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英九接受党主席当选证书 称将全力赢回执政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3 03:44:37

警车开道、奔驰巡行、官员满座、觥筹交错、笑语鲜花……这一幕,对在甘肃定西和兰州等地拼搏了整整32年,由一个小木匠做到身家十多亿元(包括其在兰州和甘肃多处地方的固定投资)的张国芳而言,并不陌生。但对国芳百盛工贸集团的200多名管理人员而言,此时此刻,却有着特别的意义。

其实不难理解白银乃至整个甘肃官场上上下下对张国芳的这种“尊敬”:国芳百盛投资亿元打造的白银世贸中心商业地产项目,仅底层开设的国芳百盛商场,16日试营业时,就有100多万元的销售额。

“照现在的市场状况,正式营业后,白银国芳百盛店月均营业额过1500万元毫无问题。”兰州国芳百盛的一位高层管理人员表示。加上该项目高层的商业地产项目即将发售,18日张国芳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白银世贸中心年内应能回笼近6000万元资金。”本报记者跟踪报道张国芳和他旗下产业已有一年多时间。其间张数次接受记者的当面采访,每一次他都不掩饰对自己商业直觉的“骄傲之情”。

百盛中国北方区一位高层管理人员透露,即便2004年下半年张国芳因为涉嫌虚假注册资本被要求“协助调查”后,由百盛输出管理的兰州国芳百盛商场月销售额仍有近8000万元。这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国芳百盛集团团队的坚韧和运作能力。

财富数字仍在一天天的累积,然而张国芳——这位转型时期典型的草根企业家——却整天处于旁人轻易感知的巨大焦虑当中。仍在深入的甘肃特别是兰州市官场整顿行动,已经深刻影响了张国芳的言行。

今年3月份,经过一年多的“协助调查”,张国芳以“取保候审”名义走出。

根据当地媒体报道,6月23日甘肃省纪委、省监察厅联合举行新闻发布会,对甘肃省去年以来查处的四起厅级领导干部严重违纪违法案件进行了通报,决定对兰州市副市长杨在溪、甘肃省财政厅副厅长郑卫民、甘肃省人大常委会秘书长张玉舜等3人开除党籍,并建议给予开除公职的处分,对兰州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高纪勋给予留党察看两年的处分。

在发布会上,甘肃省纪委常务副书记、监察厅厅长王润康介绍,在中纪委、省委的领导下,去年以来,甘肃省查处了一批领导干部违纪违法大案要案。全省纪检监察机关共查处违纪违法案件1742起,涉及2088人,其中地厅级干部17人,县处级干部173人;受党纪政纪处分1549人,其中地厅级干部9人,县处级干部76人;移送司法机关80人。

一个多月前的5月18日,杨在溪受贿一案在武威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根据庭审时披露的司法文件,杨在溪共非法收受人民币193万元,美元9.3万元,港币5万元以及价值人民币148974元的12根金条。武威市人民检察院在起诉中认为杨在溪利用担任兰州市副市长的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受贿数额特别巨大,已经构成受贿罪。

检察院的起诉书还详细罗列了兰州市多位知名民营企业家向杨在溪送钱送礼的场景,其中有2000年7、8月份,兰州黄河实业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贾仲瑚所送人民币112万元,美元7万元,价值人民币148974元的12根金条;有2002年初兰州希望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田广儒所送25万元;还有2002年5月,兰州国芳置业有限公司先后送给杨在溪人民币共16万元。

稍后当地检察机关对张玉舜实施逮捕决定时,因其涉嫌受贿,一批民营企业家同样被牵涉,其中有甘肃大陆桥投资开发有限公司的董事长、温州人林贤友所送的6万美元;2003年兰州黄河事业发展总公司经理贾仲瑚所送的25万元人民币;兰州国芳百盛所送的20万元等。此外,张玉舜还涉嫌利用职务之便,多次收受他人贿赂,数额巨大。13日记者致电张玉舜的代理律师李勇,李律师表示他尚未接到针对张玉舜的起诉书,对其涉案细节不便评论。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国芳百盛的多名高管承认确有送钱送礼行为,但他们认为这只是日常的“感情投资”,因为杨在溪当时并没有减免国芳置业所开发的曦华源商品房项目的相关费用。而接近张国芳的一位亲戚表示,送给张玉舜的钱,其实并没有到张玉舜的手上,而是因为与张玉舜的女儿平素相熟,在一些应酬中给了其女儿。

