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福林回顾股改惊险一博 今年扩容压力为500亿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6 11:16:17

8月6日晚上10时40分,广州火车站派出所接到旅客杨某(女,38岁,湖南常德人)报案称,中午在广州火车站广场的一个台阶上打瞌睡时,被人偷走了价值6000多元的钱物,当中包括放在胸罩内的5000元人民币、550元马来西亚币,以及裤袋内的100多元人民币和当日广州至常德的车票一张。

原来,8月5日上午10点多,杨某从马来西亚旅游回来,准备从广州火车站中转回常德。当她在售票厅内买好当天晚上10点多的N714次(广州至常德)车票时,一名20多岁的男子热情跟她搭讪。该男子自称姓李,四川人,在广州打工,也准备乘当天晚上8点多的车回重庆。

据杨某说,该男子身高一米七左右,文质彬彬,很快就博得了她的好感。眼看时间还早,该男子就带她到火车站旁边的服装批发市场买衣服。

在“白马”批发市场,杨某看上了一套120元的衣服,李某毫不犹豫地为她付款,并表示将衣服作为礼物送给杨。杨某不好意思地告诉李某,自己有5000块钱放在胸罩里不方便拿。

买完衣服吃了午饭后,杨某跟随李某回到广州火车站广场,两人已勾肩搭背俨然一对情侣。坐在邮政大厅的台阶前,李某暗示要和杨某开房同居,并征得了杨某的同意。这时,李某递给她一瓶“冰红茶”饮料,毫无戒心的杨某喝了后即人事不省,而等她当天晚上醒来时却发现钱物被洗劫一空。

随后,广铁警方立即成立了专案组。经对受害人进行尿样检验,技术人员从中发现了麻醉药成分。专案组还在“地中海”地下商场以及6个地铁入口处案发时段的监控录像中,发现了犯罪嫌疑人和受害人,从而获得了重大破案线索。

8月15日下午2时许,侦查员卢小强在车站广场发现了嫌疑对象。专案组组织6名侦查员对其进行秘密跟踪。

昨日10时30分许,当嫌疑人在出租屋门口打公用电话时,被一举抓获,当场从其钱包内缴获麻醉剂一包。随后民警从其租住屋内抓获其同伙谢某(女,33岁,重庆市永川人),并从谢某的钱包内缴获赃款马来西亚币550元。

经初步审查,犯罪嫌疑人李某(男,26岁,云南省昆明人)对8月6日实施麻醉抢劫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目前,李某、谢某均被刑事拘留。

在连续两天大幅跳水后,健特生物(000416)昨天终于跌停报收。从上周五到昨天,短短三个交易日累计跌幅已达25.32%,股价更是从4.77元下滑到3.66元。这个因脑白金成为重组明星的老庄股,终于把狰狞的一面暴露在世人面前。一时间有关健特生物业绩下降、庄家出逃的猜测纷至沓来,与其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中关村证券也再次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

翻开健特生物2004年年报和2005年首季季报我们看到,公司的第一大流通股为中关村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持股为549万股,占流通股的2.44%,比2004年年底的262万股增持了287万股。数据显示,周一排在健特生物成交金额前五位的营业部名单中,中关村证券广州滨江东路营业部以1629.41万元的金额赫然名列第一。

健特生物已经成为一只不折不扣的股市怪兽,持有它的投资者损失惨重。面对猛烈的杀跌攻势,投资者又该如何应对呢?本栏目特别邀请本报股市三人行资深专家熊意军为广大投资者加以分析。

熊意军认为,公司的基本面没什么大问题,健特生物的表现属于明显的庄股跳水。

从健特生物2004年年报和2005年首季季报还可以看到,持有公司1.2亿股法人股的公司第一大股东上海华馨投资有限公司同时还持有公司大量流通股。报表显示,截至第一季度末,上海华馨持有公司流通股128万股,为公司第二大流通股,但这个数量比2004年年底的236万股大幅度减少了107万股。熊意军分析,上海华馨对流通股的大幅度公开减持,很可能是庄家出逃的重要信号。

