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布里呼吁中国球迷帮忙 为姚明选火箭不选马刺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7 20:14:46

暂停之后,火箭队率先拿到两分,接下来森林狼投篮不中,韦斯利上篮造成了贾里奇的犯规,韦斯利罚球两罚两中,火箭队仅仅以28比29落后了1分。此后森林狼进攻,里德突破之后造成了姚明的犯规,里德罚球两罚两中。火箭队进攻,姚明转身突破之后要扣篮,但是被格里芬犯规,获得了两次罚球机会。姚明罚球两罚不中,看来他今天罚球的手感并不是太好。

此后森林狼进攻不中,姚明篮下接到皮球之后,大力双手扣篮得手,火箭队将分差缩小到了1分。森林狼之后投篮又不中,韦斯利的三分也没有命中。之后森林狼的进攻被断球,火箭队赫德在进攻中非要别出心裁的和斯威夫特打一个空中接力,结果没有完成,分数也没有拿到。接下去森林狼在投3分的时候造成了火箭队的犯规,比赛进入了暂停。暂停之后,森林狼两罚一中,火箭队抢到了篮板球。之后森林狼防得火箭出现了一个24秒违例,加内特单打霍华德得手之后,森林狼以34比30领先。

之后霍华德在无人防守的情况下投篮不中,布朗特也中投得手,分差被拉大到了6分。无奈之下,范甘迪只能再度请求暂停。暂停之后,姚明投篮不中,布朗特的中投也不中。火箭队进攻霍华德投篮不中,之后森林狼同样没有得手。姚明转身上篮,但是被布朗特干扰,加内特进攻造成了姚明的犯规,姚明一脸委屈,还和裁判申述了几句。加内特罚球两罚两中,博甘斯马上回敬了一个三分球。森林狼投篮不中,火箭队进攻,阿尔斯通投中一个三分球之后,双方的比分差距又变成了2分。火箭队接下去逼得森林狼出现失误,火箭队进攻,博甘斯也出现失误,皮球出界。

在上半场比赛最后的进攻中,森林狼投篮不中,火箭队以36比38落后2分结束了上半场。

在上半场比赛中,姚明拿到了14分5个篮板和2次盖帽,阿尔斯通拿到8分;森林狼的中锋布朗特拿到14分,加内特7分8个篮板。

体育讯北京时间3月8日上午,火箭客场挑战森林狼。麦蒂缺阵,火箭上半场36-38落后森林狼。姚明15投7中拿下14分5个篮板,阿尔斯通8分,对方的中锋布伦特拿下14分,加内特7分。休斯顿当地电台直播比赛,弗利和彼得森担任现场评论。

第一节6分55秒,姚明勾手投篮再次命中,彼得森笑了,“姚明连续得分,突然间他恢复了自己超级巨星的作用,带领起全队进攻。如果他像这样得分的话,相信森林狼的球迷都会为他欢呼的,如果森林狼仍然采用一防一的方法来对付他,恐怕姚明可以非常轻松地得分。”

第一节结束,火箭16-25落后,“场均可以拿下28分的麦蒂的缺阵显然影响了全队,姚明只是一度发挥比较出色,火箭的第一节表现平平,不过一个相对较好的迹象是,加内特第一节仅仅拿下3分。不过,火箭居然让对方的布伦特一节拿下了12分。”

第二节结束前6分41秒,姚明两罚不中,“上帝,姚明前4罚都不中,真是非常少见。”上半场火箭仅仅落后2分,彼得森总结上半场,“两队的投篮都不怎么样,但是火箭在二次进攻上做得不错。姚明和布伦特展开了一次得分大战,这是非常少见的。”

本报讯(记者薛松)近日本报接到不少读者反映,不少垃圾短信多由外地号码发送过来,举报多次也难有处理结果。记者调查中也发现,不少垃圾短信的制造者采用“外地卡发广东”方式来逃过监管。行内人士呼吁,监管部门和运营商在打击垃圾短信方面不能局限于“守土一方”,应该加强不同城市、不同运营商之间的配合,联手清剿垃圾短信。

广东移动一位负责人坦承,对于在本省接入的运营商,广东移动等省内运营商的管理就比较容易到位,运营商对SP尤其是通过外地端口接入的SP的管理还是存在一定的困难,因此SP违规的情况还不是短时间能完全杜绝。

为何运营商对外地SP违规行为打击困难呢?记者采访了部分行内人士,他们认为原因主要有两点:

一方面,外地SP数量极为庞大。根据广东移动这位负责人的说法,目前中国移动在全国有近万家SP合作伙伴,通过广东接入端口服务的只有三四千家左右,外地SP则占了2/3左右,这些外地SP的接入、结算等权限均掌握在外地移动公司手上,而且这些SP在各省的接入号码都不一样,查证和处罚起来,流程多周期长,很多违规SP也是瞄准这些漏洞来狂发垃圾短信。