上述种种钱物流动,一定程度上是兰州商界的“潜规则”:一位参与了杨在溪案调查的当地司法机关人员表示,在这次反贪风暴中,“兰州大一点的房地产公司,几乎无一不卷入其中。”

接近张国芳的人士表示,国芳百盛在兰州苦心经营的20多年中,大大小小应酬所送钱物合计“不到60万元。”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张国芳承认了这个数字,并难得开玩笑式地说:“在协助调查时,有办案人员一页页翻看了厚达一米的国芳百盛提交的材料后,感叹说‘老张确实抠门’。”记者未能从当地司法机关证实他的说法。

无论如何,这都是一个心酸的玩笑:自张国芳今年3月份重获自由后,传言甚嚣尘上,刚刚缓过神来的国芳百盛旗下地产业务,重新陷入困窘。

1996年,为兰州国际博览中心前期建设工作的开展,张国芳专门设立国芳置业。后来还通过该公司投入2亿元取得兰州市一毛厂190亩土地开发曦华源项目。2001年曦华源推出一、二期时大获成功。“每年可为集团贡献2000多万元利润。”国芳百盛集团一位副总裁说。然后由于眼下市场纷纷传言张国芳此次被“协助调查”,牵连了包括兰州市前市委书记王军和副市长杨在溪在内的近百名官员,一时间兰州当地银行纷纷观望,连正常的按揭贷款放松,国芳置业也无法开展。

甘肃省纪委的一位官员在接受记者电话询问时,拒绝透露国芳百盛一案的细节,但他明确否认“有百名官员同张国芳牵涉”一说,并重申张国芳“确实已经自由”。

国芳百盛一位副总裁表示,国芳百盛所在的兰州国际博览中心,1996年获得用地审批时,王军和杨在溪根本还不在现在的位置上,说该项目同王军和杨在溪落马有关,绝对是“别有用心的谣传”。不实传言对张国芳的心绪打击尤重。有接近张国芳的人士表示:“老板在甘肃打拼数十年,最为看重的就是两个字:信用。”在张国芳看来,现在他最不能忍受的就是,与其已经打交道多年的人士眼神中闪现的是躲避和迟疑。

“我再也没有先前的那种威风了!”张国芳面对记者感慨道。言语之中,浙江商人那种浓郁的“草根之气”扑面而来。

地处兰州市繁华的东方红广场一端的国芳百盛商场九楼,设有张国芳的办公室。来访客人要穿过一个狭长的会客室才能到其办公室。办公室不大,按其拥有的财富来衡量,装修简直称得上是“寒碜”:办公桌上放着两台14英寸电视机,一台用来做监视器,一台用来看看电视播放的广告。办公桌后面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红漆衣架,上面杂乱挂着西服、运动服,看得出来都不是品牌服饰。

这无疑是张国芳为代表的甘肃多达数十万浙江大小商人的一个真实侧面:即便为了招待客人之便,张国芳在九楼挨着办公室设了高档餐厅,其夫人说,“每天吃的照旧还是老样子:一碟肉,一碟蔬菜。烟酒不沾。”

“最近,不利传言影响了集团地产生意,他生了好长时间闷气,饭量又变小了。”其夫人一脸担心。

近乎苛刻的简单、事无巨细一把抓,让市场多年摸索形成的商业直觉充分发挥,看准了机会就大胆去干——所有这些,构筑了张国芳夫妇甘肃30多年间积累起巨大财富的核心秘密。这当中,霸气和直觉又是最重要的。

国芳百盛集团提供的资料显示,除了年销售额近10亿元的兰州国芳百盛,集团还在该商场后面建造一栋兰州最高的45层国芳国际酒店;成功推出一、二期后,国芳置业的曦华源项目正在推三、四期;通过同百盛多年的商场管理开发合作,张国芳正在设想将国芳百盛品牌,推广至兰州附近的多个重要城市。