健特生物在7月8日到18日出现了第一波快速下跌,8个交易日下跌幅度达到40%,短线下跌幅度惊人,但筹码并没有有效释放,主力并未安全兑现出局。之后该股出现19个交易日的横盘调整,换手达到80%,成交金额超过8亿。

大盘最近三天出现震荡调整,健特生物连续加速放量大跌,主力在该位置出逃迹象明显。从短期看,该股还将加速下跌赶底,因此,目前价格介入抄反弹依旧存在很大的风险,熊意军建议投资者最好保持观望。

本报讯綦江来渝打工的艾中华(化名)珍藏的祖传遗物——“50万美元存单”有望解破身份之谜。昨日,经本报联系,美国花旗银行中国总部表示愿为艾协助查询存单的“来头”。

昨日,受艾中华委托,本报记者就该“存单”的真伪、价值及是否过期等问题,先后走访了中国银行重庆分行和国家外汇管理局重庆外汇管理部。前者外汇处相关人士称,由于该行无该存单样本及相关资料,无法为其“验明正身”。后者经常项目管理处负责人则表示,他们可验证货币真伪,但却从未受理过存单。对于这种境外票据,最好向其发行行求证。

因艾中华存单上的水印“WASHINTOND.C.”与“AMERICANBANK”之间有一单词因与票面字样重叠而无法看清,记者无法确认其银行,只好求助美国花旗银行中国总部。该行客服中心表示,愿意帮助艾了却心愿。如该票据是花旗银行发行的,该行会尽快答复,如是它行发行,该行也会尽力查询相关资料,联系发行行,验证其身份。随后,记者将已掌握的有关艾中华“50万美元存单”的资料及照片,通过电子邮件发送到花旗银行中国总部客服中心。

记者再次联系艾中华时,他表示,他也听说该“存单”可能是通货膨胀时期国民党政府滥发的;也听说过“假冒境外存单骗取钱财”的事件。但他只是想守好并解开祖传遗物的谜团,期望尽快有个结果,不再忐忑不安。

8月13日晚11时55分,崇文区本家润园小区15号楼,东花市派出所民警进入一个卖淫窝点实施抓捕时,意外情况出现了———为逃避抓捕,3名涉嫌从事卖淫活动的女子从三楼窗户跳下,落在楼下的天井平台上。

跳楼后,两名嫌疑人受伤倒地,另一名嫌疑人挣扎着爬起来离开,不知去向。

8月13日下午2时多,东花市派出长副所长赵辉带领10余名便衣民警在本家润园小区里蹲守。他们的目标是小区里15号楼三层的一套三居室。

此前,警方获得线索:常住在这套房间里的是5名外地来京的女子,近一段时间以来,每天都有许多陌生男子上门“做客”。知情者说,那5名女子在从事卖淫活动。

蹲守中,3名男子进入了民警的视野。他们走进楼道,敲开了那套三居室的房门。小区居民说,这3名男子都不是小区居民。

一个多小时后,3名男子从那套三居室里出来。当他们走到小区门口时,蹲守的民警立即上前亮明身份,并对他们进行询问。3名男子对嫖娼行为供认不讳。

民警一边了解情况,一边继续蹲守。此间,陆续有陌生男子进入那套房子。到下午5时多,又有5名嫖客被抓获。

审查中,民警获悉,这个卖淫团伙的头目是一名中年女子,名叫李威,但当天下午李威并不在房间内。

晚上7时多,李威终于回到家中。紧跟着,3名陌生男子进入了那套房间。赵辉带领几名便衣民警蹲守在三楼走廊内,准备等3名男子离开房间的一刹那冲进房间。

晚11时多,房间里还没有一点动静。此时,电梯突然在3楼停住了,电梯门刚一打开,一名穿着睡衣的男子便探出头来向走廊里观望。当看到便衣民警时,这名男子迅速关闭了电梯门,墙上的按键显示电梯上了九层。这部电梯刚到九层,另一部电梯就从九层往一层运行。这一情况引起了民警袁青的注意。

袁青立即和两名同事从楼梯间追了下去。此时,那名男子刚刚挂断手机正要走出小区大门,被袁青拦住表明身份之后,袁青问道:“这么晚了,你在这干吗?刚才给谁打电话?”

