农大研究转基因水稻已有20多年,而且他们的转基因水稻技术已经远远超过美国4年-5年。所以华中农大不可能连哪些有毒和无毒都不知道。

据知情者透露,6月21日至24日,农业部在京召开“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委员会”内部会议,讨论转基因水稻的商业化种植。由于不久前湖北发现转基因水稻在未经批准之前已经进行非法销售和种植,并且流入广州市场,使这次会议显得格外引人关注。

本报记者在会议期间,多次致电参与此次会议的一些专家,他们均三缄其口。

我国已于今年5月正式批准加入旨在控制和管理转基因生物越境转移和使用的《卡塔赫纳生物安全议定书》。作为一份国际法律文件,《议定书》要求缔约国加强对转基因生物体的管理以防止其对生物多样性对人体健康带来危害,并且要求增加管理决策的透明度和公众参与。

有人呼吁,“水稻是我国最重要的主粮,因此在是否批准商业化种植转基因水稻的问题上,农业部应当加强透明度和容纳更多意见。”

有意思的是,从去年开始种植转基因水稻的王立业并不吃这种稻米,而是掺入非转基因大米中全部卖出去:“不吃主要是担心这种水稻会对身体有害。”

中美贸易摩擦已让中国对美纺织品出口陷入非常困难的境地。6月27日,商务部官方网站引用的海关数据显示:截至6月23日,美国设限的7种产品中有4种用完了全年八成配额,其中更有两种用完了全年配额。一旦7月中美谈判再度无果,下半年中国纺织品对美出口的余地将很小,数以千计的纺织品工厂将歇业,影响巨大。中国纺织品进出口商会副会长曹新宇昨天大声疾呼:“不要再抢关出口了,下半年也许将没有任何出口余地!”

根据商务部和海关总署发布的数据,在美国设限的7种纺织品中,已有4种使用了8成以上的临时配额,其中棉制针织衬衫和棉制裤子已分别达到美国限量的97.01%和103.37%。也就是说,棉制裤子已经失去了对美国出口的能力,棉制针织衬衫也将在一两天之内失去出口能力。

“企业不能再这样大量出口了,再这样下半年就都歇了。”曹新宇的声音在电话里显得很激动:“中国纺织企业现在不要再向美国运衬衫和裤子了!”

5月份美国宣布设限时,曹新宇曾发出过类似警告。“但企业没有听。从那时起就该平稳出口,不然到下半年会有大量企业开工不足或者倒闭,大量纺织工人失业。”曹新宇惋惜地表示。

据估计,增加下半年配额的可能性很小。一旦情况不能好转,在7种产品中,就只有化纤制裤子、男式梭织衬衫和精梳棉纱等三种还有一定的出口空间,但也仅剩40%左右的配额。

统计显示,2004年全年中国对美国纺织品出口109亿美元,被设限的7种纺织品约占5%,计6亿美元左右。“算上美国即将对中国设限的纺织品,影响面会更广。”曹新宇透露,美国贸易部门目前正在对另外6种中国纺织品进行评估,本月底就是最后期限,如果决定设限,那么,遭受美国配额限制的纺织品将达到13种,涉及金额增加到10亿美元。

“如果这几种纺织品下半年无法对美国出口,那单单在江浙一带就将有大量企业倒闭。美国是一个很大的市场,短期内又难以产业升级,企业实在是对策不多。”昨天,全国著名服装企业无锡红豆集团的办公室主任杨顺成这样表达了中国企业的无奈。

杨顺成说,众多的纺织企业正处于尴尬和矛盾之中:明知道抢着出口对今后不利,但大家都在抢,如果自己不抢,就明显会失去市场份额,损失很多利润。

在行业利益和企业利益之间,绝大多数企业选择了企业自身的利益,中国纺织工业协会副会长高勇一针见血地指出:“企业订单过多和争抢份额,让对美纺织品出口陷入乱象,陷入困境。”

之所以企业的出口冲动这么强烈,杨顺成说原因有三:第一,企业在三至六个月之前就已经接下了美国进口商的订单,不得不大量出口;第二,美国设限的配额有限,各企业盲目陷入争抢;第三,企业猜测这段时间的出口数字有利于中美达成协议后,获得商务部更多的配额。