“白银世贸中心的试验,已经证明了国芳百盛品牌巨大的拉动能力。如果不是遇上一系列波折,集团在甘肃的拓展,步子应会更快。”该集团一位管理人士表示。面对记者,张国芳夫妇第一次详细解答了其“第一桶金”的由来。

张国芳夫妇都是浙江中部东阳县虎鹿人。两人同村,从小感情就好。由于双方家境贫寒,兄弟姐妹又多,1974年,还在文革末期,张国芳夫妇就来到甘肃定西,做起了木匠生意。

“当时要说我们有多么敏锐的市场感觉,也是夸大了。主要是张国芳有亲戚供职于当地电力部门,说甘肃这边木匠活好做。东阳当地手工艺人多,而且按天计酬,定西虽然苦,但竞争几乎没有,而且按件计酬,生意就慢慢做开了。”张国芳的爱人张春芳说。

受多年的手工活影响,张国芳至今仍保留着他对手工艺品的偏好:在其办公室一面墙上,摆满了各色奇特的石头和手工艺品。得益于精湛手艺,张国芳承接了当地通讯部队的一些活计,最后还承包了原本属于部队的一个家具厂。

上世纪80年代中后期,兰州一带民众对一些生活用品的消费,正在逐渐摆脱原始需求,开始追求起时尚和新潮。“如当时广东穗宝床垫,几百甚至上千元一张,竟然也买得很火。”张春芳回忆说。

张氏夫妇于是买来几个穗宝床垫拆开研究,很快便制出“西湖牌”床垫。此时,浙江商人内心潜伏的精明发挥了作用:张国芳很早就意识到了品牌的作用,在一段时期,他频频将“西湖牌”床垫送至省内外各类博览会参与评选,同时还在兰州市中心广场——也就是东方红广场,经常做一些大规模促销。

现在甘肃商界流传的“推土机神话”,就是在那时产生的:为追求轰动效果,张国芳突发奇想,在广场摆下阵势,让两台推土机反复压过床垫,以证明品质上乘。

“西湖牌”床垫于是在当地市场,整整畅销了十多年。“加上上世纪90年代末我们就在广场另一头的兰州体育馆租用整整一层场地开设精品家具城,我们的第一个1000万就是在这里赚到了。”张国芳夫人说。

然而无可回避,粗放式的成功,也埋下了不规范的风险。在解答至今仍在引发争议的九层高兰州博览中心用地和建设资金来源时——国芳百盛设在博览中心的一至五楼——张夫人显得相当坦率:“在体育馆经营精品家具城期间,每至晚上,我们都会在广场四周逛,那时脚下的这片地还是一堆杂乱破旧的民房,一下雨到处是泥泞、坑洼。”虽然如此,但张国芳夫妇的直觉感到这是块经营商场的“宝地”:广场一侧马路对过,就是主席台,甘肃省、兰州市凡有重要活动,都会在这里举行盛大的群众集会。

接下来的事情,因为张国芳先前的被“协助调查”,而一度被传得沸沸扬扬:张国芳凭借与当地政府官员特殊关系,几乎零成本取得了土地,然后又借1个亿的政府财政拨款,盖起了博览中心。

记者获得的一份《兰州国际博览中心前期费用统计表》则显示,光是为博览中心前期工程费、土地征用及拆迁补偿费、拆迁涉及到的几个政府部门的货币安置费用等等,张国芳就支付了9500多万元费用。这个价格,按照1998年前后兰州房地产市场开发水平衡量,应不算低。

18日接受记者采访时,张国芳坦承,现在回头来看,当时为尽早建成博览中心,接受了1个亿的财政拨款,在国芳百盛和政府间各自产权和权益认定上,确实有考虑不周的地方。“当时为尽快办好一年一度的兰洽会,在博览中心建设上一切事情均是从快从简。”

按照当时合同,博览中心一至五层,由国芳百盛负责建造。政府拨款建造六至九层,平时交由国芳百盛打理,兰洽会时清场。

记者查阅了《甘肃日报》和《兰州日报》的诸多报道,报道显示,兰洽会定在博览中心召开后,经贸合作的影响力和签约金额确有不小提升。就在7月9日,第十三届兰洽会落下帷幕。根据兰洽会组委会的统计数据,此次洽谈会重大项目共签订合同项目41个,签约总额55.44亿元,其中拟引资51.35亿元。而去年的签约总额是48.73亿元,拟引资51.35亿元。与此同时,考虑到兰洽会时的清场要求,国芳百盛一直均未系统开发利用博览中心七层以上的空间。张国芳表示其公司前后为博览中心项目建设总共投入的资金不下2亿元,“并没有从政府的财政投入中占到什么便宜。”