男子迟疑了一下,有些慌乱地答道:“有个朋友给我打电话,让我看看走廊里有没有人。”

经进一步询问,民警得知,这名男子叫张某,住在朝阳区双龙社区,他是在接到李威的电话后,打车过来为这个卖淫团伙望风。

没过多久,张某的手机响起,来电者正是李威。张某接通电话说:“楼里现在没人了,我马上上楼,你给我开门吧1

随后,10余名便衣民警跟着张某来到那套房子门前。张某敲了几下房门后,里面的人将门打开一道门缝。

“警察,快开门1民警们立即上前用力推门,屋里的人则用力顶门,企图将民警堵在门外。僵持了几分钟后,民警终于冲进房间。

屋内的三男两女很快被民警控制祝检查屋子时,一名民警见一间卧室的窗户是开着的,立即探头向窗下望去———窗下是一个天井平台(距窗口8米多高),一名穿浅色短袖上衣的女子仰面躺在天井平台的地上,不停地呻吟。不远处坐着一名黑衣女子,她用双手捂着自己的左脚,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

几名便衣民警见状,立即爬出窗户,踩着铁护栏跳到了天井平台上,控制住两名女子,并拨打999求助。

民警询问后得知,浅衣女子正是李威,其真名叫樊某某。而黑衣女子是其中一名卖淫女。她们是为了逃避警方抓捕,才从窗口跳下的。

除了这两名受伤的嫌疑人之外,还有一名嫌疑人也从楼上跳下来,但她倒地后又爬了起来,挣扎着跑到天井平台南侧的边缘处,随后便不见了。

天井平台南侧是一个高约2米的围墙,围墙的另一端距地面近10米高(围墙下是底商)。天井旁楼房的二层有一套还未装修的空房,阳台的侧窗没有关闭。民警们断定,逃走的嫌疑人很可能爬上了围墙,然后钻窗进入了那套空房里。

14日凌晨1时,999工作人员赶到现常他们抬着担架从楼梯间一个布满各种管线的设备间钻过去进入天井平台,检查完两名伤者的伤势后,将二人抬上担架,原路返回。

与此同时,民警们投入了对另一名跳楼后躲藏起来的嫌疑人的援救。为确保这名嫌疑人的安全,警方向东花市消防中队的官兵求助。消防官兵赶到后,将消防梯架在了天井平台南侧的围墙和阳台之间。进入房间后,消防员和民警们在一个角落里找到了这名嫌疑人。

这名嫌疑人的身上并无伤痕,却僵直地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她双眼微闭,嘴唇发紫,浑身颤抖,似乎无力回答民警的问话。民警随即让赶到的120工作人员进入现常

由于房间的门被锁住,一时无法打开,120工作人员不得不从设备间进入天井平台,再踩着消防梯从窗户进入房间。随后,在众人的帮助下,这名嫌疑人被抬上担架由窗户运出屋外。

民警询问后得知,这名女子也是卖淫女之一。急救人员对其进行检查后,确认她并未受伤,只因受到严重惊吓,精神过度紧张导致全身抽搐。

经过一夜突审,警方基本掌握了该卖淫团伙的情况———今年37岁的樊某某早年来京,曾在洗浴中心、发廊组织过卖淫活动。今年6月间,她与张某假扮夫妻租房,找来朱某某、王某、张某某、王某某4人从事卖淫活动。