但这种冲动却让整个行业受累。高勇说,缺乏自律,将让政府和行业协会的努力得不到回报。

杨顺成告诉记者,配额即将用尽的两种纺织品,正是其出口美国的主力产品,占总产量的1/3,一旦配额用尽,红豆只能辗转日本、澳大利亚等没有多大把握的市场。

实际上,这种状况在江浙一带非常普遍,情况更严重的企业也比比皆是。记者从浙江外经贸部门获悉,浙江象山等地的纺织品企业目前大部分都已停工或者倒闭了,因为这些企业生产的低附加值文化衫在限制之列。

情急之下,部分企业准备向商务部求援。记者昨天从全国工商联纺织服装业商会了解到,该商会旗下1000余家纺织品企业正酝酿集体向商务部求救,请商务部出面与美国协商,先让运往美国途中的产品能顺利清关。

商会秘书长吴女士说,这些企业酝酿向商务部提出三条建议:首先是尽快公布“特保”产品的出关数据,以指导广大纺企及时停止发货或生产;第二,对已离开中国海关、正在前往美国途中的产品,应想尽办法使之清关;第三,对已到岸但超出设限额度而无法清关的产品,建议同美方协商,预借2006年度配额,减少中国纺企的损失。

但曹新宇不看好这个想法,他说,在谈判的过程中,美方态度强硬,预借第二年配额并不现实,而且预借配额容易给美国留下口实,对下一步谈判不利。

若果真如此,中国企业的部分纺织品就将中途折回,或者存放在美国仓库里,无论哪种情况,这些企业都将损失惨重。

与此同时,中国商务部和美国贸易部门的磋商也在进行。6月24日和25日,美国纺织品协议执行委员会部分官员在北京与商务部等相关部门进行了磋商。

会谈在严密封锁消息的情况下进行,商务部没有发布任何消息。华夏证券纺织品分析师卢阳说,如此低调的理由很简单———会谈能否达成共识,谁都没有把握。而会谈后,各种途径也没有传来任何消息。

27日,记者致电商务部新闻办,工作人员说:“别再关注这种小磋商了,重点关注7月11日的中美商贸联委会吧。”当日,商务部发布消息,称正式的第二轮磋商还未展开。看来,商务部已经把第二轮磋商成功的希望放在7月11日的中美联委会上了。中美商贸联委会是中美之间最高级别的经贸磋商会议,今年7月将在北京举行,今年的联委会主席是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吴仪。

这轮磋商,商务部的重点无疑是顶住压力,与美国达成一个类似于中欧的协议。但商务部研究员梅新育博士对此很谨慎:“会议距离7月20日中国商务部推行《纺织品出口临时管理办法》时间很短,美国有可能认为我国急于达成协议,而设置更苛刻的条件。”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研究员陈宝森说:“对于欧盟而言,纺织品问题相对独立。而对美国,就会牵涉到中美贸易逆差和人民币汇率问题。”

采访中记者发现,即使是国内相关企业,也对此番磋商的前景持谨慎、低调的态度。

本报讯(记者王轲真)昨日,网络媒体上开始流行关于平准基金即将推出的“最新消息”,指平准基金即将实施,年内完成500家公司试点方案提交等。部分券商内部人士否认收到该文件,市场人士认为传言反映股民心态。

昨日网上一则传闻称,各大券商28下午收到一份来自证监会传真,主要精神包括6点,分别是今年内完成已上市50家中小企业板的股权分置改革;今年内完成500家上市公司的股权分置方案的提交,将根据市场的承受程度稳步推出,不解决股权分置的上市公司不得实施再融资;各券商尽快制定含H股和B股的创新方案;宝钢和长江电力(资讯行情论坛)是本次股权改革能否全面铺开的关键,各单位要积极沟通,密切配合;平准基金即将实施,主要来源投资者上缴的印花税和红利税,国家税务总局原则上同意3年内将千分之一的印花税和百分之十的红利税划作“股改基金”用途(拟订名为“股改基金”);新老划断的时间初定,大约在已通过发审会约50家上市公司上市之后。未解决股权分置问题的公司发行申请将不被发审会受理。