在多次接受记者采访中,张国芳始终对自己在甘肃的一盘大生意充满信心。“自2004被限制自由以来,处于艰难境地,公司仍清还了1.6亿元银行贷款。”

张国芳表示旗下公司在兰州当地银行贷款余额合计2亿元,集团负债率低于25%。记者致电国芳百盛当地唯一贷款银行中行兰州分行,该行办公室一位人士表示国芳百盛贷款“不多”,但他拒绝进一步评论同国芳百盛的合作。张国芳表示,凭借多年累积的底子,尽管集团地产生意受传言打击不轻,但现金流还是相当健康,应能渡过难关。

不过记者调查证实,其他多位卷入甘肃官场整顿风暴的企业家,就没有张国芳这样的自信和坚持。当地司法机关办案人员透露,贾仲瑚等多名兰州地产界人士,已经私下调整投资计划,其活动也多在内蒙古一带进行。温州商人林贤友更是早早远赴加拿大,其在兰州知名的商业地产项目——东部品牌服饰广场,也已变卖套现。

不过甘肃浙企联合会专职副会长吕会长表示,他本人并未监测到浙江企业大规模撤离兰州的现象。“即便有个别到其他地方发展,应当也是出于回报考虑吧。”不过吕会长承认,从2004年末开始,由于张国芳等一批企业家被“协助调查”,不少联合会成员一度产生“恐慌情绪”。

按照联合会的一项最新统计,目前在甘肃创业的浙江商人达12万,这些企业年销售额160亿元,上缴利税近10亿元,解决再就业人数25万人。在整个甘肃民营经济中,浙江企业的比例占到非公有制经济的48%。

对比国芳百盛提供的数据,集团每年合计销售额12亿元,累积上缴利税1.6亿元,可解决5000人的直接就业,也就不难理解张国芳为何能连续多年出任联合会会长一职了。

巨大的利益紧跟着巨大的风险。因为突如其来的官员大规模人事调整,兰州众多民营企业家陷入了一种“巨大的不规范漩涡”,这也是现行机制下的一种必然。对政府运作机制素有研究的人民大学某知名教授认为,从多个角度考察,张国芳等企业家面临的困境,仍是转型经济下的特有的状况。而如何正确理解和妥善处理涉事的企业家,确实是摆在各级政府面前现实的难题。

“从目前张国芳重获自由一事看,人们可以看到一种审慎的、现实的处理复杂矛盾的艺术。我们可以隐约见到在一些西方国家特别是美国普遍适用的‘司法协议’(legalbargaining)影子,换句话说,特别是一些商业性案子,往往不会追究其刑事责任,而是代之以行政处罚。否则,企业一旦破产,受损的不仅是当地经济,还有众多员工。”“这算得上是一个不小的进步。”

尽管风波频仍,张国芳仍在坚持自己一个五年西部商业大规划。“前段时间,我们考察青海、宁夏、内蒙古等多个地方,到处都感受到了商贸升级带来的巨大商机。得益于兰州在整个西部商贸物流中心的定位,我想国芳百盛成为整个西部零售百货业龙头,并非没有可能。”国芳百盛集团的一位管理人士透露,尽管受到各种传言影响,国芳国际酒店延迟了封顶,但集团一直在与嘉里集团、洲际集团旗下香格里拉、洲际酒店等知名酒店品牌洽谈合作事宜。“香格里拉已经强烈表示考虑进驻。”这位人士说。

当然摆在张国芳面前的肯定不会是平坦大路。18日晚上,就在记者快结束采访时,张国芳接到了一个北京朋友的电话。听完电话后,他神色更加焦躁——网络上仍在四处流传他拥有一个小本本,上面记满了他多年来同甘肃各级官员钱物往来记录。张国芳一脸无奈地扔过一个已经残破的蓝皮小通讯录,“你看,这就是大家谣传的行贿本子。”记者打开通讯录,上面写满了国芳百盛员工的电话号码,首页还赫然写着几个粗黑大字:“思干思进,超常规发展。”