另一方面,也是移动运营商不愿提及的利益问题。这些垃圾短信所产生的收益(比如短信费和分成费用)已由手机卡(或接入端口)所在的异地移动运营商收取了,而本地移动运营商查证的成本很高,却几乎没有收益,这必然会影响本地移动运营商的积极性。

昨日,广东移动市场部经理李欣泽说,本地违规SP可以马上去处理,但是外地SP的流程多周期要长一些。鉴于此,有行内人士建议说,如果是外地的用户或非本地接入SP在发垃圾短信,本地运营商有责任向其总部反映情况并请求协助解决。

事实上,已有不少城市的移动运营商向全国范围内的同行发出呼吁:共同抵制垃圾短信。记者昨日还获悉,中国移动通信有限公司日前下发通知,要求各级公司建立纵向投诉升级和上报制。对于地市公司不能解决而且重要性、紧迫性较高的投诉,应在第一时间上报省公司,由省公司协调解决。省公司不能解决的,应第一时间上报有限公司,有限公司将协调解决。

监管部门也正在试图打破这种区域界限,上月,信产部电信管理局副局长王秀军对外透露,从今年第二季度开始,全国将统一SP代码,即指在全国范围内、不同运营商之间,一个SP将固定使用一个号码,比如网易,以后可能只采用一个短信接入号码,假设是8000,所有移动、联通和小灵通手机都给这个号码发送,这样便于加强管理,该措施最快将在第二季度出台。

体育讯3月7日,世界杯各参赛国家队的主教练云集德国的杜塞尔多夫,参加世界杯教练技术会议,在会上,巴西队主教练佩雷拉表示,虽然他们被认为是夺冠的头号热门,但有能力夺取冠军的球队其实不只一两支,甚至有七八支之多。

佩雷拉紧接着列举出了他眼中的夺冠热门。“你知道他们是谁。荷兰、意大利、法国、阿根廷、英格兰、葡萄牙。另外德国在主场作战,虽然眼下他们的情况不好,但他们会找到正确的方向的。”

佩雷拉还表示,他相信德国世界杯的比赛水平将高于2002年韩日大赛,因为国际足联已经采取了种种措施,来保证球员们不会在大赛前过于疲劳。“这届大赛会是水平非常接近的一届,各队的实力都很均衡,我想从2002年世界杯上学习到的经验也会起到重要作用。”

体育讯北京时间3月8日消息,火箭和森林狼的下半场比赛开始之后,班克斯率先投篮得手,森林狼以40比36领先。接下去火箭队出现失误,戴维斯上篮不中,姚明抢到防守篮板球,阿尔斯通三分命中之后,火箭队以39比40落后了1分。之后又是布朗特拿到了两分,姚明篮下强攻造成了布朗特的犯规,姚明罚球两罚两中,火箭队依然落后1分。

在森林狼的进攻中,加内特中投不中,布朗特在防守姚明的时候再度领到一次犯规。姚明接下去篮下强攻布朗特投篮得手,火箭队已经反超了比分。之后哈塞尔中投得手,阿尔斯通三分不中。森林狼的班克斯在进攻中再次中投两分,森林狼取得了3分的领先优势。

接下去火箭队被吹罚了一次走步违例,班克斯再次中投命中。火箭队的进攻中,霍华德底线中投命中。布朗特此后强攻篮下,反手上篮,造成了姚明的犯规,布朗特罚球两罚两中,姚明也被斯威夫特换下。霍华德在之后的进攻中假动作引诱哈塞尔犯规,霍华德两罚两中,火箭队以47比50落后了3分。班克斯马上一个远距离的中投命中,火箭队以47比52落后了5分。

之后火箭队进攻失误,加内特的投篮也不中,阿尔斯通再度投中一个三分球,让双方的分差重新缩小到了2分。接下去森林狼进攻不中,博甘斯强攻篮下造成了布朗特的犯规,博甘斯罚球两罚一中,火箭队落后1分。之后班克斯再添两分,霍华德在比赛中被吹了一个带球撞人,森林狼请求了暂停。

暂停之后,森林狼进攻没有得分,火箭队阿尔斯通造成了班克斯的犯规,他两罚一中,火箭队以52比54落后2分。之后森林狼的进攻还是不中,韦斯利三分命中之后,火箭队再次反超了比分。接下去班克斯中投不中,博甘斯的远距离投篮不中。里基-戴维斯中投命中之后,森林狼取得了领先。此后火箭队进攻被断球,哈塞尔上篮造成了火箭队犯规,哈塞尔罚球两罚两中,森林狼又拉开了比分。