记者就此向深圳部分券商证实时被告知,公司并未收到传言中的传真。华夏证券振华路营业部总经理朱龙芳认为,传言中提到的内容基本围绕尚福林在记者会上的发言展开,听起来有一定道理,但目前只能以传言看待。湘财证券深南大道营业部总经理罗琦认为传言中提到的前四个方面有一定合理性。至于平准基金的提法,他认为从尚福林提出的“各相关方面对股权分置改革当中可能遇到的问题以及维护市场稳定的各项措施都进行了充分的论证”,表明管理层对平准基金的问题起码论证过,但是这样一项重大政策,以传言中提出的方式出台缺乏合理性。

中证资讯张志民认为,传言提到平准基金来源为印花税和红利税,批准方为国家税务总局,但按常理财政部对税赋才真正具有支配权。如果已过会50家企业上市后再新老划断,将陡然增加改革成本,与股权分置改革的有关精神相距较远。他认为,在尚福林记者招待会后网上出现这样的传言,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股民期盼管理层推出实实在在利好的心态和愿望。

正当中海油竞购优尼科一事正闹得沸沸扬扬时,总部位于加拿大的中亚石油生产商哈萨克斯坦石油公司(PetroKazakhstan)也在考虑出售,此举很可能使其成为全球能源争夺战的一个新焦点,而据消息称,中国公司将再次冲在这一竞购战的第一线。

昨日有媒体报道中石化正在运作收购哈萨克斯坦石油公司,但中石化新闻发言人昨日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她只是表示中石化海外油气资源的收购都是由母公司中石化集团进行运作,但这并不表示中石化集团就在运作收购哈萨克斯坦石油公司。

昨日彭博社的报道声称,在哈萨克斯坦拥有油田资源的中国石油天然气总公司(下称“中石油”)可能会对竞购哈萨克斯坦石油公司有兴趣,不过,记者致电中石油新闻发言人,他表示没有听说过收购之事,而中石油集团公关处李处长也表示并不清楚此事。

与中石油关系密切的中国石油大学工商管理学院院长王震表示,还没有听中石油提过收购哈萨克斯坦石油公司的事情,但如果真有这种竞购机会,中石油参与的可能性比较大。

王震强调,中石油之前已经在哈萨克斯坦拥有两个油气项目,而中哈石油管道也是由中石油集团总公司和哈萨克斯坦国家石油公司合资修建,在这些项目上,中石油已经与哈萨克斯坦石油公司和当地政府建立了良好的关系,这次提出竞购也是顺理成章。

据记者了解,中石油在哈萨克斯坦的两个油气项目总探明储量为5.06亿桶,占中石油海外油气储量近30%。

中石油在哈萨克斯坦的两个项目是其控股60.3%的中油—阿克纠宾石油天然气股份公司和全资拥有的北布扎奇油田。

王震还表示,也不排除中石化集团希望进入哈萨克斯坦油气市场,从而以高价竞购的可能性。

彭博社引用莫斯科阿顿经纪公司(AtonBrokerage)的分析家称,中石油和印度最大产油商Oil&NaturalGasCorp.是可能的出价者,此外俄罗斯的OAOLukoil,以及意大利埃尼集团(ENISPA),雪佛龙都可能对哈萨克斯坦石油公司有兴趣。

哈萨克斯坦石油公司27日向外界证实,已经接到来自多方的收购出价或兼并意向,公司同时表示正在与一些潜在的收购方或合作者进行谈判,但拒绝透露具体的公司名称,并称不能保证目前谈判可能会导致最终协议的签署。毫无疑问,这将引起世界石油领域又一起收购或者兼并。

据英国《金融时报》引用内部知情人士的消息称,已经有一家中国石油公司和一家印度石油公司处在竞购的领先地位,但是消息源拒绝透露公司的名称。《金融时报》还补充道,另一家西方石油公司也有意加入竞争。该消息还称,中海油没有参与此次并购。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