张国芳生于浙江一个农民家庭,小学文化,21岁闯荡至甘肃定西,凭借其精湛的木匠收益,创办沙发厂,其研制的“西湖”牌床垫曾畅销一时。

他在上世纪90年代后期前往兰州。在数年的时间里他奇迹般地成为甘肃首富,并在2003年登上中国百富榜,旗下除原有一家年销售额达到10亿元的购物广场外,还包括一个国际博览中心和一个五星级酒店等16家企业分支机构。

在建设兰州国际博览中心时,张国芳因缺乏足够资金实力,曾与地方政府达成了一个合同,主要内容为:张国芳免费取得土地使用权,甘肃省与兰州财政部各支付6000万元及4000万元建设资金,政府拥有5~6层产权及7~8层兰洽会期间40天免费使用权,兰州国际博览中心作为兰洽会永久性主会场。

为了解决资金难题,张国芳在建设之初先将国际博览中心1-4层划分为精品屋向社会公开预售。博览中心建成以后,张国芳引进金狮百盛,以商场经营格局变化为由,又将已经卖出的楼层全部收回。接着,国芳百盛又提出要求,向政府收取物业管理费用,最终双方达成的协议,5~6楼由国芳百盛免费使用,开兰洽会时清场。

2003年7月,中纪委在甘肃展开调查。2004年5月15日,张国芳被中纪委的人以“协助调查”名义带走。原因是1996年11月,他涉嫌和一个香港商人共同投资3000万元成立国芳置业公司时,以虚假合资的手段领取营业执照,骗取减免税优惠待遇,涉及金额560万元。

事发前,国芳百盛购物广场以年销售额10亿元的业绩,荣登马来西亚金狮子(百盛)36家连锁店第二位,仅次于北京百盛,为甘肃省40多家商业零售企业之首。

国际金融报《6月CPI同比涨1.6%》“国家统计局7月21日发布的报告显示,6月份,我国居民消费价格总水平(CPI)比去年同月上涨1.6%,比上月下降0.8%。分类别看,6月份,我国食品价格同比上涨2.1%,非食品价格上涨1.3%;消费品价格上涨1.0%,服务项目价格上涨3.7%。统计显示,6月份,粮食价格同比下降1.1%,耐用消费品价格下降1.1%,西药价格下降1.8%,交通工具价格下降3.0%;车用燃料及零配件价格上涨7.8%,居住类水、电及燃料价格上涨8.9%。1至6月份累计,全国居民消费价格总水平同比上涨2.3%。”

简评:物价进一步保持低幅增长的态势,人民币利率的加息压力进一步减轻。

新华网《伦敦警方称3个地铁站发生爆炸事故乘客疏散》“伦敦警方21日说,伦敦有3个地铁站因‘事故’进行紧急人员疏散。一名消防部门发言人说,一列地铁车厢内有烟雾冒出。”简评:伦敦再次爆炸,对于全球股市都是利空。只是比上次较小。但该利空和保险资金准备投资海外的利空影响等等相结合,是否有可能推动股指考验乃至破位千点,可以防范。尽管个股和板块机会随着重大政策的出台而局部涌现。

香港大公报《汇丰加息四分一厘料下月再加》“继三家银行周三宣布加息后,汇丰昨日宣布由今日起,最优惠利率(P)上调0.25厘至6.5厘,结束了三个半月以来“两个P”的市场局面。基于市场预期下月初美国再加息四分一厘,市场料香港将紧随。”

简评:美元利率仍旧处于加息周期,对于上海B股进一步走低有利;同时香港如果连续跟随加息,则对于H股、红筹股的走熊有利,对于内地A股是否再现向下的比价效应,值得增一分心眼。(yes413a@163.com)

编者注:本文为作者授权网独家刊登之作品,所有媒体及网站不得转载,除非获得网及作者本人书面授权并注明出处为网。欲转载者请来信finance2@staff.sina.com.cn,或致电:(010)82628888转5173联系。本文观点纯属作者个人意见,与本网站立场无关。非常感谢广大网友对财经频道的支持,欢迎赐稿与合作。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