此后韦斯利又被吹罚了一次走步违例,在森林狼的进攻中,霍华德犯规,比赛进入了暂停。暂停之后,加内特投篮命中,姚明在进攻中造成了加内特的犯规,姚明获得两次罚球机会并两罚两中,火箭队以57比60落后。之后加内特单打斯威夫特不中,姚明强打内线造成了哈塞尔的犯规,姚明在获得罚球机会之后还和控卫阿尔斯通说了什么,看来姚明越来越有老大的样子了。

姚明罚球两罚两中之后,双方的分差再度变成了1分。森林狼之后进攻不中,姚明在篮下强打格里芬得手,火箭队以61比60反超了比分。之后加内特用一个大勾手回敬了火箭一球,姚明上篮不中,加内特篮下强攻得手,森林狼重新领先了3分。火箭队此后进攻不中,格里芬投中一个三分球。随着火箭队进攻不中,火箭队以61比67落后结束了前三节。

前三节比赛中姚明拿到了24分7个篮板,阿尔斯通拿到了15分;森林狼方面加内特13分11个篮板,班克斯16分,布朗特18分。

为了等待“中国自己的3G标准”——TD-SCDMA——技术成熟,中国3G牌照的发放已经一延再延;现在,这场漫长的博弈正在逼近揭牌时刻。

2006年6月,是业内预期比较集中的3G发牌的“可能期限”。对于中国两大移动运营商——中国移动和中国联通、两大固话运营商——中国电信和中国网通而言,现在的焦点已不是谁能够获得3G牌照,而是他们最终将获得什么样的牌照的问题。

进入3月,在信息产业部(下称信产部)多位高官“亲自督战”下,“中国标准”TD-SCDMA全面商用已呈箭在弦上之势。

2月28日,信产部副部长娄勤俭在一年一度的中国电信业发展与政策通报会上,再度要求运营商做好发展3G的准备。与会的信产部另外几位主管官员也相继表示,2006年将加快3G许可证的发放工作,加快制定有关发展3G的技术、业务、资费、监管、频率指配等政策。

来自国际著名投资银行高盛的消息则称,信产部已指定中国电信、中国移动和中国网通分别选择一个城市,开始TD-SCDMA试验商用网测试。

据悉,信产部要求三家运营商各建一个大约100个节点、覆盖3000人的商用试验网;建网工作需在2006年3月底前完成,测试在6月底完成。此前,另外两个3G标准“欧版”WCDMA和“美版”CDMA2000已经完成了商用网测试。

与此同时,中国的电信运营商们在另一端展开了一场建网的赛跑。来自电信业内的消息显示,几乎所有的运营商都在大力扩建WCDMA的测试网,其目的便是希望通过企业行为造成“既成事实”,迫使信产部给自己发放WCDMA而不是TD-SCDMA的牌照。

“这方面,中国电信的小灵通就是一个先例。事实上,中国移动、中国电信以及中国网通在几个赢利大省的WCDMA试验网,都已经具备了相当的规模。”一位参与3G测试的中国电信技术人员称。

《北京娱乐信报》的一位记者曾手持一台支持WCDMA网络标准制式的手机,沿北京市二环主路对3G信号进行测试,竟然全线都可以收到信号。

中国电信一位内部人士也向《财经》透露,目前在江苏等几个省份,WCDMA试验网甚至已经布到了二级城市。

这位人士同时表示:“虽然我们的试验网也已有了相当规模,但中国移动比我们做得更快。在我们刚刚开始测试自己的WCDMA试验网时,在南京市内开着车用3G测试设备一收,全是中国移动的信号。”

对运营商而言,这场为了“逃跑”展开的扩建运动并不需要支付太高的成本。据了解,运营商建设3G网络的成本主要分为两块,一块是基站和基站服务器,另一块是传输网络。中国电信、中国网通和中国移动在各省的传输网络都已经相当完备,技术也相当先进,基本上可以满足3G的要求;而在建试验网阶段,基站和基站服务器都由各大设备厂商免费提供。有的电信设备商为了将来能拿到订单,甚至还给运营商的测试人员支付费用。

厂商为了确保市场份额,也不惜成本,同时向移动和电信两家提供设备;这样,将来不管哪家获得WCDMA的牌照,一次采购就足以覆盖目前的全部投入。

这些“偷步”行为很快遭到了信产部的强令叫停。率先筹建WCDMA网的中国移动遭到信产部的特别点名批评,并要求其停止新建WCDMA的试验网。信产部还通过内部发文,批评运营商的WCDMA网建设已超过试验网的范围,要求各运营商立即停建。

广东移动的有关人士接受《财经》采访时称,信产部通知下发后,“测试人员就都撤回来了”。江苏电信的一位工作人员则坦承,至少在江苏当地,无论中国电信还是中国移动都没有停,“因为这个网不像固定电话要拉电线杆子,建网是很隐蔽的行为。”