新华网北京8月16日电(记者汪洋钟文)大量游资齐向股市聚集,数千亿有深厚背景的资金入市,社保资金获批直接购买A股……种种迹象显示,中国股市资金面已进入一个多年来不曾有过的宽松时期。

分析师们表示,大量游资正在从峰值状态中的债市抽离,向股市积聚。上周,上海交易所债券市场第一次出现较大幅度的调整,上证国债指数(资讯行情论坛)开106.91点,收106.73点,一周成交79.5亿元,比前一交易周增加约7亿元。长期债券出现较大幅调整,8月11日国债指数收盘下跌幅度为0.29%,创本轮债券上涨行情以来的单日最大跌幅。长期债券下跌放量,出货意愿十分坚决。

虽然说从宏观经济数据和央行政策调整很难看到对债券市场形成明显不利,人民币升值也有可能吸引资金继续流入债市,但市场需要调整已是不争的事实。

分析师们称,今年以来债券持续上涨,市场存在正常的获利回吐需要,同时目前的收益率水平不甚合理,已经透支了未来几年的上升空间。而近期股市有明显复苏迹象,沪深股指双双创出近期新高,场内赚钱效应有大幅扩散的迹象,吸引了更多的资金入场,股市与债市“翘翘板”效应开始显现。

以往银行拆借资金、企业资金进入股市,往往被冠以“违规资金”炒股之名。而目前,各路聚集的资金却冠以“国家队”的名义,堂而皇之地进入证券市场。

有分析人士称,管理层已组织680亿资金,央行重组14家券商又投入300亿,这样国家拿出了近1000亿资金给证监会解决券商遗留下来的问题,并且重点扶持创新试点证券公司。

最近中央批准工行、建行、交行的3家基金公司发行300亿基金份额,如果再批上几家,加起来又是1000亿。此外,保险公司也有1000亿资金可以投资。这些政策性资金一方面可以支撑股市稳步上扬,同时也在为新的大盘股上市提供资金保障,以支持大股东依法增持。

社保资金直接入市购买A股的消息上周终获证实。全国社保理事会有关人士证实,社保基金直接投资A股的步伐日前已经迈开。据悉,该项投资以沪深两地的成份指数股和上证ETF为主要投资对象,采取指数化的方式投资股票和相关指数产品。

根据公开信息,社保基金在7月已大规模入市。相比之下,全国社保直接投资上证ETF的时间则要更早。坊间称,社保基金投资ETF的规模很可能已达10亿。如果属实,鉴于上证50(资讯行情论坛)ETF股票申购基金份额的规定,这可能意味着近10亿市值的上证50指数成份股由此被买入锁定。再算上对沪深成份股票的投资,社保资金直接入市的规模应以数十亿元计。

根据华夏基金此前披露,其管理的上证50ETF(资讯行情论坛)的基金规模在7月末已突破百亿份。显然,除了普通机构、个人投资者外,全国社保基金等大型机构投资者的积极投资也是其中重要一环。

一位分析师针对近期股市资金看涨的现象分析说,资金是有的,现在的关键是改革要深化,市场要稳定发展,要有信心。(完)

本报吉林市电8月11日,记者在吉林市有关医院采访中了解到,暑假期间成了初、高中女学生做流产手术的“黄金周”。有关专家呼吁,希望社会、家庭和学校,能够加大对学生性知识教育力度。

11日上午9时许,记者来到了曾获得03年度全国计划生育优质服务先进县(区)称号的吉林市船营区生殖保健医院。就暑假期间女学生来做流产手术的情况,采访了该院的侯淑萍院长。侯院长说,今年7月份,暑假刚开始的时候,该院便接诊了一位来作人流手术的女患者。她是吉林市某中学的一名在校的女学生,是在母亲的陪伴下来检查的。医生诊断为,该女学生已经怀孕5个月,超过了实施人流手术的期限,需要进行引产手术。最后,医院征求了母女的意见后,成功地完成了这次手术。侯院长说,最近几年,在暑假期间流产的学生约占医院全年流产患者的三分之一。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