运营商们的行为从商业上来看是再自然不过的选择——一边是在欧洲已经发展成熟且运营数年的WCDMA技术,另一边则是尚未完成商用测试、终端产品匮乏的TD-SCDMA。

事实上,尽管信产部表示了明确的支持态度,但自诞生以来就围绕着TD标准而展开的各种争论,始终未曾平息。

争议的焦点之一是专利问题。大唐电信在TD-SCDMA技术中共拥有7.3%的专利,并对外宣称“TD-SCDMA核心专利在大唐”。但这7.3%究竟意味着什么?大唐电信的自有知识产权体现在哪些技术上?一旦TD大规模商用之后,这7.3%的核心专利会给它带来多大的收益?剩余的92.7%的专利属于谁?未来大规模商用后,产业上下游企业将为这些专利付出多大代价?

CDMA的英文全称为“CodeDivisionMultipleAccess”,意为码分多址;简单来说,就是通过不同的码型来确保信号传输质量的技术。而TD-SCDMA则是在以码型区分信号的基础上,增加了一个“以时间分隔”的技术。TD-SCDMA的英文全称是“TimeDivision-SynchronousCDMA”,意思是“同时按时间分隔”的CDMA技术。

由于中国人口众多,因此在中国采用TD-SCDMA技术,理论上可以在“码分”的基础上进一步进行“时分”,以充分利用频段资源。

据业内人士介绍,TD-SCDMA的技术实际分为两块,一部分是TD技术,另一部分是CDMA技术;前者的核心技术专利权属于大唐,后者的核心专利则属于高通。7.3%只是大唐电信在TD-SCDMA中拥有的专利数比例,而电信业中的专利价值并不以数量为衡量标准。

“3G标准中有很多垃圾专利,谁都用不到,一点价值都没有,但高通的CDMA专利这块却是谁也绕不开的——不管你是WCDMA、CDMA2000,还是TD-SCDMA。当然,如果要做TD-SCDMA,大唐的TD技术也是绕不开的。”这位资深人士称。

争议的焦点之二,是关于TD-SCDMA是否具备了大规模的商用可能。在这一问题上,最有发言权也最有影响力的,当属各大运营商与设备制造商。

据国内3G设备主要制造商之一华为公司新闻处主任傅军称,华为在三个国际标准上一直都有很大的投入。其中,在TD方面,去年3月,华为和西门子共同投资的鼎桥通信在北京正式启动,从事TD-SCDMA技术及产品的开发、生产、销售和服务,华为在这方面的投入共计5000万美元。

但实际上,华为主要“押宝”的对象仍是WCDMA。华为无线产品线副总裁余承东此前表示,在3G主流标准WCDMA上,华为从1995年启动关键技术研究,1998年开始进行商用系统研发,累计投入资金超过50亿元,投入研发人员3500多人;仅2004年就投入研发费用近10亿元,占公司研发总投入的三成以上。

华为的情况只是一个缩影。包括中兴通讯、西门子等在内的国内外电信设备商,几乎都将主要的技术和财力投在了WCDMA技术之上,而对TD-SCDMA的投入规模则要小得多。真正全力以赴投资TD-SCDMA的设备商,仅大唐电信一家。

此外,在未来3G竞争中将发挥关键作用的终端产品,始终是TD-SCDMA产业链中的“短板”。根据TD-SCDMA产业联盟今年2月中旬公布的3G第二轮外场测试结果,“在终端方面,仅有两款完全合格”。

据悉,在3月举行的最后一轮测试中,参与上海中兴网络测试的终端厂商以夏新、波导、联想等国产手机厂商为主,也有LG、三星等部分韩国厂商。目前大部分厂家只能提供一款手机型号进行测试。而早在2004年底,WCDMA手机的全球出货量已超过1600万部,2005年更攀升到4500万部以上,型号达到200款左右。

然而,中国政府力推TD-SCDMA的决心已定,在中国的四家电信运营商中,迟早必须有人接TD-SCDMA的盘。

目前,除了中国联通已经拥有GSM和CDMA两张网络,几乎将“铁定”采用CDMA2000,中国移动、中国电信和中国网通谁会获得WCDMA牌照、谁会获得TD-SCDMA牌照,是单独组网还是混合组网,都仍属待定之局。

根据此前业界普遍的猜测,由于网通目前赢利能力最弱,单独以TD-SCDMA组网的可能性并不大;信产部副部长奚国华也曾表示,国家“会选择一家有实力的运营商”来承载TD-SCDMA,因此,选择实际上将主要在国内最大的固话运营商中国电信和最大的移动运营商中国移动之间产生。

由于中国电信与中国移动均对单独以TD组网的安排抱有抵触情绪,因此,各种“拼盘方案”开始盛传于业界。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